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1k

RE:【小說】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 #14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51 BP-
【 I never compromise 】 第十五章 十六歲 諾克薩斯的叛徒
 
 
 
 
  她去哪了?
 
 
  塔隆呆站在屋頂上,內心的不安猶如黑暗中愈燒愈烈的熾火般。
 
  他雙眼圓睜,不停地環顧屋頂的每一處,但,沒有就是沒有。
 
  「嘖!」的一聲,他神色疾厲地狂奔下樓,奔下了旋梯、奔過了長廊、奔至宅邸內卡莎碧雅可能出現的任何地方,但還是一無所獲。
 
  「塔……塔隆大人、饒了我吧!」
 
  一位在宅邸外巡守的衛兵被突然出現在自己喉頭上的鋼刃給嚇傻,渾身發抖苦苦哀求著。
 
  「你,必定看見了二小姐的去向吧?」鋼刃愈卡愈緊,在他的脖子上割出一刀細細血痕。
 
  「是!請饒了我吧!是小姐要我不准報備的!」話一說完,他立刻被塔隆重重摔在地上。
 
  鋼刀卡得比剛才更加緊實,暗紅色的眼瞳殺氣騰騰地瞪著他的雙眼,若不是那把刀讓他的喉頭流下了鮮血而迸出的痛覺,他會以為眼前的景象是個噩夢,塔隆帽蓬陰影下的面容簡直就如惡魔般令人恐懼。
 
  「馬車……小姐搭上一輛馬車……」
 
  「你讓她一個人搭上馬車?!」他簡直不敢相信他所說的話。
 
  「因為、我見那車駕上印著達克維爾王徽……我認為……」
 
  「畜牲──!!!」
 
  那一刀重重地劃破衛兵的喉頭,瞬間飛濺出的血漿染得他渾身鮮紅,他因憤怒而顫抖的手提起了鋼刃,深紅雙眼綻開了極致的憤怒,蒼白面龐濺著斑斑血跡,拉住劍刃斗篷一轉身,俐落地甩下刀上的血,朝著大宅邊的圍牆閃躍而上。
 
 

──────────────────────────────
 
 
 
  夜幕壟罩著諾克薩斯,城邦中央的骷髏城堡佇立在黑暗之中,一絲不苟地彰顯著諾城的陰森地息。城堡陰暗的層層內部之中,卻隱藏了一座中央花園,上望天井的星空,園內種植著滿滿的魔法螢光花,花朵如螢火蟲般的冷藍燐光徐徐地搖曳著,大理石磚上遍布著細小的落瓣,散著微光,一點一點地照亮了園內的步道,難以想像諾克薩斯竟有如此的幻境。
 
  「很美吧。」凱倫.達克維爾站在石磚步道上,看著遍布園內的花朵。
 
  「殿下,父親不准我在夜裡出門的,請您務必長話短說。」卡莎碧雅走在他的後方,神色淡然,無心欣賞這美麗的景緻。
 
  「但妳還是答應我了,卡莎碧雅,我很謝謝妳。」
 
  「那是因為父親出境執行任務,我才……」她信任達克維爾家族,她是這麼想的,所以才會冒險在深夜裡出門。
 
  凱倫轉身,緩緩地步向卡莎碧雅,凝視著她的雙眸說道:「杜.克卡奧家族長期以來一直為諾克薩斯鞠躬盡瘁,達克維爾政權之所以屹立不搖,全仰賴令尊的努力。」
 
  「父親對國家的忠誠是不容質疑的。」卡莎碧雅說著。
 
  「是的,杜.克卡奧家族與達克維爾兩家,正是維繫著諾克薩斯強權統治的力量。」凱倫眼神專注地看著她。
 
  「沒有統帥的英明領導,我們的國家不會如此強大。」

  他的嘴角揚起了微彎幅度,看著眼前這位替他們王家開疆闢土的偉大將軍的女兒,她的一言一行是如此地吸引著他,他接著說道:
 
  「這座花園,其實是座慰靈祠。」
 
  卡莎碧雅吃驚地環顧著那些冰冷又夢幻的花朵所構築的景象,是慰靈祠?
 
  「那些為國家犧牲的無數偉大將士們,就像這些在夜裡照亮著此地的光芒,守護著諾克薩斯的一吋一土。」他踏進鋪設進花園內的磚道,看著地上的螢光花朵所圍繞的每一塊石碑,上頭各鑄著不同將領的名字。
 
  「為了國家、為了諾克薩斯無數子民的未來,我凱倫.達克維爾,不計一切代價也要協助父帥鞏固達克維爾政權。」
 
  「我對著在這裡的所有偉大先烈們發誓!我一定會剷除所有阻饒諾克薩斯的敵人!」他眼神散發著壯烈的志氣,凝視著螢光花園中央的那柯大樹,樹上刻印著達克維爾的王徽,閃爍著白色的微光。
 
  「殿下的豪情壯志,令卡莎敬佩不已。」她看著花園中央的凱倫,感受到他身為王家子嗣所背負的重責大任。
 
  「妳認為一個國家最大的敵人,是什麼?」他拋出了一問。
 
  她沉思了一會,回道:「內憂、外患。」
 
  「沒錯,我們的宿敵,既可憎又虛偽的蒂瑪西亞,以及那些對我父親的權位癡心妄想、蠢蠢欲動的叛徒們。」他憤恨地說著。
 
  「叛徒?」
 
  她認為這個詞用得有點重了,在諾克薩斯,力量就代表一切,懦弱被視為比殺人放火還重的罪孽,在這樣的環境下,誰能展現最大的實力,誰就是贏家,而那些人儘管用了一些不名譽的手段,動機卻還是出自對國家的忠心耿耿。
 
  「用叛徒兩個字來形容他再適合不過了。」
 
  「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他俘虜了蒂瑪西亞的皇子,嘉文四世。」
 
  「你指的是斯溫?」
 
  「沒錯,就是他,他明明可以當場處死嘉文,卻堅持要將他帶回諾城,之後發生的事情妳敢相信嗎?他聲稱軍隊突然被蒂瑪西亞的皇守軍給包圍,之後嘉文就被劫走了!」他緊握雙拳,雙眼燃燒著不可遏的憤怒。
 
  「他怎麼可能犯下那種失誤?他可是謀略家!他就算騙得了全諾克薩斯的人民,也騙不了我凱倫.達克維爾!」
 
  「而那個叛徒的聲勢在之後竟還水漲船高,直到他堅持反對父帥的艾歐尼亞侵掠戰而被解職。但,明眼人都知道,他是不會就此善罷甘休的。」
 
  她沉默地聽著凱倫激昂的言詞,心裡想的卻不是那樣,她認為此時的他,只是個害怕被奪權的王子。
 
  「妳,願意助我一臂之力麼?卡莎碧雅小姐。」
 
  他轉過身來,緩慢地向她前進,在她面前單膝下跪,並將右手放在心窩前,雙眼閃爍著一股炙熱的堅定,另隻手由口袋內小心翼翼地拿出了戒指,說道:
 
  「嫁給我吧,卡莎碧雅。」
 
  「殿下……」她吃驚地退了一步,感到萬分尷尬,微微蹙眉地看著別處。
 
  「只有我們兩家並肩作戰,才能擊退那些諾克薩斯的叛徒。」他牽住了她的手,堅定地凝視她的雙眼。
 
  「有了妳,諾克薩斯的未來之路,將會更加順利。杜.克卡奧與達克維爾家族的結合,將會更加鞏固我們不變的地位。」他站起身來,俯視著卡莎碧雅,掌心那枚戒指鑲嵌著紅寶石,戒環上刻著王室的圖騰。
 
  「當然……我對妳的心意,絕對是凌駕於國家責任之上的。」
 
  「殿下,我……」她愁眉地望著他,心中千百個不願意使她無法回答。
 
  「我們的相遇,絕對是命運的安排。我,將會盡我最大的力量讓妳幸福。」
 
  她沉默不語,她對凱倫絲毫沒有任何的感情可言,談何婚嫁?
 
  「抱歉……我不能接受。」她低下頭,淡淡地說出這句殘酷的話。
 
  「為什麼?」
 
  「我拒絕。」她神情無奈,她明白凱倫真正的目的其實還是為了自己,難道,她真的只是政治工具嗎?
 
  「我是如此深愛著妳啊!」他將掌心那枚戒指緊緊捏住,無法接受她無情的答覆而顫抖的手。
 
  「抱歉,我該走了。」她無視凱倫的情緒反應,轉身離開。
 
  沒想到凱倫一把將她拉住,憤怒地喊道:「我不會讓妳走的!」
 
  「殿下,請別開玩笑。」
 
  「我從剛才到現在,沒有一句話是玩笑。」他憤恨的面容出現了陰險的微笑。
 
  她內心湧出了不安,眼前的凱倫似乎已經不是那個溫柔的紳士。
 
  「你想做什麼?」她壓抑著恐懼,冷靜地看向凱倫。
 
  「妳得跟我走,就這樣。」他微笑著向她伸出手,眼中散發出的已是扭曲的愛。
 
  「我拒絕。」她眼神堅定,再度說了這句話。
 
  「妳離不開這裡的,放心,我會請父帥好好向克卡奧將軍交代。」他的手緊抓著她纖細的手臂,力道之大讓她感到疼痛。
 
  她抽出了衣裙中暗藏的短刃向他揮去,是那把塔隆當初在下水道交給她的短刃,至今一直被她視作為護身物帶在身邊。
 
  沒想到凱倫一個側閃,笑了一下,便出手硬抓住她持刀的手腕,緊實的力道讓她的手掌失去握持的力氣,那把刀「咖」一聲地落到地上。
 
  「妳別忘了我好歹也是個必須親赴戰場的將士,我再問妳一次,卡莎碧雅,妳願不願意跟我走?」他露出冷笑,這已經不是選擇,而是脅迫。
 
  「我沒有義務跟你走!放開我!」她試圖掙脫他抓牢的手,但徒勞無功。
 
  「難不成妳已經有心上人了?」
 
  她一聽,神情瞬間猶豫了,但下一秒還是恢復了原本的無奈,緊閉雙眼說道:
 
  「恕我無可奉告。」
 
  瞬間,凱倫一個手刀擊中她的後腦,精準的力道使她開始感到頭昏,她逐漸感覺到全身失去了氣力,雙腳軟弱無力地跪倒在地上,而凱倫扶住了她,凝視著她的雙眼說道:
 
  「沒有我凱倫.達克維爾得不到的東西。」
 
  螢光花園中,她流下了眼淚後,逐漸失去了意識,凱倫笑著將她抱起,朝著出口的方向前進。
 
  「我終於得到妳了。」他嗅著她頸項的芬芳,唇瓣也同時游移至她的耳後,恣意地享受著得勝後的戰利品。
 
  霎時,一把鋼刀,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的眼前。
 
  那把刀血跡斑斑,看似是經過了無數的砍殺、刺穿了無數血肉而才有的模樣,刀上的血液還散發著些微的熱度,持這把刀的人,身穿劍刃斗篷,帽沿下的那雙紅色眼眸,就如鮮血般赤紅並散發著無比的殺氣,他的臉上濺滿了血漬,正惡狠狠地瞪著他瞧,而他的後方也堆積著無數守衛的屍體,整條通道像個煉獄般被漫天的鮮血染紅。
 
  「杜.克卡奧家的走狗。」他將卡莎碧雅放下,拔出了佩劍,準備迎戰這打擾他私人時光的程咬金。
 
  塔隆直直地舉著鋼刀,冷冽地、憤恨地、震怒地、殘酷地朝著這位最高指揮官之子刺去,那動作迅速到他根本來不及反應,一刀又一刀挨在他身上,血花也隨之一道又一道地洩出,手臂、雙腳、背腹、胸腔全都瞬間被巨大的力道斬擊而撕裂,那僅僅是一瞬間發生的事情,但在他眼裡卻過得非常漫長。
 
  「你……!」
 
  塔隆甩下新上刀刃的血,默默地越過他,一眼也沒有看這位倒在地上的敗者,此時,在凱倫的眼中,他的模樣簡直就是死神。
 
  他倒在血泊中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塔隆將卡莎碧雅抱起,沉默地轉身離去,一句話也沒說,就像戰場上不需對實力弱於自己的對手說多說無謂的話一樣道理。
 
  「妳喜歡他!是吧!卡莎碧雅!」他思緒混亂地大聲張口胡言著。
 
  卡莎碧雅微微睜開了眼,看見了塔隆血跡斑斑且毫無表情的面容,感到雙眸一股熾熱,流下了淚水,塔隆依然直直地盯著前方的道路,不疾不徐地走著且沉默不語。
 
  「可笑!太可笑了!天大的笑話!」他大概是自知死亡將至,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塔隆的背影逐漸消失在黑暗通道的盡頭,獨留那將死之人倒臥在螢光花園的血泊中無謂地大喊著,喊著他可是柏納姆.達克維爾之子、他可是未來的國家領導人、他竟膽敢這樣殺害他、你們這群諾克薩斯的叛徒、他一定要報仇、一定要毀滅杜.克卡奧家族、毀滅妳的一切!

  卡莎碧雅!
 
 
 
 
十六歲 諾克薩斯的叛徒 完


-----------------------------------------------------------------------------

好像有點虐,可是後面會更虐........ (遭E
請容許我繼續虐你們吧!!!


5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