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84

RE:【情報】[劇透大雷] (第2章更新) 美術紀錄集附錄短編小說 記憶之籠 中文翻譯

樓主 dftgfgfd eric222
GP41 BP-
重點來了......










---------------------------------地雷線---------------------------------
4
9S和pod153身影消失後,2B小小地吐了一口氣。
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pod.programme(ポード.プログラム),選擇近接戰鬥支援,展開武裝」

「了解:近距離電波迷彩開始,近距離攻擊裝備起動」
pod42 冷靜地進行步驟。
「戰鬥模式變更為對YoRHa型,識別信號解除」

考慮到之後的行動,心情很沉重。
2B為了保持平靜的思考,暫時停止不動,放鬆全身。

這只算是任務的一環。
對,是任務。只不過這是附加了"極秘"兩字。

接收到郵件的是在剛從飛行裝備(飛行ユニット)下來的時候。
不是在衛星軌道上的基地的時候,也不是突入大氣層的時候。
剛下來踏上沙漠的瞬間,042報告接收到了郵件。

那個時候,已經知道用意了。
寄送者是司令官,不經由operator的郵件。
不容易受到截聽(傍受)的時機。極秘中的極秘就是這樣。

不是,接收郵件的更更更早前已經明白了。
被命令和9S一起調查人類文明遺產的時候。
不遠的將來,想必會下達抹殺9S的命令。那個預感不幸地全中了。
「pod。9S的位置情報和從通道側的接近路線」

「了解:追蹤9S的黑盒信號,路線搜尋開始」

2B背向9S和153走出去的門站立。
追蹤使用另一條路線更好。比起從後追趕,應該要迎頭碰上埋伏。

允其目標是S型更甚。這是專長調查和情報收集類型的最新模型。
除非準備完美無瑕,否則很難成功偷襲。

但其實戰鬥能力是這邊更高。從最初勝敗就十分明顯了,本來是不需要偷襲的。
但是可以的話,盡可能快速解決。
希望在被偷襲的9S發現前,完成這事情。
這樣的話,9S就不用承受額外的恐怖和苦痛......。

搜尋完畢,隨着042的聲音,2B向後走回通道。
跑上堵塞樓梯的巨石跳起。一下子接近9S的黑盒信號。

這次不發出腳步聲地走下樓梯。黑盒信號的發出源就在下一間房間。
安靜地拔刀,走近門口。
和最初的房間一樣,滑門打開着。
但是目視範圍內沒有9S的身影。

走近門口,視線快速地掃瞄四周。
室內沒有障礙物。所以是沒有藏身的地方,就這樣進去沒問題嗎......。

背後出現動靜。一瞬間側翻避開。
2B剛站着的地方子彈橫飛。是pod.programme的遠距離攻擊。

在想站穩身子的時候,看見了刀刃揮下來。
不知何時開始轉移到背後的9S揮下近距離戰鬥用的長劍。

想不到,竟然會被9S攻擊。原想偷襲盡快處理,但最後是自己被偷襲。
瞄準着9S握着長劍的右手起腳踢的瞬間,腦中響起警報。

為什麼,9S"手持"着近距離用武器?9S是應該不會這樣手持着長劍手柄的......。

迅速地拉開距離。
看見了被能量光線(熱線)灼到的刀刃燒熔了。
9S手持的是長劍。隨便飛踢的話,右腳會受到相當程度的重傷。
9S預測了專門近距離戰鬥的B型的反應,設下了埋伏。

轉換一下場地較好。視野不好的通道對較後才到來的自己不利。

一下大跳躍,拉開和9S的距離,向着某對門沖進去。
是和檢測到9S黑盒信號的房間不同。
考慮到時間,應該是沒有時間連這個房間也設下陷阱的。

9S從後追趕2B。
沒有藏身地方的開放場地,但是9S沒有猶疑的樣子。
利用153進行援護射擊,自己從近距離進行攻擊。
9S差不多是捨身的戰鬥方法,2B疑惑了。從未看過這樣的9S。

一邊回避着153的子彈和能量光線, 一邊向着9S斬去。
但,9S的動作比預期的更快。總是使出不了決定性的一擊。
不,比起9S的行動,pod的遠距離攻擊更麻煩。
首先不把153的行動封鎖不行,2B對042發出指示。
「pod!把攻擊目標設定為153!」

隨行支援unit是沒有設定"捨身攻擊"的程式。
自身受到攻擊的話,必定會進行回避行動。
即是,回避的瞬間,對着2B的遠距離攻擊會暫停。
時間來說大約只是1秒到2秒,但已經足夠了。

不間斷的射擊在分秒之間,暫停。2B一口氣收窄和9S的距離。
對pod的攻擊是預想之外嗎,刀鋒面向呆立着的9S,向前踏出。
這樣就完了,在這麼想的時候。全身感受着違和感。應該緊握着的軍刀掉在地上。

2B睜開着雙眼......是想這樣做的,但連這樣也做不到。
手也是,腳也是,全身上下失去了控制能力。

地下的鋪石迫近眼前。不。是自己的身體向前傾倒。
在傾倒伏在地面前,2B聽到了9S「對不起(ごめんなさい)」的聲音。



5
原來不是誤會,9S喃喃自語。
但其實也不是真的聲音。
hacking空間(ハッキング空間)內的"聲音"也只不過是9S的自我data對這的認知而已。
白色的牆壁和白色的地板,也是自我data所認知的。

我想過如果是誤會就好了。
2B對自己抱着殺意,這樣的事。
但是,從言語上的細微處,偶然的表情,到聲線,隱約間看到了這些起疑心的助證。
然後、疑心變為確信,終於最後變成了事實。

「其實並不想這樣做的......」
不是謊言,是真心的。想不到其他的方法了。
察覺到2B是從司令部送過來的監視者的時候,一直在想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解決,但是沒法子。

「但是,S型是不可能勝過B型的」
2B的戰鬥能力,和她一起進行作戰行動的自己是最清楚的了。
不利用hacking奪走義體的控制能力的話,只是單方面被殺而已。

要對總是不露出破綻的2B下手的話,(但她一直露出了大大的屁屁啊)
只能覷準在近身戰鬥的時候,而且是進行最後一擊的瞬間。
猛禽類最沒有防備的時候就是在捕獲獵物的瞬間。
這是9S在調查地球上的生物時得到的知識。

相反來說,就是要2B認真的想要殺死9S才能成功的hacking。
假如,絲毫沒有殺意的話,9S怎樣去攻擊,2B只要進行回避就不會有任何機會可以進行hacking。
9S現在,在這裡,進行這樣的事就是2B懷有殺意的證據了。
「怎樣也好,也只是自己擅自的主張呢」

只是比起殺死,有着做了更殘酷的事的自覺。
隨便的進入腦中,亂翻一趟,然後再殺死。
我明白的。但是。
「我有想解開的謎團」

9S謹慎地進入了2B的記憶領域。
利用了hacking不只為了殺死而奪去義體的控制。我有無論怎樣也想知道的事。

「「因此,命令把9S抹殺」」
記憶領域中最新的,應該是郵件的一部份的文字。
大概,在來這裡前剛剛從切入點接收到郵件沒有錯。
未整理的記憶不是跟從時間排列,而是由最深刻印象的開始排起。

打開郵件,最先躍入2B目光的是「「因此,命令把9S抹殺」」的一句文字。
這樣看來的話,2B是預期到會下達這個命令的。
就因為想着總會有一天來到,所以就像抽取的,只有那部分進入了目光。
「「取得實證」」
「「認為是嘗試了」」
「「事項,」」
「「主伺服器的接觸」」
「「以前想不通的事情」」
「「了數次」」
「「被禁示」」
「「9S是」」
記憶的斷片散開着。語順亂七八糟是意味着,2B閱覽郵件的時候也不輕微的產生動搖。
而且,正在閱覽的時出現了9S。沒有把郵件的文章在腦海中整理的從容......。

9S深入了記憶領域的深處。尋求解開謎團的線索。

「是這個嗎?司令官和2B的......密談」
司令官的背面和看着的2B。不是通訊,而好像是在基地(バンカー)的某處進行着秘密談話。

「「但是,S型的現場調查常例是單獨任務不是嗎?」」

「「也只是常例。有例外的也是沒問題。例如,大量敵性反應的危險地區的話?會需要到支援不擅長戰鬥的S型的人」」

「「明白了。那麼,就這樣」」

「「暫且只是監視就可以了,這之後的事會跟着下達指示」」
是2B和9S一起共同行動作戰之前的記憶。
但是,這個時間點上,自己應該還沒進行"被禁止的行為"。
但是,司令官卻判斷了有監視役的必要。有什麼根據?

在那時,唐突地插入了關於9S的記憶。

「「我們掃瞄型主要是進行單獨調查。因此,能夠和其他人一起行動十分開心」」
啊啊,我記得。是初次任務時,對2B的說話。
看來,那個對話(上面這句)途中,2B想起了和司令官的密談。

那個時候,還沒察覺到2B是在監視自己。更加想不到會有「這之後的事 」。

把痛苦的回憶咬緊牙關忍耐着,9S轉向了下一個記憶。
好像是通訊對話的記憶,司令官的聲音混着雜音,有點難聽到。
「「......S型是專門進行調查和收集情報的機體。那個特性和高性能的原故,總是會知道太多了。是可以說成S型的宿命嗎.......」」

知道太多有什麼不好,9S內心反駁着。有被知道就會很困擾的嗎?

「「總有一天,9S會染指禁止的行為。不,可能已經越過了那條線也說不定」」

關於這件事我不反駁。嘗試了存取禁止存取的主伺服器是事實。

「「還沒有確實證據。但是,有人嘗試了非法存取。這次好像是失敗了,但大約下次就......」」
沒錯。第一次是失敗了。從攻擊型的防火牆逃跑了。
可是立即撤退了的原故,應該沒有留下可被追蹤痕跡的。
第二次,在突破了第一層防火牆時放棄了。
再下一次時,突破了數層防火牆。
突破了的防火牆數量每增一次,撤退所需時間就有所增加。變得容易被抓住狐狸尾巴了。

可能只是時間的問題。被發覺非法存取這事。
但即便是這樣,我還是想知道。守備愈森嚴愈想走去探索。
即使明白危險性,但也阻止不了。謎團就在眼前,不能忍受不去解開謎團。

原來是這樣,看來這就是S型的宿命了。
司令官的說話是正確的。
然後,監視命令的判斷也是。
說不定,即使抹殺命令也是。

下一個記憶,再次來到了基地的一室。
這次不是背影,而是看到司令官的正面樣貌。
「「S型不擅長戰鬥。處分是不會太麻煩的」」

「「不擅長的是近距離戰鬥,但不是完全沒有戰鬥技巧的。而且,S型是十分敏銳的。察覺了司令部把監視者安排過去的可能性十分高」」

「「可是沒有察覺到的樣子......」」

「「你啊,完全不擅長那方面的觀察。就和S型不擅長戰鬥一樣」」

這也是,司令官的說話是正確的。
2B沒有察覺到。9S在很早以前已經看穿了2B的真正身份了這事。

最初,我誤以為2B是裝扮着沒有察覺到。
但是,很快就消去了懷疑。
2B沒有這麼聰明敏銳。或是可以說,是笨拙。
偶爾隱約露出的溫柔,關心......。
本人好像是想隱藏的,但是對S型來說沒有比這更易明白的了。

「「不管怎樣,這邊作出攻擊的話,9S絕對會作出反擊吧。利用S型擅長的hacking,呢」」

是多麼的聰明。真想給她掌聲。
現在,就正是,展開了和司令官的說話一樣的事態。

這樣的話,謎底解開了一半。
2B的"殺死"理由是,處分知道太多的9S,從司令官而來的命令。
那麼,解開淨下的一半謎題的關鍵在那裡呢,這麼想的時候。
「「讓9S先行走出去,然後利用那段時間展開武裝。迎頭埋伏突襲」」

和司令官說話中,不跟時間軸的記憶碎片流入。
「「只要瞬間解決的話......」」

比起前後的對話,明顯是更古舊的記憶。
2B在司令官下達命令之前,好像思考了殺死9S的步驟。
「「不讓9S察覺,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樣的話,9S就不用承受額外的恐怖和苦痛」」

淨下的一半謎底解開了。
原來是這樣子的,在了解的時候,流入的記憶消失了。

「「即使是擅長近距離戰鬥的你,被hacking而奪去了義體的控制能力的話,就話字面一樣意思,束手無策(文字どおり、手も足も出ない),因此」」
那怎樣?想讓2B幹什麼?
偷襲不是司令官的指示。到底司令官到底指示了什麼?

「「hacking空間內埋設陷阱」」
有了不好的預感。
下一瞬間,一片白色的hacking空間出現了全黑的牆壁。
橙色和紫色的光球瞄準着9S飛過來。是設置型的論理病毒(論理ウィルス)。

在記憶領域埋伏論理病毒的話,
的確,能對入侵的9S的自我data進行有效攻擊。
但是,論理病毒的攻擊也不能排除對2B自身有影響。
因此,相信應該是不會做到這地步的。

「可惡!大意了!」
那不是預測,而只不過是9S的願望而已。
司令官是,簡單輕鬆地選擇了會把2B暴露在危險之中的方法。

不逃脫的話。在自我data受到污染之前。

「「但是,利用論理病毒的攻擊也不是萬無一失的。還在加多一手吧」」

逃脫出口在那裡!?事先確保的路線呢!?

「「利用閉鎖防壁,困着在論理回路之內」」

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不能行動了。
hacking空間內生成出來的黑濁球體急速增殖。
是自我閉鎖系演算法(自己閉鎖系アルゴリズム)的防火牆。

「pod!架構新的逃脫路線!」
但是,沒有來自pod的回應。
論理病毒不只是攻擊9S的自我data,也遮蔽了和外界的聯絡。

退路被封死了。
還有數秒"現在"的自我data就會被壓潰消滅掉。
全白的hacking空間被黑色塗去,已經沒有辦法的9S看着。
「已經,算吧......」

收取了抹殺命令的郵件就是在沙漠的切入點。
從那裡開始,直到調查地點為止,能夠暗殺的機會有十分之多。
沒有藏身的地方,踏足點也行差的沙漠,對習慣了戰鬥的2B來說是十分有利的。
可是,2B在進入神殿之前沒有伏擊過來。
偷看了記憶,明白了那個理由。
果然,我想,
2B就是笨拙啊。

是為了能瞬間完成。令9S還什麼也不知道地,死去。

黑色球體把四周沒有空隙地填埋開去。
但是,不可思議地心情十分平靜。
恐怖也,苦痛也感覺不到。

「永別了,2B(さよなら、2B)」

然後,黑暗來臨。
41
-
板務人員:

189 筆精華,08/0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