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1
GP 2k

RE:【小說】該成為妳的泰達米爾,還是成為她的嘉文四世? ( 9/30 增30# )

樓主 TremeNd.0 tom61403
GP82 BP-
這裡真的卡好久喔
在貪玩跟偷懶的情況下終於是趕出來了
接下來的幾篇或許也比較能接

還有一種剩沒幾篇就要完結的Fu啊~

再說一次唷
我的ID是TremeNd.0
歡迎找我玩跟催稿



30# Lover


「欸,小樂妳幹嘛一直擠過來啦......

「誰叫你又不給我坐靠窗的位子!」

又是小樂跟松文這兩個麻煩製造者的喧嚷。

大片的玻璃窗映著綠油油的稻田跟偶時出現的榕樹,舒服的風景搭上固定頻率的噌嗆聲,只有在火車上才能品會這樣的愜意。

「你自己坐那裡不會無聊嗎?」

欣嬡把頭擱在椅背上別過頭來。

「哦,有東西吃就不無聊啦哈哈。」

對向座的四個位子我留給了他們,所以我就自己來這裡,跟耳機做著暫時的夥伴。

「欸,要吃嗎?」

芷寧抽了三根Pocky扣在指縫向我伸來。

...這個我最愛了。」

雖然是喜歡吃,不過食物就不能正常拿給我嗎......

上次比賽的獎金我們全部給了芷寧,而芷寧的奶奶知道後,只收了一半的錢,剩下的堅持要還給我們。

由於這些錢大家真的不好意思再分攤,於是小樂想出了個好辦法,就是讓大家來個兩天一夜的東部民宿之旅。

「我不要吃蛋黃,給妳。」

「欸,你應該要夾豆干給我的吶......

「靠!妳自己夾走是什麼意思!」

說來真的好久沒坐火車了,每次看到有關火車的東西,就會想到老爸。以前全家老是趁著休假搭著火車四處玩。

不過,老爸也是在這裡與另一個世界接軌的。有天老爸在上班的路上因為一時的貪快,在平交道上,讓原本那短暫的停駐成了永恆……

「要打牌嗎?」

芷寧把攤開的撲克牌壓在我頭上。

「呃...好啊,你們先一輪吧,輸的跟我換。」

雖然那難過的回憶會在腦子裡轉一輩子,不過那消沉的時光已經過去了。因為逝去就是人生的定律,我們終將面對,在其中也必須體會。我也相信,老爸一定在那裡過得非常好。

感覺很快就要跟這些朋友分開了,畢竟已經高三了,不過相信我們都會一直地要好:雖然笨拙但是懂事的松文、溫柔體貼的欣嬡、可愛魯莽的芷寧及憨直單純的小樂。

可愛的大家總是讓我的嘴角平不下來。當然,除了松文。

我也默默希望,我喜歡的......

「欸,過去啦!」

松文拍了我的肩膀。

...吼,超廢的你。」

果然是臉的問題啊,做什麼事總是衰到底。



**



「終於到了嗎?!」

「超鄉下的耶這裡!」

經過了兩個小時半的車程終於是來到了目的地,不過依舊是擺脫不了炙熱太陽的尾隨。

「空氣很舒服吧?」

我搭了小樂的肩問著。

...真的啊,早就想來這邊了!」

小樂不畏熱風,敞開雙臂面向遠方的田地深呼吸了一口。

「還是阿介的味道好聞......

小樂忽然一個轉身,整張臉往我腹部栽了進來。

...喂!跟妳說啊,我三天沒洗澡了!」

「哦是哦......

我都這樣說了妳還不走開嗎......

「所以現在要先去逛文物館嗎?」

芷寧托著粉紅色花邊的圓頂帽,一手頂著眉梢。

呃,其實還滿適合的。

「嗯,那裡也有涼的東西能吃哦。」

欣嬡把草織的提袋套在肩上。欣嬡的老家其實就在這裡,所以小樂的提議能被贊同,也是因為這裡就有個現成的導遊。

 
 
 
「怎麼可以這麼爽!」

 
自動門滑開的那一剎那,松文在門上的風口下停下腳步,擺著一副舒服的表情。

 
「哇啊,這跟冰箱根本沒兩樣啊。」

 
小樂拉著芷寧的手,在大廳的服務台前不停地轉著圈圈。

 
怎麼一個比一個誇張啊。

 
「所以,現在是要……?」

 
「我們就分頭走吧,雖然我們人少,不過有些人可能想進去逛,也有些人可能要去吃東西。」

 
欣嬡拿了幾冊放在門口旁的DM。

 
「我想要吃冰!」

 
「…我也想要!」

 
從剛才就一直看到小樂松文這兩個人的喉頭滾個不停了。

 
「呃…我是不怎麼想吃」

 
「那我跟你一起逛吧。」

 
欣嬡抽了一份DM給我。

 
「寧寧妳呢?是要跟我們進去逛還是跟小樂他們吃東西?」

 
只見芷寧扭著眉毛,一是左顧一是右盼,不是把視線對焦在我身上就是小樂身上。

 
「…我想喝點東西,好渴喔。」

 
結果還是決定要跟松文他們同行。

 
「那好,吃的就在這裡右手邊一直直走就到了,你們吃完再打給我或是介。」

 
說定之後,我們在大廳人跟著人分散而去。

 
 
 
「這裡妳常來嗎?」

 
我看著面帶微笑的欣嬡。

 
「小時候算是吧,畢竟這裡之前一直都是我們這鄉下小孩的去處。直到一年一年慢慢被拓展,現在反而是觀光客比較多了。」

 
欣嬡甩了馬尾,薰衣草香摻著空調味撲鼻而來。

 
「欸欸,那個原來還在耶!」

 
「嗚!」

 
欣嬡冷不防地抓了我的手腕,把我拉向一個看似牛車的展品。

 
「這個原本說要移走的耶……」

 
那個眼神是感動驚喜的眼神,欣嬡抓著牛車前的紅色拉條開心地說。

 
不過拉著我的手依舊沒有放開。

 
「介你知道這個嗎……」

 
不知怎的,我的心突然砰砰跳了起來,不曉得是不是因為看到欣嬡這有點小孩子氣的模樣。

 
我真的不能確定欣嬡是不是喜歡我,因為男人總是有個過分的自我感覺;或許欣嬡對於很好很好的朋友就是這個樣子,就像她跟芷寧的相處那樣。…可是不從她嘴巴說出來真的就只能不當有這回事。

 
被一個人喜歡是一件很開心又讓人很驚喜的事,因為自己的一些特質受到了另一個人肯定與愛戴。雖然我不知道自己做了甚麼讓他們喜歡我的事。這種感覺跟一般的讚美不一樣,因為一般的讚美並不會讓人臉紅心跳。

 
我想沒有人能完全解釋出「喜歡」的感覺吧;好比吃一顆水果糖,別人問是甚麼口味,我們只能說味道像橘子、像蘋果、像葡萄。因為誰都不能直接說出蘋果橘子葡萄的味道到底是甚麼。

 
「那時候聽到要遷走真的是超難過……」

 
…我沒有沉浸在被喜歡的感覺,只是有些事你我都會在意,特別是情事。只要一點點舉動、言語還是想法,方寸總是會亂個好一陣子。

 
不否認吧?誰都一樣,心裡就是有分在乎……

 
「你有在聽嘛?」

 
欣嬡歪著頭盯著我。

 
「…嗯,很難過嘛?之後呢?」

 
「嗯哼哼…之後啊,我們這群……」

 
妳再不把我的手放開真的會很尷……呃?

 
「…芷寧打過來啊。」

 
欣嬡也因為我的鈴聲而中斷了故事。

 
「喂?」

 
「…你們在哪裡?」

 
芷寧那頭感覺沒有購物區的那種嘈雜。

 
「還會在哪,就在逛東西啊。」

 
「是喔。」

 
怎麼會問這種不問也知道的問題……

 
我跟欣嬡筆畫了手勢往人群外移動。

 
「妳呢?那裏怎麼這麼安靜?」

 
「喔,我在洗手間這裡,他們都還在吃。」

 
「…妳有要過來嗎?」

 
「…你…你想要我過去嗎。」

 
「喀呃!……」

 
「他們有要過來嗎?」

 
欣嬡一臉疑惑地看著我。

 
「不知道。」

 
跟欣嬡講了唇語後,我再度把手機貼在耳旁。

 
「…你們吃完就快點來吧。」

 
芷寧只是喔了一聲通話就這樣結束了。

 
其實能逛的好像只有周圍這些東西啊。



 
 
 
**



 
 
 
「啊,今天到底算是活在天堂還是地獄啊……」

 
松文的這句話剛好沿著橡木桶邊緣的熱水汩汩流出。

 
「怎麼這樣說?」

 
我拿起了牆上欄杆掛著的毛巾。

 
「你想啊,除了這裡跟在冷氣房之外,有了今天的太陽你還會想待在哪裡……」

 
松文說完抖了一身疙瘩。

 
「吃點苦也沒甚麼不好啊,日子還不是這樣過,太陽還不是每天出來…啊……」

 
天氣熱歸熱,不過身體浸到溫泉水裡的那一刻,只會有逼出體內熱氣的那股過癮;以往累積的壓力似乎在一瞬間竄入了排水孔。

 
泡完出來又能進到冷房裡打打牌吃點宵夜,我活到現在還沒有過這樣生活。

 
「欸,問你喔。」

 
「安怎?」

 
松文扶著頭上的毛巾轉過身來。

 
「你是不是喜歡她們三個裡的其中一個?」

 
「……」

 
「是吼?」

 
「…是又怎樣。」

 
我覺得我又要有把柄要被他抓著玩了。

 
「我可以慢慢猜嗎?」

 
「我每個都說『是』你覺得如何?」

 
「那我會跟她們說你很花心。」

 
「那我都否認。」

 
「那我會覺得你的戀愛很不真。」

 
「你……」

 
你要是把你溜嘴的功夫放在課業上有多好!

 
「芷寧對不對?」

 
「……」

 
「看你們雖然很愛互相吐槽、打情罵俏,不過應該是一種交流的方式吧?再說你們感覺起來很融洽……」

 
「…就這樣而已喔?」

 
我把手疊在木桶邊緣頂著下巴。

 
「我看是這樣啊。」

 
「哦,那還真是體面喔。」

 
說真的,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根本不太有甚麼交集吧。

 
「哈,那就是欣嬡啦!」

 
「有這種事!」

 
猜錯一個馬上換下一個,表示你根本沒在觀察啊。

 
既然沒在觀察就猜中我喜歡某個人,看來我真的是挖洞給自己跳了……

 
「你願意冒生命危險去救一個人,想必你很愛她吧?」

 
「…還沒交往你就談愛啊?」

 
我看了一下腰邊的傷口,腦海中依稀浮著那時的片段。

 
「那是我當下必須做的事情好嗎。」

 
「如果那天的欣嬡換成是我呢?」

 
「…前提是,怎麼會有人要找銅學代打?」

 
「你在靠北!」

 
松文拿著水瓢不停舀著水朝我潑來,我也不甘示弱地拿著吸飽水的毛巾往他身上打個不停。

 
「呵哈…呵阿…幼稚鬼……」

 
「你還不是也跟上了…呵阿……」

 
兩個男人在浴室這樣喘息似乎有點不太好……

 
「總而言之就是小樂了吧?」

 
「我聽你在……」

 
這種人真的就是那種八卦型的同學。

 
「看你喜歡露璐成這副德性,我想就蘿莉控不解釋了吧?」

 
「小心你今天睡覺的時候我就過去把你悶死。」

 
狗嘴吐不出象牙,正是如此。

 
「好了,我想先起來了,她們應該是去打桌球了。」

 
「吼,多泡一下是會死喔。」

 
「如果我有要下去打的話,你再多泡三十分鐘我就又會回來了。」

 
「要汁妹就直接說我又不會怪你。」

 
我直接忽略松文的廢話,到屏風後擦乾身體換個衣服直接走了出去。



 
 
 
**



 
 
 
我上下搧著衣襬走向桌球室,剛才擦得好像不夠乾。

 
感覺沒有一點在打桌球的聲音啊……

 
「妳要跟我說實話了嗎?欣嬡姊姊。」

 
這聲音是…小樂的吧?

 
「…好啦,趁寧寧現在不在我就說了……」

 
我靠在拉門的旁邊從縫隙看進去,小樂跟欣嬡坐在販賣機旁的長椅上,一人一手飲料在講些甚麼。

 
「對,我很喜歡介。」

 
……

 
「看吧,我早就知道了!」

 
小樂一個得意的表情,一手拍著大腿。

 
「…我覺得他是個很棒的人,他非常細心,對人也很體貼,講話有時候也很逗趣……雖然有時候他會白癡白癡的,不過該穩重的時候也是很能擔當的……」

 
欣嬡兩手收在大腿中間,扭著身子也蹭著手臂。

 
「看來我們真的很有共識吶。」

 
「嗯?這話怎麼說?」

 
我摀著跳個不停的心臟,胸口的起伏讓我全身的血液又竄了起來……

 
「我也喜歡介啊!」

 
「啊…啊啊…是這樣喔!?」

 
「是啊,我欣賞他的地方跟你講的都差不多吧哈哈。」

 
小樂看向了天花板上轉著的電風扇。

 
「…為什麼…你可以這麼直接地說出你喜歡他?」

 
「嗯…我覺得沒甚麼好害羞的啊,喜歡一個人又不是甚麼壞事還是見不得人的事。」

 
我以後到底要怎麼面對欣嬡啊…怎覺得知道她的想法後我會變得不知所措……

 
「可是妳不會覺得怪怪的嗎?一種說了就會尷尬的感覺……」

 
「咳咳…可能我覺得有些事情做了、說了才會讓自己好過吧,咳咳……」

 
欣嬡這副害臊的表情真的是……

 
「所以…妳有跟介告白過囉?」

 
「…對啊,我跟他說我很喜歡他。」

 
天啊,我也不知道妳這樣的個性跟勇氣是誰生給妳的!這種事還能說的這麼…平常似的…樣子。

 
「姊姊加油啊,咳咳…雖然妳也是我的競爭對手之一,不過我可以公平接受妳的挑戰…咳咳……」

 
這話是要比賽追…追我的意思嗎?!

 
「小樂!...小樂!......」

 
一個窸窣的聲音從地板的震動傳來,之後是一串的咳嗽聲……

 
「小樂妳還好嗎!?」

 
「發生甚麼事了!?」

 
「咳咳咳…咳咳咳……」

 
我緊張地衝進去,只見小樂倒在桌下,嘴巴貼著地板上的一灘血水……

 
「介!小樂怎麼了!」

 
欣嬡眼眶泛著淚光,含著顫抖的聲音問著。

 
「快!...快叫救護車!...快!......」
8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316 筆精華,01/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