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14k

RE:【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第600章 卡璞‧哞哞的委託)

樓主 衝浪的寶石海星 starmie
GP7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在電視劇中,每當有重要角色即將被敵人殺死時,總是會出現另一個角色大喊什麼「給我住手!」、「刀下留人!」之類的台詞,讓原本要下手的敵人突然停手,令原本該死的角色逃過一劫!
 
  以前看到這種橋段時,我常常在心裡吐槽這喊停的時機也抓得太準了吧!每次都在命懸一線時才恰巧趕到喊停,天下有那麼多巧合嗎?偶爾一次也就罷了,但每次都這樣,一點緊張感都沒有了啦!
 
  每看一次這種橋段就想吐槽一次的我,萬萬沒有想到這種俗套的劇情,竟然有一天也會發生在我身上!就在我使出的「彗星拳」即將正中默丹的頭部時,我的腦海中突然浮現了「給哞住手」這四個大字!
 
  哞?這個奇怪的用詞肯定不會是小初,那會是誰呢?我一面思考這問題,一面收勢讓拳頭停留在默丹的臉前。
 
  我之所以會停手,不是因為害怕那四個大字,我若真的要殺默丹,就算腦中出現一百個字我也不會罷手!
 
  由於我原本就對今天的事情抱持著疑問,隱約覺得默丹似乎還隱瞞了什麼,再加上小初一直在我腦中亂叫,所以在揮拳的同時,我本就打算等一下要讓拳頭偏移,好嚇嚇默丹,看能不能讓他說實話。只是這喊停的老梗橋段恰巧在這時出現,我乾脆就順勢停手,說不定……還可以藉此獲得一些好處呢!
 
  我在心中默念:「你是誰?為什麼要阻止我?這人想殺我,我是為了自保才出手的!」
 
  我簡單地表明自己不是作惡的一方,並期待對方表明身分甚至是許下一些好處來讓我饒了默丹一命。
 
  幾秒後,腦中又浮現幾個大字「哞乃烏拉烏拉島的守護神,卡璞‧哞哞!汝饒過哞的島嶼之王,事後哞有重賞!」
 
  原來是島神大駕光臨呀!我們正想去找你呢!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等等!這傢伙能那麼適時喊停,該不會他老早就將一切都看在眼裡了吧!那他為什麼要漠視默丹作惡?
 
  我不客氣地在腦海中質問道:「我是卡璞‧蝶蝶欽點的島神使者,您就這麼任由您的島嶼之王迫害他島使者嗎?這事若是讓我島的島神知曉,不知道會掀起什麼樣的風波?這件事若您無法給予一個公正的交代,敝人必將此事上報我島島神!」我言下之意,就是在威脅卡璞‧哞哞把事情說清楚!否則我將進行挑撥兩島情誼的工作!
 
  聽到我威脅島神,小初不安地說:「小小雷!事情沒有那麼嚴重吧!你這樣不太好吧!」
 
  哪裡不好?我們可是差點被殺呀!不把事情鬧大點,這件事說不定就被搓湯圓搓掉了呀!再說了,我現在有本錢可以威脅卡璞‧哞哞,因為默丹的命還掌握在我手上呢!只要我的拳頭再往前挪一點,任憑卡璞‧哞哞再神通廣大,也無法讓我「拳下留人」!難得具備了天時地利人和,不趁現在威脅他、敲一下竹槓,那不是太可惜了嗎?
 
  不久後,又是四個字顯現於我腦海中:「汝待如何?」
 
  我在腦海中回道:「我要兩個解釋!默丹到底在隱瞞什麼?您為什麼又不阻止他?」
 
  等了幾秒後,幾個字於腦中浮現:「他想藉汝之手尋死。哞對此猶豫,最終不忍。」
 
  卡璞‧哞哞簡單幾個字的回應,如同醍醐灌頂般,令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我一直無法從默丹臉上讀到恐懼的情緒,因為被我殺死正是他期望的事
 
  怪不得默丹在落敗後,不說些好話來求饒,還嗆聲說不殺了他就還有下次,如果他真如自述那樣一心想拯救僅存的前輩靈魂,那他應該不惜一切也要想辦法活下去,但他卻沒有這麼做!也就是說,迪佛擁有僅剩的前輩靈魂這件事……根本就是為了激怒我的謊話!
 
  至於默丹為什麼要這麼做,我猜測……是因為內疚吧!無法拯救前輩的自責!永遠無法獲得寬恕的絕望!使默丹決定要了斷自己的生命,但他卻又下不了手自殺,所以想藉我之手殺了他!
 
  哼!這個默丹,把我當什麼呀?沒心沒肺的殺人魔嗎?你就沒想過我在殺了你之後若得知真相,將要背負著什麼樣的罪惡感度過一生嗎?不可饒恕!絕對要給這傢伙一點教訓才行!
 
  在我心生「惡念」之際,腦中又浮現幾個字:「汝若有法打消默丹尋死之念,哞除重賞外,必滿足汝此行之目的。」
 
 
第600章  卡璞‧哞哞的委託
 
 
  島神大人拋出了一個「一舉兩得」的餌,我該不該咬下呢?又該怎麼實行呢?
 
  在我思考時,或許是因為我的拳頭停頓太久了,讓默丹發現我沒有殺意了,他嘴角上揚,用著不屑的口氣說:「真令人失望!阿卡拉島的島神使者原來只是個連毛都沒長齊、膽小如鼠的孬種呀!既然你不想我死,那就讓叔叔我殺了你,豈不皆大歡喜?」
 
  見我沒反應,默丹又說:「對了!除了你之外,那傢伙對其他人似乎也很有興趣!宰了你之後,下一個就換卡奇小哥,然後再下一個是誰呢?就選你們敬愛的島嶼女王好了!麗姿那丫頭其實還是有點姿色的!叔叔我會讓她爽上一陣子後再送她上天的!喔!還有另兩位丫頭隊長似乎也頗有姿色!看來你們阿卡拉島的傢伙可以讓叔叔我爽上一陣子呢!」
 
  這個默丹……真的很清楚該如何激怒人!若不是我已經看穿你的謊言,此時肯定會下殺手以絕後患!面對這種惡念頭那麼多又謊話連篇的傢伙,我該怎麼對付他,讓他回心轉意呢……等等!既然他可以說謊,那我何不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既然你滿滿的惡念頭,那我何不用點相剋的善念頭來對付你呢?嗯!就這麼辦!
 
  在打定主意後,我在腦中飛快地將目前所知的資訊整理了一遍,然後靈光一閃,想出一個能完成卡璞‧哞哞的委託,還能讓我小小報復默丹的謊話。於是,在組織好說詞後,我將拳頭收回,然後用著惋惜的口吻說:「明明都是國際刑警,死前的反應卻差那麼多!也不知道那三個前輩怎麼會選你當他們的搭檔?真是毫無相像之處呀!」
 
  聽我這麼說,默丹怒道:「你根本不認識那些前輩!你又懂什麼!你別隨便議論他們!」
 
  「我確實不認識他們,但我先前在控制砰頭小丑時,順便讀取了他們的記憶,我在那些記憶中,看到了那些前輩臨死前的模樣。他們……唉!和你是大不相同呢!」我回應道。
 
  當然,以上內容純屬虛構,我當時根本沒時間去細讀砰頭小丑們的記憶,只是簡單地讀取他們的基本資訊。至於那些前輩們的事,恐怕只有已死的砰頭小丑和迪佛才最清楚,也就是說……砰頭小丑已死無對證,而迪佛也不知道溜去哪裡了,所以現在等於是隨我瞎掰了!
 
  我的話語,似乎成功地勾起了默丹的好奇心,他用著急切的口氣問道:「前輩他們死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和我有哪裡不同?你快說呀!」
 
  那三位前輩的死,就是默丹的心結,也是他尋死的原因!為了達成島神的委託,我必須親手解開這個結,那怕是使用虛假的手段……
 
  「在你昏迷後,三位前輩和迪佛起了衝突,然後落敗被控制住。迪佛將你是他的共犯一事告訴了三位前輩,然後,讓他們做了一個選擇……」我像個說書先生般,用著吊人胃口的神祕口吻說道。
 
  「什麼選擇?」默丹一臉緊張地問。
 
  我不疾不徐,緩慢地說:「迪佛告訴他們,因為砰頭小丑有三隻,需要三個靈魂當作獎勵,所以,包饋你在內的四個人之中,只能有一人存活,其他三人都得死。迪佛讓三位前輩選擇誰能夠活下去……」
 
  我的故事還沒說完,默丹就激動地喝問道:「為什麼!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呀?因為我要為後續的發展鋪陳呀!但這可不能說呢!於是我冷笑一聲,說:「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迪佛就是想看你們為了求生會做出什麼事?會使用什麼骯髒手段讓自己活下去?會怎麼爭奪那唯一一個存活的名額?但可惜,他失算了!三位前輩們沒有爭搶、沒有衝突,而是口徑一致地……選擇讓你活下去!」
 
  「不!不可能!他們這麼做不就等於自殺?而且,我還背叛了他們,他們怎麼可能會捨己救我!你說謊!這不可能!」默丹用手指著我,大聲質問道。
 
  唉呀!是我這故事編得太過美好,所以被看出破綻了嗎?但話已說出口,戲也不能演半套,我只能瞎掰到底!於是我搖了搖頭,冷冷地說:「對於像你這樣將死之人,我騙你又有什麼好處?你自己滿腦子惡念,就不允許他人純潔高尚嗎?這事會很難理解嗎?他們不願自相殘殺,不願一輩子背負著罪惡感苟活,所以,選擇了當時昏迷的你!他們將希望與未來寄託在你身上!這樣的選擇,如果心中充滿怨恨是做不來的!所以,我敢斷言,他們早已經原諒你的背叛了!所以才會希望你能活下去!」
 
  「你說……前輩他們原諒我了?這是真的嗎?」默丹此時一臉激動地看著我,眼眶也開始濕潤起來。
 
  我聳了聳肩,冷冷地說:「我是這樣覺得啦!不然還有別種可能嗎?可惜,你糟蹋了前輩們的心意,浪費了他們為你爭取而來的生命!你將死在這裡,你就到另一個世界去向他們賠罪,向他們懺悔沒能代替他們活出精采的人生吧!」
 
  我言盡於此,能不能重燃起求生慾望,就只能看默丹自己了!我舉起拳頭,作勢要向他揍去!如果他不想死,那他就會閃躲!如果他不閃躲,那我也會收住力道,僅將他打暈。總之,我不會成為你的切腹刀
 
  在我的拳頭即將打中默丹的前一刻,他做出了選擇,不過,他的選擇不是逃跑或是受死,而是抵擋!他派出流氓熊貓,硬生生接下我這一拳,然後嘴角上揚,露出看起來邪氣十足的笑容說:「你這拳毫無殺意,你是在試探叔叔我吧!你剛才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
 
  嗚哇!被看穿了嗎?這傢伙還真難唬弄!既然他已心存懷疑,那我再多解釋恐怕也是無用,倒不如利用這點!於是我回道:「砰頭小丑已死,你若不信我,那你又能信誰?迪佛嗎?他或許知道真相,但你覺得他會老實告訴你嗎?」
 
  「你想說什麼?」默丹大聲喝問道。
 
  「這不是顯而易見嗎?你既不信我,那唯一求證的方式,就是變得比迪佛還強,將他逼入絕境,才能逼他說實話!只是,像你這樣頹廢的人,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到達迪佛的境界就是了。」
 
  「你……你……你!」默丹說了幾個「你」字後,就緊盯著我看了數分鐘,彷彿想從我的眼神中挖出真相。但我毫不畏懼地回瞪過去,不讓他找出破綻!
 
  我們倆方僵持了好一陣子後,默丹搔了搔頭,用著無奈的口吻說:「真拿你沒辦法!也就是說,若相信你,叔叔我就得努力活下去,以免辜負前輩們的好意。若不相信你,叔叔我也得活下去,還得努力鍛鍊,好超越迪佛,從他那裡逼出真相!看來,無論如何,叔叔我今天是死不了!對吧!」
 
  太好了!既然默丹能夠說出這番話,表示他已經想通,暫時不會尋死了!我心裡雖鬆了一口氣,但我仍努力克制不表現出來,我冷冷地回道:「這是你自己要決定的事!與我何干!」然後白了默丹一眼,毫不客氣地說:「快帶我去找島神!然後你要死要活都不關我的事!」
 
  我故意表現出不在乎他生死的態度,才不會讓他覺得我是千方百計想讓他活。
 
  「這樣呀……叔叔我知道了!跟我來吧!」默丹轉身走向沙漠深處,而我也跟了上去。一路上,我倆沒再交談過。我不知道他心裡是怎麼想的,我只知道言多必失,尤其是在他已經起了疑心的狀況下,所以能不和他說話,就不和他說話。
 
  跟著默丹於沙漠裡晃了好一陣子後,我們終於抵達一處由巨石建構而成的建築物前。默丹在建築物前大聲表明自己島嶼之王的身分後,一陣低沉的嗓音就從建築物內中傳來:「島嶼之王,何事擾哞睡眠?」
 
  哞?看來這聲音的主人,和先前於我腦中寫字的傢伙是同一個,也就是卡璞‧哞哞。
 
  唉!這烏拉烏拉島呀!不只島嶼之王滿口謊言,連島神也是謊話連篇!你明明早就在關注我和默丹,還裝不知道,所以這場戲我還得陪你演下去,以免默丹發覺是嗎?還真是累呀!
 
  我清了清嗓子,將自己是島神使者以及卡璞‧蝶蝶請求眾卡璞合力打開空間通道一事說了出來。在我說完後,建築物內就傳來卡璞‧哞哞的聲音道:「哞對於那些從另一個阿羅拉而來的入侵者也十分反感,若能根絕此問題,哞願意出力!你就這麼告訴蝶蝶吧!」
 
  「明白了!感謝您的支持與理解!」雖然我和卡璞‧哞哞早有協議,他會答應也在意料之中,但我還是裝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樣,恭敬地下跪朝著建築物磕了幾個頭!
 
  在我表達完敬意後,卡璞‧哞哞又道:「使者不辭辛勞遠道而來,這就當作是紀念品,是哞的一點小心意!」
 
  卡璞‧哞哞說完後,一個木製的小盒子就從建築物中飛了出來。看來這就是先前卡璞‧哞哞提過的「重賞」,只是礙於默丹在場,所以硬是說成「紀念品」。
 
  我不清楚盒子內的東西價值是否遠超過「紀念品」的定義,擔心我和卡璞‧哞哞共演的這場戲會穿幫,所以我沒當場打開盒子,而是將盒子收到腰包中,然後又裝模作樣地對著建築物跪地叩首謝恩。
 
  再次表達完「謝意」後,卡璞‧哞哞說道:「哞倦了,歇息去了!待行動之際,再讓蝶蝶心電感應知會哞一聲,退下吧!」
 
  看來卡璞‧哞哞也怕穿幫,急著結束這場戲呢,那我當然就順著他的意思啦!於是我恭敬地拜別卡璞‧哞哞,然後表示自己想盡快趕往波尼島,催促默丹快點帶我離開這哈伊納沙漠。
 
  就這樣,這場讓默丹活下去的大戲,隨著我們離開哈伊納沙漠而落幕。我心中的一顆大石也算落下了!
 
  呼!演戲還真是累呀!這種勞心傷神的事,下次還是找別人來做吧!
 
 
---------------------------
 
 
  在離開黃沙飛揚的哈伊納沙漠後,我就變回人身。而默丹在接了幾通電話後,就用騎行裝置喚來噴火龍,載著我們繼續前進。
 
  我本以為默丹會載我回天文台與卡奇會合,誰知道他竟然把我帶到一座港口!這個滿肚子壞水的傢伙不知道又再搞什麼把戲了?
 
  我警戒地看著默丹,詢問他的用意,默丹用著一副懶洋洋的口吻說:「喔!也沒什麼……因為你被丟包又被放鴿子了,所以叔叔我帶你來坐船。」
 
  「啥?什麼意思呀?」我驚愕地問。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呀!你當個乖孩子,在這裡等,叔叔我去買船票喔!」默丹說完後,也不顧我的滿腹疑問,自顧自地插進排隊人群中,讓我是無可奈何,只得呆站在原地等他。
 
  在等待期間,我與小初又開啟了「腦內聊天室」。小初一個勁地誇我厲害,把默丹這個大壞蛋騙得一愣一愣。我則告訴他,默丹不見得就是被我騙了,他或許只是需要一個欺騙自己活下去的理由,而我剛好給了他理由,所以他才順水推舟罷了!
 
  小初不明白我的意思,於是我又耐著性子向他說一個道理,人若真一心求死,有千百種不需要勞煩他人的死法。但默丹要死卻不自己去死,而是拐了那麼多彎想藉我的手讓他死,這不浪費時間嗎?所以,我猜測默丹內心仍存在著強烈的求生慾望,他將賭注押在我們身上,希望我們能給他寬恕自己、欺騙自己、活下去的動力……之類的東西。
 
  聽我這麼說,小初氣憤地說:「這樣看來,那傢伙根本就在利用我們嘛!」
 
  我無奈地說:「是呀!但就算如此,你還是無法下手殺他吧!他就是看準這一點,才會找上你呀!他唯一的失算,就是沒算到我的存在,我可是能狠下心除掉他的!不過這點被卡璞‧哞哞的出現給彌補……等等!」
 
  說到這裡,我突然想到一個可能性,說不定……默丹的「置死地而後生」計畫,卡璞‧哞哞一開始就知情且參與其中!卡璞‧哞哞該不會早就和默丹說好,當默丹真有生命危險時就出手相助吧!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剛才演的戲,那些頭不都白磕了!一想到這點,我就又驚又怒!
 
  感應到我的想法後,小初也氣呼呼地說:「他們怎麼這樣耍人呀!我們是不是要回去討個公道呀!」
 
  「算了吧!小心公道討不成,又再吃一次虧!」這烏拉烏拉島,簡直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島神和島嶼之王都是算計人的戲精,全都不是好傢伙啦!我看我們還是早點離開為妙,不然會被坑得連骨頭都不剩呀!
 
  幾分鐘後,默丹從排隊人群中走出,並將船票交到我手上,我看了看船票上的資訊,這是到波尼島的船,正是我下一個目的地,可是為什麼要我乘船呀?
 
  我又詢問默丹這究竟怎麼回事,默丹卻一副愛理不理,不太想說的模樣,直到我威脅他不說清楚就不離開,他才不情願地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說出來。
 
  所謂的「丟包」,是因為卡奇趕著要去別島送貨,所以把我給丟了下來。至於「放鴿子」,則是下一位嚮導隊長因有事無法來接我,所以要我先到波尼島再和她會合。
 
  什麼嘛!原來只是這種事,我還以為發生什麼變故了呢!默丹這傢伙也太會賣弄神秘了吧!不過,我還是不懂為什麼要我坐船去?於是我問道:「坐噴火龍去比較快吧!為什麼還要我坐船呀?」
 
  默丹搔搔頭,笑道:「本來嘛,是要由叔叔我帶你過去的,不過因為你的一番話,讓叔叔我分秒必爭地想變強,好超越那傢伙,所以叔叔我沒空!噴火龍也不方便借給沒有騎行裝置的你,所以你就自己做船去吧!」
 
  這個默丹……話中有話呀!
 
  感應到我的想法後,小初這時又不懂了,於是我就向他解釋,默丹言下之意就是不相信我的話,所以他選擇要努力鍛鍊,好超越迪佛,從迪佛那裡逼問出真相的生存目標!
 
  「所以,還真的和你推測的一樣,他根本就沒被騙呀?」小初問道。
 
  「管他呢!」我沒好氣地回應:「反正我們就要離開這滿是謊言和戲精的地方了!他愛怎樣就怎樣吧!」
 
  由於船快要開了,再加上我對默丹也有點不爽,所以我連再見也懶得說,獨自就踏上了通行船,而默丹只是一語不發地看著我上船。
 
  數分鐘後,通行船啟航了!我站在甲板上穿著海風,看著越離越遠的烏拉烏拉島,心中五味雜陳。默丹的事,還有迪佛的事,讓我再次體驗到人心複雜。
 
  過去奉公守法的人,未來也有可能變成滿肚子惡念壞水的人!過去信賴的摯友,未來有一天也可能變成看不透的敵人!我身邊的人、我和我信賴的朋友,未來是否有一天也會碰上這樣的事情呢?
 
  在我沉思時,一名船務員突然上前表示要驗票。奇怪了!上船時不是才看過一次票,為什麼又要再驗一次呀?莫非……是因為我現在這樣打扮太奇特,所以被特別關注了?既然是這樣,那我也無話可說了!誰叫我們有求於卡璞‧蝶蝶這個整人精呢?
 
  我老實地將船票拿出給船務員檢驗,當驗票完我打算將船票收回口袋時,我突然發現船票背面寫了幾個細小的字。
 
  我瞇眼專心查看,上頭寫的是:「謝謝!叔叔我欠你一個人情,來日必報。」
 
 
-------------------------------------------------
後話:
 
 
  時間回推到不久之前,也就是小初等人剛抵達烏拉烏拉島,召靈儀式正準備開始的時候,庫駱與舒柏正狼狽地被一群「幽冥之界」的高手給追擊!那些高手曾是教授的學生、庫駱的同僚,但如今他們卻聽從死之神的命令前來追殺庫駱!
 
  由於庫駱的「黑暗狗王」於先前和小初(雷卡)的對戰中殞命,導致庫駱一行的戰力大減,光靠元素之猴和舒柏身上的術式法寶已逐漸擋不住敵人的攻勢!
 
  在狀況十分危急之際,舒柏的腦海中響起一個聲音,那聲音指引他們前往不遠處的超值超市遺址避難!
 
  舒柏認得那聲音的主人,當年正是那聲音的主人,改變的他與愛人的一生,改變了整個海巴王國的命運!
 
  舒柏很好奇那聲音的主人意圖為何,於是便聽從指示,背起庫駱逃向不遠處那陰森破敗的超值超市舊址。
 
  當舒柏一行躲入超值超市舊址不久後,那些幽冥之界的高手也跟著一一湧入,然後,等待著他們的,不是完成任務的喜悅,而是死亡的威脅與恐懼!
 
  慘絕人寰的驚呼聲與慘叫聲,於超值超市各處一一響起,聽得庫駱是頭皮發麻,不明白那些人是發生什麼事了!
 
  過了數分鐘後,那些追擊者的叫喊聲才逐漸停歇,然後頂著一頭銀色長髮、被黑披風罩住全身的迪佛從暗影處現身,慵懶地走到庫駱與舒柏面前。
 
  舒柏面無表情地說:「果然是你!那些背叛教授的人都被你解決了吧!」
 
  庫駱本以為迪佛是敵人,她都準備要拿起地上的舊折凳和他拼命了,沒想到迪佛不僅不是敵人,還幫忙解決掉敵人了?
 
  庫駱困惑地詢問舒柏:「他是誰?你們認識?」
 
  舒柏微微點了點頭,表示和迪佛認識,然後問道:「為什麼選在這裡動手?為何不早出手?」
 
  迪佛打了個呵欠,懶洋洋地說:「我這邊也是很多麻煩的呀!我好不容易丟了個餌成功分散本體的注意力,這才能騰出手來幫你們嘛!而且,這遺址是個好地方,這是此島的島神庇佑之地,又有許多鬼怪居住於此,那些外地來的追擊者擅闖此處,可能因觸怒神靈或鬼怪而導致發生什麼意外,也是很正常的情況嘛!」
 
  庫駱雖聽出迪佛話中有話,但壓根不認識迪佛的她,根本就猜不出迪佛的話語涵意,這令她感到十分焦慮!若是以前,她早已大發脾氣要對方說個明白,但如今她知道自己的地位已大不如前,於是她耐著性子問道:「還請別彎彎繞繞地說些聽不懂的話!請問你是誰?是教授的朋友嗎?為什麼要幫我們?」
 
  迪佛皮笑肉不笑地說:「我和那位教授有過數面之緣。幫你們,只是不想讓妳也落到本體的手上,否則局勢就對本體太過有利了……嗚喔!」迪佛說著說著,突然就單膝跪了下來。
 
  「喂?你怎麼了?是剛才受了傷嗎?」庫駱以為迪佛是剛才在抵擋追擊者時被打傷,便裝出擔心的神情詢問。對庫駱來說,不管這迪佛是誰,他實力高強且救了自己是事實,所以他就是當下的保命符,自然是要討好的。
 
  迪佛此時露出一副陶醉的神情,一面站起身,一面自言自語地說:「喔!感覺到了!這強烈的憤怒……本體咬住那餌了!嗚喔!這種痛覺……本體的精神受創了?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小小的餌究竟是怎麼做到的?我得去親眼見識一下!」
 
  迪佛碎唸完後,他的身軀就逐漸下沉到影子中。庫駱見迪佛要離開,便想上前攔阻,但卻被舒柏伸手擋下了。舒柏向庫駱搖了搖頭,冷冷地說:「他的事,妳最好不要管,那不是我們可以……」
 
  舒柏的話還沒說完,迪佛的聲音就從他沉入的黑影中傳出,他道:「我沒辦法時時護著你們,你們還是自求多福吧!以那位教授謹慎的行事風格,他應該會為你們準備一條安全的後路才對!現在,也該使用的時候了!保重……」迪佛說完後,地面上的那攤黑影就化作霧氣消散,留下一頭霧水的庫駱和面無表情的舒柏。
 
  在確認迪佛離開後,庫駱就撕下和善的面具,如往常般蠻橫地質問道:「那個人說教授有留安全後路是真的嗎?」
 
  舒柏微微點頭說:「確實,是有準備一條後路。」
 
  「那你為什麼不用?還讓我如過街老鼠般人人喊打!你是不是有毛病呀!」這些日子的遭遇與不順心,讓庫駱的脾氣越來越暴躁,一找到機會,就把氣發洩在舒柏身上。
 
  舒柏那佈滿傷痕和縫線的臉龐此時露出一個無比難看的笑容,他不再用先前那種毫無生機的機械語調,而是用著充滿嘲諷與不屑的口吻說:「以妳這種脾氣,妳能忍受寄人籬下,看人臉色吃飯的日子嗎?是呀!沒錯!教授是為妳準備了一個靠山,但那個人連教授也惹不起,以妳這脾氣,去找那個人不就是送死?」
 
  聽舒柏這麼說,庫駱感到更生氣了!她大罵道:「在你眼中,我就是個沒腦子的潑婦嗎?不過是個被教授支配的傀儡!輪得到你羞辱我?」庫駱抬手欲揮巴掌,但舒柏此時冷冷說了句:「妳這反應,還說不是潑婦?」讓庫駱驚覺失態,揮出的手掌硬生生地停在半空中。
 
  舒柏此時又說:「那個人的脾氣,或許比妳還差,妳能忍受的了嗎?那個人的實力,或許比教授還要強大,妳能對付的了嗎?」
 
  「我……我……」話說到這份上了,庫駱也已經很清楚狀況了,如果自己不收斂脾氣,舒柏就不會帶她去找那位靠山,她就得繼續過這種被人追殺,有一天沒一天的日子!再這樣下去,可能還等不到教授回來,自己就先死在敵人手裡了!
 
  庫駱不想死!她想念教授!想念雷卡!更想念那個失明需要幫助的親弟-星煌!為了她所珍視的那些人,庫駱決意要活下去!於是她將手收回,將囂張跋扈的態度收起,然後一臉嚴肅地說:「我……還有很多事還沒做!所以,為了活下去,我能忍!帶我去找那位靠山吧!我保證在他面前當個好姑娘,好好討他歡心!」
 
  舒柏其實老早就想要動用那條後路了,但礙於庫駱的脾氣,他才遲遲未動用,如今他看見了庫駱的決心,也知道再這樣下去他們終有一天會死在追擊者手上!由於他對庫駱的期望並不是死,而是其他東西,所以,他點了點頭,然後從懷中拿出一顆閃爍著紫色光輝的小彈珠。
 
  「這是什麼?好漂亮喔!」收斂脾氣的庫駱,宛如一名沒見過世面的單純少女般,一臉好奇地道。
 
  舒柏解釋道:「這是教授特製的法寶,能夠將我們傳送到通往那個人所在區域的入口附近。或許,那個人會看在過往情誼的份上,打開入口讓我們進入她所掌管的區域。」
 
  「你說的那個區域,是什麼地方?」
 
  「是教授……過去所屬的門派,他曾經的家……希望峰!」
 
 
-----------------------------------
附錄1:雙雷的幻導時間
 
雷卡:沒想到迪佛竟然會救了庫駱姊,看來他也是會做好事的嘛!
 
小初:這哪裡是好事呀!他救了那惡女,讓禍害遺千年,這可是不能被饒恕的大壞事呀!(怒)
 
雷卡:你那麼激動幹嘛呀!(汗) 話說,迪佛為什麼要幫庫駱姊呀?
 
小初:哪還會有什麼原因!一定就是「破鍋配爛蓋」呀!這幾個壞人就是狼狽為奸,互相幫忙做壞事啦!
 
雷卡:一樣都是壞人,你對默丹的容忍度就很高,對庫駱姊卻是毫不容情呀!這就是所謂的厚此薄彼嗎?(苦笑)
 
小初:哼!我就是不爽那惡女啦!要不然你說,除了兩個壞人狼狽為奸之外,還會有什麼原因?
 
雷卡:這個嘛……讓我想想,可能要從庫駱姊這陣子的遭遇來分析起。
 
小初:她有什麼遭遇?不就是騙人、做壞事、發脾氣!騙人、做壞事、發脾氣……一直循環下去嗎?
 
雷卡:那是以前啦!這陣子她過得很慘呀!在杜恩領便當後,杜恩的學生和手下受死之神的指使,開始追殺庫駱,若不是舒柏多次相救,恐怕……
 
小初:這舒柏真是多事!就讓庫駱到冥界和那什麼教授作伴不好嗎?
 
雷卡:可人家教授不願意呀!他生前曾囑託舒柏照顧好庫駱姊,就是不想庫駱姊步她後塵吧!庫駱和舒柏此後一直過著被追殺的逃亡生活,看來死之神很執著要得到庫駱姊的性命。既然如此,那迪佛為何不惜以默丹為餌,坑騙死之神也要幫助庫駱姊呢?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
 
小初:(靈光一閃)喔喔喔!經你這麼一說,我好像推理出事情的真相了!
 
雷卡:又是你的推理呀(扶額)!我能夠期望你堆理出靠譜的真相嗎?
 
小初:放心!這次一定靠譜的!根據我慎密的推理,我斷定……迪佛一定是愛上那個惡女了!
 
雷卡:啥!等等!你那是什麼跳痛推理呀?我跟不上節奏啦!
 
小初:你想想嘛!死之神等同是迪佛的父母,他一定很不滿意像惡女這種媳婦,所以才先下手為強,想除掉惡女,好斷了迪佛的念想。但迪佛為了追求真愛,不惜欺瞞死之神也要拯救惡女,這是一場淒美愛情劇呀!
 
雷卡:我看是狗血的家庭倫理劇吧!(暈) 這又不是小炎線,真會有如此鄉土劇的發展嗎?
 
小初:聽我的推理準沒錯!信我者,得真相呀!
 
雷卡:我看是信你者,得妄想吧……
 
 
--------------------------------------------------------------
附錄2:下回預告
 
 
為慶祝600章達陣,下回是久違的慶祝大會特別篇喔!
敬請期待!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1702 筆精華,10/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