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3
GP 3k

RE:【AP也想談戀愛】專屬於我的JG #1

樓主 草壁英彥 fish821202
GP44 BP-


  02.


  「欸,我昨天遇到一個超猛中路喔。」

  我想,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好了。

  我叫孟天輝,台北三重人,目前是個普通的高中二年級,讀的是間不算前段、大概中間程度的國立普通高中,成績也是很普通的中間程度而已。

  我不是很抗拒唸書的那種學生,該準備段考的時候還是會跑去圖書館泡一整個下午,但成績也就維持在中等水平而已,最拿手的科目是歷史,不過最容易讓我昏昏欲睡的是國文。

  同樣是屬於過去的東西,相比起來一板一眼的歷史要來得好記多了,反倒是國文,同樣一句話卻可以有好幾種解釋,我寧可去算數學或背英文單字,也懶得去理解那種自由心證的東西……也因此,國文課基本上都是我的補眠時間。

  嗯,以上不是重點。



  我在英雄聯盟裡的ID是「障壁深紅」,主打JG,Main角是赫克林,偶爾也會玩玩蠻王和賈克斯。

  之所以會玩赫克林,單純是當初剛開始接觸英雄聯盟的時候,曾經看到過一個路人玩赫克林,看到那種超速奔馳的感覺就覺得很帥,而且超速還能把人撞死感覺就很爽──所以赫克林是我存錢買下來的第一隻英雄。

  至於蠻王和賈克斯,這兩個角色和我的ID有點淵源。

  ──「障壁深紅」,是魔獸爭霸的信長之野望裡,織田信長的大絕招的名字。

  在英雄聯盟出現之前,魔獸信長無庸置疑是這個台灣青少年遊戲界中的霸主,走在學校裡隨時都能聽見一旁的同學在吹噓昨天又把殺爆了幾隻跳狗、走進網咖裡滿滿的都是魔獸爭霸的畫面。

  如果要找一個名詞來定義我們這個年代的青少年們的青春,信長之野望絕對是最恰當的那個詞彙。

  縱然信長之野望在發展的末期發生了諸多動亂,舉凡版本上的爭執、玩家素質的低落、以及對製圖者的不信任,使得曾經一度輝煌至極的信長走向沒落,但它確實是陪伴著我們這一代走過青春的遊戲。

  雖說沒有可靠數據,但如果做個統計,我認為當今的英雄聯盟玩家,應該有超過五十啪都是從信長跳槽過來的──畢竟信長之野望和英雄聯盟同樣都是DOTA類型的遊戲,這也是英雄聯盟之所以能在台灣如此火紅的原因──它和信長的殞落無縫接軌,替補了台灣的信長玩家找不到歸處的焦慮。

  而我,也是在信長的王朝殞落的時刻,和陪著我打信長的朋友們,一起跳槽到英雄聯盟來的。




  「怎麼個猛法啊?一打五?」

  「屁啦又不是本多*1。」

  現在坐在我面前回我話的,就是當年陪著我一起打了四年信長的戰友,徐越哲。

  我跟他的友誼始於小學五、六年級的時候,當時只是單純因為彼此都有玩惡魔獵人、再加上家又住得近,所以漸漸地熟絡了起來;後來國中的時候同校不同班,沒想到高中竟然不偏不倚的考進了同一所高中,還陰錯陽差地在高二分組後被分進了同一班。

  嗯……這就叫做孽緣吧。

  不過也因為這份從小學迄今的孽緣,我跟徐的關係匪淺,因為家住得近的緣故,約出來吃飯或逛書局什麼的都很方便,偶爾要去打咖也是隨手一通電話就能揪出門。

  說來微妙,我們的友誼可以維繫至此,信長居中擔任了非常關鍵的角色──要不是國中的時候常常為了打咖所以約出門,我們大概也不會熟到今天這種地步吧。

  ……不過澄清一下,我們兩個都是如假包換的直男,喜歡的也千真萬確都是女孩子,我們不是基友謝謝。



  「他玩的是馬爾啦,幹超強的,對面阿璃整個被他屌打,雖然那場我們下路SUP索娜好像是新手,跟白痴一樣,只有最後一次會戰一次開到四個直接逆轉,」想起昨晚那場最後時刻的關鍵會戰,我意氣風發:「啊對了還有我最後人馬開大衝進去神搶巴龍,幹我根本超屌好嗎?」

  「喔是喔真的假的,啊不就好厲害。」

  回我話的是另一個同班同學,賴瑋明,我們通常都叫他死神,因為他的ID叫「死神來了」,Main角是達瑞斯。

  ……不過很雷,雖然他的ID叫死神來了,但他通常是被死神找上的那一個。

  和因為跟我認識很久、所以本來就習慣互砲的徐不同,死神是我們的高中同學,不過他高一的時候就跟徐同班了,所以他跟徐比較熟、我是透過徐才認識他的。

  話雖如此,相處久了就發現死神其實是個很講義氣的人,做事的時候總是帶頭衝第一、但是絕對不會丟下隊友,所以跟他打LOL有個好處,就是他絕對不會賣人,都是我們賣他。




  「幹真的好嗎!不然今天晚上一起打吼,看我怎麼Carry你們。」

  男人嘛,不管怎樣總之面子不能輸,就算心知肚明自己沒有那麼強也要耍個帥。

  想起昨晚的奇遇,我又說:「啊對了,還有昨天那個中路有加我好友,不然今天晚上看他有沒有上我找他一起打好了。」

  「這樣剛剛好啊,我們就能湊五排了。」以德笑著。

  林以德是我們之中非常奇葩的存在──因為他是我們班上的第一名,腦筋好到令人不可思議的程度,如果「資優生」這個辭彙需要一個活生生的解釋,那他絕對是最適合的代言人。

  他和死神一樣,都是徐高一時的同班同學,而我早在高二之前就曾聽徐提過這個高一六次段考都穩居校排第一寶座的神人的名聲,在不久前升上高二後幸運和他同班,也的確在幾次班上的小考中見識到他那匪夷所思的實力。

  聽徐說,這傢伙高一時連自然科的考試成績也是超強,當初他填社會組還一堆老師問他怎麼不填自然組,而他只是笑而不答、卻很堅持地填了社會組……總之,就是個怪咖來著。



  不過他在我們這群人之中最格格不入的一點,就是他的個性非常恬淡友善,待人的態度又很隨和,而且雖然成績很好、卻從來不吝嗇借抄數學習作,上到老師之間、下到同學之間都是個很可靠的對象。

  想當然耳,我們班的班長也是他啦,尤其他的笑容又很放電,聽說好幾個女生都曾經私下跟他告白、只是都被他婉拒了,這讓人更加捉摸不清他的底細了。

  也因此,這種根本人生贏家的類型竟然會跟我們這些魯蛇們打LOL,簡直可以榮登本校七大不可思議之首了。



  「五排喔,聽起來不錯欸。」死神表示。

  說來奇怪,不知道跟社會組、自然組的差異有沒有關,我們班上打LOL的人數莫名地稀少,班上很多人聽說以德有在打LOL也是被嚇得亂七八糟……有沒有社會組的男生都比較不愛打LOL的八卦啊。

  「不過也要看他在不在線吧。」徐。

  「反正有看到他的話我就邀邀看啊。」我說。

  「是說這樣剛剛好,位子還完全沒衝到呢。」以德。

  「唔,這倒是。」徐、我還有死神眨了眨眼。

  我們四個人剛好分別打四個位子──我打JG,徐主要是玩AD,死神Main達瑞斯所以都是打TOP,而以德則是為數較為稀少的專職SUP。

  我們是從高一升高二的今年暑假開始打LOL的,到現在也才三個月左右而已,但拜之前有打過信長的經驗之賜,我們很快就上手了,不過玩到現在也還停留在NG歡樂場的程度而已。

  除了平常自己打之外,我們也常常開RC然後四排,偶爾被路人Carry的時候吹捧對方、偶爾被路人嘴砲的時候一起反擊嗆歪他然後檢舉他,就這樣慢慢地適應著和信長截然不同的英雄聯盟的節奏。

  至於RANK什麼的……再說啦,玩個遊戲而已,感覺扯到分數就會變得很嚴肅啊。

  平常在現實中都已經有那麼多跟分數有關的不愉快了,幹麻要帶到拿來放鬆的遊戲裡面咧。

  玩遊戲就是快樂最重要啊。



  鐘聲響了,嗯……第一節就是無聊的國文課,只好準備趴下去睡覺了。

  「欸,阿輝,你說的那個中路是男生還是女生啊?」死神一臉期待的樣子。

  「哪有妹子這麼好遇到的啊。」徐不假思索地潑他冷水。

  ……不過這的確是個好問題,我昨天沒有仔細想,只覺得他的態度很友善就加好友了。

  現在回想起來……我從抽屜裡摸出筆記本,隨手撕下一張紙,然後拿起筆將他的ID寫了下來。

  ──冰夜凜。



  「……感覺像小屁孩才會取的名字。」徐果斷開噴。

  「感覺超中二耶。」死神跟上。

  「好像有點少女情懷,但……」以德很認真地看著我拿在手裡的紙:「……有點像少女漫畫的取名風格,但要說是男生好像也不是很意外。」

  「感覺很像即時通會取的暱稱。」死神補刀。

  「同意。」徐。

  「……管他的,反正男生或女生,總之是個好人啦。」我沒好氣地看著這幾個哥兒們:「頂多今天晚上再問他啦。」



  是男生還是女生呢?

  是男生的話好像也沒什麼,應該說不意外才對。

  但如果是女孩子的話,好像就讓人興奮一點……欸是要興奮什麼啊。




  「……冰、夜、凜。」

  我覆頌了一遍手裡那張紙上的名字,試圖想像這個名字背後是個什麼模樣的人。

  不知怎地,竟然有點期待。


*1 本多:全名本多平八郎忠勝,日本戰國史上的著名武將,擁有「戰國無雙」的美名,在戰國BASARA系列中以鋼彈的姿態登場,是魔獸信長中著名的英雄,擁有肥起來可以一打五的破表強度。其餘詳見維基百科。
4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302 筆精華,12/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