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3k

RE:【小說】 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 # 44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4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I Never Compromise 】 第四十四章 十八歲 戰場貴族 
 
 
 
 
  那抹白色身影引領他來到地下世界的入口,陰暗迂迴的地下迴廊,老舊牆面上滿是斑駁褪色的圖騰,廊道雖然沒有光線,地磚卻散透著一層薄薄的魔法磷光,引領來者前往深不見底的黑暗盡頭。
 
  古老的魔法文字環伺在周遭,幽暗的空間暗藏險惡殺機,但是對馬庫斯.杜.克卡奧--這位習慣與黑暗為伍的刺客來說,這一切都不足為懼,哪怕下一秒要出現什麼樣的襲擊,斗篷內的刀刃都將欣然接受挑戰。
 
  因此,就算他深知這通道底端即將迎來怎樣的威脅,馬庫斯也沒有絲毫降低步伐聲量的慾望。鋼靴聲像是刻意要告知對方他的到來似地,毫不避諱地響盪在廊道之中。他逕直地步出通道,從容地抬頭,望向黑暗大堂中央處,一朵含苞待放的黑色玫瑰。
 
  帶刺的藤蔓向外伸展,黑色的玫瑰花優雅地綻放開來,花瓣化為斗篷、蕊芯化為金色頭冠。花中的女子像是剛甦醒了過來,睜開雙眼,饒富興致地望向密道出口的來客。
 
  「恭候多時啊,馬庫斯。」
 
  「省下不必要的問候吧。」兜帽下的面容淡笑著,馬庫斯向前邁步,朝勒布朗走去,淡淡說道:「……不必使用那種下流的法術,我也能找到妳。」
 
  「哦?我可不知道你看見了什麼呢。」她面色疑惑地說。
 
  馬庫斯嗤鼻一笑,「顯然跟一位詐欺師多話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語落,黑暗大堂閃耀出漫天烈火,但那火光稍縱即逝,在這瞬間,勒布朗出現在馬庫斯的面前,手執水晶權杖指著他。她微笑道:「親愛的馬庫斯,想必你是懷著滿滿的恨意來赴約的吧?喏──」
 
  勒布朗由腰間抽出蛇紋刀鞘,輕輕地親吻著它,並說:「想要的話,就來拿吧。」
 
  「別急,詐欺師。」馬庫斯冷笑:「我想我們有很多時間能……敘敘舊。」
 
  他抽刀──那弧光俐落地衝向勒布朗,但刀鋒只劃開了幻影。迴身,他瞧見勒布朗的身影在不遠處輕輕落下,那姿態從容而優雅,而她手中的權杖正蓄集著魔法,黑色的能量逐漸散出風動。
 
  馬庫斯見狀,便將刀刃收回斗篷,嘴角透出冷凜笑意。
 
  「讓我看看妳究竟想耍些什麼把戲吧。」
 
  冰冷的風朝他襲來,但是馬庫斯沒有迴避的意思,他深知詐欺師擅長的精神攻擊法術並不會對他造成肉體的損傷,因此,他只是一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
 
  隨後,光芒如願擊中了他。
 
  「真是瞧不起我,好歹我是詐欺師呢……」勒布朗神色有些苦惱,她嘆了口氣繼續說道:
 
  「希望你不會動搖呦。」
 
 
 
 
 
 
  二十多年前,諾克薩斯掀起一場不為人知的腥風血雨。
 
  柏納姆.達克維爾將軍覓得一個契機,決心剿滅長年來隱藏在檯面下的權力中流砥柱──魔法派系,並扶持軍權派系成為諾克薩斯的力量核心。
 
  當年,戰爭學院初創建,其成立之初衷「抑制魔法使用,減少其對瓦羅然大陸的傷害」。藉此,達克維爾將軍在與戰爭學院簽訂入盟及和平協定之時,對外聲稱諾克薩斯與聯盟共同維護瓦羅然大陸的決心,對內則發起了剿滅魔法派系的戰爭。
 
  魔法師的血成了軍權主義的祭品。無論他們藏身在什麼樣的地方,達克維爾麾下的菁英戰鬥組織「戰場貴族」總是能輕易找到他們,冷酷無情地處決所有魔法師。當時,只要有著魔法師宗族血緣的人,不管男女老幼、不管是否會使用魔法,都將成為戰場貴族獵殺的對象。
 
  戰場貴族的最終目標,無疑是將諾克薩斯所有的魔法師屠殺殆盡。然而,諾克薩斯的魔法師們並非群龍無首──黑色玫瑰,握有實質領導權的團體,身負魔法師一族存亡與否的命運,總管「艾蜜莉亞.勒布朗」奮力帶領組織與戰場貴族戰鬥,但在歷經一波波清算之後,仍不敵對手的情報與戰力,最終,玫瑰逐漸在暗夜中凋零。
 
  紅色光芒在黑暗中閃逝,令人分不清那究竟是鮮血還是戰場貴族制服上的標準配色,但這景象對魔法師來說沒什麼分別,因為當他們看見那些集體行動的冷血殺手的身影出現在眼前之時,只意味著他們的生命即將在此畫下句點。
 
  這些戰士奔馳在黑夜的戰場,綻放數不盡的血花,不問刀下亡魂冤屈,只為實現他們無上忠誠。冰冷的頭盔罩住他們的面容,你看不見這些人冷血殺戮時的神情,這令人不禁懷疑,他們究竟是人類還是戰爭機器?
 
  這個問題也存在他的心中。
 
  馬庫斯.杜.克卡奧,時年二十五歲,年紀輕輕即被任命為戰場貴族首席刺客,是這個戰鬥組織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領導者,原因並非僅是他顯赫的家世,那號稱天下無敵、在戰場上無往不利的刀術,才是他成為首席刺客的主因。
 
  他指向前方,披風連在他的臂上,金屬頭盔下傳來號令:
 
  「清空。」
 
  話說出口的瞬間,他身後的戰士紛紛向前躍進,竄入暗巷,不久後,魔法師的哀號聲傳了回來。
 
  他拿下頭盔,側耳傾聽著這些亡魂的淒喊,撥了撥他那頭像是被血染紅般鮮艷的頭髮,碧綠的雙眸中帶有絲絲笑意,彷彿他全身都很享受這場殺戮似地。
 
  「任務還沒結束,這樣拋頭露面的不大好吧?」說話的是蹲伏在他身後,與他同樣穿著戰場貴族制服的男子。
 
  「結束了,」他回眸,笑容自信滿滿,「阿諾德,難道你還看不出來他們只是在苟延殘喘麼?」
 
  「當然看得出來,我只不過是在提醒你,在所有事情落幕之前,還是別太大意了,馬庫斯。」阿諾德站起身來,拔出刀刃,朝暗巷裡走去,「這只是老戰友的忠告……先走一步了。」
 
  「聞到魔法師的臭味麼?」馬庫斯淡笑,隨後重新將頭盔戴上,轉身往另一側的巷弄搜尋獵物。
 
  他輕輕提踮腳步,將步伐的音量降到最低,施展無人能及的高超步法,遁入黑暗之中。鋒利的視線不放過任何角落,敏銳的聽覺亦將一切細微聲響收盡耳中。
 
  但,在他翻過一面高牆而落地的同時,他感覺到一股異樣的氛圍。
 
  正確來說,是一種不該出現在戰場上的氣味──花香。
 
  這陣清香淡如水,薄薄地散逸在空氣中,只有能將洞察力發揮到極致的人才得發現,但是馬庫斯嗅著這股香氣,第一直覺便是魔法師的把戲,因此他決定探尋這馨香的源頭。
 
  他很快有了收穫。死巷內聚集著數位黑袍魔法師,他們圍繞著一位負傷的女子,看似要施展法術攻擊她。
 
  「唰──」拔刀,迸出尖銳的嗚咽聲。
 
  魔法師們好奇地回頭察看,驚見死巷口佇立著戰場貴族的身影,眼見無處可逃,便失心瘋似地向馬庫斯衝了過去,唸起咒文,揮開衣袖,召喚魔法光束襲向他。
 
  數道光束貫穿了馬庫斯,魔法師們欣喜若狂之時,成千上萬的細碎刀片卻如暴雨般狂掃而來,他們還搞不清楚狀況,只見原先被魔法擊中的馬庫斯如煙影般散去,這是他們最後所見的畫面,隨後,鮮血濺上兩側牆面,宛如死神張開的雙翼。
 
  馬庫斯欣賞著自己的傑作,待那腥風血雨止息之後,才從容地望向那位女子,舉刀。
 
  長袍女子身負重傷,但她不但沒有害怕馬庫斯,還對他展露笑容。馬庫斯來到她身前,正欲下手,卻又聞到那陣淡淡清香,說也奇怪,為何這陣馨香能出落於濃厚的血腥味,瀰流在汙濁之上,令他深感不解。
 
  「你不能下手哦。」女子說話了,那聲音孱弱,卻也相當平靜。
 
  聞言,他好奇地回問:「此話怎講?」
 
  女子抬頭,微笑,用她澄澈的灰眸凝視著馬庫斯,精緻而立體的五官在月光下散發著不可思議的美,她開口:「要是殺了我,大將軍可是會生氣的哦,馬庫斯.杜.克卡奧。」
 
  「嗯?願聞其詳。」聽聞此話,馬庫斯收起刀刃,將頭盔取下,蹲下身來,饒富興致地盯著她瞧。
 
  女子瑟縮了一下,「離我遠一點。」
 
  馬庫斯抬起她的下巴,「我猜猜,妳是我們的內應,對吧?」
 
  女子遲疑了一會,而後愣愣地點頭。
 
  「承認得真是大方,呵呵……顯然作為間諜,妳的功力還不到家,否則的話,那些魔法師絕對不會想在這種時候自相殘殺,他們逃命都來不及了。」
 
  「精闢的推論,可以把你的手拿開了麼?」她試圖撥開馬庫斯撫上她腰際的手,但身受重傷使她無力抵抗。
 
  「我不會下手殺妳。」他在她耳邊輕語:「別忘了這裡是戰場,像妳這樣有著花容月貌的女子,在失去行動能力以後,還妄想全身而退麼?」
 
  「……骯髒的傢伙。」女子緊閉雙眼。
 
  「別忘了,是我救了妳。」他輕吻著她的頸項,「作為報答,這點小事應該不算什麼吧?」
 
  「馬庫斯───!!!」
  「嗯?」
 
  女子睜眼,只見馬庫斯與另一位男子站在巷口處對話。他是如何移動得這麼快的?就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
 
  「原來你在這啊,我找你找了好久……該死,這些全被你宰了,我算算,一、二、三、四……四個半……」
 
  「不用算了,阿諾德,七個。」
 
  「好吧,我又輸了。」他懊惱地說。
 
  馬庫斯聳聳肩,順道往死巷內回望,但那位女子早已消失無蹤。
 
  「唉──收工收工,我得回家陪妻小了。」阿諾德拔下頭盔,呼吸著新鮮空氣,「不早點回去可麻煩,內人等不到我便睡不下。」
 
  「真搞不懂,你既然都有家室了,為何還要從事這種高危險又沒有保障的工作?」馬庫斯蹙眉。
 
  「我才想問你吧?!」阿諾德瞪大他深紅色的雙眼,「你姓什麼來著,馬庫斯?『杜.克卡奧』!諾克薩斯最顯赫的貴族,一輩子不愁吃穿,要錢有錢、要女人有女人,好好在家享受你尊貴的生活不是很棒嗎?為何非得要跟我們這些可憐人一起為錢賣命啊?」
 
  「你問太多了。」馬庫斯苦笑。
 
  「呿,老子沒時間與你瞎扯了,再會。」說完,阿諾德縱身起跳,一瞬間就消失在原地。
 
  馬庫斯笑了笑,臨走前,他再度朝巷底望了一眼,但那裏仍舊什麼也沒有,包含那引他來此的淡淡花香,也都隨那位神秘的女子消失在月光之下。
 
  下一刻,他燃起菸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可是那清淳而淡雅的芙蓉花香,已然在此時偷偷潛入了他冷傲的心,那是菸草怎麼也無法麻痺的味道,亦將成為他一生都不能止步的追隨。
 
 
 
 
 
 
  數個月後,魔法師掃蕩行動在戰場貴族攻入黑色玫瑰總部大肆屠殺後終於宣告終結,柏納姆.達克維爾成功剿滅長久以來的心頭之患,但他並沒有大肆慶祝這場勝利,對長生不老的他而言,這只是他維繫自己無可撼搖的鐵血政權的其中一道關卡而已。
 
  遽聞柏納姆.達克維爾之所以會殘忍地將魔法派系徹底毀滅的真正原因,是他們掌握了他長生不老的秘密,有人說他忘恩負義,也有人說他殘酷無情,但在諾克薩斯,弱者被強者淘汰早已是亙古不變的生存鐵則,在這個崇尚力量主義的病態社會當中,沒人會愚蠢到去質疑他的做法。
 
  但,從這場戰役中獲利的人並不只有達克維爾將軍而已。最高指揮部確實因為這次行動折損了不少戰力,此時,那些在征殺中活下來的戰士們自然能抱勳晉升。
 
  「魔法師陰險而狡詐,他們危險的力量對諾克薩斯造成巨大隱憂,但是你絲毫不畏懼,秉持著對國家至高無上的忠誠之心,替我、甚至是整個諾克薩斯的子民除憂解患,你英勇地對抗著未知的危險力量,你帶領戰場貴族完成這艱鉅的任務,你是魔法師們的噩夢,你,馬庫斯.杜.克卡奧,著實功不可沒。」
 
  「在下僅是盡己本分。」馬庫斯屈膝跪在黑暗廳堂的中央,低頭回話。
 
  柏納姆.達克維爾步下王座,披風拖曳在長毯上,他緩緩步出黑暗來到馬庫斯面前,向馬庫斯伸出了手,掌心中躺著一枚耀眼的銀白色軍徽,他續道:「從今以後,你將成為最高指揮部成員。」
 
  「在下領命。」彷彿是早有此預料一般,馬庫斯接過軍徽的時候沒有猶豫。
 
  柏納姆的軍盔內傳出滿意的笑聲,他接著說道:「杜.克卡奧家族長年以來對諾克薩斯一向是鞠躬盡瘁,你不負眾望地替家族添上一筆榮耀,如此一來,你家中的長老們便可以放心將家主的地位交予你了罷。」
 
  馬庫斯微微一笑,沒有回答。
 
  「對了,馬庫斯,我這有個好東西,就當作是你晉升的賀禮吧。」
 
  柏納姆彈指一響,黑暗廳堂的某處傳來了一陣輕盈的腳步聲,不久後,一位女子來到柏納姆的身邊,尊敬地屈膝下跪。
 
  馬庫斯睜大雙眼盯著她瞧。
 
  「平身罷。」
 
  「閣下……」他正欲出口探問,卻又不知道該問些什麼。
 
  柏納姆說道:「這位女子與你同是這場戰役最大的功臣,她叫安朵梅達,是黑色玫瑰的內應,我承諾她在事情結束後替她安排一個安全無虞的去處,但我思來想去,還是想不出諾克薩斯究竟有什麼地方是安全的……」
 
  「閣下……」
 
  「馬庫斯,你就娶她為妻吧。」
 
 
 
 
十八歲 戰場貴族 完


累死我拉...............後記啥的之後想到再補
4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