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1k

RE:【小說】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 11/15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42 BP-
【 I never compromise 】 第十一章 十五歲 痛覺
 
--------------------------------------------------------------------------


  深夜,克卡奧宅邸,將軍在卡莎碧雅的房間內踱步著。
 
  「報!將軍,目前尚未發現二小姐的蹤跡。」一群士兵破門而入,其中一人對將軍報告。
 
  "唰 ───!!"
 
  一道弧線型閃光在半秒內現形而收起,只見人頭落地、血漿四溢,後方的士兵恐懼地看著同伴被斬首,全都低著頭、發著抖,他們甚至連克卡奧將軍是何時拔刀都沒看清楚。
 
  「下次誰再為這種毫無意義的報告而來,下場就和他一樣。」克卡奧將軍背對著他們將刀柄收起,看著牆壁的照片冷冷地說道,而士兵們完全不敢抬頭看將軍一眼。
 
  「下去。」將軍一聲喝道,一群士兵全都火速退出房門,只留下那頭尾分家的可憐蟲。
 
  克卡奧將軍沉著臉,掃視著牆上的照片,照片依著年代的順序掛列著,卡莎碧雅從小到大的、與卡特蓮娜玩耍時的、與他相擁的、每年生日吃蛋糕時的… 種種回憶。
 
  「報!」一位男子身著黑衣蒙面刺客裝束在門口喊道。
 
  「說吧。」克卡奧將軍依然背對著門口。
 
  「根據大小姐的回報,他們倆應該是在象牙區附近。」這位刺客繞過地上那具屍體,步向克卡奧將軍,攤開手中的地圖,並指著上頭的記號與路線圖報告著。
 
  「卡特蓮娜比那群廢物有效率多了。」克卡奧將軍說完,瞥見牆的另一角有張卡莎碧雅畫的塗鴉,他便走過去瞧瞧。
 
  「對方的目標應該是二小姐。」蒙面刺客收起地圖,主動去清理著地上的血腥。
 
  「果然不出我所料,盡使些下流手段。」克卡奧冷笑,碧綠色的雙眼散發著高傲。
 
  「誰叫您是諾克薩斯天下無敵的杜.克卡奧將軍呢?」刺客表面上恭維著將軍,但卻想著對方鐵定是不簡單的人物,才有辦法讓號稱瓦羅然大陸最強三刀客的一車人馬給分開。
 
  「有塔隆在,毋需擔心。」克卡奧將軍嘴角揚起了淡淡微笑,左手擺在刀鞘上頭,轉過身來對他說道:
 
  「快把這髒東西清理乾淨,卡莎碧雅回來會嚇著的。」
 
  語畢,他抽起刺客手上那張地圖,便快步走出門去了,留下清理殘局的蒙面刺客,以及牆角的那張搖曳著的畫像:
 
  畫著克卡奧將軍、卡特蓮娜、卡莎碧雅以及塔隆四人。
 
 
 
 
─────────────────────────
 
 
 
  「敬酒不吃,吃罰酒。」勒布朗笑得詭譎,慢慢舉起水晶魔杖蓄集著紫色能量。
 
  塔隆將紅色圍巾纏好,壓低著身子擺開架式準備迎擊,他眼色暗紅而深沉,內心盤算著該如何對付她,他並無太多與魔法師交戰的經驗,但無論如何,迅速解決對手才是刺客之道。
 
  他一個跳躍閃影到勒布朗身前準備劈砍,她見狀立刻往後退移閃躲攻擊,隨後塔隆又一個箭步向前,右手拳刃往她的腹部一切,勒布朗雙手持魔杖以法術力量擋下那猛烈的劈砍,塔隆的攻勢持續著不讓她有一點反擊的機會。
 
  他內心猜想,像她這樣的法師戰鬥依靠的是法術,只要在她施法前進行攻擊,就可以斷了她的術法,如此的一來一往總會找到死角。
 
  一來一往的進擊與防備,逐漸使勒布朗處於下風,在他敏捷的攻擊之下完全沒有回擊的可能,光是要閃躲就必須全神貫注,根本沒有讓她使用法術的空隙,塔隆的動作迅速無比,她不斷地後退。
 
  但事情卻沒有他想像得那麼簡單,她像是早已知悉塔隆的攻擊模式,搖曳地左閃右閃,他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但也沒想太多,持續地揮動著鋼刃試圖找出勒布朗的破綻。刀影閃瞬、暗器飛射,塔隆與她的眼神交會時,發現她還是維持著一貫的笑容,似乎在她眼裡這些攻擊都不算什麼,這加深了他心中的殺意。
 
  「你動搖囉。」
 
  塔隆一刀朝她砍去,卻發現她竟然不在眼前?消失了?他直覺性地朝後方轉身,卻發現自己的身上已經被纏上一條金色的魔法鎖鏈,那條鎖鏈越纏越緊。他反手轉動著左袖刃,卻無法切開那鎖鏈,諳不妙,竟會中了如此圈套。
 
  她緩緩步向他身前,她金色的眼瞳直直地凝視著他,塔隆眼看著她靠近,急欲掙脫,但那魔法鎖鏈卻越加熾熱、緊實。
 
  「無腦地動武是不行的唷。」她將手指抵著他下巴,微笑著說道。
 
  「拿開妳的髒手。」
 
  塔隆絲毫沒有展現出身陷困境的怯弱,反而殺氣騰騰地瞪著她。沒想到他身後竟出現另個勒布朗由後方擁住他,他震驚地冒了數滴冷汗,後方的勒布朗在他耳垂邊邪笑著細聲說道:
 
  「在給你一次機會,告訴我,她在哪?」
 
  塔隆咬著牙不答話,只是憤怒地看著她,與她一派輕鬆的神情成反比。心裡想的是這勒布朗似乎早已事先調查過他的戰鬥模式,對他瞭若指掌,但他卻對她所使用的黑暗魔法一無所知。
 
  「我會讓你說的。」
 
  她將右手放在塔隆的心窩前,醞釀著一股黑色的魔力,此時塔隆感到視線逐漸失焦,她的毫無血色的面龐開始模糊,全身感到非常熾熱,心臟劇烈地跳動著。
 
  一轉瞬,他發現身上的鎖鏈竟然化成數條毒蛇,他立馬甩動身子想把牠們甩掉,沒想到那毒蛇們卻開始朝他攻擊,他想拿出袖裡的暗器殺光這些該死的毒蛇,卻發現身上什麼武器都沒有。
 
  毒蛇們發出震耳欲聾的嘶嘶響,沒有武器的他只能徒手去抓這些纏繞在身子上的蛇,但因為動作過於劇烈,不少條被激怒的毒蛇已經咬在他身上。
 
  「唔!!」他能深切地感受到毒液竄進他體內並開始燃燒,他痛苦倒地並掙扎著,他此時雖然已經猜測到這是勒布朗的幻術,但太過真實的畫面與感受,使他只能專注在眼前的折磨上而無法自己。
 
  其中一條毒蛇繞在他脖子上,並鑽到他耳邊嘶沙地開口說道:「痛苦麼?」
 
  「住口……!!」他倒在地上忍受著折磨,試圖讓自己從劇烈的疼痛中冷靜下來,但四肢已經被毒液所麻痺,全身數個傷口上泛著紫色的咬痕,他不由自主地顫抖著並不停冒出冷汗。
 
  毒蛇爬行在他身上,似乎各個都在尋找一處美味可口的地方,冰冷鱗片滑過他皮膚之處無不引起陣陣灼燒感,劇痛已經崩壞了他的觸覺神經,而毒蛇們咬下去的那剎那更使他放聲大叫,痛上加痛。
 
  他的意志已經瀕臨崩潰,他此生從未受到如此大的疼痛,即使是全身被砍傷也不及這萬分之一的痛苦,現在的他連要保持著一絲理智都難如登天,但他知道他不能放棄,只要放開那道堅持,一切就會完蛋。
 
  「塔隆!!」
 
  一道耳熟的聲音響起,倒在地上的他,忍受著痛苦,發著抖努力地朝著那叫喚聲的方向望去,但他簡直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畫面,是卡莎碧雅,她怎麼會在這?而且她竟也被那該死的毒蛇們包圍。
 
  她恐懼腿軟地跌坐在地上,渾身發著抖看著毒蛇們朝她步步逼近,他睜大著雙眼,痛苦地伸出了手,想阻止眼前的畫面,但身子卻無法動彈。
 
  毒蛇們紛紛爬上了卡莎碧雅的腳,她害怕地不停哭喊塔隆的名字,並且看著他不停地求救,他的憤怒與無力感快要衝破了腦門,但他的身體還是絲毫不聽使喚,劇烈的心跳聲快要衝破他的耳膜,他憤怒的眼裡淌出了紅色的血淚。
 
  她發出了淒厲的慘叫,他緊緊閉上眼睛,不敢去面對那無法阻止的事實,他不想聽到,可是她聲聲的哀號灌進他耳裡,毒蛇撕咬的聲音迴盪在空氣中,他不想看到,但腦海裡滿滿都是她哭喊著被劇痛所折磨並喊著他名字的畫面。
 
  他已經無法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幻象,心中任何防線都已被摧毀;他已經無法保持理智,這種痛覺折磨加上精神拷問已經超出他所能負擔的極限。
 
  此時勒布朗的面容再度出現在他眼前,她蹲下並單手掐住了塔隆的脖子,將倒地的他給勒起,露出勝利的微笑,用憐憫的眼神看著他說道:
 
  「她在哪?」
 
  塔隆眼神空洞地看著她,全身無力去反抗那纖細的手給他脖子施加的壓力。他逐漸感到難以呼吸,不,也許能呼吸也是一種折磨,他陷入了痛苦的思維,但他唯一知道的是即使死了也不能告訴她卡莎碧雅的去向,只好,也只能闔上眼而不答話。
 
  「嘻嘻~真頑強。」她將手一放,使塔隆再度跌落在地上,舉起水晶魔杖,開始蓄著黑色的強烈魔法氣場,準備給塔隆最後一擊。
 
 
 
 
 
  "抱歉了… 卡莎… "
 
 
 
 
 
  他心裡浮現了這句話,他不害怕死亡,但他恨自己沒有足夠的力量。
 
  在黑色光束就要打到他身上之時,他靜默地閉上眼,準備接受弱者應得的下場。
 
  他受到法術的衝擊而昏死過去,全身像觸電一般倒地,但在他失去意識前卻看見了… 一道弧光切穿了勒布朗的側腹,她痛苦地大聲喊叫,血光四射的後方出現了一位男子,那身形、那刀法,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人了,然後眼前就沒了畫面。
 
  「杜.克卡奧───!!!」她按著自己側腹血流不止的傷口憤怒地大吼。
 
  克卡奧將軍持刀指著她,神情相當不悅,她還來不及咒罵,又是一刀迅雷不及掩耳的劈砍,她立刻使分身交替位置,擋下了那致命的一刀。
 
  她深知此時的自己不是克卡奧的對手,便怒視著他,吃力地使了個脫身的法術,消失在現場。
 
  克卡奧見她逃跑也沒有追過去,他轉頭看著倒臥在地的塔隆,便走過去扶起了他,查看他的狀況,發現他尚有氣息,且喚了他數聲。
 
  「將… 將軍…」塔隆虛弱地睜開眼。
 
  「卡莎碧雅呢?」他的碧綠雙眼注視著塔隆,神情嚴肅地問道。
 
 
 
──────────────────────────────
 
 
 
  黑暗的下水道中,卡莎碧雅小心翼翼地跟隨著水流的方向前進,已經不知道走了多久,但她相信塔隆所說的話,深信塔隆會再出水口等著她。
 
  她注意到前方有個人影朝著她走來,她定神一看,黑暗中雖然看不清楚,但那個人脖子纏繞著圍巾,身穿軍禮服,還披著半邊的披風。
 
  她心中一喜,不顧一切疾速地奔向了他,淚眼汪汪地撲進他懷中說道:
 
  「塔隆… 你沒事就好…」
 
  「恩。」他低著頭,頭髮的陰影遮住了雙眼。
 
  「你受傷了…」她發現他的側腹正在淌血。
 
  「不要緊,我們走吧。」他拉起了她的手。
 
  她憂心地抬起頭看著他的面容,卻發現,他的雙眸是淡金色。
 
 
 


十五歲 痛覺 完

------------------------------------

謝謝雷魂零大大提醒我有關雷玟稱號的部分,
她在艾歐尼亞戰役之前還尚未有破刃放逐者的稱號。

再次提醒讀者們,我會忠於官方的設定去寫故事,
但是有些地方為了劇情的流暢度會稍加更改,
例如克卡奧夫人其實還健在,只是官方甚少提到她,
為了劇情我只好先請她死了(遭毆
如果還有其他部分需要修改,
也請讀者們不吝賜教
4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