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4k

RE:【小說】 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 # 53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2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I Never Compromise 】 第五十四章 十八歲 安靜
 
 
  他身穿克卡奧家族的深藍色制服踏進莊園的側門,乘著晚風,披著夜幕,悄然無聲,像夜鶯回巢,踏風而歸。
 
  莊園靜謐地像座空城,空氣冰冷而寂然,時至晚秋,卻寒如冬。塔隆步入大庭,遙視銅柱上的燈火,就像在一片黑暗汪洋掙扎的孤船,航行得搖搖欲墜,就連飛蛾都敬而遠之。
 
  「你可終於回來了,小子。」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塔隆循聲而視,見洞開的大門邊站著一位皓首蒼顏的老管家。
 
  塔隆遙遙地向老者行禮,隨後緩步至他身邊,尊敬地委下身子道:「我不夠安靜,密爾斯指揮官。」
 
  「不,這裡太過安靜,安靜到老朽都懷疑自己的聽力是不是退化了。」老密爾斯自從在某次任務失去右臂之後,就被克卡奧將軍安排到宅邸裡當起內務總管,他已為杜.克卡奧家族服侍了四十年,塔隆一向很尊敬這位克卡奧家的忠臣。此時密爾斯透過灰白的眼珠直視著塔隆,對他說道:
 
  「老朽每晚候在這兒等將軍的消息,但至今都……」老密爾斯語塞,面色徬徨而無助,塔隆看見他努力擒著眼中的老淚。
 
  「抱歉……我沒能帶回將軍的消息。」塔隆內心亦有同感。自他在莎烏娜的小屋醒來後,就已經得知克卡奧將軍失蹤的消息,儘管他一直都懷疑事情的真實性,直到他踏進諾克薩斯,看見飛揚全城的報紙,戰慄不安的氣息充斥著整座城邦,就連烏鴉都噤若寒蟬。他站在護城河城垛上遠望黃昏,看著最高指揮部骷髏堡壘逐漸沒入黑暗,那時,他清楚感到自己熟悉的一切,已產生鉅變。
 
  塔隆向老密爾斯保證他會找到將軍,並建議他回房休息,但老密爾斯不肯。
 
  「這個夜晚究竟有多少克卡奧家族的人能真正闔眼?」他肅穆地說,「那是不可能的,除非將軍能有消息……」塔隆再一次向老密爾斯保證,便與他別過。
 
  他進入大門,往長廊走去,長廊底的迴旋石梯通往宅邸二樓,往那裏去,只會有一個目的。而就在塔隆的身影即將沒入在黑暗時,老密爾斯忽然喚住了他:
 
  「小子……」他清了清喉嚨,說道:「……你要去見二小姐?」
 
  「是的。」黑暗的長廊傳來塔隆的回答:「她對將軍的失蹤或許會有些見解。」
 
  「……二小姐並不在這。」老密爾斯的語調聽上去有些奇怪。
 
  塔隆停下了腳步。
 
  門外的燈火照落進來,微微閃爍著,背著火光的老密爾斯突然間就跪了下來。
 
  塔隆緩緩步出黑暗,他沉默地望著攙著門框的老密爾斯,此時他神情悲苦如痛失摯愛,老臉上縱橫著無奈的淚水。
 
  「小子……」他泣不成聲,顫抖地說:「二小姐她……被帶到蒼寂學院(※註1)去了……」
 
  兜帽下,他面色蒼白,眼神冷若冰霜。
 
 
 
***
 
 
 
  「難得妳會來找我,可是出什麼大事了?」女人沉靜的嗓音,有如低沉的弦聲。
 
  她轉過頭,面對剛才一溜煙跳進她窗裡的女子,不請自來的女子長髮豔紅似火,就算她的身手再快,也很難不注意到。
 
  「卡特蓮娜,我猜現在全世界的人都在關心妳呢。」女人如是說道:「怎麼這樣的大人物,會跑到一個全世界最沒人關心的地方呢?」
 
  「因為這裡最安靜,」卡特蓮娜脫了鞋子跳上沙發,然後像隻貓一樣蜷縮了起來,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隨興,她接著說:「我喜歡安靜。」
 
  女人並不介意她的隨性,只笑了笑,繼續在廚房泡她的牛奶,說道:「杜.克卡奧家族的人一向遵從他們的家訓。」
 
  「沒錯,而我卻來到這個全世界最不安靜的地方……英雄聯盟?戰爭學院?呵呵!」卡特蓮娜冷啐一聲,見到桌上的葡萄酒,便自動自發地斟上一杯,然後一口氣將它喝光。
 
  飲畢,她的神情如融冰般放鬆了一些,但碧綠眼眸卻依舊像深潭一般毫無光采,她嘆了口氣,說道:「我從來不懷疑自己能為家族做些什麼,但我現在卻懷疑自己究竟在這裡做什麼……魔甘娜,我父親現在下落不明,但我卻無法離開這個鬼地方……」
 
  魔甘娜啜了口熱牛奶,淡淡地說:「這個世界沒有人能夠隨心所欲地活著,就算是天使也一樣,何況凡人?」
 
  卡特蓮娜淺笑:「我可不是妳,天塌下來也不怕……」
 
  魔甘娜回以微笑,那笑容在她蒼白的面容上宛如一朵落在雪地上的紫羅蘭。
 
  「天並沒有塌下來,而是離我遠去。現在只剩下一對殘敗羽翼陪伴著我,但我還不是活得好好的?」魔甘娜平靜地說:「妳父親現在是否離妳遠去還是個未知數,而妳的羽翼也完好無缺,只是,妳我都是籠中鳥,被困在這個華麗的牢籠之中。」
 
  卡特蓮娜緊咬下唇,不讓內心的無奈與悲傷流露在臉上。
 
  「那傢伙……到底在幹什麼……」
 
 
 
***
 
 
 
  清晨時分,點燈人酒吧內只剩倒得七橫八豎的酒客,雷玟沒有理會這些爛醉如泥的客人,將這些臭醺醺的醉漢抬出店外並不是服務生的責任,更何況他們還沒付錢。
 
  她將酒吧內的蠟燭一盞一盞地熄滅,雖然酒吧不會打烊,可這時間是絕對不會有客人上門的,作為酒吧服務生,早晨是唯一清閒的時刻,雷玟一向喜歡安靜,也喜歡在所有燭光熄滅後,由窄石梯上半掩的門縫透進來的青藍色晨光,雖只有一點點,卻足以讓黑暗的內室沾染清幽寧靜的氣息,這對勞碌一夜的她來說無疑是個享受。
 
  「巨石峰毒蛇。」一道低沉的男性嗓音攪擾了雷玟的清閒時光。
 
  「很抱歉,打烊了。」雷玟慵懶地回答。許是累了,她並沒有注意到方才門縫的光芒閃過一道黑影,就在一眨眼的時間。
 
  「門上掛著營業中。」對方淡定地回答,並迅速坐上吧檯前的高腳椅。雷玟無奈地打起精神,並從凌亂不堪而未清洗的水槽中隨意取出一只酒杯,熟練地調了杯「巨石峰毒蛇」,不甘願地放在對方眼前。
 
  而對方似乎知道這杯子沒清洗過,而並沒有拿起酒杯的意思。雷玟的視線隨即從酒杯轉移到對方的手上,消瘦而枯槁的手滿是細小的傷痕,由虎口的厚繭可以推測對方應該是個戰士,手腕纏繞著一條怪異而破損的灰藍色十字架,看起來像個護身符,但諾克薩斯戰士一向視這種東西為娘們玩意。
 
  好奇之下,她努力在黑暗中觀察對方的外表,男人身材高瘦,身穿深色貼身織衣,外頭裹了層藍色罩衫,以黑色腰帶緊繫於腰間,雙頰凹陷,雙目暗紅深邃,瞳光如深窖中一盞燭火,幽暗裡潛藏一股銳氣。
 
  雷玟端詳許久,卻無法判斷對方來歷,在這時間隻身一人光臨酒吧,想必不是個士兵,如果他是個刺客,罩衫裏頭鐵定藏著不少暗器,不過刺客通常不會大喇喇地露出面容,應該多少會戴個面罩或兜帽之類的。
 
  「妳看夠了沒有?」男人出聲。
 
  「……老天吶!」雷玟猛然驚醒過來,一瞬間就忘了所有疲勞,像隻貓跳起來,訝異地指著對方的鼻子說道:
 
  「我幾乎認不出你了!塔隆!」
 
  塔隆冷冷地盯著她,眼神鋒利地像把刀,說道:「我們前天才見過面。」
 
  「你剪了頭髮!」雷玟不停地端倪著塔隆,並且將右手扣在他的頭上,撓了又撓,打趣著說:「而且也沒戴著那頂陰森森的兜帽,鬼才認得出來。」
 
  塔隆撥開了她的手。
 
  「我現在沒有心情說這些,也沒有時間。」他低下頭,凝視著玻璃杯裡的透橙酒水,表面平靜無波,內裏卻暗藏凶險。
 
  「事態還能更糟嗎?」雷玟托著腮幫子說:「真難想像莊園現在是什麼狀況。克卡奧將軍下落不明,下屬亂成一團,而將軍的繼承人卡特蓮娜被綁在聯盟裡,分身乏術……第二繼承人卡莎碧雅在眾目睽睽之下被達克維爾公子送進蒼寂學院卻無人阻止,怎麼?難道克卡奧家的人當真認為那個『蒼寂科魔法與醫術研究學院』是個慈善設施嗎?」
 
  「那時幾乎所有人都出去找將軍了,只剩些沒有決定權的士兵留守莊園,沒人敢跟達克維爾作對。」塔隆沉著臉說,剛毅的嘴角與冷峻的雙眸鎖住了他的情緒,任何心思都不會流露在他的臉上,即便他是對情況再清楚不過的人。
 
  雷玟蹙緊眉頭,繼續說道:「曾為戰場貴族的一員,我自然對將軍的實力略知一二,如果連他那樣的人都……」她搖頭嘆息,「不知對方究竟是何方神聖。」
 
  「這還不是最嚴重的……」塔隆冷冰冰地說,但他就說了這麼一句,便不再接續這個話題,而後,他將擺在桌上的手心朝上,話鋒一轉道:
 
  「東西呢?」
 
  「昨天到手了,真不曉得你究竟在忙些什麼。」雷玟冷哼一聲,將一捲羊皮紙故意丟歪在塔隆的手邊,塔隆一言不發地將它攤開在桌上。
 
  「她應該在這。」雷玟指著羊皮紙,紙上畫著綜錯複雜的路線,好比諾克薩斯地下城,她續道:「虛線應該是通風管或下水道之類的,實線就是大馬路囉。」
 
  「應該?」塔隆不是很滿意她的用詞,「我乾脆直接問守衛她在哪還比較快。」
 
  「你這什麼態度啊?」雷玟不屑地回道:「你應該親自體會一下跟那些蒼寂學院的噁心怪人打交道是什麼感覺!他們好像從來都不洗澡,身上滿是汗水與化學藥劑的臭味,都得憋著氣才能跟他們說話。還有,我問他們平時都在做些什麼,他們只說『實驗』,我問他們的興趣是什麼,他們也說『實驗』,我問他們除了實驗還會做什麼?他們還是說『實驗』……現在想想我到底是怎麼跟他們溝通的呢?不管!你得付三倍酬勞以寬慰我的勞苦功高。」她噘嘴。
 
  「就這樣吧。」塔隆沒心情聽她喋喋不休,起身便要離開。
 
  「喂!」雷玟叫住他,「你不把東西帶走啊?」
 
  「不了。」他繼續朝出口走去。
 
  這傢伙的意思難道是他只看這麼一眼就記住了?雷玟有些吃驚地看著吧檯上那張凌亂不堪的路線圖,然後將它揉成團扔掉。
 
  「喂。」雷玟又喚住他,「酒錢呢?」
 
  一袋小布囊飛了過來,雷玟接住了,沉甸甸重量顯示裡頭裝著的銀幣足足是酒錢的數十倍之多,她滿意地將之收了起來。
 
  「喂。」她又叫住了塔隆,硬是要將他留在門前,塔隆原本不想理會,可在聽到她接下來說的話之後,卻頓住了腳步。
 
  「有沒有聽過『阿諾德』這個人?」
 
  酒吧陷入寂靜。
 
  「我調查了戰場貴族的資料。」雷玟看著塔隆的背影,「雖然這事沒那麼緊急,但我想……你應該會有興趣,畢竟你一直都……」
 
  冷色晨光照耀進來,塔隆欲往前直行,卻又像面臨岔路,他閉上了眼睛,腦海裡想起那個靈魂受盡折磨的夜晚,在莎烏娜的小屋之中,十二根蠟燭告訴他的訊息
 
  拳心握緊了又鬆開,他已然離開酒吧。
 
  天才剛亮不久,維斯里安廣場冷冷清清的,只剩晨風與落葉與他相伴,步行在灰石磚道上,他似乎看見,不久之前站在此地的他,無數次狼狽地彎下腰來,拾起匕首的畫面。
 
  無數的成功造就勝者,無數的失敗成就強者。克卡奧將軍要他成為強者,因為真正的強者不畏懼失敗,而勝者卻禁不起一次失敗。因而他不斷撿起匕首,直到他成功領悟了將軍要他明白的道理。
 
  約束、自律、安靜、忠實的真義。
 
  望著前方的道路,他還清楚記得當時克卡奧將軍扣緊斗篷,轉身離去時,他俯身下跪,久久不能自已。
 
  那是塔隆最後一次見到他,將軍的背影在金色晨光中逐漸遠去,而他也在此找到了自己生存的意義。
 
  「這是你最後的任務,竭盡所能,找出任何解開詛咒的線索。
 
  目標已經清楚地聳立在他眼前,就如現在探出灰霾,灑在他臉龐的陽光,只消他做出抉擇,且不因挫折而輕言放棄。他會約束過去的自己,他會自律而安靜,最後忠實地完成任務。
 
  塔隆抬起頭來,正視前方,此時剪去及肩長髮,取下兜帽面對陽光的感覺,竟令他感到暢然而無懼。
 
  踏過無數歧路,行遍死亡蔭谷,他已截然不同,但,那遠遠還不夠。
 
  他對著手中墜鍊起誓,他,塔隆,再也不會回頭。
 
  「等我,卡莎。」
 
 
***
 
※註1:蒼寂學院 諾克薩斯的魔法研究機構,與佐恩的科學家有著密切的合作關係,瓦羅然大陸上僅存唯二研究死靈法術的地方,諾克薩斯在裏頭進行許多不為人知且被聯盟禁止的試驗。烏爾加特就是在蒼寂學院與佐恩的史坦威克.皮德利的教授合作而成的活屍。
 
 
十八歲 安靜 完
 
待續
2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