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1k

RE:【小說】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x卡莎碧雅) 10/28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47 BP-
【 I never compromise 】 第四章 十四歲 諾克薩斯的美景
 
 
 
 
 
晚風徐徐地吹進閨房,將窗簾拂起,空無一人的床,擺放完好的妝台,房間內並無任何異象,一切都像平常一般,塔隆判斷是小姐擅自跑出去了,但會跑去哪呢?
 
"真是個麻煩丫頭。 "
 
他走出房間,試著尋找卡莎碧雅的足跡,這對他而言並不是難事。
 
 
 
 
 
「妳在這做什麼?」
 
 
「哇阿!!!!」完全沒發現塔隆已悄悄地現身在她身邊,她被嚇得重心不穩往後翻了個跟斗,被塔隆給扶住,才免於摔下屋頂的慘劇。
 
卡莎碧雅嚇呆地轉過頭來望著塔隆,像是早上那種五公分距離的臉對臉四目交接。
 
「不是跟妳說過了別穿著睡衣亂跑嗎?」
 
「少囉嗦!你這個跟蹤狂!」她慌張地推開塔隆。
 
「妳快回去睡吧。」他心想,這丫頭若不早點睡,自己應該也不用睡了。
 
「你少管我!」她嘟著嘴,一屁股坐在屋瓦上,一丁點回去意思都沒有。
 
「那好吧,我在這裡監督妳。」塔隆別無它法,又不可能真的動粗把她抓回去,只好挑了一塊還算平坦的地方盤坐著,準備來場深夜的持久戰。
 
「誰怕誰啊!」
 
「妳難道完全不曉得妳在這有多危險嗎?」
 
「別管我好嗎?」
 
「嘖,妳知不知道妳要是有個萬一,我可是會被千刀萬剮的。」要是卡莎怎麼樣了,將軍會如何將他凌遲致死,他完全不敢去想。
 
「你什麼都不懂!」
 
「哦?說來聽聽啊?什麼原因讓克卡奧大小姐在深夜獨自一人爬到屋頂上?難道妳… 想跟誰私會?」塔隆又用那一貫輕蔑的笑來試探小姐,沒想卻招致反效果。
 
 
"啪!!"
 
 
卡莎碧雅甩了他一巴掌,因為毫無防備的關係,塔隆的上半身整個往後倒下而撞到屋瓦。他瞪大了眼,驚訝地摸著自己被打的側臉,心裡想著『一直以為她只是脾氣不好了點,沒想到真有被她攻擊的一天啊!』
 
但他不可能還擊,只好抬頭看著她,卻發現她淚眼汪汪地好像想說什麼,卻選擇咬著下唇生著氣。
 
「……」他沉默地望著她,也許他真的不了解這位大小姐在想什麼,但那是因為他一點也沒有必要去了解,對於她這莫名的舉動、莫名的情緒,難道,身為保鑣的他有必要承受這麼多的麻煩事麼?
 
「抱歉。」她率先打破了靜默的僵局,轉過身去,望著別處而不語。
 
塔隆依然沉默地看著她,因為他完全不明白,這女人的行動邏輯是怎麼回事?
 
「塔隆… 請不要生我的氣…」她背對著他,細聲地說。
 
其實,該道歉的應該是他自己吧?因為他總是不經意地用那不正經的態度去捉弄卡莎碧雅,他小嘆了口氣,神情無奈地挪起了身子,緩緩走到她身後,說道:
 
「美麗的卡莎碧雅小姐,在下怎麼敢生您的氣呢?但也請別任性了,告訴我您獨自跑到這來的原因吧。」
 
「塔隆…」她擦拭自己眼角的泛出的淚珠,轉過身來面對著塔隆,緊閉著唇,思考了好一陣子才開口說:
 
「我需要透透氣…」
 
這個答案似乎讓他有點意外,原本還以為她有更重要的原因才冒著危險跑了出來,雖然他又有種"夠了喔 "的內心吶喊,但還是耐著性子聽她繼續說下去…
 
「你知道嗎?塔隆,這片星空,是諾克薩斯最美的景色了。」
 
他一聽完,隨即抬頭仰望了夜空,的確,他以前從來沒有認真地去看過諾克薩斯的夜空,沒想到有這麼多的星星,大大小小地組成了壯觀的銀河。
 
「對我而言…這大概是此生能看到的最美景色吧…」她說著,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父親禁止我離開這宅邸,他深怕我一走出門去,就會被他的政治敵人給不利了…,父親總是說,外面的世界非常危險。」她看著下方的街道娓娓道來,無奈著僅僅只是踏出門這個願望而已,對她而言卻是多麼不可能。
 
「我不像姊姊一樣可以保護自己,所以我… 就像隻籠中鳥一樣…,從來不知道外面世界的面貌!」
 
聽了她的這些話語,塔隆心有戚戚焉,因為此時此刻的他,不也被困在克卡奧將軍的手掌心之中?他雖為將軍效命,但刺客公會絕大多數的成員,都不滿當初克卡奧將軍為了攏絡他而派去與塔隆交戰的大批刺客,全被他殺死後扔進諾克薩斯護城河裡一事。現在的他,也是哪兒都去不了。
 
「塔隆… 你去過哪些地方呢?」
 
「很多吧,因為要執行任務。」
 
她眼裡亮起了閃光,既興奮又期待地看著塔隆,想知道更多外面世界的一切。
 
「那~ 你去過班德爾城嗎?」
 
「是個充滿噁心畜牲的地方。」
 
「哇!那你去過皮爾托福嗎?」
 
「去過一次。」
 
「那麼佐恩呢?」
 
「骯髒的城市。」
 
「弗雷爾卓德?」
 
「天寒地凍的地方,我永遠不會想再踏進那鬼地方。」
 
「我好想去!」
 
塔隆皺了眉看著她那閃閃發光的眼神,疑問道:「為什麼?」
 
「雪啊,我想看雪!」她開心地說著,並且用幸福的笑容想像著雪的模樣。
 
塔隆微笑了一下,摸了卡莎碧雅的頭說道:「相信我,那很危險的。」
 
「嘻嘻,一定很美的。」儘管那些都只是美好的想像,對她而言已是滿足。
 
在深夜的克卡奧宅邸屋頂上,兩人望著星空有說有笑的,或許是彼此都很像吧,都是被禁錮在籠中的鳥兒,突然尋找到了一個心靈的出口。她不斷地說著外面的世界有多麼吸引她,他也微笑著分享自己的所見所聞,儘管都是些血腥且見不得人的事,但不管塔隆說了什麼她也都開心地笑著並聽著。
 
 
 
 
 
「吶,塔隆。」
 
「恩。」
 
「我聽說… 你沒有父母嗎?」
 
「…恩。」
 
「抱歉,我多嘴了…」
 
「不要緊。」
 
她緊張地瞄了一眼塔隆,他神情淡定,似乎對於家人這樣的話題頗為無感。
 
塔隆沉思了半晌,開口說道:「不是沒有。」
 
語畢,卡莎碧雅睜著她的大眼灰眸疑惑地盯著他看。
 
「是想不起來。」他笑了,卻也嘆了口氣。
 
卡莎揪著眉,抿著雙唇,內心同情著他的遭遇,但卻說不出什麼安慰的話。從小就在父親的保護下長大的她,根本就無法想像以前塔隆過著怎樣的生活。也無法想像他是如何在那樣的環境下存活下來,她對這樣的塔隆,多了一絲的尊敬。
 
自塔隆來到杜.克卡奧麾下的一年來,卡莎碧雅一直以來都覺得他是個既煩人又愛欺負她的保鑣,每天一見面就是鬥嘴,從來沒有好好地關心過他,也沒想過要去瞭解他,她也沒想過,這個天天守在她身邊的人,原來有這樣的過去。
 
「把這裡當作你的家吧,塔隆。」
 
泛紅著小臉,她怯怯地說了這句話,緊張地將雙手指頭交叉低著頭。
 
塔隆聽見了,只笑了笑而沒有應答,此時的他想起了一年前,卡莎碧雅在那一天傍晚,佇立在大庭的燈火下等待著他,並且對他說了那句『歡迎回來』。其實,當時的他之所以停下腳步猶豫了瞬間,正是因為這樣的話語,從來沒有人對他說過。也從來沒有一個人,對待他如此地真誠、坦然。
 
 
 
 
她累了,便輕輕地靠在塔隆的肩上,安靜地睡去。
 
塔隆看著她的睡臉,晚風輕拂著她墨綠色髮絲,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是此生沒有過的感覺,但他卻不願,也不敢去想,那到底代表著什麼。就好比眼前出現一道未知的門,該將它打開?或忽視?沒有人可以告訴他答案,他只能下意識地迴避心中那未知的矛盾。
 
他甩甩頭,讓自己回到現實。為了安全著想,他揹起她,要送她回房間。
 
就在此時,不遠處閃起一瞬間的紅光,儘管微弱,又只閃那一瞬,塔隆還是警戒性地往那個方向看去。
 
一隻烏鴉眼睛透著紅色的光芒,停在對面宅邸的樓頂,正盯著他瞧,這讓他感覺很不安,讓他感到渾身不舒服,要不是他沒攜帶武器,他早就拿出暗器射殺它了,但此時他也無法多想什麼,只能揹著卡莎碧雅下樓去了。
 
 
 
 
「晚安,大小姐。」
 
 
 
將她安置在床上後,他走出房門,回到了每天駐守的地方,閉上眼沉沉地睡去了。
 
 
 
 
 
十四歲 諾克薩斯的美景 完


4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