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6
GP 42

RE:【心得】那些lol裡的男孩們 (2015/2/2 更新chapter 4 上)

樓主 pakenwow
GP6 BP-



chapter 4.5  Pantheon (下)


POE的式微,讓我們重返英雄聯盟的懷抱,只是我再也不是從前的那個我了。

我的依賴感變得很強很強,看著電腦前的椅子會想到你,捲房裡的窗簾會想到你,吃飯會想到你,洗澡會想到你,躺在床上也滿腦子全是你,甚至就連作夢都會夢到你,關於分手的夢讓我又忍不住勒緊了幾分我的思念。

原來我是個這麼怕寂寞的人。

一句「我也想你」就能讓我開心上半天,就算是被酸說:「你們要心有靈犀是一件多麼容易的事,只要他能有空想到妳就夠了。」我也充耳不聞。

那時候,你,就是我的全部。

因為太在意太在意你,所以我開始容易為你的沒耐性鬧彆扭,就像我對汎一樣,只是和他全然不同的你,是個硬脾氣的人,哪可能先低頭,發完公主性子的我只好回去好聲好氣的道歉,換來的永遠只有還在氣頭上的你的責罵,與一句又一句的「我不想聽了」、「我不想談了」。

「少在那邊像啞巴一樣什麼也不說,然後不開心、情緒不好,才來怪人什麼也不做。不要每次無理取鬧完,來道歉就當什麼事都沒有一樣。」

我總會為了自己的情緒化和你傷人的言語哭著入睡,那時吵架就像作惡夢一樣,每每隔天起床或再隔一天,你就會恢復成那個事事關心我的你,親暱地喊我傻妞。

後來有一天,我和你還有你的朋友們一起打了場NG,我的珍娜和其中你最熟的朋友艾希走下路。我永遠記得艾希在我告訴他說我們在一起的那天,向我坦白他其實喜歡你很久了,他很瞭解很瞭解你,你的脾性你的習慣,該如何順著毛麟摸,他遠比我懂得多,只可惜他是個男兒身。

那場上路提摩偶爾被單殺,中路球女對劫被壓了二十幾隻兵,我和艾希原本與對面五五波,卻也因為對方JG和劫頻頻駐下,形成了大逆風,你來幫,也只會因為我們各種大大小小的失誤而被反蹲,甚至送出兩三顆人頭。你開始碎念起我們的腦衝,我們失算的血量,我們銅牌似的站位走位和放招的流暢度,相對於艾希的乖乖閉嘴聽話,自尊心極強的我是多麼急著為自己的失誤做辯解,在逆風場當個討人厭的理由伯。

完場,上床後的我,習慣性的打睡前電話給你,你卻反常的沒接,只緩緩的傳回一句你在忙,要我先睡。

「……我等你。」
「睡吧,我會忙很久。」
半夜兩點,就連一向神經大條的我都看出了你的不尋常。
「你在忙什麼?我想等你。」
「我不想講話。」
「怎麼了?」
「……我知道妳愛我,我當然知道妳愛我,但是更多的時候,我們需要的是生活,妳讓我覺得無法溝通。」
……根據從前的SOP,我清楚的知道這時候的你什麼話也聽不入耳,所以我只好逃開,在說了晚安以後,逃到遠遠的枕頭山。

只是這次的惡夢,比以往來說要久得多,我謹慎的挑字撿話以避開你的不愉快,才知道你那幾天感冒發燒了。

「我想,我跟妳,可能都要認真思考一下,我們到底適不適合。」
你在我從學校忙了一天,回家告訴你說我好累之後,這麼說著。

你說,如果不是因為喜歡我,本質上就不是同路人的我們,根本不會成為朋友。
你說,原來我只是壓抑,內心根本與第一次分手時沒有什麼差別。
你說,我像個國中生一樣不懂事,都幾歲了,什麼時候才能像個大人。

「很多時候,我知道妳愛我,很多舉動,我覺得很開心、很感動,但有些問題,會讓人覺得很累,全然無言的煩。」
你說愛人之前要先把自己做好,要我懂得愛自己。
於是我就這麼的又被分手了。第二次。

……好吧,第二次好像沒有這麼難過了,雖然你說如果我對你和我還有什麼想法都還是可以去跟你說,但是有幾個人被分手後,還能好好的面對前任啊?

所以隔天我跑去找路西恩和他的朋友們五排了一整天,在睡前最後一場,意外拿到了人生中第一個PENTA KILL的我,開心地想找個人來炫耀,可惜好友名單本來就不多人,那時只見到你一個,就厚著臉皮點開小窗散播喜悅,沒想到你說了句開心就好,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我的LOL和RC好友都刪了,就連FB也封鎖了,我只好苦著臉像小媳婦一樣,在不知道有沒有被你封鎖的LINE上碰碰運氣。

「怎麼了?」
「跟別的男生打LOL打一整天,就可以學會怎麼跟我相處嗎???」
……大哥我們不是分手了嗎……
「過去,有很多時間讓妳思考,但妳沒有,以後妳的時間妳要怎麼想都隨妳,但我不會再用我的時間等妳,剩下的愛,剩下的感覺,會和我的時間一起慢慢流走,我不糾結了,在流光以前,能等到妳,就當有,等不到,就算了。」
……大哥我們現在到底是分手了沒啊你搞得我好亂啊……

心裡碎唸歸碎唸,身體還是乖乖的回復到還在交往時的狀態,對你噓寒問暖,擠在你的語音群裡面,與你的朋友們玩遊戲聊天刷存在感。

某天聽大家聊起了滷味的話題,沒過多久,就看到你偷偷LINE我說你想念我家附近的滷味。
「沒有在一起還是可以一起吃滷味的。」我向你招著隱形的手。
「不要,會累死。現在去新竹都沒地方住了,要當天來回,坐火車很累。」
「你可以住我家啊,沙發跟地板讓你選。」
「才不要,要睡我要睡床。」
「嗯?」我的水泥腦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你悠悠的接了下去。
「這兩天,突然很想抱妳,嘖嘖。突然好想捏妳那個越來越肉的肚子。」
我立馬火速搬出你送我的,織織抱抱的貼圖。
「不想抱抱了,要捏肚子wwwww我才不會跟妳說我其實想妳了。」
「好吧,那我想你了。」

我們分手的次數和復合的速度讓凱特琳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直說在演八點檔,我們只好轉戰下個階段開始試著同居。雖然我一直是一個需要有獨處空間的人,卻也在戀愛沖昏頭的情況下,有了粉紅色的同居夢。

工作一向不穩定的你開始在新竹找工作,就像普通的情侶一樣,剛開始同居的我們總會甜膩得像新婚似的一起下廚做家事,就連只是該補個醬油之類的,也要兩個人亦步亦趨的黏在一起出門。

那時候,潘森剛被拳社大大的砍了一刀,你在幾場咒罵以後將他擺入冰箱,我們不再雙排,因為你怕我雷,而我怕你生氣,以此謹慎的維持我們如履薄冰的愛情。

後來艾希告訴我,你總在語音群裡面一個一個敲妹子小窗,問她們會不會打SUP、想不想爬積分,雖然我離你的距離近得能把你和你的輔助們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但是心有不甘的我還是不服氣的開始搭訕起遊戲裡的各個高端,只是自己嘗試了幾天以後就覺得有點無趣。

「啊妳最近怎麼都沒有跟妳那個香港的小王打了?」
你帶著笑,我卻自以為終於有點效用讓你釋出醋意了,於是我跟著莞爾。
「沒有啦,我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就不一起玩了。」

過一陣子我才發現,我擔心那些輔助一點意義也沒有,因為你最後選擇對我謊稱去上班,結果卻是去和一個AD上床。

如果不是那天你阿姨心急如焚的打電話問我,為什麼明明說好今天該回家的你,卻整天一點消息也沒有,我想我永遠不會發現那些,躺在你電腦裡的秘密。

「我覺得我真的好幸運噢,這麼好的女生居然會喜歡我。」
我在你電腦的LINE裡看到,你們互傳裸照的前幾天,你這麼對她說著。







「沒有誰該為了誰,只有誰想為誰。」
我想起你總將這句話掛在心上。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