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3
GP 5k

【同人創作】相視而棲的觀測者 -Destiny's Observation-

樓主 草壁英彥 fish821202
GP9 BP-

  ※本文為命運石之門動畫第二十四集(最終回)的劇情側寫。

   尚未補完本作品的讀者建議不要向下閱讀,以免破壞您觀賞原作的樂趣。



〈相視而棲的觀測者 -Destiny's Observation- 〉


  簡直像是在大海撈針嘛。

  牧瀨紅莉栖走在熙攘的人潮間,無奈地嘆了口氣。

  這裡是秋葉原──號稱日本的三大電氣街之一,最初是大量電器相關店面的聚集地,曾被視為東京的電器城;隨著科技的日益發達,在九零年代、家電市場日漸式微後,電腦批發與零售業接手了家電曾在電器業界執牛耳的地位,伴隨著網際網路的蓬勃發展與電子遊戲的普及與興盛,動漫產業也隨之進駐此處。

  從此,秋葉原成為集日本動漫文化精粹的地帶,是全日本、乃至全世界所有御宅族們的聖域,街上不時可見背著巨大登山包的宅男們走過,偶爾甚至有穿著女僕裝的女孩子們在街上發傳單或吸引客人到店裡消費,形形色色的動漫海報張貼在每個街角巷弄,上頭的角色們無一不使出渾身解數,吸引著行人們的目光。

  盛夏八月天,車水馬龍的秋葉原彷彿也成了蒸籠,灼熱的氣溫燒燙著腳下的柏油路,連空氣好像都因可怕的高溫而扭曲了。

  遠遠地看見ラジオ(Radio)會館,牧瀨紅莉栖又嘆了一口氣。



  ──妳為什麼就這麼優秀啊!

  ──沒道理孩子比父母還要優秀!

  ──要是沒有妳,我就能一直保持優秀了!

  ──只要沒有妳……!

  一旦想起父親怒斥的模樣,牧瀨紅莉栖還是不自覺地渾身發抖。

  約莫一個月前,長年研究時間機器理論、卻始終得不到進一步突破的父親,在這裡舉行了解說論文的招待會。

  為了把握這個能和許久不見的父親相逢的機會,牧瀨紅莉栖千里迢迢地帶著自己嶄新的論文從美國回來,只為了將自己苦心鑽研的論文交到父親手上,希望能為父親對時間機器的研究盡一份心力,修補她和父親的嫌隙。

  她不明白,父親為何對時間機器如此執著,但自幼就受身為科學家的父親耳濡目染的她,對認真做研究的父親懷抱著憧憬與嚮往,也就此奠定她想追隨父親腳步的目標。

  然而,隨著她藉由父親多年來的教育培養出來的才能在學術界嶄露頭角,她的倔起竟成為多年來在學術界打滾、卻未能突破瓶頸的父親的壓力。

  在那之後,父親就不再與她親暱友好了;相反地,她汲汲營營地想要得到父親的認可而努力,卻因為她所獲得的光環比父親還要閃亮,竟令她尊敬與追逐的父親覺得刺眼無比。

  她也並非不明白父親的心思──即使身為人父,仍無法否決自己身為科學家的個體與自尊,在學術界裡並不需要親情的羈絆,最後所做出來的研究成果,就是決定一個人的成就的唯一根據。

  而她在學術界的飛黃騰達,自然也壓縮到了父親的生存空間,令他感到相當挫折吧。

  即便如此,她還是很努力地想幫助父親。自己會對分明嗤之以鼻的時間機器理論進行研究,也是希望幫助父親找到理論上的盲點與漏洞並加以破解,為父親完成長年來投入畢生心血追求的研究。

  但,當她將自己嘔心瀝血地完成的論文交到父親手中時,父親所露出的那憎惡、醜陋的模樣,還是狠狠地嚇了紅莉栖一跳。

  那怒火中燒的模樣,令牧瀨紅莉栖心寒不已──自己這麼多年來致力地想挽回她和父親的關係,為何自己都這麼努力了,卻仍只是讓他們的距離更加遙遠呢。

  當時,看著父親猙獰的表情,看著父親將他那曾經寬厚地擁抱她的手、狠狠地掐在他脖子上,油然而生的絕望,令她一度想著就這麼死去也無所謂了。

  如果她無論如何都無法再與父親重修舊好的話……如果她明明都這麼努力了、還是無法如願以償的話。

  可是,自己確實是父親的女兒。想要探究世界的真理、想要摸索大自然的秘密、想要挖掘知識的根源……身為科學家的狂熱在血液裡沸騰,喚醒她想要活下去的意念。

  不想死。還想繼續做自己喜歡的研究、探求更多未知的神秘、解開更多玄妙的謎團……想要以一個科學家的身分,繼續思考著、渴求著、追尋著更多。

  我不想死。即使對不起爸爸、可是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



  就在那個生死交關的時刻,那個男人出現了。

  那個男人,留著一頭雜亂的短髮,顯然沒有經過良好保養的髮絲看起來乾澀易斷,甚至還隱約閃爍著油光;修長的臉上有著莫名的憔悴,以男人來說太過瘦削的身材與略高的體型,使得那男人身上的白大衣特別瀟灑。

  本該是不適合在大街上行走的裝扮,穿在那男人的身上竟莫名合適。

  這樣一個奇怪的男人,就在那個她幾乎被父親殺死的時候,離奇地出現在會館狹小的儲藏室裡頭,說著令人費解的怪異言辭,從她父親手中救了她一命。

  明明是個穿著特殊、講話詭異得像個神經病的怪咖男人,但那男人對於拯救她的執著卻強烈得令人驚奇。

  那男人不惜吸引父親刺了他一刀後,明明顯然痛不欲生,卻還是咬牙切齒地裝腔作勢、因劇痛而扭曲的臉龐硬是擠出一個兇狠的表情,終於將父親嚇得逃之夭夭。

  當時,她慌忙地想要拯救腹部挨了一刀、已經血流如注,居然還愚蠢地親手把刀子拔出來的那男人。愚蠢至極、卻確實地拯救了她的那個男人。

  但是,就是她起身想要打電話叫救護車的時候,那男人呼喚了她。

  她依然不明白,他為什麼知道她的名字;但那男人呼喚她的聲音,有著和那男人怪異的相貌十分不搭調的溫柔和堅毅。

  ──我說過了吧。我……會救妳的。

  接著,她眼前一黑、就這麼不醒人事了。




  再次醒來時,她已經待在醫院裡頭了。

  她的外套和白衣沾滿了血,但她分明毫髮無傷──據後來接獲報案趕抵現場的醫護人員所言,她當時倒在一片血泊之中,讓人一度誤以為她已經當場死亡,但她的呼吸平穩、身體毫無明顯外傷,那血,顯然並不是她的。

  她知道,那血是那男人流的。為了她流的。

  可是,那個不惜為她血流成河、也要拯救她的那個男人,卻遍尋不著痕跡,彷彿不曾存在那個空間般、離奇地消失得無影無蹤。

  父親倉皇地逃走了──就連這個時候都惦記著要奪走她的論文,令她越來越困惑父親到底為什麼會對時間機器的理論這麼執著呢──而逃往俄羅斯的父親遭到羈押,據說俄羅斯拒絕了對他提供政治庇護,父親很快就會被遣返回國,並接受法律的制裁。

  即使到了這種時候,她還是捨不得供出父親的罪名,何況現場只留下了殘留著父親指紋的兇刀和滿地的血,可是那個被刺的男人卻不見蹤影,就算想定她父親的罪,也沒有一個明確的受害者可供指認。

  ……她苦澀一笑。就連在這種時候,她還是執著地想得到父親的認同、不願意看見曾那樣意氣風發的父親被關進監獄裡頭。

  對不起,我果然是個傻女孩呢。

  牧瀨紅莉栖抬起頭,看著艷陽高照的碧藍晴空。

  ……也只有像她這樣的傻女孩,才會在秋葉原成千上萬的人潮裡頭,試圖在什麼線索也沒有的情況下、找尋那一個穿著白大衣的男人吧。



  她也知道,自己這樣的行為簡直愚不可及。

  她也知道,自己這樣的行為簡直大海撈針。

  她也知道,身為學術界的明日之星,竟然會做這麼有勇無謀的事,要是被研究室的同事們知道,肯定會淪為大家的笑柄吧。

  可是,她還是想再見那男人一面。

  在回美國之前,即使知道希望渺茫,她還是回到了這個喚醒她悲傷回憶的地方,只為了尋覓那稀微渺茫的可能性。

  即使只在這個地方發呆上一個下午也無所謂,不知怎的,牧瀨紅莉栖就是打定主意,在回國前想花上這麼一個日子,待在這個明明熱得要命、充滿了宅男們悶熱汗味的地方,用自己的肉眼,去追尋一個男人穿著白大衣的背影。

  就是想要再見那個,救了她的男人一面。

  明明就素未謀面,可是那個舉止怪異──用時下的網路用語來形容,應該是「中二病」這個詞彙最為貼切──的男人,卻令她有股無法形容的熟悉感。

  明明就是個陌生人,卻覺得好像曾在哪裡見過面,那樣的似曾相識。

  彷彿,她們早就認識、還曾一起經歷過很多事似的。

  就連紅莉栖那思慮縝密的腦袋都沒有辦法解讀的困惑,這些日子以來不停地糾纏在她心裡,誘引著她再次回到這個地方。

  彷彿冥冥之中有什麼東西,在牽引著她與這個地方的聯繫。

  如果要挑選一個最精準的辭彙的話,她想──那應該就是「命運」吧。




  真是荒謬。

  牧瀨紅莉栖又搖了搖頭,一頭鮮豔的赤紅長髮隨著她俊俏的小臉擺動著。

  真是的,自己可是科學家,怎麼能相信這種科學無法解釋的東西呢。

  ……雖然,根據量子力學的研究,也許這個世界所有運行的道理都是可以被解釋的,只要能夠將因果律量化成數字,就算是「命運」,或許也是可以被解析的。

  就像她日前刊載在Science上的研究,只要能夠把腦袋裡的電磁脈衝解析成可以控制的訊號,或許就能夠把人類、環境、甚至世界的秘密,通通歸納成以人類的智慧足以理解的數字。

  但是,那樣的世界──必定很無趣吧。

  就是因為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就是因為不曉得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這個世界才會那麼奇妙,不是嗎?

  就像個永遠沒有盡頭的謎團,這個世界,就是他們這些科學家的遊樂園呢。




  欸,你會認同嗎,穿著白大衣的中二男?

  你為什麼會穿著白大衣呢?莫非在你的中二設定裡,你也是個科學家嗎?

  那我可要讓你明白一下,真正的科學家離你中二的想像,到底有多少差距哦。




  你現在到底在哪裡呢?

  是在自己的研究室裡頭繼續做著天馬行空的幻想?

  還是有了什麼稀奇古怪的靈感而開始著手設計神秘的道具?

  說不定,你現在還為了腹部的那道刀傷,而躺在醫院裡頭靜養。



  你究竟為什麼要為我擋下那一刀呢?

  你到底為什麼這麼執著地要救我呢?

  我無法就此放棄。



  你現在是否還身處在這個城市裡,

  呼吸著、講述著、拼命思考著什麼?

  我想見你一面。



  是你拯救了我瀕臨毀滅的世界,

  讓我得以繼續探求更多無法捉摸的未來。

  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見證。



  牧瀨紅莉栖躊躇地想著,穿越過熙攘的人潮。

  廣播會館的燈光依然閃爍著,秋葉原的夏季依舊炎熱。

  晴朗的天空,炙熱的陽光。

  一切,都和她和他第一次見面的那一天,一模一樣。





  然後──









  一道穿著白大衣的人影,和她擦肩而過。






  「終於……見面了。」








          <Stenis;Gate>
  ──這就是,命運石之門的選擇啊。


  El.Psy.Congroo。




  




註:「Déjà Vu」,語源為法語,中文譯為「既視感」,或稱「幻覺記憶」,指人在清醒在狀態下見到某個場景,明明並沒有看過、卻覺得這個畫面似曾相識。

詳見維基百科;另外,命運石之門的劇場版,即名為《負荷領域的既視感》。




She walks across the crowdy street
她穿越過人潮熙攘的街道

He stops to light a cigarette
他停下手邊點菸的動作

She looks at him as she walks by
當她與他錯身時她看了他一眼



He lifts his head a second late
他抬起頭停頓了一秒

He turns around but it's too late
回過頭時卻已太遲了

She's joined another crowd by then
她已沒入了人群之中



Somehow he's felt this way before
不知怎的他感到以前似乎也曾有過這種感覺

There's something about her
隱約存在著關於她的記憶

But will she ever know ?
但她又是否會知道呢?



Is this their only fate ?
這是他們注定的命運嗎?

To going separate ways
注定要走上分離的道路

Will they ever get a chance ?
他們是否有機會呢?



Is this their only fate ?
這是他們注定的命運嗎?

'Cuz when suddenly it's too late
因為太突然了也太遲了

They'll be lost here forever...
他們注定要永遠失去彼此

In this déjà vu
在這似曾相識的感覺之中…



He walks across the crowdy street
他穿越過人群熙攘的街道

She stops to buy a magazine
她停下腳步買了本雜誌

He looks at her as he walks by
當他與她錯身時他看了她一眼



She lifts her head a second late
她抬起頭停頓了一秒

She turns around but it's too late
回過頭時卻已太遲了

He's joined another crowd by then
他已沒入了人群之中



Somehow she's felt this way before
不知怎的她感到以前似乎也曾有過這種感覺

There's something about him
隱約存在著關於他的記憶

But will he ever know ?
但他又是否會知道呢?



Is this their only fate ?
這是他們注定的命運嗎?

To going separate ways
注定要走上分離的道路

Will they ever get a chance ?
他們是否有機會呢?

(All they need is just one chance)
(他們需要的只不過是一個機會)



Is this their only fate ?
這是他們注定的命運嗎?

'Cuz when suddenly it's too late
因為太突然了也太遲了

They'll be lost here forever...
他們注定要永遠失去彼此

In this déjà vu
在這似曾相識的感覺之中…



He stops in the crowd and catch and see
他佇立在人群之間定睛一看

He turns around, he turns around
他回過頭、他回過頭

She walks toward the crowd and sees a familiar face walking toward her
她就走在人群之間;而她的面容是如此熟悉

For the first time they meet eye to eye
他們第一次四目交接

He realizes this is the moment they've been waiting for
他明白這一刻正是他們所等待的

The moment they've been waiting for
正是他們所期盼的時刻啊



Is this their only fate ?
這是他們注定的命運嗎?

To somehow meet someday
不知為何而在某日相遇

Will they ever get a chance ?
他們是否有機會呢?

(All they need is just one chance)
(他們需要的只不過是一個機會)



Is this their only fate ?
這是他們注定的命運嗎?

I guess only time can tell
我想只有時間能告訴他們答案吧

'Cuz from here it all begins...
因為一切都是從這一刻開始的…

It all begins
從此開始──



  草壁碎碎念:

  自從第一次聽到這首歌,就覺得簡直是為命運石之門量身打造的曲子。

  (另一首是〈Rain〉,不過我拿去寫Unlight的同人了XD)

  由於故事的主角是岡部,所以幾乎從頭到尾都是從岡部的視角在觀測整個世界,但我也想試著寫寫看牧瀨的心境,於是就決定從另一個角度來寫最後一話的場景了。

  對此,我不得不推薦一支剪輯得十分精湛的MAD:


  【N.ec魚丸】命運石之門─世界線的交點



  當時在追完整部動畫後不久,再觀賞這部影片,令我感動不已。

  希望您也享受這篇文章、這首歌曲、以及這支MAD。

  謝謝您的閱讀。


  另外,助手的父親,中缽博士的故事,在廣播劇〈哀心迷図のバベル〉中有所補完,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找來看看喔。


  PS:原作和本文中所提及的秋葉原景點「ラジオ會館」,全名為「秋葉原無線電會館」,三年前一度閉館重新,已於今年七月二十日重新開張。

  詳見維基百科頁面久等了!秋葉原 RADIO 新本館 7 月 20 日開館

  上面的連結裡有三年前ラジオ會館舉辦Steins;Gate的合作活動、真的在廣播會館上頭裝置人工衛星造景的照片哦XD

9
-
板務人員:

302 筆精華,09/0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