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1
GP 2k

RE:【小說】該成為妳的泰達米爾,還是成為她的嘉文四世? ( 10/5 增31# )

樓主 TremeNd.0 tom61403
GP310 BP-
31# The Best


「聯絡她的家長了嗎?」
 
「還…還沒……」
 
「現在趕快打電話,她身上有帶著手機吧?」
 
「…有。」
 
欣嬡摸出小樂口袋裡的手機後,翻著通訊錄正要聯絡小樂的媽。

車裡只有固定頻率的鳴笛聲,還有叩嚨作響的器材的撞擊聲。我跟芷寧松文三個人呆看著醫護人員調整著儀器,聽著帶些急促的狀況報告。
 
小樂胸口的起伏正如我們的心跳,我看著她猙獰的表情,手不自覺撫在自己的鎖骨上。
 
「…她會沒事的吧?對不對?」
 
松文對著醫護人員問著,不過他們也忙著急救,沒有做太多的回應。
 
窗外的景像咻咻閃過,扭曲不清的畫面就像我的心一樣,過分的不安與著急
交叉疊在心頭上。
 
 
 
**
 
 
 
手術室的紅燈依舊亮著,我跟松文對坐在欣嬡與芷寧面前,大家低著頭不發一語。
 
這片死寂就像這看似無限延伸的白色長廊,映著微綠的日光燈管,是那樣地單調與安靜。
 
「寧寧,妳要去哪裡?」
 
芷寧起了身,自己默默走到了長廊後面,朝茶水間彎了過去。
 
「等我一下!」
 
「我去找她吧。」
 
欣嬡正要起身的時候,我連忙把她叫住,希望她讓我去找芷寧。
 
正要走過轉彎處的時候,我聽到微微的啜泣聲…應該是芷寧的聲音吧?
 
「…妳…妳怎麼自己跑來這裡。」
 
芷寧雙手撐在長桌上背對著我,聲音越來越大,頭也點的越來越頻繁。
 
「都是我害的……」
 
「甚麼?」
 
「…一定是我讓她喝冰水才會這個樣子……」
 
我把飲水機旁的衛生紙拿了起來,走到芷寧的旁邊。
 
「…不要這樣想啦,這樣的事不會這麼剛好,何況也不會造成……」
 
「一定是這個樣子!」
 
芷寧把哭紅的臉轉向我,又是那使人震懾的音量。
 
「…呃…真的不是妳想的那樣……」
 
我頓了一下後再度安為了芷寧,而我要把手伸到她的肩膀時……
 
「啪!」
 
芷寧的手一揮,把我的手又打回了腰際。
 
「你就不能不要來煩我嗎?」
 
什…什麼?
 
「我都這麼痛苦了你還來跟我說這些風涼話!」
 
「…甚麼叫作風涼話!」
 
芷寧的眼神非常的憤怒,我頓時感到莫名其妙。
 
「你將心比心好不好,有時候別人在難過你就是讓人靜一靜就好了啊!」
 
「…好啊,妳要靜我當然尊重妳啊,不過妳幹嘛要這樣發脾氣!」
 
「你出去!」
 
芷寧這樣的態度真的是讓我的心裡竄起了的火苗。
 
「現在都這個時候了妳到底要我們怎樣?妳自己在這生氣跟自責有幫助嗎?」
 
「那你坐在那裏待著又可以做甚麼?」
 
「妳講話也放尊重一點好不好!」
 
我用力拍了牆上的置物架。
 
「小樂現在的狀況就算了,之前問妳很多事情妳都是不理不睬,一直到困難發生了才在那裏臨渴掘井……」
 
「你不要裝一副熱心的樣子!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能把持,我只是剛好需要你們來幫我達成而已…現在這樣你又能幫我甚麼?」
 
「妳講話為什麼要這個樣子!」
 
我的聲音一句比一句來的大,肢體的動作也把芷寧逼到了牆邊。
 
「妳很讓人失望你知道嗎!為什麼身為朋友就不能做朋友該做的事?關心妳有錯嗎?幫助妳有錯嗎?安慰妳有錯嗎?」
 
「你跟我講甚麼朋友!你還不是都跟著欣嬡小樂她們,你還一副很高興的樣子,你到底有沒有在乎我過!」
 
「我沒在乎嗎?妳真的覺得我甚麼都沒幫妳做嗎?」
 
「…然後呢?那你覺得我有因此感到高興嗎?」
 
「妳……」
 
雖然說我是個男人,不過芷寧現在的眼神真的非常的迫人,一個非常不能讓親近的氣氛。
 
「…不想跟妳多講了,你可以不要理我,但是你的心情不要波及到其他人……」
 
芷寧撇過頭,再度進入沉默的狀態。我從那三分之一的臉蛋依稀能看到她的淚光。
 
 
 
「剛才…發生甚麼事了……」
 
我回到位子上,欣嬡跟松文用錯愕的表情看著我。
 
「…沒甚麼,已經沒事了……」
 
我手肘頂著膝蓋,十指緊扣摀著口鼻,剛才的那些對話還在腦子裡撞著。
 
 
( ……對吼,阿嬤跟你說哦……寧仔啊,只要她很生氣還是心情不好的時候,一定要主動找她講講話啊…… )
 
 
我會希望欣嬡讓我去找她的原因,其實當下也是想到了芷寧的阿嬤跟我說的話。
 
當然啊,如果阿嬤沒有說我也一樣會去找她…只是這樣的芷寧真的讓我無法接受,難不成她也會對她阿嬤這樣嗎……
 
「…小樂在進行手術了嗎?」
 
一陣逼緊的跫音從樓梯傳來,一個蓬鬆的中長髮配上OL的裝扮,看來似乎是小樂的媽。
 
「阿姨,對……」
 
所有人都低著頭坐成一排,阿姨則坐在我們的對面。
 
「我們現在只要祈禱小樂不會發生甚麼事就要,你們不需要怪自己。」
 
阿姨說了這句話,松文跟欣嬡才慢慢直視了阿姨。
 
「...事情發生得很突然,我跟小樂坐在椅子上聊天的時候,她就突然這樣咳嗽,還咳得倒地不起……」
 
欣嬡把拳頭握在胸前,想必那樣緊張的畫面很讓人揮之不去。
 
「有幾次阿姨也有看到她咳血,不過也沒想到這次會變的這麼嚴重。」
 
阿姨雙手抓著椅子的邊緣。
 
「阿姨妳是怎麼過來的?」
 
其實我也對於松文的問題感到好奇。
 
「我今天剛好被調到這裡做臨時的人員替補,所以才能這麼迅速。看來又要找替補人員來替補我了。」
 
阿姨的微笑似乎想緩和這凝重的氣氛。
 
話說她真的還不過來嗎?
 
「我常常在聽小樂說你們的事情呢,我還得謝謝你們讓小樂能過得這麼開心。」
 
「…哪裡,我們也很謝謝小樂給我們這麼多快樂。」
 
我們三人互看了一回。
 
「你應該是…陳介同學吧?」
 
「呃對,我是。」
 
「小樂最常提到你了呢,每次都會跟我說你做了甚麼很厲害的事,雖然也會糗你呢。」
 
「啊呵呵,是這樣喔……」
 
我的腦子裡浮現著小樂滔滔不絕的樣子。
 
「那麼你是松文囉?」
 
「…是。」
 
「那麼妳是……?」
 
「我是欣嬡。」
 
「喔喔,是欣嬡…嗯?那另外一個芷…寧同學呢?」
 
不知怎麼,大家都把目光投有默契地在我身上。
 
「她…她去了洗手間,等一下就回來了。」
 
我看我現在去請她回來她也不會想要理我吧。
 
阿姨突然一個抬頭,我們也跟著看上去,手術中的紅燈熄了,也聽到了醫護人員正要開門的聲音。
 
「醫生,結果怎麼樣?」
 
松文趕緊跑到醫生面前問個究竟,其他人也懷著緊張的心情,希望醫生口罩下吐出的消息不是壞的……
 
「唐小樂……」
 
…我聽到欣嬡倒抽了一口氣。
 
「…由於急性的咳血讓血塊堵住她的氣管,所以我們做了急救處理,目前是沒事的狀態。」
 
聽到後大家都鬆了一口氣,而松文正作勢要走進手術室……
 
「不可以進去。」
 
松文被擋在醫生的白臂下,不甘心地停下腳步。
 
「不過有件很遺憾的事情……」
 
醫生拿起了腰旁的病歷記錄板。
 
「…她已經進入到了肺癌的第四期,癌細胞急性地擴散到胰臟、肝、橫膜跟腦部,會繼續擴散的可能性也十分的大……」
 
「第四期是…末期嗎?」
 
「沒錯。」
 
阿姨摀著嘴巴,驚訝完全寫在臉上。
 
「那麼……」
 
欣嬡雙手用力抓著我的衣服。
 
「還有多久呢?…我們跟她相處的…時間……」
 
只見醫生捻了捻口罩……
 
「她現在的狀況其實已經……最長可能是兩個禮拜多,快的話無法確定。」
 
欣嬡摀著嘴巴啜泣了起來,而芷寧在這個時候剛好出現在我們身後。
 
「…小樂……」
 
芷寧空洞的眼神盯著手術室門口,眼角依舊濕潤。
 
 
 
**
 
 
 
房門打開的瞬間,只有那不耐聞的病房味跟醫療電子儀器作響的聲音。
 
我從牆角切著視線慢慢看過去,懨懨然的小樂躺在病床上,身上交錯著粗細不同的管子。
 
…是多麼讓人心疼的畫面……
 
「嘻……」
 
小樂勉強地微微笑,舉起了顫抖且貼著小繃帶的右手。
 
「還好嗎?小樂。」
 
「…媽。」
 
小樂輕輕舉起了手掌迎著抱過去的阿姨。
 
「…妳怎麼…來了…啊?」
 
「女兒發生事情了我怎麼不過來呢?」
 
小樂摸著阿姨的臉頰親了一下,這景象是如此的溫馨。
 
小樂依舊是咳個不停,臉色顯得蒼白許多,全身也沒甚麼力氣,感覺呼吸也是個負擔……
 
「小樂妳…還好嗎?」
 
欣嬡用力抓著床尾的欄杆,小樂微微點頭後又繼續咳嗽。
 
「…真的…很…抱歉…一個…完美的假期…就這樣…泡湯了……」
 
其實只能聽到小樂片片段段的聲音,因為實在非常的小,有些字她也沒力氣唸出來。
 
「…是啊是啊,我跟介可是泡了二十分鐘呢……」
 
松文的一個小玩笑稍微鬆開了大家的嘴角,小樂還是在疼痛中微微地笑了一回。
 
其實我的眼神不知道要放哪裡,我不想看到這樣讓我心疼的小樂,也不想看到因此難過的大家……
 
「嘿……」
 
小樂用氣音叫住我,手掌上下拍著床邊。
 
是要我過去的意思嗎?
 
我走到小樂的身邊在床邊坐下,小樂使盡力氣,把我撐在床上的手拉到了從她鼻子延伸出來的管子上,再用手指把我的手連同管子包住。
 
「……」
 
「嗯?」
 
「……」
 
小樂用食指在我的手背上畫著十字,我每問一次,她就再畫一次。
 
到底是……
 
不對…不是十字……
 
是叉叉……
 
 
(… 呃?這是什麼?)
( 哦,這個,哈哈。)
( ? )
( …這是之前用立可白圖的。那時的我定義叉叉就是「放棄」的意思吧?那時候的我很消極,再加上同學都討厭我,所以一個同學我就畫一個叉,現在想想還滿幼稚的哈哈哈…… )
 
 
「妳…妳幹嘛……不…不要…不可以……我不准……」
 
我的嘴巴不停抽著空氣,盯著傻傻看著我的小樂猛搖頭,眼淚在一瞬間從兩邊的眼角流下。
 
不過小樂還是那個傻笑的臉,我越是搖頭她就越是點頭。
 
在一旁的阿姨看到了則捏著口鼻哭花了臉,小樂慢慢別過頭,還是那個憨然的表情。
 
頭還是一直點著。
 
「…為什麼妳不撐到最後!兩個禮拜…就不是時間嗎!......」
 
我把哭到扭曲的臉貼像小樂,小樂面不改色,用手貼著我的臉頰,把下巴抬高……
 
臉頰一股溫熱。
 
「……」
 
我眼神不移地看著小樂,我的腦子中,一幕幕與她的嘻鬧一片片閃過,眼袋下依舊留著瀑布似的淚水。
 
阿姨捏著手帕摀在臉前跟剛好前來的醫師說了一些話,醫師一臉凝重後,又從門走了出去。
 
「介…你在哭甚麼?」
 
松文把手輕輕放在我的肩上。
 
「小…小樂她…要放棄治療……」
 
我也聽不清楚自己在說甚麼,我只知道現在的情緒全都摻在我的淚水跟口水裡。
 
「…不要!」
 
欣嬡大叫了一聲,也抵擋不了眼淚的潰堤;松文晃我的肩膀,重複問著我剛才說甚麼,視線一直放在小樂身上;芷寧默默地在後方搖頭,雙手蓋住了闔不起來的嘴。
 
「…同學們,不要難過……」
 
阿姨拿著夾著紙的硬板。
 
「…小樂她在事前就有交代我這些,她也希望我能尊重她的決定。我已經答應她了,所以也請大家幫小樂這個忙吧…最後一個忙……」
 
最後一句話使我的頭皮發麻。
 
「……」
 
小樂先是抓了我的衣服,再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厚厚的摺起來的信紙遞到我面前。
 
「不要…哭了……」
 
還是那聽不清楚的氣音,小樂的眼角也泛著淚水。
 
阿姨把硬板的到小樂身旁,小樂顫抖的手正要拿起筆時,松文突然衝到床頭……
 
「不要傻了!...妳先走了我們要怎麼辦!」
 
松文用手臂擱著鼻涕,邊哭邊咳嗽,把小樂的手壓在枕頭旁邊。我也沒看過平時的他也會有這樣的表情。
 
小樂把松文的頭壓了過去,在他耳邊窸窣了一會……
 
「……」
 
松文聽了沒有說什麼,只是把手慢慢挪開,讓小樂在板子上寫著她歪七扭八的名字。
 
「…好了嗎?」
 
醫生把手交叉在腹前,阿姨銜著眼淚把板子的過去的時候,快步回到了小樂的身旁。
 
「…媽一定會很愛妳的!妳也一定要回來看看媽啊!」
 
阿姨緊緊抱著小樂,小樂溫熱的眼淚輕輕滑過臉頰,還是帶著笑容,輕輕撫著阿姨的背。
 
房門走進兩三個護士,醫生示意要我們退到拉簾的後面。
 
小樂抬起頭,看著我們輕輕揮著手……
 
「掰…掰……」
 
小樂在最後絲毫的簾縫中消失了。
 
我用手臂擦著淚,把小樂給我的紙條輕輕撥開……

BGM:
 
    在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也許我已經突然離開了,或者,是在我做下決定之後才讓你們看到這封信……
    …這信我天天都會換,也是怕我在某一天這麼的突然,或是在有礙於身體的狀況下無法跟你們好好道別……
    會做決定,是我想在我最開心、最不感到痛苦、最感到幸福的時候離開,所以不是離棄你們而去喔。
…首先給我最愛的媽咪 :
    爸的離開我知道已經讓妳很難過了,而我卻在今天跟上了他的腳步...上帝真的是很不公平,我也很氣憤祂為什麼要把我們從你身邊一個個帶走我們。不過,媽咪妳要記住吶,就像妳常跟我說的,爸爸一直都在我們身邊。我的身體雖然無法在這個世界運作了,不過我也要妳相信,媽咪在任何一個地方,都能感受到小樂的存在唷,嘻嘻……
 
「護士們妳們準備好了嗎……」
 
   謝謝媽咪這幾年來的疼惜與照顧,我會在那裏過得很好,我會乖乖的,不再讓妳操心。所以想到小樂的時候,妳要把妳的眼淚換成微笑喔: ) ……
 
阿姨看著看著,終究是憋不住悶了已久的吶喊,摀著臉痛哭了起來。
 
    …給芷寧跟欣嬡姐姐 :
        我最親愛的姊姊們,小樂真的是超級愛妳們!謝謝你們在我很無聊很想發瘋的時候一起玩一起聊天。芷寧姊姊,想到第一天跟妳見面的時候,對妳的不禮貌我還是有點愧疚,所以小樂在這裡再跟妳道一次歉喔…還有啊,以後打阿介的時候不要那麼用力,因為我看了也會覺得痛痛的哈哈……
        大美女欣嬡姊姊,妳的溫柔跟照顧真的讓我感到溫暖喔,就像我第二個媽一樣。我今後不在了,妳也要像對待小樂那樣去照顧大家喔,我會在旁邊偷偷監視妳的……
 
「妳是在跟我道歉甚麼啦…我又不在意…妳這個傻瓜……」
「我一定會的…我一定會……」
 
芷寧跟欣嬡緊緊互相抱著,臉頰貼著臉頰,淚水貼著淚水。
 
    給超白癡的松文 :
      我這次就沒有加「學長」兩個字囉!雖然你之前一直就要我不要加,不過表面上我喜歡鬧你,但我還是尊重你的喔!你的無厘頭真的讓我們非常開心,雖然有時候你真的笨得可以,不過大家,包括小樂我都有察覺到妳細心穩重的一面喔。好險在這一生我還有機會碰到像你這樣的人,小樂真的非常高興呢。
 
「醫生,時間是......」
 
「上午兩點五十四分……」
 
松文攙著電視旁的櫃子,我依稀能聽到他鼻子一抽一抽的聲音……
 
   最後,親愛的阿介 :
      自從認識了你之後,我才知道甚麼叫做希望,甚麼叫做快樂,看似稀鬆平常卻獨特的魅力真的讓我深深的喜歡上你…我知道我一直纏著你讓你有點尷尬對吧?不過你似乎在半推半就中也讓我有了更多撒嬌的空間,讓小樂更喜歡你嘻嘻……我永遠不會忘記你對我所做的一切,所做的鼓勵,小樂不在了,你一定要把這個幫助人的動力轉移到其他人身上喔!

我的手抖得我沒辦法拿好手上的紙,我眼中的淚水一直讓視野模糊得非常厲害。

…哥哥姐姐們,其實我們一直都在玩遊戲喔,大家都說人生就像個遊戲哈哈。現在身為麗珊卓的我已經要開大囉,這個R我要丟在自己身上,但是有個Bug,這團冰會結得好久好久,可能我一直都會封在裡面呢。我只有一個要求,只要你們把我記在心裡後,就放生我吧……




最後,阿介…來世…我們一定要拍婚紗照喔:D……
 
「醫生你等一下!!」
 
等我回過神來,耳中只有刺耳的長音,我從簾縫中瞥到儀器上平平的綠線旁直掛著0……
 
「管子接回去小樂還可以再回來對不對!?」
 
醫生走了出來,我跪在他面前用力抓著他的長袍。
 
「對不對!?你講話啊!?」
 
「……」
 
「你不試試看那就讓我來……」
 
我正要爬進簾子裡時,松文從背後把我用力抓住……
 
「回不來了…真的回不來了……」
 
雖然我能搆得到床尾的欄杆,不過我也哭到累得趴在地上
 
「…現在陪妳拍也不遲啊…我只求妳快點回來啊……」
 
 
02:54A.M.
唐小樂
享年17歲
Rest in Peace
妳還好嗎?
有沒有乖乖吃飯?睡得好不好?
雖然隔了將近五年,不過在偶然的時候還是會想起妳
這個角色是為你創造的,小樂樂天進取的個性就跟妳一樣
我一直都沒有忘記在惡號捎來的那一瞬間,我那時候得心情
真的,沒有人會希望這一天的到來,何況是曾經深深喜歡妳的我
我也篤定知道妳喜歡我,不過就是這懦弱的個性讓我沒有踏出這一步
不過這點我也不帶著懊悔
因為我相信,不管我們有沒有正式在一起,我們都會一直喜歡著對方
我一直都沒忘記那年聖誕節妳給我的驚喜
把頭套在禮物盒裡再自己打開來然後一聲「將將!」
妳真的好可愛哈哈
不過現在每一年的聖誕節
淡淡的哀傷一直梗在我懷裡
人都會離開,只是妳比我早了太多
但我一直都相信
我現在這副憨憨的模樣就是妳的存在
我也相信妳一直都在我的身邊
一直的
偷偷的
逗我笑:”)
31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316 筆精華,01/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