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2k

RE:【小說】該成為妳的泰達米爾,還是成為她的嘉文四世? ( 10/26 增32# )

樓主 TremeNd.0 tom61403
GP158 BP-
這次拖超久的Der
超爽D......

真的很愛你們
有些讀者的話真的讓我又流了眼淚
謝謝你們的鼓勵
相信還在我身邊的她一定也覺得很開心

不少讀者寫信或是遊戲裡問怎麼寫小說
很謝謝你們的肯定哈哈
有興趣的也可以問問喔
我可以把一些心得跟拙見分享給你們
可能殺青後會補一篇比較完整的概念文在小屋吧

小說文章一直都懶得更新在小屋怎麼辦


32# Self-Confident


「這個上週不是才做過嗎?翻到前面的公式……」
 
老師捲著數學講義,另一手拿著粉筆在黑板上沙沙地寫著。
 
我的耳根子裡只有冷氣的轟轟聲跟窸窣的寫字聲,頭上的電扇也吱吱地轉著。班上某些不念書的同學吵歸吵,不過那樣的嘈雜已不自覺地被我隔在腦後。
 
只有這些固定的頻率,一盪再盪,在腦子裡一撞再撞……
 
(…看似稀鬆平常卻獨特的魅力真的讓我深深的喜歡上你…… )
天氣還是一樣燥熱,不過我今天卻帶著口罩;位子雖然重抽抽到了第二排,不過我還是帶著眼鏡。
這兩天我已哭得連媽都認不出我是誰了,眼袋總是腫腫脹脹的;喝再多的水也覺得水沒有流經喉嚨的感覺。
 
「陳介……」
 
( …阿介…來世…我們要拍婚紗照喔…… )
 
「…陳介!」
 
「…有!」
 
老師拿著書打了講桌。
 
「上來做這題…要考試了就警醒一點吧!」
 
「…好。」
 
我雙手撐著桌子把自己推起,在前往黑板的走道上用眼角的餘光看了松文,他用著平靜的眼神看著我,想必對於小樂也難以釋懷吧。
 
也是,現在誰的心情也不會像這條y等於二x的二次方拋物線一樣,在最低潮的時候又瞬間上揚。
 
「好了,謝謝。」
 
身邊總是轉著疑惑的目光,我想大家應該也不知道我怎麼了。希望他們可別提,免得那些片段又…一幕幕地取代這一頁頁的…作業。
 
「欸介,你是怎麼了?」
 
「...沒…沒甚麼……」
 
「那你為什麼要流眼淚?」
 
「啊…有嗎?」
 
坐在旁邊的同學一說,我才發現眼袋下又掛了兩條細細的淚痕。
 
周圍的同學聽到了又向我這裡看,最後整個班級的人的目光都打在我的身上。我用模糊的眼光看著同學,突然覺得一股壓力從眼窩擴散開來,眼淚又是直直的流。
 
可是我根本就不想流淚啊。
 
「呃…陳介你怎麼了嗎?」
 
麥克風的聲音在耳子裡撞著……
 
( 請...請你跟我當一天的情侶可以嗎!)
「老…老師…我的眼睛很不舒服……」
 
「喔…哦…那要請同學帶你去保……」
 
「不用了。」
 
我遮著上緣濕透的口罩,壓著枯然的臉從後門快步走了出去。
 
 
 
**
 
 
 
沒有同學和老師,現在身邊圍著的只有斑駁的石牆,跟生機盎然的花草樹木,風也簌簌地吹著。
好險天氣的燥熱總是能襯托這帶來沁涼的綠地。

保健室只是個幌子,畢竟那裡的藥跟繃帶沒辦法去填補我的傷口。

我很喜歡行政大樓的這條大道,因為這裡很安靜,安撫人心的植物總是讓人覺得身心舒暢。

在小樂的事之前,芷寧也是我心中的一個包袱。

說來真的還是有點氣憤,畢竟我的好意被這樣糟蹋,誰都不會覺得好過。

是啊,想想自己也真是個傻瓜,人家都說好人都不長命,大概到最後也是因為這類似的結果吧。

不是要向人邀功啊;今天你自掏腰包買了個蛋糕請別人吃,他拒絕了那也沒甚麼好說,不過把今天那個人把你買的蛋糕拿來在地上踩,那種感受,我只能說失望透頂。

也罷,可能是我認識她還不夠久吧?…不過現在要我回想,我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會讓我想要這樣子幫她……

「喂。」

我把下巴貼著鎖骨轉過頭,原來是松文。

下課了嗎。」

「午餐時間了啦,白癡。」

松文摘了花圃旁的咸豐草,拿了幾個丟在我身上。

「走啊,我拿我的便當,你拿你的飯糰……

「今天不怎麼餓……

我倚在爬滿藤蔓的石牆邊,深深嘆了一口氣。

「還是很在意嗎?她的事。」

怎麼會不在意。」

松文一再地提起,小樂的畫面又在腦子裡轉著。

「好了啦,兩個男生單獨在這裡也會讓人覺得怪怪的……

松文走到我旁邊,拉起我伸進口袋得其中一隻手臂。

你要吃就自己去吧,我真的不餓……

「那你就當作陪我去拿啊。」

松文還是一直拉著我的手……

「我就叫你自己拿啊!

我起身把松文的手給扯了下來。松文僵了臉,把頭別向在地上那些我拔掉的咸豐草。

「可以不要一直處在這個低潮嗎?」

松文蹙了一下眉頭。

「你叫我離開就能離開嗎?這種事怎麼能說釋懷就釋懷?」

這是我聽過最爛的要求。

「很多事情我對小樂……

我用腳尖畫著地上的石頭,不過就在此刻,我眼睛的餘光看到了一個快速移動的身體……

「碰。」

我突然跌坐在地上,臉頰上一股刺痛。松文緊握著拳頭走到我面前。

「你為什麼打我?!

「就因為你欠打!

松文喘著氣向我吼著,我心中燃起了火,也不不甘示弱地站了起來……

「啪!

「欠打的人才是你!你一副不在乎的樣子才讓我覺得杜爛!

……

松文摀著臉,吊著白眼直瞪著我。

「你有甚麼理由難過?!你說!

你是要來找我麻煩嗎?!好朋友走了你能不難過嗎?」

我把松文拉起來推到牆邊,我也清楚知道我已經氣到呼吸都已經不規律了,呈現一個爆走的狀態。

「少在那裏給我落井下石,玩笑不是給你這樣開的你知道嗎!

……

松文雙手用力揪住我的衣領,雖然還是在喘著,不過表情越變越奇怪……

我怎麼會不難過!......

那你現在是……

……

「我喜歡小樂!

哭腔帶著怒吼,松文的淚水涓涓流下。

「我很喜歡小樂你知不知道!

我只是睜大眼看著哭花臉的松文,壓著他的雙手慢慢滑了下來。

「我最喜歡的人走了我怎麼不難過?你告訴我?」

松文揪著我的衣領晃著身體,我還是呆然地看著壓著頭的松文,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把松文攙到花圃的邊緣坐下,而他只是不停接著我遞給他的面紙。

雖然一開始她曾是讓我覺得不太順眼的人,不過後來才發現,其實也沒有很討厭……

……

「在不知不覺中,我慢慢覺得,這樣的小樂是滿可愛的……

原本想舉起手撫松文的背,不過我還是去敷了自己的臉頰。

「表面上我們好像很吵、很不融洽,但實際上,這似乎就是我們的相處模式。」

……

「我從來沒有被這樣單純的女孩吸引,但我也知道一個事實我知道小樂喜歡的人是你……

一陣風突然呼嘯而過,我的心也被拂了一下。

我也想對小樂表白我對她的感覺,不過我依舊是忍著不說,因為我知道我一定會被打槍我也很討厭吃醋的感覺……

「嗯……

「這就是很煎熬的地方你知道嗎?自己喜歡的人喜歡上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松文雙手搧著濕潤的眼角。

雖然我覺得自己就像個罪人,不過感情這種事是真的是沒辦法強求的。或許松文氣憤的地方在於,小樂還在的時候我沒有去珍惜吧。

剛才那拳是出於我內心對你的嫉妒。」

松文搓著拳頭,把頭別向另一邊。

但是,為什麼感覺起來,你對這件事怎麼好像一副馬上就看開的樣子?」

「不是看開……

松文清了喉嚨後站了起來。

「你有你的信念嗎?」

「甚麼?」

「你特別在意的東西、你的執著。」

「呃……

松文這麼一問,我倒是想不出甚麼東西。

「你知道小樂那時候在我耳邊說甚麼嗎?」

「嗯?」

( …我沒有離開你們,我一直都在…… )

這句話聽了,心裡有股暖暖的感覺。

我一直相信,小樂都會跟在我們身邊或許她現在應該躲在我們的背後聽我們講悄悄話吧。」

松文說著又不禁哽咽了起來。

「這是我的信念

我微微點了頭,沉默肯定松文所說的。

你應該感到很不知所措吧?」

呃?」

「我好像講了一些平常不會講的東西。」

松文拈了朵花圃裡雜生的醋醬草。

「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甚麼嗎?」

陽光穿過交織的樹葉,一片片的輝煌灑在松文的半邊臉上。

「我說,『你有時候真的不像你』。」

松文從胸口前的口袋順勢拿起了菸跟打火機。

我的腦子裡浮現了那時在網咖門口前溜嗒的景象。

「怎麼了?」

「你其實不清楚你自己是個甚麼樣的人吧?」

我把還剩下得新鮮空氣吸飽到肺裡看著松文。

「你喔,現在叫做陳介,本名叫做白癡。」

「說甚麼啊你!

我推了松文的手臂,兩人噗嗤笑了一回。

「你人雖然很好,但是你不太會顧慮到自己;你總是把別人看得比自己還要重,找不到那個自己與他人的平衡點。」

怎麼說?」

「從小樂來看,你一直很責怪自己沒有達成小樂的願望吧?」

我只是低著頭。

「但是你覺得小樂有因此不高興或是遺憾嗎?」

似乎是沒。」

「那就對啦。還有欣嬡代打的事,你連自己的命都給賭上了不是嗎?」

「是沒錯……

「還有聽你說你熬夜把喝醉的芷寧背回家是吧?還有,這次的網咖比賽你也是想辦法說服大家幫助芷寧……

「吼,對啦對啦……

我摸了下右手的水藍色手鍊。有種人生正被別人批閱的感覺。

「為別人想不是壞事啊,不為自己想也未必是好事了。」

又是這種要讓人摸索的話。

「我猜你一定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三個女生會喜歡你。」

「欸靠……

你會不會知道得太多了……

「哈,這種事不用我幫你猜了吧?陳介這個人是你自己要駕馭的。」

松文說著就直接用手指把菸捻熄丟進了花圃裡。

「欸不要亂丟好不好!

「幫忙一下啦,我便當都爛了還在這跟你瞎混。」

松文用手背搓了一下我打他的地方,挑了下眉就這樣走人了。



**



為了買一個小小的橡皮擦跟筆墨水,今天提早了兩站下車。

看來還是回到了老樣子,我們似乎不會有氣到絕交的一天。而且還讓他幫我上了人生的一課。

不枉費我交了這個看起來像損友的朋友,覺得他好像比我自己還懂陳介這個人……

可能吧,我就是屬於那種比較犧牲型跟照顧型的人,我在意別人會比在意自己來得更多,所以付出上我沒有想過代價,更不曉得,受傷後的傷痕會是如此之深。

以往的我一直都覺得沒甚麼,不過現今小樂發生了這樣的事才明白,對別人太好才不是真正的好,這樣的成本不值得去投資。

媽煮了一頓飯不會因為煮完而高興,而是看著自己的家人露出溫飽的樣子才會覺得滿足。

一個人要快樂不一定要得到回饋才可以感受,只要能夠感受到他人快樂的那種氣質,自然也會被感染。

然而,我卻不知道自己少了甚麼,以及自己的信念,缺乏了這被動的感染力,是吧……

今天的太陽感覺不如以往那樣會咬人皮膚,風依然簌簌地吹著,花草風鳥也助興著……

( 你在偷看我嘛? )

( 想太多。)

......

我突然停下腳步,腦海出現了熟悉的畫面……

( 所以我到底少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啊? )

( 不、告、訴、你!)

這場景怎麼這麼讓人覺得熟悉……

沒有同學和老師,現在身邊圍著的只有斑駁的石牆,跟生機盎然的花草樹木,風也簌簌地吹著……

為什麼……

( 小樂,能告訴我為什麼妳能上菁英嗎?)

( ...當然是信念啊!)

「阿介!

背後傳來一個很久沒聽到的聲音,我抓緊背帶慢慢地回頭。

「你終於發現我了。」

飄逸著的雙馬尾,嬌小的身材小樂出現在社區旁白花花圃的樹下。

「『每個事情發生後一定都有它背後的意義吧,你要從中找到它好的一面。』你都沒聽我在說吼!

小樂一步步向前走來。

「謝謝阿介這樣為我難過,不過你知道嗎,在會戰裡的那些被放生、犧牲的人,多半都是為了保人,不然就是為了抓緊那值得開戰的時機。」

「所以他們不是肥料,他們後面背負著一個使命,就是帶著團隊獲勝。所以我才說事情背後都有他的意義。」

我只是呆看著小樂,雖然想跟她講話但是發不出聲音。

「阿介你聽好吶,我走了當然也是有意義的……

小樂突然一個往前,把我摟進她的胸懷。

「你啊,缺乏的是自信喔......

( …我相信自己能夠上菁英就可以上啊!我相信自己能在失敗裡站起來…… )

「我離開的意義,就是要讓阿介你更多的認識自己喔……

眼淚再度嘩然而下,千言萬語全都哽在喉裡。

原來一切的一切,都不是緣分,是命中注定的安排……

( ...天空還是這樣地賞臉,風還是這樣地溫煦...... )

世界真的是繞著小樂在轉身邊的風週圍的大小事……因著妳自己而有著不一樣的變化……

原來是真的,無時無刻,小樂一直都在我們的身邊……

介?……

模糊的視線中抹了一個半紅的身影……

仔細一看是欣嬡。

你怎麼一個人在這哭成這……嗚哇!

「你你幹嘛突然這樣抱……

「甚麼都別說了就這樣陪我……
15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316 筆精華,01/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