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2k

RE:【小說】* 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 #29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4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I Never Compromise 】 第三十章 十七歲 她的抉擇
 
 
 
 
 
 
  蒂瑪西亞城堡川堂被群眾與媒體擠得水洩不通,大批記者守在川堂末端的大理石長階前等待著什麼,鎂光燈從沒間斷過,像是即將有什麼大人物會出現一樣。現場還充斥著記者的播報聲,諸如「蒂瑪西亞與諾克薩斯的外交危機更難分難解了……」、「卡莎碧雅小姐遇襲失蹤已經進入第八天,生死未卜……」、「目前尚不明瞭犯人動機,也並未提出任何勒贖要求……」、「光盾家族將會如何處理複雜的情勢?」、「嘉文三世的臉色非常難看。」、「這次的會議將決定整件事情的處理程序,究竟……」
 
  忽地,兩列蒂瑪西亞皇守軍振步而下,將大理石階梯前的記者們推至兩側,淨空出一條路。現場所有人見狀而屏息以待,數秒後,出現兩人,由二樓出口進入階梯而緩緩步下。此時,更劇烈的喧鬧聲伴隨著鎂光燈充斥了整座川堂。
 
  其中一位男子,身形高大挺拔,戴面罩,身著暗色軍服,肩披鑲銀邊斗篷,腰間掛著一把刀,紅髮、碧眼,一言不發地走進剛才皇守軍為他開闢的人牆小路。
 
  「杜.克卡奧將軍!能否請您說明今次會議的結論!」一位記者奮力突破重圍,冒著被皇守軍驅離的風險,伸出麥克風。
 
  杜.克卡奧將軍停下腳步,冷冷看了那記者一眼,面罩下的表情令人無法看透。
 
  「我與皇子皆有共識。」他站姿直挺、神色自若,完全沒有一絲憂慮在臉上,接著說道:
 
  「婚事暫緩,救人優先。」
 
  此話一出,群眾一片譁然。
 
  「嘉文四世的意思是取消婚約嗎?!」
  「這同樣是最高指揮部的意思嗎?!」
  「搜救毫無進展!」
  「諾克薩斯不會對此採取軍事行動嗎?」
  「為何兩國異常冷處理!?」
  「貴千金失蹤已超過七天了,請問您認為她仍活著的機會有多大?」
 
  唰────
 
  一把匕首俐落地劃過該記者的側頸,細血滴流而下。持刀者,是隨侍在杜.克卡奧將軍身側的諾克薩斯紅髮女軍官,聯盟英雄.卡特蓮娜。
 
  「到此為止。」她舉著匕首,朝周圍的群眾警示性地劃了一周,與她父親相同的碧綠眼眸正溢著凜冽的殺氣,四周頓時一片鴉雀無聲。
 
  將軍見狀冷笑了聲,斜眼瞪著那位早已嚇得渾身發抖的記者說道:「與其浪費時間在這問些毫無意義的問題,不如想想你們該如何動用媒體的力量找到小女,懂麼?」
 
  語畢,杜.克卡奧將軍披風一甩,領著卡特蓮娜頭也不回地離開,所有人見狀皆識相地讓出一條路,現場再沒人敢攔他們問一個字,留下記者們低聲議論紛紛。
 
  蒂瑪西亞城前廣場,將軍與卡特蓮娜在廣場的雪白大理石磚道上無疑是顯眼的存在,低調奢華的暗色系諾式軍衣與蒂瑪西亞的明亮系建築風格顯然格格不入。但儘管身在敵邦,兩人卻處之泰然。
 
  卡特蓮娜曬著一頭艷紅的及腰長髮,步行的姿態輕盈如貓,但一身的行頭卻著實散著令人不敢領教的危險氣息,加上她左眼的刀疤與那不必拔刀就能殺人的眼神,就算是對諾克薩斯恨之入骨的蒂瑪西亞人,也沒人會蠢到去招惹她。
 
  「辛苦妳了,卡特,聯盟事務繁忙還得勞妳跑一趟。」將軍對身後的她說道。
  「就算必須殺翻那些召喚師我也一定會來。」她嘆息,面色凝重。「這一切真的太弔詭了,父親……」
 
  「這就是為父堅持親自到蒂瑪西亞的原因之一,太多事情需要調查。」將軍拉下面罩,低頭點了根菸,吐出的泊泊白煙隨風飄散。
 
  「我不懂……事情為何演變至此?」她快步至將軍身旁,露出無奈的神情看著他。「為何要讓卡莎嫁給嘉文?為什麼?」
 
  「為父自然是千百個不願意,但那是她的決定。」將軍神情肅穆,貫是掛在臉上的淡笑在此時也褪去幾分。
 
  她聞言而陷入沉默。自從蒂瑪西亞海軍DSS船艦遭襲事件,身為諾克薩斯的聯盟代表,她便不斷透過戰爭學院的管道來替國家平反,但國際輿論仍是一面倒的狀況。諾克薩斯基於數十年前簽下的和平契約而並未在第一時間以軍事力量論事,此時,身為國際特使的卡莎碧雅便身負重任,帶領大使團前往蒂瑪西亞展開協商與調查。沒想到商議的最後結果,竟是以政治聯姻來鞏固兩國的和平。
 
  她在聯盟得知了這個消息,瞪著電視而瞠目結舌好一段時間才回過神來,她發了瘋似地不停向聯盟中的英雄與召喚師們確認這個消息的真實性。
 
  「我不認為卡莎會做出那樣的決定……」她忿恨的眼神帶著罕有的憐惜。
  「為父自當亦同。」
  「那您為何要坐視不管?!」
  「事出突然,情報太少,不宜貿然行動。」
  「而嘉文又為何在事發後爽快地取消婚約?」她咬牙,壓抑著內心莫名的怒火。
  「不知道,但那可能是目前唯一的好消息。」將軍裂嘴一笑,繼續說道:
 
  「別讓情緒蒙蔽了視線,妳得好好想清楚,真正的敵人究竟是誰。」
 
  「敵人……」她眉頭深鎖。「不就是該死的蒂瑪西亞!」
  「呵呵,他們也只不過是被利用的棋子罷了。」
  「那麼誰才是幕後主使?!他們到底有什麼企圖?!」
  「對方的目的並非挑起戰爭。」將軍吐著白煙,眼神沉了下來。
 
  「而是從中得利。」
 
  「……何利之有?」卡特蓮娜疑惑地望著父親。
  將軍淡笑著說:「這才是我想知道的。」
  「我巴不得將他們碎屍萬段!」她握緊拳頭,憤怒地說:「管他是誰、想幹什麼,膽敢把主意動到杜.克卡奧家頭上,便是跟我卡特蓮娜的刀過不去!」
 
  「對方自然是有絕對的體悟,亦有相當的實力。」將軍吐出最後一口菸,而後一腳踩熄菸頭。
 
  天色漸暗,兩人來到蒂瑪西亞東城門,夕陽將他們的影子拉得長長的,漸起的晚風吹得卡特蓮娜的長髮與將軍的斗篷徐徐飛著。
 
  「女兒,記住為父交代過妳的。」
  「是。」
  「善用聯盟英雄的身分,從戰爭學院之中獲取情報。」
  「是。」
  「最重要的是,妳是杜.克卡奧家與諾克薩斯的象徵,妳的所作所為都將影響我們的未來。盡好妳的本分,鞏固我們在瓦羅然大陸上的聲與勢,懂麼?」
 
  「是……」
 
  她是杜.克卡奧家族唯二的繼承人,但她血濃於水的妹妹現在卻毫無音訊、生死未卜。以往幫助將軍執行密令的塔隆也已經不在了,層層的重擔壓在她肩上,令她感到更加無力的是,她依照父親的意思在聯盟中為國家奮戰,但漸漸的她也發現,家人的處境卻變得更加危險。
 
  對於現況,她從不怨懟,在踏入聯盟的那一刻,就早已做好萬全的心理建設,隨名氣而來的重責大任和必要的犧牲與風險她不可能不清楚,但真面臨這天時,卻難掩內心的沉重。
 
  『他一定知道些什麼……但他為什麼要離開?』她內心如是想,卻沒說出口。
 
  想起那天在戰爭學院外遇見塔隆,倘諾他的離開是因為背叛,他又為何不在當時一刀割斷她的喉頭?她仍百思不得其解。但她沒告訴父親這件事情,也許是下意識還對他抱有一點點期望。
 
  夕陽將蒂瑪西亞壯麗的城邦染成一片紅,兩人步出城外,坐進馬車,往邊境山林的事發地點前進。
 
 
 
 
 
 
  稍早──
 
 
  清晨,森林的薄霧環繞著木屋四周,微冷的氣息飄進窗裡,卡莎碧雅緩緩睜開眼,下床後,輕手輕腳地打開房門。
 
  塔隆靠在門邊打盹,她禁聲凝視著他的面容,好久以前,她總愛像這樣子,起了個大早,偷偷盯著他的睡臉瞧,其實,她很好奇塔隆是如何站著睡覺的。
 
  「妳醒了。」
 
  塔隆早已意識到她的靠近,微微睜眼看著她,一對水亮明眸映入眼簾,她的身高正及他的胸口,便一把將她擁進懷裡。
 
  她靠著他的胸膛,心想他依然還是以前的他,就算再累,也都能在她靠近的時候醒來。倘若未來的每一天,睜開眼,第一眼見到的人都是他,那該有多幸福呢?
 
  「卡莎。」他緊緊地環著她,但喚她名字的語氣卻帶些愁慮。
  「嗯?」她昂首看著他。
 
  他凝視著她的雙眼,靜默了好一段時間才開口:「杜.克卡奧將軍……在蒂瑪西亞發表聲明。」
 
  她一聽到父親的名字,眉宇極是糾結,欲言又止。
 
  「昭告天下……他會親自找到妳。」他的雙手移至她肩頭,神色黯淡地說著。
 
  她憂心地看著他,緊抿下唇而不語。
 
  世上沒有杜.克卡奧將軍追蹤不到的事物,這是他們再清楚不過的事情。就算他們現在啟程,逃到天涯海角都無法躲避將軍的追蹤,這對塔隆而言無疑是一道生死關卡。
 
  但最令他感到不安的並非是自己的性命安危,而是他心知肚明,為了安全著想,必須趕緊讓她在他與將軍之間做出選擇,回去?或與他遠走高飛?
 
  「塔隆……」雖然他沒有明說,但她心裡明白,是時候該做出抉擇。
 
  她望著他,那一貫冷酷、面無表情的面容,卻仍能發現深紅眼眸中暗藏的鬱結。他是不是正期盼她能回答「我們一起離開這裡」?他是不是正在做最壞的打算?她的答案會不會使他們再度分開?
 
  她不願他擔憂未來彼此的共路,無論如何,她絕對不會選擇離開他。
  但她不捨,倘若真要選擇逃得遠遠的,在未知而無止盡的旅途中,塔隆必定又會為了保護她而身陷險境,他們絕無安逸之日可過,可謂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
 
  她踮起腳尖,輕吻了他的下巴,雙臂將他緊緊環住。
 
  「我希望你明白……」她細聲地說著,眼神溫柔而深婉。
 
  「你不是一個人。」
 
  她伸手撫著他的側臉,像在安慰個孩子一般。而他聽見此話之時竟為之一愣,那一瞬間的波瀾,似乎將他奮力維持的冷靜都沖散了。
 
  「從今以後,別再將所有的壓力往自己身上攬,好麼?」
 
  她微笑,雙手勾著他的脖子,四目交接之時,他近乎要覺得自己快要不是自己。她的話語為何能輕易地突破他高築的心牆,一直以來,他視守護她為己任,無論是從前的回憶或是未來的路途,他都不可能再放開這道堅持。而她此時的意思,難道是他心中最壞的設想嗎?
 
 
 
  「塔隆,我們一起回去,好不好?」
 
 
 
  她果然這麼說了,她果然選擇回到父親的身邊。
 
  但,他怎麼可能還回得去?
 
 
 
  「我會送妳回去,但我……」
 
  親口對她說出「送妳回去」這四個字,讓他感到渾身上下、由內而外都有如被烈火灼燒般難受。
 
  但她以手指抵住他的唇,要他別繼續說。
 
  「別擔心。」她微笑著說:「你不會有事的,我不會讓你有事。」
 
  他蹙著眉說:「妳知道將軍不可能給我活路,我不告而別必定造成他許多麻煩,而我現在同時也是綁架妳的兇手,他能不視我為叛徒麼?」
 
  更何況,他現在的樣子,還算得上將軍心中「優秀的刺客」嗎?
 
  「塔隆,聽我說……」她看著他,眼神堅定地說:
 
 
 
  「父親在等你回來。」
 
 
 
  他聞言,愕然地盯著她,想反駁,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每每看著父親必須親自執行那些只有姊姊、你與他才辦得到的危險任務,雖然不會表現在我們面前,但我知道,他一定會想『要是你在就好了』……」
 
  「我也知道,姊姊加入聯盟之後,少了她,幾乎所有的國內政務、刺殺、最高指揮部的繁事與會議都……而我能為父親分擔單的,就只有情蒐與反諜。」
 
  為何將軍沒派人來殺他?
  為何卡特蓮娜當時沒乾脆地殺了他?還對他說了那麼多?
 
  「若不回去……我無法想像會有多龐大的重擔壓在父親身上……」
 
  她緊緊地還著他,要他放心、要他相信那些他認為完全不可能的事情。雖說她自己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她亦無法百分之百斷定將軍對塔隆的看法,這是一場賭注,這賭局並非僅僅考驗著兩人,而是整個杜.克卡奧家族的未來。
 
  「但那純屬推測,對吧?」塔隆低著頭,讓雙眼陷入那深褐頭髮的陰影之中。
 
  「你其實也想回去吧?塔隆。」
 
  他的眼神充斥著無奈,面對她的百般說服,此刻他的內心就有如赤身在寒冬中,好不容易盼到了一絲陽光,但卻早已凍得毫無知覺,看著映在掌心的光芒,卻怎麼也感覺不到一點溫暖。
 
  但,那光芒卻是他唯一的希望。
 
  他眉頭深鎖。
  還能回到過去嗎?還能在守護她的同時為杜.克卡奧將軍效命?他認為那些都僅僅是愚昧的想像而已,毫無可能。但若能允許他說出心中最深切的盼望,他的確非常非常想回去。
 
 
 
  「放心,你不是一個人……」
 
  她溫柔地吻了他。
 
 
 
 
 
 
 
 
  「屍體都移走了,但我交代他們要保留現場。」
 
  卡特蓮娜與將軍來到事發地點已是深夜,現場一片狼藉,四周的森林被燒得焦黑,道路上的散落著器械與殘破的馬車廂,還有那濺得四處都是卻早已乾涸成深咖啡色的大片血跡。
 
  「去確認過了?」杜.克卡奧將軍手持提燈,小心翼翼地探察每一處。
 
  「是,但……」火光映出卡特蓮娜左眼的疤痕,她微微皺眉,接著說:「所有士兵身上都帶著些許的打鬥傷痕,但致命傷卻同樣來自喉前的一刀斃命。」
 
  「對方是訓練有素的殺手。」將軍翻開了破碎的馬車,心想這大概是卡莎碧雅最後被劫走的地方,他在掃視車內的同時發現落在地板上的一把匕首。他將之拾起,嘴角勾起一抹淡笑。
 
  「父親,是卡莎的鞋子。」卡特蓮娜在不遠處喊著。
 
  將軍把匕首收進斗篷,離開馬車,踏過玻璃碎片發出喀擦響,來到卡特蓮娜身旁。他舉起提燈,照亮了那散落兩處的高跟鞋。
 
  「她可能還活著。」火光爍爍地照亮將軍肅穆的神情。
  「而且還可能是自己逃走了。」卡特蓮娜接著說。
  「這很難說,脫掉高跟鞋或許是方便奔跑,但以當時的情勢來推測,要獨自逃跑的可能性並不高。」將軍環視著周圍焦黑的枯林。
 
  「能推斷她逃跑的方向麼?」卡特蓮娜托著下巴。
  「太難,時間過太久了,足跡早已消滅,但更弔詭的是,這裡混亂得令人匪夷所思。」
  「既然目的是綁人,為何要縱火燒山?」
  「而且為何會有這麼多種打鬥的痕跡?」卡特蓮娜輕瞬到一個焦黑的巨型坑洞旁,彎腰觀察著。
 
  「散落一地的細箭、匕首、羽毛、刀片……呵呵,這到底是什麼情形?」將軍一說完,眉頭一挑,發現了地上有些微的血跡不太尋常。
 
  「咦?」她又輕輕一跳,瞬回將軍身旁,蹲低身子盯著那些血跡瞧。
 
  雖然經過數天的風吹日曬,那些血跡可說是淡得快要看不見,但依然逃不過兩位刺客的敏銳視線。那些血,由高跟鞋遺落處不斷滴流至焦林之中。
 
  「由這找吧。」
 
  卡特蓮娜舉起提燈,往漆黑的林中一照。「父親,那是……」她瞇起雙眼,發現綜錯黑暗的森林之中似乎有些動靜。
 
  將軍冷靜地盯著黑暗的森林,卡特蓮娜同時將兩把佩刀俐落地拔出,禁聲警戒。
 
  隨後,黑暗焦林之中奔出一位少女,在那瞬間,卡特蓮娜雙眼圓睜,狂奔至她身邊將她緊緊摟住。
 
  「卡莎!!」她激動地大喊,將她抱得死緊,眼角溢出了一滴淚珠。
 
  「姊姊……」
 
  「妳為什麼會?!太好了……妳沒事!」
  她還來不及問出滿腹的疑問,一聲冷冽的金屬聲「唰--!」地響起。
 
  她們同時看向聲音的來源,只見拔刀的杜.克卡奧將軍裂嘴一笑,舉直刀刃的瞬間綻出了冰冷的殺氣,而刀刃正對著森林之中緩慢步出的另一道人影……
 
  塔隆。
 
 
 
 
 
 
 
十七歲 她的抉擇 完


 
開工了,又要開始忙了……
請允許我拖稿(死
4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3 筆精華,10/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