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14k

RE:【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第602章 青綠的強悍)

樓主 衝浪的寶石海星 starmie
GP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在波尼島的深山野林中,一場莫名其妙賭上茉莉所有權和夏也真相的戰鬥正式展開!而我的對手,是關東地區的前冠軍-格林與阿卡拉島的隊長-水蓮!
 
  由於水蓮是硬插入這場戰鬥的,再加上網路上有很多關於格林自負、缺乏合作精神的種種評論,使我覺得即使我們使用的是雙打規則,格林應該也不會和水蓮合作,而是會各打各的!那我怎麼應對呢?
 
  如果雷公幻光體能夠擊倒格林的班基拉斯,那要打敗水蓮的滴珠霸應該也不是難事。若反過來,雷公幻光體落敗,那光憑蘭螳花要一對二恐怕毫無勝算。也就是說,此場戰鬥的關鍵在於班基拉斯是否會被雷公幻光體擊倒!至於水蓮的滴珠霸……只要不讓他來礙事就行了!
 
  既然你們打算各打各的,那我也不介意來場「偽雙打戰」!而且說實在的,我答應這場戰鬥的主因就是要試探格林的實力,來插花的水蓮就請到一邊涼快去吧!
 
  我和蘭螳花同步連結上,詢問他是否可以專心抵擋滴珠霸,別讓他來妨礙雷公幻光體與班吉拉斯的戰鬥。蘭螳花很乾脆地就答應了,於是我便把滴珠霸交給他應付,全神貫注在雷公幻光體與班基拉斯的戰鬥上。
 
 
第602章 青綠的強悍
 
 
  在充當裁判的茉莉一聲令下,戰鬥正式開始!
 
  就在我打算行動時,格林突然高喊一聲:「超級進化!」,一陣強光就從他的手環中綻放,眨眼間就將場上的班基拉斯給包覆!
 
  在光輝中,班基拉斯的身形迅速地改變,而待光輝退去後,出現在場上的班基拉斯變得比原先更加壯碩,包覆他身軀的岩石皮膚也轉變為看起來更具攻擊性的岩石鎧甲!
 
  格林此時一臉神氣地說:「嘿嘿!蝦克吧!這可是我遠赴卡洛斯地區才學到的超級進化!像你這種待在窮鄉僻野的鄉巴佬想必沒見識過吧!」
 
  阿羅拉地區有沒有超級進化我不清楚,但我可是知道超級進化而且還親身體驗的!先前在綠之森時,我就與茂葉玩過了,所以就不勞煩您科普了!
 
  我懶得聽格林吹噓,心念一動,就讓雷公幻光體挾帶著電流衝上前,而格林此時一個彈指,大量的黃沙就從班基拉斯鎧甲的縫隙中噴發出來!
 
  我知道這是「揚沙」特性製造的沙暴,也不以為意,只是趕在視線要完全被遮蔽前,讓雷公幻光體對著班基拉斯的所在位置射了一發電流!
 
  電流準確地擊打在班基拉斯身上,但班基拉斯並未發出任何痛哼聲,而格林發出得意的笑聲道:「呵呵!凍優諾?在這種天氣下,洛克系的寶可夢特防會提升,那種程度的弱電流是打不穿班基拉斯的鎧甲的!」
 
  我知道,在沙暴狀態下,岩石系的寶可夢可獲得特防提升加成,所以我本就不指望剛才那一擊能造成什麼傷害。剛才那一擊,只是為了鎖定班基拉斯的位置!
 
  雖然沙塵暴遮蔽了視線,我無法以肉眼看清雷公幻光體和班基拉斯的位置,但卻可以藉由手臂上的雷之刻印,掌握到雷公幻光體的能量所在!也就是說,沾染到雷公幻光體電氣能量的班基拉斯,在雷之刻印前將無所遁形!
 
  我假意裝出慌亂的模樣,讓雷公幻光體刻意射出數發毫無準頭的雷擊,讓格林誤以為我居於劣勢。實則上,我讓雷公幻光體積蓄更多電能,打算等格林鬆懈時給班基拉斯一記殺招!
 
  在數次攻擊落空後,沙塵中傳來格林不屑的笑聲:「哈哈!一個魯蛇!一發也打不中!這就是什麼島神使者的實力?笑死人囉!」
 
  既然開始演戲,那就要演全套!於是我用氣急敗壞的語調回嗆道:「有什麼好笑的!我看不見你,你也看不見我!只會用沙暴拖延時間,你是屬烏龜的嗎?」
 
  我在示弱的同時也順便激怒格林,想引他主動進攻。被我這一嗆,格林依舊用著自信的語調說:「雷米泰爾油!班基拉斯對於自身釋放出來的沙塵是有一定的感知力的!也就是說,沙塵早已告訴他雷公的所在處了!仰德始墊德?」
 
  我相信班基拉斯有這種能力,但我仍持續激怒格林道:「說大話誰不會!我也會說!我這雙眼有島神加持,區區沙塵哪能遮蔽我的視線!哼!要打嘴砲誰不會!」
 
  我咄咄逼人的話語,似乎終於成功激怒格林了!只聽得他大喊:「你個玻璃雪特!班基拉斯,別玩了!用全力轟飛那傢伙!」
 
  透過雷之刻印的感應,我能感覺到班基拉斯正往雷光幻光體的位置逼近,我等著就是這一刻!不管你是要撲上來用蠻力將雷公幻光體撞飛,還是要用力撕咬雷公幻光體都無所謂,我會招待你一發特強電流的!
 
  我本打算在班基拉斯近身時,讓雷公幻光體近距離發動無法閃避的雷擊,但沒想到就在班基拉斯與雷公幻光體之間僅距數步之遙時,格林突然大喊:「優司『尖石攻擊』!」
 
  我感應到班基拉斯猛然停下腳步,然後他似乎將雙手往地面一捶,一根如高塔般的尖石就從地底下貫穿而出!即使在黃沙的遮蔽下,我也能看到那高聳尖石的輪廓!
 
  當我正震驚於那尖石的尺寸與高度時,格林又大喊:「優司『真氣拳』!」
 
  真氣拳?那不是短暫蓄力後就可以施展出破壞性威力的強大招式嗎?不行!得要趕在續力完成前打斷班基拉斯才行!於是,我急忙讓雷公幻光體釋放出雷擊,但班基拉斯此時向旁一躍,隱身到尖石之後,讓尖石充當護盾擋下雷擊!
 
  在經歷這一攻一防後,我突然驚覺格林的目的!班基拉斯一開始使出的「尖石攻擊」並不是殺手鐧,而接下來使用的「真氣拳」也不是,他的殺手鐧恐怕是接下來要發生的事……
 
  我心裡才剛浮現不詳的預兆,就聽到沙暴中傳出接連數聲猶如山崩地裂的巨響!緊接著,如塔高的尖石碎裂成無數石塊,並伴隨著強風飛衝四濺!天呀!這已經不是沙塵暴了!而是「飛石風暴」呀!
 
  我急忙用手護住頭部,轉身賣力狂奔,儘管我已經跑得很快了,與風暴中心的戰場也有一定的距離,但身軀仍是被許多大小不一的飛石打中,痛得我是眼淚直流,差點就要哀號出聲了!
 
  在四處竄逃,閃避飛石「流彈」好一陣子後,這場風暴才停歇下來。我撐著傷痕累累的身軀查看戰場的狀況,此時阻擋視線的黃沙已經被風暴吹散,所以我能看清戰場的情況,這才發現靠近我這一側的戰場已經被亂石給掩埋,猶如經歷過土石流一般!而格林、水蓮以及他們的寶可夢則是完好無事地身處在戰場的另一側。
 
  格林此時高仰起頭,露出不可一世的笑容說:「我早就泰爾油了!班基拉斯能掌握沙塵中的狀況,所以他的攻擊只會針對油和油的寶可夢!我和小美女是不會有事的!瞧你狼狽的,你的寶可夢大概比你更慘,都被壓在這亂石中了!這就是你小看我的懲罰!」
 
  是呀!我確實小看了格林!以為將他激怒,就能夠找到致勝的空隙,沒想到他卻使了這麼一手驚人的組合技!先是用「尖石攻擊」讓人誤以為決戰的時刻到了,但實際上卻只是製造出一面堅硬的盾牌為後續的「真氣拳」續力爭取時間。而當「真氣拳」續力完成,揮擊在尖石身上時,尖石又從盾牌的角色化作奪命利器!
 
  真氣拳強大的拳勁將尖石粉碎成石塊!真氣拳的拳壓形成暴風帶動石塊的崩落,使敵人遭受猶如土石流般的天災等級傷害!而要完成這組合技,班基拉斯強勁的實力絕對是不可或缺的!不論是他召喚出來的尖石尺寸,還是他足以開山破石的威猛「真氣拳」,都充分地展現了他駭人的實力!
 
  我保守估計,這隻班基拉斯的暴力程度,應該不亞於烈火與克羅!這就是……曾經登上聯盟冠軍之位的實力嗎?看來小蒼他們還有很長一段特訓之路要走呢!
 
  「花阿油維停佛?結果已經很明顯了吧!你還不快點認輸,帶你的偉克寶可夢去治療!」格林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道。
 
  在格林勸降之際,不遠處的石堆裡傳出了蘭螳花的哀號聲,我們循聲望去,發現蘭螳花雖被壓在亂石堆下,但卻還沒有失去意識,他正努力地移開壓在身上的石塊。
 
  謝謝你了!蘭螳花!我不會辜負你的堅持的!
 
  對不起了!格林!我已經見識到你的實力了,接下來,為了完成此行的目的,我得使用一些作弊的小手段了!
 
  我所謂的作弊小手段,其實就是指雷公幻光體,由於雷公幻光體並不是生物,只是一團能量的集合體,所以,即使遭遇了剛才的「飛石風暴」襲擊,也只是能量被打散,只要再將分散的能量聚集起來就行了。也就是說,雷公幻光體其實毫髮無傷,但這種結果,相信在正規比賽是不被允許的,所以我說這是作弊手段。
 
  希望有一天,我能夠不以這種手段堂堂正正地在戰場上贏過你,但今天,我必須贏!為了完成卡璞‧蝶蝶的整人考驗,我必須贏!
 
  我假意將希望都賭在蘭螳花身上,大聲地鼓勵蘭螳花,激勵他快點從石塊中脫身,但實際上,我則是在背後舞動手指,將四散於亂石堆中的幻光體能量聚集在一點,只待時機成熟,便要再次發動攻擊。
 
  雖然沙塵暴已停歇,岩石系已沒有特防提升加成,但我仍無法確定班基拉斯是否還留有什麼絕招,所以,我這次必須一擊就中!絕不能失手!
 
  我大聲鼓勵蘭螳花:「你可以的!加油!我還等著你用『日光刃』一刀斬掉那班基拉斯呀!他一定敵不過你的!你可是未來的草系霸主寶可夢!」
 
  我刻意強調蘭螳花的必殺技以及他是未來草系霸主寶可夢的身分,目的……就是要讓格林感受到威脅,因為他的班基拉斯是畏懼草系的!
 
  在聽了我接連幾句聽似鼓勵、實則挑釁的話後,格林揚了揚眉,一臉不屑地說:「哼!看來他是你的霍普呢!雖然我一向沒興趣棒打落水狗,但這也是讓你死心,早點結束這場鬧劇的唯一方法嘛!那就別怨我了!班基拉斯!給蘭螳花一個痛快吧!」
 
  在格林一聲令下,班基拉斯張開他的血盆大口,熊熊燃燒的火焰正纏繞於他的利齒上,看來他是打算用「火焰牙」來了解蘭螳花!我等的……就是你將注意力全放在蘭螳花身上、準備發動攻擊、後背毫無防備的瞬間!
 
  就在班基拉斯張嘴咬向蘭螳花的剎那,我心念一動,雷公幻光體瞬間成型並飛撲到班基拉斯身後,然後在他還來不及做出任何應對動作前,就將凝聚起來的大量電能往他盔甲的縫隙灌注!
 
  班基拉斯的驚叫聲與陣陣烤肉香一同向外擴散,沒幾秒鐘功夫,大量的黑煙就從班基拉斯的口眼鼻以及盔甲縫隙竄出,然後班基拉斯那沉重的身軀就「碰!」的一聲倒地!
 
  「歐麥尬!怎麼會這樣?這不可能!你的雷公怎麼可能躲得過那次攻擊!」突如其來的逆轉,令格林失了方寸,他臉上再無從容的神情,反像是受了什麼驚嚇般張大著眼瞪著我們!
 
  抱歉啦!這下子最大的難關就解決了!接下來該是……
 
  就在我打算要將矛頭轉向水蓮的滴珠霸時,水蓮卻搶先一步下手了!不過她的攻擊對象不是最具威脅性的雷公幻光體,而是還被困在亂石堆中的蘭螳花!
 
  只見滴珠霸射出一道七彩繽紛的「信號光束」,光束就這麼筆直地貫穿了蘭螳花的身軀,蘭螳花哀號一聲,就倒頭失去意識了!
 
  這水蓮下手還真快呀!沒關係!蘭螳花我會為你報仇的!就在我打算讓雷公幻光體出手時,水蓮突然收回他的滴珠霸,然後冷冷地說:「到此為止了,比賽結束,我贏了!」
 
  啊?妳贏了?什麼意思?雷公幻光體還能戰鬥呀!
 
  水蓮的發言不僅讓我傻眼,連格林也不能接受,他大叫:「花惹發?小美女妳在亂說什麼呀!我還有其他更強的寶可夢沒派出來呀!」
 
  水蓮看了看格林又看了看我,然後露出看起來猶如狐狸般的奸詐笑容說:「我們先前約好,只要我贏了,使者就得答應我一件事。但我並沒強調要贏過使者所有的寶可夢呀!所以,廣義來說,只要我贏一隻,就算我贏了!既然滴珠霸打贏蘭螳花了,那我就贏了,使者得要兌現承諾!」
 
  贏一隻就算贏?水蓮妳這是玩文字遊戲呀?我急忙抗議地道:「等等!不是這樣解釋的吧!照理來說……」
 
  水蓮沒等我說完,就轉頭對裁判茉莉說:「茉莉小姐妳覺得呢?廣義來說,是不是只要贏一隻就算是贏了?」
 
  被水蓮這麼一問,茉莉眨了眨眼,露出跟水蓮看起來差不多奸詐的笑容說:「是這樣說沒錯呀!同理,使者的寶可夢打贏格林的班基拉斯,所以使者與格林之間也分出勝負了!我這樣說對嗎?使者大人?」
 
  我的天呀!茉莉這傢夥為了能早點擺脫格林,竟然迎合水蓮的歪理,還要我做出抉擇呀!
 
  若是我不同意水蓮的說法,那勢必就得繼續和格林打,打到格林沒有寶可夢為止。但我手邊已經沒有可以戰鬥的寶可夢了,而雷公幻光體的戰術剛才已經曝光了,故技重施恐怕不會有多大的效果,而且也不清楚格林是否還有比班基拉斯更強的寶可夢,就算我變身為超夢親自出戰,勝算能有多高也說不準,更別說還有在一旁虎視眈眈的水蓮!再打下去,對我肯定是弊大於利!也就是說……我現在只能同意水蓮這套歪理了!
 
  我咬牙看了看茉莉,又看了看水蓮,沒想到……我和格林的一場廝殺,這兩個ㄚ頭到成了最大受益者,這讓我不禁有種被算計的感覺!
 
  但我又能怎麼樣呢?我有求於茉莉,就不能和她翻臉!我不想再冒險拿考驗的成敗和格林打,就只能順從水蓮的歪理!可惡呀!繼默丹之後,我又再次被你們阿羅拉人算計!以後誰再跟我說阿羅拉地區民風純樸、居民單純善良,我肯定跟他沒完!
 
  我萬般無奈地點了點頭說:「既然茉莉小姐是裁判,那就依裁判的裁示。」
 
  茉莉一臉欣喜地合掌說:「那我宣布結果,水蓮贏了使者大人,請使者大人之後要兌現承諾。而使者大人贏了格林先生,也請格林先生兌現承諾喔!」
 
  聽到判決,格林一臉忿忿不平地說:「花特!哪有這種事!這種結果我才……」
 
  格林抱怨的話還沒說完,茉莉突然就衝上前緊握住格林的手,並睜著水汪汪大眼說:「格林先生別激動嘛!不是有句話說,失敗為成功之母嗎?這次失敗了,下次還可以再挑戰呀!我很期待……你將我從使者身邊奪走的那一天喔!對了!預計幾個星期後,對戰樹那裡會舉辦一場正式的阿羅拉慶典大賽,到時候再請您展現您的強悍,在眾人的見證與祝福下贏得勝利,這樣不是更光彩嗎?」
 
  茉莉安撫格林的話語,聽得格林是心花怒放的,火氣頓時全消,至於我,則是看得一愣一愣的!
 
  奇怪了!茉莉妳不是想擺脫格林的追求嗎?為什麼又要扮作一隻誘人的妖精故意勾引他呀?妳到底是對他有意思還是想避而遠之呀?
 
  此時的我,看不懂茉莉在唱哪齣戲,直到之後的某一天,我才輾轉得知茉莉對格林的真正意圖。(茉莉的意圖,詳見前一回的幻導時間)
 
  在茉莉成功說服格林接受這次的結果後,又以島神召見我與水蓮為由,拉著我們與格林道別。在分別時,格林很不免俗地撂下一些狠話,像是什麼給他記住、下次就知道他的厲害……之類的話。
 
  對於格林撂下的種種狠話,我一一點頭答應,卻在心中苦笑,不管你是怎麼想的,反正那什麼在對戰樹舉辦的慶典大賽我是不會去的!下次也不知何時才能再見,見了面你也不一定能認出我,你若執意要把我放在心中念念不忘,那也只能隨便你啦!
 
  在跟著茉莉遠離格林後,小初在我腦中鬆了口氣,並感嘆格林的實力強勁,不愧對他的前冠軍頭銜。
 
  我無奈地回道:「他是很厲害沒錯,但還是被水蓮利用、被茉莉迷得神魂顛倒,由此可見,出門在外還是這裡最管用。」我一面說,一面用手敲了敲腦袋。
 
  小初回應道:「照你這麼說,水蓮豈不是比格林還厲害?這有點誇張了吧!」
 
  「你覺得她不厲害嗎?」我沒好氣地說:「連格林那樣的高手都無法在我們手中討得好處,但她卻輕而易舉就做到了!這樣還不厲害嗎?換作是你?你有辦法嗎?」
 
  「這麼說也是啦!那……我們該怎麼辦?」小初不安地問。
 
  是呀!該怎麼辦?本來還想說等正事辦完後再來處理水蓮的事,但如今看來,若不把這件事做個了結,她肯定會以各種方式阻撓我們辦正事!與其這樣,還不如……
 
  「小小雷!你已經有想法了嗎?」小初問道。
 
  「嗯!你呢?」我反問道。
 
  「嘛!這種事情……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那你可以全權交給我處理嗎?」我鄭重地詢問道。
 
  我之所以會這麼問,是因為夏化身當時與水蓮有糾葛的身軀和記憶最後全都是屬於小初的,所以這件事理所當然該由小初來收尾,我本來是不應該、也沒立場插手的。是因為小初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而我又覺得事情再拖下去可能就會鬧得一發不可收拾,所以才決定出手干預!這不僅是幫小初,也算是我這個做外甥的對夏也舅舅盡一份心力。
 
  「如果你有辦法的話,那就麻煩你啦!」小初決定不再拖泥帶水,同意將此事交給我處理,讓我著實精神一振!
 
  水蓮呀水蓮呀!我們之間的新仇舊恨……啊!不是!是我們(小初與夏也)之間的糾葛,就趁這個機會做個了結吧!
 
 
-----------------------------
後話:
 
  在阿羅拉2號,瑞德與格拉吉歐兄妹正一同前往守護者所在的那座黑塔。他們之所以會有共同目的地,起因全都是銀伴戰獸的一句話:「我看見露莎米奈和雷卡被光輝吸向那黑塔了。」
 
  銀伴戰獸並沒有說謊,當時他雖因力量暴走而疼痛難耐,但卻沒有像格拉吉歐兄妹那樣陷入昏迷,所以露莎米奈與雷卡的去向他還是有看得一清二楚的!
 
  為了搶回露莎米奈手中的小星雲,莉莉艾執意要前往那黑塔,護妹心切的格拉吉歐自然也要跟著去。至於瑞德前去黑塔的理由,就和他來這個世界的目的有關。
 
  瑞德是為了解決怪光將發狂寶可夢傳送到阿羅拉地區的現象,才會穿越空間裂縫前來阿羅拉2號。在抵達後,他花了一些時間探查,並透過他的寶可夢與當地生物溝通探詢,得知這個世界有一位掌控光輝的守護者,並知曉守護者就居住在十克拉山丘上的黑塔中。
 
  瑞德認為操控光輝的守護者應該就是這次怪光事件的兇手,便與同伴們來到十克拉山丘,打算見一見這個守護者,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會巧遇當時被以太職員圍攻的格拉吉歐兄妹。而銀伴戰獸的一席話,令瑞德不禁猜想守護者與露莎米奈和雷卡之間是否有什麼關係?所以才會用傳送光輝將他們接引到黑塔中!
 
  對於雷卡這個人,瑞德還不能肯定他究竟是善還是惡,所以瑞德擔心雷卡若是和詭魔一夥,若是想毀滅世界的惡人,那守護者落入他的掌控中絕對會讓世界大亂!因此,他決定要趕往黑塔,親自與雷卡對質,好好弄清楚事情的始末。
 
  格拉吉歐兄妹見瑞德這個強大的訓練師也要去找守護者,樂得與他同行,好有個靠山,於是,兄妹倆將事情的緣由以及所知關於守護者的事情都告訴瑞德,並請求和他同行。
 
  格拉吉歐兄妹所描述的內容,大致上都是事實,除了關於雷卡的描述。由於兄妹倆都已認為雷卡是惡人,所以在描述雷卡時格拉吉歐不免加油添醋、氣憤地數落雷卡的不是,將雷卡形容為一個利益薰心、背信忘義的小人!而莉莉艾也因為正在氣頭上,所以沒有指正格拉吉歐那些偏頗的描述。
 
  聽完了兄妹倆的陳述後,瑞德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雷卡那陰險狡詐的形象已逐漸在他心中成形,令他不禁懷疑大木博士會不會是老眼昏花、認錯人了?又或是被雷卡的花言巧語所騙?
 
  一想到雷卡這個危險的惡人可能掌握著守護者強大的力量,瑞德就覺得不寒而慄!於是他立刻喚出同伴寶可夢們,一路上清除障礙,與格拉吉歐兄妹趕往被水晶柱所包圍的那座黑塔!
 
  瑞德與其夥伴以暴力方式破解幻陣的種種機關,觸動了黑塔內的警報。而感受到威脅的守護者,做出了某項決定……
 
 
--------------------------------------------------------------
附錄1:恐怖的阿羅拉人?的幻導時間
 
格林:麻德法克!這些阿羅拉人也太會算計人了吧!
 
雷卡:沒錯!我有同感!正所謂高手在民間,就是指這個意思吧!別看阿羅拉地區像個鄉下地方,卻處處臥虎藏龍呀!
 
小初:是這樣嗎?我怎麼不覺得?(歪頭)
 
格林:那是你始丟筆呀!我才來阿羅拉沒多久,就接連遇到會算計人的傢伙!這還不河蘿蔔嗎?
 
雷卡:我有同感!我們遇到的也是一群不簡單的人物呀!(點頭)
 
小初:有嗎?我怎麼不覺得?說來聽聽!
 
格林:你不覺得?雷米泰爾油!像是那個什麼島嶼女王-哈普烏!別看她像個熱情無心機的鄉野村姑,她可精明了!她邀請我和瑞德來對戰樹,就是為了借我們的名聲打響波尼島的知名度!根本就沒安什麼好心!
 
小初:這很正常吧!有那麼嚴重嗎?
 
雷卡:我們遇到的瑪奧,看似活潑單純,誰想得到她會做出駭人的恐怖料理呀?上次大考驗時,我使用的蘭螳花就被她害慘了!(詳見 第515章 草與蟲與料理的大考驗) 然後接下來又發現她不但是死之神信徒,還是潑髒水的高手!你說她厲不厲害呀!
 
小初:經你這麼一說……她好像蠻厲害的!
 
格林:那算什麼!蜜絲菲雅麗才厲害呀!把我這個老船長迷得神魂顛倒,不可自拔的!比都市裡那些胭脂俗粉要有能耐多了!
 
小初:這是你自己的問題吧!怪到茉莉頭上好像有點牽強……(汗)
 
雷卡:那個默丹有多厲害就不用我說,你也親眼見識過了,他簡直就是個影帝!至於水蓮,連我都被她算計了!也不知道是她本身就如此厲害,還是愛情之力大幅增強了她的能耐,總之,別看她嬌滴滴弱不經風的模樣,她可能是此次大考驗裡最難對付的對手!
 
小初:真的假的呀?你這樣說是不是太誇張了點!
 
格林:偉特!比起那水姑娘,我覺得另一個人更加厲害!
 
小初:誰呀?
 
格林:(手指著雷卡與小初)就是你們這對島神使者呀!明明是兔批頗,卻偽裝成萬趴森!這根本是犯規!你們才是這阿羅拉地區最難對付的傢伙呀!
 
小初:這……這……我們是……
 
雷卡:不好意思!我們是外來種,不是阿羅拉人喔!所以不在此次的討論範圍內。
 
格林:瑞爾利?那太好了!看來以後我不用再面對你們這兩個作弊高手了!你們快滾吧!我不想看到你們啦!
 
小初:(悄聲對雷卡說)格林好像還不知道你跟他同鄉呀!(此指都出身關東地區)要告訴他嗎?
 
雷卡:我們沒時間看他上演癟腳英文崩潰秀啦!你不覺得聽他說話挺累人的嗎?
下一回得和水蓮正面對決了,讓我好好養養神吧!
 
 
----------------------------------------------------------------
附錄2:下回預告
 
「明明就是真的呀!為什麼要說那些都是幻夢一場?」
 
「妳在來波尼島之前是不是有哭過?是因為這樣才耽擱行程?」
 
「你根本就沒死!卻還躲在我們身邊裝瘋賣傻!你可惡!你太可惡了!」
 
「這是島神的要求,恕難從命!」
 
「我們的事你又知道什麼!你憑什麼這麼說!」
 
「特定的時候?是指什麼時候呀?為什麼你剛才又說她在阿羅拉2號呢?」
 
「蝶蝶這次找的使者還真是與眾不同呀!」
 
「廢話男!究極稜鏡塔快被攻陷了!暮的藏寶地有危險了!你快點回來呀!」
 
 
下回  卡璞‧鰭鰭的甘霖
 
 
「如果能夠找到她,由她來調停紛爭,或許,兩個阿羅拉能免去不必要的爭鬥。」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1702 筆精華,10/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