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2k

RE:【攻略】凌雪藏鋒劇情帖|凌雪閣門派劇情

樓主 蒼雲把拔的小破風 Yanai82110
GP0 BP-
清算!
 

 
天寶四載 捌拾柒令
 
死令!
 
時:玖月初伍
地:太白山凌雪閣厭兵院
標:岳寒衣
友:韓霽月
 


 
岳寒衣……,李林甫所設下的凌雪樓主!你原想與李泌一談此事,卻被他一個眼神給殺停了,要你快些找到韓霽月執行任務,且須萬分小心!你與韓霽月只在明山館碰過一次面,還讓她以練功為由罵了一頓。想不到此刻再見,竟是此等艱鉅的關卡。
 
你們商定在厭兵院前集合,江南之行不過數日前,如今的你雖已釋懷許多,卻仍對自己不甚信任。反觀韓霽月頗為興奮,認為隊中缺倆的你,正能與她再組成一小隊。
 
此次目標極難對付,若以你倆人之力恐有不足,須得擬訂出一個萬全之策。韓霽月側頭想了想,說道:「凌雪樓是當年李相的外設組織,不受內閣和外閣的管轄,一年只須向外閣閣主述職一次,正巧他們在厭兵院籌備述職之事,人多手雜,我們混進去不會引起任何懷疑。」你見她斬釘截鐵,心下泛起一股熟悉的恐懼,亟欲再想一項替代方案,卻見她邁開輕功,直往厭兵院奔去!
 
你彷彿又回到黃槲鎮的情境之中,但此刻只你孤身一人,沒有江潮的發號施令,必須現下就做出選擇!你一咬牙,提氣緊追著韓霽月,直直衝入了厭兵院。
 
似乎不太對……。
 
你方入厭兵院,便察覺不妙。空蕩蕩的院中,只有韓霽月與高處一列人馬,與韓霽月所說的籌備景象截然不同。遠遠望去,為首那人依稀便是岳寒衣,是你初次謁見李泌時便見過的。
 
你往韓霽月身邊一站,抽出鏈刃準備迎敵,哪怕竭力苦戰也是無愧於己!高處的岳寒衣睥睨著你們,動向不明,情勢正僵持時,韓霽月卻開口了。
 
「呵呵,樓主,凌雪閣已有所察覺,不過眼下倒是只有這麼一個尾巴跟著……。」你聞言一呆,突覺眼前寒光急閃,下意識地退了一步,一招熟悉的「驟雨寒江」從面前劃過,勁風觸面生疼。
 
你怎麼也不敢相信,那雙鏈刃的主人,竟是韓霽月!
 
她童稚可愛的面容,在此刻卻變得無比妖異可怖,韓霽月嘿嘿一笑,語中似有哀戚之意,說道:「相識一場,奈何道不同,你也別怪我心狠!」你眼角餘光瞥見岳寒衣等人趁此機會離去,原先的擔憂、驚懼以及對夥伴的愧疚,在此刻已消弭無蹤,轉化而成的是無窮的憤怒!
 
韓霽月未曾料到你的刀勢如此猛烈,她原在身形與力道上遜你一籌,又未曾經歷過搏命的惡戰,面對你一輪重過一輪的攻擊,竟是越戰越驚,沒了先前的狠態。你一手鞭、一手刀,將她退路盡封。韓霽月久攻不下,反倒添了不少新傷,趁你一招用盡,撤步退至了後方。
見韓霽月吞敗,上方處又跳下一人來,你定睛一看,正是當時李泌身旁的另一人池雲旗。
 
雲旗緩步上前,神態頗為不屑,長身微側,右手輕抬處,長劍已遞近你身前一尺!這場戰鬥與韓霽月絲毫沒有可比之處,你欲以衝雲鏈之法鎖足纏身,擲出的鏈刃卻連連被他的長劍格開;近身卻又斬不得他,一時便已居下風。
 
戰至中途,那池雲旗攻勢忽收,立定吐納,不知在醞釀什麼。你腳下不停,連連換位,凝神細觀敵手舉動。突見他眼中寒芒一現,目光直往你所立之處掃來,你警覺性地向身旁提氣一縱,原先所立之處竟已被劍氣劃出一道深痕!
 
你被那兇殘勁道驚得冷汗直流,背心衣衫也被餘波劃破數痕,幸未見血。池雲旗看見你的狼狽模樣,戲謔地笑道:「別情怎麼回事,教出的弟子,這招都接不住?」他笑意未絕,突然臉色一僵,長劍橫於身前,警覺地看向你身後。岳寒衣等亦一躍而下,兩名護衛抽刀擋在他身前,似有大敵將至。
 
他們的目光落處不在你,你回頭一望,一抹紅影自眼前飛掠而過,一道熟悉的聲音罵道:「這招都接不住,太白山的野豬學得都比你好!」正是姬別情。


你分明殺過不少太白山的野豬?

頃刻之間,無數凌雪閣門人或自牆邊、或自屋後,或從你未曾想過的地方竄出,白影交錯間,鏗鏘聲響連環不斷,竟是一場內閣與凌雪樓之間的大混戰!
 
姬別情焚海劍在握,傲然而立,對身旁景象視若無睹,見岳寒衣等人沒有動作,回頭對你說道:「我是怎麼教你的?回頭再跟你算帳!」
 
看到姬別情到來,你緊繃已久的情緒終於鬆懈,卻開始對這劇變感到手足無措。你想向他說些什麼,卻又吞吞吐吐,說不出個所以然。
 
他將目光挪回前方,說道:「可不是只有李林甫會埋棋子,看到那位岳樓主了嗎?」此刻厭兵院雖仍在混亂之中,但姬別情一側的弟子已經凌雪樓勢力團團圍住,岳寒衣則……!你方才一直與岳寒衣隔得甚遠,是以未曾看清他身邊之人。此刻,你一直遍尋不著,也未曾得到消息的江潮,竟就站在岳寒衣身後!
 
你直勾勾地盯著江潮,姬別情輕輕踢了你一腳,斥道:「大敵當前,還敢走神,我可真是低估了你。先幹掉岳寒衣的左右護衛,刀劍無眼,再走神,可是要下黃泉的。」你定了定神,緩緩走向岳寒衣,目光卻不時飄到江潮方向,他卻只面無表情地望著地上,好似你與他全然無關,一股酸楚滋味充斥著你的內心,絲毫不覺已走得太近了。
 
那倆護衛見狀上前阻攔,你滿腹悲愴亟欲發洩,隨心而舞,把迎面而來的飛刀袖刃全數打落。你的出招走勢全無定向,他們顯未見過此等刀法,欲緣隱龍訣破招,反倒落入窠臼,合攻反成累贅,頃刻便被你放倒。
 
岳寒衣見狀一驚,對著身後喊道:「江潮,你先走!那處便交與你了,別叫李大人失望!」竟要留下斷後!江潮抬頭環視了一遭,朝著無內閣弟子的方向急急而奔,轉眼便消失在你們的視線裡。
 
姬別情的鏈刃微指前方,隱隱透出殺氣,側頭向你說道:「我與岳寒衣算起來有十年沒交手了,他養尊處優他養尊處優,怕是連你都打不過……。」語氣從容,卻有幾分由你主攻的意思。
 
洛景明、裴寧,今日的種種,皆由岳寒衣……或者說李林甫造成,若能誅殺岳寒衣,即便不是真正地報仇,也可挫其爪牙!
 

(動畫製作中)
 
……。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409 筆精華,01/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