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5
GP 3k

RE:【閒聊】角色設定故事 討論、分享、交流串。

樓主 電子奇美拉 a85730085ame
GP6 BP-
嗨,這邊是奇美拉,我有在跟柳墓一起玩RP,所以角色們都有互相關聯

我們的劇情是以官方版本為底,再各自以自己的思路去討論並重新詮釋脈絡
同時補充一些可能基於時間/人力/經費因素而沒被官方演出來的細節
為了劇情的完整度,我們會模擬官方NPC的個性,在保持原始設定的前提下湍測他們的想法
但也常常因為這樣不小心命中一部份的未來發展,A社你們真的沒在監視我們嗎?

目前我們的角色依據指揮官的不同,而被分類到兩條平行的時間線中去經歷他們的人生
偶爾會有幾個可以自由穿梭兩邊跑的人物,但都依循著一定的時空原則來避免打破兩邊的界線

所以我手邊的角色陣容是這樣的:

最終實驗項目
(Final project)
傳奇吃貨組
(Legendary Gourmet Legion)
(暫稱)
迦尼爾.風行者
(Carnell Windwalker)

魔藤為基底培養出來的實驗體
世界線已滅絕
後來被轉移到傳奇吃貨組
指揮官 芙蕾絲塔
(Commander Foreesta)
本世界線的指揮官,兄控,夸根
熔岩心 雷吉德
(Lavaheart Rigidd)
亡爪的副手,前和平衛士
各方面都很辛苦的衰鬼

維芙蘿絲
(Vieflose)
很罩的二姊,總是在幫公會成員善後
托菈.潛行者
(Torra Stalker)
以魔藤為基底培養出來的實驗體
在吃貨組跟亡爪組
兩條世界線之間反復橫跳
蜜咪.石英眼
(Mimi Quartzeye)
帳號裡唯一的夏爾,常識人吐槽役
原是火焰軍團的幼崽,現在正在追尋自我
菲.喚雨者
(Fay Raincaller)
以魔藤為基底培養出來的實驗體
詳細人設養成中

大蛇的墨迪
(Mordy The Serpent)
叢林巨龍二創角,遜炮兼世紀亂源
在挑好衣服之前都不會被我放出來

這樓會以吃貨組成員的介紹為主,亡爪組的之後會放到另一樓補電梯連結



芙蕾絲塔(Foreesta) AE1302年 巨像季第53日生 動力學院畢業
芙蕾的雙親原本是在梅特里卡省的一所氣象實驗室工作的研究人員,因為審問團精心設計的一場人為意外,使她還在襁褓階段就成了孤兒,在接受義務教育的年紀就被私下送去審問團分部進行思想改造,明明不擅長念書卻還得強迫學習各種非人道的科研知識——包括參與希爾瓦里的解剖實驗,剛成年就被上層幹部保送動力學院以竊取其他學員的發明成果

只是在審問團期間她飽受其他成員霸凌欺壓,更在一次與童年玩伴共同進行的私密調查中,發現氣象實驗事故的真相,長期累計下來的積怨一次爆發,不久後她便帶著大量魔像炸了整座基地叛逃,接受卓嘉的庇護才終於正式跟審問團斷絕來往

從卓嘉引薦戈爾教授開始,芙蕾像研究生般地進行了一連串的戶外實習(X) 巨龍調查(O),又在友人的引薦下被萊洛克試驗性地指派去黑色堡壘育幼院擔任幼崽們的教官,接受了三大軍事組織之耳語教團的徵召,與提博黛蜜結識,最後在利爪島跟希爾瓦里的初誕者楚漢搭上線,還被蒼白樹收為養女,就這樣在周圍親友的推波助瀾下扛起醫療設備踏上戰場,過著顛波流離的軍旅生活直到現在

記憶點 簡介
賢者 結合了卓嘉的大膽明快跟芙蕾的謹慎細膩,用計謀從審問團手上贏回史納夫獎的證明
叛逃者 揮別過去的黑歷史,用大量的火藥一口氣把曾經的"家"給炸得清光
獅群的白兔 在黑色堡壘裡能用魔鬼訓練反擊成年夏爾們的冷嘲熱諷的阿蘇拉絕對不如外表那般纖弱
夸根發燒友 有誰又能想得到,這些愛好和平的兩棲種族能用善良與溫柔使人心軟?
歡迎加入耳語教團 芙蕾仰慕著像芭譚嘉那樣美麗又帥氣的特務,希望自己以後也能變成那種人
但在這之前她必須多跟提博多出幾次任務,累積經驗,才不會拖累大家
光明使者 在耳語教團立下耀眼功績就能被提拔到這個位置,但芙蕾取得這個頭銜的最大因素
卻是她一手設計的能克服極端環境跟延長保存期限的攜帶型便當盒
利爪島淪陷 利爪島與楚漢的初次見面、獅門指揮官的判斷失誤、殭屍軍團大舉進攻、在混亂中爬上燈塔發出求救訊號、目睹提博為了斷後而選擇犧牲自己、狼狽地搭上帆船逃回獅子拱門……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也在這陣混亂當中失去了摯友,讓芙蕾把自己關在耳語教團的基地倉庫裡頹靡好一陣子
回憶中的香腸 提博在出發前往利爪島前,為了幫芙蕾測試新型便當盒
從廚房裡偷走一條剛薰製好的香腸來當作範本,差點被製作這串香腸的壹陽幹掉

想起這段好笑的往事,芙蕾一邊大口進食一邊恢復精神
並在眾特務面前立誓要向毀滅審問團分部那般,要將利爪島的殭屍殺到一個也不剩
反擊的狼煙 拉塔索姆的魔像工廠送來了芙蕾訂製的新型魔像,做為對付歐爾殭屍的利器

教團的太師們認為,若要向其餘兩大軍事組織尋求合作
就得有對外共享這五台魔像的必要,同時也能做為談判籌碼

芙蕾也爽快的答應了,為了奪回利爪島,必須招攬更多盟友
只要結果是好的,那不論什麼方法她都會用上
蒼白樹的慈悲 在尋求指引的同時,芙蕾向希爾瓦里之母告解自身與同族的罪
但她得到的並非刑罰,而是諒解,與從未體驗過的家族之愛
戰場上的演唱會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

先是諾恩士兵們想要鼓舞士氣而向楚漢提議演奏傳統戰歌,戈爾教授又插嘴說可以在戰歌中加入歐爾幾乎失傳的音樂魔法,畢竟芙蕾的童年玩伴就在研究這方面的文獻,人又在現場可以上場當主唱

在芙蕾抬頭的當下,她看到楚漢表情變了,連眼神也跟著亮了起來,微微勾起的嘴角難掩心中的興奮,她知道她說什麼都沒用了

獲得楚漢的允許,士兵們歡天喜地的一起去準備器材
他們把無法修復的投石機拆掉機身,在底座加裝平板跟輪子,然後把需要的東西搬上去推著往外衝,隨後就直接在海灘上架起樂器跟音響開唱

魔力透過歌聲與和絃傳入每個人的體內,激發源源不絕的活力
相對的,瘟疫使者看起來被削弱了,只見牠不甘示弱的張口咆哮,士兵們也扯開嗓門、透過音響的音壓與對方相互抗衡,雙方的魔力都想要壓制另外一邊
本該帶有恐懼與詛咒的龍之咆哮,全都因為音樂的力量被抵消了所有負面效果

最後瘟疫使者在高亢的歌聲、炮火的轟隆聲與士兵的歡呼聲中被打倒了,海面因牠的身軀激起巨大的浪花,雲層逐漸散開令陽光從縫隙中出現,宣告著利爪島反擊戰的勝利

看見此等光景,芙蕾放棄了思考
聖劍的傳承 蒼白樹指引芙蕾跟楚漢一同進入由蒼白樹窺見的過去與未來所構成的幻景,在那裡,他們見到命運之刃解散的理由,也經由楚漢的口述回顧泰瑞亞歷史上的重大事件,並從歐爾最後一任國王的陵墓得到關鍵的線索

在通往最終試煉的城門階梯前,蒼白樹將聖劍卡拉德博格授予楚漢,見到那劍的楚漢頓時大驚失色

「母、母親……這是……!?」
「從前,我將這把劍賜給一個鍾愛的孩子,而現在,輪到你繼承它了,楚漢。」

來不及闔上口的楚漢遲疑了一會,趕緊伸出雙手接下大劍

「其名為卡拉德博格,心懷榮耀,此劍就不會失信於你。」
亞拉的守護者就在前方,我會在聖林之地等待你們的勝利……」

說完,蒼白樹的身影化為花瓣消失

「楚漢?你……」

拿著劍的楚漢渾身顫抖,很努力的不讓自己流出淚水
他將劍抱入懷中,就像看見一位很久沒有見到的親人那樣小心翼翼

「……你還好嗎?」
「我……我沒事……」
「……等你好一點的時候,能偷偷告訴我這把劍的故事嗎?」
「……等……以後吧,現在我們必須打倒門衛。」
「嗯,我們走吧。」
爆破教父 在執行清除螢火沼地的不死塔樓任務期間,芙蕾與拆除專家托恩相識
她從他身上學到許多炸彈的應用方式,也點燃了芙蕾對爆破方面的興趣
討債大隊 決定好下個爆破地點的芙蕾跟托恩為了補充炸藥,畫面一轉,隨即在漩渦山脈熟練地用各種方法在審問團的實驗基地七進七出,手腳快到聯軍的其他弟兄的眼睛都跟不上他們小腦袋的運轉速度

如果仔細看的話,還能看到楚漢挾帶私怨舉著聖劍衝在最前方砍人開路
帶著兩隻阿蘇拉與士兵們一同掠奪搜刮物資與資料的景象
拆除專家的最後時刻 用來引爆災嘆海軍的雷管臨時故障,托恩基於專業與責任心回頭游向艦隊進行檢查
最後等芙蕾他們排除障礙游回島上時,水面升起高聳的水花,卻不見托恩的蹤影
這出乎全員的意料之外,營地的指揮幹部也憑著經驗斷定沒有能救回的機會

就這樣,一個生命在爆破中消逝了

芙蕾在跟其他成員協商、衡量人力損失後,決定調整計劃步驟
她也會帶著托恩的遺物去告知托恩的妻子這個不幸的消息
責任與義務 在信鴿的指路下,芙蕾很快回到佇立海岸的巨大基地,身為聯軍總部的三位一體堡壘
她其實很不安,因為楚漢前腳才剛離開,自己眼皮下就發生如此慘痛的犧牲,不知該怎麼面對他

她走入大門,看見坡道上有許多幹部包圍楚漢,向他回報與討論諸多事項
她只好站在外圍等待,盡可能讓自己的內心平靜下來

「將阿蘇拉星門的問題放到最優先事項,沒有門我們根本無法進行補給,解散。」

幹部們一個個離開,楚漢轉頭望向芙蕾

「芙蕾,過來吧。」

芙蕾抱著夸根背包,怯生生的走上前,垂著耳朵,一臉準備好要挨罵的樣子

「楚漢、那個……艦隊爆破作戰成功了,但是………我們失去了人才。」
「我知道,任何聯軍的消息都會先傳到我耳裡。」

芙蕾的頭更低了。

「……對不起,明明是我自己說沒問題的……」
「現在我得去通知他的妻子,但這該怎麼開口也是問題…」

「……指揮官。」楚漢蹲下身,與芙蕾平視

「於理上,妳確實需要負起全責,通知他的家人也是妳的義務。」
「但妳應當理解必須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去面對這件事。」
「我們現在沒有時間可以消沉,這是提博希望能夠教會妳的事。」
「如果能夠理解並接受,就跟我來吧,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芙蕾擦乾眼淚,點了點頭

「是的,元帥,我會盡力。」
「還有……私下談話的時候,就別叫我指揮官了……那有種距離感…」
「我必須提醒妳自己的位置,芙蕾。」

楚漢伸出手輕輕摸了摸芙蕾頭頂

「作為上級不能讓屬下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否則不安會蔓延的。」
「好的,元帥。」
聯軍指揮官 成為元帥底下直屬的副官,即使日後芙蕾從這個位置上辭職,大家也還是習慣這麼叫她
悲傷的教母 為了不讓托恩的犧牲白費,軍醫悉拉將丈夫的研究資料交給芙蕾,並承諾會指導她的醫術,將她視作自己的女兒看待,結果這成為了日後令芙蕾變成行動火藥庫的重要基石
災嘆的毀滅者 又稱"巨龍的高空煙火鋼管秀",乃率領聯軍成功討伐不死巨龍災嘆的證明

負傷的災嘆一邊哭一邊攀在塔上扭動身軀,燒夷彈不斷往牠身上發射,把腐爛的肌膚燙得一塊一塊的碎裂,不僅沒有眼睛、嘴巴也失去了一半、也沒有能讓肉體無限再生的靈匣

榮耀泰瑞亞號甲板上眾人的砲台圍攻下,災嘆從天空墜落到山谷
摔斷全身筋骨,橫屍歐爾遺跡,這就是不死巨龍的末路
別躲在這裡嘛 「楚漢,怎麼還在這裡?你不下去嗎?」
「我只是……在沉思。」
「可是我們已經贏了不是嗎?」
「我正在思考這件事。我們集結起來就是為了這一天,但之後呢?」
「在這樣巨大的目標達成之後,我們——聯合軍接下來該怎麼辦?」

「這個……我想,想留下來的人還是會留下來吧?」
「畢竟這個行動是前所未有的,風險也很高。」
「不過你說的對,還有其他龍需要解決,不然這些悲劇只會一再上演……」

「……在這裡空想也不是辦法,先下去好好享受我們得來不易的勝利好嗎?」
「那些在迷霧的弟兄們也不希望看到你一直愁眉苦臉的。」
「妳說得對,這是值得紀念的一天。」

「所以……能抱我下去嗎?哥哥。」
「當然沒問題。」
第一次的冬日節 這年,芙蕾收到了她生命中的第一份冬日節禮物
是套有著雪花圖案的漂亮長裙,跟一副能溫暖耳朵的耳罩,跟可愛的獅鷲獸布偶
她非常珍惜這些禮物,即使在多年之後也是經常委託專業的裁縫師修修補補

同年,她患上了公主娃娃恐懼症,那些用著高音尖叫的自動玩偶給她心裡帶來不小陰影
卡卡的餌食 那些發狂的深海甲殼類難搞到差點把芙蕾吃下肚
水仙的拘捕者 那朵追求自由的白水仙藏匿在南陽群島的洞窟裡,等抓到的時候已經突變成仙人掌
緋紅的恥辱 斯卡蕾特發條騎士跟致命毒氣差點讓芙蕾丟了小命,只得在這次戰爭中缺席
學徒的監護人 卓嘉是個大忙人,但又對年輕小天才放心不下,所以指派芙蕾就近照顧
向絕症發起挑戰 芙蕾默默發誓要趕在時限之前開發出針對泰咪身體病情的解藥
在那之前她的能力只夠做出緩和病情的止痛藥
少了你的四風節 楚漢為了彌補在緋紅戰爭的失誤選擇留下加班,這讓提出邀約的芙蕾感到有些失落
奧曼德的機器 將泰咪推出充滿能量的機器的當下,芙蕾的意識被帶往另一個看似宇宙的次元
遨遊在永恆煉金術的汪洋的她窺見了許多未被論證的真實,在她想要繼續探索的同時
蒼白樹緊急介入,立刻中斷體驗將芙蕾的意識送回身體,免去腦袋爆炸的危險
"獅子"拱門…? 戰後的獅子拱門透過黑獅商會四風商集的資助,與船長議會的監工之下
好似要極力擺脫過去的海盜巢穴臭名那般,把街道用白色大理石翻修得像遊樂園一樣
只是那些大量使用海洋生物做為造型的古怪建築,就不知道是誰出的主意了……
飛空艇如雨般墜落 她在聽聞消息的當下呼吸馬上變得急促,心跳也跟著加速,但她卻把自己的恐慌跟擔憂強行壓下,率領所有可用的戰力揹上滑翔翼飛入危險叢生的叢林,一邊收集各種線索招攬盟友、一邊集合四散各處的聯軍士兵,艱辛地向叢林深處前進
龍蛋選擇的鬥士 神秘的水晶龍蛋認定芙蕾絲塔具備擁有它的資格,即使身隔兩地也維持著無型的聯繫
沉睡地底的昔日榮耀 意外從尊者口中打聽到失落的古都「拉塔諾弗斯」的下落,想到裡頭可能存有對付巨龍的提示,稍微降低了芙蕾心中的不安
地獄般的叢林惡夢 一心只想奪回元帥的芙蕾,駕駛著用拉塔諾佛斯技術升級的機甲
在叢林裡橫衝直撞,直到被萊洛克攔下來喝斥為止

她沒有完全冷靜下來,依然很著急地想要爬上那座巨型化石樹去尋找她的義兄
她帶著眼淚請求萊洛克不要阻止她,別讓她跟巴漢一樣留下遺憾
美好的想像 再等我一下,等我贏了那頭龍,就把你接回去參加慶功宴,這次一定也沒問題的
超越極限的一擊 卑鄙的巨龍使用某種手段阻擾夢境裂隙的開啟*1,但還是敗給芙蕾的攜帶式攻城鎚
莫德墨夫的毀滅者 使用斷裂的聖劍去解放楚漢,並成功討伐叢林巨龍莫德墨夫的證明
山茶花的眼淚 親手葬送摯親的她,無法帶回屍身,亦無法尋回靈魂,唯一能做的只有放聲痛哭
損壞的攜帶型面板 在楚漢的死訊登上新聞版面不久,攜帶型面板上一直跳出訊息通知

原因是面板被來自龍脈網路各處,跨越各個種族,長年仇視楚漢的匿民群眾
如同不死喪屍般海量發送明顯帶有惡意的祝賀訊息來湧入我的收件箱

這些訊息龐大到讓機體搞到發熱過載,當場機能停擺冒煙,最後連修都沒修就直接扔了
只是想轉換心情 周圍的親友都很訝異芙蕾使用全身改造工具之後的模樣,身上的行頭也變得不像是平日的穿衣風格,就連那頭標誌性的白髮此刻也染成濃艷的紫色,簡直就像變了個人
與蝶豆的相遇 雖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房間的盆栽摔破了、本該種著的墨德瑞也不見了
只有衣不蔽體地躺在地板上氣息尚存的藍色希爾瓦里少年……
艾兒的葬禮 收到來自努特.白熊的信件,芙蕾以見證人的身份出席追思會
艾兒的傳奇繼續留存在霍爾別克的詩歌之中
龍之守望 命運之刃已經名存實亡,所以萊洛克決定邀請芙蕾跟其他人
一起成立新的公會,背負前人的精神繼續未完的旅程
阿莫拉的提議 妳這是什麼意思?

妳現在是想說是因為楚漢親征戰場所以才導致今天的結果嗎?
然後妳又怕失去我,所以希望我只要待在後面乖乖推沙盤就好,開什麼玩笑?

如果一位將領沒有跟著士兵出生入死,抱持著覺悟在前線監督瞬息萬變的戰況,只會坐在安穩舒適的辦公室等著收那些慢得要死的戰報的話,很抱歉,去找其他人坐這個位置吧,老娘不幹

我也他媽的不想當指揮官了,從現在開始我即刻退出聯軍行列
頭銜也一併還妳,剩下給我自己好好看著辦
新生命的誕生 芙蕾一行人死命守護下來的龍蛋孵化了,好不容易清光入侵的毀滅者
裘莉帶走不相干的訪客,才讓這一切都安靜下來
她的名字是奧琳,接收了叢林巨龍的魔力孵育而出的新生命
衝突與冷戰 巴漢對自己無力保護母親的悲傷讓他產生想要獨力討伐冰龍裘瑪的執著
除了意見上的分歧,還因為誤會與偏見大吵一架
這讓我們對彼此都說了很過分的話,心的距離也跟著咆哮聲變得更遠了
負傷的小狗 洛根又是你!身體還沒恢復就不要跑出來硬撐!連鎧甲都沒穿是要找死嗎?
啊你知道你的珍娜比我強上不知多少次元嗎?我都在懷疑我要不要出手了!
莊園裡的悲劇 從槍口裡射出的血石子彈在她體內碎成千萬片,撕裂了她的內臟、也打破了我的冷靜
對於親友的死已經疲憊到無法再給出更多情緒,身為醫護的天職則在驅使自己盡快行動
殘留的溫度慢慢從手中消逝,留下的只有對無情命運的感慨
薊花的追思會 聯軍的弟兄們籌備了這場追思會,雕像也落成了,即便如此仍無法讓內心舒坦下來
那個叫迦尼爾的藍色少年正在抽著鼻子哭,他一定也很喜歡楚漢吧?

「在紀念碑落成前的那段日子,我們過得很不安,擔心著你是不是被人群遺忘,連聲感謝都沒辦法得到,然後在忘恩負義者的辱罵當中,就這樣從歷史的舞台上消逝……」
修復卡拉德博格 我把卡拉德博格送給迦尼爾了,這會讓他更有勇氣繼續活下去
蒼白樹也看起來恢復意識了,只要多加療養的話,一定能恢復健康

我的話……雖然面前的只是存在於卡拉德博格的記憶
但能像這樣平常地說上話、平常地撫摸我的頭髮、還有平常地把我抱入懷裡
我就已經很幸福了……

雖然面前的只是存在於卡拉德博格的記憶
雖然只是從夢境提取出來的記憶
只是單純的記憶

我果然,還是想再跟他見上一面
爭鬥的火種 人類的戰神粗暴地使用泰咪的機器奪取火龍皮莫德斯的力量,隨後化成一道光束不知去向
我不知道祂想做什麼,但我只想得到不久之後將會有另一場戰爭到來
或許聯軍沒辦法介入這件事,但我的公會跟人脈可以
失眠的睡蓮 曾經在耳語教團共事過的壹陽介紹一名病人到我暫居的黃金城塔里爾
他叫做葉夢,也是個年輕的紫色希爾瓦里,說是參與過聯軍的莽古瑪叢林西征
但在戰爭結束後卻得到了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希望我能妥善照顧……
那我呢?有誰能縫合我心中的傷口嗎?
被藤蔓寄生的樹苗 葉夢私下在療程中向我坦白他的心臟寄宿了叢林龍的靈魂碎片,連帶覺醒了新的力量
這意味著他也可以動用掌控諸夢之夢的權能去引發一些奇蹟……
為了誰而回歸的你 翠綠邊界旅行歸來的葉夢帶回了一份好消息
他從當地的巨藤中提取了任何有關楚漢的一切夢境片段,重新構成他的存在
就這樣,一個當時還不存在於黑獅型錄上的迷你造物,從葉夢的背包裡甦醒了
傳奇吃貨組的誕生 芙蕾、迦尼爾、葉夢跟迷你楚漢四人一同在獅子拱門的耳語教團司令部
舉杯成立新公會,日後隨著規模擴大而增加業務
盆栽摔破的真相 芙蕾在跟葉夢的私下交談中,瞭解到迦尼爾是以墨德瑞為媒介,基於某個原因從迷霧被傳送到這個時空,是不同於他們所居住的這個泰瑞亞的居民。

在世界抑止力的介入下,若要維持迦尼爾的存在,只能讓他與芙蕾絲塔共用一個靈魂,同時也讓周圍人們對指揮官的認知跟著因果律一起被大幅改寫,結果變成芙蕾過往跟聯軍有關的事蹟全都被迦尼爾的經歷給置換掉了。

而為了滿足迦尼爾的需求,葉夢在讓楚漢重生時,也試著將兩個時空的記憶資料載入到迷你造物的核心裡頭,但這些記憶的份量實在是太大了,無法讓造物的軀殼完全承受,不得已只能先砍掉一部份的記憶,待日後容量擴充時逐漸回填進去。

這也充分說明了為何楚漢與迦尼爾兩人之間明明曾經熟識,現在卻保持著微妙的距離感。
對於葉夢這樣超越次元的解釋,芙蕾只能默默地吞下並接受,並期盼未來有天能有所改變。
芙蕾絲塔的隱憂 一直以來都是我在負責紀錄迦尼爾的健康狀況,所以收集了許多數據,為了方便解釋,我就直接切入重點。

我在近期偵測到他的情緒狀態不是很穩定,你們可以把他當作是即將脹破的氣球,隨時都會爆炸。而這份波長的數據,在我反覆比對後,發現比起那些夢魘化的希爾瓦里,更像是叢林魔藤,或叢林巨龍本身。

原因我還沒有找到,能減緩的方法倒是有一個。
關鍵不在楚漢身上,而是我,楚漢只是催化劑而已。

所以如果萬一真的發生了什麼我自己處理不來的事,可能得請葉夢幫忙阻止迦尼爾。
不論用什麼手段也得阻止他,否則泰瑞亞將會多一個可怕的敵人。
幼化藥水 芙蕾手邊的眾多實驗性藥品之一,第一次以懲罰名義使用在迦尼爾身上,還讓目睹整個變形過程的葉夢震驚到暫時石化;後被迷你楚漢提議拿去用於對付剩餘的叢林魔藤與白斗篷殘黨

「首先他的體能會下降到與人族六歲的孩童相同水平,也就是說他跑不快、跳不高、拉不動弓、抬不起重物、不耐打,就算是一隻母雞也能騎到他頭上。」
「不論是哪個種族,都曾有過這樣的成長期,當然希爾瓦里是不存在這回事的。」
「而這個時期的教育非常重要,足以影響一生,所以我才調出這種藥物來做為他的處罰,這樣瞭解了嗎?」
「呃……大概……了解了……」
中場休息,緩慢更新中

1*:當戰鬥進入最後階段,有時在激活裂隙時,莫德墨夫血條下方的藍條不會在出現新的裂隙時減損,同時不受任何攻擊影響,除了控場技能(如"擊倒"或"寒意")能有效削弱牠的藍條這邊芙蕾就用了砲塔跟攻城鎚在大逆風的困境下反敗為勝。

嚴格來說芙蕾不是我帳號的第一隻角色,但卻是我的第一隻阿蘇拉工程師
在這七年歷程當中一路跌跌撞撞的摸索過來,也曾跌落人生谷底,然後又在眾人的鼓勵下重新振作

也因為這樣,我在拍照的時候幫她選景選了很久,一邊尋找一邊思索哪邊最適合目前的她
最後,我挑了跟龍子奧琳密切相關的Grothmar Valley湖畔
讓這個別具意義的地方來做為她在主線劇情中持續努力的成果

其他人的我慢慢更新,先卡個位



迦尼爾.風行者(Carnell Windwalker) AE1325年 鳳凰季第1日 正午時刻甦醒




維芙蘿絲(Vieflose) AE1304年 季節、生日皆不明 正午時刻甦醒



托菈.潛行者(Torra Stalker) AE1327年 和風季第37日 正午時刻甦醒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820 筆精華,01/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