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3
GP 15k

RE:【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第635章 妖精王的光輝)

樓主 衝浪的寶石海星 starmie
GP7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雷源初行走於不斷降下雷擊的荒原,他每走幾步就回頭張望一下,表現出一副神經兮兮的模樣。
 
  並不是轟隆作響的雷聲讓雷源初變得如此神經質,也不是因為膽怯而想走回頭路,而是他一直感覺到有東西跟著他!
 
  雷源初的感覺並沒有錯!自從多邊獸Z強行喚醒雷源初的記憶,將雷源初從超夢與達克萊伊對決的幻界中拖出後(詳見 第632章 決戰惡夢之塔),他就一直尾隨著雷源初。只是每當雷源初回頭時,他就會用某種手段消失,使雷源初一直能感覺到多邊獸Z卻又看不見他。
 
  由於雷源初並沒有獲得「島神的庇護」,所以當他一抵達「幻妖之界」立時就中招深陷幻界,深陷在那個為了彌補過去沒能拯救良‧哈亞迪的遺憾所構成的幻界之中。
 
  對於自己輕易就中招,雷源初感到難為情,而對於從幻界中救了自己的多邊獸Z,雷源初是非常感激他的,但多邊獸Z連道謝的機會都不給雷源初,就這麼隱匿行蹤,這讓雷源初完全摸不著頭緒,並胡亂猜測難道這就是「為善不欲人知」或是「大恩不言謝」終極型態嗎?
 
  雷源初一面胡思亂想,一面漫無目的地走著,忽然間,一個鳥形的影子映照在地面上,雷源初抬頭一望,看見一隻金黃色、有著尖刺雙翼、尖銳鳥嘴、全身上下纏繞著電流的鳥形生物正懸浮於上空,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己。
 
  雷源初認得這種生物,他驚叫一聲:「閃電鳥!!」
 
 
第635章 妖精王的光輝
 
 
  雷源初對閃電鳥的印象很深刻,因為他在不久前……準確來說,是「夏化身」曾經用自己這副身軀與一隻被封印的閃電鳥會面,當時,這副身軀清楚地感受到閃電鳥的憤怒與狂暴,如今,看著上空的閃電鳥,「夏化身」當時的回憶又湧上心頭。
 
  雷源初記得當時那隻閃電鳥被妙姿強行收服,後來好像是交到鉗獵團手上給什麼恐怖之城使用了。(詳見第529~530章)
 
  先是被人類欺騙而被封印這麼多年,好不容易解封後又被人類強行拘捕,想必那隻閃電鳥現在是極度痛恨人類吧!如果眼前這隻閃電鳥就是當時那隻……
 
  雷源初心中才剛浮現不祥的預感,他就看見閃電鳥的雙翼上出現若隱若現的奇特紋路,和記憶中那隻閃電鳥的狀況一模一樣!也就是說……真的是怕什麼來什麼,這傢伙就是那時候的閃電鳥呀!
 
  雷源初在心裡哀號,自己怎麼就有這種進階版的「烏鴉嘴體質」呢?比一般要說出口才會成真的烏鴉嘴還恐怖!難道只是想想也不成嗎?還給不給人活路呀?這也太慘了吧!
 
  雷源初一臉苦惱的模樣,看在閃電鳥眼裡是蠻愉悅的,他確實就如雷源初所想的,是當時被妙姿捕獲的那隻閃電鳥,那隻對人類怨恨到極點,恨不得人類全都消失、內心被仇恨給籠罩的閃電鳥!
 
  眼前,正好有一個發洩怨氣的機會,而且這個人類看起來又很好欺負的模樣,這讓閃電鳥如何不愉悅呢?不過,他還是告訴自己,這裡是妖精王的地盤,他能像現在威風凜凜地重獲自由,也是托妖精王的福,所以該給的面子還是要給,就算是做做樣子也行!
 
  閃電鳥用著居高臨下的態度對身處下方的雷源初說:「人類,我奉妖精王的指示來鑑別外來者的意圖和本領,若對幻妖之界無惡意且本領尚可的,將有希望像我一樣成為幻妖之界的一份子。好啦!簡單來說,你只要能撐過我的攻擊,讓我認可你的本領,我就帶你去覲見妖精王,但要是撐不過,那就是本事不夠,死了也只能怨自己!」
 
  閃電鳥在發表完這份「免責聲明」後,就向下方釋放「電磁波」!什麼考驗外來者的本領,那只是應付妖精王的場面話,閃電鳥已經打定主意要好好虐待這個人類!先將這個人類麻痺,然後用半強不弱的電擊一點一點將這個人類的身軀烤黑!閃電鳥要好好享受這個人類因痛苦而扭曲的面容和哀號聲!
 
 
---------------------------------------------------------------------------------
 
 
  在閃電鳥發動攻擊前,雷源初就有預感一場大戰是免不了了!但無奈這裡已不是他的幻界,他無法像剛才那樣變成力量幾乎無限,可以任意妄為的超夢,而路卡利歐又不抗電,所以,眼下最好的辦法就是故技重施
 
  當閃電鳥發出雷擊的同時,雷源初飛快地用手指刻劃出「雷之刻印」,招喚出電能集合體的雷公幻光體,並完美地吸收了閃電鳥釋放的雷擊!
 
  身為電能集合體的雷公幻光體,不僅不畏電,還會因為吸收電能而變得更強,這點在之前與卡璞‧鳴鳴對戰時就已經得到驗證了!(詳見第589章初奮戰‧卡璞‧鳴鳴的剋星)
 
  所以雷源初自信地認為雷公幻光體在面對閃電鳥時,就像吃了無敵星的某水管工一樣,毫無畏懼、天下無敵!
 
  雷源初的計畫是這樣的……讓對電擊免疫的雷公幻光體一次次地吸收閃電鳥那飽含怒氣的雷電,等到閃電鳥發洩得差不多了,再讓變得無比強大的雷公幻光體壓制住閃電鳥,使閃電鳥冷靜下來,之後才能夠好好地對話。
 
  雷源初的想法非常理想美好,但他卻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眼前這隻閃電鳥和之前那個熱衷於比拚力量的卡璞‧鳴鳴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對手呀!
 
  閃電鳥見自己釋放的電流被有著雷公外型的生物吸收後,他勃然大怒!但他怒得不是雷電被吸收這件事,而是幻光體那酷似雷公的外型,讓他想起過往與雷公一齊並肩作戰的桑達!那個他曾經相信過,最後卻背叛自己的可恨男人!
 
  「可惡!可惡呀!桑達!雷公!你們通通去死吧!」閃電鳥一面發出尖銳刺耳的叫聲,一面飛快地摩擦翅膀,製造出更多電能!然後,他對著下方的幻光體發動攻擊!
 
  「好!就是這樣!把你的怒氣都發洩出來吧!」就在雷源初暗自叫好時,出乎他意料的狀況發生了!閃電鳥沒有直接釋放電能,而是將能量轉化成熾熱的火焰能量,然後拍打雙翼施展飄揚著火苗的「熱風」!
 
  充滿火焰能量、媲美熱浪的強風襲向幻光體,使原本好整以暇準備吸收電能雷源初慌了手腳,他無暇多想,急忙讓幻光體使出「光牆」來抵擋「熱風」攻擊!
 
  閃電鳥之所以不惜減弱招式威力也要將能量轉化成沒有屬性加持的招式,是因為他以前有陪雷公(桑達的夥伴)練過招,知道雷公並不怕電。而閃電鳥現在最想做的,就是抹殺掉對手,而不是像卡璞‧鳴鳴那樣與對方比拚高下,所以自然會選擇最有效率的做法!
 
  在發動完「熱風」後,閃電鳥釋放出數道如細線般的電光,那些電光就像無堅不摧的鋼線般,俐落地將後方的石柱切割成大小不一個的石塊,然後閃電鳥雙眼發出異光,那些碎裂的石塊就彷彿被磁鐵吸引的鐵塊般,全都浮空聚集到閃電鳥身邊,
 
  閃電鳥此時高叫一聲,使出「原始之力」!石塊群便如流星雨般往幻光體砸落!
 
  面對來勢洶洶的石塊群,雷源初只得讓幻光體鞏固「光牆」加強防守,但持續防守已消耗幻光體不少能量,幻光體的體型正逐漸縮小,只怕再過不久就會瓦解消失!
 
  就在雷源初考慮是否要先甩開閃電鳥,並伺機吸引天空降下落雷來為幻光體補充能量時,閃電鳥趁著石塊群遮蔽視線時使出了「高速移動」,化作一道金黃色流光飛衝到雷源初與幻光體毫無防護的後方,然後使出「啄鑽」,目標是雷源初!
 
  因為有會吸電的幻光體在場,所以閃電鳥改變主意了!他現在想把雷源初的身體開個洞,想看雷源初的鮮血從那個洞口中流出!想看雷源初忙著止血卻又止不住的絕望神情!於是,閃電鳥將能夠貫穿血肉之軀的鳥嘴對準了毫無防備的雷源初!
 
  閃電鳥期待鳥嘴刺穿血肉的觸感,期待人類鮮紅血液噴灑出來的畫面,但就在他的期望即將成真時,雷源初的耳際響起了一陣如電子合成音的聲響:「警告,偵測到後方出現『啄鑽』攻擊。」
 
  雷源初認得這聲音,因此他毫不猶豫,立時變身為有著鋼鐵身軀的路卡利歐,並張開由波導之力構成的「心之眼」,看穿了閃電鳥的攻擊軌跡!
 
  雷源初以靜制動,不閃也不躲,只是任由那個如鑽頭般的鳥嘴逐漸接近自己的後背,然後在鳥嘴即將刺入身軀的前一刻,猛然轉身使出「雙倍奉還」!
 
  雷源初用鋼鐵的雙掌抓住襲來的鳥嘴,在承受傷害的同時也將損傷轉為力量,順勢將閃電鳥連鳥帶嘴甩了出去!而他甩的方向,不是天空也不是地面,而是幻光體!
 
  由於幻光體只是一團能量,所以被甩飛的閃電鳥在撞上幻光體時就這麼直接穿了過去,彷彿幻光體只是個幻影。
 
  但幻光體終究不是幻影,當閃電鳥穿越它的身軀時,它還是對閃電鳥有了一些影響,那就是……它在閃電鳥碰觸到自己的同時,以極大的吸力將閃電鳥身上那股暴躁的電流給吸收了!
 
  所以,儘管被甩飛的閃電鳥很快地就拍動雙翼穩住身形,卻驚愕地發現自己體內的電能少了一半左右!而吸收了電能的幻光體此時身軀脹大了好幾倍,使閃電鳥在它面前看起來就像是剛出生沒多久的黃色小雞。
 
  面對眼前這已成為龐然大物的幻光體,實力減半的閃電鳥心生懼意……不!這已不僅是尺寸或實力上的問題,閃電鳥驚覺再這樣下去,他並無勝算!只要對方對電擊免疫、只要對方能吸收他的電能、只要自己的力量無法造成威脅,那再僵持下去,自己會輸!而輸了之後呢?輸了之後會怎麼樣?
 
  已自覺會輸的閃電鳥,想起了之前那慘痛的遭遇……在輸給妙姿,被強行捕獲後,他被丟入那個熟悉的籠子中,並毫無反抗手段地任由那些人類榨取他的力量供恐怖之城使用!
 
  後來,被某種力量攻打的恐怖之城更毫無節制地榨取他的力量,他差一點就撐不住了!要不是妖精王救了他,只怕他將會孤獨地死在那個陰暗、冰冷的牢籠中!
 
  閃電鳥不願再面對那樣的痛苦與恐懼!不願再次成為人類的階下囚!因此,他不能認輸!他用盡一切手段也要贏!就算會被妖精王責罵也無所謂!
 
 
---------------------------------------------------------------------------
 
 
  「是你們逼我的!啊啊啊!」閃電鳥大叫一聲,刻印在他羽翼上的漆黑紋路此時猶如霓虹燈般綻放出耀眼的粉色光輝!
 
  這個紋路,對閃電鳥來說一直是個詛咒,是個束縛住自己、將自己與恐怖之城命運綑綁在一起的惡毒詛咒!儘管妖精王已指出這個紋路的真正用途,但他依舊是打從心裡厭惡這紋路!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有需要依靠這紋路的一天!
 
  在粉色的光輝照耀下,雷源初感到渾身不舒適,一股強大的無形壓力正抑制著他的力量,壓制著他的身軀,使他全身無力難以動彈!這種感覺,若要雷源初來形容,就好似有一座巨大的高山懸浮在自己頭上,隨時都可能砸下來般難受!
 
  「呼!呼!你……你……你到底是……」粉色光輝所釋放出來的壓迫感,令雷源初覺得有些呼吸困難,連話都無法好好說了。
 
  雷源初很少有這種感覺,因為他天生就和寶可夢有著特殊的親和力,即使面對有「壓迫感」特性的寶可夢,像是海神-洛奇亞,他也不會有如此難受的感覺,所以他不覺得特性也是「壓迫感」的閃電鳥能夠憑一己之力引發這種效果。
 
  雷源初嘗試要用意念控制幻光體來打斷閃電鳥釋放粉紅色光輝,但一個神祕的虛影此時浮現在閃電鳥身後,而當親眼目睹那個身影……那個隱藏在粉色光輝中身負圓形輪盤的四足生物身影後,「咚!」的一聲,雷源初竟不自覺地雙膝著地!
 
  雷源初在此時想起先前也曾遭遇過類似的狀況,當他面對那名帶著貝雷帽、披著紅圍巾的黑髮男子時,也曾感受到類似的壓力!
 
  「你!你莫非和那個人……」就在雷源初要說出自己的推測時,多邊獸Z使用「瞬間移動」出現在雷源初面前,並用著如電子合成音的聲調道:「已偵測到特殊的能量。據判斷,應為創世之神-阿爾宙斯妖精屬性的力量。」
 
 
-------------------------------------------------------------------
 
 
  在幻妖之界的另一角,與甲冑男子進行寶可夢對戰的默丹此時陷入了苦戰!
 
  甲冑男子派出的皮卡丘、幸福蛋和巨金怪實力強得誇張,儘管默丹已經派出了他的一軍成員,依舊是若於下風,落敗只是遲早的事情了!
 
  默丹一面思考對策,一面苦笑道:「呦!想不到雷卡小哥你還挺強的嘛!你有這種實力,回來阿羅拉參加即將舉辦的聯盟大賽想必可以輕易奪冠吧!何必固執地窩在這個沒有人煙的古怪地方呢?你就不想將你那些強大的寶可夢展示給世人看看嗎?」
 
  默丹這一番話,除了是想拖延時間外,同時更想擾亂甲冑男子的思緒。根據他的經驗,訓練師培育出強大的寶可夢後,就會有種想要炫耀、想要讓世人認同自己努力的慾望,所以他故意以聯盟冠軍為餌,嘗試勾起甲冑男子跟他回去的想法。
 
  但甲冑男子不為所動,依舊指揮著寶可夢猛攻,並冷回道:「世俗虛名對我無意義。」
 
  「對你沒意義,那對你的寶可夢呢?他們也願意一輩子陪你待在這裡?也願意自己的努力不被認同、不被其他人看到嗎?」默丹嘗試以寶可夢的角度切入,根據他的經驗,不貪求名利的訓練師大多愛護自己的寶可夢,所以應該不會不顧寶可夢的感受。
 
  默丹本以為自己的說法能打動甲冑男子,沒想到甲冑男子想都不想,冷回道:「我和他們的一切,都是那位大人所給予的,所以我們會待在這裡為那位大人服務。這是理所當然之事。」
 
  面對甲冑男子堅決的態度,默丹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沒轍了,並認為甲冑男子十有八九是被他口中的「那位大人」給洗腦或是控制記憶了,才會展現如此堅決的忠誠。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叔叔我不客氣了!」默丹擺出一副決定「動手不動口
」的態度,然後開始擺動雙手,引動惡Z的力量,作勢要讓寶可夢再次使出Z招式!
 
  對於惡系的Z招式「黑洞吞噬萬物滅」,甲冑男子還沒想出完美的破解之法,所以在知道默丹的目標是他,不會將他吸入黑洞中碾碎後,他打算很無賴地在黑洞出現時將寶可夢收回,等到黑洞消失後再派寶可夢出來!
 
  由於默丹場上的其他寶可夢都已精疲力盡,於是默丹新派出流氓熊貓,並大喊:「使出『黑洞吞噬萬物滅』!」
 
  流氓熊貓雙手高舉,一顆漆黑色的球形物體就在他手中成型,而甲冑男子見狀,趕忙便拿出水晶球將寶可夢收回。就在此時,默丹嘴角上揚,大喊:「發射!」
 
  流氓熊貓聞令,便如棒球投手般將手中的漆黑球體擲出!目標,竟然是失去寶可夢守護的甲冑男子!
 
  甲冑男子沒料到「黑洞吞噬萬物滅」還可以這樣擲出,更沒想到默丹真會將那種攻擊對向自己,情急之下,他無暇多想,只能狼狽地向旁翻滾躲避!
 
  在甲冑男子翻滾躲避的下一秒,黑球砸落地面,「碰!」的一聲,將地面土石炸了開來!煙霧和塵土飛揚,遮蔽了視線。
 
  黑球撞擊地面所引發的爆炸反應,令甲冑男子感到困惑,因為根據他先前的觀察,那個叫做「黑洞吞噬萬物滅」招式應該是將物體或能量吸入黑球中,再壓扁或抵消的招式才對,那為什麼這次會有如能量彈般的反甕?
 
  甲冑男子的困惑反應,正是默丹想要的!事實上,流氓熊貓剛才使出的根本就不是「黑洞吞噬萬物滅」,而是融合了「真氣彈」和「惡之波動」的能量球體。這是默丹慣用的詐騙伎倆,也是適合同時具有邪惡屬性與格鬥屬性的流氓熊貓使用的招式。
 
  默丹的這一手,過去曾騙倒不少對手。他故意先讓人見識到效果強大的「黑洞吞噬萬物滅」,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然後再假裝要再次使用惡Z招式,讓人採取了錯誤的對策,甲冑男子這次也不例外!
 
  對默丹來說,這樣的陰謀伎倆還只是前菜!既然決定要以武力制服甲冑男子,那就要不擇手段!更邪惡的還在後頭
 
 
-------------------------------------------------------------------------------------
 
 
  趁著塵土飛揚遮蔽視線之際,默丹派出了身手敏捷、外貌猶如忍者般的甲賀忍蛙,並讓他先使用「心之眼」掌握甲冑男子的位置,再指示他接下來使用「影子偷襲」和「小偷」。
 
  甲賀忍蛙先是使出「影子偷襲」,遁入自己的影子中,並將已鎖定位置的甲冑男子的影子當成影遁的出口,冷不防地從甲冑男子的影中竄出!
 
  甲賀忍蛙趁著甲冑男子還來不及反應前就使出「小偷」,伸出又長又靈活、如同靈蛇般的舌頭飛快地在甲冑男子身上滑了一遍,漂亮地將甲冑男子身上裝載寶可夢的水晶球都偷了過來!
 
  而等到甲冑男子反應過來時,甲賀忍蛙已帶著六顆水晶球遁入影中,然後再從默丹的影子中毫髮無傷地現身。
 
  不久後,沙塵散去,默丹的身邊有著實力堅強的寶可夢夥伴,但反觀甲冑男子身邊卻是空空如也,一隻寶可夢也不剩。面對這樣的窘境,甲冑男子面露懊惱的神色,他此刻已經明白自己被默丹給算計了!
 
  默丹露出猶如電影反派的邪惡笑容說:「你的寶可夢都在叔叔我手上了!你拿什麼跟叔叔我打?你就算自己不要命,也得顧忌他們的安危吧!」
 
  默丹擺明若甲冑男子不乖乖就範,除了強行動武外還會用寶可夢的生命來威脅甲冑男子,局勢的掌控權已經在默丹手上了!
 
  甲冑男子嘆了口氣,說:「你這種作法,和惡人有什麼不一樣?」
 
  「的確沒有不一樣,你要當叔叔我是惡人也無妨!好了!別說廢話了!你要乖乖自己走?還是要我用強,把你打暈扛回去?」默丹面露壞笑道。
 
  甲冑男子搖了搖頭,然後一臉嚴肅地說:「既然你已承認自己是惡人,那麼,為了守住這個世界,為了守護『那位大人』和『原型』,我只能動用這份力量了!在妖精王的力量面前懺悔吧!邪惡之人呀!」
 
  甲冑男子說完後,便拔出腰際配劍!那是一把綻放著耀眼粉色光輝的劍,看起來就像是科幻電影中出現的光束劍!不過甲冑男子並沒有像個劍客般拿起光劍衝上前使出劍招,而是高舉著光劍,讓光輝照耀著默丹一行!
 
  受到粉色光輝的影響,默丹與他的寶可夢們感到壓力山大!皆不自覺地跪下身軀,動彈不得。
 
  這下子,輪到默丹困惑了!他完全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以前即使是面對島神、面對死之神,他也從未有過這種感覺,從未有這種……覺得自己如此渺小、只能瞻仰對方的感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默丹來還不及搞清楚狀況,甲冑男子就提著劍走到默丹面前,並冷冷地說:「在這份力量制裁你之前,還有什麼想說的嗎?邪惡之人呀!這算是,最後懺悔的時間吧!」
 
  與甲冑男子靠得如此近,默丹更清楚地感受到那份力量的強大!他隱約還看見一個奇妙的身影正顯現在甲冑男子身後!
 
  「那就是……困住你……洗腦你的傢伙嗎?如此的強大!叔叔我怎麼贏呀?」在壓倒性的力量面前,默丹感受到的是毫無勝算的絕望!他認為,就算是島神親臨,恐怕情況也是一樣的!只要這股力量的主人不放人,此行的目標……也就是將雷卡從幻妖之界救出的目的就不可能達成!絕對不可能!
 
  在充分感受絕望後,默丹剩下的是挫敗感與不甘心!雷卡明明就距離他如此地近,卻連伸出手拉住他的力量和勇氣都沒有!這樣的自己,和當年那個無法拯救前輩們的……無力的自己又有什麼區別?
 
  熱淚,受到情緒的影響,不聽使喚地流出。默丹用著萬念俱灰,彷彿遲暮老人的口氣說:「唉!罷了!叔叔我終究就只有這種程度。抱歉了!欠你的人情,叔叔我這輩子是還不了……」
 
  「說完了嗎?」甲冑男子面無表情地說。
 
  默丹無力地說:「嗯……結束了……我是該受制裁,但我的寶可夢們是無辜的,你自己斟酌吧……就這樣!」
 
  在默丹說完後,粉色的光劍就朝著他的腦袋砍落,默丹的意識就此中斷……
 
 
----------------------------------------------------------------
 
 
  瑞德與身穿紅色洋裝的婦人一同走出人聲鼎沸的競技場,留下哈烏與小炎繼續在場上激鬥。
 
  在走出數公尺後,紅衣婦人就說:「在這裡,應該就不會影響炎兒戰鬥了。嘛!不過面對那種程度的小鬼,炎兒應該輕鬆就能取勝吧!」
 
  聽到婦人這麼說,瑞德眉頭一皺,冷言道:「妳剛才不是這麼說的。」
 
  瑞德還記得,剛才在他拒戰後,這名婦人似乎是為了安撫赤炎的情緒,便將哈烏捧成什麼冠軍之下、四天王之上的明日之星,引起了赤炎的鬥志,讓小炎主動向哈嗚邀戰。而哈烏也不知為何,竟答應了赤炎的邀約。在兩人開打之後,婦人便以要商討關於「幻妖之界」的事情將瑞德約了出去。
 
  婦人用手遮著嘴巴笑道:「等你有孩子之後就知道了!小孩嘛,有時就需要哄一哄,尤其是像炎兒這樣血氣方剛的男孩子。不過這都要怪你拒絕我的提議,要是你肯跟炎兒打,讓他滿足,事情不就解決了嗎?」
 
  對於婦人的質問,瑞德冷回一句:「我沒奉陪的義務。」
 
  瑞德用簡短的一句話,堅定地表達他的態度,這是他一貫的做法,所以他總是給人一種高冷的感覺。不過事實上,實情並不是他所說的那麼簡單。
 
  瑞德是屬於外冷內熱的那種人,他以前也曾經有像赤炎那樣充滿熱血與衝勁的時光,但在異世界的旅程中發生了太多事實,而身為「帝劍」的他,遵守著前任的教誨,像是要壓抑好戰的衝動、要更謹慎考慮、沒必要的資訊就不要透漏、最好別讓人摸清想法而有機可乘……之類的,所以,除非是面對信任的對象,否則他不會輕易透漏自己的真實想法。
 
  就好比剛才回應婦人那句話,其實只是一句敷衍的話。難道瑞德就不想和強大的赤炎對戰嗎?其實他躍躍欲試!但這個「幻妖之界」目前仍有太多謎團,而此行的首要目標,也就是救出雷卡這件事一點進展也沒有,所以瑞德不能白白消耗掉戰力,所以他只能壓抑從龍那裡承襲來的好戰風格,冷漠地拒絕了邀戰。當然,他認為這些想法沒必要讓面前這個來歷不明的婦人知曉。
 
  不明白瑞德內心真實想法的婦人,怪聲怪氣地說:「高冷的冠軍大人,還真是名不虛傳呀!既然你不想跟我套交情,那我也不用顧念舊情啦!我就有話直說啦!」
 
  「舊情?什麼意思?」聽到婦人這麼說,瑞德隱約覺得自己好像曾在哪裡見過這婦人,不過他身為「帝劍」,又身為聯盟冠軍,見過的人事物實在太多了,一時之間也想不起這婦人到底是誰?
 
  婦人此時從懷間抽出一把彷彿貼了亮片、閃耀著粉色光輝的扇子,然後笑道:「瞧你這樣子,你的前任有很多事情都沒跟你交接清楚吧,猶如稚鳥的赤之雀劍大人呦!」
 
  「妳……知道我的另一個身分?」瑞德此時露出警戒的神情,根據過往經驗,知曉他「帝劍」身分的陌生人,大多不懷好意,不是想暗算他,就是想挑戰他,搶奪他的「帝劍」身分。
 
  婦人做出搧風的動作,拿著她那把粉紅光扇晃呀晃的,然後用著悠哉的口吻說:「我和你的前任交情匪淺喔!他都沒跟你提過『彤炎』這個人嗎?」
 
  「彤炎……彤炎……」瑞德仔細回想前任傳位給他的那一刻,當時的狀況很混亂,前任應該是知道自己時間所剩不多,飛快地交代了很多事情,而當時瑞德聽得很吃力,很多內容也沒能完整記住,所以他不能肯定當時究竟有沒有提到關於「彤炎」的事情。
 
  見瑞德陷入沉思,婦人笑道:「看你這樣子,應該是想不起來吧!算了!薄情寡義之人我見得多了,再多幾個也沒差!還是來說說另外一件事情吧!你對這把扇子,就一點感覺也沒有嗎?」
 
  瑞德困惑地看了看婦人手中的扇子,除了覺得它的光有些刺眼擾人外,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於是他微微地搖了搖頭。
 
  「這樣呀……」婦人面露不懷好意的笑容說:「看來幻妖之界的力量對你無效,這可是犯了那位大人的忌諱呢!所以……只能請你乖乖退場了喲!」。
 
 
----------------------------------------------------------------
附錄:下回預告
 
 
來自阿羅拉的觀光團(誤),將迎來新的成員喔!
 
下回的標題是來自阿羅拉的復仇者
 
之前曾在預告中提過,卻找不到機會寫出來的一個橋段,
將於幻妖之界篇重見天日囉!
而新成員的加入,會對小初一行帶來什麼影響呢?
敬請期待!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1676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