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14k

RE:【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第604章 光輝大神與星之子)

樓主 衝浪的寶石海星 starmie
GP7 BP-
  在經歷重重波折與磨難後,我總算是幫助小初完成了卡璞‧蝶蝶的整人大考驗並返回自己的身體。本以為等待著我的會是快樂的大結局,沒想到當我睜開眼時,迎接我的卻是一副大難臨頭的狀況!
 
  格拉吉歐兄妹怨恨我,這倒是可以理解,但為什麼連冠軍-瑞德也來插一腳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我與瑞德僅有上次的一面之緣,照理來說,他應該沒理由敵視我,難道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性,就是在我離開身體的這段期間,發生了一些不太妙的事,於是我急忙站起身,並質問鬼劍:「鬼劍!我不在的這段期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鬼劍此時遁入我的影子中,並發出難聽的笑聲:「嘰嘰嘰!發生什麼事情了?你的身體最清楚了喔!美好的記憶就存放在你的腦中,不讀可惜呦!」
 
  美好的記憶?聽你在鬼扯!若真的美好,那眼前的災難要怎麼解釋?算了!現在沒時間和鬼劍鬥嘴,還是趕緊來看看究竟發生什麼事了,才好想出應對之道!
 
  於是,我閉上眼睛,將意識集中,然後,一幕幕影像與記憶便在我的腦海中重現……
 
 
第604章 光輝大神與星之子
 
 
  根據我讀取到的記憶,在我的意識離開後,我的身軀就被鬼劍給操控!他先是制服了陰月和陽日,然後又把寄生在露莎米奈體內的虛吾伊德給抓了出來並關入球中。雖然鬼劍很不正經地用我的身體擺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羞恥姿勢,但他的作為總歸是好的。
 
  後來,在暮小姐聲音的指示下,雙光一臉不情願地領著鬼劍去找此地的守護者,於是,鬼劍就抱起昏迷的露莎米奈,跟著雙光在佈滿稜鏡的塔內行走。
 
  雙光一面帶路,一面為鬼劍說明這座塔的來歷,這座塔的名字叫做「究極稜鏡塔」,是暮小姐招集人手為守護者建造的,這座塔具有增幅守護者力量的作用!
 
  雙光一臉認真地說明,但鬼劍卻沒有認真在聽,他忙著上下其手,猛吃露莎米奈的豆腐,還不斷問雙光「這女人的身材以人類的眼光來看是火辣辣的那種吧!」、「X的身材有保持得像女人這樣好嗎?」、「如果能控制這樣的好身材出去晃,應該就可以任我招搖撞騙吧!」、「哈哈!這裡好軟!好有彈性!X愛犬你要不要來摸一摸呀?」……之類沒有營養的話,使雙光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到最後乾脆吼了鬼劍一聲,然後就賭氣不說話了!
 
  在雙光的帶領下,鬼劍抵達了塔頂的平台。而一個全身黑得透亮,猶如黑曜石雕像的生物,就佇立在平台中心。
 
  鬼劍好奇地東張西望,然後沒個正經地說:「啊咧?X愛犬不說要帶我來找什麼龍龍守護者嗎?我怎麼連個龍影都看沒呢?難道是我耳聾?還是你眼朦朧走錯路了?哈哈哈!」
 
  「呸!你自己眼睛有問題關我屁事!守護者不就在那裡嗎?」雙光沒好氣地用前足指著平台中心的黑色物體說。
 
  鬼劍此時發出很誇張的驚叫聲:「什麼什麼呀!你說那黑不溜秋的東西就是什麼龍龍守護者?天底下哪有長這樣的龍呀?還是我會錯意,其實是牢籠的籠?」
 
  「他……」雙光正要出聲解釋,一陣低沉的聲音就迴響於平台上,那聲音說:「因為,現在這模樣,並不是我真實的樣貌。我完整的型態,是一隻散發著璀璨光輝的光之龍,那樣的姿態,在遙遠的過去被稱作光輝大神。」
 
  「喔!這樣呀!型態轉變嘛!我懂我懂!那就這樣吧!」鬼劍似乎對守護者樣貌一事沒了興趣,他話鋒一轉,對雙光道:「我說X愛犬呀?你覺得X要我來這幹嘛呀?難不成要我幫這龍龍守護者重返榮耀,恢復光彩奪目之身嗎?這不是為難我呀!」
 
  「關我屁事!」雙光沒好氣地罵了一聲,然後惡狠狠地瞪視著守護者,用著極為不善,彷彿在挑釁的語氣說:「守護者,我把暮的繼承人的身軀帶來了!你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一刻也不想在你這裡多待!」
 
  「唉!這麼多年了,你的脾氣還是和以前一樣呀!」面對雙光極為不友善的態度,守護者嘆息道。
 
  「關你屁事!我沒把你咬碎,就已經很給暮面子了!你還想怎樣!」雙光說著說著,雙眼突然就變成血紅色的,彷彿一隻嗜血的狼,渾身上下充滿了肅殺的危險氣息!
 
  氣氛已經很不對勁了,鬼劍竟然還唯恐天下不亂地拍手叫道:「好耶!看來X是要招待我來看一場廝殺撕逼大戲呢!打呀!快打呀!這樣精采的廝殺,大家都最愛看了呀!」
 
  或許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吧!鬼劍的胡言亂語,反倒讓雙光恢復理智,他的雙眼逐漸變回原來的顏色,殺氣也逐漸散去,然後他用著不屑的口吻說:「暮的想法才不會像你想的那樣膚淺!也沒你那麼無聊!」
 
  守護者此時也開口說:「暮不會樂見我們自相殘殺的。雙光,此等想法與暮背道而馳之人,真是暮的繼承人?」
 
  「只有身體是啦!誰知道他是什麼鬼東西!」雙光一臉嫌惡地看著鬼劍。
 
  「原來是這樣……我想也是,暮理應不會選此等人物作為繼承人。」守護著說道。
 
  聽到雙光和守護者都異口同聲地嫌棄自己,鬼劍也不氣惱,依舊沒個正經地說:「是的是的!那個X,也就是你們最最最親愛的暮大姊呀,是全天下最深謀遠慮、機關算盡、玲瓏剔透、獨具匠心……唉呦喂!我詞窮啦!剩下的留給你們去歌功頌德啦!反正我才不會成為像她那樣的傢伙!」
 
  鬼劍挺自得其樂地說些瘋言瘋語,但聽者明顯就沒他那樣的好心情。守護者冷冷地說:「根據暮的安排,繼承人將在不久之後做出一項重要的決定,所以我必須先將必備的資訊告知繼承人,好讓他能做出正確的判斷。我此刻所說的事情,你能夠如實轉達給繼承人嗎?」
 
  鬼劍敲了敲腦袋,自信地說:「放心啦!這個好身體經歷的一切,我都會毫不失真地記錄在這裡喔!比珍珠貝產的珍珠還要真呦!」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訴你吧!關於我,還有這個世界,即將面臨的命運……」
 
 
-------------------------------------------------------------
 
 
  根據守護者的描述,他是一種叫做奈克洛茲瑪的寶可夢。他原本的模樣是一隻散發著璀璨光輝的巨龍,在他全盛時期,被尊稱為光輝大神!
 
  奈克洛茲瑪之所以會有聽起來如此酷炫的稱號,是因為他在吸收光輝後就能夠釋放蘊含能量的光輝!枯萎的植物被他的光輝照射到,立刻就恢復生機!體弱病重的生物被他的光輝照射到,立刻就恢復元氣和活力!除此之外,他的光輝還能用來傳送物體、作為能源使用、增幅寶可夢的招式……等用途。
 
  由於奈克洛茲瑪的光實在是太多用途、太實用了,因此招來貪心的人類與寶可夢們的覬覦和爭奪!一場又一場圍繞著奈克洛茲瑪的戰爭就這麼爆發了!
 
  一場又一場的戰爭,讓奈克洛茲瑪身心俱疲,於是他便想逃離原本居住的世界。但逃離的過程並不順利,他受到多方勢力的追捕,在歷經九死一生的絕境後,奈克洛茲瑪總算逃離原本的世界,來到這個阿羅拉2號的十克拉山丘附近,但他卻也身受重傷、命在旦夕!
 
  當時,剛從浴血戰場中逃出生天的奈克洛茲瑪精神極度不穩定,再加上他當時身受重傷,自控能力大幅下降,使他受到自身負面情緒的影響,在不禁意間釋放了會使寶可夢陷入混亂的光輝!
 
  居住在十克拉山丘上的雙光一族(岩狗狗、鬃岩狼人族群),除了擁有「我行我素」特性的雙光外,其他的個體都因為照射到奈克洛茲瑪的光輝而陷入混亂並開始自相殘殺,直到死亡!
 
  當奈克洛茲瑪的情緒平復下來後,他才驚覺自己的一個疏忽竟害死了當時身在十克拉山丘上的所有生物(雙光除外)!
 
  對於血流成河、遍地死屍的十克拉山丘,奈克洛茲瑪雖感到痛心與自責,但當時已經油盡燈枯、虛弱得快要死掉的他,為了求生,只能殘忍地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將十克拉山丘上的生物遺骸全都吞食,化作養分來修補自身的損傷!
 
 
-------------------------------------------------------------------
 
 
  在聽完了奈克洛茲瑪描述的過往後,鬼劍點頭如搗蒜地說:「我懂!肚子餓的時候就是會飢不擇食嘛!那麼……好吃嗎?」
 
  鬼劍無腦的發言,激怒了雙光和奈克洛茲瑪,他們一個大叫:「關你屁事!」,一個大喊:「不!那天的事就是個錯誤!」
 
  儘管氣氛已經很尷尬了,但鬼劍不知是不會讀空氣還是故意的,他又問:「怪了!你吃了那麼多狗呀狼的,不就是要恢復嗎?怎麼沒變回什麼光輝龍龍,還是這副死樣子呀?」
 
  「我……」奈克洛茲瑪正想回應,雙光就搶先說道:「這是報應!誰叫他吃了不該吃的東西,身體變成這樣是他活該!」
 
  「啊?這麼嚴重呀?X愛犬你們一族的肉有毒嗎?好恐怖呀!」鬼劍不正經地調侃,聽得雙光是齜牙咧嘴的。
 
  奈克洛茲瑪歎息道:「唉!雙光說的其實也沒錯!我吞噬的那些血肉汙染了我的身軀、削減我的靈性,使我不再光輝璀燦,而變得黯淡無光……」
 
  聽奈克洛茲瑪這麼說,雙光立時就炸毛了!他氣憤地大叫:「你奪走大家的性命,吃了大家的血肉,還好意思做出受害者的模樣?我們的血肉沒問題!有問題的是你這蠢龍!」
 
  雙光此時氣憤難耐,作勢要衝向奈克洛茲瑪,不過鬼劍此時卻擋在雙光與奈克洛茲瑪之間,然後很沒禮貌地打了個呵欠說:「呼哈!抱歉呦!老實說,可憐的守護者龍龍和衰小的愛犬一族的事情,我都不是很有興趣呀!還是說說X,也就是暮的事情吧!說完了你們再慢慢打!我會幫你們加油打氣的!」
 
  鬼劍的言行令雙光非常氣惱,他開始對著鬼劍咆哮,試圖嚇退鬼劍,但鬼劍根本不吃這套,還對著雙光擺出鬼臉,並不停變換位置擋住雙光的去路,令雙光是氣得臉紅脖子粗!
 
  在陪著鬼劍折騰了好一陣子後,雙光也累了,情緒也稍微平復一些,他哼了一聲,說:「我給暮面子!讓你這蠢龍把該說的話說完!」然後就轉過身去不看奈克洛茲瑪。
 
  「喔喔!X愛犬不鬧,開始聽話了,那麼,龍龍守護者,你也別拖戲了,直接進入重頭戲吧!X,也就是各位敬愛的暮大姊姊,到底在謀畫些什麼呢?不要藏私了,快點說來聽聽吧!」
 
  「我明白了!那我就繼續說吧……」奈克洛茲瑪又開始描述過去的事情。
 
 
-------------------------------------
 
 
  據奈克洛茲瑪所述,他在吞噬十克拉山丘上的生物血肉後,雖勉強保住一命,卻也讓他的身軀變了樣,變得失去光輝、漆黑如墨,且每日都得承受著椎心刺骨的劇痛!
 
  身軀的不適與異變,令奈克洛茲瑪變得狂暴,使得阿羅拉2號的其他生物都畏懼他、仇視他!只有暮,她隻身一人闖入當時被視作兇地的十克拉山丘,並以特殊的手段緩解了奈克洛茲瑪身上的疼痛,令奈克洛茲瑪恢復理智。
 
  在暮的循循善誘下,奈克洛茲瑪道出了自己的過去。而在知曉奈克洛茲的遭遇後,暮沉思了數天,最後,她邀請奈克洛茲瑪成為她計畫的一環。
 
  「我將提供的,是一個能讓你擺脫身軀苦痛活下去,並讓你贖罪的機會。」當時的暮如此對奈克洛茲瑪說道。
 
  暮所許諾的好處,正是奈克洛茲瑪當時渴求的,他想擺脫日夜折磨著身軀的疼痛,他想擺脫終日折磨他的愧疚與自責,所以,沒多做考慮,他就答應了暮的邀請,成為守護這個阿羅拉的一員。
 
  根據暮的推算,即使這個阿羅拉2號能從浩劫中保存下來,也將面臨資源困乏、消耗殆盡的問題,所以,暮在阿羅拉2號的地底種植了一顆特殊的樹,讓大地維持生機,並與夥伴一同在十克拉山丘上建造了究極稜鏡塔與守護幻陣,讓奈克洛茲瑪能在塔中獲得能力增幅,將他的光輝照耀至阿羅拉2號的每一處。
 
  不過,暮的構想有一個很大的阻礙,那就是身軀變成漆黑的奈克洛茲瑪已喪失吸收光的能力,這意味著奈克洛茲瑪無法補充光源,光憑奈克洛茲瑪體內儲存的光,是不足以長期供應給整個阿羅拉2號。為此,暮制定了一套輔助計劃來解決這個問題,那個輔助計畫被稱作「星之子」計畫。
 
  星之子計畫的關鍵,是一種被稱作科斯莫古的寶可夢。這種寶可夢在成長茁壯後,最終會進化成擁有吸光能力的索爾迦雷歐或是露奈雅拉。藉由讓奈克洛茲瑪吞噬索爾迦雷歐或是露奈雅拉,奈克洛茲瑪將能夠改變型態,重獲吸收光的能力!
 
  理想是很美好的,但現實卻是殘酷的,儘管奈克洛茲瑪能藉由吞噬星之子來改變型態,但這種轉變並不是永久的,一但他吞噬的星之子力量耗盡,就會被打回原形,再次失去吸光的能力。
 
  在反覆試驗了幾次,得到這個不盡人意的結果後,暮決定使用特殊的手段,培育出能夠無性繁殖的星之子。這種特殊的星之子在成長到一定階段時,就會產下被稱作「轉生珠」的東西。而當星之子死亡後,他留下的轉生珠便會孵化出下一任星之子,如此一來,就能確保星之子計畫能夠周而復始地持續下去。
 
  為了持續將充滿生機能量的光輝提供給阿羅拉2號,星之子們與奈克洛茲瑪在這漫長的歲月中不斷重複著同樣的循環,也就是星之子誕生,成長後產下轉生珠,然後進化成索爾迦雷歐或是露奈雅拉,再被奈克洛茲瑪吞噬,然後下一任星之子從轉生珠誕生,成長到一定階段後產下轉生珠,然後進化被奈克洛茲瑪吞噬,然後下一任星之子又誕生……
 
  為了阿羅拉2號的存續,一任又一任的星之子就這樣獻出性命,而奈克洛茲瑪也一次又一次地吞噬掉星之子,一次又一次地轉換型態吸收光能並釋放,成為支持著阿羅拉2號的燈塔,這個世界的守護者!
 
 
----------------------------------------------------------------------------------------
 
 
  在奈克洛茲瑪描述完星之子計畫的始末後,他微微低下頭,陷入沉默之中,而雙光也是面色凝重,一臉的不開心。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個計劃對於星之子們實在過於殘酷!但為了保住這個阿羅拉2號,這種機制是不得不存在的。
 
  不過鬼劍似乎一點也讀不懂陰鬱的空氣,他拍手叫好道:「哈哈!這就對了嘛!為達目的無所不用其極,這才是X的手段呀!果真是個機關算盡的傢伙呀!哈哈哈!」
 
  雙光從鬼劍的話語中聽出貶低暮的意思,便語帶不滿地說:「暮這也是不得已的呀!要怪,就怪那什麼浩劫!不僅奪走了暮的性命,還把整個世界都毀壞!暮能夠想出方法保存這個地區,就已經是很厲害了!」
 
  鬼劍聳了聳肩,沒有去接雙光的話,反而是詢問奈克洛茲瑪道:「我很好奇,這麼多的星之子都那麼老實、那麼乖巧地甘願受死呀?還是你們有做什麼洗腦措施呀?嘻嘻!X的手段應該不僅如此吧!」
 
  奈克洛茲瑪搖了搖頭,說:「沒有什麼洗腦,只是在星之子誕生時,會舉行儀式將一些必要的資訊以及使命灌輸到他們腦中。在歷任的星之子中,也是有幾個比較叛逆,試圖背離自己的使命,就像他那樣!」
 
  奈克洛茲瑪此時微微抬起那漆黑如墨的手,露莎米奈身上的一顆精靈球就被無形的超能力攫住,飛到奈克洛茲瑪手中。
 
  奈克洛茲瑪又道:「過去,也曾有幾位星之子和現任這位一樣,試圖逃離這個世界,前往另一個阿羅拉。不過,他們最終還是回來了。」
 
  「哎呀?這是為什麼?難道他們都是傻子?放著那邊的花花世界不要,就喜歡這邊的破敗世界?」鬼劍歪了歪頭問道。
 
  奈克洛茲瑪此時緊握住精靈球,然後說:「或許是看到另一個世界的美好,看到另一個世界居民所過的生活,讓他們想起了自己故鄉的居民正在受苦,讓他們想起自己若背離使命,故鄉的同伴們都將跟著這個世界一齊毀滅,所以,他們最終都會心甘情願地為這個世界犧牲奉獻。」
 
  「唉呦喂呀!真是動聽!真是感人呀!」鬼劍此時用著陰陽怪氣的語調說:「可是我怎麼越聽越像是洗腦呢?從小就在潛意識中注入一些不得了的什麼高尚情操觀念,就像個不定時炸彈放在腦中,然後,時候一到,碰呀!什麼責任感、使命、歸屬感的就一擁而上,把自我意識給壓制住了。應該就是這樣的手段吧!對不對呀!」
 
  鬼劍一而再再而三地貶低暮、質疑暮的手段,讓雙光實在是忍無可忍,他衝著鬼劍大吼:「你說夠了沒!暮才不是你說的那種人!她為了這個世界盡心盡力,你憑什麼這樣批評她!」
 
  鬼劍揚了揚眉,怪笑道:「啊哈!是呀!X盡心盡力為了這個世界,所以她盡心盡力地犧牲一大堆生命,只為了守護更大堆的生命嘛!我懂!我很能理解的!這不過就是把兩邊的生命放在什麼天平上秤秤看,保留重要的,捨棄次要的,這很正常,沒什麼丟人的呀!哈哈!」
 
  「你……!」鬼劍的形容,令雙光覺得這是在羞辱暮,他氣得面紅耳赤,作勢要張嘴咬向鬼劍。
 
  就在鬼劍與雙光兩方劍拔弩張之際,奈克洛茲瑪開口道:「爭論這些過去的事情,如今已沒有意義了。未來,才是我們此刻該關注的。這個阿羅拉2號,已經到極限了,大概不到百年,暮所種下的那棵樹將會因能量耗盡而枯死,屆時,光憑我與星之子將無法繼續維持這個世界,所以,現在該是做出抉擇的時候了!」
 
  「喔喔!重頭戲終於要來啦!」鬼劍搓揉著雙手,用著興奮的口吻說:「是要讓大家在這裡等死?還是殺去另一個世界搶地搶房呀?不管哪一種似乎都很有趣呢!」
 
  聽鬼劍這麼說,雙光白了鬼劍一眼,大罵:「你這傢伙果然有病!」
 
  「怎麼這麼說呀!我雖然笨嘴笨舌說話不動聽,但說得可都是合情合理呀!要嘛就放棄求生等死,要嘛就為了求生不擇手段?難道還有其他的法子?」
 
  「你!」雙光想反駁鬼劍的話,但一時之間也想不出該以什麼論點來駁斥。
 
  奈克洛茲瑪嘆了口氣,說:「對於這個世界的未來,已預見到這個情況的暮留下了兩個選項。第一個,就是讓星之子計畫持續運行下去,讓我吞噬掉現任星之子,讓這個世界和居民繼續苟延殘喘一陣子。」
 
  鬼劍此時插話道:「這不就是我說的第一個選項,大家團抱在一起等死嗎?看來我和X都相同的看法呢!」
 
  奈克洛茲瑪沒有評論鬼劍的話,而是繼續說:「第2個選項,就是讓星之子計畫就此終止,我不吞噬現任星之子,不再補充光能,僅用我體內儲存的能量……」
 
  鬼劍此時又插話說:「唉呦我的天!X的腦袋是被小嘎啦骨棒給敲了嗎?怎麼給出這兩個不對等的選項呀!一個是犧牲星之子一條命讓大家多活百年,另一個是保住星之子一條命卻讓大家都去死!這不用想,肯定是選第一個呀!一點懸念也沒有!一點都不好玩!」
 
  聽到鬼劍又辱罵暮,雙光氣憤地說:「你才腦袋被骨棒敲了!暮才不會犯這種錯誤呢!」
 
  「沒錯!」奈克洛茲瑪附和道:「你太心急了!第二個選項,還有後續。X的繼承者若選擇這個選項,那他必須犧牲自己……」
 
  奈克洛茲瑪的話還沒說完,一陣陣爆炸聲響就從塔的下方傳來。奈克洛茲瑪揮舞雙手,數面光幕便出現在平台上,光幕上映照著格拉吉歐兄妹與瑞德正率領著寶可夢以武力強行攻打守護稜鏡塔的機關。
 
  鬼劍見狀,怪聲叫道:「唉呦喂呀!金毛小鬼頭是討債來啦!還帶了那麼厲害的幫手!」
 
  「討債?什麼意思?」奈克洛茲瑪不解地問。
 
  鬼劍解釋道:「就是你手中的那個不乖星之子呀!好像叫什麼小星雲的!他們一定是來救他的!看他們來勢洶洶的模樣,你這座塔恐怕要倒大楣了!」
 
  奈克洛茲瑪搖了搖頭,用著堅定的語氣說:「不行!時機還未到,幕的繼承人也尚未做出決定,星之子不能落到他們的手中,這座塔也還必須存在!但我現在不能離開這裡,僅能開啟守護屏障,那些侵入者就交給你們了!」
 
  「哎!等等!我沒說我要……」鬼劍正想要拒絕奈克洛茲瑪的安排,一道強光就打落在鬼劍與雙光身上,然後他們就被傳送到塔的外頭。而等待著他們的,是率領寶可夢們進攻,卻被塔的防禦光壁給擋下,讓塔的周圍陷入一片火海的格拉吉歐兄妹與瑞德。
 
  看到對方那麼大陣仗地進攻,鬼劍似乎沒了底氣,於是他們同伴們全都放出來,簡單說明情況後,就讓大家一齊合力做一件事,那就是……合力把我的意識給叫回來,讓我回來面對這個爛攤子呀!
 
 
------------------------
附錄1:雙雷的幻導時間
 
小初:本回的資訊量好大喔!看得我是頭昏眼花的!
 
雷卡:還好啦!簡單來說,就是鬼劍耍壞耍嘴賤!雙光舊恨(奈克洛茲瑪)加新仇(鬼劍),怒上心頭!奈克洛茲瑪站樁講古不腰疼,輕鬆領工資!主角可憐被拖出場收爛攤子!
 
小初:感覺你好像怒氣沖沖呀...(汗)
 
雷卡:當然呀!一醒來就得面對強敵,然後什麼好處福利都被鬼劍搶了!這傢伙不夠朋友啦!
 
小初:鬼劍有搶走什麼好處福利嗎?我怎麼不覺得?
 
雷卡:你沒看到他對某人上下其手嗎?還狠嗆了某狗好幾回,打他臉打得不要不要的!還有……
 
小初:好啦好啦!就不說這個了!我不太懂的是那個什麼暮小姐的計畫,感覺好複雜喔!
 
雷卡:若用簡單的方式來比喻,那奈克洛茲瑪就好比一盞燈,而星之子就好比電池。燈需要榨乾電池的電力才能發光,才能造福阿羅拉2號。而為了讓燈可以有源源不絕的電池可用,暮小姐設計了一種可以不斷複製再生的電池,如此一來,燈就能夠一直發光啦!
 
小初:喔!這聽起來挺環保的呀!那為什麼鬼劍要酸言酸語、怪聲怪氣地批評這個計畫呀?
 
雷卡:嗯……假如,剛才提到的電池若要再生,需要獻祭一條生命,那你覺得這個計劃如何呢?
 
小初:這……這有點殘忍吧!那被犧牲的生命不是很可憐嗎?
 
雷卡:可是若沒有光,不久後大家都會死,所以為了保住大家的命,只得每隔一陣子就推選一個倒楣鬼來犧牲,暮小姐做的大概就是這樣的事情吧。
 
小初:這……這……難道沒有不用犧牲,就能拯救大家的辦法嗎?
 
雷卡:如果有這種辦法那就太好了!但可惜的是,應該是沒有,所以暮小姐只能用這種方式來維持住阿羅拉2號。所以我也無法評判她這麼做究竟是對還是錯。
 
小初:等等喔!既然這個阿羅拉2號狀況這麼糟,那大家搬去別的地方住不就好了嗎?這樣就不用犧牲了呀!
 
雷卡:你還記得不久前大量寶可夢從阿羅拉2號被傳送到阿羅拉的事件嗎?當時引發的騷動可不小呢!
 
小初:啊!對喔!而且如果這樣的話,就變成鬼劍說的去入侵別人的地盤搶地了!
 
雷卡:再說了,我也不覺得奈克洛茲瑪能夠毫無限制地使用這種跨世界的傳送光輝,至少他現在應該是使用不了,否則他直接將瑞德一行傳送回阿羅拉就好了呀!何必還要玩什麼守塔攻防!
 
小初:嗚哇!那怎麼辦?難道等待著阿羅拉2號的只有滅亡一途嗎?
 
雷卡:或許還有方法,關鍵也許就在奈克洛茲瑪未說完的第2個選項。只是……那個選項要被犧牲的,也許將會是我!我該怎麼做呢?
 
 
-------------------------------------------------------------
附錄2:下回預告
 
 
「想當我繼父,得先過我們這一關才行!」
 
「你說的……難道是指竹蘭小姐的花岩怪?」
 
「沒差吧!反正你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
 
「你說要相信誰的話?是不是有人說了關於我……」
 
「你該不會是想吃抹乾淨就不認帳了吧!」
 
「閉嘴!再多話我就把小星雲宰了燉湯!」
 
「我當然沒有說謊呀!我也沒有說謊的理由呀!」
 
 
下回  赤紅的邀戰
 
 
「你為什麼一直看著我的皮卡丘?」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1702 筆精華,10/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