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2k

RE:【攻略】凌雪藏鋒劇情帖|凌雪閣門派劇情

樓主 蒼雲把拔的小破風 Yanai82110
GP0 BP-
雪飛神州

你回到拔仙台旁,凌捌零見你失魂落魄,忙問:「怎麼,你也被人騙了?神情嚴肅地出去,蔫蔫巴巴地回來。」
 
……。
 
凌捌零自討沒趣,便轉述起姬別情的消息,要你回來後直接往主閣尋他。你有氣無力地應了聲,轉身離去。你一路上都看著地面,連太白山少有的暖陽也不願多見一面,直到被一個童稚聲音喊注,抬頭一看是謝長安,姬別情則坐在一旁的地上,挑眉笑道:「這就蔫兒了?」
 
你顫巍巍地將玄鶴別院中的經過說來,包括吐蕃翻譯被師兄……江潮所殺,然後你,殺了江潮!你深深地吸了口氣,不讓太多的情緒影響自己,又問道:「我們是不是動不了李林甫了?」
 
姬別情向左看了一眼,隨後又轉而看向你,你感覺他的目光穿過了那處小山丘,落到了山後的一座建物上。而此刻的他,則像是看著一個世上最愚蠢的人,輕笑了聲,說道:「你以為機樞府是什麼地方?這條線索斷了,就去尋找其他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李林甫不可能天衣無縫。」
 
他頓了頓,說為了一條線索折進去這麼多人,確實可惜了。
 
殺手不一定是毫無溫度的。

姬別情說,方才機樞府有消息傳來,黃槲鎮行動那日,江潮在你們前往江南之前就傳信給了岳寒衣,他則派了錢家刀、錘兄弟截殺龍岩懷奪信。按照江潮原先的計劃,你們小組本應在天黑後才進入龍府,卻不想洛景明莽撞,讓你們的行動時間提前……。
 
所以,那日的隊長江潮才回來得最晚;所以,見到洛景明提前潛入,他就猜到洛景明可能回不來了……。而讓眾人付出慘痛代價的密信,自然被龍岩懷封在金簪之中,最後由你帶回了凌雪閣,再循線找出玄鶴別院中的吐蕃翻譯。
 
你回想那日,你憑運氣拿到了龍岩懷的金簪,卻沒能攔下江潮鏈刃刺向龍岩懷的鏈刃。姬別情起身拍了拍你的左肩,說那口鏈刃是當年他送予江潮的禮物,乃精密坊得意之作,極為輕快,縱是他親自出手也難以救下。
 
牽動了多年前的記憶,姬別情嘆道:「江潮是個好苗子……。」你原想說些什麼,卻又失言把江潮叫成師兄,自覺地閉上了嘴。
 
姬別情橫了你一眼,罵道:「你想喊師兄就喊,我又沒攔著你!」
 
你從玄鶴別院忍至太白山的眼淚終於潰堤,哭喊著:「他是我入凌雪閣以來,結識的第一個人!一路上都很照顧我,我現在知道他是叛徒!他是李林甫的人!但親手殺了他,我……。」
 
姬別情閉上眼,輕輕地拉開了面罩,任微風流淌進那紅巾之下,森然道:「誰沒殺過幾個自己的兄弟?」
 
……?
 
姬別情接著說:「當年,進哥兒還在,『姬歌和賦進君儀』和…『伊夜看劍滿城花』,凌雪閣最強的兩個殺手小組於西京交手,各有死傷。細究其原因竟是隱元會設局,我們的死傷,沒有意義。所以自此之後,凌雪閣絕不再允許情報失誤,由機樞府網羅的情報必經層層驗證,才會轉換為任務下達。」如今姬別情和純陽紫虛皆在,那伊夜看劍小組呢?
 
姬別情渾不在意的說了句:「誰知道呢?」彼此實乃生死之仇,但便讓機樞府尋到了他們的所在地又如何,若是真有再見時,他反倒更願意將事情的原委說清。倘若伊夜小組仍是不願解下這樁冤仇,那便是死鬥之局,焚海劍亦願奉陪。
 
他抬起頭,瞇眼從指縫間望著太陽,說道:「凌雪閣弟子,所接觸到的不能置於陽光下的事物與權力富貴,遠比尋常人多,也因而總會有人出於各種各樣的理由走錯路。道不同,就不是兄弟了。」姬別情見話說得差不多,便趕你去主閣向閣主覆命。而若有想不通之處,便找個角落蹲著思考,卻也不必再去見他。一旁的謝長安始終未發一語,似在咀嚼。
 
主閣之中,李俶、李泌與蘇無因皆在,內憂已除,三人的神色皆輕鬆了不少。你行禮過後,才知曉此番召你前來除了覆命以外,更重要的是要將你納入凌雪閣核心。
 
李俶說道:「此前你拜入凌雪閣,拜的乃是我身後的非天。如今你已與凌雪閣同歷風雨,我再問你:你可願拋去名姓,拋去名利,此生只作一柄利刃、一枚棋子,與黑暗中同守社稷、禦國門?
 
弟子願意!
 
你可願承受被你保護之人所誤解之痛苦,只為暗護一方安寧?
 
弟子願意!
 
你可願效忠於吾皇,忠於凌雪閣,忠於李唐江山?
 
弟子願意!
 
凌霄攬勝,雪藏英才,秉堅忍之心,行國士之事,不問青史,不計沉浮,此誓你可願終身恪守?
 
弟子願意!
 
李俶這才點了點頭,將你扶了起來。吳鉤台的弟子皆所隸屬的轄區,就如同姬別情的「長安古意」京畿道、朝奕的「錦官花重」劍南道,如今也該是替你分配轄區的時候了,但今日破例由你自行挑選去處。據他言,上一次有此殊榮者正是姬別情。
 
 
【長安古意】-京畿道:古意飄零登樓眺,明月從來照長安。
【錦官花重】-劍南道: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
【瞿塘崢嶸】-山南東道:瞿塘晴色露崔嵬,巫峽雲濤捲崢嶸。
【蒼山雪月】-南詔:蒼山萬重殘雪夜,月出雲海人未還。
【洛陽歸雁】-都畿道、河南道:鄉書何時達,歸雁洛陽邊。
【廣陵殘月】-淮南道:廣陵塵,殘月冷,落花去,斷紅塵。
 
 
幾經波折後,閣中事務大抵塵埃落定。擇定了轄區,也該離你入世之時也不遠矣。李俶告訴你:「凌雪閣於外人眼裡雖神秘,卻並非隱於野,我們必須是內心最冷漠之人,卻也得是最了解人心之人,因此,還需隱於塵世。」先前諸事倉促,你未曾將隱龍訣鑽研透徹,此時你資歷尚淺,恐難應付亂世之中種種危難,蘇無因似是有方法助你一臂之力。
 
厭兵院一會,你與蘇無因並未談上話,此番再見面,你的心境已截然不同,對這位神祕老前輩也多了幾分親切感。如今你離山在即,熬夜苦練已緩不濟急,他現下便要傳功於你,以應付未來任務中的萬千殺劫……。
 
一晌過去,除了在功力上有所增長,你對於隱龍訣的掌握度更上一層樓,學會許多未曾想像過的鞭術與刃殺法門。唯有一點你頗感好奇──蘇無因怎能對此精深至這等程度?莫非這隱龍訣……。
 
蘇無因聽了你的疑問,在你的額頭打了個爆栗,說道:「等你飽經刀光劍影、生死一線的磨練,於武學上亦會有所得。謝長安那小傢伙似乎在等你,你去問問他有何事吧。」雖未正面回答,但你覺得自己的猜想鐵定沒錯!
 
在你走前,蘇無因望著你,叮囑道:「望你矢志不渝,永不忘凌雪閣之初衷。」
 
……。
 
謝長安依然站在原地,手上揣著個沉甸甸的包袱,一見到你便全數塞到你手中,份量十足。他似是拿得太久了,手腳有些痠軟,但仍試站得直挺,說道:「先生說,算來你該下山了,命我準備一些有用之物給你,思來想去還是包裹最為實用,這樣你在歷練過程中買再多的東西也裝得下。」
 
你將包袱攤在地上,裡面除了路費吃食所需的盤纏外,便是日常生活的零碎用品,都是旅途中用得上的物件。你對謝長安與李泌甚是感佩,連連向他道謝。
 
謝長安聽不慣這些軟膩言語,擺手要你快些下山去,邊走邊說著:「好了好了,我要找先生覆命去了,你……一路平安!多多珍重,活著回來。」他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但轉頭看向一側,原來是姬別情也在等著,神色有些不耐,便識時務地閉上了嘴,要你快些離開。
 
姬別情撐著下巴,似是頗為不耐,將腳邊的另一個包袱推向你,說道:「聽說你即將遠赴戰亂之地,這些舊行頭就送你了。這些日子修練下來你雖功力見長,但還是笨得像太白山的野豬。穿戴好這些,中個幾刀還是能站著的,放心好了。」
 
包中是一套品質上佳的護甲、與一雙製作精良的鏈刃,你一一換上。姬別情看著你怔征地出神,直到你動作停了下來,才回過神來。
 
「你啊,別死在外面了。」
 
不會的!
 
「那還楞著作什麼?還不快去找拔仙台管事送你出山?等到了目的地,就去找接頭的人,別耽擱。」你恭恭敬敬地低下頭,緩步退開,向姬別情行了三個大禮,這才往拔仙台行去。
 
馬車不能大大方方地從鳥不歸出去,拔仙台的人帶你經由太白山下的暗道,一路向外馳出。你聽著車輪叩地的嘈雜聲響、規律而急促的答答聲,恍若那日初到太白山,眼前山高天闊,林原蒼莽,未來的一切皆是那般不可知。
 
謝長安總是反覆唸叨著李泌說過的那句:「凌雪閣不該止於太白山間。」但又談何容易?機樞府那日審問的男子是誰?太白山的山賊去了哪裡、稻香村究竟如何?你還有許多謎題需要去探究……。
 


太白臥雪藏暗鋒,長夜寂寥枕星河。
談笑死生覺一夢,隱龍未語入黃泉。
 
 
(凌雪閣門派劇情 完)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409 筆精華,01/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