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1k

RE:【小說】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 #12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52 BP-
【 I never compromise 】 第十二章 十五歲 詐欺師的把戲
 
-------------------------------------------------------------------------
 
 
  稍早之前──
 
  克卡奧將軍身著深紅色緊身軍官服,配戴著長刀,火速抵達了情報所指的現場,卡特蓮娜見到將軍,立刻匯報了現場的狀況:
 
  「我趕到時,只看見塔隆正與勒布朗纏鬥,但沒見到卡莎。」卡特蓮娜與將軍藏身在某棟樓的屋頂後方,由隱密的視角觀察他們的戰況。
 
  「妳做得很好。」克卡奧將軍拍了她的肩膀。
 
  「塔隆會殺了她的。」她盯著他們的戰鬥瞧,深信他的戰友將會解決敵人。
 
  「詐欺師.勒布朗,沒那麼好對付。」克卡奧將軍低頭點了根菸。
 
  話說完之時,塔隆就被那條金色鎖鏈給纏住,卡特蓮娜眉頭一皺,握緊刀柄向前踏出數步,似乎想衝過去替塔隆解圍,但克卡奧將軍卻單手將她攔住,卡特見將軍如此便退回了陰影之處,揪心地繼續盯著戰鬥。
 
  克卡奧將軍凝視著戰況,吐了口白菸後說道:「妳不能輕舉妄動。」
 
  「父親,塔隆他…」此時她雙眼正看見塔隆痛苦倒地被折磨著的畫面。
 
  「冷靜點,妳有更重要的任務。」將軍面無表情地目視著塔隆一面倒的戰況說道。
 
  卡特蓮娜試圖掩蓋內心的擔憂與衝動,她將匕首緊緊握住,蹙著眉頭閉上雙眼,沉澱那些影響自己判斷力的情緒因素。
 
  「聽著,目前我們沒有任何關於詐欺師的情報。」克卡奧將軍嚴肅地說。
 
  卡特蓮娜陷入了沉思,她為自己剛才的魯莽感到羞愧,如果她就那樣衝出去了,誰知道後果是如何?
 
  克卡奧將軍呼出最後一口菸,將菸蒂扔到地上踩熄,隨後將目光轉到卡特蓮娜身上,對她說道:
 
  「妳就這麼衝過去也不是辦法,不如等待時機趁她無暇顧及周遭時,由我賞她個痛快,她鐵定會逃,而妳則想辦法跟蹤她。」
 
  「恩,知道了。」卡特蓮娜點頭答道,內心認同著將軍的策略。
 
  總不能默默地挨打吧?杜.克卡奧家族可不是好惹的,雖然還不清楚她究竟有什麼目的?為何要接近卡莎碧雅?在真相尚未明瞭之前,蒐集情報才是最重要的,唯有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她深知在情資不足的情形之下貿然行動實在是非常愚蠢的行為。
 
  映入她雙眼的影像簡直是惡魔的戲法,勒布朗的周圍湧著一股闇色能量,而那能量竟然隱約現出一張可怖的毒蛇面孔,她心驚地目視著勒布朗將那股能量灌向塔隆身上,她遠遠看著塔隆倒地顫抖著並淌出血淚,她咬著牙握緊拳頭,更加深了執行情蒐的決心。
 
  此時塔隆已經在地上完全無法動彈,勒布朗正專注地醞釀強烈的黑暗魔法準備給他最後一擊,克卡奧將軍見狀立即朝著目標飛步而去,卡特蓮娜則往建築另一側躍下,降落地面後遁隱至黑暗中。
 
 
────────────────────────
 
 
  「呼… 該死…」
 
  勒布朗按壓著側腹血流不止的刀傷,拄著水晶魔杖緩緩前進,她步履闌珊、搖搖晃晃,克卡奧將軍那一刀差點沒讓她肚破腸流。
 
  卡特蓮娜隱身在黑暗之中,以無聲的步伐前進,她其實只要循著地上的血漬就能掌握她的去向,但她還是小心翼翼地跟緊,不讓勒布朗離開她的視線。
 
  她注視著勒布朗的一舉一動,希望能在她任何動作細節之中獲取一絲情報,她很快地就有了收穫,她看見勒布朗喚出了分身,並與她的分身交談著,為了聽清楚她們的談話內容,卡特蓮娜決定冒險再靠近一些。
 
  「妳看見她進了下水道是吧…」
 
  「是啊,但諾克薩斯的下水道如此錯綜複雜…」
 
  「還是得想辦法逮到她,不然該如何向烏鴉交代?」
 
  「快想法子!」
 
  「卡莎碧雅自然也不可能熟悉下水道,必定是塔隆告訴她該怎麼走。」
 
  「呵呵,這麼說來,花兒們一定知道答案…」
 
  她在手上喚出了一團莿藤,那莿藤中綻出了一朵黑色玫瑰,黑色玫瑰朝著東南方蔓延一段距離而停下,似乎正透漏著什麼訊息。
 
  卡特蓮娜一聽到下水道三個字立即感到不妙,那是個極難跟蹤的場所,只要有一點聲響立刻會迴盪在那整個空間,踏過水窪時的波動漣漪也很容易讓對方注意到,狹小的水道難以藏身,必須保持很遠的距離才能做到不讓敵人察覺的地步,因此很容易追丟敵人。
 
  但這並不影響她的決心,依照剛剛的談話內容可以歸納出目前的狀況為:
 
  一、塔隆為了不讓卡莎遭受危險,選擇與勒布朗戰鬥拖延時間讓她逃跑
  二、卡莎獨自一人在下水道,並朝著塔隆指示的目的前進。
  三、沒有人知道她現在確切的位置。
  四、持續跟蹤勒布朗是唯一的賭注。
 
  她深吸了一口氣,握緊雙拳,眼看勒布朗已開始動身,她也輕輕地移動腳步跟上。
 
 
────────────────────
 
 
  正當卡莎碧雅抬起頭來並發現塔隆的淡金瞳色之時,她愣住了幾秒,並往後退了幾步。
 
  塔隆左手按著淌血的傷口,右手牽住了卡莎碧雅的手,表情痛苦地說道:
 
  「別怕,我們快離開這裡。」
 
  「塔隆…」
 
  兩人的眼神相交著,她被握住的手停頓著沒有抽離,但也沒有因此而向他靠近,她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消除心中的疑惑,那淡金的眼眸使她不知如何是好,即使眼前這人確確實實的就是塔隆的樣貌,但不知為何,心中卻有股強烈的不安。
 
  就在她猶豫的瞬間,塔隆因為失血過多而跪倒在地,雙手按壓著持續淌血的傷口而嗚咽著,她見到這一幕,顧不得方才的種種疑惑,立即蹲下身子查看他的傷勢,她揪著眉,將雙手置放在他的傷口旁,擔憂地看著他痛苦的神情。
 
  他微微地睜開眼,凝視著卡莎碧雅,勉強地擠出一絲微笑。
 
  "是塔隆啊…"
 
  那微笑不正是塔隆才有的嗎?那不正是塔隆在她不安時才會露出的微笑麼?
 
  她心痛地抱住了他,而他卻在下一秒───  吻了她。
 
  她瞠著大眼訝異著他這樣的舉動,但不知怎地,意識竟然開始模糊,眼前的他像是完全變了個人似的露出了邪佞的笑容。
 
  在她倒下前他抓住了她纖細的手臂,一張臉慢慢地愈變愈慘白,下眼瞼浮現了黑色的線痕,她全身無力地看著這一幕卻無法反抗。
 
  「放開她!」
 
  後方射來數道暗器,他機警地側了個身閃開,隨後身形漸漸地轉化成真身。
 
  勒布朗將卡莎碧雅推到一旁的牆壁上,隨後甩了甩她的紫色秀髮,不悅地看著眼前的紅髮女子說道:
 
  「又來了個程咬金。」
 
  卡特蓮娜沒有答話,抽出身後的雙刀,雙手反握著擺出戰鬥陣勢。
 
  一瞬間,她的身影閃瞬到勒布朗的後方,飄逸的紅色長髮、冷傲的綠色眼眸、迅雷不及掩耳與塔隆類似的襲敵技巧。
 
  勒布朗雖然身負重傷,但依然有辦法面對這樣的攻擊,她迅速轉身喚出一道黑色印記往卡特蓮娜射去,卡特蓮娜歪頭一閃,印記刷過她的長髮而衝向地面,濺起了漫天的水花。
 
  因法術的熱度而使四周漫起水蒸氣,水花與蒸氣使視線不佳,卡特蓮娜深怕勒布朗會趁機帶走卡莎碧雅,便朝著卡莎碧雅剛才倒下的位置奔去。
 
  她不在那個位置上,卡特蓮娜深諳不妙,她轉身環顧周遭,發現了不遠處的人影,霧氣逐漸散開,勒布朗單手勒著卡莎碧雅,另隻手持魔杖正散出魔法氣息。
 
  卡特蓮娜眉頭深鎖,對眼前的棘手狀況踟躕了,她此時要是輕舉妄動,妹妹可能就會喪命,心中暗罵詐欺師實在太狡詐,她緊咬下唇,腦子裡不斷思考對策。
 
  「妳猶豫囉。」
 
  她的水晶魔杖朝卡特蓮娜甩出了一條金色鎖鏈,卡特見狀迅速後退閃躲並不斷朝那鎖鏈丟出數把匕首,但是鎖鏈的強大力道將匕首紛紛彈開,在這狹小的下水道之中她並無太多左右閃躲的空間,她一個縱身跳到空中旋轉了一圈,閃開了鎖鏈。
 
  勒布朗再度朝她發出了黑色的印記魔法,不偏不倚地打在卡特蓮娜的背上,她受到衝擊而摔落到地面水漥,再度濺起了高高的水花。
 
  儘管背上有股灼燒痛楚,她還是迅速撐起身子,將視線移回勒布朗身上,只見勒布朗此時用手掐緊了卡莎碧雅的脖子,她難以呼吸但全身卻沒有半點力氣去抵抗,勒布朗微笑著對卡特蓮娜說道:
 
  「現在離開,我放妳一馬。」
 
  「痴人說夢話!」她站了起來,雙手持刀憤怒地瞪著她。
 
  「哈哈哈哈哈!那就別怪我了!」
 
  她突然放聲大笑,身上開始散出濃烈的黑暗氣場,卡特蓮娜心中一驚,那不正是她對塔隆所施的法術嗎?
 
  卡特蓮娜還來不及思考,突然感到背後的傷口開始發燙,她無法看見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那灼燒感讓她難以忍耐,使她跪下雙手撐地,痛苦地對抗著。
 
  隨後她看見自己的身上竟然被攀附著莿藤,不,她意識到那些莿藤是從她背後的傷口長出來的,她頓時感到恐懼,急忙伸手試圖撥開那些莿藤。
 
  莿藤割傷她的肌膚,逐漸蔓延到她全身使她無法動彈,背上的痛楚也愈加激烈,她痛苦地大叫,但那些莿藤沒有停止,竟又鑽進她的傷口裡。
 
  "這一定是幻覺…" 她緊閉雙眼,但眼前的影像實在太過真實,難道這就是塔隆受到的折磨?
 
  她不斷說服自己必須堅強,才能破除這些幻象,這一定是詐欺師的把戲。
 
  一定要冷靜下來,不然的話… 父親、卡莎… 我…
 
 
 
  「啊───!!!!」
 
 
 
  一道淒厲的尖叫聲響遍了下水道,卡特蓮娜使勁地往那個方向看去,發現勒布朗被卡莎碧雅持刀刺中,她扭曲神情驚叫著跌倒在地上而中斷了法術。
 
  她顫抖的雙手緊握著一把短刃,刺進勒布朗的心窩而抽出,血液開始噴洩而出,勒布朗既是憤怒又是邪笑的模樣,她恐懼地後退了幾步,手掌、臉與衣裳都沾滿了血漬。
 
  卡特蓮娜發現身上的莿藤消失一空,便起身迅速奔向卡莎碧雅,拉住她的手,頭也不回地逃離現場,完全不打算戀戰。
 
  「妳怎麼會有這把刀?」她一邊奔跑著一邊問道。
 
  卡莎碧雅心中一揪,緊握著那把沾血的刀刃,說道:
 
  「是塔隆交給我的…」
 
  她說完,臉色一沉,心中想著一件事,便開口問了卡特:
 
  「塔隆現在怎麼樣了?」
 
  卡特蓮娜沉默了數秒後回道:
 
  「嗯… 總之,我們快離開吧。」
 
 
 
 
十五歲 詐欺師的把戲 完


------------

我腦裡一直想著一個第十章的NG情節:

此時的塔隆,雙腳、胸口甚至臉龐都已逐漸被那莿藤給捆住,只剩一隻手臂支撐著鐵蓋,她泛著淚看著他傷痕累累的面容,左手攀著鐵梯,右手拉住塔隆的圍巾,沒想到塔隆卻對她說:
「聽著,下去之後,左轉後再直走再右轉之後碰到十字路口再左轉之後沿著紅色的管線走然後再連續三個右轉之後........」

「不!我聽不懂!你快下來!」她哭喊。

QQ
5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