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k

RE:【小說】該成為妳的泰達米爾,還是成為她的嘉文四世? ( 8/10 增21# )

樓主 TremeNd.0 tom61403
GP153 BP-
我也知道後面寫得越來越沒有LOL啦
不過我也盡量穿插了一些術語跟道具甚麼的來彌補了哈哈

放心
這絕對不是場外文的

想寫信跟我聊天或是流言都可以喔
最近才被軍火庫轟炸 ˊ ˇ ˋ



還有
收精華啦


21# Responsibility



這味道真的是迷得我暈頭轉向的。

這個狀況是還要...多久,已經一分多鐘了,芷寧依然不鬆口......

欸?怎麼慢慢沒動作了?舌頭也......

「......」

我扶著芷寧的肩膀,將她慢慢推開......

睡著了?!

哪有人這樣睡著的啊!還帶著微笑......

真可愛。



**



我把芷寧的頭攙到自己的腿上,把書包裏的制服外套蓋了上去。

這手鍊...芷寧做給自己的手鍊,款式來講是滿單調的;而做給我的卻是這麼的漂亮。

...真的很對不起妳,雖然覺得自己是個善於觀察跟讀心的人,不過妳的存在怎麼就被我這樣,用忙碌的刷筆給刷淡了。

不會再犯了,保證。

這個禮拜真的發生了不少事,其中,我被兩個人告白了。欣嬡方面...可能也是吧,就我的感覺來看。

欣嬡溫柔大膽的愛慕,好似艾希嵌著信念的箭鏃;小樂直白單純的喜歡,猶如麗珊卓雪白澄澈的冰鋒;芷寧莽撞害臊的表白,儼然希瓦娜火熱的熊熊之火。

三個都是可愛的女生,有著各自的魅力和獨特性,也有讓我心動的地方。

對,也不得不承認,三人的其中一個,在我心中就是佔了比較大的部分。

講白一點...就是喜歡。呃...或許吧......

「嗯——......」

芷寧一個翻身,臉往我的肚子埋了過來,雙手還抱著我的腰。

我可不是妳床邊的玩偶啊。

哎,十一點四十五分,好險今天媽說要在公司隔夜工作,不然回家早就被碎屍萬段了。

「鈴鈴鈴...鈴鈴鈴......」

我家那個死老弟居然一通電話也沒給我!

「鈴鈴鈴...鈴鈴鈴......」

呃?是芷寧的電話?可是手機在哪裡啊。

我瞥見了芷寧屁股後的口袋有個白色的方塊正在閃著。

怎...怎麼,鑰匙也就算了,連手機也放這種地方...這種緊身褲我一定會碰到的啊!

「家」...這麼說應該是芷寧的奶奶打過來的吧?

「喂...喂?」

啊!我又忘記先想好理由再講話了!這下子......

「喂,寧仔啊。」

「呃...阿嬤,不是......」

「欸?怎麼不是寧仔的聲音啊?」

這下靠北了。

「那個,阿嬤,我是燒...燒烤店的員工啦!」

「啊?」

「芷...芷寧晚上突然發燒了,病得不清,現在還在員工室。」

「啊,怎麼會這樣!」

阿嬤的口氣聽來很著急。

「...我已經載她看過醫生了,不過再讓她吹風可能會變嚴重。」

「...這樣啊。」

「等她退燒後我再把芷寧載過去可以嗎?」

「好好好,再麻煩你了啊!」

雖然阿嬤講話都有台灣國語的調調,不過也不至於聽不懂。

這孫女跟奶奶果然是有遺傳到啊!這麼好騙。

「啊,沒想到我的孫女終於是碰到了好男人了!」

「啊...阿嬤......」

「有男人能照顧我們家孫女真的是太好了。」

阿嬤妳完全誤會了啦——!而且我才說我是員工而已!

「哎,其實吼,寧仔的個性阿嬤都明白,尤其是從她跟她父母的相處來看。」

「但是,她對阿嬤我吼,是這麼的溫柔孝順啊。」

阿嬤的口氣不像剛才那麼有起伏。

「好是很好啦,不過阿嬤也會希望寧仔能夠對我撒撒嬌啊,或是有時候對我生氣、鬧彆扭什麼的。」

「怎麼說?」

「...這樣才會像一個可愛的孫女啊,有時候寧仔太客氣了,讓阿嬤我感覺,我像是別人的阿嬤。」

芷寧把腳縮了起來,原本抱著腰的手,現在只是抓著衣服。

「阿嬤,芷寧對妳真的很好吼。」

「對啊!」

「......」

其實聽阿嬤這樣說,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就因為太見外了,所以阿嬤也不知道芷寧在想些什麼,或是跟哪些朋友在一起。」

原來芷寧的阿嬤會是這樣想的......

「...阿嬤妳放心啦!我想芷寧也是真的很愛阿嬤,才會體貼成這個樣子。」

「嗯。」

「我們會好好照顧她啦,芷寧在學校過得很好,身邊也沒有什麼壞同學哦。」

「好好好,謝謝謝謝!」

電話的另一頭應該是慈祥的笑容。

聽著阿嬤的笑聲,我也覺得心暖暖的。

「給你麻煩了!」

其實我是故意講「我們」的啊。

「對吼,阿嬤跟你說哦。」

「嗯?」

「寧仔啊,只要她很生氣還是心情不好的時候,一定要主動找她講講話啊。」

「她是個很愛故作堅強的孩子啊,我有時候會在門外聽到她在房間偷哭呢,還跟我說沒事,而且是笑笑地說。」

「嗯......」

我看著臉頰還微微泛紅的芷寧。

「好了,阿嬤話有點多說了,你跟寧仔就多休息吧。」

阿嬤的聲音也略顯疲倦。也是,都已經這麼晚了。

掛掉電話後,總覺得心裡有些說不出的感覺。是種責任,還是個負擔...不對,也不能說是負擔......

仔細想想之前欣嬡跟我說的,芷寧就是個獨立的女人;今天阿嬤跟我說的,是芷寧裏面的缺陷跟脆弱。

我懂,這些困苦我都懂,我不是隔代教養,我是單親家庭。我的爸爸在我小三的時候就意外過世了,生活上經過了好一番地努力才有穩定的今天。

物質的坑洞終究不比內心的壑谷來得深,我也是跌跌撞撞了好久才過來的。我也經歷過,一點點的沙還是可以填平這無盡的窪地——只需要我們多一點的關心,或是芷寧主動地坦白。

就像小樂那樣,有什麼需要或想要都跟我說;像欣嬡那樣,雖然一開始不明說,不過困難之時還是求助了。

妳啊,什麼時候才要跟我們求救呢?......

芷寧依然睡得香甜。

呃,雖然手工藝上不怎麼樣,不過只是串個珠子應該不成問題吧。

雖然剛才是誇了海口,不過超過五瓶真的是會頭暈啊!

我拿出在我口袋裏的手鍊殘骸,串起這些該恢復原狀的珠子。石碑上的燈光透過了手鍊,芷寧的臉映著漂亮的水藍,還有我手的影子......




**




「嗯......」

略細的低鳴從我的背後發了出來。

「醒了啊。」

「呃?幹嘛?這是......」

街上不時出現鐵捲門拉起的聲音,從小鳥的啁啾能感受到太陽的朝氣;金黃色的柏油路上,只有腳踏車的丁玲聲跟腳步聲。

相信芷寧也被這樣的畫面嚇醒了。

「你被撿屍了妳知道嗎?」

「呃...啊?!」

「我晚上跟小樂買完東西,就看到妳自己一個人躺在公園邊,提著酒瓶呼呼大睡,真的是醜到極點。」

「干...干你什麼事啊!」

「欸!不要晃啊!......」

芷寧發神經似地踢著腳,真的讓我連站都站不穩。

「外套都要被妳抖掉了啦!」

我停下來,伸出其中一隻手把芷寧背上差點滑落的外套抓住。

「哼!所以...之後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就...你發現之後啊。」

「當然是陪著妳在那裡餵蚊子,然後天亮了再背妳走回家,就是現在。」

「你...你在開玩笑的吧?」

「哪有。」

「所以,到這裡你真的...都用走的?」

「嗯啊。」

「......」

芷寧突然一語不發,把臉埋在我的背上。

她會這麼驚訝是因為我走了大概十幾個車站的路了吧,雖然還有三分之一......


我想芷寧也在想,如果我問她為什麼喝酒她要怎麼回答。我也不想聽她瞎掰了哈哈哈。

「欸,那個手環!......」

「這個?」

我亮出了芷寧當初要送我的手鍊。

「你怎麼...我不是......」

「...我覺得它很漂亮啊,而且還跟我的手機殼滿搭的,看妳好像沒做完,所以就幫妳完成啦。」

「......」

「這個當作回禮好嗎?其實要我還妳我也有點捨不得了。」

芷寧輕輕揪了我的肩膀。

「...隨便你!你要這樣據為己有我也沒辦法!」

妳就承認妳當初是要送我的吧。

「真是的,為什麼有時候眼睛一張開你就會出現在我身邊......」

「妳說什麼?」

「...沒事啦!走你的!」

含著我的衣服講話到底是在講什麼啊,說來妳的發育也太好了...真的是很有重量......



「...走慢一點好不好?」

「呃?」

「就...走慢一點嘛......」

芷寧的雙腳輕輕盪著。
15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316 筆精華,01/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