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2k

RE:【攻略】凌雪藏鋒劇情帖|凌雪閣門派劇情

樓主 蒼雲把拔的小破風 Yanai82110
GP1 BP-
雪覆江潮
 
厭兵院地勢甚高,山風不斷,因而激戰過後,並未殘留過多的血腥味。
 
李泌調度著著台下的弟子們進行善後工作,李俶則望著遠方出神,直到又一陣寒風將他潑醒,才淡淡地道:「自我接任外閣閣主以來,斷斷續續拔了不少釘子,如今總算是把淩雪閣清理乾淨了。」
 
「此役,你功不可沒。」他看向你,你呆了好一陣,才忽然意識到這是自己第一次見到淩雪外閣閣主,目睹淩雪樓被收復,一時有些心潮澎湃,忙跪道:「弟子拜見閣主!弟子只是謹遵師傅們的教誨,服從命令、執行任務。不過,弟子尚有一事不明。」
 
凌雪閣外閣閣主,當今皇上嫡子--李俶。

你的問題,李俶似是了然於心,說道:「你是想問李林甫究竟做了什麼?李林甫為宰相,我父親為太子,他失了淩雪閣這一大助力,此消彼長,自然就想要從別處找補。」
 
「比如通敵賣國,哄著吐蕃發兵大唐,再由他宰相一黨發兵鎮壓,這樣便可將相當一部份軍權收於囊中。」
 
你頗為不平,李俶續道:「權勢地位本就是累累白骨堆積而成。邊關將士的性命,於他眼中,算得了什麼?」你問道,皇上就未曾想過將他治罪?
 
「因為口說無憑。聞人前輩,龍岩懷龍大人,你的兩個隊友,還有數十位我淩雪閣英勇之士皆為此犧牲。所以我說,此役你功不可沒,若非你於黃槲鎮將龍岩懷藏著密信的簪子帶回,機樞府可能至今還在大海撈針。」
 
至於那樁李林甫藏得至深的秘密,你此刻已身在局中,角色又極為特殊,李俶也不再隱瞞,緩緩地將其中的內幕道出。
 
根據機樞府回報,李林甫於長安郊外有一「玄鶴別院」,暗藏地牢,關押著數名知曉他秘密卻又於他有用、暫不能死之人。其中有一精通吐蕃語,如今淩雪隔必將此翻譯人才掌握於手中,才可讓聖上願意將廟堂平衡打破,將李林甫拉下馬,以祭這多年來淩雪閣枉死之英烈。這般重責大任,你自是當仁不讓。
 
你按著上頭的指示來到了拔仙台的一側,這次的引渡人是個名喚「淩捌零」的弟子。他神秘兮兮地說道:「不是去拔仙台,而是來我這,是不是有些意外?」
 
你頗為緊張,原本無心與他打趣,他卻表情凝重地告誡你:「悄悄告訴你個秘密好了。吾犯下大錯,說了不該說的話,是以被派駐在此。不論你等一下經歷什麼,可都不要學我。」你這才神情一凜,向他點頭道謝。
 
……。
 
長安城郊,玄鶴別院。
 
或為避人耳目,玄鶴別院外並未部署太多守衛,你輕而易舉地便抵達大宅之前。你正壓低身子準備潛入時,不遠處傳來一陣機關運作的聲響,你循聲望去,卻是兩副淩雪閣派出的「飛天巧械」。
 
飛天巧械出自精密坊之手,除能人語外,最擅偵測建築營造、機關佈置。其中一副「淩柒伍柒」裝載著護具一類的物件,另一副「淩柒伍陸」似乎在到來的過程中短少了零件,不過從隻言碎語中,仍能拼湊出其對玄鶴別院的觀察報告。
 

不知是用什麼零件讓巧械發聲的呢?
 
玄鶴別院最為樞要的地方,便是關押著囚犯的地牢。據柒伍柒蒐集到的情報,地牢的入口正掩藏在院中正廳「思計堂」內的第四個書櫃下。但啟動書櫃機關的旋鈕會隨著每日守衛的更換異同,只有別院的管事「秦高相」能掌握其中規律。
 
秦高相年事已高、記性不佳,但每日皆會揣著不同樣式的「花名籤酒令」,似是破解旋鈕所在的關竅。但這也只是淩柒伍陸的猜測,若是推斷錯誤,有何危險還未可知。它在地上畫出了別院的大致形貌與守衛分佈,自「偃風庭」東畔至東側廂房一帶乃護衛最疏散之處,你琢磨一陣,決議由此潛入莊中。
 
入了別院正門便是偃風庭,你沿著圍牆一路向內探尋,未曾驚動駐守的偃月衛。此處雖意在關押犯人,山石亭林卻不馬虎,正好成了你藏身的掩體,幾個起落後。正廳已在咫尺處。你仔細傾聽門內動靜,似有女子驚呼聲,心中一動,更確認了秦高相便在此處。
 
秦高相原是湖州人士,少時頗有才氣,文武雙全。二十七歲至吏部銓試,不料只領了個南隅小官。直至多年以後,其任內行為不檢,橫行貪腐、淫擄婦女,終被治罪下獄。開元年間,李林甫將其收為己用,成為這別院的管事。
 
此刻思計堂中的響動,自然便是秦高相的惡習又犯。你輕推門扉,從門縫中鑽入,動靜極小,秦高相竟也能聽見動靜,大罵問道是哪個耗子來壞他的好事。他身下一名村婦見有機可逃,連滾帶爬地跑至門邊,直呼大俠救命,欲尋你的庇蔭。
 
秦高相看明來人,嘿嘿一笑,說道:「哼,大俠?思計堂的耗子,只怕都比你這位大俠兇些!」
 
 
一號首領 秦高相:垂暮荒淫,但家傳的拳掌腿術又疾又狠。
 
 
壹、穿掌:秦高相掌勁極度的雄渾,若無足夠的橫練功夫,難承其勢。
貳、掃堂腿:秦高相出腿疾掃下方,周身皆為勁風所及處,迅速退避。
參、猛龍擺尾:秦高相憶起少年事,旋身向後起驚天一踢,威力驚人。
肆、寸勁驟雨:秦高相右手使虛招,寸勁封穴後驟雨連擊,斷其後著。
 
 
斬了秦高相後,那村姑仍舊驚魂未定,蜷縮在門口處,經你稍微安撫後才穩定了些。凌柒伍陸所說的「花名籤酒令」正置放在廳中案上,想來是秦高相欲逞獸行所取出,乃由一片薄竹所製。今日輪值者為「灼灼其華」籤,上書:「若教避俗秦人見,知向河源舊侶誇───得此籤者,玉顏含笑,多子多福,在座結實者共飲一杯。」見其句式,應是秦高相為官時所偏愛的遊戲。
 
你先試著直接挪動那暗門書櫃,卻難動其分毫,只好作罷,暗著指式果真擺有不少盆景、樹圖、葫蘆注子、青釉壺一干風雅之物。花名籤所指,自是其中的「千日桃」,你在盆旁敲敲按按,果真發現一顆隱藏旋鈕。將那旋鈕緩緩旋開,「啪」的一響聲,你回頭輕輕一推那書櫃,果然豪不費力地便將它滑開,露出背後的通道。
 
再向前的路程,飛天巧械未曾進入探查,你只得小心翼翼地潛入。自那暗門向下不遠處便是關押人犯的牢房,通道狹小,又有數名偃月衛把守,彼此傳訊快速,甚是棘手。而他們身後的牢房中所求者,多是文官打扮之人,想來非你所尋找的吐蕃翻譯。
 
你藉著陰影悄悄遁至牆邊,一面觀察時機,一面竊聽此間消息。有個話特別多的偃月衛罵罵咧咧地說道:「傻和尚,成日價只知道練武!酒也不會喝,簡直要悶出屁來!」身旁那人也應道:「相爺在他身上倒是費了不少功夫,那勞什子的精密機甲,都不知道打壞了多少個。聽聽剛才那一陣叮呤咣啷的!」
 
你回憶行前取得的報告,那兩人所埋怨者應是武僧「慧枯」。出於農家的慧枯俗名張十五,原是神策軍中一員,性情剛猛老實。開元十八年時被營長送至少林寺修佛,直至神策軍進入靈霄峽後,恰遇朝廷招募僧兵,遂被李林甫吸收為偃月衛,進入玄鶴別院之中。
 
此刻正值偃月衛交班,眾人注意力分散之際,你覷準時機,鏈刃雙雙擲出而出,左發不意斬一人、右刃橫掃疾取命,那多話的守衛見狀嚇得魂飛破膽,欲向內求援,你左手一扯一抖,長鏈繞上他頸間,一陣劇烈拉扯後,終是沒了聲息。奇怪的是,牢中之人見你將偃月衛除光,既不驚、也不喜,神色木然似無知覺,不知是藥物或刺激所致。
 
再往前的地段是一處寬敞大牢,一名精壯僧人正於中央入定,想來便是慧枯。他於靜坐之中耳音極為敏銳,猛地躍起,怒目一睜看向來人,宛若金剛之相。但嘴上端著一口鄉音頗重的方言,卻是顯得憨厚。
 
他見到你們,未先動殺,只問道:「噫——恁們是什麼人?恁們怎麼進來的!秦爺跟外頭那幫兄弟,這個,要俺說,實在是有點……不中。」你繼續前進,慧枯見你腳步不停,氣一沉,以龍爪手功夫抓來禪杖,已在備戰姿態。
 
 
二號首領 慧枯:浸淫武藝,於少林武學上造詣極高。


、大獅子吼:慧枯納氣怒吼,無量佛音響徹牢房,中者氣息閉塞難以施招。
貳、韋馱獻杵:慧枯棒喝來人,禪杖一劈開碑裂石,若功力不足者不可硬接。
參、羅漢金身:慧枯收起攻勢,蓄力少林外門神功,內勁全數回彈震傷來人。
肆、異人監獄:慧枯觸動機關,將來人關入異人監,須以機關鑰匙設法脫身。

 
慧枯力道蠻橫,一棒接過一棒,震得你虎口生疼。所幸你在凌雪閣曾研習過各派武學,對於少林見解雖淺,卻也成為了你破去棍招之助力。他曾試圖運起羅漢金身自衛,卻被你以飛鏈破去,反讓自己走岔了氣息,忙以機關將你困鎖入牢。
 
潛入院中時,你曾在東廂內拾得不知何人落下的凌雪閣「精密刺」,此時正好派上用場。你趁慧枯鬆懈時,無聲無息地撬開牢鎖,自背後發動攻勢,他反應不及,已落了後手,終至敗亡。
 
方才動靜極大,你原納悶為何無人來援,再往下走才發現剩餘的偃月衛皆已酩酊大醉,嚷嚷著李林甫在院中置辦了磷粉彈丸之事,你聞言大喜,自他們說的牆角拾了一干磷丸入兜,在必要時或有用處。
 
越往深處走,心越是忐忑浮躁,如同黃槲鎮那日一樣的不安。當時岳寒衣斷後所說的話,你心內早有了答案,但你仍是不願去信,直到最後的真相來臨。
 
……。
 
那間石室的刑架上縛著一人,衣著與中原常服有些差別,看來便是那吐蕃翻譯,但卻動也不動,彷彿沒了氣息。你的腳步踏在濕冷的青石上,輕盈的步伐越趨沉重,直到刑架旁那人回首,你才真真切切地相信,是他!
 
江潮看見了你的眼神,卻不迴避,好似本就預料了你的到來,說道:「果然是你……你已經知道了?」
 
只那麼一瞬間,他的眼神忽明又滅,一眨一睜間,又是毫無波瀾的黑瞳,用最熟悉語調說著:「我確實是李相的人……。人,我不能給你,但我知道你一定會帶他走……動手吧!」
 
江潮曾說過,人這輩子,跟戲裡唱的差不多。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可那些是真,哪些是假?眼前人是引渡之恩,還是殺友之仇?你又要怎麼回報?
 
 
三號首領 江潮:凌雪門人,天寶四載,奸細叛逃。
 

壹、碎風刃:你曾與江潮以此招對練整日。若練到精深處,憑此招便可奪人性命。
貳、暗箭無常:你曾被江潮以莫名手法制住。小箭中處行路難,一任無常斬碎川。
參、天狼降返:你曾見江潮以此擊退錢一刀。鏈影若夜幕疾降,刃鋒如潮去潮回。
肆、匿形隱跡:你曾隨江潮一同練習追蹤法。若沒有足夠的光,影子就永遠存在。
 
 
你的刀很快,江潮的刀更快,一如在方隅苑中的比劃套招,唯獨此時的刀乃殺人器,鏈是絞喉鎖。你與他交戰一陣後,逐漸明白了一個事實--這是你今生最艱難的一戰。
 
「重明,奉勸你一句,別擋你不該擋的路!」你一側身,江潮的兩條鋼鏈從你胸前後背擦過。

「昏聵,可是種能殺人的東西!」你運功逼出箭上毒性,奮力一躍,堪堪從身後飛旋的鏈刃中逃脫。
 
「鏈刃氣勁傷了燈芯,你點燈只怕也沒用了。」你以鏈刃刮出點點星火,藉著火盆微弱的光,你記定方位,雙目一閉,手上磷粉彈丸連發,映出牆上的瘦削身影。
 
突現的強光,江潮驚呼一聲,似被強光眩了目,聽音擲鏈,將自己拉至遠方。你以天狼噬天狼,你以無常逆無常,此刻鬼步亦如影隨形,待江潮查覺抵上背心的利鋒時,一切已晚。

「偌大的凌雪閣,來的人是你。」你的刀震得很厲害,卻不清楚是你的手顫抖,還是江潮仍在掙扎。這刀傷了肺,他說得又喘又急,卻又十分平靜。

「你也不必自責,若沒有你,我也早死在了黃槲鎮……。」江潮不再動了,刀卻還微微地顫著,原先怒意昂揚的刀尖洩氣低垂,他緩緩滑落,每一吋挪動都有滴滴的水聲,直到癱倒在骯髒潮濕的地上。
 
淩雪閣只有任務,任務高於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409 筆精華,01/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