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1k

【創作】探索頻道 魔物風雲 第二集 雪山襲擊

樓主 戰國浪漫傳-風雷藏 zeam
GP7 BP-
探索頻道 魔物風雲 第一集 青紅之間  撥出時間  2010-03-27
 
第二集  雪山襲擊
 
  白,是對這地區唯一的註解。
  
  雪山終年積雪不化,隨著進入寒冷期雪山的溫度更是會降至冰點,而且越是上到峰頂,那像刀刃隨時會劃破皮膚的強風就越是強勁。
  而且就算是換了季節,不管是進入溫暖期或是繁殖期,雪山的寒冷始終不降。
  再說說這裡的白,那是覆蓋滿山的雪所裝飾出來的天然景象,原本還看得到翠綠,但終年的降雪,最終連一點點顏色也都被白色淹沒了。
  
  冷,是對這地區唯一的感覺。
  
  這裡有多冷呢?
  大概就是當你的皮膚被雪山的強風割破時,連血都還沒流出就已經凍結了。
  雪山長年的低溫,雖然使得環境變得十分嚴苛,但這卻相對的也成了一處天然的避難場所,提供某些特定的魔物族群棲息在此。
  像披覆厚重毛皮的加烏西卡這類的大角鹿,阿普特諾斯、阿普克洛斯這種靠著體內屯積的厚重脂肪來禦寒的草食種,或是像牙獸種裡為了因應雪山寒冷氣候而衍化出長毛的布蘭哥,都是這裡常見的魔物,不過偶爾也還是會在這裡見到少數的基亞諾斯這類的冰猛龍。
  不過這些都只是小型的魔物而已,雖然這裡給了這些小型魔物一個棲身之地,想當然爾大型魔物理所當然也會落腳於此。
像會自體發電,身上僅靠柔暖的軟皮就能禦寒的夫魯夫魯,或是大型牙獸種的多多布蘭哥都是這地區經常可以見到的,其他像似會發出驚人巨吼的轟龍迪加雷克斯,可以說是飛龍種中唯一偶爾能在雪山見到的大型魔物之一。
  不過你若是運氣真的很差,說不定也有可能會遇到傳說中出現在雪山的古龍-「庫沙爾達歐拉」。
  但畢竟是傳說,再加上雪山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輕易上來的,所以究竟庫沙爾達歐拉有沒有在這裡出現過,也沒辦法確實的證明,倒是古龍觀測所曾從空中觀測雪山時發現,在雪山頂峰趴著一具應該是類似飛龍種的魔物,不過外型又與庫沙爾達歐拉有幾分相似,但由於屍體已經冰凍又覆蓋厚重的積雪,古龍觀測所也不敢冒然通知獵人公會派公會騎士上去探勘,因此也只能做出這樣的推敲。
  不過──
  那雙覆蓋在極冰之下的雙眼,就算已經失去生氣,卻仍舊還是在睥睨著這個世界。
  
  
  牙獸種的布蘭哥應該是生活在雪山數量最多的,這種群居型的魔物通常都會有一位領導者。
  大型布蘭哥的多多布蘭哥,就是牠們的領導者,今天牠爬上峰頂遙望著雪山之外,那白茫外頭的翠綠,讓多多布蘭哥目不轉睛的看著。
  那是怎樣的地方?會冷嗎?又有著什麼樣的東西在那呢?
  
  「唔嘰~唔嘎~」
  
  想著,同時下方也傳來騷動,牠低頭看向底下那群布蘭哥,布蘭哥就在牠的眼前邊跳邊吼還同時指向那被獵人公會標示為區域七的方向。
  多多布蘭哥直接望向區域七,天空正好衝出一道金色光芒,並傳來一聲吼叫。
  這叫聲十分陌生,那金色光芒也從沒見過,所以牠連忙將身體壓低並開始上下晃動將力量蓄集在那強壯的雙臂之中,高高躍起跳向區域七的地方。
  騰空時,祂看見了一道金色身影,周圍還圍著許多布蘭哥正在向牠丟擲由雪捏成的雪球。
由於對方體型大過於自己數倍,布蘭哥不敢靠近牠與其硬碰硬,所以只好留在外圍朝牠不停丟擲雪球試著要將牠趕離這個地方。
  雖然大型魔物有著體型上的威脅,但小型魔物的敏捷靈活,反而使大型魔物感到意外的棘手,所以這群布蘭哥不管金色魔物如何猛衝或是揮動牠的強壯雙臂,不是鑽入雪底再從牠後方跳出往牠屁股丟擲雪球,要不然就是跳近牠打牠一下後又馬上跳開。
  這樣的攻擊方式讓金色魔物感到厭煩,可是還是必須儘快脫離這種窘境。於是牠等著布蘭哥再向牠圍繞並丟擲雪球的同時,毫無預警的就向後退開,讓原本圍在牠身邊的布蘭哥這時全都愣在自己的面前,而牠已經壓低身體,隆起的胸口進而挺起上半身,往前一吼從口中吐出刺眼的金色光束。
  光束的襲來,由於太過突然與驚訝,布蘭哥只是愣在原地等待著金色光束的臨面而來,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巨大的雪白身影就這麼落在自己眼前遮蓋掉金色光芒。
  多多布蘭哥急速降落之後,立刻吸入四周的冷空氣,往前吐出一面雪霧。雪霧在牠的口中經過壓縮與結晶化,密度變高厚度也增強許多,硬生生擋下金色光束的衝擊。只不過兩道強勁的攻擊相互抵消的同時,宣洩掉的力量也轉成強勁的氣浪同時衝退兩人。
  由於多多布蘭哥後方不遠處便是被積雪覆滿的山壁,所以被氣浪衝開之後,牠就這麼重重的撞上山壁,而那金色魔物則只有被衝退的老遠,至於其他布蘭哥早就被氣浪捲飛出去連忙逃離區域七這個地方。
  這時,金色魔物將手臂插入雪裡煞住退後的身體,利用停下身體後的反作用力向前推進自己的身體衝向撞上山壁的多多布蘭哥,不過臨危一瞬之間,多多布蘭哥往左一跳,金色魔物也因此一頭撞上山壁。
  多多布蘭哥趁機繞到較為空曠的地方,而撞上山壁的金色魔物,則只有回頭用牠那金色的雙眸瞪向多多布蘭哥。
  
  
  獵人公會在很久以前第一次發現這種新的魔物,頭上長著水牛角,忿怒時毛皮還會轉變部份的金毛,不管是體型或是行動模式,都與布蘭哥十分相似。
  一開始曾以為是布蘭哥的變種,後來經過一陣子的觀察後,發現其實牠與布蘭哥有很多迴異的地方。
  例如布蘭哥只生活在雪山,但牠的生活範圍卻可以從火山到雪山這般兩極化的變化,再加上攻擊時會從口中吐出金色光束這點,公會直接就判定牠為新種的魔物,並與布蘭哥一樣歸類在牙獸種裡頭,取名「拉將」。
  
  
  拉將轉過身盯著多多布蘭哥,牠們同時都在檢視著對方的威脅性,不敢輕舉妄動。同樣大小的體態,強壯的雙臂,這對牠們來說都是勢均力敵的表示。
  於是,外來者首先發動攻擊,多多布魯哥不甘勢弱也衝上前迎敵。兩獸先是頭對頭硬撞不分上下,但拉將搶下先攻權,右拳當場就往多多布蘭哥臉上重重擊下,但是當多多布蘭哥的視線隨著那一拳再次移回拉將的臉上時,牠同樣也回敬了牠一拳。
  
  「唔吼~」
  
  多多布蘭哥與拉將同時發出吼叫,往對方的手掌一握都企圖要將對方扳倒,不過由於牠們的力量相當,所以一直都僵持不下,這時,拉將雙腳蹬起踢向多多布魯哥的腹部再跳上空,同時從嘴裡吐出一顆金色光球。
  多多布蘭哥受到一記猛踢,痛得向後滑退,驚見金球衝向自己,牠非但沒有退後反而還將兩手插入雪裡,往空中翻起一塊巨大堅硬的雪塊撞向金球。雪塊受到衝擊破成無數小塊向八方散開,不管是多多布蘭哥還是拉將都同時被碎片波及。
  不過多多布蘭哥無視碎片飛射,在拉將即將落地前,往前狂奔飛撲而上,一拳揮打在拉將肚子上,同時也將身體靠在牠的身上讓牠重重的撞上山壁。這一撞著實讓拉將感到劇痛,趕緊一腳將多多布蘭哥踹開自己身上,並再撲了上去與多多布蘭哥再地上翻滾幾圈後跨坐在牠的身上,連續往牠臉上左一拳右一隻後,再握住牠的長牙。
  拉將使勁要將牠的長牙折斷,但因為牙齒受到壓迫,多多布蘭哥卯足全力往拉將臉上揮出一拳,將牠從自己身上打飛出去,免去斷牙的可能性,不過受到壓迫的牙齒,使得多多布蘭哥感到一陣暈眩,不停甩動自己的頭直到暈眩解除。
  然而原以為拉將會趁這個機會再發動攻擊,但是牠卻沒有,多多布蘭哥恢復清醒後也沒有任何動作,雙方都沒有立即展開攻擊,戰局也因此再次進入對立。而急促的喘息,說明了牠們剛才都卯足了全力在面對自己的敵人。
  或許,此刻牠們都正在審視自己眼前的這名對手吧。

  雪山的氣候在溫暖期是最穩定的,沒有太多的變化,也不會有突來的暴風,可是進入寒冷期的雪山就不同了,氣候之不穩定,不是任何人可以輕易捉摸的,很可能上一秒還照耀著陽光,下一秒就已經刮起暴雪也不一定。
  也正因為處在這種季節裡,能活動的機會相對跟著不穩定,若再加上有其他魔物攪局,很可能連偶爾能曬曬太陽的機會就這麼消失了,所以布蘭哥群才會如此激烈反應這外來種的入侵。
  此時拉將與多多布蘭哥已經僵持了一會,雙方耗損掉的體力也慢慢的在恢復當中,不過此刻的天氣已經開始發生變化,瞬間生成的暴風雪立刻就讓這個地區籠罩在一片白茫之中。這對多多布蘭哥來說不是壞事,早就熟悉雪山氣候的牠,這場暴風雪無疑是給了牠一個很好的機會。
  多多布蘭哥利用身上白色毛皮遁入風雪之中,而暴風則將拉將困在風雪之內沒辦法隨意活動。
  牠轉動身體,試著找出多多布蘭哥的蹤影,可是一片雪白的景象讓牠感到十分困惑,所以沒多久牠的背後就受到一股猛烈的撞擊,接著右臉又吃下一記打擊,然後整個身體突然失衡摔倒在地上,不過當牠察覺到右後腳被抓起時,牠已經開始在快速旋轉,然後被甩飛出去重摔在地上,而且還將來不及起身就被一股突來的重力給壓制雪地上,雖然看不清楚對方,但牠知道多多布蘭哥就坐在牠的身上。
  牠試著掙扎,但臉上隨即被重重的打了好幾拳,跟著便感覺到自己頭上的雙角傳來一股壓迫感,不過或許是牠的雙角實在太過堅硬,多多布蘭哥實在沒辦法折斷,於是放棄之下還不滿的狂毆了牠好幾拳。
  當然,這樣一個放棄的機會,給了拉將一個空檔,牠忍耐著落下的拳頭並注意拳頭接續間的時間差,抓準那在兩個拳頭交叉之時的短暫空擋,立即朝前方吐出一顆金色光球在眼前產生劇烈的爆炸。
  這一炸,胸口上的重力當場消失,而且爆炸所產生的威力與氣壓,也瞬間改變了這個區域的氣候,暴風雪被迫停了下來,多多布蘭哥也因此失去了隱身的天然屏障。
  拉將起身,多多布蘭哥就被炸飛在自己前方不遠的地方也正好起身。
  雙眼因此再次對望!

  「吼─!」
  
  「吼─!」
  
  兩獸對吼一聲,衝突再次展開。
  失去隱身屏障的多多布蘭哥;抓出對手的拉將,兩人在震天的吼叫一結束同時都撲向了對方。
  多多布蘭哥一拳打在拉將右臉上,拉將也出拳打中牠的右臉,同時失衡倒下之後又很快的爬了起來,繼續持續互毆下去。如此野蠻的作戰的方式,卻也展現了十分魄力。
  
  這樣的戰鬥究竟持續了多久?已經全身是傷的牠們,只知道天色現在已經暗了。
  而成群的布蘭哥由於擔心多多布蘭哥的安危,又怕會被捲入牠們之間的戰鬥,於是全都聚集在山頂圍觀。距上一次刮起暴風雪已經有段時間了,魔物與生俱來的野性與對大自然生態的習慣性,多多布蘭哥很清楚下一次暴風雪很快就又要開始了,而拉將則是從這稀薄的空氣中得知暴風雪即將來臨。
  若是晚上刮起暴風雪,強勁的程度會比白天來的更加誇張,再加上寒冷期的雪山有著極大的日夜溫差變化,所以嚴重的程度更是多了好幾倍。
  牠們明白,下一次暴風雪來臨前就得分出勝負了。
 
  「吼~!」
 
  「吼~!」
 
 互相一吼,多多布蘭哥撲了上去,拉將往旁邊巧妙一閃,強壯的手臂順勢勒住牠的脖子使勁的將牠的頭往後扳,企圖要將牠的頭給折斷,可是多多布蘭哥硬是用身體撐起拉將,後退幾步再跳起來讓自己撞上山壁進而利用身體的強烈晃動來使拉將鬆手。鬆手的瞬間,多多布蘭哥掙脫拉將的束縛,轉身來到牠的面前,伸手繞過牠的掖下從後頭抓出牠的鬃毛將牠的頭往後拉並架起牠的雙臂。
 同時──
 牠張開大嘴,往牠的肩膀狠狠一咬將嘴上的長牙刺入牠的肉裡。
 這一咬,拉將發出有始以來的一聲哀嚎,因為痛而爆發出來的力量,在一拳轟在多多布蘭哥的臉上同時,也將牠的長牙打斷留在自己的肩上,不過多多布蘭哥並沒發出哀嚎,甚至忍下了斷牙之痛,被重擊開來的臉,激怒的雙眼看向拉將同時,當場就鬆開左手改抓住牠的左角。
 有獵人們認為忿怒會加強力量的爆發,攀高的腎上腺素會加速魔物的思考進化,所以假若兩手扳不斷牠的角的話,那將力量集中在同一根角上的話,就肯定能夠一口氣打斷,所以多多布蘭哥就像鐵鎚一般的強壯手臂,高高舉起並快速落下同時,拉將的左角也當場應聲而斷。
 第二次的重傷害,拉將再度發出哀嚎,但是哀嚎轉變為怒吼,當場就回送多多布蘭哥一記頭鎚,讓牠鬆開自己,不過就算看著多多布蘭哥向後仰倒,拉將也沒力氣追擊,沿著山壁跌坐在地上與倒地不起的多多布蘭哥同時都失去意識。
 這時,正好也刮起了暴風雪。
 
  「唔嘰~唔嘰~」
 
 看見倒下的多多布蘭哥,布蘭哥群騷動了起來,再暴風雪吹起同時也連忙跳下山頂來到多多布蘭哥的身邊。牠們試著想要將牠拖回區域三的山洞裡,但多多布蘭哥實在太大隻了,就算是這群多多布蘭哥也拖不動牠。
 這該怎麼辦呢,現在又刮起暴風雪,若把多多布蘭哥留在這裡,那牠肯定會凍死在這裡的,就在這時,其中一隻布蘭哥往多多布蘭哥的手臂一趴緊緊抓住牠的毛讓自己的身體覆蓋在牠的身上,既然拖不動牠,那至少要想辦法讓牠避過這場暴風雪,所以要是能夠維持牠的體溫,那應該就不會有問題了。
 於是其他布蘭哥仿造牠的方式,一隻一隻趴滿在牠的身上並抓緊牠的毛髮維持住牠的體溫,而其他的布蘭哥則又再往那些布蘭哥的身上疊盡量使溫度升高一點。不過就在這時,其中一隻布蘭哥看向倒在一旁的拉將,牠沒趴在其他布蘭哥身上,反而走向靠在山壁的拉將,緊緊的抱住牠的胸口。其餘的布蘭哥見狀,先是愣了一下,也才一隻一隻走近拉將,用同樣的方式覆蓋在拉將身上防止牠的體溫流失。

  刮了一晚的暴風雪,就像是給雪山洗澡一樣,隔天清晨的雪山明顯得透亮了許多,雖然積了不少雪,可是這對布蘭哥來說一點也沒有太大的影響。
  此時有幾隻布蘭哥在區域八相互丟擲雪球嘻鬧,而多多布蘭哥依舊坐在峰底守護著這座雪山,那副斷掉的牙齒以及身上的傷痕,明白驗證了昨天那場戰鬥的慘烈。
  不過從今天開始,守護雪山以及底下那群布蘭哥的任務已經不在是牠單獨一人的工作了,因為一旁,在那具古龍屍體邊,還有著另一位加入守護雪山的伙伴。
 
 
豬服 賽斯緹雅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33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