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1k

RE:【小說】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 #16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62 BP-
 
 
【 I Never Compromise 】 第十六章 十六歲 守護妳的資格
 
 
 
 
 
 
  天井落下的晚風撫動著整片冷藍螢光花園,搖曳的花兒如往常一般散發著幻麗的微光,安靜地祭祀著花園中的先烈們。
 
  一位女性身披黑色斗篷,拄著水晶魔杖,現身在花園的中央,她微笑著拾起那把被遺落在花叢間的短刃並細細端倪著,數秒後轉頭望向出口的那一角,被鮮血染紅一整片的花朵透著紅光,上頭倒臥著一位男子。
 
  「哎呀呀,可真慘。」
 
  她緩緩步向他,一雙簍空的高根長靴在他眼前停下,冷冷地笑著俯視眼前倒臥血泊的男子說道:
 
  「沒死成啊,凱倫公子。」
 
  「咳……」他視線模糊、呼吸衰弱,動彈不得地看著眼前這位女子,正逐漸蹲低著身子試圖與他視線平行。
 
  他好不容易才看清楚她的面容,虛弱地開口:「妳……有什麼目的?黑色玫瑰的勒布朗。」
 
  「別這麼冷漠嘛,嘻嘻~我呢,可是來幫你的。」她伸手撫著凱倫滿是血的側臉,淡金色的雙眸直直地凝視著他毫無氣色的面容。
 
  「幫我?呵呵……妳就別來嘲笑我了,詐欺師。」說完便咳了口鮮血,他也深知自己即將死去。
 
  「凱倫啊凱倫,你就這麼想含恨而死麼?」她闔眼淡笑。
 
  「我是生是死……應該與妳無關、咳……」
 
  「呵呵,是這樣麼?」
 
  她憐憫地看著他,手中的水晶魔杖開始散發著黑色氣場,她緩緩地將那股能量灌進凱倫的心窩,他的視線也隨之陷進了一股深淵之中。
 
  轉眼間,他發現自己毫髮無傷地站在昏暗的宮廷之中,眼前佇立著一個熟悉的背影,高大的身軀、諾式高階軍服、一襲黑紅交織著王家圖騰的披風。
 
  那是令他敬畏的背影,『柏納姆.達克維爾』。
 
  「你奉行著王家的旨意,不斷地幫助父親建立了不少汗馬功勞,但,你其實很害怕吧?害怕會變得跟你那些兄姊一樣。」勒布朗的聲音出現在他腦海裡。
 
  「住口。」他無奈地緊閉雙眼。
 
  「你長生不老的父帥-柏納姆.達克維爾,就跟他那無窮無盡的慾望一樣,數百年來掌控著諾克薩斯的政權。」
 
  「住口!」他摀住雙耳,卻無法阻止腦海裡的聲音。
 
  「你有多少個兄姊自以為能繼承王業,最後卻絕望地死在漫長的等待之中?」
 
  「別再說了!」他憤怒地拔起佩劍,刺向眼前的柏納姆.達克維爾,沒想到他一轉身,徒手接住了刀身,冷冷地傲視著凱倫。
 
  「父帥……」眼見著父親淌出鮮血的手掌,凱倫的眼神散發著懊悔。
 
  柏納姆.達克維爾開口了,卻是勒布朗的聲音:
 
  「你看似至高無上、擁有一切,表面上是個忠心耿耿的王儲,實際上,你很害怕自己的所作所為終究是一場空對吧?」凱倫眼前的柏納姆.達克維爾冷傲地說著,他的字字句句都令他痛心不已。
 
  「夠了……」他顫抖地鬆開了手上的長劍,劍身落地的同時,他也絕望地跪下,雙手緊抱著頭不願面對現實。
 
  視線再度回到了黑暗的花園之中,倒臥在血泊中的他,仰視著天井那遙遠的夜空,空洞的雙眼流下了血淚。
 
  勒布朗微笑著將雙手支撐在他頭部兩側的地上,臉對著臉凝視著他說道:
 
  「我可以幫助你,凱倫。」她淡金色的眼眸好似有股深邃的魔力。
 
  「咳、妳這麼做……有什麼好處?」凱倫雙眼無神地看著她。
 
  她嘴角裂出一抹詭笑,說道:「我們都是杜.克卡奧家族的受害者啊!」
 
  「漫長百年之中,我的組織有多少的歲月是被那軍權份子打壓得喘不過氣?」她淡金眼眸中綻出了一股怒火,一股積怨已久的恨意。
 
  「馬庫斯.杜.克卡奧,無疑是阻礙著黑色玫瑰復興之路的最大絆腳石!」黑色的魔法氣場震盪了整座花園,螢光的花朵一閃一暗地被她的魔力所影響。
 
  她收斂了魔力,闔眼理著思緒,靜默了好長一段時間,睜開雙眼,露出了一貫的微笑,緩緩開口說道:
 
  「親愛的凱倫.達克維爾,讓我們合作吧,我伊凡.勒布朗將會協助你復仇、剷除你所謂的叛徒。」
 
  凱倫沉默地望著她,也許是已經沒有說話的力氣,又也許是不想反駁。
 
  「當然,我也會讓你得到……你最想要的東西。」
 
  「權力?王位?心愛的女人?只要能除掉杜.克卡奧,我一定會讓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凱倫虛弱的面龐露出了一抹笑意,勒布朗見狀好奇地問道:「笑什麼呢?殿下。」
 
  「若真是如此,我要徹底毀滅那賤女人的一切!」
 
  勒布朗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成.交。」
 
  花園再度震盪了起來,凱倫的身上被一股闇色的魔力所包覆,勒布朗拿出了方才撿到的短刃,朝他的心口刺了下去,黑色的氣場瞬間猛烈地擴散,結束了他的最後一口氣,他的雙眼也失去了焦心。
 
  「擁抱大地的死靈啊,請賜予他力量吧!此人將奉獻自己的肉體,永生永世地化作祢的奴僕!」
 
  她激動地高舉水晶魔杖,一大群骷髏型態的死魂從天而降,圍繞在凱倫屍體的周圍,強風呼肅、氣溫驟降、大地震顫,他慘白軀體的傷口開始復原,黑暗的氣息從他體內散發而出。
 
  良久,他睜開了雙眼,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完好如初的身體,抬頭,與勒布朗相視而笑。
 
 
 
 
─────────────────────────────
 
 
 
 
  深夜,塔隆抱著意識虛弱的卡莎碧雅回到了克卡奧宅邸,緩緩地走過了大庭,步過門楣,回到長廊,進入她的閨房,將她安放在床上。
 
  他蹲在床邊,雙手緊握著她的纖手,低下頭,緊閉雙眼陷入沉思。
 
  今夜,他殺了多少人?他已經不記得了。但重要的是,或許,只要再早一點發現,她就不會發生那種事了,他神色深沉地懊悔著。
 
  「刀子……」
 
  她虛弱地開口,微微睜開雙眼,看見自己躺在熟悉的房間裡,隨後緩慢地移動視線到床邊的塔隆身上。
 
  塔隆見狀隨即鬆開了雙手,將視線移到別處而沉默不語,他站起身來,轉頭,讓雙眼陷入了帽沿的陰影之下,不想讓卡莎碧雅見到自己糾結的神情。
 
  「塔隆……」她孱弱地伸出了手,捉住了他的披風不放。
 
  「妳沒事就好。」他轉身,淡淡地說了這句話,卻不知怎地雙拳握得非常之緊。
 
  她的手持續揪著塔隆的披風不放,望著他高瘦的背影,神色哀傷地說道:
 
  「對不起……」
 
  他聽到了,但他選擇不作回應,在抹煞了內心瞬間萌發的那股莫名刺痛之後,決定邁開沉重的步伐,向著房門走去,她的手就這樣與他的披風斷了連結。
 
  為何這短短的距離,卻讓他感到舉步維艱?他想不透,那步伐竟比渾身染滿鮮血、不知為何而殺戮時的身軀還沉重。
 
  到底為何心中會漫起無數不捨的情緒?而那緊揪住他心口不放的灼燒感又是什麼?
 
  「等等!」
 
  他的耳中響起了數聲腳步,頃刻,一雙纖細的手,由背後將他緊緊擁住。
 
  卡莎碧雅緊抱著他,此時塔隆的腦中卻陷入一片空白,他是不是應該繼續往前走?他是不是應該掙開她?是不是應該無視她這樣的舉動?
 
  「你沒有話要對我說嗎……塔隆……」
 
  他持續沉默不語,孰知原因卻與剛才大不相同。
 
  「拜託……像以前一樣,說些責備的話也好……」
 
  她將頭緊緊地依在他的背上,鎖著眉、緊閉雙眼痛心地說著。
 
  塔隆帽沿下深紅色雙眸更加黯淡了,他必須開口,但此時連開口對她說一句話的勇氣都快消失殆盡了,他試圖衝破那阻礙著他全身的無力感,背對著她,緩緩張口說道:
 
  「小姐,請別為難我。」
 
  卡莎碧雅似乎是聽見了,他能感覺到她的雙臂慢慢地失去了力度,漸漸地退出了他的感受之外,隨後,竟是一股強烈的空虛感襲上他心頭。
 
  兩人皆沉默不語,他認為他該離開了、他必須離開、他一定要離開。
 
  此時,卡莎碧雅走到他的正前方直視著他,他沒想到,迎入他視線之內的,竟是一張淚流滿面的愁容,他呆滯了數秒才回過神來,將臉側向另一方,他不能看,他不能直視她的雙眼,他無法允許自己看見她那悲傷的神情。
 
  「塔隆……請原諒我的任性。」
 
  踮起腳尖,闔上雙眼,雙手靠在他胸膛上,她的唇覆上了他的唇。
 
  眼前的景象麻木了他一切的感知,他竟無法拒絕,也竟沒有半點推開她的良知,他瞠著深紅的雙眸,連思考該怎麼做的能力都快要失去,心中的那道枷鎖像是被一股未知的力量化開般,引領他回應著她的吻。
 
  他抬起右手,撫摸著她的側臉、髮絲,左臂溫柔地將她擁進懷裡,兩人的唇瓣交接、纏綿,他的右手也順勢移至她的後頸,將她的吻牢牢地往前推緊。
 
  良久,她嗚喑著想喘口氣,但他的舌尖卻趁勢溜進她的口中,索取著她因悲傷而帶來的苦澀,她的雙手緊緊揪著塔隆的胸襟,承受著那悲喜交參的情感。
 
  糾纏的雙唇依依不捨地鬆開,但他就如著自己內心那一發不可收拾的慾望,順著將唇瓣游移至她頸間,品味著她細緻的肌膚,接著也滑過了柔白的鎖骨線,試圖探索著她的一切。
 
  「塔隆……」
 
  她的叫喚聲勾起了他更深層的慾火,右手從背部游移至她腰間,將她擁得更緊了,另隻手下移至她的膝窩,將她全身給抱起,一個轉身,兩人倒往了床上。俄而,四目交接,他的身子愈壓愈低,深紅的雙眼直視著她因嬌羞而紅潤的面容。
 
  他沒有因此而停止動作,繼續將唇瓣貼近她發燙的小臉,鼻頭摩擦著她耳前的側臉,唇瓣也順勢吻著所經之處,右手緊握住她的左手而十指交扣,左手撫著她的腰際,順勢鬆綁了她的繫腰,使她上身的衣服逐漸寬鬆。
 
  她緊捉著胸前的衣襟,緊張地眼看著他的攻勢愈來愈猛烈,卻只是緊閉雙眼、顫抖著身子不知如何抗拒,塔隆又將雙唇覆上,阻擋了她的視線,使她只能用身體感受著他的舉止,那隻手似乎正由她的腰間往上游移。
 
  「不可以……」她嬌聲地勸阻著,但他的唇卻吻得更加緊實、狂熱,絲毫不讓她有說話的空間,而他的左手也如意地探進了她渾柔的雙峰。
 
  就在那隻手撫動的同時,他抬頭見到她羞澀卻又泛著淚的面容時卻猶豫了,她為何會帶著如此悲傷的神情看著他?
 
  理智與慾望開始不停地拉扯,他內心五味雜陳,再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克服你內心的弱點吧,塔隆。」

  「她可是杜.克卡奧將軍的女兒,情愫那些不是你這個刺客該有的。」

  「你動搖囉。」
 

  克卡奧將軍、雷玟、勒布朗的話語突然迴盪在他心中,他停下了動作,雙眼空洞地思考著,



  他究竟在做什麼?
 



  「抱歉……」
 
  他愧疚地擠出了這兩字,痛心地緊閉雙眼,為自己剛才的行徑感到萬分懊悔。
 
  她愣愣地看著他,隨後緊咬雙唇,內心似乎也為方才發生的種種感到糾結。
 
  塔隆撐起身子,凝視著她淚汪汪的雙眼,他忍著內心的沉痛發誓,這是他最後一次直視她那灰色美麗雙眸了。罪惡感侵蝕著他全身的每一個細胞,他試圖表現得毫無情緒,但在卡莎碧雅的眼裡,他那面容就像想哭,卻哭不出來的無奈一樣。
 
 
 
  「我根本沒有資格保護妳。」
 
 
 
  靜默,她低聲地啜泣著,為他說出的話語感到痛心,卻也無從反駁,只能靜靜地看著塔隆起身離開床舖,走向門口,當然,她不會沒發現他的神情是如此地自責、歉疚、懊悔,還有無止盡的悲傷。
 
 
  「請妳忘了我。」
 
 
  這是他離開前的最後一句話。
 
  她呆滯地望著那扇門,舉起顫抖的手,伸向那捉也捉不住、要也要不回的溫暖,放任雙眼的淚水不停落下,緊咬著唇,默默承受著內心的愴痛。
 


  她了解,她都了解,這一切都是她的任性造成的。
 
 
 



-────────────────────────────────
 
 
 


 
==========================
 
致 馬庫斯.杜.克卡奧將軍
 

屬下無能
 
未能善盡職責保護二小姐
 
屬下失職
 
恕屬下再無資格擔任此職務
 
 
                     Talon
 
==========================
 
 
 
 
 
 
 
 
他消失了。
 
克卡奧將軍面無表情地看著書桌上的這封信。
 
沒有憤怒,也沒有笑容。
 
他就這麼走了,消失在宅邸,消失在諾克薩斯,徹徹底底地失去了音訊。
 
他不想去問,也不想去找。
 
他見了遍尋不著塔隆的下屬們,還有失去笑容的女兒,他已經明瞭一切。
 
 
 
 
 
 
「這傢伙,還真無法妥協啊……」
 
 
 
 
 
 
 
十六歲 守護妳的資格 完
 
───────────────────────
 
 
唉,寫得我內心也好糾結。
十六歲也寫完了,各位看倌,
看完這章還會想繼續被虐嗎……………….?

 
6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