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14k

RE:【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第607章 來自彼端的計畫)

樓主 衝浪的寶石海星 starmie
GP8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這還真是不折不扣的孽緣呀!」這是我在確認龍與瑞德的關係後,腦中浮現的第一個想法!
 
  龍,一個在百年前與我不打不相識的怪傢伙,然後那傢伙在這百年間一直找我、惦記著我,而當我們再次相遇時,他就設局騙我、害我、激我,只為了和我來場瘋狂的生死決鬥!如今,這樣的戰鬥狂竟又教導出一個小戰鬥狂阻擋在我面前,若這不是孽緣,那什麼才算是孽緣呢?
 
  唉!該怎麼對付龍的這個「好弟子」呢?再和他搞一場生死決鬥?我沒有理由、也不想這麼做。所以,只能試試道德勸說了!畢竟他是冠軍,希望他有著身為冠軍的自覺與責任心。
 
  我板起臉孔,冷冷地說:「你來到這裡,就是為了和我一較高下嗎?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
 
  「更重要的事?嗯,確實……」
 
  喔!瑞德看起來似乎有些動搖了,看來這個小戰鬥狂還不像龍那樣無可救藥嘛!於是我趁勝追擊道:「你看寶可夢們,他們都累了,再打下去,只怕會兩敗俱傷,那我們還怎麼應對接下來可能到來的危機?」
 
  「危機?只要你不是詭魔的手下,還會有什麼事端……」瑞德說到這裡,突然停頓了一下,然後又說:「我知道了,不論那個星之子計畫會是什麼樣的結局,過程也不見得會一帆風順,所以還需要保有武力,才能面對可能發生的問題。」
 
  聽到瑞德能做出這結論,我簡直是感動到快哭出來了!這傢伙果然是冠軍!還沒有徹底被龍那個滿腦子只有戰鬥的狂人給完全荼毒,這真是我們關東地區之幸呀!
 
  我點頭附和道:「是呀!畢竟這計畫影響太大了,難保當地居民會反彈,或是星之子還有莉莉艾他們……」
 
  我話還沒說完,瑞德就插話道:「你想說的我都明白,所以,現在只剩下一個問題,你到底……是不是龍叔在等待的那個人?」
 
  我揚了揚眉,並露出自信的模樣道:「你心中已有答案了不是嗎?」
 
  瑞德低下頭沉默不語,而我看見他的神情從興奮逐漸變回初見面時那副冰冷的模樣,看來他已經恢復冷靜了,這樣才對嘛!這才是我們關東地區沉默寡言高冷的冠軍嘛!
 
 
第607章  來自彼端的計畫
 
 
  「停戰!大家都回來吧!」瑞德一面揮手一面朝著他的寶可夢們叫喊,而我也透過同步之力讓夥伴們停手,回到我身邊。
 
  在我們倆方都停止戰鬥後,圍繞著我們的光之障壁就瓦解,而塔內傳來守護者的聲音道:「看來你們已達成共識了。那麼,入侵者……不!來訪者呀!可否稍待一下,讓暮的繼承人接收完暮的訊息後再做出決定?」
 
  瑞德看了我一眼,然後冷冷地說:「只要別再搞出事端,隨你們。」
 
  「那麼,請各位先到塔中稍後……」守護者的話才說到一半,莉莉艾突然大喊:「等等!我想見見小星雲,可以嗎?」
 
  格拉吉歐此時也跟著道:「還有母親!既然她昏迷了,那就需要人照顧吧!」
 
  「這……可是……」對於格拉吉歐兄妹的要求,守護者不知為何,似乎感到為難。
 
  我悄聲向雙光問道:「守護者是怎麼了?為什麼支支吾吾的?」
 
  「因為他怕事!其實你也該怕!」雙光白了我一眼,然後說:「現在是計畫的關鍵時刻,要是這些傢伙圖謀不軌,反咬我們和守護者一口,那暮的計畫就前功盡棄了!你明白嗎?」
 
  喔!原來守護者是擔心這個呀!這麼說也是,格拉吉歐兄妹就是為了小星雲而來的,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為了保護小星雲而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若是守護者、星之子或是這座塔受了損傷,那暮小姐的計畫可能就會受到影響,所以得要有制約彼此的方法才行呢!
 
  我想了一想,然後說:「我們兵分兩路吧!一隊去找理事長和小星雲,另一隊就跟我先去辦點事情吧!」
 
  聽我這麼說,格拉吉歐一臉警戒地問:「為什麼又是你出主意?上次也是這樣!你該不會在打什麼壞主意吧!」
 
  面對格拉吉歐不友善的態度,我本想安撫一下,但熾卻搶先一步用神通力大吼:「金毛屁孩給我閉嘴!我家這個蠢雷要是真有什麼壞主意想害你們,你們就算死一百遍也不夠啦!再多話,就把你們丟在外面,讓你們連個小星雲的影都見不到!」
 
  被熾這麼一吼,格拉吉歐只能一臉憤恨不平地閉上嘴,看來只有我家的這隻惡狐狸能治的住這個壞小鬼,那看管小鬼們的事情就交給他了吧!
 
  於是我道:「熾,麻煩你陪格拉吉歐和莉莉艾去找小星雲和理事長,等我這邊的事情忙完後就去跟你會合。」
 
  熾一臉嫌惡地說:「為什麼是我?我可不是保母呀!還要幫忙你帶孩子!」
 
  「我們才不是他的孩子!他又不是我繼父,而且……」格拉吉歐本想跟著抱怨,但又被熾大吼一句:「閉嘴!再吵就不帶你們去了!」,使他再次乖乖閉上嘴。
 
  我說熾呀!你這口是心非的傢伙!你這不是吼孩子吼得挺順口的嗎?看來我可以放心地將他們託付給你了!
 
  「嗯……保險起見,克羅你也跟去好了!」我又提議道。
 
  熾此時插話道:「既然要跟,那個冰鳥也一齊來吧!省得你們又再卿卿我我,偷懶不做事!」
 
  我現在沒心思、也不想在那麼多人面前與熾爭論由紀的事,於是我聳了聳肩,擺出無奈的表情表示同意。
 
  就這樣,熾、克羅和由紀跟著格拉吉歐兄妹,以免他們做出什麼不妥的事。至於瑞德,則是被我強拉過來,因為像這種危險……啊!不對!是實力高強的傢伙,不放在身邊看著實在令人不安心,守護者肯定也不會安心的。
 
  對於我的安排,守護者可以接受,其他人也沒什麼意見(或是不敢有意見),於是塔頂照射出兩道光輝,將我們兩組人馬分別傳送到不同的地方。
 
 
------------------------------------------------------------
 
 
  守護者的光輝,將我們這組人馬傳送到一個擺滿鏡子的房間。雙光對著其中一面鏡子說:「那就是通往暮藏寶地的入口,和先前一樣,只有暮指定的對象才可以進去,其他傢伙若想進去,要不就是鑽進精靈球中,或是自己想辦法騙過傳送裝置。就這樣,我先走了。」
 
  雙光可能是急著想聽見暮小姐的聲音,只見他迫不及待地跳向鏡子,然後就像變魔術般,他的身影筆直穿過鏡面,從我們的眼前消失。
 
  暮指定的對象……應該只有雙光、我,還有那個裝瘋賣傻的Y256-鬼劍吧!於是我把夥伴們都收回球中,然後向瑞德說明前方是女神留下訊息的地方,但只有被女神指定的生物才能進去,他應該是不行的,所以請他在外稍等。
 
  瑞德面無表情地說:「無所謂,我在這裡等,你就去吧。」
 
  我對瑞德的理解表達了感謝,然後轉身走向鏡面。就在我的身軀要碰觸到鏡面之際,我聽見瑞德冷冷地說:「希望有一天,能讓你拿出全部的實力和我對戰。」
 
  「會有這麼一天的!你就好好期待吧!」我自信地回了一句,然後就邁步走向鏡面,並心想,總有一天,我會以雷卡的身分,在正式的聯盟戰中向你挑戰的!雖然這可能不是他真正想要的,但卻是身為雷卡的我想要的!至於他與龍渴望的玩命生死對決……還是能免就免了吧!
 
 
----------------------------------------------------------
 
 
  在穿越鏡面後,我抵達一處有著藍天綠地、生機盎然的空間。不知為何,我總覺得這地方跟我和小初經常相會的意識空間非常相像,該不會……其實我又睡著了,意識又飄到那神秘的空間了?
 
  就在我遲疑自己此刻究竟身處現實還是虛幻時,我感覺到有東西正在咬我的褲腳,我低頭一看,發現雙光不知何時已出現在我的腳邊,並一臉不滿地說:「廢話男!你又在發什麼呆啦!快點走啦!」
 
  咦?雙光出現在這裡,這就表示……這裡不是我認為的那個意識空間嗎?我試探性地問:「雙光,這裡是哪裡呀?怎麼樣子和外面差那麼多?我們離開那座塔了嗎?」
 
  「廢話!這裡就是暮的藏寶地,我先前不是說了就在塔內嗎?什麼離開塔,你怎麼還是愛說廢話呀?」雙光沒好氣地回道。
 
  「可是……這裡和外頭的樣子差很多,我還以為被傳送到別的地方了!」
 
  「那是因為這裡是塔的能量供應中心,也就是生命之神遺骸的所在處,所以自然是這副好光景啦!別廢話啦!快點往前走!」雙光說完後,就往前跑去,使我只能先壓下滿腹疑問跟了上去。
 
  在跑了一陣、越過幾個綠意盎然的山丘後,我看見一棵高聳巨大的樹就在前方不遠處,而一隻藍色、頭上長著大角的四足生物就佇立在樹下。
 
  咦?那個生物!那個樣貌!好像是之前在與某棵神秘大樹同步時,出現在記憶中的哲爾尼亞斯!可是,他不是被雷吉奇卡斯給變成那棵神秘大樹了嗎?怎麼又會出現在這裡?
 
  「他……難道是哲爾尼亞斯?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我蹲下身子試圖隱藏身影,並指著樹下一動也不動的哲爾尼亞斯問道。
 
  雙光白了我一眼,說:「我剛才不是說了嗎?那就是生命之神-哲爾尼亞斯的遺骸呀!你鬼鬼祟祟的幹嘛?他都死了不知道多久了,你還怕他活過來咬你呀!膽小廢話男!」
 
  「他死了?什麼時候的事?」我驚愕地問道。
 
  「關我屁事!我只知道,哲爾尼亞斯雖身死,但他的身軀仍蘊含著強大的生命之力,使他的遺骸不僅不會腐敗,還有各種神奇的作用。暮將哲爾尼亞斯的心臟從遺骸中取出,種植到這個阿羅拉的地底做為供應大地養分的能源,而哲爾尼亞斯的遺骸就放置在這座究極稜鏡塔的中心,使這座塔能夠增幅守護者的力量,這些事情我沒跟你說過嗎?」
 
  我瞪大了眼,用著無辜的口吻反問:「你有跟我說過嗎?沒有吧!」
 
  雙光想了想,然後說:「喔!那一定是你廢話太多,煩得我都忘了!不過這也不重要,我們去聽暮的留言吧!」
 
  雙光說完後,就快步奔向哲爾尼亞斯的遺骸,我則一邊跟上,一面試圖理清楚事情的頭緒,最後,我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眼前這個哲爾尼亞斯,和那個被雷吉奇卡斯變成神秘大樹的哲爾尼亞斯應該是不同個體,這樣一切就能說得通了!
 
  在抵達大樹下後,雙光輕巧地跳上哲爾尼亞斯的背,用舌頭舔了舔鹿角,然後一陣模糊,彷彿經過變聲器處理的聲音就在這個空間內響起。
 
  「X和雙光,歡迎你們來到地點X2。」那聲音道。
 
  雖然聽不出這聲音的性別與特徵,但從話語內容來判斷,這聲音的主人應該就是暮小姐。
 
  雙光應該也是這麼認為的,他跳落地面,然後像隻迎接主人歸來的忠犬般,興奮地搖著尾巴跳上跳下的。
 
  「X,這就是此次的禮物。請收下。」暮小姐說完後,一顆紫色、和櫻桃差不多大小的水晶球就從樹上掉落。
 
  在我撿起那東西後,暮小姐又道:「這是大師球,能夠收服任何的寶可夢。除此之外,這顆大師球還具備一些特殊的功能。X,試著滴一些血在球上吧!」
 
  啊?要滴血呀?為什麼?在我猶豫時,暮小姐又說:「X或許是怕痛,雙光,可以幫個忙嗎?」
 
  耶?要雙光幫忙?幫什麼忙?難道……
 
  我心中才剛閃過不祥的預感,一陣劇痛就從我的手臂傳來!雙光那傢伙,竟然狠狠地咬了我一口呀!
 
  「你幹嘛呀!很痛呀!」我摀著滲血的手臂,不滿地抱怨道。
 
  雙光不耐煩地回吼:「只是一點小傷,等下到哲爾尼亞斯那邊磨蹭幾下就會好了啦!你快點照暮的話做,否則……」說到這裡,雙光目露凶光地瞪著我,一副我不照做就要再咬我的模樣,使我只能嘆了口氣,老實地將血塗在水晶球上。
 
  水晶球吸收了我的血後,就綻放淡淡的螢光,不過那螢光只維持幾秒就消散了。此時,暮小姐又道:「這顆大師球有認主功能,在吸收主人的血液後,就只有主人能使用它的功能,其他人是無法使用這顆球的。」
 
  喔!這麼方便!也就是說,就算這顆球掉了,其他人撿到也不能用囉!這功能很不錯耶!
 
  暮小姐續道:「你試著把這顆球丟出去,然後在心裡想著要它回來試試看。」
 
  我依言照做,把球投擲到遠方,然後想著要那顆球回來,數秒後,我就看見那顆球宛如迷途知返的忠犬般,一路滾回我的腳邊。
 
  這……這也太方便了吧!不僅防盜,還防丟失呀!這樣的好東西,比什麼金銀珠寶都還要珍貴呀。
 
  暮小姐說道:「X,你應該會喜歡這個東西,會覺得這東西很好。但凡事,都是一體兩面的。美好的事物背後,總有著殘酷的代價或壞處。這顆球的製作材料與成本就先不提了,你要記得,必須小心地使用這顆球,因為,這顆球會跟著你一輩子,而被這顆球收服的寶可夢,將永遠無法被放生,一輩子受制於這顆球。也就是說,被這顆球收服的生物,將是陪伴你一輩子的生物!你將對這個生物負起一輩子的責任!若使用不當,這也許將成為一種牢不可破的束縛。切記!」
 
  我剛才還覺得這顆球是至寶,但在聽了暮的話後,我又覺得這顆球是個燙手山芋!使用這顆球所背負的責任也未免太沉重了,我恐怕一輩子都不會想使用,既然這樣,這東西留在我身邊又有何用呢?
 
  「那個,關於這顆球……」我本想詢問有沒有「退貨」機制,但暮此刻已切換話題道:「這個世界的事情,還有星之子計畫與守護者的事情,你應該都知道了吧!如果還不清楚,可以詢問雙光或是守護者。我在X1的時候曾說過,這個世界的事情你都可以不用在意,這是其中一個選項。你可以就此帶著雙光離開這個世界,那星之子計畫與這個世界將會持續下去,直到哲爾尼亞斯之心所化成的樹枯萎為止。」
 
  這就是守護者先前提到的第一個選項吧!確實,我如果就此抽身不管,對我不會有什麼損失,只要犧牲小星雲,這個世界就可以再多存在一段時間。但百年之後呢?這個世界就將面臨毀滅的命運!而生活在其中的生物也將跟著陪葬!這種事情……實在是太殘酷了!我能夠就這麼放任不管嗎?
 
  暮此時又說:「不過,我也準備了第二個選項!這個選項,可以得到和前一個選項截然不同的結果,只是,要實行這個選項,就必須有你的參與和犧牲。」
 
  說到這第二個選項,具體內容是什麼呢?當時守護者只說到要犧牲暮的繼承人就被打斷了!犧牲我就能得到另一種結局?這要怎麼做呀?
 
  暮接著說道:「這個選項,將放棄星之子計畫,改由X你來激發並驅動守護著的全部力量,讓守護者短暫地回歸到顛峰完美型態,將此地所有的生物轉移到其他的世界!然而,一旦這麼做,除了將導致這個世界提前毀滅之外,還得犧牲守護者的生命以及你……用來驅動守護者之力的器具,也就是能夠使用Z招式的器具。」
 
  咦?咦咦咦?不是犧牲我的性命,而是犧牲我的Z手環?這和我原先理解的也差太多了吧!看來聽話果真不能只聽一半!守護者也真是的!這麼重要的事情就算被打斷,也應該將後續說完呀!
 
  我舉起手臂,看了看手腕上的Z手環,這東西對我最大的用處,就是能讓我短暫地變回迅雷時期的身軀,不過也只成功過那麼一次,之後能不能再成功都還是未知數!就算之後真的還能成功好了,但比起那過去的虛幻身影,我覺得還是阿羅拉2號居民的性命與未來比較重要!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會選擇第2個選項!
 
  「嘻嘻嘻!這才對嘛!」鬼劍此時從我的影子中竄出,怪笑道:「我先前還覺得奇怪,X是不是腦子被骨棒砸了,才會設計出那麼不對等的選項,原來是誤會一場呀!一個是犧牲星之子讓大家多活百年的選項,另一個是犧牲守護者和什麼器具來換取大家未來的選項,這可有點難選呢!你說對吧!」
 
  難選?我不覺得呀!以我的立場來說,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第2個選項,只是,不知道守護者會不會願意就是了。
 
  「距離抉擇之時,應該還有一點時間,X,你可以和守護者好好討論後再做出決定。那麼,我們下一個地點再會。」
 
  在暮小姐宣告此次留言結束之際,鬼劍突然怪叫:「唉呦喂!沒有留給我的話嗎?妳這是詐欺呀!」
 
  暮彷彿已預見鬼劍的抱怨,此時空間內又想起暮的話語聲:「Y256,你還記得在我故鄉陷入火海的那個夜晚,我們相依偎取暖的那一夜嗎?那個時候,你不經意的一句話,讓我確信一件事,你是擁有『心』的個體,而不只是個聽令的工具。雖然,事後的發展走向不盡人意,但我還是希望,已完成使命、擺脫枷鎖的你,能夠培育著那顆『心』,過著屬於你自己的日子。」
 
  暮說到這裡,話語聲就停歇了,看來此次的留言應該到此結束了。就在我這麼想時,鬼劍發出不屑的笑聲:「這就是妳想對我說呢?哼哼!什麼『心』?什麼自己的日子?我真是完全沒想到呀!這種滿懷少女夢的不切實際話語會從妳的口中說出呢!我真是超級無敵大大驚愕的失望呀!」
 
  鬼劍才剛抒發完奇怪的感想,暮的聲音又再次響起,她笑道:「呵呵!你以為這就是我想對你說的話嗎?這些話只是個開端,就像是前戲之類的東西。真正精采的還在後頭呢!你若想知道……就跟隨著X的腳步繼續前進吧!我保證會讓你知曉一些你不知道,卻又非常感興趣的事。好好期待吧!」
 
  「棒極了!這才像是我所認識的X!死了都還能帶來樂趣,我很期待妳留下來的東西呀!嘻嘻嘻!」鬼劍說完後,就遁入影中,並繼續施展他的裝死技能,不論我怎麼叫他都不回應。
 
  鬼劍與暮小姐,這兩位從前到底是什麼關係呀?搭檔?勁敵?情侶?還是仇家?為什麼我覺得他們好像在互相較勁?即使暮小姐已經不在人世了,還能與活著的鬼劍較勁?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
 
  我向雙光詢問這個問題,但雙光卻一臉不高興地說:「關我屁事!我不知道啦!」
 
  「暮沒有在你腦中留下任何和鬼劍……也就是Y256的事情嗎?」我又問道。
 
  「廢話!要是有的話,你以為我在氣什麼!暮太過分了!這次沒提到我的事就算了,還跟那來路不明的傢伙有說有笑的!太過分了!哼!」
 
  呃……我說雙光呀,你哪隻耳朵聽到他們有說有笑的呀?而且,你是在吃醋嗎?沒想到你對暮小姐是那麼依戀呀!看著雙光咬牙切齒,一副不甘心的模樣,我突然覺得這小傢伙也有可愛的一面嘛!雖然是還及不上皮卡丘就是了。
 
  說到皮卡丘,好久沒見到皮卡了!我好想她喔!這份思念之情都快要滿溢出來,無法控制了!等一下跟瑞德商量看看,看看能不能摸摸他的皮卡丘來緩解一下相思之情好了!
 
  在我想著皮卡丘的好時,雙光對著我大吼:「廢話男!你還楞著幹嘛!快走啦!」
 
  雙光現在心情很不好,我還是別去惹他為妙,於是我也不多話,就這麼跟著他離開這個空間,回到原本那個佈滿鏡子的房間。然後雙光沒好氣地說:「現在去找守護者!跟緊點!跟丟了我可不負責!」
 
  我點頭稱是,然後拉上瑞德緊跟在後。雙光帶著我們在塔內東繞西轉的,在路途中,我詢問瑞德可否出借一下皮卡丘,瑞德露出不解的神色問道:「你不是怕他嗎?為什麼還要借他?是想要戰勝恐懼?」
 
  我怕皮卡丘?我愛他們都來不及了,哪還會怕他們?我覺得瑞德肯定是誤會什麼了,但我也懶得澄清,只問他可不可以?瑞德想了想後,說:「如果回去後你肯和我以真正實力打一場,我就答應。」
 
  啊?還要生死相搏呀?這……這還是免了吧!我討價還價地問:「能不能改用其他條件呀?」
 
  瑞德用手指比了一個「1」,語氣肯定地說:「我就這一個條件!答不答應隨你!」
 
  「這……」在我苦惱要怎麼讓瑞德改變主意時,塔身突然開始劇烈搖晃,而一陣陣爆炸聲響從上方傳來!
 
  怎麼回事?出事了?難道是莉莉艾他們為了救小星雲,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情了嗎?
 
  突如其來的巨變,讓雙光也沒心思鬧脾氣了,他趕忙加快腳步,領著我們前往守護者與小星雲所在的塔頂。而當我們登上塔頂時,一隻貌似蝙蝠,又像一輪明月的生物如奪命血滴子般朝著我們飛了過來!
 
 
------------------------------------------------------------------------------------
附錄1:雙雷的幻導時間
 
小初:是我的錯覺嗎?我怎麼覺得本回的進度有點快,瑞德怎麼這麼輕易就不打了呀?
 
 
雷卡:(翻白眼)這樣不好嗎?你難道希望我繼續被瑞德虐一整回嗎?難得有一位冠軍會自己踩煞車、理智上線不好嗎?
 
小初:我不是這個意思啦!而且,總覺得你好像話中有話,什麼難得有一位冠軍理智上線,這是指其他冠軍都不理智嗎?
 
雷卡:你仔細想想我先前遇到的什麼格X,還是什麼X蘭的,就能明白我為什麼會那麼慶幸關東地區現任冠軍是瑞德了。
 
小初:那就先不說冠軍的事,本回又提到什麼不同個體的哲爾尼亞斯,還有暮小姐說了那麼一大長串的事,最後又是塔頂的異變和突然現身的月亮蝙蝠生物,感覺資訊量也太大了吧!搞得我頭好暈呀!
 
雷卡:經你這麼一說,本回確實提到很多事情呢!不過若是拆開來一件一件看的話,其實也沒那麼複雜。
 
小初:那先說說哲爾尼亞斯的事吧!為什麼會是不同個體呀?
 
雷卡:這很簡單!我之前遇到的那棵神秘大樹,是活著卻被雷吉奇卡斯強行封印變成樹的哲爾尼亞斯。而本回出現的哲爾尼亞斯不但死了很久,還被掏心種樹,所以很明顯是不同個體呀!
 
小初:喔喔!原來如此。那暮小姐的那一長串留言……
 
雷卡:簡單來說,暮小姐此次留言說了三件事,一是天王球的事,二是阿羅拉2號的未來,三是與鬼劍的互相較勁。
 
小初:我主要是第三點不太明白,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雷卡:(攤手)這個我就沒辦法解釋了!只有裝瘋賣傻的鬼劍知道吧!至於最後那個像月亮蝙蝠的生物……
 
小初:啊!我想到了!會不會是你做了什麼壞事,所以有人要代替月亮來懲罰你呀!
 
雷卡:壞事?經你這麼一說,還真的有耶!
 
小初:真的假的?你做了啥壞事呀?(好奇)
 
雷卡:我把你最近的戲分都搶光光,害你過得太閒,所以應該要補償你,讓你出場去對付那月亮蝙蝠生物!上吧!小初!就決定是你了!
 
小初:不要呀!我不要當挨打替身呀!(逃)
 
 
---------------------------------------
附錄2:下回預告
 
 
「就罰妳一輩子伺候本喵,本喵就大貓不計小人過了!」
 
「你們這些人類到底對他做了什麼?讓星之子變得如此懦弱膽小!」
 
「原來此地尚存有生態守護者-基格爾德呀!看來此地的未來還有點希望。」
 
「你們的世界會怎麼樣關我們什麼事?為什麼要把我們捲進來!」
 
「吵得越兇越好,最好來個兩敗俱傷,這樣我們就輕鬆了!」
 
「大家……還有這個世界,都在等待著你的歸來!」
 
「『幻妖之界』,就存在於附近,這件事你知道吧。」
 
 
下回  莉莉艾與星之子
 
 
「吾的同胞們再稍候一下吧!光耀吾族的計畫還能繼續下去!」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1702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