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1k

RE:【小說】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 #18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38 BP-
【 I Never Compromise 】 第十八章 十七歲 熟悉的刀影
 
 
 
 
 
 
  「報,現在是凌晨一點二十八分,目前本艦位在佛雷爾卓德西南西一百零四海浬處,海象穩定,完畢。」
 
  「收到,你們距離蒂瑪西亞港尚有一段距離,循征服者之海航線繼續前進,預估幾天後會抵達?完畢。」
 
  「報告,今夜脫離佛雷爾卓德冰川海域之後本艦將會加快航速,估計七天後就會到達,完畢。」
 
  「收到,期待你們的歸來,另外,那項『貨物』請務必小心保管,完畢。」
 
  「報告,我里昂.布利豪斯必定會貫徹蒂瑪西亞意志,帶領遠征號完成使命,完畢。」
 
  「收到,那可是非常重要的貨物,相信艦長一定能夠完美達成任務歸來,完畢。」
 
  「什麼貨物呢?嘻嘻。」
 
  「……報告,請重複。」
 
  「……」
 
  「報告,請重複一次剛才的內容,完畢。」
 
  「……」
 
  「DSS遠征號,請給予塔台回應。」
 
  「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麼回事?遠征號!布利豪斯艦長!請回報現場狀況!」
 
 
 
 
 
=================================
 
海盜襲擊蒂瑪西亞海軍
DSS遠征號於征服者之海失蹤
 
撰文:鮑柏.納夏哈狗                 於 戰爭學院
 
 
  蒂瑪西亞海軍內負責貨運的帆船-DSS遠征號,目前已經回報於海上失聯,而各種顯示的跡象則指出應被海盜洗劫。所有的船員全數失蹤,但蒂瑪西亞當局沒有收到對方提出任何相關的贖求訊息。

  蒂瑪西亞海軍發言人指出,遠征號最後一次連絡時,正載運著未知的貿易物資,從弗雷爾卓德開往蒂瑪西亞後隨即失聯。而在失聯後的24小時,有關當局已派遣救援船隊,前往遠征號最後發出聯絡訊號的位置。

  蒂瑪西亞調查團是由蒂瑪西亞護衛隊長,同時也是英雄聯盟的英雄蓋倫率領的隊伍組成。他們的報告指出,部分遠征號上的物資,在距離最後位置 20 公里外的地方漂流著,而物資的附近還散落著許多殘骸。根據占卜與分析後得知,遠征號是在連絡時被敵方襲擊並遭到佔領。

  接下來的占卜無法進一步得知襲擊者的身分,剩下的資訊只知道案發當時,因為已經入夜,大部分的船員都在船艙內休息,而被敵人有機可乘。隨後調查發現了現場有強大的魔力反應;反應的規模遠超過英雄聯盟管轄徑內的最高紀錄,此外,種種的魔法特徵都與死靈密法有著相似性。調查團認為在這次的攻擊行動裡面,敵人使用死靈密法的可能性極高。

  死靈密法現今只有在瓦羅然大陸內的兩個城邦-諾克薩斯佐恩,被當作魔法學而被允許研究與使用。雖然聯盟並未全面禁止死靈密法,但是這種的法術即使是稍微的使用錯誤,都會造成無可挽回的悲劇;所以使用這種魔法前,需要極度的專注與謹慎。

  諾克薩斯與佐恩的代表,都嚴聲譴責這次的攻擊活動,但是諾克薩斯籍的聯盟代表卡特蓮娜,則針對蒂瑪西亞過於積極的貿易政策表達了看法。『蒂瑪西亞現在正嚐到過去強硬貿易政策而種下的惡果。』

  當問到這次諾克薩斯的回應時,蓋倫直接當面反擊諾克薩斯籍的英雄。『不管是我,還是是任何熟悉諾克薩斯的人來說,一點都不意外看到這次海盜襲擊與死靈密法有關!不過沒關係,蒂瑪西亞將盡全力來揭發這次殘忍惡行的真相。總有一天,真正的兇手將會面對正義的制裁。』
 
 
=================================
 
 
 
  這則頭條新聞在諾克薩斯的大街小巷內沸揚著,就連貧民窟內的遊民與孤兒都能輕易從散落一地的報紙堆中得知這個訊息,而象牙區的貴族們也無不拿著報紙討論這份報導的細節與真實性;正當全國上下都熱切地關注這個議題之時,想當然爾,諾克薩斯最高指揮部也頻繁地開會,召集各大將官討論對策。
 
  卡特蓮娜的發言,正是對國際輿論一面倒地質疑諾克薩斯這個論點所做出的批判,今年剛成為聯盟英雄的她,無疑是諾克薩斯的國家代言人。在過去一年之內,她憑著一己之力,帶領軍隊為國家建立了無數的戰功,包含潛入蒂瑪西亞執行各式的暗殺任務、還有遙遠的戰線──愛歐尼亞,也功不可沒,現在的她,已然成為諾克薩斯最有影響力的軍官之一。
 
  但她的發言當然無法阻止蒂瑪西亞對諾克薩斯的質疑。對蒂瑪西亞來說,諾克薩斯無疑是擺明了想要挑起紛爭,在破碎的船隻上所偵測到的強烈死靈祕法反應就是最佳的證據了,同時,蒂瑪西亞全國上下也對諾克薩斯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感到憤怒。
 
  數十年前,戰爭學院的成立為兩國之間無止盡的戰爭劃下了暫時的句點,蒂瑪西亞與諾克薩斯簽訂了和平契約,為瓦羅然大陸的和平達成了共識,兩國就這樣維持了數十年表面的平靜。
 
  直至今日為止,儘管只是私底下零星的衝突,都還沒有像這次事件一樣的嚴重性,對蒂瑪西亞來說,這是個明顯的挑釁,諾克薩斯(或是佐恩,但他們通常針對諾克薩斯)使用辨識度極高的死靈祕法攻擊他們海軍的船隻,無疑就是個引戰的序幕。
 
 
 
 
  「我認為,單就死靈祕法反應而言,貴國並不能就此斷言此事是我國所為。」
 
  蒂瑪西亞城堡內,一群諾克薩斯的來使遠道而來,與該國的高層展開交涉,而這之中當然少不了蒂瑪西亞的靈魂人物──嘉文.光盾四世。
 
  他坐在長桌的末端,一身耀眼的蒂瑪西亞戰甲完美地襯托出了他那傳聞中狂傲不羈的形象,他身為國家的繼承人而展現出的穩重感卻怎麼也藏不住他對諾克薩斯人的憎惡,他毫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使者宣讀著手中的稿子,忽然間大力地拍了一下桌子,隨後不耐煩地瞪著他們說道:
 
  「就沒別的了嗎?還是說,諾克薩斯就只想得到這些無聊的理由來推卸責任?」
 
  使者們全都被他這股氣勢給震懾住而默不作聲,雖然他們是諾克薩斯最精良的一群外交使者,自然也有著諾克薩斯好戰、不懼的血統,但身處敵對城邦之中,還是不得不謹慎行事,那怕一個不經意的舉動,都將化作兩國開戰的引爆點。
 
  「親愛的王子殿下,您比傳聞中還來得不講理呢。」使者之中傳出了一道女聲。
 
  「是誰?給我站出來!」嘉文四世怒視著這群使者喊道。
 
  長桌的另一端,一位身形瘦小的使者豪不畏懼地緩緩站起身來,她拉下了諾克薩斯使者裝束的帽蓬,一頭墨綠色長髮娟秀地落了下來,灰色的雙眸有股令人沉醉的迷幻魅力,她面帶微笑,但那笑容似乎又有種令人看不透的美感。
 
  「卡莎碧雅.杜.克卡奧。」她早已看穿嘉文接下來大概會問她的名字,於是率先報上名來,並持續微笑地看著他。
 
  「聽聞克卡奧將軍有雙女兒,一位是卡特蓮娜,一位是美貌名聞遐邇的卡莎碧雅。」嘉文露出難得的笑容對她說著,那笑容雖帶著敵意,但也稍微緩解了現場冰冷的氣氛。
 
  「客氣了,王子。」她說完,對身邊的使者團比了個手勢,那些使者會意之後紛紛離開了長桌,步出大門,獨留她一人在那。
 
  「你們也離開吧,接下來的時間我和她交涉就好。」嘉文對著其他的官員們做出驅趕的手勢。
 
  偌大的會議室空蕩蕩地只剩下兩人,遙遠地坐在長桌的兩端對望著,嘉文四世率先開口:「我終於感受到諾克薩斯的誠意了,卡莎碧雅小姐,由妳來與我們交涉的話,我可以確定一件事情。」
 
  「王子殿下,我都還沒開口呢,您怎麼知道我要說什麼?」她右手肘抵在桌上托著腮幫子淡笑著說道。
 
  「妳是諾克薩斯最著名的社交花,同時也是周旋於國外政要間的特使,諾克薩斯會派妳來只有一種可能。」他正氣凜然地對著遙遠的她說著,而她也輕輕托著腮,維持著神祕的淡笑聽著他的發言。
 
  「貴國並不想打破那張白紙黑字的和平契約,至少在我看來,你們若真想引發戰火,是絕對不會顧慮聯盟的制約的,不需要用這種拐彎抹腳的手段。」
 
  她聽聞此話,加深了嘴角上揚的弧度,開口對他說道:「殿下英明。」
 
  「我們諾克薩斯人外表看似兇悍、好戰,但因為我們是高尚的種族,所以並不會隨隨便便就做出毀約這種行為。」她的眼神透出了一絲高傲。
 
  「隨妳怎麼說吧,但這件事情在真相尚未明瞭之前,我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那些證據在在地指出一個事實,就是此事絕對與你們諾克薩斯脫離不了關係,你們的蒼寂學院在研究些什麼?妳也無法否認吧?。」嘉文冷笑一聲,將話題拉回了事件的癥結點。
 
  「王子殿下,我們都不希望發生戰爭的,屆時只會帶給人民莫大的痛苦,我想這也不是您所樂見的,但,若您堅持要將那種無謂的指控加諸於我們偉大的祖國,我想,諾克薩斯是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
 
  卡莎碧雅深知要說服一個視諾克薩斯為死敵的人是一件多麼天方夜譚的事情,她說完之後,便起身準備離去,為今日毫無結論的交涉畫下句點。
 
  「妳與他們不同。」背後傳來的這句話讓她停下了腳步。
 
  她回頭一看,發現嘉文不知何時已經移至她的身後,而他接著繼續說:
 
  「我身為一國王子,當然希望事情能和平落幕,但現在的狀況使我不得不給百姓一個交代。」
 
  「王子殿下,這些我明白,但,我不能讓諾克薩斯背上這莫名的黑鍋,這是我的使命。」她回過身來,微笑著對嘉文說道。
 
  「妳,不同於妳的姊姊,卡特蓮娜,只會用力量解決一切。」嘉文深黑的雙眼炯炯有神地凝視著她。
 
  她笑歎了聲,隨後說道:「作法不同,但目的都是相同的。」
 
  嘉文聞言後笑了數聲,渾厚的嗓音展現著王者風範。
 
  「嗯?」
 
  「沒事……我只是沒想到諾克薩斯竟有妳這樣的人。」
 
  她看著嘉文四世那帶著些微訝異的面容,莞爾一笑便轉身離開,結束今日的任務,步出了大門,前去與她的使者團會合。
 
  嘉文四世獨自一人停在原地沉默地思考著,對這位美麗的使者感到佩服,這稍微打破了他對諾克薩斯殘酷、冷血印象,他原以為他的敵人應該會毫不猶豫地接受挑戰,來場光明正大的對決。但他卻沒想到,今天卻來了這麼樣一位能言善道的貴族女子,使他一貫高傲的外交態度多了些變數。
 
 
 
 
──────────────────────────
 
 
 
  往東。
 
 
  塔隆持續朝著心中指引的方向前進,由蒂瑪西亞邊境直直地向東而行。
 
 

 
 
 
  諾克薩斯,一個他不可抗拒的歸屬之地。
 
  他歷經一年的漂泊,終於在此時明白,他終究屬於那裡。
 
  難道這就是所謂家鄉的感覺?
 
  雖然,他在那裏並沒有家。
 
  但現在的他,已經不想再壓抑自己內心的聲音。
 
  他想回去,
 
  儘管他曾狼狽地離開,但他卻無法切斷,
 
  切斷與那裡的連結。
 
 
 
 
  他花了十數天終於越過了危險重重的卡拉沼澤,離開了泥濘地區,迎接他的是一大片荒岩之原,紅色的砂石滾滾而來,荒野四處高聳著堅石峰,這個地方除了不間斷的強風之外,似乎毫無生機可言。
 
  他知道,再繼續往前,越過這片一望無盡的荒地就能抵達諾克薩斯;他也知道,坐落在這荒野之中的地標,是蒂瑪西亞與諾克薩斯的中心交界── 戰爭學院
 
  戰爭學院,在他的印象中,這只是個打著和平的口號而對諾克薩斯進行約束,這個自稱正義般的存在,阻擋了諾克薩斯無限向外擴張的軍國野心,當然,內部聚集著許多實力高強的召喚師、魔法師、戰士,否則的話他們又怎麼有辦法能實質地維繫著瓦羅然大陸的和平?
 
  這幾年來,有許多城邦的英雄認同了他們的理念,離開自己的國家,加入了正義之地,有的為了名聲、有的為了財富、有的為了情報,也有人為的是達到更高的境界,但也有人是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原因,因此他不認為這個地方有多正義,只不過是滿足個人慾望的地方。
 
  他必須小心翼翼,因為這個地方除了那些來自各路的英雄與召喚師之外,當然也有不少他熟悉的面孔,不管如何,他要是被目擊出現在戰爭學院附近,這鐵定會讓他隔天上盡各大報的頭條新聞。
 
  他走在巨岩的陰影之下,心裡盤算著該如何通過那帶有強烈魔法磁場的學院邊界,此時,他意識到頭頂上落下了數粒細沙,他隨即警戒性地朝上方一看。
 
  數十道短刃冷不防地由上而下朝著他迅速發射而來,他毫不猶豫地拉緊披風內的裝置,向上揮出一道道的迴旋匕首成功防禦了突襲。
 
  他稍微移開抵禦再自己面前的迴旋匕首,透出一道隙縫觀察著對方究竟是來者何人,只見一道身影輕盈地由空中旋轉數圈而落下,落定在離他數十公尺以外的某塊巨石之上。
 
  灰濛濛的沙塵逐漸散去,他看見了,對方有著一頭鮮豔的紅髮,背著兩把不規則曲面的刀刃,她的面容逐漸隨著沙塵的落定而現出。
 
  「我真沒想到這輩子還會再遇到你啊,塔隆。」
 
  她憤怒的雙眼散發著無比的殺氣,俐落地拔出雙刀同時發出了尖銳的聲響,她二話不說一個箭步躍離了原本所在的巨石上,轉眼間她那雙碧綠雙眼已瞬間出現在塔隆的面前,她高舉刀刃,準備直劈而下。
 
 
  「你這個叛徒!」
 
 
 
 
 
 
 
 
 
十七歲 熟悉的刀影 完


----------------

這篇是個分界點,
有看過正義期刊的朋友應該都知道,
DSS遠征號遇襲這則新聞是創刊號的新聞,
也就是說,之後的故事將會正式配合事件演進。
這篇雖然比較無聊,但這是必須的啊請見諒
補上一張我做的卡特圖


3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