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3
GP 15k

RE:【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第638章 追尋真相的火與紅)

樓主 衝浪的寶石海星 starmie
GP8 BP-
  在波尼島的終結洞窟裡,被哲爾尼亞斯奪走大部分力量的卡璞‧蝶蝶吃力地起身,並張開雙手試圖從大氣中吸取飄散的生命之力來恢復力量,但就在回復的過程中,卡璞‧蝶蝶感應到有人闖入終結洞窟!
 
  卡璞‧蝶蝶本欲消耗所剩無幾的力量強行讓洞內通道崩塌,好拖延入侵者的腳步,但就在他要出手之際,他感應到其中一位入侵者身上攜帶著經過他加持的Z純晶。
 
  由於只有阿卡拉島的隊長和島嶼女王才會持有卡璞‧蝶蝶親自加持過的Z純晶,而卡璞‧蝶蝶亦自信地認為他的「僕奴」(隊長和島嶼女王)不會弱到被人搶走Z純晶,也就是說,入侵者是自己人!於是卡璞‧蝶蝶停止出手,並掩飾自己虛弱無比的狀態,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氣模樣,等待信仰他的「僕奴」們到來。
 
  卡璞‧蝶蝶正是因為自覺遭到偷襲且被奪走力量一事太過丟臉,所以他才故意裝出無事的模樣。至於倒了一地的其他島神和基格爾德,他已想好了說詞,就說他們身子太虛,才打開一下空間通道就虛弱地昏厥過去,而自己比他們強太多了,所以一點影響都沒有!
 
  卡璞‧蝶蝶認為自己的說法可以輕鬆地蒙騙信仰他的「僕奴」,完美地掩飾自己的失敗,並大大提升自己在眾島神間的地位,可謂一舉兩得!就在卡璞‧蝶蝶滿心覺得自己怎麼那麼聰明時,出乎他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一個人影,此時從通道中走出並飛衝到卡璞‧蝶蝶面前,但那個人不僅沒有「僕奴」該有的恭敬態度,反而一臉怒氣沖沖,擺明就是來尋仇的!除此之外,那個人也沒有說出什麼「僕奴」該說的敬畏恭謙話語,反而像是要吵架般,劈頭就罵道:「終於給老娘找到你了!你這個可惡的粉紅島神!」
 
 
第638章  追尋真相的火與紅
 
 
  寶可夢保育家-小南與背著木弦琴的皮丘-小弦,為了尋找雷公口中那個還活著的夥伴-夏也,千里迢迢從歐林匹亞地區趕到阿羅拉地區。而當他們抵達抵達阿羅拉地區後,正巧被捲入了一場衝突中。
 
  在那場衝突中,小南意外地從一名殺氣騰騰的瘋女人口中得知原本被認定為死亡的保育家前輩-雷源初竟然變成一隻路卡利歐,這讓小南感到難以置信!而接下來更令小南驚訝的是,被瘋女人認定為雷源初的那隻路卡利歐,後來竟然變成另一隻有著潔白身軀與紫色大尾,猶如科幻電影中外星人的寶可夢,並以蠻橫的力量擊殺了瘋女人的長毛狗並趕跑了瘋女人!
 
  已死的前輩不但沒死,還變成了不知道是路卡利歐還是外星人的寶可夢?天底下有這種事?就在小南想上前確認真相時,另一個粉紅色的生物卻突然出現,並將當時因力竭而昏過去的「外星人」寶可夢給帶走。
 
  當時同樣在場目睹一切的藍髮女孩-水蓮向小南說明,那個突然亂入的粉紅色生物是阿卡拉的島神-卡璞‧蝶蝶,並安慰小南放心,島神應該是想幫忙治療那個「外星人」寶可夢。
 
  為了確認那個「外星人」寶可夢的身分,小南與水蓮一同去拜訪島神,但卻因一言不合,得罪了島神,導致小南與小弦被島神用超能力拍飛,然後降落在大海中的一座孤島上。
 
  似乎是受到降落時的衝擊影響,小南的捕獵遊標故障了,使她不僅無法捕獵寶可夢渡海,也無法和外界聯繫,導致她和小弦一同被困在那座孤島上。所幸,那座島上不只有他們倆,還有其他生活在島上的寶可夢以及一名戴著草帽、身穿破爛衣衫、猶如電影中海難漂流者的金髮中年壯漢。
 
  那名壯漢自稱莫恩,並表示這座孤島叫做「寶可度假地」,是寶可夢們的世外桃源。
 
  莫恩邀請小南一同加入打造美好度假地的行列,但小南急著想返回阿卡拉島弄清楚真相,哪有時間耗在孤島上打造什麼美好度假地,於是她想都不想就拒絕莫恩的請求。
 
  沒有獨自渡海能力又無法捕獵寶可夢的小南,四處尋找願意幫忙的寶可夢,但卻四處碰壁,她根本找不到願意幫助她渡海的寶可夢!
 
  小南曾想過要用幻光體的力量來逼迫寶可夢幫忙,但她的理智告訴自己這麼做不妥當,要是受到脅迫的寶可夢在半路起了反抗之心,將她丟包到大海中,那狀況將會更糟!
 
  儘管小南和小弦耐著性子請求島上的寶可夢幫忙,但那些寶可夢不想遠離這舒適的「寶可度假地」,更不願幫助來路不明的陌生人,在無計可施之下,小南最後還是只得向莫恩求助,因為莫恩看起來頗受當地寶可夢愛戴。
 
  聽了小南的困擾後,莫恩表示願意幫忙向寶可夢協調,但卻提出要小南幫忙出力建設此地的條件,他還告訴小南,想要讓此地的寶可夢心甘情願地相助,最好的辦法就是付出
 
  「妳要讓寶可夢看見妳的付出、妳的努力,讓他們把妳當成自己人,這樣他們才會願意幫妳呀!」莫恩語重心長地說。
 
  由於小南已沒有其他合適的辦法,所以只得同意莫恩的提議,著手幫忙建設「寶可度假地」。
 
  時光飛逝,很快地,一個多月的時光過去了。在小南、小弦以及炎帝幻光體的協助下,「寶可度假地」增加了很多設施,像是訓練場、溫泉、果園……之類的,而小南的付出,也讓島上的寶可夢們開始親近她,也願意載她渡海前往阿卡拉島。
 
  於是,在建設工作告一段落後,小南與小弦便與莫恩告別,在幾隻寶可夢的協助下,渡海返回阿卡拉島。
 
 
---------------------------------------------------
 
 
  在返回文明的世界後,小南便脫去島上那猶如女泰山般的野性打扮,穿回原本小心翼翼收藏著的保育家服飾,然後繼續她的追尋真相之旅。
 
  有鑑於上次被島神粗暴地趕走,小南認為島神是個壞脾氣的傢伙,和那種傢伙打探消息只怕是浪費時間,所以她決定向其他人打聽一下狀況。不過她在阿卡拉島人生地不熟的,該向誰打聽情況呢?
 
  當小南感到為難時,小弦靈光一閃,想到一個好主意,他道:「我們去問問上次那個藍色頭髮的女生好了,感覺她脾氣比較好,而且她似乎也認識小也,應該比較好說話才對!」
 
  小弦向附近的幾隻寶可夢打聽狀況,得知藍髮少女隊長-水蓮平時會出現在潺潺之丘的情報,於是小南與小弦便前往潺潺之丘,並在那裡遇見剛結束一場考驗的水蓮。
 
  在水蓮的說明下,小南得知那個「外星人」生物後來成為島神使者,並促使了兩個阿羅拉的結合,好像還幫忙瓦解邪惡集團的陰謀,做了很多豐功偉業,現在是阿羅拉地區當紅的人物。
 
  水蓮板著一張臭臉對小南說:「那位使者已經說了,他不是夏也,也不是什麼其他的人,就只是一隻路卡利歐,一隻獲得島神恩寵,擁有不可思議變身之力,現在變成人類的傢伙而已,他應該也不是妳在找的人,妳不用在他身上多費心思了!」
 
  一想到島神使者,水蓮心中就有怨!那傢伙偽裝成夏也,把自己騙得團團轉!所以,當島神使者親口說出真相後,水蓮就氣得不再和他說話了,甚至水蓮還剪了一搓頭髮丟在熟睡的島神使者面前,代表兩人就此絕交、恩斷義絕!
 
  水蓮在夏也的事情上,已經遭受了太多次的波折,又是希望!又是等待!又是打擊!又是期望落空!這種種波折已令水蓮感到身心俱疲,所以她不想再管這件事了!也不想再去多做查證了!
 
  但小南哪知道水蓮的心境轉折過程,她在聽了水蓮的陳述後,想都不想就道:「那傢伙說什麼妳就信什麼呀?他既然可以騙妳一次,那就有可能騙第二次、第三次呀!」
 
  小南的回應粗暴簡單,卻言之有理,令水蓮愣了一下,心中又燃起了一絲絲希望,不過,她很快又親手掐滅那希望之火,賭氣般說道:「那又怎麼樣?我不想管他是誰了啦!那種滿口謊言的傢伙……我不想理他了啦!」
 
  「嗯?等等!妳在生什麼氣呀?」小南難以理解水蓮的心情,粗線條地問。
 
  水蓮沒好氣地說:「那傢伙一直騙人!搞得我都不知道他的話到底能不能信了!我當然生氣呀!妳難道就不氣嗎?」
 
  「嗯……這個嘛……」小南說著說著,突然就笑了起來,笑容間還流露出幸福的模樣,令水蓮看傻了眼,心想,難道這人就喜歡被騙?天底下有這種人?
 
  小南自顧自地笑了一陣子後,才說:「對我來說,那個人騙我固然是不好,但是,只要他還活著,就是天大的好事呀!是非常值得開心的事情呀!不管是雷源前輩還是夏也,只要他們還活著,就算他們編造了天大的謊言來騙我,也是沒關係的!而且,我相信他們應該是有什麼苦衷的!他們兩個都是能為了守護他人而犧牲自己的保育家,不會平白無辜去編造謊言的!」
 
  水蓮睜大了眼,愣愣地望著眼前的小南,她覺得此刻的小南光彩奪目,彷彿自帶光輝特效般聖潔,相較之下,自己的心胸似乎狹窄了些!明明就曾考慮過島神使者的自白也是謊言的可能性,卻賭氣般放棄一切,主動與他斷絕關係,斷絕了所有的希望!只是一味地把自己當成是最可憐的受害者,從沒去考慮過對方可能有什麼苦衷!這樣的自己……實在還是太不成熟了!
 
  水蓮慚愧地低下頭,說:「小南……妳……真厲害呀!真是堅強!」
 
  「堅強?」小南似乎沒想到水蓮會這麼形容自己,她露出苦笑道:「妳太抬舉我了啦!雷源前輩的死訊傳開時,我都不知道哭了多少天!而當夏也孤身去對抗那什麼怪城堡而下落不明時,我都難過到好幾天沒睡!我一點也不堅強!我只是一個……希望他們能平安歸來,卻又無力為他們做什麼的弱女子而已。」
 
  小南的話語,給水蓮一種親切感,讓水蓮明白小南跟過去那個尚未放棄希望的自己一樣,都在等待……等待一個結果!尋求一個真相!
 
  水蓮是已經半途放棄了,但小南還沒放棄!儘管島神使者已被謊言的濃霧給籠罩,但小南還是不放棄地想得到一個結果!對於堅持至今的小南,水蓮想幫她一把,更想看看這條當初自己沒能堅持下去的道路究竟會通向什麼樣的結果!
 
  水蓮抬起頭,拭去眼角的淚光,一臉堅定地對小南說:「讓我幫妳吧!這次,一定要弄清真相!」
 
 
----------------------------------------------------------------------------
 
 
  在水蓮的帶領下,小南與小弦來到了島神使者目前的居所,不過卻撲了個空,島神使者並不在,而外頭守衛表示並未看到島神使者出門,這讓水蓮感到不解,於是又帶著小南與小弦去找島嶼女王-麗姿詢問。
 
  「島神使者不見了?嗯……大概是被島神抓去哪裡辦事了吧!」麗姿推測道。
 
  「所以他們在生命遺跡那裡嗎?」水蓮又問道
 
  「我想應該也不在那裡。島神最近很少回生命遺跡,我經常聽到他在念叨終結洞窟裡的什麼東西快要完成了,我猜他可能是帶島神使者去那裡辦什麼事情了吧!」麗姿回應道。
 
  因為麗姿的一番話,水蓮一行便決定前往波尼島的終結洞窟一探究竟。而在如迷宮般的洞窟內晃了好一陣子後,總算是讓他們遇見卡璞‧蝶蝶了!
 
  一看見卡璞‧蝶蝶,小南就一肚子火!要不是他的阻撓,島神使者的身分真相早就揭曉了!要不是他搞怪,自己又怎會在「寶可度假地」受罪!於是她氣呼呼衝上前,指著卡璞‧蝶蝶罵道:「終於給老娘找到你了!你這個可惡的粉紅島神!」
 
  在口出惡言的同時,小南舞動手指刻劃炎之刻印,召喚出炎帝幻光體,打算先把卡璞‧蝶蝶制服住,以免他又像上次那樣打自己給彈飛!
 
  看到小南召喚出被一團火焰包覆的寶可夢欲對卡璞‧蝶蝶動武,一同前來的水蓮急喊道:「冷靜呀!不可以對島神無禮呀!」
 
  水蓮是擔心小南會像上次那樣觸怒島神而被彈飛才出聲勸告的,但小南卻是擔心不先出手就會被打飛,於是她回了句:「不對他無禮我就完蛋了!看招!」
 
  小南手指一彈,幻光體便張嘴噴射出熊熊烈焰!水蓮見勸阻無效,急忙喚出滴珠霸施展「水流裂破」抵銷火焰攻擊,然後她飛奔至卡璞‧蝶蝶身前,有充當肉盾的意思。
 
  見水蓮出手阻撓,小南氣憤地說:「妳不是說要幫我?就是這麼幫的呀!我敢打賭,那個島神使者之所以會謊言連篇,和他一定也脫不了關係!」
 
  小南的想法很簡單,島神使者是島神的部下,所以島神使者說謊就算不是島神授意,也必定是島神縱容,所以島神勢必得為這些謊言負起一部分責任。
 
  相較於小南,水蓮的心思就更複雜了!在聽見小南直指島神與謊言有關後,她想起島神使者從未在公眾場合脫下面具,在接受採訪時也堅決不透漏自己身分,而麗姿也曾交代過知曉使者身分的自己和瑪奧等人不得對外透漏使者的身分,還說是島神的旨意。這種種一切,似乎都和島神有關!如果,真如小南所說,那些謊言是有苦衷的,難道……罪魁禍首就是自己身後的島神?
 
  「老娘好不容易接近真相了!不能再一次被拍飛!讓開!」小南衝著擋在卡璞‧蝶蝶面前的水蓮大吼,但水蓮依舊沒有要讓開的意思,她只是環顧四周確認狀況,然後轉身看向卡璞‧蝶蝶。
 
  「島神大人,請問這是怎麼回事?」水蓮用著會被島民視為大不敬的眼神直盯著卡璞‧蝶蝶。
 
  若是在平時,「僕奴」敢用這種眼看自己,卡璞‧蝶蝶肯定會降下制裁的!但此一時彼一時,卡璞‧蝶蝶現在非常虛弱,光是維持著威嚴就已經夠累了,那有心力去計較「僕奴」的態度!於是他搬出先前想好的說詞,表示他與其他島神在進行開啟空間通道的實驗,但其他傢伙實在太沒用了,一下就支持不住了,只有自己最厲害,一點事都沒有!
 
  「喔?是這樣子呀!」水蓮用著懷疑的口吻回應道。若是在平時,這種態度肯定會被安上一個質疑島神大不敬的罪名,但此時虛弱的卡璞‧蝶蝶無心計較這些事,他說道:「隊長丫頭!快點把這無理的玩火丫頭給制服!省得吾看得煩心!」
 
  「有本事就來呀!老娘倒要看看是誰制服誰!」就在小南打算要動手時,水蓮突然轉身對小南眨了眨眼,然後就指示滴珠霸道:「使用泡沫……光線!」
 
  水蓮在說到「泡沫」時故意停頓了一下,才說「光線」,這是她與滴珠霸先前就講好的暗號。當遇到太弱的挑戰者時,為了顧全對方的面子而偷偷放水的暗號。表面上是要使用威力較強的「泡沫光線」,實則上使出的是較弱的「泡沫」招式,好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給挑戰者一些機會和信心
 
  滴珠霸明白水蓮的意思,便故意只使出「泡沫」招式,而威力弱小的「泡沫」根本就擋不住化作一團火球衝來的幻光體,泡沫群立刻被瓦解!而滴珠霸也被幻光體給撞飛!
 
  儘管滴珠霸的「水泡」特性使他沒受什麼傷,但了解水蓮心意的滴珠霸很識相地裝暈,假裝失去戰鬥能力。
 
  看到自己的寶可夢被打敗(其實是假裝的),水蓮露出氣急敗壞的模樣一面大叫:「不許妳對島神不敬!我跟妳拚了!」一面舉起粉嫩的小軟拳撲向小南。
 
  小南以為水蓮要來場真人格鬥,便舉起拳頭準備應戰,誰知,兩人的拳頭還沒來得及進行一場熱血的相撞,水蓮就一個重心不穩摔倒在地,然後發出非常痛苦的叫聲:「啊!啊!腳!我的腳!好痛呀!啊!啊!」
 
  聽水蓮叫得那麼悽慘,小南擔心水蓮是不是哪裡骨折了,便著急地蹲下身子要查看水蓮的情況,而就在小南的耳朵靠近水蓮的頭部時,水蓮悄聲道:「島神現在應該非常虛弱,要逼問什麼就趁現在!」然後就繼續放聲哀號,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喊自己的腳好痛。
 
  水蓮在演戲!在演一齣很誇張的戲!因為她察覺到了,島神此刻的態度……像是沒有直接出手驅逐小南、忍受自己無理的注視和懷疑的口吻……都顯示島神現在的狀態很不好!這是以武力逼問島神說出真相的最好時機!
 
  但這件事不能由水蓮來做!她可是阿卡拉島的隊長,而且她全家人都還住在阿卡拉島,為避免島神秋後算帳,她只能演一齣爛戲,並將逼問的工作交給小南。
 
  對於水蓮的用意,小南是一知半解,只覺得既然沒人阻撓,現在就是算帳的好機會了!於是她立刻站起身,指揮幻光體進攻。
 
  沒了水蓮的庇護,卡璞‧蝶蝶只得自己面對猶如一團火球的炎帝幻光體。若是在平時,他可能不會將幻光體放在眼裡,可如今的他虛弱無比,連用超能力轉移自身位置的力量都沒有,只能消極地用微弱的超能力抵擋幾次火焰攻勢,然後就虛弱地摔倒在地。
 
  全身乏力的卡璞‧蝶蝶已經累得快暈倒了,他再也裝不下去了!於是他趕忙雙手亂搖道:「等等!有話好好說!人家是熱愛和平的卡璞!大家有話好好說嘛!」
 
  「有話好好說?那上次是誰一言不合就把老娘打飛的呀?」小南此時板著臉孔,摩拳擦掌地問道。
 
  「那……那次是意外啦!是……起床氣!對!人家那時剛睡醒,脾氣比較不好嘛!這次不會了!」卡璞‧蝶蝶像個做錯事的小孩般,語氣弱弱地說。
 
  小南雙手抱胸,用著凶狠的眼神瞪視著卡璞‧蝶蝶,喝問道:「你說要談,可是你的島神使者就滿口謊言了!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跟他一樣滿口謊言?」
 
  「不會啦!人家是最誠實的島神!絕對不會說謊啦!」卡璞‧蝶蝶張著水汪汪大眼,猶如一名純真孩童般道。
 
  「是嗎?你最好記住你現在說的話!要是讓我察覺到有一絲謊言……」小南此時彈了一下手指,幻光體就發出如火山爆發的巨響聲,嚇得卡璞蝶蝶直發抖!
 
  小南露出堪比童話故事書中虎姑婆的邪惡恐怖表情說:「要是敢說謊,就把你做成烤肉串!聽懂了沒!」
 
  「聽……聽懂了!」卡璞‧蝶蝶全身顫抖地回道。
 
  這一天,失去大部分力量,虛弱無比的卡璞‧蝶蝶,想起了人類這種生物的可怕之處……
 
 
--------------------------------------------------------------------------------
 
 
  被強行吸入黑洞的瑞德,來到了一處佈滿粉色水晶的區域。
 
  粉色水晶時不時就照耀出耀眼的光輝,那種和彤炎手中的粉色扇子相似的光輝,令瑞德覺得既刺眼又煩躁!
 
  先前在濃霧中看見鳳的身影後,瑞德那努力維持平靜的心就開始動搖了!儘管他的理智告訴自己,鳳已經死了,那只不過是幻覺的一種,但他還是抱持著一絲希望,希望那是真的鳳!希望鳳其實只是詐死!只是為了躲避當年的紛爭而不得不假裝死亡!
 
  瑞德快步奔馳於佈滿水晶的道路上,他想找到出口,一個可以返回彤炎身邊的出口,他必須要弄清楚,剛才看到的鳳到底是真是假?彤炎和鳳又是什麼關係?
 
  但這個水晶區域一眼望去並無邊際,不知何處才是盡頭,更不知道何處才有出口。即使想派寶可夢出來幫忙,但寶可夢們一接觸到水晶照耀出的光輝,就像是看到什麼恐怖的東西般顫抖不已,迫使瑞德只能靠自己的雙腳去追尋出口、追尋真相。
 
  「一定有的!這個地方不可能沒有出入口!一定有的!冷靜!想想鳳的教誨,無論任何時刻,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冷靜,才能看清事物的本質!」在水晶區域繞了很長一段時間後,瑞德那躁動的心逐漸沉穩下來。他不再如無頭蒼蠅般狂奔,而是緩下腳步,靜靜地觀察周圍環境。
 
  猶如野花野草般長了滿地的粉色水晶,有大有小,形狀也不一樣。而瑞德發現,自己腳下這一大堆形狀相異的的水晶,卻有著同樣的發光間隔,而距離自己較遠的另一堆水晶卻有著更短的發光間隔。
 
  是什麼因素決定水晶的發光間隔時間呢?很明顯地,大小和形狀不是關鍵,那麼……難道是與某種東西的距離來決定的?像是區域中心、能量的匯聚點、或是……出入口?
 
  瑞德覺得自己似乎掌握到可能的關鍵了,於是他決定順著這條線索走。他以腳下這堆水晶為起點,然後觀察周遭其他水晶的發光間隔,並將發光間隔較短的水晶當作目標前進,抵達後再尋找發光間隔更短的水晶做為下一個目標。
 
  瑞德從發光間隔長的水晶為起點一路前進,從十分鐘發光一次的位置前進到每五分鐘發光一次的位置,再前進到每分鐘發光一次、每五十秒發光一次、每四十秒發光一次……如此前進下去,最後,給瑞德發現一根持續發光不停歇的水晶柱。
 
  站在那根猶如霓虹燈般的水晶柱旁向四周望去,瑞德已經能確定,此地所有的水晶都是以此柱為中心向外擴散發光!距離中心近的發光間隔短,越遠的發光間隔就越長!
 
  「你就是此處的關鍵嗎?你身上到底藏了什麼秘密?」瑞德大著膽子碰觸那根水晶柱,水晶柱瞬間綻放比原先還要強烈數十倍的刺眼光輝,使瑞德反射性地閉起眼睛。
 
  數秒後,光輝散去,當瑞德睜開眼時,赫然發現自己已身處一個被粉色濃霧壟罩,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
 
  一道身影此時顯現於瑞德的眼前,那身影用著莊嚴隆重,充滿威嚴的聲音道:「強韌的精神力!堅韌的意志力!以及冷靜的判斷力和迅速的行動力!儘管年輕,但確實足以擔任帝王的利劍。」
 
  「你是誰?」瑞德擺出備戰姿勢,而就在此時,一陣強風吹來,瑞德手上的戒指彷彿有自我意志般強行拉起瑞德的手,並釋放出紅色的光罩抵擋吹拂而來的強風!
 
  「這就是你能夠抵抗幻妖之界力量的原因吧!由帝王的身軀碎片打造成的信物,帝王之劍的證明,與孤有著同源之力的存在……」強風吹散濃霧,那道身影也顯現他的真實面貌。
 
  那是一名披著粉色長袍、手握一根特殊造型權杖,頭髮、眉毛甚至連瞳孔都是粉紅色、長著一張媲美白臉小生的俊美面貌,散發著猶如妖精般神秘又妖豔氣質的年輕人……
 
 
-------------------------------------------------------------------------
附錄:下回預告
 
 
休息了一段時間後,主角終於回歸了!
 
下回!創造與破壞‧告白
 
布拉德的目的與秘密即將揭曉?
而兩人的關係將發生急劇變化?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1676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