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1k

RE:【小說】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 11/1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43 BP-
【 I never compromise 】 第六章 十五歲 宿命開端
 
 
 
 
 
==================================
 
致  馬庫斯.杜.克卡奧  將軍    
 
慶賀諾克薩斯最高指揮部 最高指揮官 柏納姆.達克維爾將軍三百歲壽誕,
誠邀杜.克卡奧將軍偕同家族成員共赴盛宴。
訂定日期 諾克薩斯曆481年11月10日 18:30
晚宴地點 諾克薩斯城堡中央區柏納姆會館西廳
 
                     諾克薩斯最高指揮部 敬邀
 
==================================
 
 
克卡奧將軍坐在書房的大椅上,讀著這封稍早由最高指揮部來使送達的信件。
 
「父親想什麼呢?」隨侍在側的卡莎碧雅見到敬愛的父親大人看著這封信而若有所思的,便開口提問。
 
「原來那老不死已經活了三百歲,呵呵。」他抽著菸斗,對這封信吐了口白煙。
 
青春永駐的諾克薩斯最高統帥- 柏納姆.達克維爾將軍,統治了諾克薩斯無數的歲月,遠超過正常人類的平均壽命。據謠傳,達克維爾將軍在蒂瑪西亞國王嘉文一世時就開始領導諾克薩斯最高指揮部。
 
「父親說的是誰呢?」卡莎碧雅疑惑地瞪大雙眼,希望他的父親能透露多點訊息。
 
以往克卡奧將軍幾乎不會在卡莎碧雅的面前提起政壇上的事情,但考慮到她今年已經十五歲了,得為將來多做點打算,畢竟她總有一天還是必須踏出這個家門,為國家效忠。在諾克薩斯,不論男女老少都對自己的祖國相當忠誠,無論是誰都會盡力為了這個國家付出一切,這當然包括了性命,這也是這個國家強盛的原因。特別是生為杜.克卡奧將軍的女兒的她,這個沉重的名諱,更讓她的未來必定得為國家而奉獻。
 
「父親說的是最高統帥,達克維爾將軍?」她似乎已經猜到,微笑地看著父親等待正解。
 
克卡奧將軍笑了笑,拍了她的肩膀說道:「看來我的女兒不僅美麗,還非常聰明。」
 
卡莎碧雅瞇著眼,以幸福的笑顏回覆了父親的肯定,因為對她而言,這是生活中最值得開心的事情了。她好想好想多了解父親在外頭世界的一切,但又不知如何開口,因為父親從來不向她提起的。
 
「那麼父親在煩惱的事情,可以讓聰明的卡莎分擔一點嗎?」她紅著小臉,抱住將軍的手臂,為自己這突破性的提問感到緊張。
 
他呵呵笑地將邀請函遞給卡莎碧雅,說道:「拗不過妳了,由妳決定吧!」
 
卡莎碧雅接過了信,讀著上頭的文字,馬上發現了裏頭的端倪。她偷瞄了父親一眼,想看看他的臉色是沉重還是如何?卻發現父親只是神情輕鬆地抽著雪茄,閱讀著其他文件,好像已經知道她會說什麼了。
 
「讓我去吧,父親。」
 
克卡奧將軍轉過身面著她,微笑地撫了她的頭,心中雖是千百個不願意,但還是這麼對她說了:
 
「記得打扮得漂亮一點。」
 
她壓抑著心中的雀躍,將右手覆於將軍的放在她頭頂的手上,隨後擁抱了父親,而克卡奧也輕擁著她,回應了她的感謝之情。
 
 
-----------------------------------------------------------------------------------------
 
 
「什麼?宴會?」
 
在克卡奧宅邸莊園,卡特蓮娜與塔隆正切磋著刀技,對於來此匯報的奴僕打斷他們的練習而有所不悅,神情不耐地對他說了句:「知道了,下去吧。」
 
「唉。」她將匕首往地上一甩,顯出了無奈。
 
塔隆見狀,也將刀刃收了起來,問道:「小姐,他說的宴會是?」
 
「只不過是令人噁心做作的社交場合罷了!」
 
今年十七歲的卡特蓮娜,早已為克卡奧家族建立了不少戰功,現今也已是諾克薩斯的軍官之一,所以這樣的宴會她實在也非去不可了。對她而言,只有殺戮能為她帶來成就,實在不想去那種毫無意義的"宴會",但位階越高,就越不得不去注重那些所謂的繁文縟節。
 
「上次去了某個將軍的生日宴會,可是我實在一點興趣也沒有,是父親逼我去的!所以我就很隨興地穿了件平常的衣褲,現場所有的人都對著我指指點點的,但沒辦法哩!你們總不能逼我穿裙子吧!」
 
她喋喋不休地說著她有多討厭那種交際場所,而塔隆心裡暗想的卻是難道將軍不覺得不妥嗎?
 
「我看這回你也得去!塔隆!」她對塔隆眨了半眼,暗示他有福要同享,有難也必得同當。
 
正在喝水的塔隆不小心噴了出來,用手背擦拭著嘴角無言以對。
 
「哈哈哈哈哈哈!你太有趣了!」塔隆的舉動給笑著,興致高昂地拔起地上的匕首,迅速往他的方向刺去。
 
塔隆瞬間拔出刀刃防備她的突襲,兩刃相交的剎那,兩人相視而笑。
 
塔隆來到克卡奧家族已經兩年,將他的刺殺技巧授予卡特蓮娜,卡特進步得相當神速,在十六歲時就已經能夠獨自完成暗殺任務,而迅速成為備受矚目的諾克薩斯新星軍官,更為克卡奧家族多添一筆榮耀,塔隆絕對是幕後的功臣之一。
 
卡特蓮娜相當期待每次與塔隆的練習,以往父親的高強度訓練,她必須自己摸索、用視力去捕捉父親的武鬥技巧,那對她而言是比較吃力的。相對來說,塔隆與她年紀相近,練習時比較沒有那層隔閡,讓她更加享受於精進那些戰鬥技巧,她渴望著變強,渴望能達到克卡奧將軍那般無人能敵的境界。
 
在諾克薩斯,力量就代表著一切,以杜.克卡奧將軍為首的武鬥派長年以來奉行著這道鐵則,帶領著國家開創了新紀元。在過去,統領諾克薩斯的黑暗核心是至今已消失多年的黑色玫瑰的暗黑魔法派系,但近年來,軍權主義逐漸取代了魔法派系,晉升為領導諾克薩斯的權力核心。
 
卡特蓮娜繼承著杜.克卡奧武鬥派精神,年僅十七的她,已能獨自完成將軍指派的大小任務,因而在諾克薩斯一躍而成最年輕的高階軍官,這在諾克薩斯各個軍官眼中已是個不折不扣的事實,她,卡特蓮娜,未來不容小覷的人物。
 
她拔出第二把刀刃,雙手反扣著雙刀以交叉之姿,迎擊塔隆的拳刃攻擊。塔隆的動作迅速無比,但她也不是省油的燈,在旁人眼中,除了鏗鏘的鐵器撞擊聲與一閃一閃的刀光劍影之外,只剩他倆的影子竄來竄去的。
 
她有著與父親相同的紅髮,也有著與父親相同的碧綠色眼眸,十七歲的她,已有了一股令人難以抵擋的魅力,屬於殺手的驕傲與自信美,這與卡莎碧雅的美是完全不同性質的。
 
塔隆將拳刃使勁一揮,力道之大瞬間擊飛了卡特蓮娜的雙刀,她順著那股力道往後翻轉了數圈,隨著翻轉射出了數把暗器,但都被塔隆一一擊落,她隨後瞬步閃影至塔隆的身後抽出大腿的兩把利刃華麗地環繞了一圈身子向他攻擊,塔隆也不甘示弱地從披風之中拋出三道迴力匕首,以進攻替代防禦擋下了她的不祥氛圍。
 
她抓住塔隆收回匕首的空檔,往空中一躍,在空中旋轉著輕盈的身軀,射出了無數道刀刃,隨著旋轉的圈數越多攻勢也愈來愈猛烈。
 
但她卻發現塔隆早已不見人影,正當她欲尋找他蹤影之時,才驚覺自己的脖子被架了一把刀刃,塔隆早已移動到她身後,以他最拿手的割喉暗殺之姿,在空中制伏了卡特蓮娜。
 
「我又輸了。」她笑著放開了手中的武器,兩把刀刃"鏘鏘 "兩聲紛紛落地。
 
塔隆也收起了架在她脖子上的刀器,說道:「在妳進行著華麗的攻擊之時,也要注意不能失去對敵人動向的掌控。」
 
「潛行太卑鄙了!」她不甘心地推了塔隆一把。
 
「我都沒抱怨妳藏了那麼多暗器了。」他早已熟悉卡特蓮娜所有的攻擊模式,知彼知己才是戰勝敵人的關鍵。
 
「我還是無法打敗你。」她聳聳肩,嘆了口氣,便拾起地上散落的數把刀刃,內心有些許的不是滋味,因為她若是無法擊倒塔隆,就代表她無法拉近與克卡奧將軍的距離。
 
「妳不必這樣想。」塔隆拍拍身上的灰塵,也收拾著自身的器刃。
 
卡特蓮娜肩扛數把匕首,轉身對塔隆笑了一下,那神情像是在告訴他"總有一天我會擊敗你的",她哼笑了一聲,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此地。
 
 
 
  -----------------------------------------------------------------------------------------
 
 
 
夜晚,塔隆執行任務歸來,在大堂中撞見了卡莎碧雅。
 
「難得今天這麼快就會來。」她微笑著對塔隆說道。
 
「大概只花三秒就解決了。」他放鬆地笑著,與前一秒那份好似還沉浸在任務中戰戰兢兢的模樣截然不同。
 
「真是辛苦你了。」她步向塔隆的面前,瞪大她灰色的雙眸,盯著塔隆的臉瞧,伸出手輕輕地撫了一下他側臉,細聲說道:「你的臉上還有些血漬呢。」並拿出了手帕,將他臉上的血痕拭淨。
 
他楞了一下,顯然對她這溫柔的舉動有點不知所措,只好低著頭回應:「謝謝小姐關心。」
 
她微笑著回道:「別這麼見外了,都說是一家人了呀。」
 
「快告訴我妳有什麼目的吧!」
 
沒想到塔隆識破了卡莎碧雅的來因,這凶巴巴的大小姐,會無緣無故變得這麼溫柔?又特地在大堂等著他回來?想也知道事情不單純。
 
「哼,你果真不吃這套,好吧,為了答謝我的關心,你必須答應我接下來的請求!」她噘著嘴,雙手環胸,直接下了一劑猛藥。
 
"夠了沒啊!"他再度忍住了破口而出的衝動,把那句話吞了回去,蹲低著身子與她視線平行,還是只好壓抑著心中的無奈說道:「小姐請吩咐。」
 
卡莎碧雅見自己的計畫已然成功,便賊笑地對塔隆說:
 
「三日後的達克維爾統帥壽誕宴會,你會陪我去的吧?」她笑咪咪地看著塔隆,臉對臉的不超過十公分,用她甜美的微笑脅迫著他。
 
「………」他沉默著心想這不是早上卡特蓮娜才在抱怨的事情嗎?他原以為此事應該與自己無關的,沒想到現在竟然馬上降臨到他頭上來,但更令他意外的是,克卡奧將軍竟然會帶著卡莎碧雅一起去宴會?更何況是政商名流雲集的盛大宴會!這到底是什麼情形?
 
「當然,為了小姐的安全…」他也只能答應了,事已至此,他顯然沒有拒絕的道理。
 
「塔隆你可不能隨便打扮喔!」她又笑著再補一句。
 
「呃…?」 這句話讓他腦中一片空白,他直接聯想到的是卡特蓮娜說的『隨便穿一件就好啦!』但卡莎碧雅顯然不可能讓他這麼做的,對他這種生活不見光的人來說,穿著當然是越低調越好才是,宴會的打扮?這種事情對他而言比殺人還困難好幾百倍。
 
「身為我的貼身保鑣,我可不允許你頂著這頭陰森的帽蓬出席!」她將手放在自己嘴邊,笑呵呵地看著塔隆那空洞的眼神。
 
他依然說不出話來,若是克卡奧將軍,大可穿著那身英氣挺拔的軍服出席,可是他只是個刺客,哪來軍服?他內心煎熬,完全不知如何反擊。
 
「就當你答應囉!太棒了!」說完,就她哼著歌腳步輕快地離開了,消失在迴廊的入口之前,還不忘轉頭對呆滯在原地的塔隆說:
 
 
「還有三天,別緊張!」
 
 
 
 
十五歲 宿命開端 完
 

=====================================
 
先別急著鞭我卡特為什麼打不贏塔隆,
依兩人的技能組來說,塔隆是完剋卡特的。(逃
但打不打得贏卡莎碧雅這可就要看雙方風騷的走位了(默
4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