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14k

RE:【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第606章 赤紅的進擊)

樓主 衝浪的寶石海星 starmie
GP9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為了對抗瑞德派出的妙蛙花、噴火龍和水箭龜,雷卡在心中飛快盤算了一下後,決定派出克羅、碧水和熾來參與此次戰役。
 
  在被點名參戰後,克羅和碧水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只有熾,他翻了個白眼然後偏過頭去,一副不想理會雷卡的模樣。先前的事情,熾心裡還有氣呢!要他隨口笑一笑然後就放過雷卡……門都沒有!
 
  看到熾的態度後,雷卡心裡就有底了,於是他二話不說,張臂環抱住熾,並柔聲說:「先前的事算我錯了!您老就別生氣了嘛!」
 
  熾頭也不回地說:「什麼算你錯了,本來就是你錯!你下次還敢不敢?」
 
  「這個嘛……」雷卡壞笑道:「如果你沒落什麼把柄在我手上,我自然就不會再威脅你啦!」
 
  「那我還不如讓那什麼冠軍把你宰了!省得你以後再威脅我!」熾沒好氣地說。
 
  「耶?你就那麼篤定以後還會有把柄落在我手上呀?看來你也蠻喜歡被我威脅的嘛!」雷卡抓住熾的語病,無賴地說。
 
  「你還說!我先勒死你,看你還怎麼說!」熾氣憤地用尾巴纏住雷卡的脖子,作勢要勒住他,而雷卡則是裝模作樣地大聲叫喊:「救命呀!熾大大存心落把柄在我手上,所以要殺人滅口呀!我不要那些把柄了!還你!都還你!」
 
  「你閉嘴!誰稀罕這些把柄!既然收下了就別給我丟回來呀!」
 
  「唉呦喂!是我的不對!那我將把柄收好,您老消消氣、退退火!啊!不行!不能退火!」
 
  「你什麼意思?還想惹我發火不成?」
 
  「你若消了火,你就沒有火屬性,戰力就大減了呀!唉呀!那還是請伊布來充當一下火戰力好了!」雷卡打趣地說。
 
  「你敢!我就算沒火氣也遠勝那隻銀毛兔!你敢選他不選我,就讓你日日惡夢纏身!」熾恫嚇道。
 
  「知道了!知道了!那就勞煩您老到戰場上發發火氣吧!火系就靠您撐場面啦!」雷卡油嘴滑舌地說。
 
  「哼!知道就好!烈火前輩不在,隊伍中的火系最強戰力就非我莫屬了!」熾此時高仰起頭,露出志得意滿的笑容,放下先前的不愉快,完全忘記剛才是為什麼要擺臉色給雷卡看。
 
  雷卡與熾的親密互動,看得瑞德和他的寶可夢是一愣一愣的。瑞德覺得越來越摸不透雷卡這個人了!如果雷卡是傳說中的英雄,那又何必如此低聲下氣討好身邊的伙伴?但若雷卡是詭魔陣營的惡人,又何須用甜言蜜語請寶可夢出戰?雷卡的言行,使瑞德感到越來越困惑。
 
  在兩方都決定好出戰的寶可夢後,守護者就把光壁開了個小洞,讓其他沒參戰的成員到外頭去。雷卡此時舉起劍身漆黑如墨的黑耀,對瑞德說:「這就是我的武器,可以吧!」
 
  雷卡之所以要向瑞德做這項確認,是因為他自己有些心虛。嚴格來說,被鬼劍佔據劍身的黑耀,其實也算是寶可夢,應該也要跟著其他未參戰的成員一起出去才對。但沒有黑耀防身,雷卡又覺得沒有安全感,所以他決定遊走於規則邊緣,並先向瑞德做確認,避免事後爭議。
 
  不知內情的瑞德只認為黑耀是把銳利、可能還帶有隱藏能力的劍,於是他不以為意地說:「無妨!我身上也有非常人能擁有的特殊道具作為底牌,既然是底牌,自然是不方便明示。」瑞德言下之意,是在調侃雷卡將底牌那麼早就掀出來是很不明智的事。
 
  雷卡知道瑞德會錯意了,但他也不戳破,只是對著瑞德投以感激的微笑,並心想,反正我已經事先言說了,到時候鬼劍若不受控制變成什麼寶可夢,也不能怪我囉!
 
 
第606章 赤紅的進擊
 
 
  在其餘不參戰的寶可夢都撤離後,雷卡與瑞德兩方都很有默契地展開了他們的行動。
 
  雷卡發動「西克羅斯」之力,從指間射出三道綠光與克羅、碧水和熾同步連結。而瑞德此時對寶可夢下達指示道:「火、草誓約組合!」
 
  妙蛙花聞令,便伸出一根藤蔓纏住噴火龍的手,一顆混雜著紅光與綠光的能源球體就在他們面前成形,然後朝著雷卡他們飛衝而去!
 
  雷卡推測瑞德是打算用誓約組合技讓場地變成「火海」狀態,好削減寶可夢們的體力,於是他趕忙讓碧水使用「求雨」好為場地降溫,並讓熾使用「惡之波動」襲擊那能源球體,好削減誓約之力的能量,並阻擋能源球體的前進!
 
  就在碧水的「求雨」生效,場上降下大雨之際,瑞德突然大喊:「水流噴射!攻九尾!」
 
  瑞德一開始就是打這主意,讓雷卡主動使用「求雨」,提升水系招式威力、削弱火系的力量。至於讓場地陷入「火海」狀態什麼的,不過是誘餌罷了!他又怎會用這種損人不利己的打法呢?
 
  水箭龜聞令,便化作一道水柱沖向毫無防備的熾!克羅見狀,便飛衝上前,打算用他堅硬的拳頭為熾擋下這一擊。但雷卡此時卻緊急喊停,並要克羅改使用「精神強念」擋下水箭龜。
 
  由於克羅的物理攻擊力遠高於特殊攻擊力,在這種情況下應該使用物攻招才比較有利,因此克羅對於雷卡的指示感到不解,但他信任雷卡,所以他也沒多問,立時變招用無形的超能力推擋迎面撲來的水柱。
 
  雷卡之所以會下這個指示,是因為他的「柏坦修」之力探測到水箭龜掌握著「雙倍奉還」招式,可將受到的物理攻擊傷害以雙倍還給對手!如果克羅真用物理招式強行擋下水箭龜,恐怕最後落敗的將會是克羅!
 
  雷卡的猜想,正是瑞德的打算。從一開始用誓言引誘「求雨」,然後再用「水流噴射」引誘對方以硬碰硬抵擋,都是為了讓水箭龜成功使用「雙倍奉還」將有著高武力值的克羅請下台!但瑞德沒料到的是,雷卡的能力讓他的連環計打水飄了!
 
  在看破瑞德技能的同時,雷卡心生一計,想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於是他讓九尾別管那誓約能源彈了,改使用「神通力」和克羅一同抵擋抵擋水箭龜的攻擊,然後任由誓約光彈飛衝過來。
 
  雷卡本打算讓碧水硬接下誓約光彈,然後用「鏡面反射」將傷害反彈回去,但由於瑞德自己就常玩這種反擊手法,所以對這手法非常敏銳,當他看見熾轉攻擊水箭龜時,就察覺雷卡的意圖,於是他大喊:「空氣斬!攻誓約!」
 
  噴火龍聞令,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高速拍動了翅膀一下,製造出一道風刃襲向誓約光彈,趕在誓約光彈擊中碧水前將其切碎!碎裂的光彈引起一陣爆炸,將原本在對峙中的兩方震飛開來。
 
  水箭龜被克羅與熾的超能力合擊與爆炸的風暴給震回瑞德身邊,他氣憤地伸出背上的砲管,想賞那擋下他、讓他灰頭土臉無功而返的傢伙們一發「加農水炮」!但瑞德卻及時制止了水箭龜!既然已經知道對方有「鏡面反射」這樣的反擊招,那就不能隨意使用特殊攻擊招。
 
  一想到「鏡面反射」,瑞德不禁用惋惜的眼神看了看水箭龜。這隻水箭龜,當年出生時就沒有遺傳到「鏡面反射」,雖然之後花了很多功夫才找到名師傳授他「雙倍奉還」,讓他也擁有反擊的本事,但卻始終找不到會教授「鏡面反射」的人,使得水箭龜的反擊並不全面,特殊攻擊成為了他的罩門。要是沒有這個罩門,剛才就可以用「鏡面反射」回擊熾和克羅,可惜了!真是可惜!
 
  在惋惜完水箭龜的罩門後,瑞德開始思量接下來的戰法。對方的「鏡面反射」讓他投鼠忌器,暫時封鎖了特殊攻擊,若改採物理攻擊,對方又有超能力護身,難以近身,再加上對方還有克羅這個武力值擔當,正面硬碰硬是下下策!得先限制住對方的行動才行!於是,瑞德下令道:「使用備案1!」
 
  瑞德的三隻寶可夢聞令,便開始分工起來,噴火龍拍動雙翼使出「順風」,製造出從己方吹向敵方的氣流。緊接著,妙蛙花於風中噴灑經萃練過,肉眼幾乎不可見的特殊細微「毒粉」!水箭龜則裝模作樣地裝愛睏打起呵欠,悄悄地使出「哈欠」招式,呼出會使對象愛睏的氣體。
 
  肉眼難以看見的「毒粉」和「哈欠」,藉由「順風」傳送到敵方那裡,使敵方一心以為對手會乘著風勢進攻而全心守備,卻在不知不覺中就中毒或睡著。這是瑞德在遭遇擅長防守的敵人,久攻不下時所用的備案。
 
  瑞德的這個備案通常是一試就靈,但偏偏在雷卡這裡就失效了!因為雷卡早透過「柏坦修」之力將瑞德的三隻寶可夢的招式都摸透了!所以當看到噴火龍一使出「順風」,水箭龜哈欠連連時,雷卡就猜到瑞德要做什麼了!
 
  畢竟,雷卡也曾叫小蒼做這種打呵欠催眠的把戲,所以他一看就知道了,他趕忙讓熾使出「神秘守護」,溫暖的光輝立時籠罩了雷卡一行,將所有會招致他們陷入異常狀態的「病原體」都阻擋在外。
 
  看到雷卡一次又一次地看穿自己的計謀並化解,瑞德心中已經認同雷卡的寶可夢對戰實力了!但光是如此,還無法說服自己相信雷卡就是傳說中的那個人
 
  瑞德在心中默念了一句:「除了寶可夢對戰外,你自身的實力又是如何呢?讓我確認看看吧!」,然後就對他的寶可夢們說:「備案Z,注意鏡面反射!」
 
  瑞德下完指示後,他的寶可夢就乘著順勢氣流衝向雷卡一行,然後各自找對手打了起來!
 
  備案Z,也有著最後方案的意思。在這種情況下,瑞德將不再下達其他的指示,打法與對手,可以由寶可夢們自行決定!而瑞德將趁著眾寶可夢大鬧特鬧時,直搗黃龍,攻向對方的統帥!
 
  看到之前用著各種組合連環計的寶可夢們突然毫無章法地一一撲了過來,雷卡當下是有些傻了!他心想,這就是冠軍的打法?難道他自暴自棄了?
 
  雖然還不明白瑞德的用意,但雷卡也沒時間多想,急忙指揮他的夥伴們應戰。
 
  噴火龍化身為一顆火球撞向克羅,雷卡趕忙讓有著「引火」特性的熾上前接招。
 
  妙蛙花使出「強力鞭打」,揮舞著一根又一根粗厚的藤蔓擊向碧水,雷卡便指揮克羅上前,使出「金屬爪」砍斷一根又一根的藤蔓。
 
  水箭龜趁著克羅忙得對付藤蔓時一躍而起,並使出「重踏」朝著克羅落下!雷卡見狀,趕忙讓碧水使出「黑霧」,用黑煙掩蓋克羅的位置,然後叫喊出「魅惑之聲」,干擾瑞德的寶可夢!
 
  就在雷卡全神貫注地指揮夥伴們抵擋敵方的猛攻時,雷卡的腦中突然響起了鬼劍的驚叫聲:「那傢伙來啦!你還不快先保住自己呀!」
 
  經鬼劍這麼一提醒,雷卡立時收持心神,將精神集中在自己的雙眼上,然後他看見瑞德趁著混亂,不知何時已經跑到他身前,並揮拳揍了過來!
 
  看到瑞德的拳頭已近在眼前,雷卡下意識地伸手去阻擋,但就在兩人的手要碰觸到的前一刻,雷卡猛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開戰前的自白!
 
  當時,雷卡自白要帶黑耀參戰,而瑞德也坦承有底牌。既然有底牌,那誰又會赤手空拳地去對抗一個持有利刃的人?即使雷卡剛才在混亂中已讓鬼劍將黑耀藏入影子中,但雷卡認為瑞德不可能忘了黑耀的存在,他不可能犯這種錯誤,除非……他現在就準備動用底牌
 
  一想到瑞德的底牌即將掀開,雷卡也不顧眼前瑞德的直拳破綻百出,立馬雙腳用力向地面一頂,奮力地向後跳躍!而就在雷卡身驅離地的下一刻,瑞德手指上的戒指突然發出異光,一個鮮紅色如同巨型鳥爪的物體以匪夷所思的方式硬生生地從戒指中長了出來,並對著雷卡前一刻的所在位置揮了下去!
 
  瑞德那一爪,雖未擊中向後跳開的雷卡,卻在地面留下深深的爪痕,使得剛落地的雷卡不禁一陣後怕,心想,要是剛才我去接他那拳,這爪會將我的身體撕成碎片吧!
 
  對於雷卡逃過這必殺一爪的表現,瑞德覺得很滿意,這樣的表現,才像是歷經征戰的傳說人物,那麼,下一招又如何呢?
 
  瑞德此時撲向雷卡,並揮動手指,控制戒指上的爪子抓向雷卡,想看看雷卡在知道了戒指的機關後會有什麼反應!
 
  已經深知那紅爪威力的雷卡自然是不可能用肉身去硬接攻擊,如果可以,他實在很想逃,但無奈的是,他這缺乏鍛鍊的身軀經過剛才這麼奮力一跳後,雙腳竟有些痠麻不聽使喚了!使雷卡只得放棄閃避的念頭,準備正面迎擊!
 
  「鬼劍!變成堅盾劍怪!」
 
  在雷卡的指示下,鬼劍叫了聲:「來囉!」,然後就從雷卡的影子中竄出,並變身為黑色的堅盾劍怪,以堅硬的盾牌擋下了瑞德這一爪。
 
  「有意思!再來!」瑞德沒去質問這堅盾劍怪從何而來,他心中的戰意已被點燃,他現在只想看看雷卡究竟有多少能耐!瑞德大喝一聲,他戒指上的紅爪就改變形狀,變成如鳥喙般尖銳之物,然後在瑞德的手指操控下,刺向堅盾劍怪!
 
  看到瑞德改變爪的型態再次進攻,雷卡猜想那形變為喙的物體或許有破防的效果,於是他趕忙道:「快用『王者盾牌』!」
 
  鬼劍聞令,將力量凝聚在盾牌上,一陣幽暗的詛咒之力便覆蓋在他那堅硬的盾牌上,緊接著「鏗!」的一聲巨響,如血般豔紅的喙刺擊在盾牌上!然後一陣強大的衝擊力將鬼劍給震開,而瑞德也受到反作用力而後退了幾步。
 
  瑞德這一擊雖沒有貫穿堅盾劍怪的盾,但鬼劍卻痛得哇哇大叫:「痛呀!那傢伙的尖刺,有種能量貫穿了我的防禦,注入到我的體內!啊!好熱!好不舒服!好難受呀!我不行啦!之後就交給你啦!」鬼劍說完後,就變回原本的黑耀,然後使出一如往常的慣用伎倆-裝死!不論雷卡怎麼呼喚都不回應,使得雷卡只能無奈地拿起已無反應的黑耀,警戒地盯著前方不遠處的瑞德。
 
  瑞德此時用著驚愕的目光盯著戒指上的喙,自他掌控這枚戒指以來,這還是第一次,這種型態沒能完全貫穿敵人的防禦,而且力量還被削弱!剛才纏繞在盾牌上的詛咒氣息,此時轉移到喙的身上,抑制著喙的部分力量,使喙的形狀稍稍變小了一些。
 
  雖然瑞德知道這應該是「王者盾牌」降低迎擊者攻擊的效果,但他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這效果會對自己手中的戒指有效?根據傳授他這枚戒指的前任帝劍所述,這枚戒指是用特殊的材質製作,理應可以無視寶可夢的招式效果,但為什麼不僅無法完全攻破「王者之盾」,還反被降低攻擊的效果給纏上?
 
  雷卡的能耐,已遠遠地超出瑞德的估算,還不斷帶給瑞德驚喜,這讓瑞德如何能壓抑住內心的衝動!他還想見識見識雷卡到底還有多少能耐!
 
  於是瑞德手指一揮,戒指上的喙立時就轉變成一對鮮紅的羽翼,然後雙翼一拍,數十枚熾紅的羽毛就如飛箭般襲向雷卡!
 
  面對飛襲而來的紅色箭羽,兩腳酸麻的雷卡自知無法躲開,便當機立斷用黑躍在手掌上劃了一刀,令血液沾染到劍刃上。
 
  鮮紅的血液在劍鋒上迅速地由紅轉黑,然後雷卡強忍著痛楚用力揮劍,將黑血如子彈般甩飛出去!而紅色箭羽在沾染到黑血後就迅速崩解,在打中雷卡之前就已化作粉塵消散。
 
  雷卡的這一手,令瑞德是大開眼界!不是沒有人破解過這招紅色箭羽,而是從沒有人以這種方式破解!不是閃避或是擋下,而是直接讓紅羽崩解,這是什麼手法?這是怎麼辦到的?關鍵是那把劍嗎?還是從他手上流出的血?
 
  瑞德此時對雷卡充滿了好奇心,他真的很想知道雷卡究竟有多強!於是他深吸一口氣,盡力讓情緒平復,然後手指一揮,準備繼續出招!但這時,雷卡卻大喝一聲:「已經夠了吧!你只是要測試我的實力,這樣還不行嗎?」
 
  「還不夠!」瑞德此時拋開以往冰冷的面容,一臉興奮地說:「龍叔這麼惦記著你!這麼誇讚你!這麼認同你!你的實力怎麼可能就只有這樣呢?再讓我看看吧!你到底還有什麼手段!」
 
  雷卡此時查覺到瑞德的態度轉變,一股熟悉卻又不祥的感覺在他心中竄升而起,他趕忙問道:「等等!你說什麼龍叔?哪個龍叔!」
 
  「龍叔……就是帝劍之一的蒼之龍劍呀!那個後半生都記掛著你的人呀!」瑞德回應道。
 
  瑞德的發言,著實讓雷卡大吃一驚!他沒想到會在這時聽見過往故人的名字。他驚愕地問:「蒼之龍劍……你和他是什麼關係?你是他的學生或是親戚什麼的嗎?」
 
  瑞德搖了搖頭,說:「龍叔是前任……也就是我的老師的好友。不過他曾指點我戰鬥技巧,嚴格來說,也算是我的老師!」
 
  瑞德的回應,令雷卡恍然大悟,與此同時,在他心中那個高冷的瑞德形象也跟著破滅!
 
  在雷卡的心目中,龍就是個不擇不扣的戰鬥狂!所以瑞德現在的新形象,就是一個老戰鬥狂教導出來的小戰鬥狂!
 
  看著瑞德那躍躍欲試,卻又極力壓抑著自己的模樣,雷卡彷彿在他身上看見龍的身影。雷卡撫額深嘆口氣心想,今天這事恐怕難以善了囉!
 
 
---------------------------------------------------------------------------------
附錄1:雙雷的幻導時間
 
小初:看了那麼多回的文戲,本回終於有場像樣點的武戲了!真是太讚了!
 
雷卡:為了這場武戲,都快累死我啦!快點來扶我一把呀!我的腿呀……(兩腳又痛又痠)
 
小初:你這樣不行啦!整個就是缺乏運動和鍛鍊!這樣下去,怎麼贏得過瑞德呀!(一臉擔心)
 
雷卡:是呀!憑我這身體,要贏過他實在困難,倒不如……換你上場!勝算說不定會大一些喔!
 
小初:啊?這……這不好吧!這樣不就等於是讓我搶了你的戲份嗎?
 
雷卡:那有什麼關係?我先前也搶了你很多戲份呀!像是幫你對付死之神和默丹、又幫你對付格林和水蓮,還幫你通過大考驗!我都搶了你那麼多戲、幫了你那麼多忙,你是不是也該幫我一下呀?(挑眉)
 
小初:這……那我要怎麼幫你呀?
 
雷卡:你就變成路卡利歐或是超夢,上場和瑞德打一場!這樣觀眾愛看、我也輕鬆,不是一舉兩得嗎?
 
小初:瑞德那戒指好像很恐怖!連堅盾劍怪的盾都擋不住,我上場也只是當砲灰吧!我看,我還是幫……幫你加油好了!
 
雷卡:唉!你還是去幫我買便當吧!我覺得說不定很快就要用到了……
 
 
-------------------------------------------------------------------
附錄2:下回預告
 
 
「這還真是不折不扣的孽緣呀!」
 
「你到底……是不是龍叔在等待的那個人?」
 
「為什麼又是你出主意?上次也是這樣!你該不會在打什麼壞主意吧!」
 
「我就這一個條件!答不答應隨你!」
 
「為什麼是我?我可不是保母呀!還要幫忙你帶孩子!」
 
「你快點照暮的話做,否則……」
 
 
「你是擁有『心』的個體,而不只是個聽令的工具。」
 
 
下回 來自彼岸的計畫
 
 
 「他……難道是哲爾尼亞斯?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1702 筆精華,10/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