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3k

RE:【小說】 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 # 38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5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I Never Compromise 】 第三十八章 十八歲 石化之心

搭配BGM

 

 
 
 
 
  在風中慟哭的聲音,煽動了黑暗的火焰。
 
  遙遠的約定,懷念的聲音,支撐受到震撼的心。
 
  火焰之門的另一邊,是被奪走的明天。
 
                    (摘自 SEED Destiny 焰之扉)
 
 
 
 
 
 
  滂沱大雨洗不去今夜的血腥。
 
  陰暗的長廊地板上拖曳著一條寬大的鮮紅長痕,塔隆手提鋼刀,低頭凝望這條印著蛇轔的血跡,逐步循它前行。
 
  他的內心有著說不出的徬徨,看向窗外的雷雨交加,又想起剛才杜克卡奧將軍那反常的模樣,這股不安有如愈滾愈大的雪球,猛烈地撞擊著他的心房。
 
  他本能性地追循著地板的血跡,但心思卻不在那頭。
 
  他的視線沒有放過府邸內任一角落,但卻不見她的身影;
  
  他的聽覺緊繫著每一道細微的聲響,卻仍不聞她的呼喚。
 
  抹去臉上的血漬,他茫然地望著大廳那道寬大的門扉,門外一道道的雷電扯裂長空,那雷鳴如此震撼,但他的眼神絲毫沒有一絲波瀾。
 
  彷彿他所有的情感都僅僅是被封在一層薄冰之下,而那層防備實際上脆弱不堪,甚至隨著時間流去,就愈是無法遏抑冰層下的波濤。
 
  刀刃上的血還未流盡,那冰如寒涓的紅漣就形同他內心的呼喊一般,明明用盡力氣卻啞了聲響,默默地它們離了依附的刀面遠去,無助地墜至地面。
 
  此刻,他的第六感告訴他,那條匍匐至大庭的腥紅血印,將會告訴他答案。
 
  他深吸一口氣,在遠方的盡頭那抹綠色身影正在等待著他。
 
 
 
 
  大庭的燈火早已被無情的暴雨拍碎,今夜的杜克卡奧府邸宛如沉入幽暗淵谷的死城,唯有閃曝般的雷光才能照亮那一夜的黑暗與慘澹。
 
  蛇妖佇立在雨中,大雨潑灑在牠身上,滿身的鮮紅慢慢被雨水沖淡,卻洗不去墨綠的鯦鱗。下一刻,牠冷色的視界中出現了一道虹影。
 
  牠朝著看似什麼也沒有的黑暗中伸出尖銳的指爪。
 
  一道黑影緩緩潛現,將刀鋒勁直地指向牠,利刃緊執生死間的裁決。
 
  滲著劇毒的利爪朝那帶刀的黑影擲去,儘管牠有傷在身,但那攻擊仍不容小覷。
 
  爪牙劃出優雅的弧線,泛著淡綠光芒的魔力,雨夜中綻出朵朵鮮艷卻劇毒的花苞,曇花一現而轉瞬凋零,徒留渺渺餘煙消散雨中,死亡的花粉染綠整片大地。
 
  他踮上牆壁,拔出匕首刺進樑柱,懸在空中躲避漫天的毒氣。下一刻,他蹬牆而出,欲要攻向蛇妖,飛躍在空中的同時將領子裡的面罩拉起,以防吸入毒氣而影響作戰能力。
 
  鏘鏘鏘鏘鏘──
 
  無數刀片擎出尖鳴,去回俐落無比,如一隻隻急速俯衝的飛燕,利索地割開大氣。
 
  刀鋒之影掠過遍地毒花,橫越風雨交織的血海,刀刃渴望尋仇,渴望血祭那殺人無數的妖怪,呢喃著嗜血的低吟,與它的主人同仇敵愾。
 
  劍刃斗篷穿梭在風雨中,鋒利的鋼刀劃破一幕幕水簾,縱然那疾雨淋上臉頰的瞬間尖若刀割,他仍能冷靜地一次次躲開劇毒的瘴氣,沉著地覓尋任何進擊的機會與空隙。
 
  雷電掀翻雨幕,這充斥著刀刃與毒牙的戰場,激烈卻又如此寂然。
 
  暴雨淅瀝,彷如無數杜克卡奧家僕與士兵死魂傾訴的冤屈,祂們見證了這場決鬥,只可惜祂們已無法為他喝采,安靜,是他們最終遵從的一道守則。
 
  他側身一躍,閃過飛撲而至的毒牙,再次翻滾,避過爆散的毒霧,俄而,那深藍色的身影再度融入黑暗,惟剩那雙眼眸的紅光在夜中迴移著。
 
  他消失了,留下數片尖刃盤旋在空中,有如鎖定獵物的鷹鷲們欲要俯衝而下。
 
  暴雨混著無數飛刀,披風上的尖刀片片無情地甩向牠,刮開硬鱗與所剩不多的蒼白肌膚,疾如閃電的斬擊撕裂了牠的蛇尾,蛇妖蒼茫地望著自身濺出的血花而倒下。
 
  牠終究難敵刀鋒的果決
 
  
 
  蛇妖倒臥在血泊中,無神地凝望著從天而降的雨水,一一滑落她的臉頰。
 
  『妳對此人的愛意……迫吾無從出手。』
 
  血流與雨水的溫度同樣寒冷。
 
  『吾若不能與他作戰,即自身難保。』
 
  那深藍色帽兜下的雙眼正冷漠地注視著牠的一舉一動。
 
  『眼前的男人既為妳所愛……為何他又要將刀鋒指向妳?』
 
  那蜷縮著的身軀一動也不動,任憑紛降的冰雨洗刷,雨水一視同仁,刷去了身體上的血污,也把牠心裡某些事物一同刷去了。
 
  此時,牠上半身的薄鱗緩緩滲出微光,比起初見到牠時,那些鱗片已由腰間延伸至鎖骨,再至左臉,蛇妖的力量即將侵占她的身軀,而那曾經美好的面容,也逐漸被蠶食殆盡。
 
  『卡莎碧雅,他……並不認得妳。』
 
  鋼靴踏水聲傳來,喀答、喀答……
 
  『只有讓他認清事實,吾等才有機會活下來……懂麼?』
 
   "她"不由自主地指爪將模糊視線中緩緩走來的人影一把捉緊,但最後也只有雨水被握進了掌心。
 
 
 
  塔隆冷漠地俯視著倒地的蛇妖,鋼刀直直地對準牠的心臟,絆血的雨水低落而下,儘管牠已渾身是血,仍被那滴血雨冷出一身寒顫。
 
  然而,儘管牠已是一身重傷,牠仍神色自若地舉起顫抖的手臂,嘶啞地指著塔隆笑了:
 
  「嘶呵呵呵……」那笑聲陰冷得寒澈心骨。
 
  此時塔隆的紅瞳散出無比的殺氣,刀刃緩緩下降至牠的心口,開口問道:
 
  「……笑什麼?」
 
  「下手啊!!」牠瞪大鮮黃的蛇眸,絲毫不畏懼地握住刀身,冰冷的血液瞬間溢滿了遍布鱗片的手掌。
 
  塔隆將牠的手甩開,並且猛烈地掐住牠的脖子,使牠嘔出鮮血。他冷漠地望著眼前這張幾乎要被蛇鱗覆滿的臉,張開低沉的嗓子:
 
  「在這之前,回答我……」
 
  話還沒說完,他抽出兩把匕首,將蛇妖的雙掌狠狠刺穿在地面上。
 
  尖銳的痛聲嘶啞劃破黑夜。
 
  「妳究竟是誰?」他抽出第三把匕首,指著那張半蛇半人的臉面。
 
  「你不認得我麼?」猙獰的面容透出淒楚的笑意。
 
  「我可不認得妳這種怪物。」
 
  「啊哈哈哈哈哈哈──」
 
  蛇妖狂妄地笑著,但牠的眼角卻淌下了淚水,那畫面著實弔詭。
 
  「你說……我是怪物?」牠狂燥地緊瞪著塔隆,卻同時哀傷地流著眼淚,忽冷忽熱的情緒令人捉摸不透。
 
  「回答我的問題……」塔隆將匕首握得死緊,並將之向前推進了一吋。
 
  「哈哈哈哈哈哈!!卡莎碧雅!他說妳是怪物!」
 
  乍聽見蛇妖說出了她的名字,他的刀刃顫了一瞬,雨水不停打在他手上,彷彿要將他的手凍結。他故作鎮定,卻由不得內心澎拜得就要使他失去應有的冷靜。
 
  「妳膽敢再多說一個字,就休怪我……」他語出脅迫,卻被蛇妖打斷,「嘶……你不會殺的。」蛇妖舔著嘴角的鮮血,妖嬈地笑著說道:
 
  「你也看見了,對吧?」
 
  「我叫你回答!」塔隆就要沉不住氣,抑鬱在內心的種種焦慮將要炸裂。
 
  「……看見吾脖子上這條項鍊了麼?」
 
  頃刻,他深紅的瞳孔收縮了一瞬,他的腦中竄起了那一幕……
 
 
──
 
 
 
  「是我母親的遺物。」她說。

  我端倪著它,「看起來像個護身符。」

  「在出嫁德瑪西亞之前,父親將它交給我。」她伸出手來,與我一同握著那條項鍊。

  「它果真保護了你。」想起那些時日的愚昧,我不禁失笑。

  「我倒認為它是幸運符。」她嫣然一笑,面容透著淡淡紅澤。

  「因為你來了,有時我會想,是它帶你回來的。」
 
 
──
 
 
 
  淡藍色的十字項鍊染著鮮血,覆住它原有的光澤。
 
  他瞠大深紅雙眸,一股激流在他眼中翻攪著,眼前的景象沸騰扭轉著,他心底的徬徨終於衝破理智的迴廊。
 
  眼前那條掛在蛇妖脖子上的項鍊,不正是卡莎碧雅的護身符麼?
 
  「妳為何會有這條項鍊?!」他憤怒地喊道。
 
  原就紊燥不安的心之弦線,在這一刻被狠狠地紮斷,迸出撕裂心房的絕響。
 
  他伸手靠近,顫抖的指尖碰觸到它的瞬間的冰冷,迫他近乎要失去思考的能力。
 
  「這一切都是因為你!!」蛇妖聲嘶力竭地大吼。
 
  「妳竟敢殺了她?!!」
 
  「嘶哈哈哈!!你還不懂麼?!我就是卡莎碧雅啊!!」
 
  「妳竟敢殺了她?!!」
 
  「認清事實吧!!愚蠢的傢伙!!」
 
  鋼刀不顧一切直刺而下,朝著蛇妖的心口衝去,這一刻,蛇妖瞪大了牠的鮮黃蛇眸,凝聚起白色魔光,就要放射出致命的光線。
 
  白光與刀鋒就要交錯而過,兩雙帶淚的眼眸相會卻不相識,
 
  撲面而來的雨水擋不住那不得不相殺的悲哀,狂風掃過地平線,撩起悲涼的大氣,掣開兩道令人窒息的痛鳴,扯裂他們腦海中片刻竄出的回憶。
 
  瞬間,一道藍色光芒從兩人之間衝出。
 
  刀刃被這道光芒拋開,塔隆也隨著衝力往後倒下。倒落在水泊中的他立刻撐起身子,抬頭朝蛇妖的方向一看,卻看見一幕驚人的畫面。
 
 
  「咿啊啊啊啊───」
 
 
  蛇妖發狂似地倒的掙扎,渾身的鱗片泛起白色光芒,牠脖子上的項鍊正散發著冷藍色的光輝,將牠團團包覆。
 
  牠臉上的蛇鱗逐片蒸發,蛻出屬於人類的皮膚色。
 
  蛇鱗一片一片地化為粉塵,就像被那淡藍色地光暈緩緩稀釋一般,飛散在空氣之中,光粉環伺著,就像一艘在洶湧波濤裡面的小船,被保護著,不被狂風暴雨所傷。
 
  那陣光芒逐漸淡去,隨之,他看見的是熟悉的面容。
 
  喀──
 
  護身符碎成兩半,落至地面。
 
  他愣愣地望著眼前的景象,不由自主地移動身子,狼狽地向她靠了過去。
 
  他跪倒在她的身邊,渾身顫抖,伸出沉重的雙臂將她擁入懷中……
 
  彷彿是睡著了,閉起的雙眼,泛著淚水,那的確是她的面容。
 
  「……卡莎?」
 
  他的目光緊緊盯著這張沉睡的臉,伸手撫去那不停滴落在她臉上的雨水,以及那乾燥得有如稻草的綠髮。
 
  「不……」他緊咬下唇,眼眶迸出滾燙的淚水,滑下顫抖的臉龐。
 
  那滴淚落到了她的脖子上,同時他也看見了,看見他曾對她許下的諾言……
 
 
 
  『在它消失之前,我會回來。』
 
 
 
  拇指顫動著撫過那道吻痕,此時,他感覺自己根本就要不能呼吸了。
 
  而在指尖觸及她肌膚的同時也驚愕地發現,他幾乎感覺不到她的體溫。他茫然地凝望著她的面容,右手順著她的脖子往下滑,試圖搜尋任何一處屬於她的溫度,卻一無所獲。
 
  「卡莎……」他再一次呼喚了她的名字,盼望她睜開雙眼。
 
  他的手觸碰到她腰間的鱗片,他轉頭一看,映入眼簾的卻不再是人類的雙腳,他揉了揉模糊的視線,一而再而三地確認,卻仍被殘酷的景象擊潰了。
 
  他緊緊擁著她冰冷的身軀,放聲痛哭。
 
  他痛吼著她的名字,他對著漫天的大雨嘶吼,彷彿用盡渾身的力量對天祈求,祈求這落著暴雨的夜空降下一道落雷,哀求要以他的性命換取她的體溫。
 
  他從不相信世間有神,然而此時,那顆被擊得粉碎的內心,已無所寄託。
 
  在不遠處的宅府門口,一道身影緩緩出現,那人將這一幕悲劇收盡眼底,他的內心同樣無助,與塔隆有著同樣空洞的眼神,倚靠著牆,滄茫地望著夜空。
 
 
 
 
  「……你……回來……了。」
 
 
 
 
  聽見那道微弱的聲響,他茫然地低下頭,將懷中的她放低了幾許,看著她蒼白的面容,愣愣地說不出話來。
 
  「好冷……」虛弱的聲音自她發白的雙唇傳出。
 
  她緩緩睜開雙眼,是灰色的眼眸,卻不像從前那般澄澈而純潔。
 
  「卡……」
 
  他的話還未說完,卡莎碧雅卻輕輕將他推開。
 
  這一瞬間,她失去了支撐而跌倒,半晌後,她顫抖地撐起身子,低頭凝望著水泊中自己此時的容貌,停在這一刻好久。
 
  冰冷的雨水拍打在她身上,但她卻完全不覺得寒冷。
 
  塔隆愣了數秒後伸手要扶起她,但她卻一點回應也沒有。
 
  不知過了多久,她背過塔隆,想往宅邸的方向前去,卻因尚未習慣蛇化的下身,再一次啷蹌地跌倒。
 
 
 
 
  只是這次,她再也沒有力氣爬起來了。
 
  就這樣安靜地伏在地上,沉沉地昏了過去。
 
 
 
 
 
 
 
  在風中慟哭的聲音,煽動了黑暗的火焰。

  遙遠的約定,懷念的聲音,支撐受到震撼的心。

  火焰之門的另一邊,是被奪走的明天。
 
 
 
 
 
 
 
  對不起……
 
  我們,就連現在也失去了。
 
 
 
 
 
 
 
十八歲 石化之心 


 
這一篇真的很難寫,請原諒我最近的更文速度,
要揣摩他們的心境真的花上我很久的時間,但也許我也只同樣不願面對這一刻罷了。

這篇故事還沒結束,之後的劇情理應會比較好寫。
謝謝大家的支持。
 

5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