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4k

RE:【小說】 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 # 48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3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I Never Compromise 】 第四十八章 十八歲 女妖的面紗
 
搭配BGM
 
 
 
 
  她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在夢裡,她身處一片茫無邊際的大地之上,手上輕繫著一條細長的繩線,由非常遙遠的地方牽引而來,她循著繩子的方向走了好久好久,最後她終於看見了長繩的終點。
 
  但,在那裡等著她的並非是迎她通往來世的天使,而是兩位可愛的女孩。
 
 
 
 
  啊……這是怎麼回事?
 
  安朵梅達睜開眼睛,懵然地看著陌生的天花板。
 
  諾克薩斯此時未醒的晨色像極了此刻她的灰色眼眸,六米高的落地窗透進這樣朦朧的光線,微涼的晨風拂起窗簾溜進房間,她的思緒才終於在一片模糊終被拉回了數分。
 
  面色蒼白如雪,纖瘦身軀覆在薄絲絨被單下,許久未動的關節就像一道道的扣鎖般,將無處可去的靈魂囚禁在這副脆弱的軀殼之中。
 
  她悵然地嘆了口氣……
 
  那個很長、很空虛的夢,原來還沒結束啊……
 
  「妳醒了?」
 
  她循聲轉頭,才發現馬庫斯坐在床鋪遙遠的另一頭望看著她,此時馬庫斯沒有穿著上衣,撩著一頭亂糟糟的紅髮,貌似剛剛醒來。
 
  「這裡是?」安朵梅達瞪大雙眼看著馬庫斯。
 
  「我的房間,」馬庫斯摸摸下巴的鬍渣,玩味地端視著縮在被窩裡的安朵梅達,並且露出頗有深意的笑容,「……妳昏迷的這段時間,都躺在我的床上。」
 
  安朵梅達一愣,隨即檢視起自己的穿著,但除了層層包覆著胸口的繃帶以外,別無它物了,撫著胸口還微微發疼的傷口,她緊抿著唇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也低下頭來,像是不想讓馬庫斯看見她此時的表情。
 
  那是憤怒?還是羞赧?對自尊心這麼強的女人來說,醒來時發現自己全身赤裸躺在別人床上,這鐵定比死了還難受吧?雖然她看上去還刻意保持著冷靜,但也不難發現,她那緊抓著被單的手,透漏了她內心深處強隱的不甘。
 
  馬庫斯並不想對她解釋太多(儘管他真的什麼也沒做),此時他像是個頑皮的孩子一樣,難得見到她亂了分寸的模樣,他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好好試探她一番,也許能揭出什麼秘密。
 
  但是,比起猜測這些,馬庫斯發現,自己在看著她的時候,內心竟湧現一股說不上來的感覺。
 
  這是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嗎?
 
  「……你做了什麼?」安朵梅達開口問他。
 
  「妳受了槍傷,失血過多。」話及此,馬庫斯緩緩朝她靠了過去,雙手按壓在她的兩側,由上而下盯著她澄澈雙眼。
 
  「要是再慢一點,妳的性命就不保了。」
 
  安朵梅達沒有因他這番輕蔑的舉動而表現出一絲一毫的破綻,她冷靜地凝視著馬庫斯的綠色眼睛,敵視地回敬他的非禮,雖然兩人的距離如此接近,就連彼此呼息都能受得一清二楚,但她仍然冷若冰霜:
 
  「……我問你對我做了什麼?」
 
  馬庫斯嗤鼻一笑,那表情像是在以試探她的反應為樂,他刻意地靠她越來越近,直至鼻子抵著鼻子,雙脣就近在咫尺時,他開口,並且放慢說話的速度:
 
  「妳、說、呢?」
 
  這一瞬間,只見她緊咬下唇,雙眼盪漾著不甘心的淚珠,那層原是覆蓋在她面容上的冰霜,似乎正要被底下所暗藏地波濤衝破,但她始終還是忍住了,竭力將滿腔憤怒都吞回肚裡。
 
  「你為何……要這麼做……」她細小的話音彷彿是用盡全力才做出的反擊。
 
  「呵呵。」馬庫斯輕佻地笑了,左手輕輕地撫著她久睡而未理的墨綠髮絲,拇指順勢滑過她的臉頰,從容地說:
 
  「這是第二次了,安朵梅達……我救了妳的性命,第二次。還記得第一次的報酬嗎?嗯?所謂的報酬,應該不需要我再解釋一次了吧?」
 
  「你……開什麼玩笑……」安朵梅達倏然落下眼淚,晶瑩的淚珠滑到了馬庫斯的手指上。
 
  雖然這是意料中的事情,但是看著她淚潸潸的模樣,他的內心並沒有如期得到勝利的滋味,反而出現一種他不知如何解釋的感覺,那是愧疚嗎?還是同情?不可能!他怎麼可能會感到愧疚?。
 
  縱然內心如此矛盾,但馬庫斯沒有因此而停止言語的刺激,甚至變本加厲,他放肆地繼續說:
 
  「怎麼?覺得不甘心?」左手再次移動,滑過她的下巴與鎖骨,最後停在她胸前那道被繃帶層層覆蓋地創口之上,同時也是女人的敏感地帶。
 
  「……住手!」她心懷不甘地抗拒,但虛弱的她哪有推開馬庫斯的力氣。
 
  「住手?笑死我了!」馬庫斯囂張地笑著說道:「妳無處可去,寄人籬下,我好心收留妳,妳不思感激就算了!如今我救了妳第二次!大爺我想對妳做什麼便是我的自由!」
 
  「你這畜生懂什麼……」
 
  「哈!沒錯!我還真不懂妳到底在想些什麼!妳倒是說說看!為什麼要下那種可笑的法術在我身上?將傷害轉移給自己?」馬庫斯粗魯地掀開被子,直指著她的胸口斥吼:「瞧這彈孔!妳知不知道我費了多少力氣才把妳的命給救回來?妳明知道那決鬥有受重傷的可能,甚至是死!告訴我!妳這麼做到底有什麼目的?」
 
  「你什麼都不懂!」
 
  「那妳又懂什麼?」馬庫斯不自覺地拉高音量,「妳知不知道為了要救妳,我究竟吃了外面多少閒言閒語?整個杜克卡奧家族都不能理解我為何要救一個來路不明的女子!甚至還為了保護妳的安全,讓妳在我的房間裡休養,連那些愛嚼舌根的叔姨意見我都沒在在乎了!」
 
  「你以為我會感謝你?!」安朵梅達別開臉龐。
 
  「哈!妳又以為我會感謝妳?!」馬庫斯將她的雙手壓在床上,在她的耳邊細聲地說:「要是妳死了,我要如何向大將軍交代?妳這麼做根本就要陷我於不義,對吧?」
 
  「不……」安朵梅達咬著下唇,「為了證明……守護魔法……」
 
  「魔法?這倒是諷刺極了,這魔法如果真的那麼厲害,為何妳連自己都無法保護?瞧瞧妳現在這副模樣!怎麼看都不覺的這魔法到底能保護什麼!哈哈!」
 
  「你什麼也不懂───!!!」
 
  轟!!!一聲巨響,馬庫斯被一陣刺眼的藍光衝擊波推開,重重被甩到牆壁上,還來不及反應,房內所有的擺設全被這一陣狂風吹得東倒西歪,玻璃與瓷器破的破、書櫃與桌椅倒的倒。
 
  「……搞什麼……」
 
  馬庫斯按著發疼的後腦勺,抬頭一看,安朵梅達全身赤裸地站在他面前,那怨恨的眼神簡直能將空氣都凍結。
 
  她的手漸漸抬了起來,指著馬庫斯,蓄集著刺眼的魔法能量。
 
  「喂喂……妳這是要做什麼?冷靜點啊!」
 
  居於下風的馬庫斯終於發現自己有了生命危險,雖然嘗試與她溝通,但為時已晚。
    
    「妳講不講道理?欸?喂!」
 
 
 
轟轟───!!!
 
 
 
 
 
 
  她時常暗自落淚,縱然我總是告訴她今後不必再為過去而傷感,但她卻對我說:
 
  真正令她悲傷的,並非不能後悔的過去,而是未來。
 
 
 
 
 
 
  馬庫斯驚醒時,外頭已是天黑。
 
  顧不得圍繞在他身邊的僕役,他倏然起身,跳下床,將周圍礙眼的人群推開,只胡亂揀了件大衣披在身上、拿起愛刀便逕自衝出了門。
 
  連他自己也弄不明白,一醒來,他的腦海裡滿滿都是安朵梅達那淚流滿面的模樣,他忘不了,在他被擊昏之前,她那悲傷的面容的背後,究竟經歷了如何悲慘的過去。
 
  急促通行在莊園的碎石步道上,像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牽引著,往她的所在前進著,這股力量宛如一條看不見的韁繩,令他無法掙脫。
 
  夜風中傳來淡淡的花香,但不知為何,那氣味在風中似乎倍加地脆弱,被風打碎、被風帶走,但那殘缺的瓣朵,在狂亂洪流中依然聲嘶力竭地求救著。
 
  如果他是掀起這陣暴風,害她身陷險境的兇手,那麼他有什麼理由繼續坐視不管?還有什麼理由能允許他冷血地斬斷那條脆弱韁繩,忽視她一直以來的求援?
 
  悄然來到高塔的頂端,他深深感覺到,自己已經無法再阻止心中的執念了。
 
  但是,他該怎麼向她做才行?
 
    原本預備好屏積在喉嚨裡面的一長串話,也都忽然之間消散得無影無蹤了。
 
  望著安朵梅達落寞的背影,此刻他不敢出聲,深怕再次驚擾了她,芙蓉花安安靜靜,又冷冷清清地佇立著,是否即便無風也要被摧折?
 
  「杜.克卡奧先生?」
 
  很顯然地,內心的焦躁致使他擅長的無聲步法出現了破綻。
 
  馬庫斯猶豫了一會才開口:「……我並沒有對妳做那些事。」
 
  「那並不重要。」她冷冰冰地說。
 
  「我……」他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哽住了喉嚨,以致遲遲無法說出話來。
 
  「我不怪你。」安朵梅達的話語完全令他摸不著頭緒。
 
  「我不懂。」看見她落寞的背影,馬庫斯不自覺地朝她走了過去,在她的背後停下,皺著眉頭不情願地說:
 
  「……我不懂妳為何要來這裡、不懂妳為何要為了保護我而傷害妳自己、也不懂妳到底有什麼目的、更不懂我到底哪裡……惹到妳了?」
 
  「你又何必知道?」她轉過身面對馬庫斯,卻不願凝望他的眼睛,這一瞬間,馬庫斯感覺自己的心臟似乎被重重地撞了一下,因為她的面容……竟如此悲傷。
 
    「我不能……更多地瞭解妳麼?」就連馬庫斯自己也訝異竟然會說出這些話來,但是,腦筋沒有驅使,他便自然而然地握住安朵梅達的雙手,吐出真摯的言語。
 
     流露出真正的關心。
 
  「就如同你說的……我一無所有,什麼也沒有。」她淺淺揚起嘴角,卻只是強顏歡笑,「自從失去了母親,我就像是被憤怒操控的魁儡,復仇的惡火盤據內心,無論睜開眼、閉上眼,我都在想著該如何讓他們付出代價……」
 
  「我將黑色玫瑰所有的據點、組織的行為模式、魔法的情報通通都告訴達克維爾,我知道這麼做一定能徹底毀滅他們,但……我錯了。」話及此,她蹙起眉頭,像是在猶豫該不該繼續說下去。
 
  「妳的意思是……他們並沒有完全被殲滅?」
 
  「沒錯……事實上,總管並沒有死,戰場貴族帶回的首級,只不過是她的騙術。」
 
  馬庫斯眉頭深鎖,像是意會到事情的嚴重性。
 
  「妳擔心她會來找妳報仇,所以才希望有個安全的去處?」
 
  她搖搖頭,繼續說道:「儘管我在這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她總有一天也會找到我的,但是,到那時……也無所謂了……」
 
  「她不可能會得逞。」馬庫斯堅定地說,「因為我會保護妳!」
 
  「你?保護我?」安朵梅達似是有些詫異,「你說出的話語和舉動,真是每每讓人驚異……例如說,杜克卡奧先生,你為何要救我?
 
  「……我為何要救妳?」馬庫斯思考著她的話中涵義,但沒有頭緒。
 
  「沒錯,杜.克卡奧先生,你為什麼要救我?」
 
  「我怎麼可能見死不救?更何況妳是因為……」
 
  「因為我替你擋下了子彈?呵呵……你以為,我是為了要救你麼?」
 
  「……什麼意思?」
 
  「你以為我是為了保護你,才對你施展守護魔法麼?」
 
  「不……妳說過,是為了要證明守護魔法的價值,但……」
 
  話還沒說完,安朵梅達抽出手來,將馬庫斯的雙眼覆蓋住了。
 
  「杜.克卡奧先生……很謝謝你收留我,在高塔的這些日子以來,我已經想得很透徹。我……原本……失去了目標,在成功毀滅組織以後,我發現自己的內心不但沒有獲得任何得滿足,那些罪惡感還日日夜夜都折磨著我,我至今仍然很徬徨。在來此的這段時間裡,我想著今後的方向,但沒有答案,我想著母親的遺言,卻每每悲從中來。」覆住馬庫斯眼睛的手逐漸打開,然後她繼續說:
 
  「但是現在,多虧了你……我的內心已經有了答案。」
 
  映入馬庫斯眼簾的,是她如釋重負的淚水。
 
  「我已經用魔法編織好了韁繩……」
 
  她緩緩地走向屋簷。
 
  「這韁繩……將會帶我逃離這座沒有門的高塔……」
 
  她回過頭來,露出悲傷的笑容。
 
  「你做錯的事情,並非是無禮於我……」
 
  她踮起腳尖,張開雙臂。
 
  「而是……你將我救活……」
 
  然後,一躍而下。
 
 
 
 
 
  「我想……我已經懂了,安朵梅達,妳想一死以求解脫,對吧?」
 
  馬庫斯錯愕地看著她向下墜落的身影,然而下一秒鐘,他咬牙切齒,卻靜靜地閉上了眼睛……
 
  『這次是最後一次了,蠢女人,我發誓這是最後一次救妳。』
 
 
 
 
 
  噗通──!!!
 
 
 
 
 
  在安朵梅達墜入湖水中的前一刻,馬庫斯一瞬間就出現在她的下方,她吃驚地落入他的懷抱,伴隨著漫天的水花,兩人一起落入了湖水中。
 
  在水中,她使勁要掙脫馬庫斯,但是馬庫斯沒有讓她如願,待她掙扎地累了,失去抵抗的力氣,就快要無法呼吸時,馬庫斯將她的嘴堵住,然後,抱著她慢慢游回岸上。
 
  兩人濕淋淋地窩在岸邊,馬庫斯將虛弱的她輕輕地摟在懷中,再一次,嘴唇又覆上去了,像是要提醒她,她還沒有死。
 
  「這麼想逃離這裡?」馬庫斯鬆開了嘴唇,輕聲地說。
 
  「……看來……我又……失敗了……」她氣喘吁吁地說著,眼神空洞又迷惘,像是不解馬庫斯究竟為何要這樣做。
 
    說不定連馬庫斯自己也沒有答案。
 
  但是馬庫斯笑了,將她公主抱起來,又再次吻了她,那美好的感覺就像毒癮一樣,嚐了一次便無法自拔。
 
  他輕輕撥開著她濕潤的髮絲,這一吻,就連他靈魂深處都充滿著悸動。
 
  「妳逃不走的,我不會讓妳逃走。」
 
  「我……總有一天……我會成功的……」
 
  「那是不可能的。」馬庫斯搖搖頭,笑得自信滿滿,彷彿在盤算著什麼事,「我會用盡一生讓妳的願望化為泡影。」
 
     她臉上的神情既困惑、又憤怒、還更摻雜著驚奇……以及某種說不上來的情緒,讓馬庫斯更加感到得意。
 
「對了,現在……妳該曉得……」
 
  他把想要掙扎的她摟得更緊,接著起步,向府邸的方向回去,這時他低頭迎向懷中佳人的視線。
 
  「……曉得被我救了的報酬是什麼吧?」
 
 
 
 
 
  數年後的某天,我陪她回到塔頂看星星。
 
  她時常暗自落淚,縱然我總是告訴她,今後不必再為過去而傷感,但她卻對我說:
 
  真正令她悲傷的,並非不能後悔的過去,而是未來。
 
  我搖搖頭,並且由她的背後擁著她,在她的耳邊輕聲地說:
 
  現在妳肚裡的女孩不就是我們的未來麼?安朵,告訴我,妳想為她取什麼樣的名字?
 
  聽聞此話,我見她憂容如寒冰消融,但縱然她破涕為笑,我仍感覺自己似乎永遠都無法看透她的心思,好似隔著一層又一層的面紗。
 
  她試著收起令人不忍卒睹的悲傷笑容,收起她總是不願面對的幸福,但輕盈而殘破不全的落葉是永遠都無法沉進水底的,只能隨水逐流至沒有盡頭的盡頭。
 
  她抬頭仰望星空,纖細葇荑指著銀河中的其中一顆星子,細聲說道:
 
  卡莎碧雅Cassiopeia
 
 
 
 
 

十八歲 女妖的面紗 完


馬庫斯的瞬步是全球流的
3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