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1k

RE:【小說】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 11/4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54 BP-
【 I never compromise 】 第七章 十五歲 救贖與妥協
 
 
 
「呼…呼…」
 
他不停地狂奔,穿梭在諾克薩斯粽錯複雜的下水道之中,水花濺得他渾身濕透,狼狽不堪但卻無法停下。
 
恐懼盤據了他的內心,求生的本能使他完全不敢回頭看一眼背後的景象,他橫身一躍跳進了一道不起眼的狹窄的廢水坑道,深吸了一口氣,潛入了骯髒的水中。
 
「給我追!那小鬼往哪跑了?!」
 
一群漢子憤怒地尋找他的蹤跡,個個手持棍棒或刀械,無一不想將他從這黑暗的下水道把他給拖出來宰了,但卻忽略了那個不顯眼的水坑,一群人直直地往前方奔去了。他待危機暫時解除,立馬浮出水面,爬回坑口的陰暗處咳咳地跪在地上喘息著。
 
他無法克制因恐懼與寒冷而發抖的身子,瑟縮在陰影之中,雙手緊握著一把生鏽且沾血的鋼刃,試圖讓此時此刻的自己冷靜下來。
 
就在不久之前,他因為太過飢餓而持刀刺傷一位男子,將他手上的一袋麵包給搶走,之後發生的事情他也記不清太多的細節,就只是不停歇地狂奔與躲躲藏藏。這樣的戲碼幾乎天天上演在他身上,在諾克薩斯的貧民窟之中,想活下去的辦法就只有偷與搶、傷人或殺人。
 
自他有記憶以來,就在這骯髒又不見天日的下水道過著克難的生活,那把鋼刀是讓他能活到現在的依靠。他想不起來任何與身世有關的記憶,年紀還小的他,甚至連自己為何會一無所有都不清楚,命運殘酷地讓他淪落至此,他相當痛苦,也多次產生不想活下去的念頭。
 
他拿出藏在懷中那袋濕透的麵包,瘦弱的手發著抖拾出了一塊,儘管已被髒水給浸濕而變得又臭又扁,但他除了將它們吞下肚以外沒有其他選擇。
 
他全身無力地攤著身子,雙眼空洞地望著黑暗的下水道,隨後緊閉了雙眼,緊咬雙齒,無奈地落下了一滴眼淚,那滴淚水象徵著諾克薩斯貧民窟的悲哀。
 
「抓到他啦!」
 
少年還來不及反應,就被一位壯碩的男子掐起脖子高舉在空中。
 
「嗚……」他懸空的雙腳不停地亂踹著,雙手緊抓著壯漢的掐住他脖子的手,他神情極度痛苦,快要無法呼吸,再這樣下去,他會窒息而死。
 
那男人笑得邪佞,似乎以看著他痛苦為樂。像這樣的死亡危機,他也經歷過不少次了,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別無選擇,他只能…
 
少年使勁地用腰力將下半身往上一橫,雙腳直接命中他的眼睛,他因此退後了幾步,少年抽出藏在懷中的鋼刀,狠狠地刺了對方的手臂,男子哀號了一聲,重心不穩而往後倒,他趁勢跳到他身上,將鋼刀架在對方的脖子上,還來不及等對方反擊,他毫不猶豫地在他脖子上劃出一道鮮紅的刀痕。
大量的鮮血噴濺而出,將他的全身染紅,但他不肯就此罷手,一刀又一刀地刺爛了他的喉嚨,待對方停止掙扎以後,他才收手。他一邊喘息著以手背擦拭著自己臉上的鮮血,一邊翻找著男子身上的錢財或堪用的物品。
 
此時他感覺到身後多了好幾個人的視線,果不其然,方才打鬥的聲響已經引來了對方所有的同伴,他默默地轉身站了起來,緊握手中的鋼刃。
 
他的眼中散發出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殺意,他心中所有的憤怒即將爆發。
 
「啊啊啊!!!!」
 
手提鋼刃,血色的雙眼表明了他的決心,他霍出了一切往前衝。
 
 
 
 
 
 
 
諾克薩斯黑暗的下水道中,又要多幾具屍體了。
 
他一無所有,所以也不怕失去什麼。
 
殺,是活下去唯一的道路。
 
死,是弱者唯一的下場。
 
活在這令人絕望的世界,除了化悲憤為力量之外,也別無選擇。
 
他發誓他再也不要保留任何一點的慈悲之心,
 
他發誓他要成為這墮落世界的強者,
 
 
一切都只為證明一件事──  證明自己還活在這世上。
 
 
 
 
 
 
 
 
「塔隆?」
 
 
聽見叫喚聲的瞬間,霎時他抽出短刃往對方的脖子一刺!卻發現是她,卡莎碧雅,刀刃在離她的肌膚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離停下,他神情極度地驚恐地看著她,像是看到什麼仇人一樣。
 
「塔隆… 」她雖然被他這樣的舉動給嚇著,卻鎮定地用雙手將塔隆持刀的手輕輕地推下。
 
她發現塔隆神情異常緊繃,兩年來她從沒見過他如此。
 
「你作惡夢麼?」

他抬頭看著她而沒有答話,突然將她擁進懷中。
 
  卡莎碧雅吃驚地瞪大雙眼,本想狠狠地推開,但卻發現塔隆似乎… 在顫抖著?
 
深夜,世界的寂靜與兩人的內心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她靜靜地被他擁著,是不是應該掙脫呢?內心的聲音為何不是這樣告訴她的?卡莎碧雅相當矛盾,如此地猶豫不決是為什麼?
 
也記不清過了多久的時間,塔隆才將雙手漸漸地鬆開,蹙眉而低頭不語,似乎對於剛才自己的舉動有些不知所措,卡莎碧雅竟也少了平時的驕氣,緊張地看往別處,顯然也不知該如何應對這狀況。
 
塔隆根本不敢看她,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解釋,強忍著尷尬硬是擠出了一句:
 
「抱歉…」
 
她雖和他一樣感到尷尬,但見著如此失常的塔隆,她也就不忍心去責備什麼,緊閉著雙唇沉思了許久,說道:
 
「我的保鑣塔隆啊,告訴我,你剛才是怎麼了呢?」這語氣就像上次兩人在屋頂時塔隆對她說的話一模一樣。
 
此時的塔隆,正努力整理著混亂的思緒,他該如何開口?該如何告訴卡莎碧雅他夢到了沉痛的過去種種?該如何告訴她… 是她的出現拯救了他
 
「妳不要半夜穿著睡衣跑出來… 很嚇人的。」他乾笑,壓抑著內心的聲音,選擇了逃避她尖銳的提問。
 
「我原本想趁你睡著偷偷跑去屋頂的,卻發現你好像…作噩夢麼?你看起來…很痛苦…所以我試著叫醒你…」
 
見她這麼說,塔隆再度陷入沉默。
 
「然後你就…」她支支吾吾地,顯然對剛才的事情非常在意,不想讓塔隆就這麼敷衍過去。
 
月光灑進了長廊,她的半邊面容被微微地照亮,她的神情有些嬌羞,她的雙手緊捉著衣服,不敢直視的灰眸雙眼視線不安地逃避著,溜進長廊的晚風輕拂著她墨綠色髮絲,塔隆見著如此美麗的卡莎碧雅,內心竟不住地跳動著。
 
此時此刻,他才發現到她的眼中透露的憂心,塔隆內心有一股股的悸動,他好想告訴她,兩年來,他的內心得到了多大的救贖。
 
從來沒有人待他如此坦然,從來沒有人把他當作真正的家人一樣。
 
他回憶起年幼時的自己,曾經迫切地追尋著歸屬,期盼著一點點的溫暖,但他卻不得不拋棄那些人性本該具有的東西,只為活下去,他逼迫自己變成了冷血動物。
 
為什麼?明明已經拋棄一切了,為什麼命運又將他帶到這來?為什麼會遇見克卡奧將軍?為什麼要遇見她?
 
曾經失去的事物,現在卻再度出現在眼前,他非常抗拒,因為他從來都是與命運作對的人,永不妥協。
 
但他卻還是無法忽略這女孩,無法將她平時的關切、鬥嘴視為無物。她讓他漸漸地恢復了"人該有的面貌 ",讓他發現世界不只有鬥爭與殺戮,曾幾何時,他甚至期待每天早晨在她的叫喚聲中醒來。
 
"你再不醒來!父親要剁掉你的手指囉!"
 
時間會麻木人的感官,環境會改變人的個性,塔隆從不認為自己是那種會被輕易改變的弱者,但他現在不得不承認,自己早就變了,就因為她── 卡莎碧雅。
 
"我叫卡莎碧雅,今年十三歲,叫我卡莎就可以了,你呢塔隆?"
 
也許自從彼此邂逅的那一刻開始,就注定了。
 
"你跪下!對我說『我好美』我就原諒你!"
 
原來,他早就向命運妥協了。
 
 
 
 
塔隆壓抑住內心的種種思緒,他知道很多話其實只能想在心裡,他單膝跪地,釋出了最大的誠意,抬起頭對她說了:
 
 
「謝謝妳叫醒了我。
 
 謝謝妳,讓我脫離痛苦的地獄。
 
 也謝謝妳讓我不再活得毫無目標。」
 
 
深紅色的眼眸,專注地凝視著她。
 
 
她聽了這些話後,脹紅著臉,趕緊躲回了房間,將房門關了起來,隔著一道門,壓抑著混亂的內心對門外的塔隆輕聲說道:
 
 
「不要那樣想… 笨蛋。」
 
 
 
 
 
十五歲 救贖與妥協 完
 
 
5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