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8
GP 1k

【心得】化貓劇情翻譯,完成

樓主 缺錢 nt100
GP81 BP-
巴哈的上傳有夠爛,凸

全獎盃也拿了,沒事幹來翻譯吧。因為是古代的故事,譯文會比較偏時代劇口吻。

對了,有意見或指正請留言,勿回覆。



清次郎:姐姐,您也累了吧。


阿戀:一點也不,你看天色多好,剛才的驟雨簡直就像騙人似的,眼前總算也到東海道了,哪有功夫休息呢?


清次郎:話雖如此,但是眼下已近酉時(約現在的午後六點),太陽轉眼就會下山,在天色變暗之前,還是在赤坂找個旅舍住下才是上策。




阿戀:不,清次郎,就算一天也好,我們非得早日抵達江戶不可。


阿戀:父親大人既為江戶家老,我們姐弟倆做為父親大人的代理,可是承蒙主上的信任,擔負了重責大任,怎可輕忽怠慢?


阿戀:不早日將主上的家寶送抵江戶藩邸,讓父親安下心來怎麼行呢!
所以今天至少要到[御油]...不,可以的話,最好走到[吉田]再休息。


清次郎:姐姐,就算您急者趕路,但前面路還長著呢。要是勉強趕路壞了身子,可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哪。


清次郎:但說實話,之所以建議早點找間旅舍住下,其實是因為有一令人掛心之事。



從進入東海道之前,就有幾個男的在後頭形影不離的跟著我們,其中一人的模樣,看起來正是曾在若宮閣下宅邸裡待過的劍客,重松新左衛門。


我們身上這只要獻給將軍大人的茶碗,要是有了甚麼萬一,會被追究責任的可是父親大人。
身為城代家老的若宮捏造閣下,說不定正暗中策畫著甚麼陰謀詭計呢。


阿戀:瞧你長這麼大個人,心眼倒意外的小,確實父親大人和若宮閣下,同為家老,彼此間固是水火不容,但就算如此,諒若宮閣下也不可能做出目無王法之事來。


好啦,我知道了,既然清次郎你都這麼說了,今天不去吉田就是了,但是赤坂和御油近在咫尺,至少今天趕到御油的旅舍住下吧。



角色切換成三毛


重松:別被發現了,獵物就是前頭那兩個人。瞧他們趕路的模樣,看來是打算越過赤坂,晚上在御油住下。


雖然傳聞說男的劍術不錯,但終究只是道場劍法,沒有實戰經驗。憑你們兩個人,對付起來應該輕而易舉才是。


就跟一開始說的一樣,那只茶碗是女的帶在身上,了結她的時候,可千萬注意,小心別傷了東西,可別搞砸了!


右近:砍個小毛頭和小丫頭,就可以拿黃金二十兩,這生意可真好賺。你沒弄錯吧,報酬我可是要一毛不差的帶走啊。


左之助:這種小事,用不著重松閣下出面,請你在赤坂的旅舍裡好好休息,過一會我們就會將說好的寶物奉上了。


清次郎:還說怎麼看了眼熟,這不是我們家的貓嗎?可還跑的真遠呢,我明明交代了家裡人要餵你的,難不成沒東西吃嗎?


阿戀:這可奇了,你不是我門家的三毛嗎?該不會是從家裡一路跟著我們到這裡來吧?真拿你沒辦法。


只是我們現在有任務在身,沒辦法帶你回家。只好拜託看看旅舍的人,請他們暫時收留你了。

###分隔線###

月黑風高的晚上


左之助:成了嗎.....結果了清次郎,寶物也到手了,接下來只要把這茶碗送給在赤坂的重松閣下,就能領走剩下的賞金。


右近:砍女人總覺得哪邊不太舒坦,但世道就是如此,怨不得我。左之助,趁還沒人來,趕緊走人吧。


阿戀:啊啊....清次郎....怎麼會變成這樣.....我真是太愚昧了,若宮捏造那廝,竟然設下如此惡毒奸計....

我們姐弟倆不但中了暗算,在此命喪身亡,更連寶物茶碗都被賊人盜走,根本無顏以對父親大人啊。


三毛,我已經不濟事了,但一想到此仇難報,任務未果,我姐弟倆如今卻犬死荒郊,實在是不甘心啊


至少要把茶碗送到父親大人....


妖貓誕生!!


右近:努努....


左之助:你在磨蹭個甚麼?


右近:突然有隻貓跳了出來,一爪子抓下來,害我的燈籠都報銷了。


右近:這可怪了,怎麼可能呢?我明明砍了她啊?


左之助:沒死成是嗎,小丫頭倒是走運,不過竟然隻身一人追了上來,還真是個笨丫頭,這次可不會失手了!

序幕頭目戰,戰鬥結束。


三毛阿戀:下流的東西,嚐到苦頭了吧,不過別擔心,等下我就會把人在赤坂的重松也送下去陪你們的。我馬上過去,用這雙貓爪把他身上的肉給一片片削下來。

###分隔線###

場景變換



重松:.....值此太平之世,我輩空有一身武藝,卻無用武之地,若不是四海流浪窮困潦倒,就是墜入歧途,憑著刀劍功夫混口飯吃


我這昔日人稱劍豪的重松,如今簡直與流氓惡黨無異,若是曾為鍋島勝茂大人家臣的師祖地下有知,想必會感傷悲嘆吧


去,時至今日,發牢騷又有甚麼用?畢竟也是為了振興我重松家之名,若能獲得上頭的賞識,謀個一官半職的話...


嗯?有殺氣!(本報設計台詞,與相片無關)


原來是從窗戶跑進來的野貓啊,竟然會把野貓錯認成殺氣,看來我是有點喝過頭了。不過這貓嚇得落荒而逃,倒也是情有可原。


我手中這把刀,曾用來斬除昔日糾纏勝茂大人的妖貓,名為根刮村正,或許因為如此,貓兒都厭惡此刀,心生畏懼而不敢接近。

譯註:根刮日文為ねこそぎ,有一個意義完全切合的中文翻譯叫做斬草除根,但是日文有趣的地方就在這裡,ねこそぎ一般是斷成ね-こそぎ,但是這裡因為是妖貓的故事,所以可以斷成ねこ-そぎ,換成漢字就變成了[貓削],換句話說就是斬貓刀。


不過話說回來,那些傢伙動作也太慢了,總不成對付個小毛頭還會失手吧。

###場景變換###



旅行僧:唔嗯.....請恕貧僧失禮,姑娘的面相,有些不尋常的地方,看得出有股獸類的惡氣,敢問心裡可有數否?


貧僧乃是相模觀念寺裡的和尚,現在正在行去和泉的途中,見到姑娘面相凶險,貧僧雖然力微,卻仍想助姑娘一臂之力,故有此言。


三毛阿戀:和尚你多心了,我心裡甚麼數也沒有。


德田新之助:這不是阿戀小姐嗎!竟然在這種地方相遇,真是巧合呀!您不記得了嗎?在下是和清次郎同間道場習武的德田新之助啊。


在下剛辦完藩裡交待的事情,正要回去,不知阿戀小姐此下要往何處?


三毛阿戀:我受主上之命,要上參江戶藩邸。


新之助:阿戀小姐連個旅伴也無,獨身一人要一路行至江戶,實在危險,清次郎也真是的,至少做個伴陪阿戀小姐也好啊。


三毛阿戀:不勞你費心,我急著趕路,恕我失禮了。


老貓:呵呵,變得好變得好,瞧你身後鬼火青光幽微,料你是飲了人的鮮血,得了魔道吧。


不過就憑你現在的道行,能夠報仇雪恨嗎?看是不夠,看是不夠吧,渴求鮮血乃是魔道中人的宿命啊。

###場景變換###



若宮捏造:這是怎麼一回事啊?重松新左衛門?派出去的使者似是在御油那邊看見了阿戀喔,我明明吩咐過你,要把這事偽裝成盜賊襲擊,讓那兩個人命喪黃泉才對啊。


重松:小的無顏以對,那些雇來的浪人殺手似是被人反將一軍,但是憑清次郎的劍法,竟能戰勝那兩個人,小的著實大感詫異。


若宮:你這傢伙,不是想在本藩做官嗎?為什麼不追上去殺了他們?還是你俸祿也不想要了,決定去當浪人啦?


重松:小的這就快馬加鞭,急馳東海道,前往追拿兩人,只盼家老大人能在主上面前多替小的美言兩句。


若宮:免了,用不著麻煩你,那姐弟倆的事就讓專門的人去處理吧,多花點錢也沒關係,只要找來的刺客手段紮實就好。


重松啊,看來把你引薦給主上的事情,恐怕得再緩一緩了。

序幕結束。
8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79 筆精華,06/2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