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2k

RE:【攻略】凌雪藏鋒劇情帖|凌雪閣門派劇情

樓主 蒼雲把拔的小破風 Yanai82110
GP0 BP-
驚變之後

中間經過了什麼,你已記不大清楚了。
 
回到太白山後,你被帶回司掌情報的機樞府,一路上雖是渾渾噩噩,卻把龍府之中的事情記得明明白白,你掏出龍岩懷死前託付的金簪,交給那接引弟子謝長安一觀。
 
他接過金簪端詳了一番,忽然沉吟了起來,目光如電,將你掃過一遍。你擔憂他誤會,忙解釋道:「小先生,我絕沒有私相授受財物!方才一路上我忙著想裴寧跟洛景明,忘記這支金簪了……可惜我們沒有拿到密信。」想到此,你又垂下了頭,眼淚將落未落。
 
謝長安握著那金簪,神色晦暗難明地打量著你,似是碰上什麼極大的麻煩事。此時你們身前的房門突地敞開,看來問話事宜已備妥,你被好幾名弟子推進了房中,隨後又關上門。
 
你環顧四週,屋內除了一架屏風與凌雪閣的標誌外,再無其他物件。正納悶時,不知何處傳來了一陣冰冷的男子聲音,喝問:「你二人混入凌雪閣,究竟所為何事?」
 
你一陣納悶,兩人……?是指你與洛景明嗎?你雖不知此話真正的意思,也不去管其中曲折,只按著真正的情況回應:「王婆婆只叫我一個人來。」
 
那男生嗯了一聲,又再問:「在你看來,出發前,江潮可有反常之處?」
 
你雖不願對夥伴多作臆測,但此刻情勢不容你迴護,你更是相信江潮為人,便也據實回答:「他並沒有什麼反常之處,如果非要說,我們在拔仙台集合時,他到得晚一些,師兄平日裡好像是個挺守時的人……。」
 
男子繼續問道:「在執行任務過程中,江潮又是否有可疑之舉?」
 
你的思緒一下便連結到洛景明擅入龍府後,他那句反常的話語。此時的室內雖有些氣塞悶熱,你卻感覺有些寒意,斷斷續續地說著:「算是……有吧……?他說了句不吉利的話,用到了『殺身之禍』四個字,好像知道洛景明會死似的。」
 
你回答後,另一頭便沒了聲音,過一會才發出喀噹一聲,由弟子將你帶出密室。
 
謝長安站在門口等著你,要你先到旁邊等候,接到離開的指令時,才能走出這機樞府。你不願錯過機會,在謝長安轉身離去時喊住了他。謝長安轉過身來,一語不發,又在打量著你,似乎想聽聽你還有什麼話可說,又似乎只是漫不經心地看著手中的書卷。


若說凌雪閣中最為少年老成者,謝長安總能排上前幾。
 
一直沒能找到宣洩的管道,此刻你再難按耐住心中的疑問,對著謝長安激烈地問道:「為什麼洛景明先進去了?那兩個人,一個使刀,一個使錘,穿著與我們同門弟子一樣!他們到底是什麼人?裴寧明明在望風的,那兩個人怎麼會捉到她?那枚紅色信號彈,是不是裴寧所發!」
 
謝長安木然地看著你,淡淡說了句:「我幫不了你。」
 
你方才將自己逼到了極限,此刻如洩氣氣球一般,癱坐在地,不知如何是好,平復了一陣,才強裝冷靜地問了一個極單純,卻也關鍵的問題。
 
「他們是不是凌雪閣的人?」
「曾經是,也許現在已不是。」
 
你彷彿抓到了什麼,萬千思緒湧入腦中,情緒卻變得異常冷靜,你一拍地站了起來,攔住離去的謝長安,問道:「是誰指使他們來的?此地是機樞府,我聽說是管往來文件的地方,小先生,你能不能放我進去?我的同伴死得實在蹊蹺,我想查一查有關這次任務的檔案!」你想起方才屋中男子的問話,又補充了一句:「或者……讓我看一看洛景明或江潮師兄的檔案也可以。」
 
謝長安聽至最後,露出一副訝異神色,罵道:「私查?我看你是瘋了,這便去吧!」
 
你還想與他多說,他卻要你到門外散散心,自己還有要事須等候府主。他的意態堅決,不願再向你透露關於此行的隻言半語。
 
謝長安口風緊得很,若沒有關鍵的人、事、物,絕難從他嘴中撬出答案來。你決定先四下觀視,若有發現,再來一尋謝長安!
 
機樞府乃一圓形的群聚建築,但門扉緊閉,沒有半點能利用的線索,你繞了幾圈,原覺得難有轉機時,卻看見裴清站在前方,怔怔地望著你。
 
你走上前,還未來得及開口,便被搶步上前的裴清扯住了衣領喝問。
 
「我妹妹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你二人活著回來了!」她把你狠狠地推開,你一個踉蹌,差點跌坐在地。
 
……裴姊姊,對不起。
 
「江潮是隊長,武功高強,你憑什麼?」裴清重重一拳打在你胸口,你卻如石化一般,無法還手。

對不起……。
 
裴清在顫抖,雖已盡力抑制,仍聽得出聲音裡的悲憤,說道:「我們姊妹既然身入凌雪閣,就做好了為國捐軀的準備,我也不想哭哭啼啼,作小兒女態。可是我妹妹還是第一次奉命離閣,她死得實在冤枉!或許我不該問你──可是,她究竟遇到了什麼……。」
 
你望著她,提到了那對使刀與錘的兄弟,還有他們與閣中人相似的衣著。你原想再續說下去,卻想起任務之事不宜透露太多,於你、於裴清都是如此……。
 
裴清又開始落淚,你覺得此刻不宜再多攪擾,便轉身向回走。
 
倖存者往往承受著更多的傷痛。

謝長安看見你,又是哼地一聲,但隨即瞥見你受的傷,頓了頓,又看見不遠處的裴清,童稚的臉龐終於浮現一絲與年齡匹配的神色。
 
是啊,我……我憑什麼活到現在?
 
謝長安聞言一呆,神色又復尋常,但語氣已有不同,他同你說:「你既為吳鉤台弟子,死生之事,以後必定常常遇到。為國盡忠不是說書故事,人死了也沒有下回分曉……要想明白些,不能總是為難自己。府主方才託我轉告你一句話:『既然身入凌雪閣,就要明白死得其所者,往往無常的道理。』」
 
他又看了看你的傷勢,說道:「裴清打你的這一拳,雖然情有可原,但我還是會如實上報,看看府主如何處理。」
 
那一拳打得極重,你卻不願意裴清受罰。謝長安清了清嗓子,將身體打直,要你不妨去找裴清聊聊,弄清楚裴寧來到凌雪閣的淵源,盡所能地去解開她的心結。唯有此次江南一行之事,你前去何方、意欲何為、金簪之事不可告知裴清,其他關於裴寧的部分,簡述與她卻是無妨。
 
你走向裴清,自顧自地說起當時的情形,她仍在悲慟之中,卻還是抬頭聽了起來。
 
裴寧與你們共同行動時,負責的工作便是望風。洛景明先行入府時,你也沒能攔住裴寧,至於那兩人是誰,你也無半點頭緒。
 
裴清說,你仍可在機樞府自由走動,代表府主與閣主皆信任之清白,自己也沒有懷疑你的必要,不用再作解釋。
 
她接著說起她們姊妹倆的事情,原來裴氏乃一名門,但她們姊妹乃出於家族旁系,自記事起便是貧困之家,母親身體亦差。直到一年,一位昭明苑的前輩找上了她們。她兩人雖窮,卻懂得盡忠聖上的道理,更重要的是,來了凌雪閣就有飯吃。
 
裴清只有單單一個妹妹,自母親死後,她能想到的照顧方法便是將其帶在身邊。她曾對裴寧說起凌雪閣種種,是故裴寧從小就對閣中的先輩十分崇拜。當她告訴裴寧,要把她接來凌雪閣的那天,裴寧不知有多歡喜雀躍……。
 
裴寧一派天真,或許並不適合凌雪閣,她並非沒有思量過。但兄弟姊妹,原該同生共死,要若與她同穴而眠,那也無妨,倘若有事發生,也定要捨身相護。
 
是以裴清曾動念將妹妹調至自己身邊,直至她發現裴寧與你分屬同一小隊,又信得過你的為人,才打消念頭。卻不知第一次的任務,便會發展成如此態勢……。
 
她咬牙切齒地說著:「大概我妹妹天生命苦吧,到底還是死在了我面前。那使錘、使刀的人……!」
 
你見她心情稍微釋懷,便默默地退回謝長安處,卻突然想到了洛景明。裴寧死了,還有姊姊能念著她。可又有誰去想到洛景明?自己對他的由來竟是一無所知!
 
你喃喃自問,究竟是不是自己學藝不精,臨陣輕敵,才害死了裴寧?還是要怪自己沒能攔住兩人?裴寧的離開,究竟要歸咎於誰?
 
謝長安站在階梯上,正好與你同高,衝著你搖頭,說道:「是這世上大奸大惡的人害死了裴寧。」說罷,又補充道,機樞府主已允你離開。
 
聽了謝長安這句話,你呆呆地立在原地,神情委頓,連忙進忙出的弟子們也不由德多看了你一眼。能夠離開機樞府,代表自己已是無虞。可江潮呢?究竟有沒有人能告訴你,為什麼裴寧與洛景明會死?
 
你又問了一次謝長安,他只嘆了口氣,說道:「此中曲折,現下還不能告訴你。我們凌雪閣的同門,生前不會居於廟堂,死後甚至沒有一塊有名字的墓碑……你要是實在想不開,不妨去『墓林』走走,送裴、洛兩位同門最後一程。也看一看凌雪閣的人終會去往何方,或許你會有些不一樣的了悟。」
 
謝長安告訴你,墓林管理人「戈弋」掌管著眾人安置之處,你到墓林時可先去西北角尋他,請他替你引路。
 
太白山中多有深壑山溝存在,你向馭鵰人借了隻最穩的鵰,飛往東北側的墓林。那隻鵰飛得不甚高,愈往北面,愈能清楚瞧見了地面新發的綠草紅花。你迎風閉目想了一陣,精神果然好了些。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409 筆精華,01/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