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3
GP 15k

RE:【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第640章 妖精王的計畫)

樓主 衝浪的寶石海星 starmie
GP8 BP-
  在一處開滿了粉色花朵的山坡上,熾正一臉傷腦筋地望著聳立於山坡上、約五米高的粉色石碑。
 
  熾伸出他的九條尾巴,嘗試擺弄那塊石碑,但石碑上只是時不時地顯示一些猶如鬼畫符般的文字,沒有熾期望得到的訊息,這樣的結果讓熾甚是惱怒。
 
  「可惡!我就不相信我解不開這東西的鎖!」熾不死心地將精神力順著尾巴灌注到石碑中,嘗試解開石碑上的機關,但他嘗試了好一陣子,依舊沒能得到他想要的成果。
 
  在熾努力地與石碑奮鬥之際,一名面目十分清秀,披著粉色長袍,手握一根特殊造型權杖的年輕人,就站在不遠處似笑非笑地看著努力中的熾。
 
  那名年輕男子的頭髮、眉毛甚至連瞳孔都是粉紅色的,再加上他哪張媲美白臉小生的俊美面貌以及他的粉色長袍,使他身上散發出一種陰柔的神祕妖豔氣質。
 
  年輕男子喃喃自語地說:「汝就好好加油吧!小狐狸。不過,孤認為汝終究還是逃不出孤的掌握,最終還是徒勞無功吧!」年輕男子說完後,他心念一動,一道黑洞就出現在他身旁。他有些不捨地看了看前方的粉色石碑,然後就踏入黑洞,前往下一個地方。
 
 
第640章  妖精王的計畫
 
 
  年輕男子在跨越黑洞後,來到了漫天飛雪的潔白世界,在那裡,有一隻閃電鳥和急凍鳥正浮空相互交談。
 
  閃電鳥一看見男子到來,便急忙降落地面,並低下頭用著恭敬的語氣道:「奧伯龍大人,您來了呀!」
 
  「怎麼樣?那小傢伙願意了嗎?」被稱作奧伯龍的年輕男子一面說一面望向空中的急凍鳥,很明顯地,他口中的小傢伙就是指急凍鳥。
 
  「就快了!小的已經向他解釋了,我們身上的刻印,並不是詛咒,過去的一切痛苦都是因為人類擅自扭曲大人您的力量所造成。只要效忠於您,您就能將那份力量導回正軌,那份力量將變成一份祝福。」
 
  奧伯龍點了點頭道:「說的不錯嘛!不過,那小傢伙一臉倔強的模樣,看來還不肯屈服於孤?」
 
  「這……那傢伙的腦袋有點轉不過彎,請您再給小的一些時間,小的一定會說服他!」閃電鳥越說,頭就低的越低。
 
  看著閃電鳥的頭已經低到都快碰到地了,奧伯龍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說:「好!既然汝那麼誠懇地想將功折罪,孤就再多給汝一些時間!」
 
  奧伯龍口中所謂的將功折罪,指的是閃電鳥先前丟臉地向他求救,讓他親自出手助閃電鳥逃離敵人追擊一事。而對此感到羞愧無比的閃電鳥,便主動請纓來說服急凍鳥和自己一樣成為幻妖之界的一員,成為奧伯龍忠實的部下。
 
  既然已決定要多給閃電鳥一些時間,那繼續留在此處也沒什麼意思,奧伯龍心念一動,又一個黑洞在他身旁敞開。
 
  臨走前,奧伯龍冷眼望向上空的急凍鳥,說了句:「汝雖是不錯的選擇,但卻不是唯一。孤的耐心有限,好好把握機會吧,小傢伙!」然後就踏入黑洞前往下一個區域。
 
 
---------------------------------------
 
 
  跨越黑洞的奧伯龍來到了金碧輝煌的宮殿,在那裡,他看見氣呼呼地摔著各種器具的鴨嘴炎獸和在一旁不斷勸阻的蒂安希。
 
  「大王!您冷靜點!待在這裡也沒什麼不好呀!」蒂安希柔聲對正在摔花瓶的鴨嘴炎獸說道,但鴨嘴炎獸並未因此停下動作,他用力地將花瓶砸碎,然後大罵道:「有什麼好!這裡的一些都是假的!真當朕看不出來嗎?朕要的不是這種虛假的幻象!」
 
  「還不肯接受現實嗎?該說汝是愚蠢?還是固執呢?」奧伯龍掛著輕蔑的笑容走上前,而鴨嘴炎獸一看到奧伯龍,就大叫:「你!你終於出現了!快讓朕離開這裡!把屬於朕的東西交出來!」
 
  鴨嘴炎獸一面大叫,一面舉起如砲管般的雙手,朝著看似毫無防備的奧伯龍噴射出熾熱的火焰。
 
  只見奧伯龍不慌不忙地揮動一下手中的權杖,襲向他的火焰瞬間就化作一道白煙消散!
 
  儘管奧伯龍已經展現出實力差距,但鴨嘴炎獸依舊是不死心,繼火焰攻擊後,他又使出了「十萬伏特」、「日光束」和「破壞光線」……等招式,但這些威力強大的攻擊,在奧伯龍面前都化作一陣微風消散,完全無法對奧伯龍造成傷害。
 
  鴨嘴炎獸見自己的攻擊被輕鬆瓦解,便急忙向蒂安希道:「愛妃!快輔助朕!朕今日必要除掉這個妖不妖人不人的東西!」
 
  「可是,那位大人是……」蒂安希明顯很畏懼奧伯龍,遲遲不肯發動招式,直到被鴨嘴炎龍大吼一聲:「連妳也要背叛朕嗎?」蒂安希才一臉不情願地高舉雙手,將空氣中的沙塵碎屑凝聚成一顆顆石塊,使出「原始之力」,將石塊砸向一臉輕鬆的奧伯龍。
 
  鴨嘴炎獸趁著奧伯龍的目光放在石塊上時,使出「蓄能焰襲」,他腳踩著火團加速飛奔到奧伯龍面前,打算使出「爆裂拳」重創奧伯龍!
 
  就在鴨嘴炎獸那飽含著爆裂能量的攻擊即將得手之際,奧伯龍冷笑一聲,他的權杖立時就綻放出耀眼的粉色光輝!
 
  權杖此時所釋放的粉色光輝,和先前閃電鳥、「迅雷時間」以及彤炎對付敵人的光是一樣的,都具有神秘的震懾能力,使得被光輝照耀到的鴨嘴炎獸和蒂安希皆感到無比畏懼!別說是繼續攻擊了,他們此時連站都站不穩,紛紛跌坐在地無法動彈。
 
  鴨嘴炎獸恨恨地看著身處強光之中,猶如一座高山般充滿壓迫感的奧伯龍,他不甘心地大吼:「朕不服!那是屬於朕的東西!朕的力量!這是朕受苦這麼多年應得的!」
 
  「汝的東西?」奧伯龍露出困惑的神情說:「曾經的人類之王-金格,汝倒是說說看,這裡有什麼東西是屬於汝的?」
 
  奧伯龍的提問,令被稱作金格的鴨嘴炎獸覺得是明知故問!他雖氣憤難耐,但卻拿對方沒辦法,只能像是為了出口氣、又或是為了討公道般,大吼:「都是朕的!那座恐怖之城,是那個謀逆的銀格所建,這是銀格欠朕的!所以就該是朕的東西!」
 
  蒂安希雖畏懼奧伯龍,但他仍是鼓起勇氣,於此時幫腔道:「是呀!銀格是金格大王的弟弟,他當年謀奪了金格大王的王位,這是他欠金格大王的,所以作為補償,由金格大王繼承恐怖之城是理所當然的!還請您……能夠講講道理。」
 
  「講道理?孤何時不講道理了?哼!」奧伯龍冷笑一聲道:「被汝等稱作恐怖之城的東西,不過就只是強行包裹幻妖之界的外殼,在幻妖之界甦醒後,早就已經因為承受不了幻妖之界的力量而毀滅了。汝等所聲稱的遺產,也就是那座恐怖之城,早已經不存在了!還不能接受現實嗎?」
 
  儘管知道奧伯龍說的是事實,但鴨嘴炎獸仍是不死心地道:「既然你不反對恐怖之城是朕的所有物,那曾為恐怖之城核心的幻妖之界……這個被恐怖之城孕育出來的世界,就該是屬於朕的!」
 
  聽了金格的話後,奧伯龍先是露出驚訝的神情,然後哈哈大笑道:「哈哈!這個世界是由那座城孕育而生?還真是有趣的說法!看來人類不僅扭曲孤的力量,連歷史也跟著扭曲了呀!哈哈哈!真是可笑呀!」
 
  看到奧伯龍笑的如此猖狂、如此自信,金格愣住了,並心想,難道自己所知的是錯誤的?難道自己先前所得到的關於恐怖之城資訊是錯誤的?
 
  金格看向蒂安希,用眼神詢問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蒂安希一臉無辜地說:「臣妾所知的也和大王您說的差不多呀!銀格當年派人拷問彩虹村的倖存者,得知他們的力量來自於神廟中一顆不可思議的圓石,後來,王家的研究人員把那顆充滿能量的圓石作為恐怖之城的核心。在那個時代,沒聽說過什麼幻妖之界,所以這個世界……不就是這些年在恐怖之城的核心裡孕育出來的新世界嗎?」
 
  「錯了!錯得離譜!」奧伯龍搖頭道:「這個幻妖之界,在遠古時期就已存在。後來,因為一些原因,孤封閉了這個世界並進入接近沉睡的狀態,使這個世界從外側看起來就像是一顆充滿力量的圓石。而汝等的族人,趁著孤無法行動的期間,屠殺受孤庇佑的子民,擅自吸取幻妖之界的力量供恐怖之城使用!既然汝主張自己是恐怖之城的正統繼承者,那這一切罪責,也應當由汝承擔!孤說的可有道理?」
 
  奧伯龍在說話的同時,也不斷地加強光輝中的威壓,使金格與蒂安希已完全抬不起頭直視奧伯龍。
 
  金格的心中悔恨無比,要比力量比不過,要說理也說不過,那他不辭辛勞千里迢迢來淌這渾水幹嘛?不是找罪受,自取其辱嗎?
 
  「承擔罪孽的人類之王呀!孤現在給汝兩條路選擇,一是以死償還罪責,另一條路是……成為孤的部下,在這個世界償還汝的罪孽!」
 
 
-------------------------------------------------------------------------
 
 
  在某處曠野中,瑞德與「迅雷時間」正進行一場激烈的寶可夢對戰!而跨越黑洞來到曠野的奧伯龍掛著笑容欣賞這場戰鬥。
 
  奧伯龍現在的心情很不錯,因為他又成功地為幻妖之界招募到新血,但還是不夠,為了達成他的目的,為了完成某個計劃,他必須盡可能地充實幻妖之界的力量。
 
  「這孩子不錯!是個好苗子!」看著瑞德沉著冷靜地指揮寶可夢進攻,奧伯龍露先是露出了讚賞的神情,然後又語帶惋惜地說:「可惜了,被那傢伙捷足先登了。帝劍……帝王的劍……好一陣子不見,已經自封為帝王了呀?別忘了,『屬性環界』可不是只屬於你的喔!」
 
  在奧伯龍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語時,瑞德與「迅雷時間」除了指揮寶可夢戰鬥外,彼此也展開了真人格鬥
 
  鮮紅色的利爪從瑞德的戒指中「長」出,而「迅雷時間」不甘示弱,亦拔出了閃耀著粉色光輝的長劍!兩人操控著各自的武器打了起來,紅爪靈活、粉劍沉穩,各有各的攻擊套路及優勢,短時間內難分高下。
 
  當戰況陷入膠著時,一個黑洞在奧伯龍身邊敞開,小皮(皮可西)從中走了出來,並恭敬地對著奧伯龍鞠了一恭。
 
  「怎麼樣?那兩個傢伙答應了嗎?」奧伯龍一面欣賞曠野上的戰鬥,一面向身旁的小皮問道。
 
  「這……這個……碧水和克羅都同意出力幫忙啟動術式,但是,他們都不願意離開小小雷,不願意成為幻妖之界的一分子……那個……」小皮擔心這樣的結果會令奧伯龍不喜,所以報告起來是吞吞吐吐的。
 
  奧伯龍感受到小皮的擔憂,於是他揮了揮手說:「意料中的結果。也罷!這次的問題解決以後,大家橋歸橋路歸路。」
 
  奧伯龍的回應,令小皮感到又驚又喜,她本以為奧伯龍會很生氣,會親自去教訓不願歸順的傢伙,沒想到竟然那麼輕易就放手了!
 
  小皮問:「大人,您真的願意……讓他們之後就這樣離開?」
 
  奧伯龍嘆了口氣說:「現在正是需要人手之際,如此優秀的傢伙,孤也不想放過。但是,孤不得不放手,否則汝的那個小小雷不會放過孤!只怕會把這裡掀翻了也要救回夥伴!孤說的沒錯吧!」
 
  「這……以小小雷重視同伴的個性,確實是有可能會這麼做,不過……」小皮本來想說,以您的力量,難道會拿小小雷沒辦法嗎?但她又覺得這麼說可能會害到小小雷,便索性不往下說了。
 
  小皮以為將話藏心裡不說就行了,殊不知,她的想法都被奧伯龍掌握的一清二楚。
 
  奧伯龍面露苦笑道:「很多事情,妳還沒能明白透徹呢!對孤來說,那個小小雷的棘手程度可不亞於那個布拉德呢!」
 
 
------------------------------------------------------------------------
 
 
  「汝等想好了嗎?」穿過黑洞來到一處沙漠的奧伯龍,對著在綠洲休憩的默丹與哈烏道。
 
  「你覺得呢?」默丹沒有直接回應奧伯龍的提問,而是看向哈烏問道。
 
  哈烏點了點頭,在手機上寫下:「沒意見,聽默丹叔的!」然後面露傻笑陷入沉思。
 
  哈烏還沉醉於剛才所經歷的戰鬥,那樣的大場面!那樣的激情與熱血!使他至今仍沉醉其中無法自拔!所以其他的事情都被他拋到腦後,全權交給默丹決定。
 
  默丹掛起如耿鬼般的邪笑說:「只是要我們出力幫忙趕走壞傢伙,而且和我們來此的目的不衝突,這當然是沒問題!只是……要我們幫忙,你是不是也該拿出點誠意呀?此地的神明大人呦!」
 
  默丹的話,令奧伯龍皺起眉頭,他早就知道這個人不好對付,但他此時又正值用人之際,多一份力量就多一分保障和成功的機率,所以他只能耐著性子問::「汝等想要什麼樣的誠意?」
 
  「嘛!我們也不是不知好歹的刁民,我們有兩個人,能為您貢獻兩分力,那提出兩個要求不為過吧!」默丹一臉壞笑道。
 
  「乍聽之下合理,說說看,汝等有什麼要求?」奧伯龍從先前「迅雷時間」反饋的資訊判斷,知道眼前這傢伙是個精明的人類,所以他語帶保留,沒有直接爽快地答應要求,以免落入陷阱。
 
  「我想知曉一些事情,好明白我們那麼辛苦賣力是為了什麼,我還想要一個承諾,好讓我們可以放心為您辦事。這兩項要求應該不過分吧!」默丹試探性地問道。
 
  默丹的要求,聽起來似乎沒什麼不妥,至少沒有天馬行空地要求一些不可能的事,這讓奧伯龍稍稍鬆了口氣,不過他仍不敢掉以輕心,他小心翼翼地追問道:「汝想知道什麼事情?想要什麼承諾?說得具體一些?讓孤考慮看看!」
 
  「不愧是神明大人,就知道您很大器的!」默丹先禮後兵,將奧伯龍讚揚了一番後,才說出他的要求:「您搞出那麼多整人鬧心還困住人的幻覺,應該不是為了好玩吧?您是出於什麼目的做這些事情呢?這就是我想知道的事情。」
 
  「就這樣?」奧伯龍有些驚訝,他本以為這個人類會打破砂鍋問到底,要他將自己的身分底細都交代清楚,沒想到只是要說明這樣程度的事。
 
  「嘿嘿!就這樣!」默丹笑著表示自己也不想知道太多。
 
  默丹深知一個道理,有時候知道的太多不見得是好事,更何況,他對奧伯龍的真正身分也不是那麼感興趣,他只是要確認奧伯龍所作所為的目的,藉此判斷奧伯龍的善惡,這樣就足夠了。
 
  「那汝想要孤給出什麼承諾?」奧伯龍不想在之後陷入被動的局面,所以即使他心裡已同意默丹的第一個要求,卻也不打算馬上執行,他決定先搞清楚默丹所有的要求內容,再決定要怎麼做。
 
  「您還真是謹慎小心呀!就說我們不是什麼刁民嘛!」讀出奧伯龍小心思的默丹苦笑了一下,然後說:「在我們完成您要求的事情後,請您讓我們一行人還有雷卡小哥可以平安無事地離開這裡,不得用任何直接或間接的方式阻撓我們。我們一行人,指的就是我們兩個和瑞德小哥以及……」默丹說到這裡猶豫了一下,然後才續道:「還有那個戴著面具,自稱島神使者的小子!這就是我希望您給的承諾內容。」
 
  儘管默丹不喜歡那個搶走雷卡功勞的島神使者,但想到他畢竟是一同來此的同伴,若把他丟下,後續可能還會有其他麻煩,所以還是無奈地將他加入承諾的內容中。
 
  在默丹說完要求後,奧伯龍用著如粉色玉石的雙瞳注視著默丹,一臉嚴肅地說:「這就是汝所有的要求?沒有其他附帶的陰謀詭計?」
 
  「神明大人想多了!我哪敢算計神明大人!這就是我的全部要求,還請神明大人同意!」
 
  默丹雖然長著一張看起來就不懷好意的臉,但透過眼神交會,奧伯龍認為默丹並沒有說謊,於是他點了點頭,說:「知足且懂得適可而止的人類,孤喜歡!可惜,汝未達標準,波長也與孤不契合,否則還真想收了汝當部下。」
 
  奧伯龍饒富興致地看著默丹,心想,怪不得「迅雷時間」先前會對這人類手下留情,這傢伙確實有某種吸引人的特質。
 
  見奧伯龍怪異地看著自己,默丹渾身不自在地問:「那個……神明大人?您同意我的兩個小小要求嗎?」
 
  「允!」奧伯龍給予肯定的答覆,然後就開始說明創造出那些幻界的目的。
 
  奧伯龍表示,他需要人手來幫忙打理逐漸擴大的幻妖之界,而那些幻界不僅有著抵禦外敵、拖慢外來者腳步的功能,同時也在對外來者進行測試與篩選!
 
  奧伯龍想要擁有堅強心靈、能抗拒誘惑、直視自身內心弱點的部下,而充滿誘惑、能滿足當事者心願的幻界,可以為奧伯龍篩選出合適的部下。
 
  「能夠自主破解幻界,波長又與孤不會過於相斥的傢伙,就能入孤的眼。至於汝等……由於是靠外力保護才得以破解幻界,所以未達標準,孤看不上眼!」奧伯龍又補充道。
 
  默丹知道若沒有「島神的庇護」,他肯定無法從那美好的幻覺中脫離,所以他也不反駁奧伯龍的評判,只是點頭稱是,並說道:「能夠被神明大人看上的,想必都是百裡挑一、非常優秀的傢伙。只是,不知道那些無法自己破解幻覺的傢伙們最後會怎麼樣?」
 
  默丹巧妙地將額外的提問夾藏在讚美中,試圖提高對方願意回應的機率。而默丹的目的達到了!受到讚美的奧伯龍並沒多想,就回應道:「夢終有甦醒的一天,等幻妖之界穩定下來後,孤打算解除所有幻界,之後那些沒有威脅的傢伙要走要留,孤不在意。」
 
  在了解奧伯龍的目的及後續的處置方式後,默丹鬆了口氣,他心想,這傢伙看來不是什麼惡神,至少比阿羅拉那群整天搞怪、還偷偷掉包島神使者的島神們要好多了!至於奧伯龍是否有說謊的可能,默丹覺得可能性不大,因為以奧伯龍的本事,強迫他們去做事其實是很簡單的,但奧伯龍卻肯耐著性子說明一切,這足以表示奧伯龍是真心想要合作的。
 
  「等事成之後,孤會兌現承諾,讓汝等一行離開。孤說話算話。現在,汝等同意合作了吧!」
 
  「當然當然!只要神明大人願意兌現承諾,我們當然會盡力配合的!」
 
  「既然如此,汝等就先在此養精蓄銳,等時機到了,孤會通知汝等的。」
 
 
-------------------------------------------------------------------
 
 
  奧伯龍再次回到了聳立著粉色石碑的山坡,他似笑非笑地走到熾身後,用著得意的口吻道:「小狐狸,搗弄了那麼久,也該認輸了吧!汝是解不開……」奧伯龍的話還沒說完,一名有著黑色長髮的女子虛影突然就顯現在石碑前方。
 
  「誰說我解不開?這不就是成果嗎?哼哼!叫你小瞧本大狐!」熾一臉得意的說。
 
  「這……怎麼會這樣?難道汝也是石碑的……等等!不對!這影像……她為什麼遲遲沒有開口說出資訊?哼哼!孤知道了!這不是石碑投射出來的影像,是汝搞出來吧!汝根本沒解開機關!」
 
  奧伯龍此時揮動權杖,一陣強風就將石碑前的人影吹散,而熾此時面露痛苦的神情。
 
  奧伯龍說的沒錯,剛才的影像,其實是熾用超能力顯現出來的,所以當奧伯龍強行將影像吹散時,熾的精神也受到一些衝擊。
 
  熾沒好氣地說:「誰說我沒解開機關?我就是解開了部分的機關,才能在石碑內看到這名女子的影像,才能投射出來給你看呀!」
 
  「說得好聽!汝應該是用了什麼邪門歪道入侵進去,碰巧看到一些影像吧!這場賭注,是汝輸了!」
 
  「是你輸了才對!」熾狡辯道:「你我之間的賭約,只在於解開石碑的機關,卻沒限定是部分還是全部!既然我能入侵石碑,就代表我解開了一部分的機關,自然算是我勝!」
 
  「汝……汝這是詭辯!」
 
  「詭辯又如何?總之是我勝了!你要依照約定,將這石碑的事情如實招來!」
 
  奧伯龍真是後悔不已,他本是打算下套對付熾,所以故意提出了一個沒有損失又不可能達成的難題-「若能解開石碑的機關,就說明石碑的事情」。
 
  奧伯龍一來是認為熾不可能解開石碑的機關,另一方面,如果熾真的有能力解開石碑的機關,那代表熾也是被石碑接受的存在,石碑本就會將包括來歷在內的訊息傳達給熾。所以對奧伯龍來說,是一點損失也沒有。
 
  奧伯龍萬萬沒想到,熾給出的是第三種結果,既沒有解開石碑,卻又贏了賭約,這代表奧伯龍得要將石碑的資訊分享給一個不被石碑接受的傢伙!這將會為他的計畫增添不必要的風險!
 
  面對陰險狡詐的熾,奧伯龍決定也要來玩一次詭辯,他冷冷地說:「照汝的說法,我們打賭時也沒刻意強調我得交代石碑全部的資訊。既然汝主張解開部分的機關就算贏了賭約,那孤也主張交代部分的資訊就算是實現賭約!這很公平吧!」
 
  奧伯龍本想藉此激熾重新和他擬定賭約,再次挑戰解開石碑機關,卻沒想到熾一副無所謂地說:「一部分就一部分吧!對於這石碑,我就只提一個問題,很合理吧!」
 
  熾沒上套,這讓奧伯龍有些心慌,他試探性地問:「等等!汝不想知道這塊石碑的所有事情嗎?既然汝能入侵進去,說不定再努力一下就可以完全解開喔!」
 
  奧伯龍拋出一個餌,但熾卻沒去咬,他眨眨眼說:「或許吧!但我沒那個心情了!」
 
  「為什麼?」奧伯龍不明白了,之前熾對這塊石碑明明就十分有興趣,死纏爛打地要他交代這塊石碑的事,怎麼現在卻一點興趣也沒有了?這也太善變了吧!
 
  熾看了看一臉困惑的奧伯龍,又看了看眼前這高聳的石碑,他嘆氣道:「我有自知之明,這不是我該碰觸的東西。先前的入侵過程讓我深刻體會到這點!別看我這樣,好歹我也算是死過一次了,對於生死也算是有些心得了!所以我很清楚,要是我再深入去探究這東西,會死的!」
 
  聽了熾的話後,奧伯龍笑了!他開心地說:「孤喜歡有自知之明的傢伙!孤有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汝若跟了孤,孤可以告訴汝石碑的秘密,而汝又不用死,這不是皆大歡喜?」
 
  「不要再廢話了!就說我沒那個心情了!別再打本大狐的主意,回答我的問題!我在石碑內側看到的那個女人是誰?」熾不耐煩地吼道。
 
  「哪個女人?」
 
  「少裝蒜!就是我剛才用超能力投影出來的那女人!」
 
  「既然汝對石碑已無興趣,又何必管那女人是誰?除非,汝對那石碑依舊有興趣!那汝最好再考慮一下孤的提議……」奧伯龍依舊不死心地想拉攏熾,但卻被熾一口回絕道:「別再肖想本大狐了!我只是想知道那女人的事!我可能見過那女人……」
 
  「那是不可能的事!汝知道這石碑有多古老嗎?比孤的年紀都還要大!汝怎麼可能見過它的創造者?」
 
  「那女人這石碑的創造者?這……怎麼可能?那丫頭哪有那麼大年紀?更不可能有那樣的能耐呀!」熾難以置信地驚叫道。
 
  奧伯龍聳了聳肩,說:「孤不知道汝把她錯認為誰,關於那女人,她自稱暮,自稱是這塊石碑的創造者,而根據石碑內的種種資訊判斷,她已經回歸虛無很長一段時間了!既然我的力量能對汝生效,那汝就不應該見過她!」
 
  熾從奧伯龍的話語中聽出一些疑點,於是他急問:「什麼意思?為什麼畏懼你的力量就不應該見過她?你們之間是什麼關係?」
 
  奧伯龍搖了搖頭,說:「既然汝不知道,就代表這不是汝該知道的事!汝若執意要追尋真相,就來孤這邊吧!除非……汝不愛惜生命!」奧伯龍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然後意念一動,一道黑洞就在他身後敞開。
 
  在踏入黑洞前,奧伯龍說道:「根據先前的協議,不論這次的勝負,汝都將出力助孤解決那個隱患。等時機到了孤會通知汝的,汝就利用這個時間好好養精蓄銳,或是……再思考思考孤的提議。」奧伯龍說完後,就進入黑洞,留下充滿困惑卻又搞不清楚問題關鍵,咬牙切齒的熾!
 
 
-------------------------------------------------------------
附錄:下回預告
 
 
本回算是過渡回,把該填的坑填一填,該埋的伏筆埋一埋,
為接下來即將到來的暴風雨(超展開?)做準備。
 
幻妖之界篇的最後高潮即將到來,接下來幾話的進度會比較快,
準備要一口氣直奔終點啦!
 
下回  創造與破壞‧理解
 
阿羅拉觀光團的最後兩名成員終於趕上末班車!(多少爭取到一些戲份了!)
向來面攤的布拉德為什麼又是怒吼又是狂笑?(遇到什麼好事了嗎?)
為了守護重要之人,雷卡將付出什麼樣的代價?(等價交換?)
一個不可逆的結果,正開始進行……(不能走回頭路了!)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1676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