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14k

RE:【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第611章 兩個世界的賭注)

樓主 衝浪的寶石海星 starmie
GP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在我發表了停戰請求後,祭壇下的島民們皆睜大了眼,用著難以置信的神情望著我,好似我說了什麼很白癡的話。
 
  仔細想想,我在大家都戰意十足、鬥志高昂時潑大家冷水,這種行為確實是挺白癡的,這下我肯定會成為眾矢之的,說不定還會落得「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慘狀,但為了另一個阿羅拉的居民,我只得這麼做!
 
  在一片鴉雀無聲中,首先打破沉默僵局的,是露出一臉壞笑的默丹,他搔了搔頭,怪聲怪氣地說:「這下可有趣了!叔叔我記得,當初正是使者小哥請求烏拉烏拉島參戰的吧!現在又變了卦?時下年輕人的想法就是這麼瞬息萬變的嗎?叔叔我感覺要跟不上時代囉!」
 
  默丹這壞傢伙!幹嘛還刻意強調當初是我請求他們參戰的呀?這根本是加重我的罪行嘛!我本打算開口解釋,但一旁的麗姿卻急忙跳出來打圓場說:「沒有這種事啦!這次的行動,是本島的島神與使者一手策畫的,使者怎麼會突然改變想法呢?他只是開個玩笑,想讓大家輕鬆一下,對吧!」麗姿說完後,就用著懇求的眼神看著我,彷彿在求我能告訴大家這只是一個玩笑。可惜,這不是玩笑,我是認真的!
 
  我搖了搖頭,堅定地說:「這不是開玩笑!另一個阿羅拉的居民不是敵人!而且他們現在正遭遇滅亡的危機!我希望大家能先放下仇恨,一起來幫助他們!」
 
  聽了我的話後,島民們開始議論紛紛,而哈普烏此時站出來質問我道:「你說另一個阿羅拉的居民不是敵人?那他們襲擊對戰樹和海洋居民之村的事情又怎麼解釋?」
 
  「使者小兄弟你這話說的不對!」哈拉此時也插話道:「從另一個阿羅拉過來的究極異獸群也對我們的家園造成非常大的損害!那些損害並不是可以輕易無視的呀!」
 
  許多島民此時也附和哈拉與哈普烏的話,祭壇下傳來:「就是說呀!那邊的居民都是侵略者!」、「使者為什麼要幫他們說話?腦子沒問題吧!」、「我們不找他們麻煩就不錯了!還要我們幫他們?當我們每個人都是慈悲心腸的聖母轉世呀!」……之類的批判話語。
 
  眼看場面越來越混亂,我本想使出一些招式來讓大家安靜些,好讓我有辯解的機會,不過島神們卻先出手了!強大的壓迫感從祭壇上方的四隻卡璞身上釋放出來,令一眾島民立時安靜並下跪磕頭,唯有我挺立不動,毫不畏懼地承受著飽含卡璞們怒氣的強大威壓!
 
  四隻卡璞一面釋放壓力,一面降落到祭壇上將我團團包圍,卡璞‧蝶蝶首先發話,他先是用著嬌嫩如孩童般的口吻輕笑道:「嘻嘻!使者這個玩笑真是有趣呢!一下子說對面的傢伙是敵人,要我們幫忙去打架,一下子又說他們不是敵人,要我們幫忙他們,真是有趣呀!這就是……」卡璞‧蝶蝶說著說著,突然就換上了充滿威嚴的凶惡口吻大罵:「把吾等當成笨蛋在耍嗎?此等大逆不道的行為,縱使汝是吾所選的使者,亦不可輕饒!」
 
  卡璞‧蝶蝶說完後,就揮舞著雙手,似乎打算要對我做什麼,不過卡璞‧鰭鰭這時卻發話說:「蝶蝶,先別急,聽聽使者怎麼說,再決定如何處罰吧!」
 
  卡璞‧哞哞也跟著說:「哞對於使者的前後改變原因很感興趣!快說來聽聽吧!」
 
  卡璞‧鳴鳴也說:「快說!別浪費大家的時間!汝最好有個好理由!」
 
  我點了點頭,並說:「由於時間有限,還請各位原諒我用比較粗暴的方式來說明!請各位放鬆身心,接收我要傳達的訊息吧!」
 
 
第611章  兩個世界的賭注
 
 
  我變身為超夢,然後用超能力將我想說的話、還有我的部分記憶,傳達給在場的所有寶可夢與人們,讓他們知曉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
 
  連結阿羅拉與阿羅拉2號的天空裂縫,是因為「幻妖之界」這個異世界的出現所導致。究極異獸與阿羅拉二號的居民之所以會攻擊這個阿羅拉,起因是以太基金會的暴行所導致。而阿羅拉2號此時正面臨毀壞的危機,唯一解救那邊居民的手段,就是將他們傳送到這裡避難。而不論是開啟穩定的空間通道還是事後的安置措施,都需要此地居民的協助。
 
  在了解事情的緣由後,島民們先是沉默了一會兒,然後,他們的意見分成了兩派-贊成派與反對派。
 
  贊成派認為阿羅拉2號的居民確實很可憐,生活在如此貧瘠艱苦的環境中,還被以太基金會給欺壓,所以先前的種種衝突也是無可奈何的!如今,大家應該要放下仇恨,幫助他們度過難關才對!
 
  贊成派的想法,就是我想做的事情,但反對派卻有另一種想法,他們主張不應再干涉阿羅拉2號的事情,以求自保!否則,誰知道當大批的「難民」湧入這邊,會對這邊的世界造成什麼衝擊和損害?那邊的居民既出生在阿羅拉2號,本就該和那邊的世界同生共死,憑什麼要這邊世界的居民讓出資源和土地來安置、供養他們?這對大家不公平!
 
  不僅是島民,島嶼之王與島嶼女王們的意見也不一致。哈拉和麗姿贊成我的想法,但默丹與哈普烏卻反對。哈普烏擔心若同意讓那邊的居民遷移過來,後續肯定會引發很多混亂和衝突,到時候,這裡恐怕會變得跟阿羅拉2號一樣慘!
 
  默丹則是覺得我這麼做只是把麻煩往身上攬,他嘆了口氣,用著老成的口氣對我說:「年輕人有衝勁是好事,但使者小哥你真的考慮好後續你要承受的重擔嗎?未來想必會有大大小小、亂七八糟的衝突與紛爭接踵而來吧!若是處理好也就罷了!要是處理不好,從小型的爭奪地盤站,演變成大型的資源爭奪戰,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喔!到時候,你可就是千古罪人喔!」
 
  「默丹說的對!」卡璞‧哞哞附和道:「哞就不明白了!做這事對汝又有什麼好處?何必自找麻煩?惹禍上身?」
 
  「話不能這麼說!難道沒有好處的事就不能做嗎?余曾讀取了一些來自那邊的思念,也深覺那邊的居民很可憐,若是有能力,幫幫他們又有何妨?」卡璞‧鰭鰭為我說話道。
 
  「不可以!」卡璞‧蝶蝶打岔道:「沒甜頭風險又大的事,人家才不做!那是笨蛋才做的!」
 
  「這樣不是很好嗎?」卡璞‧鳴鳴發表意見說:「那邊應該也有很多強者吧!讓他們都搬過來,吾就有更多好對手,不會無聊了!就讓他們過來住吧!」
 
  島神們的意見也分為兩派,並和其他人一樣開始爭論起來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自然是希望他們能夠討論出一個共識,以自己的想法去討論出一個答案。但可惜的是,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阿羅拉2號眾多的生命,經不起漫長的討論與等待,所以,只能由我來強行引導出答案了!就算被指責我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他人身上我也認了!我現在必須這麼做才行!
 
  於是,我再次使用超能力向大家傳達我的想法,我道:「讓另一個阿羅拉的居民遷移過來,不見得只有壞處,也是有好處的!他們的加入,不僅可以提高這裡的勞動力與生產力,彼此之間也可以有各種文化、技術上的交流,生活在另一個世界的他們,肯定有很多東西是我們這邊沒有的。若是能夠掌握的好,勢必能讓阿羅拉地區更加壯大繁榮!」
 
  聽了我點出的好處後,部分強調遷移一事盡是缺點的反對派開始猶豫,而哈普烏此時說:「就算你說的是對的,幫助他們遷居有好有壞,但頂多也只是好壞參半,相互抵消!我們又何必去淌這渾水?」
 
  嗯?哈普烏這位島嶼女王,打扮穿著看起來就是個純樸的鄉下農婦,可她所說的話卻一點也不樸實,倒像是很會精明算計的傢伙呀!要想說服這種人,就得拋出更多利益才能讓她接受。
 
  我飛快地思考,希望能找出一些甜頭讓哈普烏接受,就在這時,卡璞‧鰭鰭忽問道:「這麼重要的事情,那邊的那一位被稱作暮的女性是怎麼想的?她既然能夠幫助那邊度過上一次浩劫,那這次的浩劫她應該也會有些想法吧!你能夠聯繫上她嗎?」
 
  我的卡璞大神呀!暮小姐都不知道死了多久了,我怎麼聯繫得上她呀!不過……卡璞‧鰭鰭的話,倒是給了我靈感!於是我對哈普烏說:「那邊的世界經歷過浩劫,卻仍能存留下來,所以一些在浩劫與逆境中生存的知識與技術肯定也傳承下來了!如果收留他們,對這邊也是多一重保險呀!若是未來這邊也遭遇類似的浩劫,不就有現成的顧問可以提供意見了嗎?」
 
  我的論點,似乎讓哈普烏心動了,再加上她所祀奉的島神-卡璞‧鰭鰭也不停在旁附和,說什麼需要借重那邊傳承下來的知識和力量……之類的話,最後總算讓哈普烏鬆口說:「好吧!既然這樣,就權當是一項投資吧!反正也沒太大壞處。」
 
  哈普烏的發言,令不少反對派也跟著倒戈了,就在我覺得大局底定時,默丹又怪聲怪氣地說:「可是呀!使者小哥你提的很多論點都是假設性的吧!誰又能保證那邊的居民過來之後會願意提供好處給我們?誰又能保證類似的浩劫一定就會在這邊重演?兩邊的居民會面後一定就能融洽相處嗎?難道你能夠預知未來,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嗎?」
 
  可惡的默丹!你先前表示會還人情,就是這樣還的呀!早知道當初就不管你死活了!
 
  雖然我惱怒默丹的攪局,不過我也知道他的話並沒有錯,相信很多島民內心深處可能也有這樣的疑慮,只是他們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罷了。
 
  對於默丹的質疑,我無法給出一個完美破解的答案,我只能……誠摯地道出我內心的想法。我道:「我的確不能知道答案,所以,這是一場賭注!我在賭!」
 
  「哞等的未來,阿羅拉的未來,是可以讓汝來賭的嗎?」卡璞‧哞哞語氣不善地質問道。
 
  我點了點頭,堅定地說:「這個世界上任何抉擇,不也是一場又一場的賭注嗎?又有誰能保證浩劫不會重演?又有誰能肯定那邊的居民遷居過來一定會為此處帶來負面影響?這些反對意見不也是在賭嗎?同樣地,對那邊世界的居民來說,是要遷居過來會比較好?還是留在那邊等死比較好?他們不也是在賭嗎?所以,不是只有我在賭!而是大家都在賭!為了兩個阿羅拉的未來而進行一場賭注呀!」
 
  我的賭注理論,讓剩餘的反對派也猶豫了!他們此時應該也明白了,他們的反對意見其實也是賭!若是他們賭輸了,那他們就是在妨礙阿羅拉地區進步,甚至會成為導致阿羅拉地區無法面對未來浩劫的元凶!在讓反對派意識到這一點後,我剩下能做的,就是讓他們跟我賭向同一邊!這是最重要、最關鍵,也是最後一步了!
 
  我強打起精神,然後用著堅定的語氣說:「我不知道這場賭注的結果會如何,我只知道,再猶豫下去,我們將失去做出抉擇的機會!阿羅拉地區也將永遠失去成長與進步的機會!而眾多的生命!眾多的可能性與未來!也將因為一時猶豫而被抹煞掉!這樣的結果,你們能接受嗎?什麼都還沒做,結果就被硬生生決定的未來,是大家想要的嗎?我不想要我不要這種毫無希望的未來!所以,我要賭!然後,努力地讓我的賭注成為正確的一方!擔心無法和他們共存?擔心會發生衝突?那就盡力去解決呀!努力讓未來變得更美好,這不就是我們活在世上的價值嗎?所以,還請各位支持我,給阿羅拉地區一個機會!一個擁有更美好未來的機會!」
 
  在我說完這段慷慨激昂、鼓舞人心的話語後,我身邊響起了掌聲,緊接著,祭壇下也響起了如雷貫耳的掌聲!看來大家是被我說動了,願意和我一齊賭了,這讓我內心十分感動!我的話語,終於傳達到人們的內心裡了!終於得到認同了!這也讓我更加堅定地相信,自己的決定並沒有錯!
 
  「真是拿你沒辦法,還挺會說的嘛!叔叔我這次就認輸吧!」默丹搔了搔頭,壞笑道。
 
  卡璞‧哞哞也點了點頭說:「既然民意如此,那哞就順應民意吧!」
 
  三位島神和島嶼之王、島嶼女王都同意了!最後只剩下……
 
  我看向卡璞‧蝶蝶,他卻刻意偏過頭,像個使性子的小孩吵鬧道:「哪有這樣的!人家不想聽你的話!不想跟你賭什麼啦!我不管!我不依!」
 
  對付這孩子氣又喜怒無常的傢伙,說道理明顯是沒用的!還不如用拳頭和糖果,威脅利誘來得有效!於是我走到卡璞‧蝶蝶身邊,悄聲對他說:「你要是幫我這一回,你先前欠我的就一筆勾銷!否則,我就到處去散播你的壞話!我這個島神使者,披露的獨家內幕肯定會有很多人相信。到時候,大家改去信仰、伺候其他卡璞,那你就會過得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無聊喔!」
 
  聽我這麼說,卡璞‧蝶蝶急叫道:「不行!不可以!人家不要無聊!」
 
  我接著又拋出甜頭道:「你若幫我,以後有機會我們還可以一起玩!我還可以多找一些有趣的傢伙來陪你玩喔!你若不幫我,那我們就絕交!你就自己到一邊畫圈圈吧!」
 
  卡璞‧蝶蝶驚叫道:「這不行啦!好嘛!我答應幫忙就是了!你可要說話算話喔!」
 
  「一定!那就這麼說定了!」我開心地笑道。
 
  在成功取得大家的同意後,我就透過同步連結向熾確認剩餘的時間。在與眾島神商議好開啟空間通道的時機點後,我就請小初幫忙主持這邊的大局,然後讓意識回歸到我自己的身軀中。
 
 
---------------------------------------------------------------------------------------
 
 
  返回自己的身軀後,我立時詢問守護者進度如何了?這邊的居民們是否都已經知道情況,願意撤離了?這是我眼下最擔心的事!我雖已安撫好另一邊願意接納,但也不知道這邊的居民是不是同意?若是他們不願意且排斥意識強烈,那未來可能會引起不少麻煩!
 
  在我著急地向守護者確認狀況時,熾用尾巴拍了拍我的肩,壞笑道:「不用擔心啦!你的演說那麼精采,原本還遲疑不決的傢伙們也紛紛表態了!」
 
  「什麼我的演說?難不成你……」我驚愕地問。
 
  熾眨了眨眼,說:「就是那個難不成!透過同步連結,我把你在那邊的所見所聞以及你那蠱惑人心……說錯了,是感動人心的演說都讓守護者透過光輝傳達給這個世界的居民了。你這張嘴可真是厲害呀!原本反彈聲浪還很大,守護者還很傷腦筋的,但被你這麼一說,大家似乎又都接受了!」
 
  我沒想到剛才說的話會放送到這個世界,這……這……真令人難為情呀!
 
  守護者此時也說:「你的話語,喚醒了此地居民們心中的希望,壓制住他們對於另一個世界的不安與恐懼。多虧有你,計畫才可以繼續進行下去!你真不愧為暮的繼承者!」
 
  「哼!廢話男的廢話雖多,但偶爾還是有一兩句能聽!但要跟暮比,還差得遠呢!」雙光依舊是嘴上不饒人地損我,但他的頭卻很不老實地在我腳邊磨蹭,看來他心裡應該也是很高興的。
 
  在我們談話間,塔身又開始劇烈晃動,我望向塔的下方,看見原本佈滿水晶柱的十克拉山丘已變了個樣!
 
  水晶柱承受不住搖晃衝擊,一根根地傾倒,而地面也開始出現裂縫往下塌陷,只怕再過不久,這座究極稜鏡塔也將毀滅!
 
  這個世界毀滅的時刻即將到來!而在這裡所發生過的一切,也終將隨著這個世界的崩毀而煙消雲散吧!總有一天,這樣的浩劫是否也會降臨於我們居住的世界呢?到時候,我們能有辦法像暮那樣守護住自己的家園嗎?世間萬物,最終是否都難逃毀滅呢?
 
  在我感嘆這個世界的命運時,守護者對我說:「一切準備就緒。暮的繼承人,請與我一同執行最後的步驟。」
 
  守護者交給我一顆形狀怪異,卻散發著璀璨光輝的晶石,說道:「這是究極奈克洛Z,需要由你來引出它的全部力量,製造『究極爆發』,使我能短暫地回復到全盛時期的狀態。而代價就是……」
 
  嗯!我知道!代價就是我的Z手環和你的性命。事已至此,如果我再猶豫或是擔心守護者的性命,那就是侮辱他的決心!所以,我不再遲疑,也不再要他考慮清楚,而是乾脆地收下這顆究極奈克洛Z,並堅定地回應道:「嗯!我會盡力的!」
 
  我將究極奈克洛Z塞入Z手環的凹槽中,儘管尺寸不是很合,但我還是將其硬塞進去,然後我問道:「具體要怎麼使用這顆Z純晶呢?我該做什麼動作呢?」
 
  據我所知,要引出Z純晶的力量,往往都還要配合一些特別的姿勢,既然究極奈克洛Z也是Z純晶的一種,那應該也會有對應的姿勢吧!希望不是太古怪會讓人感到羞恥的那種就好了!
 
  「不要緊,你放輕鬆,我會負責引導你的……」守護者伸出雙手,似乎打算用超能力來操控我的身軀,這時,熾突然打岔問道:「等一下!你確定此舉不會傷害到傻雷?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傷害?」
 
  「我需要的,是他身為暮的繼承人身分。只有繼承人,才能夠使用這顆暮特製的Z純晶。或許,也會消耗掉一些他的力量,但絕不會有生命危險。在我的生命燃燒殆盡前,我會用盡最後的力量將他傳送到安全的地方,我保證!」守護者回道。
 
  「不行!我不放心!我要陪在他身邊!」熾此言一出,其他夥伴們也湊了過來,紛紛表示要待在我身邊。
 
  「這樣也好。」守護者道:「雖說此次的遷居計畫對繼承人無危險,但是,目前還不清楚『幻妖之界』的動向如何,難保會出什麼意外,就讓他們守護著你,也好有個照應。」
 
  真是的!我本來就是考慮到還有未知的風險,才刻意不把你們收回球中,想說我殿後,確保你們先回到安全的地方,不過這點小把戲在熾面前顯然是無用的!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一齊同生共死吧!
 
  我點了點頭,答應夥伴們的要求,並詢問雙光道:「雙光,你要陪著我嗎?還是跟著其他居民先離開?」
 
  雙光沒好氣地叫道:「廢話!我要將暮的計畫見證到最後一刻!所以我當然是要待到最後才離開!別廢話了!這座塔好像要撐不住了!快點開始呀!廢話男!」
 
  好啦!就算你裝兇,我也知道你的心意,那就這樣吧!大家一起見證到最後!
 
  「守護者,開始吧!」我放鬆身心,讓守護者操控我的身軀。
 
  在守護者的操控下,我感覺到體內的力量正迅速地往Z手環上移動,然後,耀眼的光輝從Z手環綻放,頓時間就籠罩了整座塔!
 
  數秒後,光輝散去,一隻全身上下綻放著璀璨耀眼光輝的龍形生物就出現在塔的正上空,而我體內的力量正透過Z手環射出的光束,傳送到那隻光輝之龍的體內。
 
  這隻光彩奪目的龍,就是守護者的真實樣貌嗎?他所綻放的光輝是如此地溫暖!如此地動人!光是看著他,就令人心曠神怡,覺得身心都充滿了力量!如果,這樣的光輝能夠永存於世,那該有多好……
 
  「感覺到了!通向新世界的通道已經開啟!」守護者的聲音此時於腦海中響起,我看向夥伴們,他們也都點了點頭,看來守護者是用超能力傳音給大家。
 
  守護者續道:「受暮所庇護的子民們,現在該是前往新世界,追求嶄新未來的時刻了!身為守護者的我,將履行我的職責,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也會用我的光輝守護著你們。去吧!去追求屬於自己的未來吧!」守護者說完後,一道道耀眼的光輝就從他的身上照耀出,射向這個世界的各處,然後引導著這個世界的居民前往另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
 
  我們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守護者的光輝籠罩這個世界的每一寸角落,看著守護者那充滿力量與祝福、承載未來與希望的光輝將他所守護的子民傳送到空間通道的另一頭!
 
  每傳送走一批生物,守護者的體型就會變小一點,光輝的亮度也減弱一分,透過力量的連結,我能夠感應到守護者的生命正迅速地流失!但我無法為他做什麼,只夠繼續催動Z純晶的力量,讓守護者維持著燃燒生命的完美型態!我無法阻止他,這是他的決定,這是他所尋求的解脫,所以我只能夠尊重他,讓他完成想做的事!
 
  在將最後一批居民還有格拉吉歐兄妹、小星雲和瑞德送走之後,Z手環似乎再也承受不住究極奈克洛Z的力量,就這麼碎裂化為粉塵!而守護者此時一口吞下究極奈克洛Z,然後釋放出溫暖的光輝將我們包覆。
 
  「這是我最後的力量了!會將你們送回所屬的歸處。暮的繼承者呀!希望你也能夠找到暮所追尋的未來。永別了……」
 
  一股強大的推力從光輝的中心傳來,即使知道這是他的選擇,但我還是不自覺地伸出手想去抓住那個即將消逝的龍影,不過他搖了搖頭,並輕聲對我說:「這樣……就好了。對了,最後,告訴我……你的名字吧……讓我將其刻印在心中吧!」
 
  「雷卡!我叫雷卡!」我一面大叫,一面試圖抵抗推力,想將已經虛弱無比的龍影擁入懷中!但就在我即將碰觸到龍影之際,他卻向旁避了開來,並說了聲:「好名字!」然後,一陣如兇猛潮水般的力量就將我推離龍影!
 
  那個曾經璀璨耀眼的光輝之龍,他的身軀!他的血肉!在此時化作點點光子,融於照耀阿羅拉的光輝之中……
 
 
-------------------------------------------------------------------------------
附錄1:各懷心思的幻導時間
 
小初:默丹你這個大惡人!虧我們之前那麼幫你,你怎麼還一直找小小雷麻煩呀?真是好心沒好報!(怒)
 
默丹:唉!別這麼說,叔叔我也是一番苦心呀!(搔頭)
 
小初:什麼苦心?我只看到你一直反對小小雷,一直找碴呀!
 
默丹:叔叔我提出的那些論點,都是以後遲早要面對的現實問題。叔叔我在事前先提出來,總比事後大家再來後悔抱怨來得好嘛!現在經過叔叔我這麼一說,所有人都知曉遷居計畫的缺點,但在場的大家還是都同意了,這責任就分擔出去了,以後若真發生什麼事,大家也無法將責任全都推到你們身上呀!
 
小初:有這種事?這麼說你其實是在……幫我們?
 
默丹:你總算明白叔叔我的用心良苦啦!那叔叔我是不是該感動得痛哭流涕呀?(壞笑)
 
小初:好吧!那先不說默丹,哈普烏妳又是怎麼回事呀?妳不是務農的嗎?怎麼會……那麼地……嗯……想得那麼多……
 
哈普烏:你想說我現實又勢利吧!正因為我生存在波尼島,從小就體會到什麼叫做資源分配不均的道理,所以我才更要捍衛波尼島,為波尼島爭取權益呀!
 
小初:資源分配不均?什麼意思?
 
哈普烏:你看看各島的開發程度就知道了呀!阿羅拉大部分的開發能量都集中在其他三島。觀光客呀!錢財呀!資源呀!建設一類的!波尼島幾乎都沒有!我們這裡才是阿羅拉地區真正又老又窮的窮鄉僻野!所以身為島嶼女王的我,自然得要多考慮一些!(理直氣壯)
 
小初:嗚哇!感覺好複雜又好陰暗喔!還是來問問贊成派的想法吧。麗姿小姐,妳為什麼會贊成小小雷的意見呀?
 
麗姿:很簡單呀!島神使者的意思不就是島神-卡璞‧蝶蝶的意思嗎?島神又那麼愛面子,我當然不能當眾違逆祂呀!
 
小初:咦?不對吧!卡璞‧蝶蝶不是表現出不贊同的態度嗎?
 
麗姿:這你就不懂了!島神喜怒無常,又經常說反話,誰知道他到底是什麼態度呀!所以我覺得當下最保險的做法,就是順著使者的意見。如果以後真有什麼問題,責任也在使者身上呀
 
小初:嗚哇!真是精明的做法呀!那麼,哈拉大爺又是怎麼想的呢?
 
哈拉:嗯……這就是老夫我多年祀奉島神所練就出來的功力!
 
小初:喔?什麼功力呀?
 
哈拉:那就是體察聖心!老夫察覺到島神-卡璞‧鳴鳴對另一個世界的居民很有興趣,想和那邊的強者切磋,所以自然要支持遷居計畫了!
 
小初:搞了半天,原來大家各有各的算計呀!
 
雷卡:(突然出現)所以我之前才說阿羅拉地區根本就不是什麼民風純樸、遍地老實人的地方嘛!
 
小翠:先別管阿羅拉了啦!人家這一回怎麼沒戲份呀?(嘟嘴)
 
小炎:就是呀!阿羅拉地區已經演夠了吧!該把故事主軸移到我們這邊了吧!(握拳)
 
雷卡:放心吧!下一回你們兩位都會有戲份的!
 
小翠:真的嗎?太好了!
 
小炎:這樣才對嘛!真‧男主角大顯神威的時候終於來了!
 
小初:那我呢?我最近的戲份也很少,也該讓我表現一下了吧!
 
雷卡:這個嘛……就先賣個關子囉!下回還有一些老面孔會回歸喔!敬請期待!
 
 
-------------------------------------------------------------------------
附錄2:下回預告
 
 
「小翠,小炎,你們……怎麼在這裡呀?」
 
「不幫我加油嗎?太不夠義氣了吧!」
 
「還不如省點功夫,就此放棄吧!我還可以考慮給你和大媽留一個養老的地方。」
 
「這一連串事情也發生的太不尋常了吧!你會不會是被人設計了?」
 
「山梨博士他……去世了!」
 
「什麼純真善良、慈悲為懷的暮大姊姊,這種話也只有守護者和石頭愛犬才會信!」
 
 
下回  第612章 旅途的終點
 
「我是Z,為連接過去與未來的橋接器。」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1702 筆精華,10/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