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14k

RE:【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第601章 妖精小姐爭奪戰)

樓主 衝浪的寶石海星 starmie
GP5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在乘船前往波尼島的途中,我很認真地和小初開了一場「腦內會議」。討論的主題,就是要如何處理夏也所留下的感情債!
 
  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討論這種事呢?因為阿卡拉島的三位隊長中只剩下水蓮還沒參與這次大考驗,也就是說,在波尼島等著我們的,就是那個仍一心等待著夏也歸來的水蓮!
 
  我先是讓小初老實交待夏也與水蓮,還有他自己和水蓮的事情。然後再試圖從這些事情中分析出水蓮的性格以及她目前的狀態,希望能從中發掘最適合的應對方法。
 
  水蓮在遇見夏也之前,從未談過戀愛,也就是說,夏也是他的初戀!是讓她情竇初開之人!
 
  我就算不是什麼情場大師,也知道初戀對一個人的影響有多深刻,豈是說忘就能忘的?再加上水蓮疑似為了再見到夏也,竟不惜犧牲睡眠,每晚幫卡璞‧蝶蝶做飼料給海中的寶可夢吃,看來她對這場初戀是十分執著的,應該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勸退她的!
 
  感應到我的想法後,小初不解地問:「既然水蓮還念念不忘夏也,那既讓她繼續想念嘛!我們又何必戳破她的希望!」
 
  我苦笑一聲,回道:「若是能瞞,你以為我想當壞人呀?但歐林匹亞地區的事情鬧得那麼大,只怕紙包不住火!你瞞得了她一時,卻瞞不了她一世呀!」
 
  「那就到時候再說嘛!順其自然……」小初樂天的話還沒說完,我就打斷他道:「順其自然?以目前掌握到的資訊來看,水蓮就是屬於死心眼的那種女孩!我推測,她在得知夏也死訊後,要不就是堅決不相信,親自動身前往歐林匹亞地區,要不……就是會陷入深深的悲傷之中!她之前為了保護夏也,不惜要跟我拼命!這次為了夏也的生死,天知道她又會做出什麼事呀?」
 
  「沒有那麼誇張吧!我覺得她就是個嬌弱的女孩,能做出什麼事?」小初說道。
 
  因愛而瘋狂的人,我見過不少,像是公主、菊子……還有那些與迅雷有緣無份的追求者,所以我無法像小初那麼樂觀。我沒好氣地說:「這件事,我希望能趁這次機會解決!省得我們離開阿羅拉地區後還要終日提心吊膽的!」
 
  「你說要解決?但要怎麼做呀?」
 
  「我這不就是想跟你討論嘛!唉!算了!」我嘆了口氣,頓時覺得自己在浪費時間!這小子也是個情場菜鳥,之前還為了我與公主的事而尋死尋活的,我又怎麼能指望這小子能想出什麼好主意呢?我還是靠自己吧!
 
 
第601章 妖精小姐爭奪戰
 
 
  在通行船靠岸後,我就跟著其他乘客一齊下船。離開船艙後,映入我眼中的,是形形色色的大小船隻。一旁的船務員見我東張西望,便上前為我說明此處是海洋居民之村,是鄰近的討海人停泊歇息之處,所以停了那麼多的船隻。
 
  由於水蓮沒有和我約定會合地點,所以我只能選擇到醒目一點的地方等她。我覺得寶可夢中心應該是個不錯的碰頭地點,還可以順便補給一下,於是我便詢問船務員寶可夢中心的位置,然後穿越人群往目的地前進。
 
  不過我才走沒幾步,就打消念頭了,因為……人實在是太多了呀!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看到寶可夢中心門口正大排長龍!若不是寶可夢中心有著顯目的招牌和外觀,我肯定會以為那是在舉辦什麼跳樓大拍賣的商場!
 
  我隨手攔了一位路過人詢問,才知道這裡不久前曾發生一場大戰,一群發狂的外來的寶可夢襲擊這裡,而波尼島隊長-茉莉聚集了許多訓練師合力對抗外來者,再加上島神-卡璞‧鰭鰭出手相助,最後總算是保住這個地方。而在那場攻防戰中受了傷的訓練師和寶可夢,此時全都聚集在島上唯一的寶可夢中心等待治療。
 
  聽完了那位熱心路人的解說後,小初才恍然大悟地說:「喔!我想起來了!他說的就是不久前我和瑪奧被傳送到這裡來的時候發生的事情嘛!這裡的島神很厲害喔!只是下了一場雨就讓那些發狂寶可夢們安靜下來了!」
 
  在小初滔滔不絕地講述他與瑪奧上次在波尼島的遭遇時,一陣軟綿綿、聽起來有氣無力的女聲傳入我耳中:「喔……你這打扮……是阿卡拉島的使者吧。」
 
  我立刻將意識拉回現實,並循聲看向說話的人,那人是一名穿著隨性邋遢,頭髮上、臉上和衣服上都沾滿了色彩顏料的金髮女性。這個人之前好像曾在哪裡看過……
 
  在我遲疑時,小初像個貼心小幫手般在我腦中提醒道:「她是茉莉小姐啦!波尼島的隊長,上次水蓮和我……不對,是夏也受到她很多幫助呢。」
 
  喔!是有這麼一個人,上次在瑪奧家餐館時有見過一次。於是我向茉莉點了點頭,承認自己是島神使者的身分,並問道:「茉莉小姐,請問妳怎麼知道我的事呀?」
 
  「嗯……是麗姿小姐來電說的。她說水蓮有點事情,要晚點才能趕到,要我先幫忙照顧你一下。」茉莉依舊是用著有氣無力的軟綿綿語調說話,令我不禁懷疑她今天是不是沒吃飯。
 
  聽到莫莉這麼說,我腦海中的小初喜道:「水蓮不來呀!這太好了!我就說你剛才都是白操心嘛!」
 
  我覺得小初實在太樂觀了!水蓮只是晚到,又沒說不來!只是將痛苦往後延了一點,有什麼好高興的呀!嘛!不過她晚到也好,我們可以先處理正事,於是我向茉莉問道:「茉莉隊長,請問你方便帶我去拜見島神-卡璞‧鰭鰭嗎?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
 
  我的話還沒說完,茉莉就擺出無奈的神情說:「我是想幫你啦,不過,我現在自身難保。有個傢伙一直纏著我要進行考驗,還說通過考驗後就要跟他交往,我這個弱女子又擺脫不了那人,除非……」
 
  聽到「除非」兩字,我眉頭一皺,心中立時湧現了不祥的預感!這是要被捲入什麼麻煩的前奏呀!
 
  當我正猶豫是要遵循趨吉避凶的直覺,果斷地拒絕茉莉的那個「除非」時,後方不遠處就傳來一陣聽起來很油、很滑,令我不禁聯想到電視劇中花花公子角色的叫喊聲:「美麗的蜜絲菲雅麗北鼻,妳躲去哪裡了?我們的交往考驗還沒完成呀!」
 
  一聽到那聲音,茉莉不知為何露出一個像吃了苦藥的難看表情,她一改先前的有氣無力態度,著急地喚出三隻有著水汪汪大眼、長得像蜜蜂的寶可夢,並急忙下令道:「蝶結萌虻們!快使出『妖精之風』帶我們離開這裡!」
 
  那三隻被稱做蝶結萌虻的寶可夢一面舞動他們的翅膀,一面以我們為中心旋繞,沒多久後,就製造出一陣挾帶著粉色花粉的上升氣流將我們從地面捲起!
 
  喂喂!這是搞什麼呀?妳想逃就自己逃就好了呀!算上我做什麼?
 
  就在我想出聲抱怨時,茉莉突然緊握住我的手,並在我耳邊輕聲道:「島嶼女王帶島神去閉關做淨化之雨的準備了,現在只有我能幫你!如果你幫我,我就幫你,好嗎?」
 
  妳都已經先斬後奏,把我捲進上升氣流了,又掐著我的痛處,我還能夠說不嗎?唉!果然又被捲進麻煩了!到底是我的命不好?還是小初這體質容易招惹麻煩呀!
 
  我無奈地點了點頭,茉莉見我答應,就更是無忌憚地張開雙臂抱住我!然後,我先是聽見小初在腦中大喊:「嗚哇!她在做什麼呀?快讓她放開呀!」然後又聽到下方傳來先前那「花花公子」的怒吼聲:「花惹發!你是哪來的玻璃雪特!蜜絲菲雅麗是我先看上的!你快給我放手!」
 
  我甚至還聽到茉莉大聲宣言道:「格林先生,很抱歉我不能履約了!因為我跟他有約在先了!我們改天再見吧!」
 
  我不知道這又是在演哪齣狗血肥皂劇,也不是很有興趣知道,現在的我,保持淡定,冷眼觀看後續發展。
 
  問我為什麼能那麼淡定?反正逃也逃不了,何不順其自然呢?最重要的是……這惹上莫名桃花的身體不是我的呀!(笑)
 
 
-------------------------------------------------------------------
 
 
  不知道茉莉和那「花花公子」是情侶吵架還是有其他糾葛,反正之後上演了一場追逐戰!茉莉抱著我,乘著妖精之風飛向山林,而後頭那位「花花公子」不甘示弱,派出極稀有的化石翼龍並向裝備滑翔翼般,讓化石翼龍用爪子抓著他一飛衝天,緊追在我們後頭!
 
  追逐了好一陣子後,我們逃到了杳無人煙的山林中,而持續製造氣流的蝶結萌虻們已疲倦不堪,使我們不得不找個平坦的地方降落。
 
  我們才一降落,「花花公子」和化石翼龍也跟著落地。我定神查看那名「花花公子」,發現他有張俊俏的臉孔及自信的氣場,像這樣的人,應該是很討女孩子喜歡的呀!為什麼茉莉猶如老鼠見著貓般,看到他就想逃?而且這張臉,我好像曾在電視上看過,他好像是……
 
  在我腦海中浮現一些過往的記憶時,那「花花公子」很沒禮貌地用手指著我,質問茉莉道:「蜜絲菲雅麗,我已經照妳的要求做了那麼多事,妳要為了這麼一個可疑的怪人而毀約嗎?阿羅拉人都是那麼沒誠信的嗎?」
 
  「格林先生,我不是不守信,只是……這個人是島神使者,他早你一步通過了我的考驗,所以我得先滿足他,和他交往才行!而且,他……很強!他不准我跟其他男性來往,他命令我只能當他一人的小妖精!我沒法反抗他呀!」茉莉此時淚眼汪汪,露出一副楚楚可憐、受盡委屈的模樣。她這神速變臉,使我不禁感嘆這女人可真是個戲精、樣貌多變的妖精呀!
 
  「這樣呀!我知道了!」被茉莉稱做格林的「花花公子」點了點頭,然後怒目瞪著我,並挑釁地比了中指說:「不是蜜絲菲雅麗刻意不守約,一切都是你這什麼使者在搞怪!對吧!蜜絲菲雅麗是因諾善斯的!別讓一個女人為難!有種的話,我們就以實力說話!」
 
  戲看到這裡,我總算是掌握脈絡了!總而言之,就是這男的想把妹,但茉莉不想給他把,所以找我當擋箭牌,並故意把我說得又強又壞,想激這傢伙跟我打一場!看來茉莉是打算讓我用實力打消這傢伙的念頭。
 
  由於茉莉要我幫她才肯帶我去見島神,再加上我對這傢伙也有點興趣,於是我很配合地說:「好呀!就用寶可夢對戰來決定茉莉這小妖精的所有權吧!看我不打趴你這小白臉!」此話一出,「花花公子」臉上露出怒不可抑的兇樣,而茉莉臉上則是閃過一絲笑容,不過那笑容稍縱即逝,她很快地就擺出一副非常擔憂的神情。
 
  聽到我那麼囂張地約戰,小初擔心地問:「小小雷!你這樣好嗎?就不能跟他好好談一談嗎?」
 
  我一派輕鬆地回道:「反正逃也逃不掉!你沒看到茉莉那麼會演?就算我拒絕,她一定也會想辦法煽動那傢伙跟我們打!既然這樣,那又何必浪費時間看她演狗血戲碼?再加上我對那傢伙也有點興趣呢!」
 
  「有興趣?什麼興趣呀?」小初驚問道。
 
  我解釋道:「這個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應該是我老家那邊的前聯盟冠軍-格林!」
 
  「等等!他曾是聯盟冠軍?那我們跟他打有勝算嗎?」小初擔心地問。
 
  我笑著說:「打不打得贏倒是其次,重要的是,我想看看他的實力。」
 
  由於我計畫要帶小蒼他們登上聯盟戰的舞台,所以想趁這機會探一探冠軍的實力,好藉此了解聯盟戰的水準程度,藉此擬定訓練計畫與戰術。
 
  「哼!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在老家可是家喻戶曉的格林大人呀!我會讓你瑞貴特!要是我贏了,你就給我離蜜絲菲雅麗遠遠的!」格林一臉自信地說。
 
  果然,這小子就是前冠軍-格林!沒記錯的話,這小子實力雖強,但因崛起的太快,背景又雄厚,所以他的風評很兩極。喜歡他的人把他當偶像來拜!討厭他的人,就攻擊他的背景以及他那不討人喜歡的脾氣。
 
  由於我想看看格林究竟有多強,所以我決定激怒他,充當一次格林黑粉,於是我怪聲怪氣地說:「唉呦!原來是大名鼎鼎的大木博士的孫子前冠軍-格林先生呀!我可真是有眼不識泰山,竟然沒第一時間認出你這靠爺高手!真是失敬失敬!」
 
  我故意把網路上看到的那些酸言酸語都說了出來,意圖惹怒他。而我的那些話效果卓絕,只見他一張俊俏的小白臉脹紅成豬肝色,他咬牙切齒地指著我大吼:「跟我爺爺沒關係!我的成就是憑自己掙來的!你個玻璃雪特!我會讓你親身感受到我的厲害!」
 
  該嗆的話說完了!該惹的人也生氣了!現在,該是開打的時候了!就在我們兩方劍拔弩張,準備開始戰鬥時,後頭傳來一陣熟悉的叫喊聲:「等一下!我也要參加這場戰鬥!」
 
  我循聲回頭望去,看見留著一頭藍色短髮、身材嬌小的水蓮,正紅著眼眶望著我們。
 
  一看見水蓮,小初就在我腦中大喊:「嗚哇!是水蓮!她不是要晚來嗎?怎麼那麼快就到了?」
 
  水蓮晚來?依我看,若不是茉莉說謊,就是她接到的訊息有誤,水蓮只怕早就到了,且在暗中監視著我們,否則,她是如何能找到被追趕至深山中的我們?
 
  格林一看見水蓮,就輕佻地吹了聲口哨,笑道:「又來一個標題佛嘎魯呀!阿羅拉真是個好地方,到處都有美女!咦?這位小美女怎麼了?怎麼紅著眼?是誰欺負你了?」
 
  咳咳!我說格林呀!你現在這樣子就挺像在欺負、調戲良家婦女呀!看來網路上那些關於你的負面傳聞,不全是子虛烏有的事情呀!
 
  我本想諷刺格林幾句,好讓他收斂點,沒想到水蓮此時伸手指向我,氣鼓鼓地說:「是他!就是他欺負我!所以,這場戰鬥我也要參加!我要親手報仇!」
 
  被水蓮指認是欺負人的兇手,小初立時就用著緊張的口氣澄清道:「我……我沒有欺負過她!小小雷你要相信我呀!」
 
  唉呦喂!這是在唱哪齣呀?什麼欺負妳?還說要報仇?我看妳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另有目的吧!果然,水蓮又接著說:「如果我贏了!你得要答應我一件事,絕不能推脫!」
 
  原來,這就是妳的目的呀!真是厲害呀!我雖已大致了解水蓮的意圖,但小初仍是不懂,於是我便解釋給她聽。水蓮的目的,八成就是要我們交代夏也的事情,但她自知沒有足夠的實力逼我們說出真相,所以便潛伏在旁,直到我們要與格林戰鬥時,才跳出來聲淚俱下地指控我們,藉此讓格林能和她聯手一同對付我們。
 
  聽了我的解釋後,小初用著不相信的口吻道:「不會吧!這有點像是什麼借刀殺人的手段呀!溫和柔弱的水蓮會做這種事嗎?」
 
  我冷笑一聲,回道:「我早就說過了,為了愛情,這死心眼的丫頭什麼事做不出來!你就等著看吧!看她怎麼說服格林一齊修理我們!」
 
  格林一開始並不同意水蓮參戰,他想以實力光明正大地打贏我,但水蓮淚眼汪汪地表示自己一定要親自動手報仇,並威脅若我或是格林不從,那今天誰也別在這裡好好戰鬥了!她一定會在戰鬥中放冷箭干擾,讓這場戰鬥進行不下去!
 
  看了水蓮的言行後,小初驚愕地說:「水蓮她……她怎麼這樣呀?這不是耍無賴嗎?」
 
  我苦笑道:「我就說吧!是不是有種形象破滅的感覺!之前我在大考驗時,就見識過她撒潑的模樣呢!」
 
  我印象還很深刻,當時被卡璞‧蝶蝶曚騙的水蓮,一心以為我是想害夏也的壞人,所以百般阻撓我通過大考驗!她不但定下完全不公平的規則,在我想辦法破解獲勝後,還耍賴說不算,甚至在寶可夢都無法戰鬥後,還以身要脅,要我跟她玩一場真人格鬥,緊抓著我的大腿不放!對於水蓮這種種不顧形象的撒潑行為,我只能說……愛情的力量真恐怖!
 
  在水蓮的軟求加威脅雙重攻勢下,格林與我都拿她沒辦法,只能同意讓她參戰,進行一場雙打戰鬥,由我一人對抗他們兩人!在我們三方終於取得共識後,我們就各自就定位,準備開始戰鬥。
 
  水蓮喚出了滴珠霸!格林則是喚出了班基拉斯!至於我,在考慮了一陣子後,決定派出目前尚未出戰,還保有完整體力的霸主寶可夢候補-蘭螳花!
 
  見我只派一隻寶可夢,格林冷嘲熱諷地說:「喂喂!你只派一隻寶可夢進行雙打戰鬥?該說你是一個諾倫斯?還是博得呢?看來我精心準備的超進化是用不著了呢!」
 
  我確實只能派出一隻寶可夢,但這不是無知也不是無畏,而是受到卡璞‧蝶蝶的整人規則所限制,所以,我特別為你們準備了一個不是寶可夢的敵手!
 
  「誰說我打算讓蘭螳花單打獨鬥的?看著吧!」說完後,我就讓小初回想起召喚雷公幻光體的感覺,而捕捉到小初感覺的我,依循著記憶將力量凝聚於指尖,凌空刻劃出金黃色的雷之刻印!
 
  刻印成型的瞬間,如太陽般照耀出強光!一個充滿電能的威猛身軀從強光中現身,伴隨著轟隆雷鳴降臨於戰鬥場地上!
 
  雷公幻光體的出現,令在場的其他人都面露出受驚的有趣表情!
 
  格林瞪大了眼,手指著幻光體並用著興奮的語氣大叫:「鵝妹辛!這身型、這樣貌,還有這耀眼的電光史霸客!這不是成都地區的傳說寶可夢-雷公嗎?連爺爺都捕捉不到的傳說級生物竟然出現在我眼前,我真是太拉奇了!」
 
  茉莉則是露出一副準備看好戲的期待神情,雷公幻光體的出現,大概給了她無比的信心,認為此次必定可以擺脫格林的糾纏。
 
  至於水蓮,她臉色陰沉地瞪視著雷公幻光體,冷冷地說:「沒錯!這就是當時出現在海灘的那種……媲美卡璞‧鳴鳴的雷電!你這個騙子!大騙子!」
 
 
-----------------------------------------
後話:
 
 
  當雷卡、格林和水蓮正展開戰鬥時,在阿羅拉2號的十克拉山丘上也正進行著一場戰鬥!銀伴戰獸和喵比在格拉吉歐與莉莉艾的指揮下,奮力對抗圍攻他們的以太職員。
 
  在雷卡、雙光、露莎米奈、陰月和陽日被光輝吸入高塔中之後,銀伴戰獸便強行壓制住體內失控的力量,並將格拉吉歐兄妹給喚醒。雖然他們眼中的最大敵人-露莎米奈已消失,但潛伏在附近的以太職員卻隨即圍了上來,打算抓住他們向露莎米奈邀功!一場毫不公平、以多欺少的戰鬥就這麼展開了!
 
  銀伴戰獸的實力雖強,但為了抑止住體內亂竄的能量,他的實力被大幅削弱!而喵比雖有必殺絕技,但卻無法密集地多次使用,很快地,格拉吉歐他們就落於下風!
 
  就在銀伴戰獸與喵比將被擊倒之際,上空突然降下灼熱的火焰,將爭鬥的兩方分隔開來!在眾人皆驚愕地抬頭查看縱火兇手時,一隻皮卡丘腳踏著電光急速穿梭於以太職員之間,以太職員們因沾染到皮卡丘所釋放出來的電氣,手腳紛紛麻痺不聽使喚。緊接著,大量的藤蔓從地面長出,將那些動彈不得的以太職員給牢牢捆住!
 
  發生在以太職員身上的變故,令他們的寶可夢們都慌了,一時之間不知所措,皆停下動作等候指示。
 
  一隻噴火龍此時猶如王者般威風凜凜地降落在眾寶可夢中間,並仰天叫喊出震撼精神的長嘯,使那些慌了心神的寶可夢們皆感到畏懼不已,紛紛依循著本能往四處逃竄!
 
  一名男子此時從噴火龍背上跳落地面,並對著受驚的格拉吉歐兄妹說:「好久不見了!」
 
  「你是……」莉莉艾困惑地望著眼前出手相助的男子,他看起來只比自己大個幾歲,但實力卻如此地強大,這讓莉莉艾不禁覺得自己很沒用!逃家旅行那麼久,還是跟以前一樣弱小無力……
 
  格拉吉歐定神看了看男子,然後驚呼道:「你是……瑞德哥?那位聯盟冠軍-瑞德哥?」
 
  那名男子,正是穿越間裂縫,前來阿羅拉2號探查狀況的瑞德。
 
  瑞德多年前出外旅行時,曾受到莉莉艾一家的幫助,這個恩情他一直放在心上,所以當他看到格拉吉歐兄妹被圍攻時,二話不說便出出手相助。
 
  瑞德向格拉吉歐兄妹點了點頭,並問道:「你們的父母呢?怎麼讓你們待在這種地方?這些人又是什麼來頭?」
 
  格拉吉歐搖搖頭,深嘆了口氣道:「一言難盡呀!總之,就是自我父親失蹤後,我母親就開始發瘋,甚至不惜傷害我們兄妹,那些人就是她的手下!」
 
  聽到格拉吉歐在外人面前這麼批評自己的母親,莉莉艾覺得有些不妥,便勸阻道:「哥哥!不要說了!母親的事情,我們還是……」
 
  莉莉艾是想維護家族和以太的名聲,但格拉吉歐卻誤以為莉莉艾直到此時還看不清露莎米奈的真面目,於是他不顧勸阻,怒道:「妳還幫那女人說話!父親都還生死未卜,她就找了個相好的姦夫,這表示她根本就沒把我們和父親放在心上呀!她早已不顧親情,是個只剩下貪婪和野心的女人呀!」
 
  「哥哥!不要說了啦!」對於雷卡是母親相好這件事,莉莉艾雖不願相信,當事實卻擺在眼前!不久前,雷卡與露莎米奈緊緊依偎在一起,即使看到自己和哥哥被母親欺壓羞辱也無動於衷,雷卡究竟是站在哪方的……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雷卡在格拉吉歐兄妹的心中,已經變成了一個為達目的,不惜欺騙、利用他人的大惡人!一想到雷卡那種人竟然會是小初的訓練師,莉莉艾就不禁懷疑小初是否也跟雷卡一樣,一直以來都是在欺騙自己、利用自己!
 
  莉莉艾越想越氣!氣辜負自己信任的雷卡與小初!同時也越想越難過!覺得自己真的是很沒用!實力不足也就罷了,連智力也不夠,竟然被雷卡與小初玩弄於掌心上!
 
  莉莉艾想著想著,眼眶就泛紅起來,格拉吉歐見狀,急忙安撫他道:「別在想他們了!哥哥會保護妳,會幫妳報仇的!那個可惡的雷卡!下次再見到他,我肯定會讓他嘗嘗我塵封已久的憤怒之火!」
 
  瑞德此時皺眉問道:「你說的雷卡是?」
 
  「還能有誰!」格拉吉歐想都不想就說:「就是和我母親一齊做惡的姦夫呀!」
 
  「雷卡……這個名字,會是他嗎?」瑞德的腦海中,此時浮現了某個人的身影,那個人,他曾一度欲除之而後快,但卻被大木博士給阻攔,並告知那個人的另一個身分。後來因事務繁多,當時的事被瑞德拋諸腦後,也無暇去證明大木博士所說的是真是假!如今……
 
  「如果真是他的話,那倒是個機會!」瑞德此時嘴角微微上揚,喃喃自語地說:「你究竟是協助詭魔的惡人?還是傳說的英雄?就讓我來親自確認吧!」
 
 
--------------------------------------------
附錄1:蜜絲菲雅麗的幻導時間
 
小初:我很好奇,為什麼格林一直叫你蜜絲菲雅麗呀?那是妳的姓氏?還是別名?
 
茉莉:唉!那似乎是「妖精小姐」的意思!我怎麼那麼可憐,招惹上那種男人!(一臉哀怨)
 
小初:怎麼了?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茉莉:我跟他……什麼事沒有發生呀!只不過是先前大批發狂寶可夢進攻海洋居民之村時,他出手幫了我一把,他說很中意我率領妖精寶可夢們戰鬥的優雅身姿,所以就一直纏著我,要我跟他約會!(一臉無奈)
 
小初:那妳就跟他約會嘛!畢竟他也幫了妳呀!
 
茉莉:我早就這麼做了呀!我請他到家裡喝杯咖啡、聊聊天,本以為這樣就交差了事,沒想到他看了我的畫作後,似乎就更迷戀我了!還要求跟我有更進一步的發展!我們才剛認識,他就想要我做他女朋友,我真不知道他這人腦子裡在想什麼!更不知道他是說真的還是玩玩而已!
 
小初:既然妳不喜歡,那拒絕就好了呀!
 
茉莉:可是島嶼女王-哈普烏說,她要帶島神閉關準備淨化儀式,而另一位冠軍-瑞德又不知所蹤,她擔心波尼島又會被發狂的寶可夢攻擊,所以要我想辦法留下格林,直到島神出關。
 
小初:嗚哇!說穿了,妳們是想利用格林對妳的愛慕之心來綁住他吧!
 
茉莉:別這麼說!我只是想盡可能地拖住他,所以我就跟他說,若要追求我,就得通過我的考驗!我開了很多難題給他,本以為可以消磨他一些時間,但我低估了那人的實力和執著!我實在是拿他沒辦法了!所以只能指望你們了!
 
小初:指望我們?可是我們若打敗格林,斷了他追求妳的念頭,那他不就會離開波尼島了嗎?
 
茉莉:這個你放心!我已經有主意了!我會讓他想吃又吃不到我,卻懷抱著希望,讓他自願逗留在波尼島一段時間!
 
小初:妳有辦法?要怎麼做呀?(好奇)
 
茉莉:呵呵!那就敬請期待囉!
 
 
---------------------------------------------------------------------
附錄2:下回預告
 
 
「嘿嘿!蝦克吧!這可是我遠赴卡洛斯地區才學到的超級進化!」
 
「我看不見你,你也看不見我!只會用沙暴拖延時間,你是屬烏龜的嗎?」
 
「我看見露莎米奈和雷卡被光輝吸向那黑塔了。」
「花阿油維停佛?結果已經很明顯了吧!你還不快點認輸!」
 
「他一定敵不過你的!你可是未來的草系霸主寶可夢!」
 
「這樣還不厲害嗎?換作是你?你有辦法嗎?」
 
 
下回! 青綠的強悍
 
 
「到此為止了,比賽結束,我贏了!」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1702 筆精華,10/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