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k

RE:【小說】該成為妳的泰達米爾,還是成為她的嘉文四世? ( 8/21 增24#)

樓主 TremeNd.0 tom61403
GP64 BP-
24# Choice

「那這裡要先跟你們收包括開台費的報名費......」

芷寧回頭做了一個攤手的手勢,要我們每個人都先把錢交給她。

「啊,還要繳報名費啊......」

松文扭著臉,把錢包裡的一百元拿了出來。

難不成電腦給你打爽的啊。

店員收了前後,要我們排成一列在櫃台填寫報名資料。

「阿介跟我來!」

小樂拉了我的背帶,把我整個身子拉到了她的背後。

「妳幹嘛啊?」

「嘻嘻...你就先排我後面吶!」

直到我寫完資料之後......

「欸!幹嘛幹嘛......」

我的身子又不聽使喚地移動,眼前只有一個小丫頭跟一支延伸到我衣擺的手。

「坐進去!」

我在雙人座前呆了幾秒。

「快啦快啦!」

「好啦別推了啦......」

在旁邊的小樂興奮地動著身子,而坐在前排的芷寧與欣嬡則回頭瞅了幾眼。

「欸,我不是應該跟介的嗎!」

坐在後面大眾座的松文喊著。

「哼!先搶先贏沒聽過嗎!」

小樂雙手拉著我的手臂,也向松文對喊了回去。

妳手別放這麼高啊!

「好啦,現在是要怎麼練習?」

芷寧上下敲著滑鼠說,在一旁欣嬡又像媽媽似的,拉著芷寧的手要她不要這樣。

「...我們先打一局一般,但在這之前我們要先選一個Caller。」

小樂捻著麥克風。

「什麼Caller?」

在通訊軟體裡的松文夾著雜音問著。

「一個管樂團總有個指揮,我們一個團隊也需要一個地圖觀跟預判能力敏銳的人來做領導。」

小樂這專業的架勢就是不一樣。

「那...那我就免了吧。」

松文羞赧地說。

「通常是Jungle或Support比較好,我剛也說到了,地圖意識要敏銳一點。」

原本帳號打到一半的芷寧,別過頭來跟我對了眼。

「給...給你來吧!」

「...為什麼?妳都在跑線的應該比我還適合啊。」

可能我們都覺得這個是個滿負責任的工作吧。

「可是...我預判上就沒那麼好了......」

芷寧用手指畫著隔間上的玻璃。

「...我...我有比較好嗎?」

「我也覺得介還滿適合的啊。」

欣嬡突然参入話題。

「很多時候介叫我們可以打就是可以打,不行打還真的就不行打,所以我覺得還滿適合這個職位的。」

哇,欣嬡妳這是在幫我還是在幫我落井下石啊!

「那好吧!阿介就來當我們的Caller吧!」

小樂一說完就開啓了對戰邀請我們。

「哼,妳菁英不是最強也最有經驗嗎......」

「哎喲我也不是全能的啊!加油吧!」

真的是太莫名其妙了啦!



**



第一場,我們的對戰——上路賈克斯及打野希瓦娜,中路麗珊卓再轉到下路是艾希搭上露璐。

不知怎的,大家似乎都拿出了Main角。

「Caller,你要時常跟大家報告一下大體的狀況,該採取什麼戰術就由你發號施令了。」

「...好。」

這樣的小樂真的跟之前差太多了啦!

「我要藍起蹲紅。」

芷寧帶著希瓦娜繞到了上路的河道看著。

雖然沒有瞬間傷害也沒有牽制技的龍女在反野上有點不俱威脅,不過芷寧應該有她的對策。

畢竟侵略就是她的風格。

在2分13秒過後,一切都是原始到不在原始的安靜。

「登!登!登!」

小地圖的中央偏右有點狀況,綠色跟紅色圓圈正不停交疊著。

「賈克斯快來啊!」

「啊啊!」

松文聽到芷寧在麥克風裡的求救,才往三角草叢走了過去......

FIRST BLOOD

雷文取得了首殺。

「要看圖啊!你看對面上路看到我的時候就連忙跟來了!」

芷寧稍顯氣憤地說。

「對...對不起!」

松文回到線上點著兵,不過卻漏掉了砲車。

不要緊張啊松文。

「沒關係寧寧,等等上路就給她住回去。」

欣嬡摸著芷寧打圓場。


雷文 擊殺了 賈克斯

上路又再度出現了問題。

「...抱歉!被搶三後就被強殺了......」

「...吃紅精煉又有藍Buff就歸塔農,別跟她硬打。」

我想我也能告訴他點什麼。

時間來到十二分,總比數2比4,兩個頭都是中路所取,我賠上了一命,扣掉首殺後就是上路被殺了......

雷文 正在大殺特殺

三次。

「哎怎麼又......」

「噓!」

欣嬡急忙摀著芷寧的嘴。

不讓她抱怨是好的,這樣只會讓松文打得更差。

「那個,我就先不跑上了,我去把下路跟中路帶起來。看你要放塔農還是邊農邊跟我算時間去亂野。」

芷寧的原則,哪路崩了就不再跑那路了。

也是,就現在的雷文來說一打二不是問題。

「噢,中路可以不用幫囉!」

小樂一邊說著,一邊吃著對方野區的四鬼。

「下路可以來了噢!」

欣嬡用著她的「限制經濟」對策,自己不但農了很多錢,還把對方搞得不得好過。

當然也是需要我不斷地搾魔。

松文因為經濟跟跟等級的差距,決定放掉一塔控線農著,沒有亂野也沒有跑中。

時間來到20分,總比數10比5。肥滋滋的麗珊卓等到賈克斯的裝備出來後就帶他滾起了經濟;雖然下路的Bait常被識破,不過硬來的話還是能把脆皮的索娜帶走。

「看來也沒有想得那麼遭了!」

芷寧微微露出笑容說著。

只見麗珊卓把所有技能都亂丟,也丟了閃現跟傳送......

「欸妳......」

VICTORY

啊啊,原來對面投降啦。

不過也不至於啊,只是中下路都拆到內塔而已,應該再努力一下還能逆轉吧。

大家摘下耳機擺出一副輕鬆的表情,只有松文插著口袋,把玻璃門推開走了出去。

「怎麼啦。」

我站在蹲在一旁的松文的旁邊。

「哎,別抽啦!」

「別說啦!」

可以的話是想用手掌去包住他的打火機啊。

「哎,我果然還是不行吧呵呵,壓力真大。」

從松文嘴裡冒出的白煙遮住了對面公寓的招牌。

「...芷寧的好勝心本來就比較強啦,講話也比較直接;其他的我們就是等待奇蹟出現啊。」

「靠你這樣算安慰嗎!」

松文一邊笑著,一邊打了我的膝蓋。

「沒啦,我是真的該罵,畢竟金三卡這麼久了,上不去可能就是沒進步啊。」

噢,越來越虛心受教了。

「我聽得出來你那時口氣也有點那樣啊哈哈。」

「哪...哪有啊!」

我撐在一旁的摩托車上。

「你有時候真的不像你啊。」

松文吐掉最後一口煙後,在地上扭了扭煙頭。

「什麼叫做不像......」

「好啦,網咖不計費的話我想多抽幾根。」

松文說著就走回到自己的位子。



「還要再一般嗎?」

我調整著麥克風的角度。

「呃...打死鬥好了!我用自訂開,嘻嘻......」

小樂又迅速發出了邀請。

「哇,這麼多人能邀啊!」

一進房間就看到許多沒看過的玩家正等著。欣嬡驚訝地說。

「有些是我找的啦,其他自己進來的也沒關係。」

小樂甩著她的小辮子。

「為什麼要打死鬥?」

我把頭靠近小樂耳旁問著。

「因為剛才那局後的氣氛有點緊繃啊哈哈。」

果然是小樂,明智的抉擇。

「松文學長你就跟我吧,其他三個過去就剛好了。」

「欸,可是妳跟介不同隊還坐在一起耶!」

芷寧突然轉過頭來。

「哎喲,我去Ghost白金的要做什麼啊哈哈哈。」

這話是怎樣......



小樂另外與松文創了個群聊後,把視窗切了回來。他們這方玩的是凱特琳,而我們是逆命。

說實在我根本不太會玩這隻啊。

「欣嬡,我們一樣走下路,我一樣當輔助,兵就給你吃。」

「好,那我玩AD噢。」

說完我們各自戴著跳錢刀跟多蘭劍出門了。而芷寧則與另一個路人走上路。

哦,她帶多蘭盾也是不錯的選擇呢。

「哈哈,下路果然是你們倆!」

小樂貼在我的臉邊奸笑了一回。



「哇,要被點爆了啊!」

欣嬡苦惱地呼喊著。

「啊!來了來了!」

率先上六的芷寧開大飛到了兩個凱特琳的背後。

「啊!這啥!」

不料,芷寧定到的是戴著淨化的小樂。

「看招!」

小樂一個EQ把飛下來的芷寧打殘了。

「定死她們啊啊啊啊!」

我的滑鼠不斷地點著,雖然牌根本還沒選好。

「啊!」

原本也在追擊的欣嬡也因為吃了太多傷害,閃現而逃。

為什麼三打二會輸啊!

我看著開完光盾退後的松文。

「茲——」
「茲——」

殘血的芷寧跟欣嬡,腳下都出現了述說死亡的紅色齒輪....

「看招哦!」

松文興奮地叫著。

我的血量跟閃現也只能擋一發子彈......


所以我......












到底該幫誰






擋子彈......









6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316 筆精華,01/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