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6
GP 5k

RE:【創作】《同人創作》黑暗靈魂:死戰 21 活著本身就是一種病

樓主 雪人鐵金剛 ZXC258014
GP0 BP-
說實話,病村真是麻煩的區域,很難描述,又複雜。還請各位多指教囉


21 活著本身就是一種病

「好了。希望努力不要白費才好。
納施特看著手中的鑰匙,插入病村大門…咿~成功打開鎖…鏘,推開厚重的鐵門。一股詭譎的冷風吹來,納施特敲了敲頭盔。

「很好,至少目前為止。
傑納的德納爾從雜物間探出身子:「喔,那就是通往病村入口。

「德納爾先生,拿出吧。算是禮物。」拋出下水道路線圖給德納爾。
「…這個是!
下水道地圖。有這個,你就能安全離開了。
「這麼貴重的東西可以給我嗎?
「沒關係,反正我也用不到了。正確來說,是我不想再來這鬼地方了。」語畢,梅納施特動身前往病村。

「…哈?德納爾看著手中的地圖:「雖然納施特先生是個好人。不過他從病村回程時,也需要經過下水道吧。他是個深思熟慮的人,不過性格卻很衝動,只能祈禱他能平安歸來了。
德納爾把無底木箱整備好後,看著地圖:「好了,我也要出發了。」這位裝備奇特套裝的傑納人,跟危機重重的底層下水道顯得格格不入。

✽ ✽ ✽ ✽ ✽ ✽

「…空氣變得渾濁了。而且這股臭味是屍體嗎?」梅納施特調整鳥嘴面罩。經過面罩過濾,空氣依舊惡臭難耐。
他發現病村入口,一口深不見底的大井,往下看有好幾把火把燃燒提供光源,由木頭打造的棧道如蜂巢綿延下去。這裡有足夠的空間可以使用大型武器,最大的問題就是…蔓延的瘟疫和病菌。病村地如其名,是座滿是病患的村子。就連骯髒至極的底層居民,也都不願接近該處。因此,他們才建了一扇堅固的門,並緊緊閉上。

「走吧。」檢查完裝備和武器,飛刀、劍、盾牌。從森林採集製作的混合藥丸和外敷藥,不能過度依賴藥物,只能相信自身力量和靈魂了。
小心翼翼爬下梯子,到底後。進入由木棧道構築的通道,昏暗的視線,亂七八糟堆放的雜物,彌漫大氣的煙霧和惡臭,大概只有不正常的人才來這裡吧…說起來我也是呢。

「…喔!出來迎接我了。」前方有三名持大型棍棒的巨漢活屍,朝梅納施特襲來。
嗚呀呀…活屍發出怒吼,揮動手中的大棍棒,它們體格巨大,衣不蔽體,因病村的環境影響,外表比起一般的活屍更加慘不忍睹。

納施特輕鬆轉身閃過巨漢活屍的攻擊,它們力量巨大,但是動作精密度不高,只要看一眼,就能摸清動作模式。巨漢活屍輪番揮動棍棒,梅納施特在三名活屍之間靈巧閃避,他正在思考,思考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中戰鬥的要素。

(在病村大概連呼吸都會中毒。不只如此,就連這些活屍遊魂身上都帶有強烈的毒性,在不死詛咒影響下,變成移動的兇惡病源。在和它們戰鬥,不能碰到血液和肉片,一點都不行。同時一旦動作劇烈,呼吸也會更著急促,會使血液加速,毒素會更快侵蝕身體。真是嚴苛。)冷靜的思考,不管何時何地保持冷靜的思考,就是生存的關鍵。

「嚇呀。」一瞬間,梅納施特拔出長劍,身形動作如同舞者般優雅而俐落,長劍掠過巨漢活屍群,那三個巨漢活屍立即沉默…鮮血從要害處一口氣噴洩而出,它們發出哀嚎同時倒地。
「呼…哈。」輕輕吐氣,吸氣。刷~甩掉劍身上的血跡。

「走吧。
踏過屍體,深入病村,這裡只是入口而已。

✽ ✽ ✽ ✽ ✽ ✽

「這遊魂是怎麼回事啊!
納施特斬下一隻企圖從背後偷襲的遊魂。檢查發現這遊魂的頭顱,偏離了人類的該有的形狀,拉長的腦袋、血盆大口、灰白帶著血色斑點的皮膚,捲曲且長度不一的十指。從右肩斜砍至胸口的傷口發現,肌肉竟然呈現泡沫狀,流出的鮮血黏稠如膠水。

「這已經不是人類了,是被瘟疫侵蝕卻沒有死去,持續活動的病村村人!
看著一動也不動的病村遊魂,冷汗不停流下,難以想像的恐懼,不死詛咒加上毒素,竟能變化之大。這已經不能稱為人類!

"請…解脫吧"
成年男人聲音迴盪在耳邊…
「是誰!誰在說話。」梅納施特立即壓低身體,盾牌護住上半身,四處查看,棚架上,岩壁上,能躲藏偷襲的地點太多了。

"閣下,您聽的見…拙者的聲音嗎"

「廢話,你到底是誰啊!」梅納施特怒吼!長劍對著空氣揮動。

"拙者…本名…諭爾瓦,曾是小隆德的封印者"

諭爾瓦!?那個紅衣封印者之一」梅納施特一驚:「你是英果德的同事!?

"英果德…是拙者…朋友…沒錯,閣下您接受過友人的祝福…所以才能聽見拙者的聲音 "

「我明白了,諭爾瓦。既然如此趕快現身吧,這樣對話不累嗎。」傳達意念的魔法,頭一次見識到。

"請…饒恕,閣下的命令,拙者無法執行"

「喔…這是怎麼回事。」本體在很遠的地方嗎?

"拙者…肉體早已死去,如今的拙者只是…殘留的意念體,生者的一切…皆無法干預"

諭爾瓦你…死了!」

✽ ✽ ✽ ✽ ✽ ✽

「…英果德說過你當年為了治療病村村人,而放棄了封印的職責。」
納施特在諭爾瓦的意念體引導下,避開危險地帶和死路,這座村子是由木板拼湊,建立在岩壁上,形成蜂巢般的複雜結構體。木頭大半都腐朽不堪,隨意拼湊的建築物,一旦踩空就會掉入深谷。來到一處石橋平台上,這裡不會引起其他遊魂的注意。納施特點燃篝火,暫且休息。

根據諭爾瓦的說明,病村位於岩石大樹大空洞中的一處,這裡聚集被趕出鎮上人們,還有從外地來的人們。數百年來,這裡生活的人數難以估計。

"剛開始這裡還沒有漫延瘟疫,大概是自從黑暗開始壟罩大地,不死詛咒橫行的時間點。"

"拙者,無法忽視…他們的哀求,拙者能施展「治癒」魔法…小隆德特有的治療魔法之一"

"村人受長年的瘟疫折磨,他們…跨越千里,來到小隆德…懇求著能治療疾病的魔法…封印的重責大任,跟無數正在受苦的人民,拙者選擇了盡可能挽救任何一條寶貴的性命"

「…這是在贖罪嗎?諭爾瓦。」

"拙者…沒有資格…沒有資格祈求寬恕,只是無法視而不見"

「雖然不知道過了幾百年,但是光憑你一個人不可能拯救所有人吧,這裡還是瀰漫著毒氣和劇毒。這環境靠魔法是不可能改變的。」梅納施特坐著篝火前,吞下藥丸提升抵抗力,中和體內累積的毒素。

"拙者…有覺悟,這裡一年比一年還要棘手…來自大樹的毒素以及地底的「混沌」影響…病患有增無減"

諭爾瓦可以告訴我,你是怎麼死的嗎?」

"拙者…拙者…是自然死亡的"

「哈?」在羅德蘭頭一次聽見這種死法:「諭爾瓦,你這種說法,好比魚會淹死在水是一樣的,這笑話可不好笑。」

"拙者病了…長年在病村…拙者生病了……當拙者對自身施展「治癒」魔法,拙者就死了"

「什麼?難道是施法失敗嗎?

"非也…拙者的魔法成功治癒拙者,但是(活著本身就是一種病)…痊癒的代價…乃拙者的死亡"

「你說什麼?」梅納施特不自覺轉頭左右查看,但是諭爾瓦是直接把意念傳達至腦海裡。

"正是,說來諷刺…拙者的魔法,使拙者再也不受百病所苦"

「是這樣子啊。的確是蠻有道理的。那麼諭爾瓦你的肉體已經死亡了,但是靈魂卻徘徊在病村裡。是…什麼原因。」
"拙者…牽掛…"

「牽掛?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嗎。」

"…閣下,納施特閣下,拙者懇求,那些正在受苦的村人們,請讓他們解脫吧"

「我拒絕。」梅納施特臉上浮現陰影:「我不是來這裡殺他們的,這對我沒有任何好處。再說這些村人要是真的想活下去的話,就應該離開這裡另尋家園才對。『不要把希望寄託在他人身上』。連去死的勇氣都沒有,還想指望他人,太天真了。

"是嗎…是嗎…"

雖然從念語上聽不出變化,無奈與無力感很明顯傳達過來。
「不過啊,諭爾瓦。」梅納施特起身:「我唯一能為你做的,只有安葬你的遺體,以及把你的始末告訴留在小隆德的英果德。」
…拙者…感激不盡"

「先別感激我,前提是我能平安離開病村接下來還要麻煩你帶路,走吧。」熄滅篝火,收起螺旋劍。

✽ ✽ ✽ ✽ ✽ ✽

「滾開!」梅納施特怒吼,長劍斬殺數量眾多的大蚊:「左一個!右一個。」這些大型吸血蟲是從底部的毒沼澤飛上來尋找獵物。牠們一個接著一個被梅納施特給砍成兩半

「真是的,蟲子真討厭。」抱怨歸抱怨,對手只是一群大點的飛蟲,根本不是對手…雖是如此,但是很噁心啊!

長劍一甩:「諭爾瓦,接下來呢?該往哪條路走。」腳邊堆滿了大量昆蟲殘骸。

"…這裡…"

拜託,諭爾瓦。我又看不見你,這裡是哪裡,要好好說明。」

"…左手前方"

「你在開玩笑嗎?這條根本算不上路吧!」眼前的是由幾片木板拼湊的鷹架橋,仔細看還在晃動,立足點只夠單腳通過,旁邊就是深不見底的幽谷。

"…相信拙者"

(這傢伙該不是在…不,不會的。)雖然有些懷疑,一腳踏上,支架喀嘰作響、左右搖晃。納施特裝備全身鎧甲,雖有刪減重量,依舊超過百斤。

(果然還是太勉強了。)小心翼翼踏出每一步,左腳踏出接著右腳。全力保持平衡,現在已經無法回頭了!
"就是現在,往左邊跳下"

「什麼!」走到一半梅納施特僵住,身體往前傾,雙手敞開,右腳後翹…很詭異的姿勢。

"…相信拙者"

(相信你!?可惡,真的要跳下去嗎!底下我什麼都看不見。再說他真的是諭爾瓦嗎?還是說這是我的幻覺。)腦海閃過無數的念頭,約半秒鐘,眼神如死灰:「好吧,我跳就是了。」語氣無波動。
納施特毫不猶豫縱身一跳…碰!成功落在平台上。喀啦!木板承受不了梅納施特的重量破裂,下半身卡在洞裡。

"接下來…延著這條路,納施特閣下,會找到山洞,從那裏進入舊遺址"

納施特用力撐起身體:「所以是捷徑囉。」

"是…但…只能縮短一半路程…"

「這樣就好了。反正我也不敢太奢求。

"納施特閣下…"

「怎麼了。

"雖然…納施特閣下…已經表明過立場…即使如此拙者…還是希望閣下能至少去拯救一個人…"

「繼續說,我在聽。

"她是繫火女…"

「你說什麼?在這種鬼地方,也有繫火女在維繫營火是吧。」梅納施特走在狹窄的平台上,每走一步,腳下的木板就會作響。

"正是但,已經過了好多年了…營火早已熄滅,她的靈魂依舊被困在牢裡"

「為了保護繫火女,把人關在牢裡…真是受不了。」回想起祭祀場的繫火女,梅納施特握緊拳頭。

"…拙者無話可說…"

「沒有責備你的意思。只是我無法接受罷了。剝奪自由什麼…真是看不過去。」平淡的語調,蘊藏無數的思緒。
"納施特閣下…"

「帶我去吧,她的靈魂不該留在這裡腐朽。

"…感激不盡…真的…無法用任何言詞表達拙者的感動"

「畢竟我可是…"騎士"啊。」這樣做就對了,我雖然出身低微,但是我已經變了。不是貪婪的不死人,而是崇高的騎士。

✽ ✽ ✽ ✽ ✽ ✽

納施特順從諭爾瓦的指示,到達山洞所在,只有一片石壁。

「…怎麼回事?嗯…等一下,石牆好像…!
納施特察覺不對勁,立刻朝後跳…突然石壁動起來,伸出數條比成年男人大腿粗壯的觸手,是一隻巨大的壁蟲,噁心怪異的複眼、蠕動的肥大油膩身軀。這生物擬態成石壁,等待獵物經過!

「少擋路!滾開。」梅納施特揮劍斬向壁蟲觸手…碰!反被粗壯的觸手打飛手中的長劍,見武器被彈飛,急忙後退至安全距離。

「挺行的嘛,這吸血蟲。」臉上掛著冷酷的笑容。眼前的這隻巨大的壁蟲,堵著山洞,有數個無名冒險者被其他觸手刺穿,成為牠的糧食。

「有本事就擋下這個看看啊!「靈魂巨箭」」拿出魔杖,發射更加重視威力的靈魂箭。為了提昇威力而犧牲了速度,使用時會露出很大的破綻。適合對付這類體積龐大,行動緩慢的敵人。
轟咻!巨大的靈魂巨箭命中並爆破壁蟲的軀幹,壁蟲發出怪異的叫聲,鬆開嵌入岩壁的複肢,掉落深谷中。

「糟糕。」梅納施特一臉鐵青:「我已經開始對蟲子有陰影了。」注意到那些不幸被觸手吸血成人乾的冒險者,其中一名著和勞倫迪斯類似的大沼咒術師服裝。

「…這個是!咒術卷軸。」檢查遺體發現記載咒術之火技藝的捲軸,咒術師和魔術師一樣,會把畢生所學記載下來傳給下一代。

「看不懂。雖然看得懂文字,但是不明白表達的意思,果然只有真正的咒術師才能了解箇中含意。」為了保護耗費畢生研究的成果,咒術師會對卷軸作加工,不讓知識輕易流傳出去。恐怕要交給熟練咒術的師傅,才能明白捲軸上記載何種咒術。

「喂…諭爾瓦。裡頭有哪些異形怪物嗎」梅納施特看著岩洞,裡頭連接廢棄遺跡。

"…拙者無法確定…"

「好吧。看來只能作好覺悟了。」真是的,我還以為自己對蟲子的接受度很高呢。要是出現一大群噁心的蟲子,我恐怕會吐出來吧。

✽ ✽ ✽ ✽ ✽ ✽

啵…啵…啵。不斷滴下的水聲,迴盪在病村遺跡,這裡也瀰漫著外頭的毒素,沒有解毒手段,是生存不下去。

「嘿咻。」把擋路的大石塊給搬開:「有生活過的跡象,看來之前也有不少人生活過。

"…都離去了…終究前往何方…"

「大概是營火熄滅的時候吧。」梅納施特踹破地上的陶罐:「哼!膽小鬼是不可能有好下場的。
~~~一支吹箭命中右肩甲!

(有埋伏!)納施特立刻躲入走道轉角,把吹箭拔出來,很明顯上了劇毒,幸好命中的部位有鎧甲保護。
「太昏暗了,看不清楚。」微微探出察看,昏暗的角落和走道,能埋伏的地點太多了:「也不能斷定只有一隻麻煩了。諭爾瓦,你能告訴我有多少遊魂躲著嗎

"…拙者…只有意念連繫上…拙者才能鎖定生命體的所在…派不用場…無念"

(看來只能靠我了。嘛…之前我有個研究,現在就來實驗看看。)脫下右手的臂鎧和手套,點燃咒術之火。
「咒術之火是將生命能量以火焰的型態呈現,生命會受到生命的吸引。利用這個特性,我開發出的專屬於我的咒術,「混沌感知」!」手上的火形成圓球狀,傳送半徑二十公尺擴散波動的火光,碰觸體溫的瞬間,回傳目標的所在處,偵查目的研發的咒術。

(我看到了。)「混沌感知」鎖定躲在暗處埋伏的數名遊魂。總共三名,體溫、體型,都清楚浮現在腦海裡。
「成功了,咒術真是不錯啊。」露出殘忍微笑。取出一把飛刀,敵人體型略矮、身形瘦弱。

「去吧。」先扔出第一把飛刀,接著扔出第二把,在空中互相撞擊改變方向。飛刀分別命中躲在垃圾堆後的遊魂和碎石塊後的遊魂,直接插入它們的臉,把它們擊倒。

「最後一隻。」抬起右腳,用力扭腰,射出飛刀,飛行軌跡呈現螺旋狀,命中最後一名遊魂的後腦杓。看來這傢伙將情勢不利,打算逃跑,殊不知它的一舉一動都被「混沌感知」看的一清二楚。

「下賤的雜種。」梅納施特過去查看遺體,這些躲在暗處偷襲的遊魂,身形瘦小,頭帶麻袋,骯髒無比,毒吹箭散落地面。碰!一腳一個踩碎它們的腦袋。

"…原本都是…善良的村人…"

「跟我無關,現在只是阻礙罷了。」梅納施特沒好氣的說著。往深處繼續挺進。

✽ ✽ ✽ ✽ ✽ ✽

"…就快到了…前方"

「是嗎。那就好。」梅納施特感到體內的毒素不斷侵蝕他的身體,咬毒戒指把入侵的毒素抑制在不會爆發的程度,全身上下時不時傳來刺入骨髓的疼痛。不過這倒好,疼痛使我保持清醒。

汪~~~汪!前方傳來野狗吼叫。兩頭活屍獵犬守在監牢前,監牢內能隱約看見一具身分不明的遺體。
「連這裡也有狗啊。」心想用震撼壺嚇跑牠們就好,不把牠們放在眼裡,下一秒那兩頭活屍獵犬竟然從口中吐出火焰!

「什麼」急忙躲開。梅納施特注意到獵犬吐出的火焰熔化地面變成熔岩,這簡直像是…「咒術之火?不是普通的活屍獵犬,是混沌獵犬!連野獸也能使用咒術嗎?

混沌獵犬正惡狠狠瞪著納施特。原來如此,是看門狗啊。牠們在守護繫火女牢房前,難怪這裡一個遊魂都沒靠近。

「不過啊…終究只是畜牲,別以為會咒術就能阻止我。」拔出長劍,銳利的眼神從頭盔隙縫透露出來。
雙方蓄勢待發,獵犬從口中不斷吐出火舌,戰士手中的劍反映著火光…獵犬進攻,噴出足以吞沒走道的火焰納施特衝入火勢,劍光一閃,一口氣斬開了混沌火焰,連同那兩頭獵犬一劍砍成兩半。

刷!長劍一甩,俐落收入劍鞘:「現在的我…連火焰都能斬開了嗎。」回想起當初,凡人的我和不死人的我的差距,這就是無數靈魂累積起來的力量嗎。

"…終於結束了…"

伸手取走監牢內繫火女靈魂,並小心翼翼收入木箱中,過程細心呵護。
「這服裝樣式我從沒見過,諭爾瓦。她是哪國的繫火女?」梅納施特朝監牢內拋出咒術之火,將遺體火葬。

"…她是伊札里斯的…倖存者…沒有被混沌所染指…而成為繫火女"

伊札里斯的倖存者?沒有被混沌染指是什麼意思?」這段對話帶出不少情報和推測。

"…只要閣下繼續探究…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真相…"

「…屬於我的…真相?」不懂這句話的意義,是要我自己去找出來嗎。

「好了,接下來輪到你了。諭爾瓦。帶我去吧。」現在想那麼多無益,還是專注在接下來的路途上吧。

✽ ✽ ✽ ✽ ✽ ✽

「…我的太陽啊!這股惡臭啊。
當梅納施特聽從指示走出內部遺跡,他看到遙遠前方病村底下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大沼澤,還能看見不少巨大的蟲子活動。頓時毛骨悚然到令他忘記毒素侵蝕的痛楚。

他抬頭往上一看,已經看不到上層的村落,走出內部的遺跡,的確節省一大段路途。

"納施特閣下…那邊有個巨大的水車…從那裡上去…拙者的肉體就在那層之中"

轉頭一看不遠處的確是有座巨大正在運作的水車,轉動的水車連接其他階段的平臺聚落,利用那個的話。

「稍等我一下,有客人。」察覺有不明生物接近的氣息,拔劍應戰。
吼哇哇~~~前方的通道傳來人類混雜著猛獸的叫吼,納施特皺起眉頭,後方的小屋也傳來同樣的吼聲,看來是呼喚同伴的信號。

出現一群生著昆蟲薄膜翅膀、體型與牛差不多的異形生物。這群不成樣的怪物,牠們巨大的身軀有好幾處有著人類的特徵,前肢長出人類的手指、彎曲的尖錐後肢。簡直像不完全羽化的毛毛蟲,更驚人的是牠們全都能從身體的某一部位噴出火焰。

這群猛獸?還是某種生物,難以想像世間竟然存在完全超出常理的生物。牠們發出類似人類以及猛獸的吼叫。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不禁慘叫,被一群異形生物包圍,可不是光憑勇氣就能輕易克服

"…這就是…被混沌吞沒的人類…悲哀的末路"

「你說什麼?他們…都是伊札里斯的倖存者?」睜大眼睛,仔細看著眼前這些"曾是"人類的異形生物。

"納施特閣下…請讓他們從病痛中解脫吧"

「不用你說,我也打算物理超渡他們…喔!」梅納施特斬向最近的混沌變異人,粗製長劍切開身體,混有顆粒雜質的血液噴濺而出,砍倒變異人。武器能傷到他們,會受傷就代表能……殺死他們。

轟隆隆…混沌變異人噴出火焰,從四面八方炎上!
」見火焰席捲而來,打算像剛才那樣斬開火海,然而這不是一般的火焰,粗製長劍瞬間就被熔化了,這是混沌火焰!

哇啊啊」梅納施特被混沌火焰給吞沒,人影在火焰不斷掙扎。
注視著燃燒火海的混沌變異人…一把黑色的大劍穿過火海正中其中一隻變異人,是黑騎士劍!

「混沌鎧甲」」從火海中傳來男人的咆嘯,接著大火散開,威風堂堂的騎士矗立火焰中,手中的咒術之火發出強烈紅光。
「混沌鎧甲」利用咒術之火包覆全身,提高對火焰的防禦力,火焰無法燃燒火焰的性質,此咒術只能用於防禦火焰攻擊。

幸好我有研究將咒術之火運用在防禦上,不過這招消耗的火力太大,會讓我暫時用不了咒術。)手一揮,衝出火焰,拔起剛才扔出的黑騎士劍。

「來吧,我來拯救(殺死)你們。」黑騎士劍扛在肩上,對著混沌變異人招手。

✽ ✽ ✽ ✽ ✽ ✽

戰鬥結束…
「哈…哈…哈。」梅納施特撐著黑騎士劍,大聲喘息。周圍推滿了無數變異人的屍體,戰鬥產生的火焰延燒那些帶著病源菌的遺體,燒出惡臭的毒煙。

「要趕快…離開這裡。」收起黑騎士劍,踏出疲憊的腳步,激烈的運動,加上火焰熱度活性化環境毒素,導致毒素侵蝕劇烈,體力一下就消耗殆盡。
「那些被混沌吞沒的人類,簡直就是混沌惡魔,這也是咒術的失控嗎。」黑騎士劍能輕易斬殺它們,彈開混沌火焰就是證明。

"…拙者不知咒術…無法詳解…但…他們也曾是人類…拙者感知他們…也殘留著人性"

「那樣已經不能算是人類了,與其讓他們保持那樣的狀態,殺掉他們才是仁慈的做法。」語氣中透露少有的憐憫。
「(活著本身就是一種病)諭爾瓦你是這麼說的。那麼想要治好這些村人…只能殺死他們,這是唯一的治療方法。」梅納施特卸下遭熔解的鎧甲,然後重新裝上備用鎧甲。
「說實話,我現在的心情很糟。各種方面上。」咒術、人類、混沌惡魔、伊札里斯,心中似乎快把所有線索連接起來了。

"納施特閣下…"

「真是夠了,乾脆放棄思考還比較好呢。真相到底是什麼,哼!我開始後悔了。」追求真相不只會帶來成就…還有恐懼,還是說恐懼本身才是真相呢。重新整裝後出發前往水車。


「哦!這真是我見過最大的水車了。」梅納施特靠近大水車,這水車的規模遠遠超過人世國度的任何一座水車,只有在羅德蘭才能製造足以支撐起強度的建材。
一口氣跳抓住突出的支架,順著轉動的水車升高,當升到諭爾瓦所說的平台,用力踢水車當立足點,一下跳上平台

在平台上到處探訪,每一個角落、每一間破房,尋找著諭爾瓦的遺體…那個鮮紅的服裝!
諭爾瓦,找到你了」著封印者套裝的遺體倒在平台一處角落,不會被任何人注意到的角落。

"納施特閣下…是的…您找到拙者了"

「沒有任何外傷,服裝也沒有任何破損。看來那些村人最後還是保住了你的遺體呢。」梅納施特仔細檢查。小心取下封印者套裝連同一旁的封印錫杖。

"納施特閣下…拙者有把魔法卷軸留在隨身行李中…請找出來…那是重要物品"

「是那個嗎。」前方不遠處有個積滿灰塵的木箱,裡頭除了一些衣物和書籍,還有一捲卷軸。

"…請收下吧…「治癒」的魔法…"

「這可是小隆德特有的魔法。可以給我嗎。」話說這麼說,但梅納施特還是把卷軸收入自己的木箱。

"…這是拙者的請求…納施特閣下…您會需要「治癒」魔法…對往後的冒險有所助益"

"納施特閣下…拙者真得很感激您…幾百年了…原以為奇蹟不可能出現……看來命運從未捨棄拙者"
"…迷惘徬徨這麼多年…或許拙者是在等待預言中的英雄…拙者相信納施特閣下就是那位命中注定的英雄"

「說什麼傻話,那種人注定一輩子都不可能幸福好嗎。我也沒有那麼偉大。」梅納施特無奈又自嘲說著。
"…時機已經到了…拙者該踏上旅途了…"
諭爾瓦。你?

"…拙者已經沒有任何留念…該離開這世界…"

這時畫面以跑馬燈形式浮現在腦中:從底部的沼澤前往一處古老的遺跡、接著畫面是飛龍之谷的山路,其中一條狹路的山洞通往病村。
「這個是!

"…是第二甦醒之鐘的所在,以及當初村人帶領進入病村的山路…"

「感謝你,諭爾瓦。幫上大忙了。」一下問題都解決了,還真得感謝命運的安排呢。

"…呵…真的太好了…拙者最後能遇見您…真的是…奇妙的緣分啊……"

消失了,納施特很明確感受到一股思念於心中消失了。
「安息吧,封印者諭爾瓦
一把火點燃諭爾瓦的遺體,慎重火葬。

✽ ✽ ✽ ✽ ✽ ✽

「接下來才是難關…橫渡這片沼澤。」梅納施特來到病村底部,眼前這片一望無盡的沼澤,不用說自然也是充斥劇毒。行動會被拖慢的環境下,發生戰鬥是非常不利,更別提那些原本就生活在這環境的大蟲。

「那個人,難不成是!」裝備東方鎧甲的戰士在大水車入口下方出現,那個鎧甲樣式,沒錯他是狩獵團東方的芝。
(為什麼他會在這裡?而且看他的樣子好像在等人似。去試探看看吧。
芝,來自東方的芝,是我啊,梅納施特。」大聲呼喚,吸引對方的注意。

東方的芝轉過身來:納施特!你,哇,真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遇見團員」語氣似乎有些動搖。
芝,你為什麼會出現病村底部?你應該不是巡禮者,不是來執行不死人的使命…對吧。」梅納施特提高警覺,沒有忘記法里斯的提醒。納施特也察覺到芝是個危險分子,他能無傷出現在病村底部,實力不容小覷。

(沒想到納施特能活著抵達病村底部。這下可麻煩了,得趕快打發他。東方的芝靠在木牆上,輕輕敲了木板,發出暗號提醒影之間諜預備有可能發生的衝突。

芝,這裡不是狩獵團活動範圍,所以我可沒有義務聽從你的指示。現在我們是對等的,還有要不要也介紹那位隱藏起來的夥伴啊,他應該也是團員吧。」梅納施特面對著芝僅有數步之遙。(先取的主導權。「混沌感知」看的一清二楚,他不是一個人,另一個人躲在哪裡。

(這傢伙!竟然一下就識破了,這下可麻煩了,要是他起疑心把間諜的事告訴其他人,我就…。芝冷汗直流,雖然全套鎧甲隱瞞身體情緒,不過下去不是辦法。

(…怎麼辦…要在這裡動手嗎!殺掉納施特…

ToBe Continued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106 筆精華,11/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