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4k

RE:【小說】 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 # 53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18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I Never Compromise 】 第五十三章 十八歲 大庭的燈火

搭配BGM - Two Swords (Game of Thrones S4)

 
 
  卡莎碧雅又作夢了。夢中的自己仍有雙腳,黑暗中,她小心翼翼擁著木盒子,盒子的隙縫透出淡色綠光,淚水流過麻木的神情,她還是選擇將盒子打開了。
 
  ……力量……我想要……力量。
 
  睜開雙眼只見房內一片黑暗,不論白天或夜晚都一樣,但她能夠分辨之中細微的差異。她知道諾克薩斯的傍晚有三種顏色,紅、紫、橘,清晨則只有灰中帶藍。她下了床,蛇行至窗邊,將窗簾輕輕撥開,想確認天空的色彩,但這一瞬間,她卻彷彿看見鮮血灑進窗櫺,潑得一地都是。
 
  卡莎碧雅被這血色的霞光震住了,她大力撥開窗簾,天空就像血海,雲層壓得又厚又沉,壓抑得令人難受,帶來令人不安的氣息,卡莎碧雅愣愣地望著太陽落進地平線,留下一片血紅的天空,久久無法言語,直到颼颼夜風吹來,將紅吹散,也帶來了夜晚的黑暗。
 
  冷風颯颯,將莊園的燈火吹得搖搖閃曳,入夜後的莊園變了,黑夜蠶食了它原有的光彩。卡莎碧雅的內心充滿不安,她的預感告訴她,有什麼事情就要發生了。
 
  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引起了卡莎碧雅的注意。自從發生了那件不幸的事情之後,已經許久沒人來造訪她的房門,夜晚,長廊甚至不需點燈,因為沒有人會過來。
 
  紊亂的腳步聲在經過她房門時一致停下,隨後是一陣低沉的悉疏聲,卡莎碧雅知道有大事發生了,否則不會有人無故來訪。她蛇行至閉鎖的門前,面無表情地等待門外哪個人鼓足了勇氣才敢出聲叫喚她的名字。
 
  「卡、卡莎碧雅小姐……」
 
  卡莎碧雅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回過頭去,這一瞬間,她發現自己並不想知道這些人想告訴她什麼事。
 
  「卡莎碧雅小姐……」
 
  「快說啊!廢物!」緊鎖的門傳出她不耐而低沉的聲音。
 
  「……屬、屬下有要事稟報。」
 
  「你們為什麼不去找我父親?!」
 
  尖銳而嘶啞的聲音衝出嗓門,門外一時間噤若寒蟬,門板的兩側陷入了沉寂,卡莎碧雅豪不意外他們的反應,但此時她內心的不安卻壓過了自卑,她焦躁,而且憤怒。
 
 
  砰!!!
 
  緊閉已久的房門忽然間就被粗暴推開,門外的人皆被嚇得倒退三尺,蠟燭掉到地上熄滅了,一時間沒人能看清楚門前的東西究竟是什麼,現在,他們只聽見了令人頭皮發麻的嘶嘶聲,還有鱗片摩娑著地面的聲音。
 
  「……怎麼?」被撕裂的女性嗓音在黑暗中響起,「你們不覺得……我很美嗎?」
 
  這些人真該慶幸黑暗保護了他們,但恐懼卻奪走了他們的本能,他們既忘了來此的目的,也忘了該如何逃跑,雙腳軟得跟爛泥一樣,不聽使喚。
 
  然而黑暗不單只保護了這群不知所措的人們,亦使卡莎碧雅獲得緩衝,她簡直無法想像這些人見到她的模樣時會擺出何種表情,長廊中,許久不曾揚起的灰塵撲上她冰冷的鱗片,寂靜的空氣中流竄著各種不可名狀的恐懼,有她的,也有他們的。
 
  「快回答我的問題啊!」她朝他們喊。
 
  「美……您當然很美……卡莎碧雅小姐……」黑暗中傳來微弱而顫抖的聲音。
 
  「騙子!!」她憤怒地揪起那個人的衣領,將他高舉在空中,其他人則丟下了那個可憐蟲,頭也不回地逃離長廊。
 
  「小子,現在回答我……」她細細的蛇信子嗅出了他的害怕,但卡莎碧雅還沒打算放過他,她伸出另隻尖銳的指爪撫著他滿是冷汗的臉蛋,用優雅的聲音問道:
 
  「我,美不美?」
 
  「……美……您非常美麗。」
 
  「夠了!」話一說完,卡莎碧雅鬆了手,那人被摔到地上,她並沒有因為對方的話語而感到寬慰,她明白自己此時的形貌與言語都無比醜惡,她多希望此時梅杜莎能夠代替她承受這一切,但梅杜莎卻沒有一點聲音,像是沉睡了。
 
  「快說吧!你們究竟來幹什麼?」卡莎碧雅不耐地問。
 
  「小、小姐,屬下有要事向您稟報……」
 
  「那就快說啊!難不成父親教你們說話要這樣拖拖拉拉的?」她發出嫌惡的嘶嘶聲。
 
  她聽見對方嚥了口水的聲音,也感受到他正在顫抖,自從她變成半蛇之後,她就對空氣或地面的震動非常敏感。
 
  「小姐……將軍他……」
 
 
***
 
 
  「……不許看我。」

  「妳是我的女兒,卡莎碧雅,而且妳很美麗。」

  「騙子!」

  「女兒,看著我。」將軍語帶懇求:「我剛剛被召喚了,這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不容我有拒絕的餘地。」

  「你跟我說這些做什麼?帶著姐姐去吧,她……可以保護……你。」

  「卡特蓮娜還不能回來,愛歐尼亞的事情一日沒有解決,作為聯盟英雄的她就必須留在聯盟之中。」

  「……你要是沒有回來的話,我也不會覺得有一絲一毫的孤單。」
 
 
***
 
 
  卡莎碧雅似乎沒有聽見對方剛才說的話,她的思緒被突然湧上的回憶佔滿,待她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正在流淚。
 
  她還記得父親在臨走前交給她的血紅字跡的信,現在仍被她擱置在妝台上,自那以後她就再也沒有父親的消息,直到現在。
 
  想起自己對父親說過那麼殘酷的一句話,不,她抗拒自己想起那句話,卡莎碧雅感到無比徬徨,她不知道父親究竟去了哪裡,也不知道他為何突然語重心長地對她說了那些話,但無論她先前是何其地將發生在她身上的一切都怪罪給父親,她始終沒有真的恨過他。
 
  「你說父親怎麼了?」她以為自己聽錯了,於是她又問了一次。
 
  此時月光從長廊盡頭的落地窗撒了進來,微弱的白光逐漸將黑暗的空間照亮,卡莎碧雅終於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誰,他是克卡奧將軍的隨扈之一,而這傢伙現在並沒待在他本來該待的人身邊。
 
  「父親怎麼了?你說父親他怎麼了?」
 
  同時,這位隨扈也看清了卡莎碧雅那駭人的形貌,他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也無法動彈,他不敢直視卡莎碧雅可怕的身軀,於是他看著卡莎碧雅的臉──唯一還像她的地方,而也正因如此,他漸漸失去了知覺,因為驚嚇而綻開的唇齒吐不出半個字來,最後,他在卡莎碧雅的注視之下化成了石頭。
 
  卡莎碧雅冷冷地看著化成石頭的隨扈,然後不斷地重複著同樣的問題:「父親怎麼了?你說啊……父親呢?」
 
  在她確定眼前的士兵再也沒有辦法回答問題之後,便將那傢伙的石像狠狠推倒,緩緩轉身,朝長廊的出口前進,這次她不能再躲回房裡,她得去弄清楚她的父親究竟怎麼了。
 
  大宅邸內傳出此起彼落的驚叫聲,無論是士兵還是僕從都只管往外逃,當然──也有一些人被迫在卡莎碧雅的注視下回答問題,想當然爾,那些人都沒能給卡莎碧雅一個答案。
 
  「怪、怪物啊!!」
 
  卡莎碧雅一邊尋找能回答她問題的人,一邊審視著熟悉的宅邸,她好久好久沒到房間外了,宅子內還是一樣那麼華美,但她此時卻只想將晶亮的磁磚砸個粉碎,如此一來她才不會看見自己現在的模樣。
 
  眼底的一切都令她難受,這宅子裡的每一個角落都令她想起她過去曾在那做了什麼事;來到梯下大堂,她想起自己曾在那裏練習社交舞;行至交誼廳,她想起過去有多少軍事將領與重臣曾在此與她交涉要事,留下他們送來的鮮花美酒。
 
  卡莎碧雅來到了餐廳,此時餐桌上就如往常一樣擺放著晚餐,等待著主人來享用,她靠近餐桌,又憶起往事:卡特蓮娜總是像個男孩子狼吞虎嚥地吃飯,她則遵守著每一條餐桌禮儀,安靜而端莊地吃完每一道佳餚……她撫著桌沿,回憶一一湧現。
 
  「多莉,父親何時會來用餐?」
 
  她知道餐桌下躲著一位瑟瑟發抖的女僕,她緩緩滑行過去,隔著桌巾問道。
 
  年輕的女僕沒有出聲,因為她不知道宅子裡為什麼會出現這個怪物,她也不知道這個恐怖生物就是她的主子,瞥見桌巾底下有條巨大的蛇尾朝她慢慢滑行而來,她抱頭發抖,絲毫不敢答話。
 
  「回答我……多莉。」
 
  「我、我不知道……」女僕鼓起勇氣說。而當她發現,對方竟然能叫出自己名字時,那條蛇尾也已經消失在她的眼前。
 
  卡莎碧雅回到大廳,隨即發現那裏有數十個弓弩手待命,上膛的箭頭全都指著剛步出餐廳的她。
 
  「你們知道父親在哪麼?」卡莎碧雅無視眼前威脅,只是平淡地問了他們,但這些士兵不但沒有回她,還將她視為怪物。在這個莊園中,已經沒有人知道她究竟是誰,因為那一夜目睹她模樣的人,現在通通被埋在墓園裡。
 
  蛇信子嗅著空氣中的危險氣息,卡莎碧雅卻相當冷靜,她扭著蛇尾一吋一吋地向前滑行,朝那些弓弩兵過去,她絲毫不害怕,因為她不相信這些人真會攻擊他們的主子。
 
  兩方的距離愈來愈近,弓弩兵各個抓緊武器,而正當他們要扣下開關時,卡莎碧雅掃視他們每個人的雙眼,那眼神像是在懇求他們回答她的問題,而士兵卻發現手指不聽使喚時,接著,他們一個一個倒下,大廳迴盪著摔碎石頭的巨響。
 
  「……你們都不願意告訴我麼?」她相當失望。
 
  卡莎碧雅神情木然地滑過碎石,穿越宅邸的華麗大門,來到外頭。
 
  大庭的燈火被晚風吹得搖搖欲墜,望著忽明忽暗的火光,她的思緒彷彿又陷入泥淖。
 
  此時那盞燈火,就像她以為自己可以再次抹去且不再依靠、不再思念的寄託,在歷經生離死別之後灰飛煙滅,事實上卻像嵌在她身上的鱗片一樣,既冰冷又刺痛,永遠都不會消散,燃燒時會灼傷她,熄滅時卻又令她徬徨無助。
 
  這才是她真正失去的事物,也是她不惜犧牲一切也要保護的事物。
 
  咻!
 
  卡莎碧雅回過神來,自己的手臂上竟然刺著一根細針,她朝刺針射來的方向望去,卻是一片黑暗,偌大的庭園只有風聲,她將細針拔了出來,扔在地上,頓時,她感覺全身一陣麻木,眼前的燈火變得四分五裂。
 
  「是誰……」話還沒說完,她又接連挨了三針。
 
  卡莎碧雅意識逐漸迷茫,她倒在地上,在昏迷之前,她看見黑暗中有個人慢慢地走向她,他俯視著她說道:
 
  「我來回答妳的問題吧,卡莎碧雅……很遺憾,妳父親現在下落不明。」說完,他轉頭朝他身後的人們說道:「各位可能有聽過傳言,卡莎碧雅小姐之所以足不出戶是因為她身患重病。」
 
  卡莎碧雅在昏迷之前努力地看清那人的樣貌,她怒火衝心,卻無能為力。
 
  「我凱倫.達克維爾向杜.克卡奧家族承諾,絕對會盡全力醫治好卡莎碧雅小姐。」說完,數位身穿白衣的醫護人員往前走來,將卡莎碧雅放上擔架。
 
  莊園內的士兵與僕從全都不知如何是好,他們眼睜睜地看著凱倫將卡莎碧雅帶走,他們群龍無首,即便內心有千百個疑問,卻又不敢違抗達克維爾家族的人;即便那些人的白袍子上繡著「蒼寂學院」的標誌。
 
 
 
十八歲 大庭的燈火 完


蒼寂學院,大家可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嗎?可以去查查喔。

1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