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3k

RE:【小說】該成為妳的泰達米爾,還是成為她的嘉文四世? ( 10/26 增32# )

樓主 TremeNd.0 tom61403
GP113 BP-
安安
哪天在路上遇到我就用力巴我的頭喊「怎麼拖這麼久」吧哈哈哈
上大學想做的事好多
最近又在練我的勒布朗跟劫
被我戳過的這邊道歉一下啊~
 
真的要完結了(所以是還沒完結的意思啊)
有點不捨你們這些可愛的讀者
 
應該是不會寫雙結局喔
不管路線是哪個
不管你喜歡誰
拜託都要陪我走完啊QAO
 
33#  Tryndamere
 
「那個髮圈好可愛喔哈哈。」
 
我指著櫥櫃上一個粉紅色的小熊髮圈。
 
「哈哈,你要買給我嗎?」
 
「好啊。」
 
我跟老闆比了個手勢遞了零錢後,用右手的掌心盛住了老闆了笑容。
 
而另一支手握著的是常駐的溫暖。
 
是欣嬡的手……
 
##
 
「甚麼都別說了就這樣陪我……

「啊……

上頭的枯葉隨風而下,抱著欣嬡的膀臂能感到些微的重量。

「你你怎麼了嗎?」

不知所措的欣嬡先是左顧右盼,然後拖了一下紅通的臉頰後,把手慢慢搭在我的肩上。

小樂還活著……

「小樂還活著?」

「呃嗯……

我只是抽著鼻涕用力摟著欣嬡,原本貼在她背上的手則扣到了肩上……

##
 
就在這個巧遇後,當天晚上的晚餐約會我就跟欣嬡告白了。
 
我還記得欣嬡那時眼睛睜大、啞口無言的樣子哈哈,加上結巴真的是很討喜也很可愛。
 
我只知道當時抱住欣嬡的那一刻,有股突來的暖流在我跟他的胸口間竄著。
 
有種想依靠的感覺。
 
「你有想要吃甚麼嗎?」
 
欣嬡偎著我的手抬頭一笑。
 
「呃…隨便啊,看你想要吃甚麼。」
 
在鬧哄哄的夜市,我感受不到外在的嘈雜,我只聽得到欣嬡微吁的呼吸聲,還有我們自己的對白。
 
我一直相信,任何事都是上天的安排,小樂也用自己向我證明了我堅信的信念。我想也包括身邊這個可愛的女朋友吧。
 
不過欣嬡是如此地漂亮可愛,說實在配上自己偶爾會感到些許不堪哈哈哈。
 
「那我們去吃霜淇淋!」
 
「欸!不是剛剛才吃包心粉圓嗎?」
 
「不管啦──!」
 
欣嬡拉著我的手撒嬌個不停,奈不了何的我也只好再一起陪她吃甜食。
 
可惡,我們會不會就這樣一起急速發福了……
 
 
「喏。」
 
「?」
 
我把雙色的巧克力香草霜淇淋遞到欣嬡面前。
 
「怎麼只有……」
 
「…錢不夠了啊,再多買一根我之後要怎樣養胖妳。」
 
「…討厭欸你……」
 
當然啦,只買一根當然是故意的。一個冰冷冷的東西要是情侶一起吃的話就會變得熱呼呼的。
 
「…妳今天回家會上線嗎?」
 
「嗯,會啊。」
 
我們坐在公園的樹下,一起啃著餅乾甜筒。
 
「那跟昨天一樣喔。」
 
「跟昨天怎樣?」
 
「下路配啊。」
 
我揉著墊在甜筒下的小紙,一邊仰頭看著天上的星星。
 
「不過這次我可能會雷爆妳。」
 
「嗯?」
 
「我想玩…泰達米爾……」
 
欣嬡一開始還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不過在她想通後的下一秒,嬌羞的表情再度浮現。
 
「…要玩蠻王可以去打上路…啊……」
 
「妳明明還半推半就的。」
 
「我沒有!」
 
「哈哈哈哈……」
 
比起平常的氣質儒雅,還是這樣的欣嬡可愛多了。
 
「不過,不管你玩誰還不是都會戳我?」
 
「喂!玩遊戲可以亂戳,但話不能亂說啊。」
 
「你是在說我戳你的意思嗎……」
 
「啊!這樣捏會痛啊!......」
 
 
 
**
 
 
 
「吼,凱特琳肥成這樣,我是不會去下路了喔。」
 
我看著自己0/4/0的成績,再按下Tab鍵看了頂著無盡和CD鞋的凱特琳5/0/2的成績。
 
泰達米爾的巨刃攤在地上,松文的笑聲疊著凱特琳的嘲諷從耳機傳來。
 
誰都可以酸我,不過被他碎碎念就是讓人很不愉快。
 
「你去Carry上路跟中路吧,下路應該沒救了哈哈哈。」
 
欣嬡尷尬地笑著,然而松文的口氣卻是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算了,這種人應該也不用讓我多嘴了。
 
中路的拉克斯跟瑪爾札哈,任何一方都沒有甚麼壓倒性的勝利,而上路的龍女跟蓋倫真的是很有得拚。
 
反觀下路,真的是比一灘爛泥還要糟。
 
對了,芷寧沒有跟我們一起玩,所以那個龍女是個路人。
 
「就算上路打得猛好了,把你調到Jungle這路真的是一個錯誤哈哈哈。」
 
「喔喔來了來了!傳說中的『輸線怪Jungle』心態……」
 
「好啦不要再鬥這個了!」
 
「這是我們相處的方式啊……」
「這就是我們相處的方式啊……」
 
我跟松文異口同聲說了出來,後面接著是一陣大笑。
 
仗著裝備好的凱特琳向艾希E了過來在瞬間射了Q,艾希也抓緊百分之百的爆擊率跟她打了起來;兩人的Solo艾希雖然看來沒甚麼勝算,不過自以為是的凱特琳卻不知道我從河道繞了下去……
 
「我還有治癒!」
 
「跟她打啊!我虛弱馬上套!」
 
艾希 擊殺了 凱特琳
終止擊殺
 
「太好啦!」
 
雖然一次丟了兩個召喚師技能才把她收掉,不過相信這五百塊是賺得值得的。
 
「真不愧是親愛的。」
 
「啊……對啊,哈哈哈……」
 
突然結巴的我也說不出甚麼,只是在螢幕前紅著臉,把蠻王控制到艾希前Ctrl+3個不停。
 
害羞的原因…一方面是被欣嬡這樣稱呼,一方面是,我終於有了點作用……
 
雖然人頭數的差距還是不小,不過這次的終止擊殺家上欣嬡驚人的農兵能力,以及被動E和早早就買的貪婪之刃的輔佐,使得他能自信滿滿地同帶著無盡跟彈簧刀回到線上,再度進行對抗。
 
「欸,起風了啦!來下路搭個順風車吧!」
 
雖然看著自己的裝備欄只有櫻花刀跟眼水,不過我相信松文下來幫忙勢必會跟著滾起來。
 
畢竟我的親愛的已經出關啦!
 
「欸來囉來囉!」
 
松文的拉姆斯在蜷成了輪子家速前進,抓好時機的龍女也在凱特琳與安妮後方的草叢傳送過來;我與艾希則是死命地追著苟延殘喘的他們。
 
「吼,怎麼走就像飛一樣。」
 
凱特琳繳了E和閃現躲到塔下,迅速集出暈眩的安妮也在拉姆斯和龍女進塔下的時候噴了W;兩人被定在塔下,殘血的凱特琳依然做著輸出,先是用Q打了個串燒,再用不科學得爆擊傷害打趴了拉姆斯。
 
「起風個屁啊啊啊啊!」
 
松文在另一頭吼著,不過我卻在這憋笑。
 
還有力氣掙扎的龍女閃現離開,看到有人送頭的艾希與我也折返離開。只見遠方的凱特琳單膝跪了下來,龍女的腳下出現了血色的齒輪……
 
「哈哈哈,大家這個血量誰去擋都會死的……」
 
松文擺出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別廢話!保命是Support的……」
 
凱特琳 擊殺了 希瓦娜
終止擊殺
 
一個閃現過頭的失誤,龍女終究躺在無情的子彈下。
 
「哈哈哈,真得是很蠢耶!」
 
「你傻啦哈哈哈……」
 
我只是呆看著螢幕,看著自己泰達米爾角下的藍色圈圈。
 
「你腦羞喔?」
 
「啊…沒啊。」
 
「那幹嘛都不講話?」
 
「呃…又沒甚麼好說的。」
 
看來眼前所見的並不是心裡想的那樣。啊,看來又是一場硬仗了。
 
 
 
 
**
 
 
 
「好啦,那就先晚安囉。」
 
關掉英雄聯盟的欣嬡也打算關掉聊聊準備休息了。
 
「嗯,掰啦。」
 
「早點睡啊。」
 
「好啦哈哈。」
 
聊天室多了一份安靜,少了一層淡淡的雜音。
 
「你還要打嗎?」
 
松文再度送出對戰邀請。
 
「不了,覺得有點累。」
 
「難得不打通霄了喔?」
 
從夜市回來澡都還沒洗,還坐在電腦前兩個小時多誰不累啊。
 
「跟欣嬡還好吧?」
 
「嗯?當然好啊……」
 
我把雙腳翹在桌子上,把麥克風橫放在胸口上,呈現一個半躺的狀態。
 
「吼,真的是很了不起耶!你給班上的人看欣嬡的照片的時候,他們不是羨慕到死就是嫉妒得要命哈哈哈。」
 
「別說啦,我也沒料想到有這麼一天。」
 
相當初你也是哈到一個不行啊。
 
「其實還滿讓人意外的啦。」
 
「你指甚麼?」
 
「就是說…你跟她會在一起。」
 
松文那頭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我打賭他一定又在拆洋芋片的鋁箔包裝。
 
「我自己也很意外啊。」
 
「不是啦…就是…我以為……」
 
不要在吃東西的時候講話是要跟你說幾遍啊!
 
「…我以為你會跟芷寧在一起。」
 
「……」
 
我的其中一隻腳突然跌了下來。
 
「…你為什麼會這麼以為?」
 
「嗯…感覺啦。」
 
這樣的感覺真的是很沒說服力啊。
 
「經過磁場的鑑定,我覺得自己比較適合跟欣嬡在一起吧。」
 
「是這樣喔……」
 
即使看不見,聽聲音也會讓人餓起來的啊。
 
「話說,在醫院那時候你跟她到底發生甚麼事?」
 
「…就…也沒甚麼。…我打擾到她,她覺得我煩,應該就這樣吧。」
 
「你講話很籠統耶。你說你去關心她是打擾喔?」
 
「唉對啦…多說無益,總之過去不愉快的事就別回頭去翻了。」
 
麥克風的線隨著電風扇吹的風飄逸著。
 
「呵呵,想當初某人還不是一樣。」
 
「呃?」
 
「我去花廊找某個人陪我去拿個便當,誰知道他還對我發飆。」
 
「你……」
 
耳機傳來陣陣竊笑,突然握拳作勢得我也不知要把拳頭揮向哪裡。
 
「…完全不一樣好嗎。」
 
「好啦乖啦,我不會讓她知道的哈哈哈。」
 
真的是很想把你掐死。
 
「那你就好好休息吧。」
 
我沒有跟松文多說甚麼就把聊聊關掉了。
 
…對啦,聽他這麼一說我也認了,我跟芷寧是發了一個一樣的脾氣。
 
有時候一個人的情緒不斷的壓抑,就會像吹到飽到不能再飽的氣球一樣;要是有甚麼外力,爆炸就一觸即發。
 
「安靜」或許就是當時最好的伴侶吧,因為那時的我也不希望任何人來關心我還是跟我說些甚麼,畢竟也完全聽不進去。
 
去關心人的人也不是原錯,只是無意撿到了一顆未爆彈。
 
…好吧,既然自己都這麼想了,我想當時安慰她的我真的是傷到她了吧,畢竟也說了些過分的話。
 
對,我必須要跟芷寧道個歉才行,何況她也是我的朋友之一……
 
 
 
**
 
 
 
「她還是自己走路回去喔?」
 
搖晃的拉桿盪著我的身體,放學的公車依然擠得不像話。
 
「嗯。呃…她在學校還是會跟我聊聊天甚麼的,不過也沒有像之前那樣姐妹了……」
 
果然還是在跟我賭氣呢。
 
「其實我是想針對那件事情跟她道歉啦……」
 
「哼!早就要你跟寧寧道歉了。」
 
欣嬡用手肘撞了我一下。
 
「不過,我也是有要她跟你道個歉啦。」
 
我看著欣嬡帶著微笑的側臉,我再度感受到她那溫柔祥和的特質,還有被側髮拖曳著的薰衣草香。
 
這味道聞久了真的是會醉人。
 
跟欣嬡在市區下了車後,我們到了咖啡店外帶了兩杯咖啡,再到旁邊的麵包店買了幾個波蘿麵包帶到以往常去的公園。
 
這次是要陪欣嬡買鞋,不過今晚她好像不能在外頭待太久,沒太多時間的我們也就買點吃的意思意思。
 
就是簡單的晚餐約會啦。
 
「啊,剛出爐再放一下的麵包最好吃了!」
 
欣嬡的麵包袋裡裝著半張臉的笑容。
 
「欸,吃慢一點啦。」
 
其實跟欣嬡交往後才發現,她真的是很會吃……
 
「買完鞋後我回去了你要做甚麼啊?」
 
幾隻小鳥從我們眼前的粗枝掠過。
 
「呃...可能在這晃一下吧,看個電影還是逛書店甚麼的。」
 
其實還能做的事多的是啦。
 
「…那你怎麼不回家呢?」
 
「吃完再跟我講話!」
 
我輕輕壓了欣嬡的頭,欣嬡則把頭朝我胸口頂了過來。
 
「在家除了看書也只能打英雄啊,不過結算了之後也沒甚麼勁打了呵呵。」
 
雖然當初跟自己說定了要拿鑽石框,不過白金這包袱似乎還無法讓我卸下成為墊腳石。
 
「那就看書啊,你都不關心你的大學嗎?」
 
「唉呀那種東西也不是考很前面以後薪水就會領比較多…噗……」
 
欣嬡放下手上的塑膠袋,我看著她嘴上黏著的麵包屑噗哧一笑。
 
「嗯?怎麼了?」
 
「嘴巴…這裡!」
 
我在自己的臉上比劃著,而欣嬡還是摸不到她唇邊的黃色小點。
 
「吼,我來啦。」
 
我要把手伸過去的時候……
 
「等等,用個比較特別的方式好了……」
 
我把欣嬡的雙手壓在木椅上,視線對焦在麵包屑上,用嘴巴瞄準好便向欣嬡得蜜唇靠了過去……
 
濃濃的奶油味,濃濃的薰衣草香……
11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316 筆精華,01/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