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3k

RE:【小說】斯溫與勒布朗、兩人的諾克薩斯。 (12/24更新番外、聖誕特別篇。)

樓主 Keymind j029opgr
GP43 BP-

番外、聖誕特別篇。


「就來辦聖誕舞會吧!」副官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讓身處在斯溫會議室這猶如絕望邊境工作的人們,全部停下了動作。

"你在說什麼傻話?"前方看著戰術地圖的斯溫抬頭,他正想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全場轟動的歡呼打斷了斯溫的言語。

「好耶!聖誕舞會!酒!跳舞!狂歡!」所有的書記、實習、官員全部大吼歡呼,甚至還跳上桌面開始跳起潮流舞步,其他人也立即鼓掌帶動,其興奮的心情光是一句話就把所有人士氣拉到極致,斯溫對於眼前的畫面充滿不解與不可思議。

「大人!大人!斯溫大人!可以讓我們辦聖誕舞會嗎!?」副官蹦蹦跳跳的跑到斯溫面前,但卻看他緊皺眉頭,那不是不滿、而是不解。

「大人...知道什麼是聖誕節嗎?」副官用一臉"不會吧"的表情,小心翼翼的提問。

「聖誕節?那有比行憲紀念日或是國家犧牲日還是革命成功日重要嗎?看你們的反應我竟然會不知道...」斯溫努力思考,他是不是在哪個軍法書或是行憲書本中忘記了這個節日,甚至有股罪惡感湧上心頭。

「不...我覺得斯溫大人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副官無奈的嘆了口氣,眼神撇到一旁,然後又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她瞇起眼詭譎的笑了起來。

「大人知道嗎?任何女人都深愛聖誕舞會這個活動!只要掌握聖誕舞會!就能更深入的得到女人的芳心!」副官像是奸詐的商人,摩擦著手掌一步步逼近,斯溫眼神集中起來,明顯吸引了他的注意。

「包含勒布朗大姐也是唷!不過一定要會跳舞!」副官說出關鍵字,她墊起腳尖,順暢的輕轉一圈,展現她輕巧靈活的身軀,而斯溫也的確進入了思考狀態。

「...我只學過軍人演練操、兩棲作戰操,這算嗎?」斯溫才一回答就遭到副官的白眼。

「這是什麼令人想吐又充滿陽剛氣的爛東西!?是舞蹈!優美的舞蹈!男女一起共舞,不是一群肌肉棒子撞在一起怒吼!」副官一想到最後講的東西,她厭惡的吐出了舌頭,似乎真的很不能接受。

「這個舞會最重要的就是跳舞啊!一個男人在聖誕舞會如果不會跳舞的話,不管你是多偉大的領導人,還是有多少輝煌戰績的將軍!你在舞會都只是個渣!渣!」副官下嘴脣拉出,擺出極端不屑的表情,還用手做出拇指朝下的動作,然後在趁勝追擊的問:

「斯溫大人是不是怕丟盡自己培育出來的人氣和人脈,或是怕被瞧不起才不敢辦這個舞會?」

「...舞會會辦在什麼時候?」斯溫眉頭緊皺,明顯被成功的激到,他問了一個對於副官而言絕對是核心的問題。

「下個月接近尾端的時候。」副官露出牙齒自信笑了起來。

「很好!有非常充足的時間,不過我的腳有些困擾,我看過妳說的那種優雅舞步,那不是這受傷的腿辦得到的。」斯溫看了一下自己曾經受傷的右腳,雖可正常走路,甚至快走和戰鬥都沒問題,但像是跳舞那種細緻的動作,還是太困難了些。

「那我推薦這本!這是相當柔性的舞步,簡單、但又要和舞伴緊緊貼合,互相指引,是很棒的舞步!」副官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一本深藍色的初級舞蹈書,上面圖文並茂,斯溫翻了幾頁便點了頭。

「淺顯易懂,沒問題。下個月是吧?」斯溫跟副官重新確定之後,又繼續仔細的翻了那本舞蹈書,而副官則是轉身對著其他人吐舌頭雙手比出拇指,而所有人也比出一樣的動作,因為副官實質目的已經成功。

"可以開聖誕舞會啦!!!"

--------------------


諾克薩斯城東北方的獨棟別墅型公寓,許多暫住客的棲息之地,當然也有許多有些許秘密或是給不想給政府監視的人居住在這,某方面來說可以談得上是官方認同的灰色地帶,詐欺師、勒布朗,平時也都會居住在這裡。

「哈?舞會!?那隻烏鴉竟然會辦這種東西!?」勒布朗在她的房間整理著自己的配件,她坐在床邊輕輕拉起淡紫色的絲襪,吃驚表情還遲遲無法恢復。

「嘿嘿,多稱讚我一些吧。」副官開心的把木椅反過來坐,下巴靠在椅背上,合不攏嘴的笑容顯示出她有多開心。

「嗯〜偶爾輕鬆一下也不是壞事,我也挺久沒跳舞了。」勒布朗仰起下巴,手指輕點在自己下嘴脣,雙眼沒有平常的銳利,似乎圓潤許多,她想著自己上次舞會的事情。

「大姐上次跳舞的時候一定氣氛很棒吧?」副官才問完,勒布朗苦笑搖搖頭,然後露出不太耐煩的表情。

「怎麼可能,我是因為任務才去參加那個舞會的呢,我上次是跟一個色瞇瞇的老頭跳舞,嘴裡炫耀著自己多有權有勢,手還不時會在妳後腰亂摸,標準的死老頭。」勒布朗雙手一攤,嘆了口氣,將腰鏈扣環輕輕的扣上,她動作和語氣是如此自然,這讓副官不自覺的拉起佩服感。

「那他...」副官小心翼翼的提問,勒布朗將腰鏈調整到適當的位置,也將披肩其扣環一併扣上,她拉起輕佻的笑容。

「沒什麼啊,確定任務完成,問到我要的情報之後,便扭斷他那雙骯髒的手,然後將他那每次賊笑都會露出的牙齒都打斷就離開了。至少我沒奪去他身為男人的證明。」勒布朗淺淺微笑,好像再享受那時候的畫面。

「嗯...啊,這、這樣啊,大姐真是下手不心軟呢。」副官苦笑。看著勒布朗梳理頭髮之後將金色的頭飾戴在頭上,她在鏡前轉了一圈,表情很滿意,副官也給予拍鼓掌認同。

「舞會我一定會去的,但我待會還要出門執行任務,不能招待妳了。」勒布朗微笑輕輕點頭,副官則是趕緊站起來敬禮。

「別那麼說!大姐請小心。我先離開了!」勒布朗和她一個眼神交會,便轉身離去。

「嗯...舞會啊...」勒布朗看著全身鏡想了一會,即使穿著高跟鞋。她依然拉起腳尖,輕巧的在木屋裡翩翩起舞,臉上的期待表露無遺。

「嘻,我好像沒跟烏鴉跳過舞呢...」


-------------


各傳令官在接獲斯溫的舞會命令之後便有效率的開始分配工作,安排行程、活動場地、活動擺設、並且邀約來賓、並且告知全國人民皆可在城鎮上慶祝該節慶享樂,斯溫更特別下令供應大量食材給店家便宜販售和讓人民可以更加飽足狂歡,也提供給弱勢住宅一些基本需求。

其地點決定在城內中央的大廳和城後的大廣場,由諾克薩斯木工團隊負責搭建一座與各樓層相連的大型舞台。

一向帶著嚴肅甚至是殘酷現實的諾克薩斯城鎮,突然在這個月之間多了許多歡樂、輕鬆、和樂的氣氛,各種燈光燭光、各種裝飾一一擺設至各民房屋簷,暫時也不用擔心強盜土匪、更不用擔心軍官到門前徵稅,唯有的,就是享受聖誕節的氣氛。

「這舞台真是壯觀...」魔甘娜穿著暗橘與白相交的連身長裙,她像例往一樣收起雙翅,頭上綁著一條柔絲巾將臉包著,雖然淡紫色的長髮依然醒目,至少不至於會被額外找麻煩。

啪,突然後腦遭到一個拍擊,魔甘娜失去平衡往前走了幾步。

「唷!小魔甘娜!怎麼有心情來看由技術非凡的本帥,親自搭建這個尊爵、不凡、典雅的舞台啊!」達瑞文上半身從左肩至右腰拉著一條工作帶,上面扣著各式各樣的工具,他臉上有些灰塵但似乎一點在意的感覺都沒有。

「達瑞文先生?」魔甘娜雙手摸著自己的後腦,對於能輕易辨識出她的達瑞文有些驚訝。

「唷!本帥表面是諾克薩斯最棒的工匠,最閃亮的處刑者,但私底下可是最帥的殺手!最有魅力的刺客啊啊!」達瑞文比出雙勝利手勢,魔甘娜只是靜靜的點頭回應,絲毫不打算跟他提起,私下稱呼的部分跟實力一點關係都沒有。

「唷,晚點穿亮麗點!穿這什麼村姑裝,好好來跟本帥享受享受!」達瑞文豪邁笑著用拇指指著自己,但魔甘娜淺淺微笑搖頭。

「謝謝達瑞文先生的賞識,但小女目前還是受限斯溫大人的命令,只是好奇看看,晚點依然必須回去。」魔甘娜輕鞠躬,態度強硬讓達瑞文知道沒有商量的餘地。

「唷!好吧!那舞台搭完之後,本帥會帶以前輝煌戰功所頒發的好酒去找小魔甘娜聊聊的!」達瑞文笑著輕拍魔甘娜的肩膀。

「這、這樣不好吧?達瑞文先生應該要享受舞會...」魔甘娜抬起頭來時,達瑞文已經轉身背對著她,邊揮手邊往舞台方向走去,好像強硬的在說:

「唷!這件事情就這樣吧!」

「謝謝...瑞文先生...」她輕拉裙,輕蹲示意感謝。

-------------

夜晚,舞會現場。

「乾杯!」副官站在用好幾張併在一起的會議桌,左手插腰右手高舉著金黃透徹的美酒,引領附近的夥伴一起高舉酒杯。

「安妮小妹妹,你父母現在有沒有打算回來諾克薩斯?斯溫大人應該會很歡迎的。」一個較為年邁的男子詢問抱著熊玩偶的小女孩,穿著以紅色為主軸的洋裝裙,頭髮也同樣是鮮柔的紅色,眼珠是渾大的翠綠色。

「安妮不知道!安妮要吃餅乾!」安妮似乎並沒有打算理會老人,她張嘴,男子卻也唯命是從的把一旁桌上的餅乾放到她的嘴裡,長幼有序似乎在這裡不成道理。

「呵呵,即便沒有施放魔力,還是能感受到那洶湧的力量,灰袍巫師的力量...遲早要回歸諾克薩斯...」

而在偏左方的休息區。

一群大男人和鮮少的女人歡呼著,他們拍打桌面製造類似戰鼓的聲音,怒吼和歡呼此起彼落,兩個大男人坐在中央握著手,身體緊靠圓桌正在做腕力比賽,雙方手背部分都綁著雞蛋,先擊破者當然就是獲勝者,而其中一人便是諾克薩斯之力、達瑞斯。

「哼哼!小子、幾個月沒被我教訓,膽子變大了嗎!?我要讓你嚐嚐變回蛆蟲的滋味!」達瑞斯粗壯的右手爆著青筋,緩緩將對面的手腕下壓。

「哈!你自傲的時間也準備結束了!我可是攻城人員!我的力量才會是最強的!喝!」對面的男子大吼,慢慢將手腕拉回來,達瑞斯咬牙撐住讓事情不再變的更糟,這現場的歡呼更是激烈。

中央舞池處,舞會還未正式開始,就已經有不少女孩將這裡團團包圍。

「呀〜弗拉迪米爾大人!請您一定要賞臉跟我跳支舞!」一名年輕的少女向前,眼前是穿著鮮紅皮大衣,有蒼白頭髮,他手持著紅酒杯輕嗤幾口,他坐在巨大的貴族沙發上,微笑看著眼前諸位爭先恐後的佳麗。

「不!等等,我已經來一陣子了,只為了和弗拉迪米爾大人跳一支舞啊!」

「你們這種身份哪配的上弗拉迪米爾大人?滾開!就讓我來...」正當她們快要吵起來時,弗拉迪米爾突然將喝完的紅酒杯隨手一拋,破碎的玻璃聲吸引所有女性的注意。

「喔呀、喔呀,各位美麗的女士,妳們願意賞臉陪我跳一支舞,這讓我非常開心...」他從沙發站起,輕輕用手指勾起一名女性的下巴。

「但...和我跳舞的代價,妳們、願意承受嗎?」他露出潔白的獠牙,對著在場女性自信且狡詐的笑了起來。

「我...」

「「「我願意!!!呀〜〜〜」」」現場女性無一不瘋狂,更加纏上弗拉迪米爾,他聳肩搖搖頭,笑著這群為愛瘋狂的女性。

城後方廣場,馬車接送區。

因舞會才剛開始,馬車尚未送達,連照明火把都還未準備,一隊人馬共九個人卻已經在這裡等待回程。

「可惡...!那個斯溫!怎麼灌...嗝!都灌不醉!」一名大鬍子的軍人左搖右晃,一臉不滿的大吼著。

「曾經聽說他千杯不醉...但沒想到那麼誇張...」另一名高瘦的官員紅著臉搖頭,似乎能站直已經是不錯了,其他人多半都已經是快要倒掉狀態,看來他們為了什麼目的連番上前去和斯溫敬酒,卻怎樣都灌不醉他。

「諸位!聽我說!」大鬍子走上前,高舉雙手大喊,吸引大家注意。

「斯溫執政無能!只會用妖術迷惑大眾!我不吃這套!嗝、為了諾克薩斯的未來!我必須上前推翻執政!」現場其他八人一起舉手歡呼,似乎很擁立眼前的這位官員。

「不管是『達克維爾』!還是『杜•卡克奧』!都是無能的!他們的失蹤只是害怕而逃走!一個留下的兒子被用叛國罪處死!一個殘忍的留下兩個女兒!沒用!都沒用!」正他說的正開心,越說越是誇張、越是過份。

突然一個黑影跳入八人之中,她手持兩把匕首,刺入前方兩個人的後頸直接向前倒下,然後直接放開匕首,雙手交錯抽出短刀,將兩側的人馬頭顱斬飛,瞬間再將兩把短刀反手一握,直接往後戳刺,還未反應過來的最後面兩人也中刀倒下。

「什...」最前方兩人轉過頭抽出腰間慣用劍,但劍刃還未完全見光,兩人就被拋來的短刀正中喉結,一一倒下,一瞬間、九人剩下剛剛高談闊論的大鬍子一人、他跌坐在地面,不斷的搖頭,眼前的女子緩緩靠近,赤紅色的長髮配上融合四周的黑色束裝,代表性的刀疤,以及那似笑非笑表情,她是杜•卡克奧的女兒,卡特蓮娜。

「你怎麼批評政治家是你的事情...你怎麼講你的野心...也是你的事情...」漆黑的戰靴踩住鬍子男的肩膀,將其壓制在地面。

「但...你談論到杜•卡克奧...我們家族最優秀...不,可以稱為全諾克薩斯最優秀的將軍沒用,你要我怎麼忍氣吞聲?」還未給男子有機會說話,她從背部抽出另外一組短刀,劃過他的喉嚨,準確且快速。

「聖誕節啊,真是送我暗殺禮物的好節日。」卡特蓮娜輕舔了刀背,帶著如同發洩壓力般的笑容,緩緩消失於夜幕之中。

城中宴會廳。

勒布朗穿著不同以往的裝束,一席淡翡翠之連身裙,低胸配合線條往後裸露大半背部肌膚,她穿著琉璃般的高跟鞋,頭髮瀏海多帶了兩個懈寄生的紅飾髮夾,誘人的鎖骨則拉了一條簡單又不失優雅的粉水晶項鏈。

她大方的笑著,透明絲邊的白手套拿著裝了香檳的高腳杯,跟附近周遭的人一一打招呼,不但一改平常形象,甚至還成了親善大使,許多平常不敢靠近勒布朗或是只聽過勒布朗事蹟的人,多半都有強烈的好奇心上前去她打招呼,一瞬間周圍就擠滿了各種政商名流。

「......」斯溫他待在不起眼的角落直挺的坐著,一樣往後梳的軍人扎頭,穿著感覺年輕許多的燕尾服裝,上半身刻意解開鈕扣並且不套領帶減少嚴肅的感覺,他拉著純白的手套、輕輕點了一下皮鞋後跟,一切看似完美。

但他依然保持著平時銳利且冷酷的眼神觀察著四周,肩上的小烏鴉只是多綁了一個鈴鐺,口罩也沒有因此拿下,不會主動去問候別人、他甚至覺得沒有必要,周遭也沒有任何活動相關的配置,偶爾有鮮少見面的高官或是富商慕名上前來打聲招呼,甚至有刻意來灌酒阿諛諂媚的,斯溫會與他們喝酒、聊天,但畢竟話題偏少,往往都待不太久,所以斯溫的位置和充滿歡樂氣息的舞會現場仿佛處於兩個世界。

「真熱鬧啊...伊凡完全被人群包圍了,不愧是平時善於變裝潛入、交際、收集情報和反間諜的佼佼者。」斯溫認同的點了頭,他拿出蕎麥麵包撕成小塊放在小烏鴉的嘴裡。

「啊啦、發現可口的獵物,你一個人在這做什麼呢?」一個充滿誘惑迷人又熟悉聲音從應該沒人的背後發出,斯溫雙眼略微睜大,他轉過頭、是應該還正在被人群包圍的勒布朗,她身靠在會場視野死角的邊柱旁,喝了一口金黃發亮的香檳,用著曖昧的眼神和詭譎的微笑盯著斯溫。

「原來是鏡像...我正在享受舞會氣氛。」斯溫很快就明白正被包圍的勒布朗,是不知何時交換身份的鏡像。

他坐的依然挺直,轉回頭、看著眼前狂歡的軍官、夥伴、以及受邀而來的名流,他輕輕拉下口罩,將桌上的威士忌圓杯的酒一口飲盡,正想把口罩拉回時,一隻手指頭輕輕勾住邊緣,不讓口罩回到該有的位置。

「這種沒情調的東西該拿下來了吧?」勒布朗將斯溫往後拉,讓他靠在自己的腹部前,由上而下看著斯溫,甜蜜誘人的香檳味刺激著斯溫的嗅覺。


「不怕被看到有兩個妳嗎?」斯溫難得拉起一點微笑,他也保持這個姿勢看著勒布朗,她頭髮微微垂下擋住燈光的臉龐,有種說不出來的...魅力。

「當然怕呀,所以、跟我來吧!」勒布朗笑的開心,很順暢的拉起斯溫,兩人從較偏僻的會場樓梯走向城內預設的二樓休息室,現場只留下斯溫的口罩,和跳下肩的小烏鴉。

小烏鴉體貼的咬起口罩,似乎打算飛回斯溫的住宿,但在這一瞬間她全身被整把抓住。

「找到你啦!我的宴會好夥伴!大家快來看!宴會絕招第五十四式!翱翔之鴉!」充滿酒氣的副官將抓到的小烏鴉抱在懷中跟著身體甩了一陣子,然後拉住牠的翅膀展現翱翔的姿勢,小烏鴉仰天長嘯,但只換來更多的歡呼聲。

「呀〜〜〜」

-----------------


二樓預定休息室。

「你的部下設計的真好,連喝掛了都有地方休息,他們還在狂歡,所以這裡暫時不會有人來吧。」勒布朗到了休息室發現床邊竟然還有冰桶和擺放好的香檳,她開心的再度打開了一瓶。

「原本簡單的儲藏室他們整理的真好...牆壁粉刷過、還多了幾張軍床、而且也佈置的非常漂亮,紅色的絲綢擋住床位,隱私也做的不錯...」斯溫坐在床邊,他四處張望,看著自己的部下將死沈的儲藏室設計的如此優美,勒布朗將香檳遞給斯溫,兩人輕敲了杯緣,各自將其飲盡,斯溫順暢的將金黃再度補至八分滿。

「喔?烏鴉你聽...」外頭突然傳來一陣陣現場演奏的曲子,舞會正式開始了,勒布朗很開心的走向門口偷看舞池的情況,許多人都已經成雙成對的組起來開始基礎舞步,當然其中包含勒布朗的鏡像。

「唔...嗯...」斯溫眉頭緊皺,似乎多了些異常的緊張,他看著盯著舞池的伊凡,調節呼吸幾次便站起了身。

「嗯?咦!?」勒布朗轉過頭頓時被眼前的畫面...可以說是嚇傻了。斯溫左腳直立站著、右腳向後延伸,身體微彎左手繫後腰,右手伸直掌朝上成接應姿勢,他頭微低不正面看著伊凡,做一個標準的邀舞動作。

「請、請女士賞臉跟我跳一支舞。」斯溫語中帶有些結巴,這個動作和這句話是舞蹈課本強烈要求必定要的邀約禮儀,不然對方不會跟你牽手答應。勒布朗發愣了一陣子,看著帶著不安情緒的斯溫,她眼眶不自覺的泛起淚,將手輕輕放在斯溫掌上,他也溫柔的握住牽了起來。

「嘻,你這書呆子,沒有人真的會用最標準的邀約姿勢啦,從哪本書學的?」勒布朗開心的笑了起來,卻不忘消遣一下動作和語氣都過度死板的斯溫。

「是嗎?那何必做教學示範的書...」正當斯溫想抱怨書上與事實不相符時,勒布朗親了斯溫的臉頰,眼角的淚水還未褪去,新的淚水逐漸湧上。

「但...這是我看過最好、最棒的舞步邀約。」

斯溫看著這樣的勒布朗,他輕點頭,雖然表情變化不多,但掌心傳達過去的心跳聲,已經老實的告知勒布朗他自己的狀態了。

「開始吧!」

「嗯。」

兩人牽手、身體緊貼,伊凡調皮的對著斯溫的嘴脣輕呼一口氣,他們等著下一段旋律的切入,彼此邁開腳步。

「先右、再左、往前一步、帶著舞伴輕轉半圈,反過來的動作再一次...」斯溫仔細盯著兩人的雙腳,口中不斷唸著書上教的口訣,伊凡用清淡的微笑看著這樣認真的他一陣子,她明白斯溫一定花了不少時間在這幾個簡單的基礎舞步上,只為了跟她共舞。


「烏鴉、你跳的很棒。但你沒有享受跳舞的樂趣,來...」伊凡突然輕拉手,把斯溫的節奏完全破壞掉,但她依然緩慢的帶著,只靠手與身體的感覺就讓斯溫跟上她的動作。

「看著我、跳舞有時重視的不是所謂的正確與否,而是和自己的舞伴融入音樂,創造出只有你和我的世界。」伊凡淡褐色的雙瞳和斯溫的深紅彷彿融在一起,斯溫盯著她的臉龐,已經帶有一點汗水,散發出使人迷濛的香味,他依照自己的意思突然轉了一個圈,伊凡雖然有些嚇到,但更開心笑了起來,輕敲斯溫的胸口。

「一般會給個暗示的。」伊凡竊笑,斯溫依然溫柔且專注的盯著她,點了點頭的問:

「如何暗示?」

「像這樣...」伊凡墊起腳尖,兩人雙唇交疊,彼此默契的閉上了雙眼,斯溫擁住腰間的力量不自覺的加大,兩人開始緩緩的轉起圈。

持續了一會,才停下轉圈的舞步,但緊貼的身體和交錯的雙唇卻不曾分開過,伊凡緩緩張開眼,有些恍惚的看著斯溫,直到斯溫也張開眼發現她的狀況,兩人才將嘴脣分開。

「...學到了嗎?」伊凡故意將舌尖留在唇外,上面還帶有一絲透明的琉璃,呼吸也不自覺的加重,即使燈光灰暗也無法遮掩她粉嫩發紅的雙頰。

「嗯...嗯。」斯溫點點頭,哪怕是千杯不醉,此刻的他眼前都有些迷濛了起來,他腳往後一步卻沒注意到已經是床邊,就這樣拉著伊凡一起跌上床鋪。

「嘿〜?變得挺主動的嗎?」伊凡倒在斯溫身上,反應過來之後用下巴挺起笑的曖昧看著斯溫。

「我、我不是故意的...」斯溫想做些解釋,但伊凡五指緊扣著斯溫的手,輕躺靠在他的胸口上,另一隻手指夾起一對床頭櫃稍早已經裝好的香檳酒。

「那就乾杯喝下去,當作歉意吧?」伊凡手輕往前,斯溫下意識的拿杯子點了回去。

「躺著很難喝...」斯溫希望拉起身體,卻被伊凡強硬壓著,她曖昧搖頭表示不准,斯溫只能一點一點的先將香檳帶入口中,角度卻讓他難以吞嚥。

「嗯...」伊凡也將自己的香檳飲入嘴中,酒杯隨手一放,玻璃破裂聲響起,她拉起斯溫,雙唇再一次的交疊。

嘴中的甘甜混合在一起,不知怎麼的,變得容易吞嚥,即使已經把香檳喝完,酒精依然在兩人嘴中作祟,彼此緊抱住對方,無法自拔。

「哈啊...等等...烏鴉!喝完了啦...嗯..!」伊凡拉起身,想做一個結束,但一瞬間被斯溫重新吻上嘴脣,並且將其翻過身子,換他緊扣著伊凡的手指,受到瞬間的刺激,伊凡身軀整個弓了起來。

「......」良久,斯溫緩緩離開伊凡的嫩唇,兩人呼吸都沉重且快速,眼中只有彼此,此刻不用言語,卻能道盡一切。

「聽說謀略家、斯溫千杯不醉...如今看起來卻有點失控呢?」伊凡瞇起眼,側臉躺在枕上,她的微笑充滿著魅惑。

「...如果失控可以得到戰果,我會毫不猶豫的失控到底。」斯溫低下身,親吻伊凡的頸肩,她繃起身子發出誘人的悶哼。

「...而且我只要讓妳也跟著失控即可...伊凡...」斯溫邊說邊繼續親吻的動作,熱氣傳到伊凡肌膚上敏感的快令她瘋狂。

「烏鴉...」伊凡含住斯溫的耳垂,將溫熱的氣息往耳裡傳,她雙手手指被斯溫緊扣著,只能緊抓回去,全身慢慢感受著斯溫的動作。

淡紅色的絲綢垂下,將床完全隔離成兩人世界,斯溫可能還是不懂所謂的聖誕節,但他卻明白這是拉近人與人之間最容易的節日。

---------

城中任何角落都能聽到歡笑聲,從大人到小孩都有,到處都燈火通明,沒有任何爭鬥和爭端,這在諾克薩斯實在是難得一見的光景。

但唯獨一處地方...依然黑暗,猶如大廳般的走道一點燈光都沒有,也毫無人煙的感覺,和窗外的溫暖相比,室內反而像是冷到了冰點。

往房內一看,一個身影正在床上來回滾動著...

「嘶嚕嚕...節日啊...以前我是多麼的期待呢?現在的每一天,對我又有什麼差別?」卡莎碧雅又轉了一圈,蛇尾晃到自己的臉前,她習慣性開始咬起鱗片磨牙。

「喀喀!嗯?嘶嚕〜」她突然停止了動作,眼神看向她姊姊、卡特蓮娜時常跳進來的窗戶,那裡多出了一股體溫,是她永遠忘不了的那個溫度...

「嘶嚕嚕...」她放下尾巴,無聲的慢慢滑向窗邊。

「停,別再靠近了...」一個深厚、低沉又帶點沙啞的男音阻止了卡莎的行徑,窗邊微風帶起暗紫色的披風,儘管如此,男子還是靠在牆的另一邊不肯現身。

「嘶嚕嚕,怎麼?怕了我的樣子了?」卡莎說的很輕鬆,嘴裡也是滿滿嘲諷的意味,但她的表情卻像是要哭出來般令人心疼。

「不,我不怕...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害怕的事情了...只是...」窗邊的聲音雖然小聲,但傳達的清楚,更外面的歡笑聲完全不能影響他們,卡莎輕嘆了口氣,靠在窗旁的牆壁。

「嘶嚕嚕〜什麼風把你吹來了?塔隆?」卡莎看著自己不受控制,一直左右搖晃的尾巴,她知道他心裡其實在這一刻很快樂、很快樂。

「我知道妳一個人...卡特蓮娜不會放過這個絕佳機會去辦正事,所以...想來陪陪妳...順便給妳這個...」卡莎聽到窗框被刺了一把東西,轉頭一看,她雙眼頓時睜大不少,是一把金色龍紋的匕首,在小的時候,塔隆還是她的護衛,他送給卡莎這把匕首,也真的救了卡莎一命過。

「嘶嚕嚕...你怎麼弄到這把刀的?」卡莎不免想多問,她還記得很清楚,那把刀掉在很難回收地方,過去那些回憶洶湧而來,痛苦、驚悚、難過、悲傷、懊悔、孤獨、追尋、思念...還有短暫的快樂和幸福,一切是那麼的不平等,卻依然讓人無法自拔。

「呵...花了不少功夫...吃了不少苦頭...就別問了...」牆後發出一聲無奈的苦笑,一個聲音就能知道...他為了這把匕首花了多少心力。

「嘶嚕嚕...吶,塔隆,你放的太外面了,把刀插進來些。」卡莎靠著牆,淡淡的笑了起來,她轉頭瞇起雙眼,看著塔隆因為要求而伸手準備去移動刀柄的瞬間,她伸手同時握住了刀柄和塔隆佈滿傷痕的手。

「卡莎小姐...別這樣...」牆後發出困擾的聲音,卡莎則是高興的撞了幾下牆壁回應他。

「嘶嚕、嘶嚕!吶,塔隆,就這樣陪我一下,就一下下...好嗎?」卡莎發出她從心靈深處最期盼的渴望,一點陪伴的時間。

「是...我的榮幸。」塔隆似乎也拿她沒轍,從以前就是這樣,面對妳、任何鋼鐵都有如軟木般易碎。

雙方彼此隔著一面牆,背靠背,彼此手握住那把金黃龍紋的匕首,他們再也沒說過半句話,但、一切盡在不言中。



聖誕快樂。



番外篇,完。


----------------------

超長後記。


前言。

「那就來寫聖誕文章吧!」

如同副官一樣,我就這樣搖著尾巴對著人在香港的歲月說出了這句話。

這大概是十月中左右的決定,本來希望高品質!帶圖片!盡可能帶到每個人物!但當然最細膩的部分還是在兩位主角身上(雖然有些人只有幾句話..對不起啦啊啊啊),可惜歲月大大途中的手指受傷,導致圖片量超乎預料的少,以及我的時間真的也不夠用...導致文章還是不夠完整...但真的很感謝歲月大大從第一篇開始就熱烈的支持並且以圖片支援我的文章,KK在這裡磕頭表示感謝!

以下是歲月大大小屋的聯結,請去觀賞更多她的系列作品吧!


其中我決心要繼續保持我本文的更新,而其實加上現實的工作、活動、當然休閒娛樂也有,這樣的舉動非常困難。

所以我停止了『超越榮耀』的更新。沒錯!什麼本文啥都只是為了幫聖誕文爭取時間,所以沒有意外的情況下,超越榮耀也將會重新連載,有些讀者甚至發現我更新變慢了,這讓我很擔心是否會被猜到要給你們一些驚喜。

本文尾末的卡莎碧雅部分,有點類似雙篇故事共同合作的文章,由司令子大大的塔隆來到我這裡客串,為卡莎碧雅寫下一篇獨特的故事。

有關劇中匕首的故事,請參考司令子大大的文章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來一起享用吧。這裡也謝謝司令子大大讓我使用她的塔隆設定。(也正好我沒寫過塔隆)

以下是歲月大大的後記文。

各位讀者大家好,我是歲月,一直以來都是斯溫與勒布朗這對CP的熱烈愛好的粉絲,其實當初沒什麼人在意這對CP,我一個人追尋國外網站非常久一段時間。

很高興看到KK出了這篇文章把這對CP(還有帥氣的阿帝歐斯)給帶領起來,讓板上喜好這對CP的人明顯多了很多,甚至多了更多創作與畫作,真的讓我非常開心!

圖片方面本來想要配合KK用出彩圖!但現實的工作壓力和忙碌讓我心有餘而力不足,最後手指還不小心受傷了...最後變成一些本身不是很滿意的草圖,真的是很抱歉〜也希望讀者還是能享受當下的意境,也謝謝大家的欣賞。

KK在一個月前偷偷的找我參與這個聖誕文企劃。讓我又驚又喜,我也參與的很開心!也希望大家可以繼續支持斯溫與勒布朗唷!


結語,我很希望可以給長久支持我的讀者們一個最熱烈的驚喜,謝謝你們的支持、指教、鼓勵,才會讓我一路連載到現在。

歲月。

------

為讀者帶來一點開心,就是作者最大的快樂。

希望這篇能得到你們熱烈的回應。

KK祝大家聖誕快樂!

4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300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