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36

RE:【心得】太保煞星劇情翻譯

樓主 永遠的復仇者 Revenger
GP3 BP-
英國情報局大將 Bishop 譯為主教。
要過年了有點忙,最近翻譯速度可能會慢一點,還請看倌們見諒。
是說ACT1也快結束了。

二十.鮮紅婚禮 支線-De
神父丹尼斯:尚恩!真高興你又來了!
尚恩:有啥新鮮事啊,神父?
神父丹尼斯:上次那個預定要跟我會面的蓋世太保在炸彈爆炸時恰好不在辦公室裡。
神父丹尼斯:他逃過了那場爆炸。
尚恩:那他知道炸彈是你帶去的嗎?
神父丹尼斯:沒!他根本就不懷疑一個年老力衰的老頭會做這種攻擊行動。
神父丹尼斯:他還是一樣信賴著我,甚至要我幫忙主持他的婚禮!
尚恩:天啊我操他….呃,抱歉,神父。
尚恩:但怎麼可能有人願意嫁給那種男人?
神父丹尼斯:一個法國人,沒啥社會經驗的女孩子。
神父丹尼斯:他威脅如果不接受求婚的話就把她家的人都驅逐出境。
尚恩:所以根本就不是真愛嘛。
神父丹尼斯:讓我們幫新娘和她的家人點小忙。
尚恩:怎麼下手?
神父丹尼斯:我們要把新郎和他的伴郎都給宰掉。
尚恩:在婚禮現場嗎?
尚恩:這看起來不會有點對上帝不敬嗎?
神父丹尼斯:上帝的行動常讓人無法捉摸,孩子。
神父丹尼斯:你的意思呢?
尚恩:阿們,神父。
(尚恩提前到達婚禮現場藏匿)
尚恩:我開槍時得注意一下。
尚恩:不能冒險傷到任何市民。
(婚禮開始)
神父丹尼斯:合體,他們不再是一對,而結合成一體。
神父丹尼斯:上帝的祝福讓他們永不分離。
神父丹尼斯:如果有任何人反對他們結合….請出聲!
*編者按:這裡就可以動手了,不過如果故意不動手,會出現以下的對話。
神父丹尼斯:(咳嗽)抱歉。
神父丹尼斯:到哪裡了?
神父丹尼斯:如果有任何人反對他們結合….請出聲!
神父丹尼斯:不然就永遠保持沉默!
神父丹尼斯:有任何人嗎?…..有嗎?非常好….
(尚恩擊斃新郎)
尚恩:把這當成該死的離婚吧。
神父丹尼斯:快走,孩子!上帝會守護著我,但祂希望你也能活著!
(逃離警戒區,任務結束)
 
二十一.特派快遞
尚恩:妳替路卡做的護理工作做得很好,他欠妳一個人情。
凡洛妮可:不,是這座城市的所有人都欠路卡一個人情。
尚恩:你跟他看來處得還不錯。
凡洛妮可:他是一個非凡的男人,巴黎的市民間到處有著關於他的傳言,他們稱呼他維列特區的英雄
尚恩:路卡是英雄?是這樣嗎?我猜我只是他的私人司機罷了。
凡洛妮可:你在忌妒?
尚恩:才怪。
凡洛妮可:我答應路卡要幫他送一個包裹,那我想你今天應該願意當我的私人司機吧。
尚恩:你要搭我的車?相當歡迎。
凡洛妮可:很好,等你準備好後到門口找我。
(尚恩去找凡洛妮可)
尚恩:所以包裹在哪裡?
凡洛妮可:我得先到別的地方拿。
尚恩:那我去找輛車來。
(兩人上車)
凡洛妮可:感謝你的幫忙,路卡也很感謝你。
尚恩:對了,路卡到底是什麼人啊?他好像挺有名的?
凡洛妮可:戰爭爆發前,路卡是個在法國最有名的作家之一,他的家族和皇室一樣富有。
尚恩:真有意思,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像紈褲子弟。
凡洛妮可:納粹說他的作品對人們帶有不良意義,除了將他的資產全數充公外,還把他的書都給燒了,路卡從此一無所有。
尚恩:這就是為什麼他那麼恨納粹的原因嗎?
凡洛妮可:路卡才不是被仇恨驅使的,他是因為熱愛他的祖國。
(到達目的地,凡洛妮可下車拿包裹)
凡洛妮可:不會太久的。
(凡洛妮可回車上)
尚恩:沒問題了嗎?
凡洛妮可:嗯,謝啦。
凡洛妮可:現在我們只要把東西送到就好了。
尚恩:所以….為什麼妳等到現在才開始願意跟我們打交道?
尚恩:我是指,我很高興妳這樣做….只是….嗯,我們上一次像這樣互動已經是好久的事了。
凡洛妮可:我不常外出….自從….修歐斯的事以後。
尚恩:啊啊,嗯….我能理解。
凡洛妮可:不過這件事看起來沒讓你的手腳變慢嘛。
凡洛妮可:夜總會的女孩們告訴我你都喜歡在被子下和她們喝酒。
尚恩:呃….我猜妳是想說私底下吧?
凡洛妮可:是這樣嗎?
凡洛妮可:嗯,我很高興你今天難得在沒喝醉的狀況下願意幫我這個小忙!
凡洛妮可:我保證你不會後悔的。
(到達指定地點)
凡洛妮可:到了,讓我下車。
尚恩:你確定是這裡嗎?
尚恩:這裡到處都是德軍耶。
凡洛妮可:等我一下下。
(凡洛妮可下車)
德軍士兵:妳好,小姐。
德軍士兵:請問妳帶的東西是?
凡洛妮可:只是些給史卓柏上校的起司和酒。
德軍士兵:史卓柏還真幸運呢,對吧?
德軍士兵:請進去。
凡洛妮可:感謝您。
(凡洛妮可送完包裹回來以後上車)
凡洛妮可:走!快點!開車!
尚恩:怎麼了啊?
(包裹內的炸彈爆炸)
尚恩:媽的勒!
凡洛妮可:混帳….他們追上來了!
尚恩:為什麼妳不告訴我妳要送出去的是一顆該死的炸彈!?
尚恩:妳他媽的發神經了嗎!?
凡洛妮可:我知道你一定會試著阻止我。
尚恩:妳真是他媽的猜對了,我一定會把妳擋下來。
尚恩:這不是妳的戰爭。
凡洛妮可:你大錯特錯。
凡洛妮可:在他們殺了我哥哥時,這就已經註定是我的戰爭了。
凡洛妮可:我自願這麼做的。
尚恩:我看妳是幫我們兩個一起自願吧!
(回到屠宰場)
凡洛妮可:尚恩!你要去哪裡?
尚恩:等等,首先我要找路卡談談。
(尚恩找到路卡)
尚恩:媽的你是怎樣?你開始利用女孩子來幫你做那些卑鄙的事情了?
路卡:我沒有利用誰,會遵循我們的理想去反抗納粹的人是因為他們自己愛國。
尚恩:別說這種屁話,一生中我不知道遇過多少雙手沾滿鮮血的人們都告訴我他們很愛國。
路卡:這不是體育競賽,我們沒有制式服裝也不打算照規矩行事,這個團體內的每個人都應該隨時準備好去執行任何必要的任務。
尚恩:我已經失去她哥了,如果凡洛妮可再出什麼事我就完了,她沒必要參與反抗行動。
凡洛妮可:你曾經說過修歐斯有自己的想法,那現在我也有自己的想法,不要擅自決定哪些是我不該做的事,你們兩個都一樣。
尚恩:數數你的敵人吧,路卡,如果她發生了什麼事,新出現的那位將會是你無法應付的。
(尚恩走出屠宰場,收到史凱勒的紙條)
史凱勒:小道消息說你來到巴黎了,這幾天剛好在附近工作的我真是欣喜若狂,我租了一間可愛的公寓,不過那張床對我一個人而言看起來既孤單又顯得太大,希望你能找時間過來和我喝一杯。
(尚恩到達史凱勒的小屋,兩人在屋內喝酒)
尚恩:聖.克萊兒.史凱勒,我很好奇妳是怎麼活著逃出薩爾布呂肯的。
史凱勒:我剛好在槍戰發生前離開,比前來的蓋世太保們快了一步。
尚恩: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幸運的。
史凱勒:我聽說修歐斯的事了,我很遺憾,尚恩,我知道你們兩個有多要好。
尚恩:說起來也挺好笑,德爾卡一直覺得我和修歐斯是替英國人做事的間諜。
史凱勒:嗯?這是挺奇怪的。
尚恩:我想他應該是把我們和其他人弄混了,其他也有在比賽中出現的人….負責監視他….
(尚恩意識朦朧不清)
史凱勒:以一個四肢發達的人來說,你的腦袋可真是出人意料地聰明,太聰明了。
尚恩:摻有麻醉藥的酒….為什麼…..
史凱勒:把這當成是面試吧,你也該是時候考慮開始另一段全新的職業生涯了。
(尚恩昏倒,醒來後發現除了史凱勒外,還有兩個男人站在他面前)
主教:晚安,戴佛林先生。
尚恩:操你媽的….廢渣英國佬。
主教:你可以叫我主教,聖.克萊兒小姐給了你點輕微的麻醉劑,但後遺症應該不會比你常有的宿醉更嚴重。
尚恩:這樣啊,操你媽的大屁股。
主教:啊,沒錯,這就是著名的凱爾特人有意思的談吐,真想不到你那小小的國家會是觀光客趨之若鶩的聖地。
尚恩:我不常回去。
主教:也許是因為在自己的國家裡是正被通緝的逃犯吧,看的出來你在家鄉樹立了不少敵人,對這麼年輕的人來講,真是段不單純的經歷。
尚恩:你又是什麼?倫敦的警察嗎?
主教:不太正確。
主教:當然,我們對你的父親也有一點資料。
主教:告訴我,你有查到是誰先開槍的嗎?
尚恩:你們他媽的到底是什麼人?
主教:我們就像是一把抵在敵人喉嚨的匕首….而差不多是要開始割的時候了。
尚恩:就我所知道的,你們沒多久前才打敗仗。
主教:難道這是你期望的嗎,戴佛林先生?看到整個世界籠罩在第三德意志帝國的陰影下?
主教:我不這麼認為。
尚恩:我是很樂意看到納粹因為他們的所作所為下十八層地獄,但你還沒告訴我把我抓來是要幹嘛。
主教:你會在這裡,是因為我想請你幫個忙,戴佛林先生,至於代價嘛,你的犯罪紀錄將會全部被銷除。
尚恩:門都沒有。
主教:….然後,雙手奉上喀特.德爾卡。
(兩人沉默)
尚恩:你想要我怎麼做?
主教:納粹一直在挖巴黎的樂查斯陵寢,而他們從遺跡內挖到了某樣東西,並把它放在一個大箱子裡,我要那只箱子。
主教:聖.克萊兒小姐會提供所有你要求的支援。
尚恩:箱子裡放了什麼?
主教:箱子裡的東西不干你的事。
主教:好奇心會讓人喪命,戴佛林先生,一個愛管閒事的愛爾蘭人可能也會。
尚恩:哈哈….
尚恩:一言為定,等我帶著你要的箱子回來時,你得告訴我德爾卡人在哪裡。
主教:誠如所言。
尚恩:我們很快就會知道這值不值得了。
 
3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71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