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585

RE:【小說】該成為妳的泰達米爾,還是成為她的嘉文四世? ( 7/16 增10# )

樓主 TremeNd.0 tom61403
GP86 BP-
如果這段劇情再拖可能要被投訴了哈哈,原本想再分兩篇寫完,所以就直接弄成一篇,畢竟自己也不喜歡那種感覺。

這麼長就算是GP200大放送吧!(´∀`U

10# That Kiss...

一個奇怪的抽氣聲逼得我別過頭......

欣嬡摀著嘴哭了起來......

我瞅了外頭的那群坐在機車上的人後,走到欣嬡的旁邊蹲了下來。

「...之前加好友的時候,被同校的混混發現了真實身份,所以我就被他們威脅...在結算之前要幫他們通通打上白金......」

這個要求也太強人所難了吧,銅學們。

「...他們還說,如果辦不到,就會先從身邊的朋友開始下手,所以...所以......」

欣嬡的啜泣聲顯得更大了。

「...聽好哦。」

我將欣嬡的手和自己的手扣了起來。

「等等我會先離開這裡,我會跟店員串通好,故意把妳這台關機,等妳到櫃檯詢問的時候妳就趁機逃跑,可以嗎?」

「可是......」

欣嬡的手扣了更緊。

「不要害怕,如果逃過了事情一定好辦,更不用擔心會連累到我。」

欣嬡用手背拭著眼淚,我請她的東西接給我。我也回到座位上把東西收好走到了櫃檯。

「小姐,可以幫個忙嗎?」

「嗯?怎麼了嗎?」

「事情是這樣的......」

與店員達成協議後,我把東西全寄放在櫃檯,挾著不安從玻璃門走了出去。

有穿著恩錫制服亂改的,有渾身都是菸臭的,也有亂畫書包的......

你們應該是國中部的吧......

我倚在大樓的柱子等著,直到他們哄堂大笑一陣子之後紛紛進去,我也做了些準備。

是心理準備,因為...說實在我還真的有點怕怕的......

數分鐘後,我看見了欣嬡走向了櫃檯,店員也看向了我這裡。

「快,跑!」

欣嬡讀了我的唇語後,用力拍了自動門的按鈕,朝著我這迅速奔來。

見狀不對的那夥人突然站了起來,直到我牽著欣嬡的手在他們的視線中閃過,才全都衝了出來。

「我...我們可以嗎!」

欣嬡喘著問。我也回頭瞥見了他們從車子裏拿了東西出來,遲鈍地往我們追來。

「放心...那群低能兒真的有腦的話,早就騎車來追我們了......」

說來我還真的不知道他們騎車追來,我們該怎麼跑。

「呵...呵...呵......」

沿路上不斷有人盯著我們,但在我與欣嬡的眼中就只有迂迴的巷弄和可遮蔽的建築。

「我...我快不行了...好...好累......」

欣嬡捶著胸口,我也把速度稍稍放慢了點。

「不...不能放棄啊!再撐個幾秒鐘可以嗎?」

我的肺也使我倍感疲倦,然而那些人四肢確是如此地發達。

交雜的跫音是命運交響曲中的段落,我們正踏著這顛頗的音符。

不知不覺我們就跑到了工業區,這裡盡是充斥著鐵皮屋廠房和大大小小的鐵箱及工業廢棄物。

「這...這裡!」

彎了兩條通道,我瞥見了一個獨立且發著白光的小倉庫,於是我把欣嬡拉了進來,並將拉門迅速拉起。

「呵...呵...咳呃......」

我與欣嬡伏在牆上,急促地抽著氣。

這裡真的很小,擺的都是鑄鐵的工具跟鐵模子,能容納的空間真的只有一個半個人。

這濃烈的鏽氣真的會讓人感到不適。

我正要把牽著的手鬆開時......

「不要!」

欣嬡大聲地說。

「不要...不要放開......」

只見她的臉紅了起來,而我似乎也被她傳染了。

我們依在一起坐了下來,而欣嬡整個人埋在我的胸口,揪著我的衣領。

「對不起...還是把你捲了進來......」

欣嬡哽咽地說。

「...這沒什麼,應該的。」

欣嬡抬頭看著我,露出了我從沒看過的眼神。而我用了另一隻顫抖著的手,把欣嬡重新撫入了懷中。

真...真是的,這樣我的心跳聲都被欣嬡給聽到啊!情...情何以堪啊!但又不想...不能把她推開......

「呃!你的...!」

欣嬡驚訝地叫了一聲,我才發現自己的腰後有一道又長又深的傷口正淌著鮮血。

可能是在逃跑的過程中割到的吧,不過我根本就沒有疼痛的感覺,應該是剛才的腎上腺素壓抑到現在。

「你...你怎麼了!?」

突然,我的視線變得模糊不清,頭腦就像灌了水泥似的,搞得我頭暈目眩,疼痛終於在此時入侵神經。

「...啊...還真糟糕啊。」

我生來就有先天性的貧血,只要站太久還是有劇烈運動的話,一個不小心就會暈倒。

何況現在心跳這麼快,再加上血不斷從體內流逝......

只見欣嬡緊張地在自己身上摸索,又站了起來翻著我們背後的破銅爛鐵。

「我看...還是不用找了,這裡哪找的到能止血的東西......」

我開始眼冒金星,眼前不斷閃著白光。

這都比之前的症狀來得嚴重。

「呀啊——!」

欣嬡站著的鐵桶凹了個大洞,從半個人高的地方疊了下來。

一股腦兒跌在我的身上,我跟她的臉只有一個拳頭的距離。

「...如果追來了,妳就跑吧。」

眼睛就像被水矇著,我不斷使盡力氣,使欣嬡的臉蛋在我眼中顯得清晰;耳中的各種聲音都被熔成了一刀刀不可入樂的紙譜。

第一次覺得自己有這麼帥氣的一天呢。

「怎麼行!你告訴我怎麼行!」

欣嬡的淚珠瞬間奪框而出,打在我鐵青色的臉上。

我一手擦著欣嬡的淚水,就這樣互相凝視了起來,時間似乎因我們停止。

只見欣嬡闔上眼,稍稍頂著蜜桃色的小唇慢慢向我貼來......

被薰衣草香籠著的我,把手放在欣嬡的後腦杓,下巴稍微抬高並將她慢慢推向自己......耳中迴盪著一個固定的頻率,我也慢慢闔上了雙眼......




**




而眼睛睜開的時候,眼前是一片雪白。

重新對焦後,原來是日光燈管。

「...嚇!」

這裡是哪裡!?

「醒了嗎?」

一個熟悉的聲音,我向聲音望了過去,原來是欣嬡。

「幹嘛...這......」

我沿著手上的管子看上去,鐵架掛著的是點滴和血袋。

原來是在醫院。

「在逃跑的路上有人報了案,所以他們追來的時候警察也來了。」

原來那時候的聲音是警車啊......

「他們已經被警察帶走了,所以能放心了。」

欣嬡臉上綻放著笑容。

我撫著腰上的包紮處......

這根本就是件GA啊。

「欸,妳過來一下。」

「嗯?」

「啪!」

我將三指併起,在欣嬡額頭上打了一下。

「妳哦,什麼事都不說!萬一發生了什麼事還得了!」

好啦其實事情就這樣發生了。至少受傷的不是她。

欣嬡害羞地扭著身子,不敢正眼看著我。

哎,怎麼說呢,艾希對於各樣的事總是懷著好奇,甚至單純地接受,但是她英勇的地方在於能扛起應背負的責任,甚至設法保護將受波擊的部落。

「妳啊,謝謝妳的勇敢,不過有些事我們可以一起處理的好嗎。」

妳在現實生活可沒有神奇冰弓的祝福啊。

「呃...嗯......」

欣嬡用手指捲著側髮。

...其實她害羞樣子的可愛程度不比芷寧來得低呢......

尤其是那嘟著的嘴唇......

「啊,我臉上有什麼嗎?」

欣嬡用手從鼻梁摸到了嘴唇......

「啊不是...那個......」

欣嬡的臉瞬間漲紅,緊緊抓著床單。

乾,怎麼...真是太不小心了,搞得自己也......

那些畫面在我的腦子裏打轉。

話說,那時候的她...到底有沒有親......


「那個......」

此時,欣嬡踮著腳步走到了病房門口......





















「...要有第二次的話...就很難了......」
8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316 筆精華,01/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