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345

【其他】【短篇】尋找天使足跡

樓主 藏久 sakosa
GP6 BP-

01.第一個朋友

 

  我的名字叫作薩卡.賽菲斯。

 

  「賽菲斯」是我家老頭的姓,這家族名字我已經幾乎不去使用它了。原因無它,只因為我知道父親恨我,而且至今態度從未改變。

  其實我一直都明白自己不是他親生的,這種事只要稍微留點心,很容易就能從左鄰右舍的言語中打聽到一些。

  不過,他恨我的原因並不是這點。

  而是因為我的身上有一種「缺陷」,這「缺陷」長年來一點一滴侵蝕了他,最後他終於選擇了視我為恥辱。

  曾經為了這樣的「缺陷」,我比誰都努力,我所能認得的字比村裡的任何一個人還多。然而這些努力回饋了我沒有?誰又能說得了答案?

  我父親並非一開始就這麼恨我,至少我還記得他對我微笑時的那幕光景。或許也是我胡塗了,真實與夢境再也分不清。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想,輿論的魔咒到底有多強大?人說它是黑,豈還白得了?正因為輿論可怕,我想我的父親才會選擇鄙視我,就和其他人一樣。

  當然,這可能只是因為我需要一個被恨的藉口罷了。

 

  『你想學人家當法師?』

  那時我抱著一本泛黃破舊的魔法知識,站在他面前。我只不過是和他的腰際等同高而已。

  我抬頭掛著笑,期待父親給我一些鼓勵。

  但他卻嗤笑了出來,撇頭吐口痰,反手就將我懷中的那本書給打落,『省點力吧。』

  ──當然,我什麼也說不出口,我早已不記得當時臉上的表情是什麼。

  依稀記得自己只是垂頭盯著地上那本被摔得可憐的書,什麼也沒表態,什麼也沒反抗。

  當時父親是彎身隨手撿了根木柴,扔到我面前,『像你這種人,隨便練練幾招耍弄猴子的劍法就行了,別去想些高調的事情了。』

  為此,我恨了他許久。

  但若現在回頭去看待那段過往,其實我是感謝他的。正因為他那般對待我,才能成就我的今日。

  否則,或許我這輩子都得困在那只會對我扔石頭的小鬼圈裡。

 

  「薩卡,」

  突然大掌落在我的肩上,打斷了我的思緒。

  我猛地回頭,見是兩個騎士團的弟兄,於是笑了一笑,看著他們。

  「難得隊上放了假,你還是不回村裡瞧瞧?」看來柯帝已經備好簡單行囊,就差啟程了。

  我微笑,搖搖頭,一如以往。

  「算了啦,他早就把史坎布雷當成他的家鄉了。」約爾還是一副吊兒郎當樣。

  雖然他每次都像是要和大伙兒一起歸鄉,但其實我知道他總是會偷偷往別的岔路走。

  「你別顧著說他的不是,你呢?你這次又想溜去見哪家的小姐了?」柯帝睨了約爾一眼。

  他倒是嘖嘖嘖了半天,賣弄神秘。

  「你不說?」柯帝揚起不懷好意的詭笑,「不說好,我就去向團長報告,說你是要去秘會他家的大女兒。」

  「你少陷害我了,」約爾抬手做勢就想揮拳過去,當然他是沒那樣做,「其實我這次打算……」

  話說及此,他停頓了,並且壓低了聲調。見他難得的正經樣,我和柯帝也不得不斂起態度,屏氣凝神的。

  豈料半晌後,約爾竟噗哧大笑出來。

  「瞧你們正經得跟什麼一樣──」

  「你!」柯帝立刻揮出一拳,卻被他給閃避而過,「他媽的,早知道不跟你這瘋子閒扯,浪費我的時間。」

  語畢,柯帝甩了肩上的行囊,望向我,「那咱們這就先出城,這幾天城裡就麻煩你留意了?」

  我朝著他倆笑了一笑,點頭應允。

  「走啦走啦,又不是生離死別,交待什麼。」約爾搭著對方的肩,往南門方向走。

  於是我望著他倆並肩逐漸遠去,二人間的閒語還聽得清晰──不知怎麼的,騎士隊上的人總會讓我想起水晶村的那些孩子。

  約爾就像是那些不喜歡接近我的小孩,只是他們都長大了,不再會對著我扔石子。

  而柯帝就像是少數幾個同情我的、卻又不敢挺身出頭的小孩。我記得他們總是會在事後偷拿家裡的藥傷布來送我,偶爾也會拿幾顆雞蛋來。

  雖然我一直都不明白為什麼要給我雞蛋。

  我還記得有個小女孩叫作菲兒里絲,她老喜歡跟在我旁邊講一連篇的鬼話。只是她母親似乎不喜歡她那麼做。

  當然,我知道問題是出在我,不在她。

 

  她是我在水晶村裡的第一個朋友,唯一的朋友。然而,我卻再也憶不起她的樣貌了。

 
= To Be Continued =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