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14k

RE:【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第599章 哈伊納沙漠中的激戰)

樓主 衝浪的寶石海星 starmie
GP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由於默丹曾與小初約定會帶他去找卡璞‧哞哞,所以在儀式結束後,默丹就來找我(小初的身軀),表示可以出發了,於是我們就共乘一隻噴火龍前往卡璞‧哞哞所在的哈伊納沙漠。
 
  說到默丹與小初的約定,小初一開始還覺得是賺到了,覺得這是個輕鬆的任務,但從結果來看,參與那招靈儀式可一點也不輕鬆呀!使我不禁懷疑默丹該不會當時就預感有事情會發生,所以才刻意要把身為島神使者的小初給捲入吧!
 
  默丹當時的用意究竟是什麼?問他本人是最準的,但我卻沒有這麼做,因為我覺得這傢伙絕不是那種你提問他就會老實回答的傢伙,既然這樣,問了也是白問,還不如不問!反正等卡璞‧哞哞的事告一段落後,我們就要跟他說再見趕往下一個島了,以後可能也不會再有瓜葛了,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在默丹的帶領下,我們一行通過沙漠入口的閘口,抵達放眼望去全是一片黃沙的哈伊那沙漠。
 
  默丹告訴我,這片沙漠是島神卡璞‧哞哞的聖域,在裡面乘坐噴火龍是大不敬、會惹怒島神的行為,所以我們必須以步行的方式穿越沙漠,克服這艱困的環境,才能獲得與島神會見的資格。
 
  老實說,我覺得阿羅拉地區的規矩還真多,但所謂入境隨俗,儘管我覺得這樣徒步穿越沙漠實在是自殺行為,但我也只能尊重當地風俗,乖乖地從噴火龍背上跳下,與默丹一同步行進入沙漠。
 
  小初此時在我腦中補充道:「阿羅拉地區好像有很多地方都不能騎乘噴火龍喔!像上次我跟水蓮去波尼島的祭壇時,路上途經什麼峽谷,也是有這種狀況呢!所以我們一定要注意呀!」
 
  聽小初侃侃而談波尼島的事,我在腦海中笑問道:「你什麼時候和水蓮去波尼島約會啦?」
 
  「才不是約會!那次是為了打工賺旅費,好節省你的開支,才會陪她去波尼島尋找獻給島嶼女王的生日禮物。」
 
  聽小初這麼說,我眉頭一皺,反問道:「你說的是夏也之前的事情吧!你已經決定要把他的記憶當成是自己的?」
 
  聽我這麼問,小初急道:「沒有!沒有啦!我是口誤!是夏也和水蓮去波尼島,跟我沒有關係!」
 
  「這樣呀……所以你已經下定決定要切割自己和夏也的記憶與情感了嗎?」我又問道。
 
  「這……切不切割有什麼關係嗎?」小初不解地問。
 
  我聳了聳肩說:「你覺得沒關係就好呀!但如果我是你,我會好好地切割,以免認知發生混淆,而且……」
 
  我話才說到一半,突然就颳起了沙塵暴!挾帶著沙礫的強風吹得我是眼淚直流,非常不舒服。
 
  默丹見狀,便喚出流氓鱷。我本以為他這個「嚮導」是有什麼對策,我萬萬沒想到,他竟然會指示流氓鱷對我使出「潑沙」!
 
  流氓鱷的粗厚大尾用力往沙丘一甩,大量的黃沙便飛灑過來,我一個反應不及,整個人就被黃沙給掩蓋!而當我又驚又怒地吐掉口鼻中的沙子,從沙塵堆脫身時,默丹與流氓鱷的身影早已消失無蹤!
 
  不會吧!默丹那傢伙把我們丟在這看不見邊際的沙漠中?而且還是故意的?他到底想做什麼呀?想謀殺我們不成?
 
 
第599章  哈伊納沙漠中的激戰
 
 
  我又急又氣地掌控體內的力量變身為超夢,並打算用超能力捕捉默丹的去向,但說也奇怪,這片沙漠裡似乎瀰漫著奇特的力量,當我一試圖用超能力感應,就有大量的雜訊湧入腦中,使我完全無法專心!
 
  這種感覺,就好像你正在算一道複雜的數學題,但周圍卻有十幾個人同時在說話,注意力根本無法集中!
 
  「這是怎麼回事?默丹為什麼要把我們丟下呀?」小初在我腦海中著急地問。
 
  我哼了一聲,不悅地說:「我哪知道,看來那傢伙一開始就不懷好意!是不是之前你做了什麼,讓他記恨上你了?」
 
  「沒有呀!我和他根本就不熟,也只是聽他嘮嘮叨叨地說了一些他做了很多壞事的過往,就只是這樣呀!」小初用著無辜的語調說。
 
  小初這番話,令我萌生出一個恐怖的想法,默丹那傢伙,該不會是因為過去的醜事被小初得知,所以想要殺人滅口吧!
 
  感應到我的想法後,小初反駁道:「不至於吧!再說,他若不想我知道那些事,那當初不和我說就好了呀!我又沒逼他!」
 
  「你是沒逼他,但當時那是脫離惡Z領域的唯一方法不是嗎?所以他那時不得不說出自己的醜事,而現在不希望那些事外傳也是有可能的!」我推論道。
 
  「會是這樣嗎?但我覺得這又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不是嗎?有必要為這種事殺人滅口嗎?」小初說道。
 
  我嘆了口氣,心想,小初這小子又沒當過惡人,也沒做過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他哪裡會懂得壞人想要殺人滅口的心情呀?嘛!不過這樣也好!我倒希望他永遠不懂這些事
 
  大概是讀取到我的想法,小初不滿地道:「喂!你什麼意思啊?為什麼不讓我懂那些事?你是覺得我太笨所以學不來嗎?」
 
  喔!不好!我們現在的思考會互通,我還是先別想這些事情了,先辦正事要緊!於是我要小初安靜點,然後試圖尋找離開沙漠的方法。
 
  我用超能力騰空飛起,想抵達視野較好的高度尋找出口和默丹,但這沙漠真的是詭異,當我上升到約五層樓的高度後,就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壓制著我,使我無法再往上升,而挾帶沙塵的風此時吹得更加劇烈,使我眼前全是一片迷濛,根本看不清東西,我索性閉上眼睛,以超能力來感應周遭的狀況!
 
  情況和先前一樣,超能力感應到的資訊充滿了雜訊,令我的腦袋都快炸開了,但我還是很努力地去過濾那些雜訊,試圖辨識出一些有用的資訊。在花了一些時間後,我成功地於眾多雜訊中捕捉到一絲特別的能量波動!
 
  那種波動的性質,感覺和我體內……也就是超夢體內的能量性質很相近!或許正是因為性質相近的關係,當我的意識一鎖定那種波動的頻率,我的腦海中立時就浮現由那種能量所勾劃出來的路線圖。
 
  我不知道在那路線的盡頭等待著我們的會是什麼,但那路線是我目前唯一能感應到的,所以我別無選擇,只能順著在腦海中浮現的路線前行。
 
  在騰空飛行了數分鐘後,風沙終於停歇。我睜開眼,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高約兩米、上頭刻印著奇特圖騰的台座,而台座上放置著一個粉紫色的晶體。
 
  我定神感應台座和晶體,發現引領我來此的能量就是從那晶體中發出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晶體……應該就是Z純晶,而從它散發的能量性質來判斷,它應該是超能力屬性的Z純晶。
 
  不過說也奇怪,Z 純晶不是很珍貴的東西嗎?為什麼會被放置在這沙漠深處呀?是偶然?還是有人刻意為之?如果是後者的話……
 
  我心中才剛閃過不詳的念頭,一陣陣嘈雜刺耳的聲音就從四面八方傳來!我揮手製作出超能力護罩,試圖抵擋那些難聽的聲音,但那些聲音卻輕輕鬆鬆地穿透護罩,持續凌虐我的聽覺!
 
  這聲音竟然能夠無視超能力!難道是邪惡系的招式?我腦海中才剛冒出這想法,就看見數十隻混混鱷從沙地中鑽了出來,並持續釋放帶有邪惡系能量的聲波折磨我!
 
  能在沙漠中佈下這種邪惡系陷阱針對我的,除了他以外,我目前還想不到第二人!於是我大喊:「默丹!是你吧!滾出來!」
 
  我才剛叫喊完,不遠處的一座小沙丘就炸裂開來,而流氓鱷與默丹霸氣地從散落的黃沙塵中走出。默丹嘴角上揚,露出一副令我覺得很欠揍的囂張笑容說:「不用急著叫喊,叔叔我也會出來的,叔叔我還得給使者小哥你收屍呢!」
 
  不妙呀!看這傢伙有恃無恐的,他肯定是早有預謀!我得想個辦法才行!我一面飛快地運轉腦袋,一面試圖拖延時間,我問道:「你想做什麼?你又怎麼知道我會在這裡的?」
 
  默丹揚了揚眉,說:「在天文台時,叔叔我看小哥你的表現,就覺得你的真身可能是超能力系的寶可夢,所以便特意用超能力Z來測試看看。小哥你能夠清楚地感應到超能力Z所散發的超能波動吧!所以才能那麼快就趕到這裡,讓叔叔我差點就來不及布置呢!感應的越清晰,就代表超能力屬性越純粹和強大!以你抵達此處的速度來看……你應該就是單一超能力系的寶可夢吧!也就是說……」默丹此時露出一個自滿的神情道:「叔叔我掌握的邪惡系能完全剋制住你!你一點勝算也沒有!」
 
  我用著憤怒的口吻說:「原來,你是為了測試我的屬性並將我引入陷阱,才特意準備超能力Z呀!你就不怕我用得到超能力Z後反將你一軍嗎?」在說這話的同時,我一把將台座上的超能力Z抓在手裡,表現出要用這顆Z純晶來增強力量的意圖。
 
  「你可以試試!反正叔叔我準備了『保險』!」默丹一面說,一面從口袋中拿出一顆精靈球並道:「這裡頭的寶可夢是同時掌握奇蹟之眼和封印招式的小灰怪!你的超能力攻擊注定對我們是無效的!」
 
  哎呀!我才正打算使用「奇蹟之眼」讓超能力攻擊對邪惡系寶可夢生效呢!沒想到就這麼被破解了!看來這傢伙果然準備周道!既然如此,得換個方法才行,雖然那方法有些花時間……
 
  我裝出計策被看破、垂頭喪氣的模樣跌坐在地,並大喊道:「你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我和你有什麼仇嗎?」
 
  默丹此時收斂笑容,一臉嚴肅地說:「我和你沒仇,但你惹到那混帳,他不想讓你活著,指示叔叔我除掉你!你可別怨我!動手!」默丹手一揮,他身邊流氓鱷便一臉兇向地走向我!不行!我們還沒準備好,得要再拖一下時間才行,
 
  儘管混混鱷們發出的聲波讓我頭痛欲裂,但我還是飛快地把默丹所說的話在腦中轉了幾遍,從默丹的話語內容判斷,他口中說的那傢伙應該是和默丹、小初都有接觸的人,而默丹用那混帳來稱呼幕後黑手,表示他們關係並不好,但默丹卻還是聽從那傢伙的指示……在天文台時,小初所接觸的人只有那幾人,也就是說,迫使默丹聽話的那傢伙……應該就是了!
 
  我趕在流氓鱷要張嘴發動攻擊前,大喊一聲:「你為什麼還要聽他的話?他把你耍得還不夠慘嗎?就算死,也得讓我當個明白鬼吧!他到底又許給你什麼誘餌!」
 
  我說的那個「他」,指的就是迪佛!除了他以外,我實在也想不出還有什麼人能夠讓默丹如此聽話。
 
  默丹此時揮手示意流氓鱷暫緩攻擊,然後說:「叔叔我也是沒辦法!那混帳……不久前又告訴我一段後續,他說,三位前輩的靈魂確實被當作砰頭小丑的食糧,但其中一位的靈魂在被完全消化殆盡前被他救了出來,現在就掌握在他手上!只要我替他除掉你,他就會將那位僅存的前輩靈魂交給叔叔我!」
 
  「他一定是騙你的呀!你怎麼還相信他!」我大聲叫道,試圖把這個被騙傻的傢伙給叫醒!
 
  默丹用著比我更大的音量喊道:「我只能相信!我別無選擇!我不能眼睜睜地讓前輩魂飛魄散!」
 
  「那你就可以眼睜睜地讓我去死嗎?」我大罵道,試圖喚醒他的良心。但我的叫喊沒起作用,默丹沒心沒肺地說:「為了前輩,叔叔我只能請小哥你去死了!叔叔我不奢求你的原諒,叔叔我只希望……能夠拯救前輩,叔叔我想得到的……只有他們的救贖與寬恕!」
 
  嗚哇!要動手了呀?小初你到底準備好了沒呀?感應到我的想法,小初回應我再幫他拖幾秒,大概再撐個十秒就好了!
 
  於是,我放聲大罵:「像你這種又蠢又壞又死心眼的人,不配當島嶼之王!隨便找個路人來當都比你強!」
 
  默丹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地說:「反正這是島神決定的事,與叔叔我何干!好了!該送你上路了!流氓鱷……」
 
  就在默丹要下達指令的瞬間,小初通知我已經準備完成了!於是,我緊握住超能力Z,瞬間提升超能力的掌控,然後大喝一聲,控制那些埋藏於地底下的東西發動攻擊!
 
  埋藏在地底下的東西,是數十顆蘊含格鬥系能量的「波導彈」!是剛才我在和默丹對話時,讓小初偷偷製造出來的。
 
  雖然混混鱷們發出的噪音能干擾意識的專注力,但我這身驅現在可是有兩個意識!我的意識在外層,抵擋了大部分的干擾,讓小初得以專心引導力量轉化為「波導彈」並埋藏於沙地中,再加上小初也很習慣製作「波導彈」(他的路卡利歐型態少數的遠攻招式),所以製作起來是得心應手。在我與默丹對話的這一小段時間內,沙地內就埋藏了大量的波導彈!
 
  藉由超能力Z幫助,我的專注力和掌控力瞬間提升,使我能一鼓作氣地操控沙地中的數十顆波導彈同時攻擊,正中周圍那些混混鱷,一口氣將他們盡數擊倒,而擾人的噪音也就此消失!
 
  撂倒了噪音源後,我就能發揮完全的超能力量!我左手一揮,沙地內剩餘的波導彈盡數飛出!我右手一甩,周圍的大小岩石全都集中過來!然後我手指一彈,大量的光彈與石塊就猶如流星雨般襲向流氓鱷與默丹!
 
  我這次的攻擊並未留手,也沒有刻意避開默丹!既然你已有殺我之心,那我又何必對你心軟?
 
  面對無法閃躲的大範圍「光彈岩塊流星雨」,默丹並未因此慌亂,他老神在在地舞動手臂,並大喊:「黑洞吞噬萬物滅」!
 
  漆黑的能量從默丹的Z手環灌注到流氓鱷身上,流氓鱷張開血盆大口仰頭吐出一顆黑球,黑球升空後開始迅速脹大,並製造出強烈的引力,將落下的光彈及石塊全都吸了進去!
 
  黑球在吸收攻擊的同時,也釋放強大的邪惡系波動,使我感到頭暈目眩,無法集中精神力,更別說是攻擊了!
 
  默丹這招實在太強了,不僅吸收了我的攻擊,還使我無法戰鬥,可惡!即使是超夢這樣強大的身軀,依舊是戰勝不了他這個邪惡系專家嗎?看來……只好放棄了!
 
  一感應到我要放棄的想法,小初就驚道:「小小雷!你不能就這麼放棄呀!一定還有別的辦法的!」
 
  辦法?我實在也想不出什麼招了!所以,我不想浪費時間,我要果斷地放棄!放棄使用超夢身軀取勝的念頭,我要改使用……路卡利歐的身軀取勝!
 
  我讓小初立刻回想起變身為路卡利歐的感覺,然後我捕捉到他的感覺,身軀一熱,我的肉體和體內的力量立刻就轉變成另一種型態。
 
  我感覺到自己此刻的身軀堅硬且孔武有力,雖然體內的能量比超夢型態要少非常多,但我的頭腦瞬間恢復清醒,邪惡系Z招式所釋放出來的波動已經無法再影響我了!
 
  我在心中默念一聲「神速」,雙足使勁向前狂奔,於眨眼間就飛衝到流氓鱷身後,並趕在他還來不及回頭時,使出一記「沖天拳」!將他壯碩的身軀揍向上空的黑球!
 
  或許是因為我那一擊讓流氓鱷痛暈了,失去了對Z招式的掌控,所以當黑球碰觸到流氓鱷的身軀時,竟敵我不分地將流氓鱷也吸進去!默丹見狀,趕在流氓鱷要被黑球完全吞噬前拿出精靈球將流氓鱷收回,而我則在下一秒,使出「下盤踢」,毫不留情地將默丹踢倒在地!
 
  我那一踢,令默丹痛得冷汗直流,我不給他反擊的機會,跨身壓在他身上,並冷言問道:「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此時,我望著默丹,默丹也望著我,我從他的臉上讀出一些情感……驚訝、困惑、疼痛難受……但卻沒有讀出我預料中的情感-恐懼。這是為什麼?
 
  默丹直視著我,用著平靜的口吻說:「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叔叔我想不透你是用了什麼把戲!型態轉換嗎?還是變換屬性的招式?厲害呀!真是厲害!」
 
  我想要從他那裡得到我期望的反應,於是我舉起鐵拳,冷喝道:「不論理由為何,既然你對我動了殺心,那我殺了你也只是正當防衛!」
 
  默丹嘴角微微上揚,用著毫不在乎的口吻說:「是叔叔我輸了!技不如人,願賭服輸!想要我的命,就拿去吧!」
 
  奇怪了!為什麼他的臉上還是讀不出恐懼情感呢?我又喝道:「你不怕死?」
 
  我此時覺得不對勁,再加上小初不斷在腦中叫喊我不要殺默丹,便我開始猶豫到底要不要取他性命。
 
  或許是看出我的猶豫,默丹此時露出一個十分欠揍的笑容說:「堂堂島神使者,沒想到竟是個沒種沒膽的,簡直是丟島神的臉!告訴你,你今天不殺叔叔我,叔叔我還是會另找機會殺你的!為了前輩,叔叔我什麼手段都用得出來!你可以試試看!」
 
  我不可能一直待在小初的體內幫他,為了小初往後的安全,我必須……除掉他這個禍害!於是我不顧小初的勸阻,對著默丹的頭部揮出一記能夠開山破石的「彗星拳」!
 
 
---------------------------------------------------------------------
附錄1:雙雷的幻導時間
 
小初:我發現我們倆的意識共用一個身軀也是有好處的呢!
 
雷卡:是呀!我們可以互補彼此的不足,還可以幫忙抵擋精神類的攻擊,就像這一回,我的意識幫忙擋住混混鱷們的噪音,讓你能夠不受影響地專心操控力量。
 
小初:還有呀!考試的時候,你負責上半頁的題目,我負責下半頁的題目,我們的答題速度可以比別人快一倍呀!
 
雷卡:這算是作弊吧……(汗)
 
小初:還有還有……去看電影的時候,我們倆只要買一張票就行了!很划算耶!
 
雷卡:那也要我們想看的是同一部電影才行吧!
 
小初:除此之外,我們倆去吃飯,只要點一人份就可以了!這就是所謂的一人吃兩人補吧!
 
雷卡:用這句話形容我們好像哪裡怪怪的……(汗)
 
小初:我還想到……當我們不得不在危險的地方過夜時,我們可以輪流守夜,既安全又可以有休息時間,生存率絕對遠高於其他人呀!
 
雷卡:聽你說了那麼多好處,讓我都有點捨不得離開了呢!(笑)
 
小初:還有一個好處,我們共用一個身體,你就不用因為對我感到愧疚而幫我亂點鴛鴦譜了!我們可以一齊跟公主……
 
雷卡:想都別想!我遲早要回自己身體的!你還是趕緊地去找個適合的對象吧!(堅決)
 
 
----------------------------------------------------------------------
附錄2:下回預告
 
「這件事若您無法給予一個公正的交代,敝人必將此事上報我島島神!」
 
「看來你們阿卡拉島的傢伙可以讓叔叔我爽上一陣子呢!」
 
「你自己滿腦子惡念,就不允許他人純潔高尚嗎?」
 
「你又懂什麼!你別隨便議論他們!」
 
「這是你自己要決定的事!與我何干!」
 
「喔!也沒什麼……因為你被丟包又被放鴿子了」
 
「果然是你!那些背叛教授的人都被你解決了吧!」
 
「那你為什麼不用?還讓我如過街老鼠般人人喊打!你是不是有毛病呀!」
 
 
下回  卡璞‧哞哞的委託
 
 
「過去所屬的門派,他曾經的家……希望峰!」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1702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