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788

【小說】那天,我中路被打爆了(8/5更新,全篇完結)

樓主 奶茶藍 yutopo
GP112 BP-
觀賞小說前,可以先點右上“看他的文”,方便看小說
要看單篇的巴友,也能點以下的單回連結。
最後──目前這故事已經完結了,很感謝長期下來,大家的回應與支持。
讀者一篇回覆、一枚GP對作者都是莫大的鼓勵^^
- - -
這僅是關於高三那年,平凡的故事。
眷戀過去或寄望未來,而不懂當下的孤寂。
或許喜歡一個人,不是計較距離的遠近、時間的長短。
只是少了幾分,想愛想恨的勇氣。
- - -


after story

(一)信


  已經當過地雷無數場的王重仁、朋友都稱他為阿仁,還是第一次被嗆中路單挑,而且以這麼特別的形式。

  他也承認自己實力就在銀牌左右──不,果然還是低估了吧?如果損友直接嗆阿仁的話,他可是打死都不承認,每一場我都玩AP、AD這些位子CARRY你們、化身超人拯救世界喔?雖然是對面的世界被拯救了。

  總之,就算過去有跟路人互嗆、被黑名單甚至要對面一起檢舉他的經驗,但連損友都嫌他技術差、不想跟他單挑了,而這名召喚師……

  所以這封挑戰書的用意是?阿仁的食指和中指間夾著一張粉紅紙,瞪著雙眼注視上頭娟秀的字跡,眉頭微微皺起,實在百思不得其解,為何寇格魔的身體是百寶袋?呃,扯遠了。

  他並非在遊戲內被嗆中路單挑,而是在一家數學補習班內。

  將思緒拉回現實,離老師宣布下課還有數十分鐘,手錶的秒針滴答緩慢移動著,似乎連教室內的空氣都陷入停滯。

  畢竟距離學測不到一百天,這些考生自然要把握所剩無幾的時間加緊複習,將那些上大學一年後就忘得差不多的題目解法弄懂,台上的補習班老師便倍感欣慰、金榜題名,補習班更好招生。

  有幾人例外,其中之一就是阿仁。

  是誰放信的?左側的同班朋友仍在抄筆記,右側那位別校陌生男同學正在看老師講解題目。應該說這間足以容下百人的大教室、包括隔壁的同步小教室,認真的學生都在上課,老師以洪亮的聲音講解數學經典難題,粉筆與黑板碰撞發出聲響,阿仁覺得老師字寫得大力,想必工讀生又要費一番勁擦黑板,辛苦了。

  這字也不像帶有滿肚子的怨氣,阿仁實在想不到寫信的是誰。他首先排除認識的人,除了妹妹,全都是男性,沒有人能寫出這麼漂亮的字跡、同清澈的小河婉轉美麗。

  就讀的高中男女分班,只有少數班級男女混班,很不幸的,當阿仁選填二類理組的這一刻開始,便注定他高中三年都讀男生班了。

  那人會不會在嗤嗤笑著呢?如果豎起耳朵,能聽到低頭交耳的聲音,甚至有鳥叫和豬的嘲笑聲,原來是將智慧型手機放在抽屜,手指不安分滑動、或者補眠的同學,這些學生大都坐在中後排,不太認真、講義拿出來卻未翻開過。這補習班管得比較鬆,所以想稍微打混摸魚的人也是有。

  但──或許是少數吧?阿仁心想,隨著黑板右下角那學測倒數的日期減少,一百、九十九、九十八、五十……最後不到十天,那股無形的壓力將越來越沉重,攫住考生的心情。罷了,阿仁只希望自己多想了。

  雖然做出不理會信件的結論,他還是很難將注意力拉回講台上。一邊癡癡注視著老師普通的中年男子臉龐,反而思考起找到這封信的地點,若不是上課講義在課堂中間更換,要伸出手去書包裡拿講義,回到家才會發現這件事吧。

  將粉紅紙張小心翼翼摺好,塞回純白信封,再將信放回發現地點。並記住信的內容,線索是有一個……

  「半夜中路單挑,我要打爛你這廢物廢物廢物廢物廢物廢物廢物廢物廢物廢物廢物廢物廢物。 by愛玩的小夜子,我的遊戲ID。」

  就是這人的召喚師名字,反正開始玩遊戲,就能問一下仇人什麼來頭了吧?轉念一想,如果是封告白的情書就好,可惜那種事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阿仁有些氣餒。看吧?這封信一點怨氣都沒有嘛?他拿出橡皮擦把那串廢物擦掉。

  阿仁將這人的ID簡稱為小夜子,記得小夜子是日文的漢字,覺得有些熟悉,卻又想不起來在哪看過,而且那熟悉帶點暖意。

  不過,還有一個危及生命的難題,真的要回應小夜子的單挑,會有很多麻煩。在妹妹的嚴密監控下,阿仁已經快兩個月沒打英雄聯盟了,雖然房間不會有監視器,也只能在半夜偷偷打開電腦,對方該不會面臨同樣的狀況吧?不然怎會想在半夜約戰?

  如果被妹妹發現偷打英雄聯盟,恐怕不是網路線拔掉這麼簡單,盤算到此阿仁不禁發抖,太恐怖了,光想像那畫面就起雞皮疙瘩。

  「下次再被我發現你偷玩遊戲,我就──」

  妹妹嘿嘿笑著的模樣浮現在阿仁腦海,他背後湧起一股惡寒。就算覺得調皮的妹妹很可愛,可禁不起對方連串的攻勢。況且把柄一被抓住,這輩子就永遠無法翻身了,跟妹妹對奕的每步棋都要謹慎思考、方能將軍。

  但、但是!古有抱住之信、今有爆菊趙信,無視所有阻礙、勇敢前赴召喚峽谷的才是真男人呀!王重仁替自己的偷懶找到最佳的藉口,對妹妹的恐懼也煙消雲散。


  補習班下課後,阿仁將剛才發現的信件告訴給身旁的損友,他露出意會的笑容、輕拍重仁的肩膀,也認為寫信的那人是女生。嗯──毛毛蟲跟蝴蝶的差別呢,兩人對寫信人的性別有共同結論,對他的用意則持不同看法。

  「這種就叫傲嬌呀,有女生暗戀你?」損友一號的阿壹狐疑問著。

  哼哼哼,怎麼可能是情書?但阿仁心底可得意得很,也為回應那女孩的殷殷期待,他半夜從溫暖被窩爬起,抖著雙腳在黑暗中悄悄打開電腦。

  數學的學測複習班固定在星期三開課,所以隔天學校還有正課要上,預料到要拿早上的課補眠,阿仁倒不太介意,但現在才想到──小夜子會上線嗎?那小屁孩該不會騙了人,正安心睡著覺呢?這封信說到底會不會就只是隨機的惡作劇?他發現自己像個笨蛋,蠢得要命。

  但這些擔心在開完自訂對戰、找到小夜子的ID後便散去,鍵入“愛玩的小夜子”前,他先確定妹妹沒有上線,妹妹現在應該是抱著枕頭流口水了吧?

  倒是損友二號有在線上,“我愛英雄聯盟XXX”戰鬥中,每次阿仁看到這ID就覺得礙眼,忍不住嗆一下,看這線上人數,還真的想不到大家都是考生呢。

  對“愛玩的小夜子”發出邀請後,阿仁密了“我愛英雄聯盟XXX”。

  「妹控,你怎在線上?」阿仁的召喚師名字就叫“一個仁”。
  「唉呀?難得看到你在線,不是妻管嚴嗎?」損友二號並不知道阿仁收到的信件。
  「誰跟你妻管嚴,死妹控!」一個仁回應。
  而且這傢伙控的不是自己不存在的妹妹,而是別人的妹妹。光想到這點阿仁就不爽,跟人人喊打的提摩相比,這傢伙一點也不遜色。
  「早點承認就好啦,每天聽你對妹妹的甜言蜜語,墨鏡拿幾箱都不夠閃喔喔喔喔喔,蓋倫兄。」
  「*,對她的抱怨也能曲解,你是有多飢渴?怎麼不去找基友?」
  「那我當趙信,你當嘉文。主管與王子間的甜蜜關係,喔呵呵……」
  「******」
  阿仁摀著額頭,跟這變態完全沒辦法溝通,雖然早就明白了。不理會阿仁的無奈,他繼續沉浸在自己的幻想當中。
  「你的妹妹比拉克絲可愛多了呢,而且笑起來也不像拉克絲嘲諷,超可愛的!」

  難怪你會被改成這名字呀,阿仁對損友二號充滿唾棄。對特地寄信給客服問索娜等女角三圍的變態來說,會因為原本的id太猥褻被改成這樣,似乎也是相當合理的結果。

  「你再想我妹妹,我就黑名單你。」
  「唉嘿嘿。」

  已將“我愛英雄聯盟XXX”加入黑名單。

  阿仁呼出口白氣,心情舒暢多了,兩隻手交疊搓揉一下產生溫暖。學測前這段準備的日子多是寒冷的冬天,大陸冷氣團南下、全台轉為濕冷天氣,街道上葉子落光的樹木、瑟瑟吹來的寒風及路人身上的厚重穿著,就說明最近的低溫了。

  十二月也將在不久結束,一個“仁”過聖誕節嗎?對阿仁來說,考生還是不要想多比較好,專心準備學測才是正軌。

  那現在等待小夜子進來的我,又在幹什麼呢?他突然也不明白了,也不知道自己有何期待。

  終於,那個陌生人在數分鐘的猶豫後進入自訂遊戲,阿仁先是注意到“愛玩的小夜子”的分數,瞪大雙眼且睡意全消。

  1956分?鑽石以上的玩家?靠──我最高還不到1400分耶,阿仁顫抖著雙指敲打鍵盤,一方面是寒冷、另一方面則是懼意。

  「大人、大人饒命呀。」打都不用打吧,阿仁沮喪想著。
  「……」雖然猜不到電腦那頭的本人在想什麼,阿仁看這回應也知道她很不滿。
  「你怕了?」
  「嘿呀,我一定輸吧。」不打沒有勝算的仗,小弟我先開溜!阿仁準備按上方的x。
  「因為我的分數?真弱,難怪你永遠在地獄。我還記得你的機器人每次都拉到阿姆姆、牛牛把殘血的好運姐撞走……你那些雷人的事蹟,想數都數不完呢。」
  「我猜你要關掉房間吧。一個“雷”慢走,不送了。」

   下一秒已經在選角畫面了,不對!我在生氣個屁?阿仁也無法後悔了,只能在心中認定,像小夜子這種小屁孩,一定是隊友carry上去,或者找代打,她才沒有那個實力。

  到讀取畫面才看到雙方的腳色,阿仁選了卡特蓮娜,他很常玩這隻,在卡特重製前後都有玩,可以說是main角了,對面則選擇拉克絲。趁這段時間阿仁還去查一下LOLCOUNTER這網站,卡特蓮娜是拉克絲前幾counter角,看我打爆死老太婆!阿仁嘴角勾起一抹愉悅的笑容,贏定了。

  二十分三十四秒,一道耀眼的白光在召喚峽谷閃耀。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卡特蓮娜哀嚎一聲,臥倒地板,任憑拉克絲嘲笑揉擰。這下阿仁相信損友所言了,拉克絲的笑聲真的很嘲諷呀……

  黑白畫面中,阿仁的卡特已經死了快十次,而且對方明顯在玩,推塔速度越來越慢,這不科學呀!為什麼小夜子的拉克絲,每個技能都像是指定技?她的光炮竟然會轉彎?阿仁不明白。

  勝負搞不好在邀她進來那一刻就已分出。阿仁在想,輸這麼慘,乾脆就直接跳掉好了,身為地雷,他卻很少不爽到中離遊戲。但他對小夜子所說的話才是主因,有點在意,也就繼續浪費睡眠時間、堅守主堡了。

  結果,先放棄遊戲的,卻是將要勝利的那一方。
  攻入水晶主堡的前一刻,小夜子用全頻發言了。

  「為什麼不放棄?」
  「明知道自己這麼弱,觀眾的建議也不去看一下,怎麼可能爬出地獄呢?你超雷的啦,以後不要開實況台了,沒有人想看你開台。」
  「也不會有人想聽你的鼓勵!」

  當錯愕的阿仁回到遊戲大廳時,“愛玩的小夜子”早已經跳離遊戲很久了。他也沒加對方好友,無法追蹤下落。在旁人看來,小夜子所留下的話,或許就只有莫名其妙。

  從書包拿出那封信,阿仁靠著椅背,陷入深思。對他來說,那高端玩家所說的話,有很重大的意義,同時也升起一股懷念的感覺,夾帶些微不明的惆悵。

  高二的時候,他開過實況台一段時間,主要以自娛娛人為主,一開始還沒有玩英雄聯盟,而觀眾一直都不多,至今也沒有告訴現實的任何人,他曾開過台。

  小夜子該不會是她?阿仁冒出這想法,隨即又推翻這猜測,我傷那女孩傷這麼深,不可能是她。可是──也只有那名女網友,才會有這種反應。

  她也來玩英雄聯盟了?明明一直說著不想玩呢。

  然而,已經容不得阿仁多做思考,房間的燈突然亮起,他從椅背探出一顆頭,同時明白自已完蛋了。

  「老哥──」

  穿著圓點睡衣的妹妹站在房門口,扳起臉孔、雙手叉腰瞪向畏縮的阿仁。

  「你又偷打英雄聯盟了!」下一秒好像會從嘴巴噴出光砲,朝她的哥哥衝來。

  慘了,現實的拉克絲來襲啦!

  遊戲結束遊戲結束!阿仁急忙想關掉英雄聯盟,但他妹的小手已經無聲無息搭在肩上,鬼片中每隻女鬼總以要命的速度玩弄受害者,阿仁現在有了相同的撞鬼經驗。

  只能以“毛骨悚然”四個字形容。

  「遊戲剛要開始呢,哥哥。」
- - -
各位好,想了很久決定還是丟到哈拉板上試試看@@
小屋的更新速度快了一點,想看後面的巴友可以先點進去看看。
這故事除了英雄聯盟,後面還會有一些我自己的想法,主要是高三時候的心情。
不過加入不少妄想。
在此先感謝各位過目
                             
11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312 筆精華,08/0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