LV. 16
GP 287

【劇情】劫的故事是個悲劇? (純粹猜測Orz)

樓主 別問你會怕XD ken848
8

在看完劫和慎的故事後,心裡不禁冒出了一大堆疑問。

因為
劫的故事中實在有太多疑點,於是我就這些問題搜集了不少資料,

整理出一個我認為合理的故事解釋,在此與大家分享。



影片
版本:(下方有文字版本)







文字版本:
(不知道為甚麼排
版一直亂掉,所以建議看影片版本,請多多包涵Orz)


參考資料:

劫的wiki頁面
的wiki頁面        
Creative Design AMA - Zed, the Master of Shadows


讓我們由劫的故事逐步推論,由於中文的故事與英文故事
有很大落差,所以引用英文故事。

An orphan, Zed was taken in and trained by a great ninja master.

Only one other student appeared to be Zed's equal - the master's son, Shen.

It seemed Zed could never win the favor of the master,
as every match between the rivals ended in a draw.

這段文字說明了劫是個孤兒,被一名忍者大師收養,而這名大師就是慎的父親。

在眾多弟子中,只有慎與劫勢均力敵。劫一直沒法勝過慎,所以得不到大師的寵愛。


Frustrated and jealous, he sought an advantage.

沮喪和嫉妒的情緒下,想變得更有優勢,以勝過慎。

這裡反映了
劫對力量的渴望因此而出現。


The young ninja ventured into a sealed part of the clan's temple,

where he found an ornate, foreboding box.

Sensing the dark knowledge within,

Zed knew he should not open it


文章沒有指盒子是殘舊的,反而指它是華麗的,

反映這
盒子必定有人打掃、照料,但為甚麼?

盒中明明藏有
禁忌的知識,但沒有被摧毀,反而被妥善保存?


Quote:
If what was contained within the box was so dangerous to the balance,
why did the Kinkou not destroy every trace of it within the 200 years that
they possessed it?


Sorry I trimmed a lot of this question, I'll answer more below.
Part of the Ionian ideal of balance
involves allowing darkness and evil to
exist in some capacity
, because to some extent, such things are necessary
--but such darkness must be controlled and kept equal to the light.
In this way, Ionia believes itself in perfect harmony.

Destroying the box outright wouldn't fit with this philosophy--instead,
previous masters acknowledged but suppressed the knowledge contained within.

引用討論區中Riot對網民問題的解答,

這裡說明了對愛歐尼亞而言,最理想的平衡是在一定程度

上允許黑暗力量的存在,但這些力量必須在控制下。

因此,氏族的祖先
知道盒子內蘊藏黑暗力量,但沒有公諸於世。

所以慎的父親應該也知道這種力量的存在,因此才知道使用禁忌的力量。


He expected praise and recognition in his moment of victory,
but somehow the master knew Zed had used forbidden ways,
and
banished him.

劫在影子力量的協助下成功打敗了慎,

他在獲勝後期望得到師父的讚賞和認同,

但如上面所述,
慎的父親是知道影子力量的存在,

所以
知道使用禁忌的力量,不過,

在得悉
劫得到禁忌的力量後,慎的父親為甚麼只將他放逐?


這又是另一個重點,其實
慎的父親也是「暮光之眼」:
Quote:
Andas for the action of banishment itself... Was Shen's father
theprevious Eye of Twilight? The Eye is supposed to remain
completely emotionless in order to make decisions based solely
on cold logic. If Shen's father was the previous Eye and one of his
students acquiredknowledge that he believed would ultimately be a
threat to thebalance, shouldn't he have had Zed executed on the spot
once he foundout rather than showing him mercy by letting him live?


Aha!

Shen's father was indeed theprevious Eye of Twilight, yes.
Perhaps he made a mistake?After all, the Eye of Twilight is still
just one fallible man.

這裡指出了慎的父親就是上一位「暮光之眼」

在wiki中寫出「暮光之眼」的責任就是﹕

dispassionately determine what must be done in the interests of equilibrium

慎的父親所作的決定必須是以維持平衡為目的劫只是偷望了盒子一眼,
所以並沒有獲得盒子內的所有力量。

正如以上所述,
愛歐尼亞並不會完全抹殺黑暗力量的存在,

所以慎的父親沒有殺掉
劫,

只是將其驅逐,防止他再次打開盒子、獲得影子的所有力量。

不過
慎的父親沒有預料到,

劫被
驅逐後竟然就招收徒弟,將影子的禁忌力量宣揚出去。


之後劫的力量和勢力日益擴張,而劫知道只有獲得盒子,

他的影子力量才可以達致巔峰,
因此他與眾多徒弟回到了昔日的寺廟。


At the gates, he was (1)surprised to find the old master waiting,
receiving Zed and his disciples as if they were (2)welcome guests.
The old man (3)laid his sword at Zed's feet, declaring that he had failed
Zed as his master.

By banishing his former student, the master had doomed Zed to
the shadows, instead of leading him to the balanced path.

這裡指劫來到了寺廟門口,

驚覺師父正在門前等侯,並
如臨貴賓地接待他們。

大師把劍放在
劫的腳旁,指自己不配當他的師父,

因為他選擇放逐
劫而不是幫助他重回正軌。

但問題來了,如果慎的父親是暮光之眼」,

他必定是沒有任何情感的,

為甚麼他會跟
劫說出這番話?

這不是與他的身份矛盾嗎?


先看看故事接下來的發展:

The old man implored Zed to enter the temple, destroy the box,
and lead his followers to balance.

慎的父親懇求與他一起進入寺廟,破壞盒子,

並將他的追隨者引回平衡的正道上。

但慎的父親真的想摧毀盒子嗎?

慎的父親身為「暮光之眼」,責任是要維持「平衡」,

而盒子內的禁忌力量是愛歐尼亞「平衡」的一部份,

所以他不可能摧毀盒子,

因為盒子被破壞的話,「平衡」也會受影響。

由此可見,慎的父親在說謊,他欺騙了劫。


慎的父親將劍放下、與劫說那番話,都是他計劃的一部分,

目的是要
消除劫的戒心,讓他放心進入寺廟。

為甚麼他要這樣做?

答案很簡單,就是
維持「平衡」。

劫四處以影子的力量召集徒弟和追隨者,

所以使禁忌的黑暗力量傳播了出去,

因此令黑暗力量的勢力擴張
,損害了愛歐尼亞的「平衡」。

為了恢復
「平衡」慎的父親決定除去劫,將他殺死

劫進入寺廟後,慎的父親將會突襲他,

甚至早已安排人在
寺廟寺廟內埋伏。            


The (1)dark ninja followed the master inside.
Moments later, the assembled ninjas heard Zed (2)cry out in pain.
Mysteriously, (3)he emerged unscathed,
and (4)threw the severed head of the master at Shen's feet.

來到了整篇故事的最重要的部分,也最多疑點的部分。

首先是(1)的部分,The dark ninja在原文中是十分突兀的,看看原文就能發現:

The old man laid his sword at Zed's feet,
declaring that he had failed Zed as his master.
By banishing his former student,
the master had doomed Zed to the shadows,
instead of leading him to the balanced path.
The old man implored Zed to enter the temple,
destroy the box, and lead his followers to balance.
The dark ninja followed the master inside.

既然全文中幾乎都以Zed來稱呼劫,為甚麼只在這裡特別用The dark ninja?
   
這肯定是有特別意思的,

The dark ninja可以解作邪惡的忍者,

但字面可以直接解作黑色的忍者。


黑色的忍者?








進入寺廟的根本不是劫,而是他的影分身。

為甚麼是影分身進去寺廟?

這大概是身為忍者的警戒心,在面對不確定的情況時,當然是小心為上。

慎的父親並不知道在身邊的只是影分身,

始終200年來這種忍術都是禁忌,他對影子忍術也只是一知半解。

他在寺廟中按原定計劃攻擊劫時,劫才得知師父想致他於死地,

但慎的父親攻擊的只是影分身,試問又有甚麼作用呢?


劫看著眼前正在攻擊自己的師父,心中五味雜陳,

既然師父要殺死自己,那還有甚麼好說的?

刀光閃過,人頭隨即落地,腥紅的鮮血染紅了地板。

真正的劫此刻透過影分身來到了師父的屍體前,因為現在的他更堅決地要得到盒子。


其實故事中可以看出劫對師父的感情有多深,

一個孤兒被收養後,自然會將收養自己的人當成最親的人,

所以劫早就把師父當成了自己的父親。

因此他才總是想勝過慎,

他妒忌慎擁有父親,就如親兄弟爭寵一般。

他希望得到師父的讚賞和認同,其實是因為心中的寂寞與孤獨。

劫一直尊敬的師父竟然要殺死他,

加上自己親手殺死了如同親父的師父,

對他必定是個打擊,是難以接受的,所以他才會痛苦地叫喊。


(2)cry out in pain的原因不是他受傷,而是他精神上受到了莫大的打擊。

(3)he emerged unscathed就可以解釋了,他根本沒有受傷,所以毫髮無損地走出來。


劫知道師父為了殺死他,不惜欺騙他,視他倆之間的師徒之情如無物,所以他對師父的尊敬化為憎恨和厭惡,

原來為了所謂的「平衡」,師父可以不擇手段,

對「平衡」的反感在劫的心裡油然而生。

劫痛恨師父欺騙了自己,認為所謂的「暮光之眼」根本只是騙子。

劫的心裡充滿憤怒,

拎著師父的頭顱走出來(應該也拿到了盒子),並將其拋到慎的腳下。

這種行為是出於心裡的不屑,

慎與他的父親都是「暮光之眼」,在此刻的劫眼中,這兩人、甚至整個氏族都是醜惡的,慎也是不擇手段的小人。

或許劫認為慎和整個氏族知道師父要殺死他的計劃,

所以將師父的頭顱拋到慎的腳下,

是表達「你們的奸計沒有得逞」的意思。

他覺得自己被昔日的氏族背叛,因而痛恨Kinkou Order(大師與慎等人所屬的氏族)。




Screaming in rage, Zed commanded his followers to slaughter the master's students

最後劫在怒吼下命令追隨者殺光大師的徒弟,原因很明顯,

就是他(認為自己)被氏族背叛和欺騙而很不爽,於是便想消滅此氏族。

劫並不是邪惡的角色,他一開始沒有要與氏族為敵的意思,

這一點在他回到寺廟時就反映了出來。

既然他都有一支軍隊般的忍者部隊了,大可以直接血洗寺廟,

但他沒有這樣做,甚至願意與師父進入寺廟。

可見劫在一開始可能真的有回歸平衡的想法,只是大師的行為令他走上了不歸路。


在慎的故事中,有這一段話
"The Eye of Twilight sees not the despair of its victims, only the elegance of equilibrium."
暮光之眼看不到受害者的絕望,只看到均衡的典雅。

「暮光之眼」所指的不單是慎,也指慎的父親,

這裡指出為了維護「平衡/均衡」,他能不擇手段。

正如慎在塔卡奴儀式中便能捨棄父子之情,

「暮光之眼」連血濃於水的關係也不重視,何況是師徒之情呢?

所以大師想殺死劫是不足為奇的。



如果故事真的是這樣的話,故事中的疑點都能解釋,

也能明白劫為何如此憎恨、不屑「平衡」。

劫的語音中,可以看出他對「平衡」的反感

Balance is a fool's master.(平衡是愚人的導師)
Balance is weakness.(平衡就是弱點)

「平衡」不僅代表愛歐尼亞的信念,

Kinkou Order中的Kinkou(きんこう)的日文解釋就是「平衡/均衡」,

所以這裡的Balance也指劫以往的氏族,

可看到劫認為他們是軟弱的(企圖暗算他,不敢正面交戰的行為)和

愚蠢的(捨棄感情、不擇手段的行為/認為自己能殺死他的想法)

_____________


The truth lies in darkness(真相在黑暗中)

這一句十分有趣,劫指「真相在黑暗中」,

但其實可解為「黑暗外的都是謊言」,

可見被氏族背叛和欺騙的事使劫不再相信力量以外的東西,

darkness就是他禁忌的影子力量,

「真相在黑暗中」指出現在的劫認為(影子)力量就是唯一的真理。

_____________


The shadows have enlightened me.(影子啟發了我)

影子不僅是給予劫力量,更啟發了他,但到底啟發了甚麼?

影子讓劫明白了、看清了甚麼?

劫獲得影子力量後的經歷,

使他看清楚了所謂的「均衡」的真面目,

看清其背後的醜惡,所以啟蒙了他。


_____________

Balance is a lie - we are the true ninjas.(均衡只是謊言/是騙人的,我們是真正的忍者)

正如以上所述,均衡可以解成劫以往的氏族

所以這裡就直接指出了族欺騙了他,他們不配當忍者。

_____________






結論


如果劫真的是被師父欺騙,而他又認為整個氏族串通暗算他,

那他對「平衡」的極度反感,甚至要消滅Kinkou Order的行為就可以解釋了。


由始至終,劫都不是奸角,

他的故事只是一個悲劇,先是失去父母,

然後是想得到師父的愛、認同,但卻被逐出師門,

而最後更被尊敬的師父欺騙,發現師父想殺死自己,

親手奪去了師父的性命,結果踏上追求力量的不歸路。





在最後,有一些很有趣的東西想與大家分享。

大家都知道劫戴著面罩吧?

有人問為甚麼劫會戴著面罩,以下為Riot的答覆:

There might be something he wants to hide with the mask.

He donned it after he killed his former master, however.

這裡指劫可能想藉面罩隱藏某些東西,

而他是在殺死師父後才戴上面罩的。


所以劫戴上面罩的可能性有兩個:

1.在拿到盒子後,影子的力量逐漸侵蝕他的身體,所以戴上面罩隱藏痕跡。

2.戴上面罩是劫關上心扉的表現,代表昔日的他已經在殺死師父那一天「死去」。


我自己相信 2 的說法,因為這樣使劫這角色更引人入勝了。



至於我這天馬行空的推論是否可信、劫戴上面罩的原因又是甚麼,

就要各位大大發揮想像力了





8
板務人員:

5301 筆精華,11/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