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4k

RE:【小說】 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 # 52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28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I Never Compromise 】 第五十二章 十八歲 撲火的飛蛾

  搭配BGM  「BORDER - 越境」


  鮮血在她的背後鋪成紅毯,化成浴血的羽翼。
  黑暗的天空降下紅色的雨,填滿地磚的縫隙。
  然而,地下祭壇的燭火沒被澆熄,因為仇恨只會越燒越旺,
  最終化作燎原之火,將一切吞噬殆盡。

  勒布朗張口呼吸,卻只吸進血腥的空氣,但儘管刀刀見骨,她卻兀自笑著,彷彿視痛苦於無物,連眉頭也沒有皺一下。
 
  此時她模糊的視線中有兩個人影,一個是擦著刀的馬庫斯,而另一個,是與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戴有金色頭冠、華麗披風、紫色頭髮和澄黃眸子,還有兩道烙印般的瞼痕。
 
  女人渾身散發著淡青色的光芒,形體有些透明,淡笑且俯視著倒臥血泊的她,手裡還拄著應該已經不在身邊的水晶杖,她張開唇齒,要對她說些話。
 
  『伊凡。』(Evaine.
 
  眼前的女人,正是黑色玫瑰初代總管「艾蜜莉亞.勒布朗」本人。世人對她的印象僅只限於街訪傳說,謠傳她在世時精通死靈祕法,曾經對柏納姆.達克維爾傳授長生不老的秘密,最後卻遭到背叛而陷於死地,但她透過死靈祕法將自己的靈魂留在世界上,以執念化作鏡像,信念為組織教條,伴隨在每一代繼承人身邊,至於她的最終目的究竟是什麼?這個秘密只有繼承人知道,也只有她們才能看見艾蜜莉亞的身影。
 
  『伊凡啊伊凡,我之所以要妳牢牢記住自己的名字,是因為人一旦忘了自己的名字,就會忘了自己是誰,甚至會忘了自己為何而活。而我之所以要妳們繼承我的名字,是因為我要妳們每一個人都記得,曾經美麗的玫瑰是如何被摘下、如何被燒得焦黑。妳在接受這把權杖的瞬間,應該聽見了無數濠泣,看見那些含冤而死的同胞們,他們為何要被迫忘了自己的姓名呢?伊凡,妳現在也想忘了自己的名字麼?』
 
  她眨了下眼皮,再次睜開後,視線裡只剩下高傲地看著她的馬庫斯。馬庫斯似乎已經將刀都收起來了,因為她現在不過是隻隨手一捏就會死去的螞蟻,他好整以暇地問:
 
  「蒂瑪西亞軍艦一事,是妳做的吧?」
 
  「是我做的又如何?」勒布朗咧嘴一笑。
 
  「死前做一樁好事如何?告訴我是誰要妳做的。」
 
  「一個你想也想不到的人。」她毫不諱言地說:「那個人將會帶領諾克薩斯邁向更好的未來。」
 
  馬庫斯聞言縱聲大笑:「哈哈哈哈!太有趣了!我更想知道這個偉大的傢伙是誰了!」
 
  「我已經說完了。」
 
  「妳似乎還沒有搞清楚狀況,詐欺師,事實上,我有很多方法殺妳……但也有更多方法,可以讓妳死得慢一點。」馬庫斯將雙手插進大衣的口袋,吞雲吐霧地說著:「妳之所以還能開口說話,是因為我方才下手時,琢磨著讓妳還保有說話的能力,這意味著妳還有求饒和吐實的機會,而不是與我耍嘴皮子,懂麼?」
 
  「哦──」勒布朗面無表情地回答:「死了一個我,也還有千千萬萬個我。」她淺笑,斜睨著馬庫斯說道:「你以為的勒布朗,就跟世人以為的勒布朗一樣,蠢材。」
 
  「死到臨頭還拐彎抹腳的?」
 
  馬庫斯從口袋抽出匕首,在手中把玩旋轉著,接著狠狠甩向她的心臟,但那刀鋒卻刻意在心口前硬生生停下,只差一點她便一命歸西,馬庫斯握著匕首,一臉輕鬆地說:
 
  「如果妳失敗了,想必那個人就會出現吧?那麼我就在妳的屍體旁等著,看看第一個來哀悼妳的人是誰。」
 
  馬庫斯說完,立刻將匕首向下推進,但頃刻間,一聲鴉鳴貫穿地下祭壇,刀刃還未刺進心臟,馬庫斯便感覺自己渾身被一股虛靡的力量給束縛住,忽地,一道巨大的陰影壟罩住他們,伴隨著無數烏鴉的尖鳴聲,以及一聲暴喝,整個祭壇又陷入了震盪之中。
 
  「真是說人人到。」
 
  他緩慢地轉過身去,映入眼簾的是隻黑色鴉首人身的巨大妖怪,足有兩層樓高,周身盤旋無數烏鴉,巨型喙嘴發出的凶惡吼聲有如地獄亡魂的嘶吼。
 
  面對如此駭人的情景,馬庫斯毫無懼色,一刀斬斃方才在他身後吐著綠色魔焰試圖束縛他的烏鴉,而後舉刀指著那妖怪。
 
  「我知道你是誰。
 
  鴉首妖魔俯視馬庫斯,數對眼睛散發著恐佈的紅光,渾身纏繞著詭異又猛烈的墨綠色黑暗魔法氣息,牠舉起左勾爪,猛烈地朝馬庫斯揮了過去,那攻擊來勢兇猛,但馬庫斯沒有閃躲,反而抽出雙刀抵擋,這陣撞擊又掀起了一陣暴風,風砂呼嘯後,只見堅如鋼鐵的勾爪牢牢鉗住了兩把刀,但馬庫斯不知哪來的力氣竟抵得住體型足是他數十倍大的妖怪,儘管他看上去是如此渺小,雙腳卻仍踏得穩穩的,舉臂抵禦的姿態更是不動如山。
 
  「傑利科──!!為什麼要多管閒事!!我真是受夠你了!!」狂風中傳來勒布朗的怒吼聲,她發瘋似地大吼,那因憤怒而扭曲的神情配上一臉的鮮血,著實恐怖到了極點,然而她的抗議對這場大戰卻起不了任何嚇阻的作用。
 
  轟然一聲巨響,鴉首妖魔振翅起飛,震耳欲聾地尖嘯著,頃刻地面爆裂,裂縫裡透出絲絲綠光而後竄出巨爪,彷彿要攫住萬物拖進地獄。
 
  馬庫斯無視地面威脅,一個蹬步跳至空中,竟與鴉首妖魔同高,他再執雙刀進攻,在一片汙濁的綠色魔霧中,化身一道紅色閃光,迅雷不及掩耳地貫穿鴉首妖魔的前胸後背,最後降落在殘破不堪的地面。
 
  盤旋空中的群鴉紛紛哀叫不絕,不知何因逐漸失去了力量,一只只都墜了下來,不久後,鴉首妖魔亦隨群鴉墜地,頃刻間碎石滾滾,亂羽紛飛,鮮血四溢。
 
  風砂未平,馬庫斯提刀躍進,鴉首妖魔卻失去了蹤影,而亂石中卻出現了一位身穿諾克薩斯軍袍的老人,他拄著拐杖,戴著密不透風的面罩,肩上棲著一隻巨大烏鴉,但儘管他看上去十分淡定,腳邊的血泊卻掩蓋不了他受傷的事實。
 
  「傷腦筋了,傑利科將軍,你就這樣跑來送死,是要你麾下那群忠心耿耿的將士們該如何是好呢?」馬庫斯摸著下巴,一副苦惱的樣子。
 
  「你不必擔心這個問題,克卡奧將軍。」斯溫輕撫著碧翠絲的羽毛,「我當然也不希望看到,那些成日巴著你的軍官們群龍無首的慌張模樣,身為優秀的領導人,我們會有更好的解決方式。」
 
  「那麼我就直截了當地告訴你吧,在我看來,最佳的解決方式就是你傑利科,還有她,」馬庫斯把刀指著另一側,奄奄一息的勒布朗,「一起死在這,有異議嗎?」
 
  「無可挑剔的決定(Impeccable decision.)。」
 
  話才說完,馬庫斯立即消失在斯溫的眼前,但刀鋒並沒有出現在斯溫眼前,卻在轉眼間抵在勒布朗的項上,他的刀看起來毫不猶豫,正要劃下,斯溫振臂揮杖,一只烏鴉吐出長長綠焰,鎖住了他的臂膀,使他難以注力。
 
  趁其受阻,斯溫再出招,手中喚出一團綠色火球,就要往他身上射了去,馬庫斯倏然起身,用另隻手抓著勒布朗擋在前頭,斯溫見狀則沒有出手,大手一揮,肩上的碧翠絲振翅起飛,朝他衝了過去。
 
  雙手受限的馬庫斯猛力旋身,揚起的斗篷頓時拋射出重重碎刃,那烏鴉閃避不及,碎刃崁進翅膀,大烏鴉吃痛地連聲尖鳴,連改變路線都來不及,就摔到地上去了,連帶那隻吐著綠焰的烏鴉也一併被解決了。
 
  勒布朗雖然身受重傷,意識倒還很清楚,但她當然不肯就這樣被馬庫斯利用,但是身邊少了法杖,還被對方脅持著,她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不過再怎麼樣,她也不允許自己變成斯溫的絆腳石。
 
  馬庫斯再次把刀抵在勒布朗項上,比起一刀結束她的性命,此時她還有更高的利用價值,從剛才的戰鬥他已經得知,這老頭絕不會做出對詐欺師造成任何生命威脅的事情,如此一來,就算他對斯溫的魔法並不熟悉,卻已經將對方的弱點掌握在手中了,也等同掌控了主導權。
 
  「克卡奧將軍,你不明白這樣做會有什麼下場。」儘管氣勢處於下風,斯溫卻冷傲依舊,話語間透露自信:「還有,人質是用於談判的,而談判的立意則在於創造雙方都能接受的結果,但是這一切的大前提在於,受制的一方是否願意以極大的代價接受談判的條件,以及,受制方是否在立場失衡的狀態下做出正確的判斷,權衡損益。」
 
  「精闢的解說,謀略家,但更大的前提是主導方是否給予受制方足夠的斟旋空間。」馬庫斯偏著頭說:「我看起來像是會給你空間的笨蛋嗎?這並不是談判,傑利科,這只是擊潰你的手段之一。」
 
  「……你不能下手喔。」
 
  勒布朗虛弱地開口了,突如其來的發言也引起了兩個男人的注意,馬庫斯轉過頭,滿臉好奇地看著她,正猜測她想耍什麼把戲的時候,卻被眼前的景象給震住了。
 
  不如說是,他幾乎要憤怒地無法自已了。
 
  他看見勒布朗化為安朵梅達的樣貌,對他說了那句話──
 
  ──你不能下手喔。
 
  那是她與他初識時說的第一句話,同時也是這句話,讓他捲入斬也斬不開的荊棘之中,二十幾年過去了,他仍深陷其中。眼前的安朵還是像當初一樣,恬靜氣質與溫婉的眼神與他印象中沒有半分差異,她的年歲永遠停留在那時,但馬庫斯卻已年過半百,那是誰也不能接受的殘酷距離。
 
  太多的情緒湧了上來,令馬庫斯糾結不已,他的雙眼燃燒著無比的憤怒,但那怒意卻又結成嚴霜,化作比刀鋒還要冰冷的殺氣。
 
  「妳大概是不想要這張臉了。」
 
  話才說完,勒布朗的臉已被刮了一道血痕,沒人看到馬庫斯是何時下手的,而當她意識到自己再這麼下去有被毀容的可能,她不禁失控地放聲尖叫。
 
  「我詛咒你這混帳!!」
 
  馬庫斯二話不說又將她的長髮割去。
 
  「住手!!你給我住手!!」
 
  勒布朗親眼看見落地的斷髮時,她幾乎已經陷入了瘋狂的狀態,她轉過身去,怒視著馬庫斯,並且在一瞬間化成了另一個人的模樣……卡莎碧雅,他正在受苦的女兒,與他的妻子一樣,都成為了這場戰爭的犧牲品。即便如此,馬庫斯卻只是面無表情地又在她面上劃了數刀,再這樣下去,她就算死也沒有完屍。
 
  「夠了!!」斯溫大喝一聲,「停手吧,克卡奧將軍,這麼做對你沒有任何好處,仔細想想你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那個』吧?總管,把東西給他。」
 
  勒布朗簡直不能相信自己聽到的,這傢伙不但沒有趁她爭取時間時出手,還想親手將他們最後的籌碼交了出去。
 
  「留下她的性命,」斯溫說話時,他的手杖已落在地上,這對一位佝僂的謀略家來說,無疑展現了至上誠懇,他接著說道:「並且,作為交換,我將退出指揮部,永遠地退出諾克薩斯政壇。」
 
  馬庫斯終於停手了,他一個鬆手,使勒布朗渾身無力地摔在地上,此時的她看似神智不清了,喃喃自語地咒著馬庫斯聽不懂的語言。
 
  「……總管,把東西交給他吧。」斯溫語重心長地說。
 
  「不該這麼做的……傑利科。」勒布朗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冷靜下來,她心有不甘地說:「我不能讓你毀了計畫……」
 
  「太多的仇恨蒙蔽妳的視野,事實上,妳完全沒有必要以身犯險。」斯溫說著,便命令受傷的碧翠絲飛到勒布朗的身邊,取出她藏在斗篷裡的蛇紋刀鞘,並將它交給了馬庫斯,他接著說道:「我已經說過了,他有貴族的血統,他的存在對諾克薩斯而言實在太過重要,殺了他並沒有任何好處,如今妳的感情用事才是破壞計畫的主因啊。」
 
  「但你又何嘗不是感情用事……」蛇紋刀鞘一離身,不甘的眼淚隨即溢出眼眶。
 
  「這並不重要……」
 
  話未說完,一道紅色閃光貫穿了斯溫的前胸後背,下一刻,拿著蛇紋刀鞘的馬庫斯已經走得遠遠的。
 
  「我可沒說要留你一命。」馬庫斯將東西收進大衣內,頭也不回地往通道的方向走去。
 
  「重要的是……」斯溫自顧自地說著,儘管滾滾血流已經染紅了他的軍袍,儘管他們已經完全地失敗了,他的雙眼,卻始終只注視著她。
 
  「……重要的是,你們兩個竟然能把事情搞成這副德行?」
 
  這句話的聲音不屬於在場的三個人,空氣中頓時充斥著令人顫慄的寒氣,馬庫斯頓住腳步,的眉頭也難得地皺了起來,雙手已經按在刀柄上,隨時準備應對這位不速之客。
 
  「杜.克卡奧將軍,你還是這麼固執呢。」
 
  他左顧右盼,卻始終尋不著聲音的來源,那聲音在地下祭壇逡巡、迴盪著,聲線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直穿進腦海裡。
 
  「原來那個我想也想不到的偉大傢伙,竟然是妳。」馬庫斯冷啐一聲。
 
  「那件事情你可曾認真考慮過?」一片紫色的閃光降落在馬庫斯的面前,光芒隨後幻化為一位身穿華麗紫袍的召喚師,她將兜帽撥下,探出頭來,褐色眼瞳、咖啡色長髮,看上去不過三十,卻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卡特蓮娜已經加入了聯盟,這還不夠麼?」馬庫斯沉著臉說道:「我非常不希望您就是這整件事的幕後主使者,維莎妮雅.寇爾彌耶小姐。」
 
  維莎妮雅捧著臉說道:「哎呀,我指的是您親自加入聯盟的可能性,作為貴國實力最強的代表人物,您應該是不二人選啊,不過,既然您不願意的話,我也不能強迫您囉,可惜了,要是您肯加入聯盟的話,事情應該不會演變至此哦。」
 
  馬庫斯不想再聽她廢話,他毫不猶豫地拔出刀來朝她砍去,倏地,雙手竟動彈不得,像是被什麼給固定在半空中,無論他怎麼使力,都不能移動半分。
 
  「我,最高議員維莎妮雅.寇爾彌耶,以謀殺聯盟英雄的罪名判處你自盡,馬庫斯.杜.克卡奧將軍。」維莎妮雅豎起食指,黑暗的能量爆炸性地衝了出來,那些黑魔法就像無數的鬼魂朝馬庫斯聚集而去。
 
  馬庫斯的雙手宛如不是自己的,他的雙手已經對方控制住了,眼見兩把刀就要朝自己的心臟刺了過來,但憑他如何掙扎都是徒勞無功。
 
  「了不起的召喚術。」
 


 
十八歲 撲火的飛蛾 完


馬庫斯的部分終於告一段落了,終於!
接著換塔隆上,都不知道坐多久的板凳了.........
不過因為將軍的失蹤才能造就塔隆,所以這一段我不可能隨便帶過,希望大家看得還過癮喔。
2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